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收拾文云芝,师父来电

第六十五章 收拾文云芝,师父来电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2098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综]全忍界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 男主别冲动是我[系统] 逍遥海岛主 女配重生修仙路 至尊宠情,邪魅少主的逃妻 师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我有四个巨星前任 官路逍遥 独家忠犬 鉴宝名媛有妖气
    如果刚刚他们只是用耳朵听唐玲说,她是珍宝斋的老板,只是感到震惊,而此刻看到了唐玲竟然认识那样的人物,一种新的认知在他们的心中形成。

    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单单只是听唐玲这么说,对他们的冲击可能还不大,可真的看到了唐玲竟然能认识s市市医院的院长,他们震撼了!

    唐玲真的和以前不同了,不再是那个让他们归为和唐子琪的智障儿子一类的人,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呢!他们还真是一时半会儿难以接受。

    他们心中有了新的认知,看着唐玲的身价都高了不知道多少!

    其他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二叔一家不明白,二叔唐国栋愣愣的看着唐玲,他没看错吧!

    刚刚的赵院长可是很难接见的!名气大的很,就算是他都只是见过而已,想攀交情都费劲儿,可他刚刚看到了什么!

    赵院长竟然和唐玲握手,看样子还十分热情,一点高高在上的姿态都没有,这太反常了!

    孔娇云看见也是一愣,到底怎么回事?

    大姑唐子玉瞧见弟弟那副模样,便开口大致说了一下唐玲刚才和家人说过的话,惊得唐国栋和孔娇云缓不过神来,纷纷盯着唐玲,像看怪物一般!

    珍宝斋?

    唐玲其他的家人可能对这些了解不多,只是知道珍宝斋是大珠宝行,可唐国栋和孔娇云本就是从商的,当然知道这珍宝斋意味着什么!

    天哪!

    这可不仅仅是一个大型的金矿啊!更是笼络了不知道多少的人脉网啊!

    他可是知道,珍宝斋开出了翡翠之灵,听说那翡翠之灵有各种奇效,多少人都盯着呢!

    他可是听说了,多少商业巨贾,高官名流对那翡翠之灵可是感兴趣的很,最近每次参加宴会,谈论的最多的就是那翡翠之灵啊,都是想方设法,攀交情找关系,为的就是能得到那翡翠之灵的一个名额!

    而这众人趋之若鹜的珍宝斋,竟然是唐玲的!

    唐国栋激动了,孔娇云震惊了,他们可是知道这珍宝斋代表着什么啊!多少圈子里的人都在谈论珍宝斋啊,他们真是太惊喜了!

    “老三,你大姑说的都是真的吗?那个珍宝斋真的是你的?”唐国栋急忙的开口问道。

    “珍宝斋的确是唐总的!”雷子知道唐玲今天很多事费心神,于是帮唐玲回答了。

    唐国栋这才注意到雷子,雷子虽然也很有名,但是因为很少露面,所以唐国栋并不熟悉,若是今天来这里的是冯三,想必唐国栋肯定又要震惊了!

    此刻唐国栋的内心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之前他们费尽心思想巴结的人,竟然只是唐玲的手下!

    唐国栋刚想开口说什么,抢救室的灯灭了,一家人急忙的来到了门口,果然一会儿院长带着几名医生出来了,看了一圈,找到了唐玲。

    “唐小姐放心,你爷爷已经抢救过来了,住院手续我一会儿派人给你办,现在老人得送到加护病房,我这都安排好了,老人岁数大了,需要静养,不能受刺激,你们得多注意!”

    唐玲感激的点点头,院长又嘱咐了一些事,家人都听得仔细,这时候老太太也不闹腾了,满脸的焦急,家人的拥护下,老爷子唐元宗被推进了加护病房,病房里不能留太多人,安排了一下,唐父和唐子玉留下了,唐母带着老太太回家。

    唐母之前就因为唐玲的事晕倒过,而老太太年纪大,所以都没让她们留下看守,二叔一家是大忙人,自然也没让留下,三叔家则分两伙,文云芝被唐玲打晕了,只好给她开了个病房,单独放进去了,三叔带着两孩子回了家。

    唐玲想了想,留在了医院,唐母张桦见女儿坚持,便也没有拉着女儿回去。

    不一会儿的时间,人都走没了,只留下了唐子玉和唐父唐玲,以及还在晕着的文云芝。

    没人注意的时候,唐玲独自一人去了文云芝在的病房,院长很照顾唐家人,所以给文云芝单独安排在一间高级病房,唐玲走进病房,病房里的设备还很齐全,文云芝躺在病床上,发出了呼噜的声音,竟然是睡着了。

    唐玲看着她的眼神暗了暗,打量了一下房屋的设计,然后走到了窗户边,将窗帘拉上,窗户开了一条小缝,随手拿起病床旁边的一个水杯,看了看屋里的摆设,然后走到靠门的一处,将杯中的水倒掉,然后一个空杯放到了地上的“离位”。

    然后走到病床旁边,将暖壶的位置转了一下,然后放到了桌子的最边上三分之一的位置,然后将手中从楼下捡来的一块小石子压到了文云芝的枕头上。

    做好了这一切,冷冷的看了一眼文云芝,然后关灯,走出房门,将门带上,没有再看一眼房间,转身便离开了病房。

    雷子一直没有走,住院手续这边都是雷子在忙活,见唐玲过来,迎了上去。

    “老大,手续都办好了,我刚才也问过医生了,那些医生都说,你爷爷的病情不算严重,只要之后安心静养,不要受刺激就没事!”

    唐玲点点头,看着雷子,感激的道,“辛苦了!”

    雷子听了,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老大还和我客气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一直以来,雷子不知道帮她忙活了多少事,除了那次重伤他养了一段时间的伤,就一直没有停下来休息过,这些唐玲都是看在眼里的,所以一直以来对雷子也很放心。

    父亲和大姑在病房里照顾,唐玲和雷子坐在病房门外,唐玲靠着椅背,缓缓道,“雷子,我离开s市这段时间,都有什么动静?”

    雷子听到唐玲说正事,立刻正视了起来,“珍宝斋和华夏教育那里一直很顺,古玩街那里戚凯平和朱宏宇也开始工作了,整个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毕竟是政府支持的项目,青帮和帝豪有大家照看着,出不了什么大乱子,若是说发生的大事,就是秦家和市委书记见面的事了!”

    这件事雷子之前就和唐玲说过,唐玲一直以来都有派人监视着秦家的一举一动,所以这次秦家和市委书记的见面,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赵源那里,派人看着了吗?有什么动静?”

    唐玲自从知道赵源是上面排遣下来的人,就让雷子多注意赵源的动作,她倒是不希望和赵源正面冲突起来,所以才会多注意赵源,希望可以提前化解一些冲突。

    “派了人,不过他很警觉,我们派去的人收到的资料不多,不过…”

    雷子顿了顿开口道,“这阵子他倒是和一个女人走的很频繁!”

    女人?

    唐玲皱了皱眉,以她对赵源的了解,虽然赵源花名在外,但是和他接触下来,他并不像传言所述。

    “知道那女人是谁吗?”唐玲心中已有了人选。

    “是市委书记的女儿,名叫路珂!”

    唐玲眼睛一亮,果然是她!如果赵源真是上面派来的人,那么他此时接触路珂,想来是为了争取市委书记了!

    只是不知道,赵源的这个美男计,是不是真的能将市委书记争过来!

    “老大,虽然秦家那里,我们一直没能找到资料,可是市委书记的一些私密,我们还是可以一试的!”

    雷子当然说的是“夜鹰”的手段,秦家家大业大,而且做事从来都很小心,见不得光的事他们做过吗?当然,而且还是不少做,可是几乎没有留下什么证据。

    可市委书记则不同了,他自问以“夜鹰”的能力,市委书记的事还是小事一桩!

    唐玲听了沉默了许久,然后抬头看向雷子,“杜家的杜衡现在在哪里?”

    杜衡?

    雷子愣了一下,怎么会突然问起杜衡来了。

    “杜衡上次因为诈骗的事,被判了半年缓刑,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不会进监狱的,到了时间,随便找点什么借口,也就不了了之了!”

    唐玲点头,这种事屡见不鲜了,有权有钱有势,所谓的判刑也不过是走个场面,到时候有谁还知道。

    “派几个人,要身手好的,从今天起,时刻保护杜衡,千万不能让他出事!”

    雷子听着唐玲如此严肃的口气,心中立刻正视起来,虽然他不懂为什么要保护那个纨绔子弟,不过老大吩咐的事,肯定是有道理的!

    高级病房的某间房间里,一个女人不断的在床上抽搐,整个人像被什么压住了一般,满头大汗,浑身肌肉紧张,脸色惨白,时不时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苍老而又凄惨的声音,阴森森的传来,阵阵的冷风,吹得人毛骨悚然,眼前那一闪而过的鬼影,吓得文云芝连连惊叫,她记得刚才还在医院抢救室门口,怎么一下子变成荒郊野外了?

    疲惫不已的走着,四处漆黑一片,耳边总是响起各种各样的哭叫声,就算是文云芝平日里胆子很大,可此时也是浑身冒冷汗,抖索又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死死的用着力,好像要插进她的骨头里一样。

    “啊啊啊!”

    文云芝连连惊叫,双手抱着脑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将脚拉出来,可是不论她怎么使劲儿,就是拉不出来。

    “救命啊!救命啊!快来人啊!救命啊!”

    文云芝嘶喊着,她到底在哪里啊!天哪!她是见到鬼了吗?不要啊!不要啊!

    文云芝打着胆子,抬起那只没被抓住的脚,疯狂的踩向抓住她的那只手,使了很大的力气终于拔出了脚,不敢回头,文云芝拔腿就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她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身边阵阵冷风,吹得她心中发寒,鬼厉的嘶吼声吓得她使劲儿捂住耳朵,可那声音就像在脑子里一样,不管她怎么捂住耳朵,那声音依然能传到她的脑袋里。

    她跑了多远,那声音就陪着她多久,她不敢停下了,她怕下一刻又有一只手或者一个人朝着她扑过来,虽然她跑的筋疲力尽,可是不管她怎么跑,似乎总是跑不出去,也看不到任何人。

    突然脚下一绊,整个人犹如狗吃屎一般扑倒在地,面朝下的直接扑进了一个土堆里,吃了满嘴的泥土,苦涩又有些怪异的味道满嘴都是,腿和手应该被擦破了,留着血丝。

    文云芝慢慢的抬起头,眼前竟然是一座石碑,而石碑上面竟然坐着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鬼,那是一个苍老的鬼,面无表情的盯着文云芝,阴森恐怖。

    原来她慌忙之间,竟然扑到在一个坟堆上,文云芝惊叫的连手带脚的爬起来,惊恐的向后爬去,却发现她的周围竟然是一大片的坟堆,一眼望去,看不到头。

    而她惊恐的发现不仅仅是她扑到的坟堆上面有一个苍老的鬼,其他的坟头上,也满是其形各异的鬼,文云芝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觉得满脑袋充血,想喊都喊不出来,心中生出了一丝绝望!

    她走不出去了!

    谁来救救她啊!她不要在这里呆着,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房间里,从窗户缝中,吹进了阵阵冷风,窗帘被吹得飘起,病房里安静的很,除了病床上文云芝那压抑的嘶吼声,可不管她的吼叫声音有多大,来回经过的人没有一个人听到。

    文云芝就在那个梦里不断的挣扎,逃跑,然后再扑倒在各个坟头上,然后她再跑,每次看到点希望的时候,发现自己又跑进了坟头,不断的重复再重复,她觉得自己要疯了!

    在她扑倒在另一个坟头上时,因为体力透支,终于晕倒在坟头上。

    加护病房门外,唐玲的手机响起,唐玲看了一眼电话,是陌生的号码,站起身,走到了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你个死丫头,竟然乱用那奇门遁甲之术!你胆子怎么就那么大!我教过你了吗,你就敢用!要是用出事了,谁负责!你丫的,还把不把我这个师父放在眼里啊!”

    唐玲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里就传来了师父叶弘毅大师的怒吼声,中气十足,震得唐玲连忙将手机拿开了耳朵,不然耳朵真会被他震聋。

    叶弘毅乱吼了一通,也没听到唐玲说一句话,顿时觉得憋闷不已,这小丫头怎么不反驳呢?他还想和她大吵三百回合呢,可他吼了半天,那丫头一点动静没有,顿时觉得心中无趣!

    太无趣了!至少也给他一点反应啊!

    要么惊慌失措,要么和他理论对峙,总要给他点反应,他才能继续啊!

    “你这个死丫头,没听到我说话吗!怎么哑巴了!”叶弘毅大吼一声。

    唐玲看着电话,无奈的笑了笑,这个人人传颂,人人敬仰的叶大师,怎么是这幅模样呢!若是让世人看到这一面的叶大师,估计会集体脑瘫吧!

    “师父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这事?”

    清脆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没有半丝波澜,叶弘毅听了,心中疑惑,这丫头到底是后悔认错的态度,还是和他据理力争的态度呢?

    “废话!除了这事,我能大半夜的挑这个时间给你打电话!”

    唐玲笑了笑,“师父怎么知道我用了那书上的阵法?”

    唐玲倒是很好奇,没想到她只是略微摆了一个小小阵法,师父那里就知道了,太神奇了!

    叶弘毅听了,哼了一声,“哼!你是我徒弟,你干什么事,我能不知道!”

    唐玲也没有追根究底,开口道,“师父放心,我只不过是略施小阵而已,又要不了人性命,不算违反祖训!”

    祖训有云:绝对不能用阵法伤人性命!

    唐玲不过是简单不了一个小阵法,让文云芝陷入她最害怕的梦境中,想出而出不来,直到她被吓的筋疲力尽,才会醒过来,不过醒过来就完了吗?

    当然不是!

    此时的文云芝确实已经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躺在医院里,顿时深深的松了一口气,颤抖得抹了一把脸,手上脸上全是冷汗,可她终于算是从噩梦里醒过来了,心中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太好了!刚才只是做梦罢了!

    太好了!这不是真的,刚才真是吓死她了,怎么跑都跑不掉,那种绝望的感觉,她再也不想体会了!

    回到现实的感觉真好!

    屋子里漆黑一片,虽然文云芝还陷在刚才的梦境中,看着黑黑的一片,还是决定下地将灯打开。

    穿了鞋,摸索的走到了门边,按了按钮,却发现灯不亮!难道是坏了吗?

    文云芝实在心中有阴影,不愿呆在这里,拉开房门准备出去,而当她拉开房门,走了出去时,却惊恐的发现,她竟然还在屋子里!

    还是刚才那间病房,一切都没变,她明明出了病房的!

    一抹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浑身的毛孔竖了起来,喘着粗气,然后突然跑向门的位置,拉开房门冲了出去,房门关上,进入她眼中的,依然是刚刚的病房。

    这一刻,文云芝的精神崩溃了!她原以为这一切只是个梦,正庆幸自己从梦中醒来时,却发现,原来这一切不是梦!

    一切还在继续!

    “小阵法?你那算是小阵法吗!不过,到底是谁得罪你了,竟然让你用梦魇之阵和禁锢之阵!单是一个阵法就会让人心智崩溃,你竟然连着用了两个!”

    叶弘毅还在大吼着,可唐玲却看不到,电话那头的老人竟然笑得花枝乱颤,终于有个徒弟让他骂了!

    想起他的大徒弟那个臭小子,叶弘毅就满脸的愤然,什么地方不好,非要跑到小日苯那种地方去!那群倭国人有什么好的!想起来就火大!虽然他有他的任务,可是他老头子就是不喜欢!

    要知道,当年小日苯抢走了多少华夏国的珍宝,又销毁破坏了多少宝贝,想起这些,他就气得牙痒痒!

    不过还好,他又收了一个小女娃子,而且还那么小,他想怎么教训都行,太爽了!

    “反正是个需要教训的人,师父不用担心,我下的阵很简单,没那么复杂,顶多折腾她一晚上而已!若是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师父休息了!”

    听到唐玲要挂电话,叶弘毅急忙的开口道,“你这丫头!就不知道问问你师父我怎么样!有你这么做徒弟的吗!”

    唐玲笑了笑,然后颇为犀利的开口道,“不用问候也知道师父身体硬朗,心情愉悦,不然不会吼得如此中气十足,还面带笑意!”

    呃!

    叶弘毅立刻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心中一惊,这丫头怎么知道他在笑,要知道他这招已经练的炉火纯青,谁也没发现过,就算是和国家领导通电话,声音严肃认真,可面上都是稀奇古怪,从来没穿帮过!

    可今天这丫头怎么知道他在偷笑?难道刚才他不小心笑出声了?

    叶弘毅回想着刚刚的表现,想从中想出破绽,可反省了很久,依然没有想出来。

    “丫头,你怎么知道的?快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在笑!”

    叶弘毅急急地问道,他要知道哪里出问题了,下次一定要注意!

    唐玲眼睛眯了眯,笑笑道,“猜的!师父,我这边还有事,改天给您打电话!哦,对了,师父年纪大了,还是不要日夜颠倒比较好!”

    叶弘毅日夜颠倒,这也是唐玲拜师那天知道的,虽然师父身体不错,可是毕竟年纪大了,休息还是要多注意的。

    这也是爷爷今天被气的犯病,她才有所感悟的,看来那绿精灵做出来,还要给师父也送去一颗!

    叶弘毅听到唐玲关心的话,也忘记了没问明白唐玲为什么知道他在笑的事,心中觉得,有这么一个小丫头当徒弟,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挂了电话,唐玲看着手机笑了笑,她的五官被小白洗髓过,耳朵自然比别人灵敏得多,虽然叶弘毅掩饰的不错,可是依然逃不过唐玲的耳朵!

    想起绿精灵,唐玲才想到,从缅甸玉石矿山中,小灰吸到空间的东西,她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从取回来到现在,她还没有时间静下来去研究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今夜注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唐玲想让雷子回去,可雷子说什么也不愿意走,要留下来看看有什么帮衬的地方,唐玲想了想,父亲和大姑虽然年纪还不大,可真要有什么事,还是雷子在方便一些,便也没有强迫雷子回去。

    果然后半夜的时候,爷爷醒了,唐玲原本靠在门外的椅子上闭眼休息,感觉到里面的气息一变,立刻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雷子也跟着唐玲进了病房。

    病房里父亲在休息,应该是轮到了大姑唐子玉看着爷爷,可后半夜,人累了一天,唐子玉坐在唐元宗的病床前,低着头打着瞌睡。

    唐玲推门的声音,惊醒了唐子玉和休息的唐父,见唐玲进来都是愣了愣,然后才发现,原来是唐元宗醒了。

    “爸!爸,你醒了!感觉哪里不舒服?国斌,快去找一下医生!”

    唐子玉看到父亲醒了,连忙让唐父去赵医生,雷子见了开口道,“我去赵医生!”

    然后急忙的离开了病房,这时唐父才从另一个病床上下地,穿好了鞋子,见雷子去找了医生,连忙来到了唐元宗的病床前。

    “爸,你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唐元宗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唐玲走到病床前,拿起杯子,从暖壶里倒了些水,然后拿出个棉签,沾湿了之后,在唐元宗的嘴唇上擦了擦,润湿了嘴唇。

    唐子玉见唐玲如此,皱着眉道,“赶紧给你爷爷喝水啊,你拿那玩意有什么用!”

    唐玲没有看唐子玉,手上的动作没减,“院长刚才和我说,爷爷现在用的药,醒了之后不能马上喝水,可以先将嘴唇沾湿,等身体各项机能没问题了,就能喝水了!”

    唐子玉愣了愣,不能喝水?面上讪了讪,也没说别的,不一会儿雷子带着医生来了,这医生也没有因为现在是大半夜,而有半丝的不满,看来是院长之前就交代过了,都知道这加护病房的人一定要好好照顾。

    医生给唐元宗做了各项检查,检查的很仔细,都检查完才冲着唐玲开口道,“放心吧,病人醒过来就没事了,现在还不能喝水,病人身体还很虚,先让他睡一觉,明天早上就能正常吃饭喝水了,不过饭菜要清淡一些!”

    这名医生刚刚是跟着院长一起进的急救室,当然看到院长对唐玲的态度,自然把唐玲当成了这里的主心人物。

    唐玲仔细的听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父亲,开口道,“爸,您还是回家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明天早上让我妈煮点清淡的饭菜送过来就行,姑姑也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唐父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又看了看雷子,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没什么用,点了点头,就准备回家,没想到唐子玉却不肯走,说要留下来,唐父也没强求,自己回了家。

    唐玲看了看大姑唐子玉,没有说什么,或许,她能猜到一些为何她不肯回去,不过这都没关系,她的心思,唐玲还不愿意费心去猜!

    一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一早,就听到走廊里传来了阵阵的吵闹声。

    唐玲没有出去看,不用想也知道,520小说云芝终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只是听着走廊里传来的有些精神错乱的喊叫声,唐玲就知道,文云芝这一夜过得很是漫长!

    只是吵闹了一阵子,就没听到声音了,原来是招来了医生,见文云芝有些精神失常,一会儿大笑,一会儿惊恐的大喊,只好把人带到了病房里,给她注射了一针镇静剂,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只是不知道,等文云芝醒过来,发现自己依然在那间病房里,会不会再次崩溃!

    早上家人来,看到唐元宗没事了,都暗暗松了一口气,二叔一家也早早来了,不过从神色中可以看出,他们来这么早,一多半是冲着唐玲来的。

    唐玲看得出他们有话想和自己说,也没有给他们机会,二叔一家的心思,唐玲很清楚,上次看到唐玲和工商局的连泉连科长一起出现在华腾酒店,立刻就起了借着唐玲想结识连科长的心思。

    如今知道了唐玲的身份,当然是要攀关系了!

    不过唐玲此刻可没有心情理他们,和父母说了一声,带着雷子离开了医院,二叔和二婶孔娇云对了一个眼神,立马跟了上去。

    “老三!老三,你等等啊!”

    唐国栋跑了过来,身后跟着踩着高跟鞋的孔娇云,看到唐玲停下脚步,唐国栋立刻面带笑容,走了上来。

    “你这是准备去哪?这一大早的,没吃早饭吧?走,二叔带你去吃点早饭!”

    孔娇云这时跟了上来,然后面上带着笑意,听到唐国栋说要去吃饭,连忙附和道,“就是,就是,老三也在这里一晚上了,肯定没吃饭,走走,让你二叔做东,咱去吃顿好的,说起来你二婶我还是借了你的光,你二叔什么时候请我吃过早餐啊!”

    话中带着自来熟的语气,好像和唐玲的关系很好,唐玲只是笑了笑,颇为礼貌的看向二人,然后淡淡开口道,“二叔,我这边还有事,就不陪二叔二婶吃早饭了,谢谢二叔二婶!”

    说完带着雷子就走,唐国栋和孔娇云对视一眼,然后又跟了上去,“你这孩子,有什么事这么急啊,连早饭都来不及吃,对身体可不好啊!听二婶的,先去吃饭!”

    唐玲轻皱了一下眉,然后开口道,“二叔二婶,我这边确实有事,早餐一会儿买好在车上吃就行了,爷爷那边刚醒,二叔二婶还是多去看看爷爷吧!”

    唐国栋还是不想放唐玲走,孔娇云眼睛转了转,拉住了丈夫,笑着开口道,“好,既然老三还有事,咱们就改天吃,国栋咱还是上去看看爸,改天再和老三吃饭,都是自家人,害怕没有吃饭的机会吗!”

    唐国栋听了,明白了老婆话里的意思,点点头,他倒是心急了,这老三是他侄女,还怕没有见面的机会?

    于是笑呵呵的道,“既然老三有事,那二叔就不强留你了,改天二叔请你吃饭!”

    唐玲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和雷子离开了医院,雷子开着车直奔了珍宝斋。

    到了珍宝斋的时候,珍宝斋正好刚开门,刘展鹏被唐玲派去了云省,去那边做玉石承运商的事,所以这边的事,暂时交给了刘东。

    刘东就是唐玲在宁市,和戚凯平他们一起收来的那个小伙,虽然他是做会计的,可是为人聪明,脑子也转的快,所以刘展鹏也是有意栽培他。

    而这次刘展鹏离开s市,便将珍宝斋的事交给了刘东,刘东见到唐玲来,立刻迎了上去,他当然知道唐玲才是他的大老板,几人进了办公室。

    “珍宝斋这段时间怎么样?”唐玲走到了办公桌前坐下,然后刘东和雷子也跟着坐到了对面。

    “新店的事很顺利,反响很不错,虽然客流量并不大,不过最近有上涨的趋势,加工厂那边也一切顺利,之前要赶制的那批翡翠之灵,都是由于庆喜于哥亲自操刀的,虽然慢了点,可是雕出的玉坠儿简直就是鬼斧神工啊!”

    自从刘展鹏有意栽培刘东后,便慢慢的交给他很多事,他也慢慢认识了很多珍宝斋内部的重要人员。

    玉坠的样式都是唐玲给于庆喜的,虽然每块翡翠之灵也不小,但是需求量比较大,所以每块吊坠的体积都不大,可就算是那一小块的翡翠之灵,也足以让众人争夺了!

    “绿精灵的吊坠样品现在店里有吗?给我拿来一个!”

    “有!前天于庆喜刚送过来一个,是准备放在店里打样板的,我这就去拿!”

    刘东连忙去前面拿那件样品,自从这件样品放到店里,店里的店员见了都兴奋不已,要知道这种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

    她们不能拥有,可却有机会见到,那也是她们的幸运!

    不一会儿,刘东将绿精灵配饰拿来了,放在托盘里,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

    将托盘放到唐玲的面前,唐玲抬手拿了起来,感受了一下这绿精灵的能量,点点头,还算不错!

    这不过是简单的配饰,虽然只有拇指大小,可是却显得很厚重,唐玲想了想,让刘东去店里找了一条红绳出来,然后就坐在那里,手工编了起来。

    爷爷年纪比较大,所以唐玲编的绳子比较大气,心灵手巧不一会儿就编完了,然后将绿精灵放了上去。

    一条链子编好了,刘东和雷子看着那红配绿的搭配,再看那普通的红绳和珍贵的绿精灵,顿时觉得有些凌乱!

    这个配合…还真是“绝配”!

    可唐玲却有自己的想法,要知道这绿精灵本就是稀世珍宝,若是很招摇的给爷爷弄成胸针或者腰挂坠,恐怕没能保护爷爷的身体,就先被人抢走了。

    所以唐玲用红绳编了个项链,爷爷将这项链戴在贴身处,估计谁看见了这搭配,都不会想到,那绿色的翡翠就是绿精灵。

    从珍宝斋出来,唐玲和雷子回了青帮总部,回到总部,竟然没有看到十一,唐玲皱了皱眉,不像是十一的风格!

    看到了刘学勇,开口问道,“十一去哪了?他没在总部?”

    刘学勇开口道,“昨天和雷子回来之后,没呆多久就回去了,可能是有事吧,老大不用担心,等他办完事自然会回来。”

    唐玲深深的看了一眼刘学勇,没有说话。

    唐玲这边处理青帮的事,而医院那边却炸开了锅!

    今天早上,三叔唐国华带着两个孩子也来了,自己老婆还在医院,家里没人做饭,就只好来医院了!

    文云芝这点还算不错,虽然不是那种持家有道的人,最起码她还是会做做饭,虽然做的不多,大部分都是到别人家蹭饭的,可也好比没人做饭强!

    可没想到来到了医院,竟然发现文云芝还在床上躺着,唐国华还以为她被唐玲打那一下打的出了毛病,连忙找来了医生。

    心中却是盘算着,要是文云芝真被唐玲打出毛病了,那他可是要向唐玲多要点赔偿才是!

    而医生来了之后,告诉唐国华,文云芝是被打了镇静剂才没醒的,唐国华和医生吵了起来。

    倒不是他有多关心文云芝,而是想到他们医院无缘无故给文云芝打针,心思一动,不能从唐玲身上扒点东西,怎么也要从医院这里扒点出来。

    不管医生怎么说,唐国华就是不接受,最后医生急眼了,干脆又给文云芝打了一针,不一会儿,文云芝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到白花花的天花板,吓得一激灵,从病床上直接蹦了下来。

    那模样十分惊恐,见到自己竟然还在病房里,吓得嗷嗷直叫,压根就没注意到,病房里此刻多了好几个人!

    唐国华和儿女愣愣的看着如此的文云芝,不知道她这是在干什么,文云芝鞋也不穿,直接冲出了房门外,当她看到自己真的出来之后,在走廊上哈哈大笑,癫狂不已。

    唐国华和一双儿女跟着跑了出去,就是看到文云芝那精神不太正常的模样。

    唐国华瞪着眼睛,满脸嫌弃的看着文云芝,“你作死啊!傻了吧你!赶紧给我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心中有些鄙夷的看着文云芝,他可以接受文云芝在外面泼辣,在外面耍钱,但就是忍受不了她现在那副鬼样子!

    走廊里来来回回的人看着这样的文云芝,都选择了绕道而走,眼中都带着鄙夷,唐玉凤看着母亲,翻了个白眼,简直丢死人了!

    文云芝这时才注意到唐国华和她的儿女,顿时兴奋不已,大喜过望,冲着他们就冲了过来,结果唐国华没站稳,直接被文云芝的冲力扑倒。

    就那么直接的仰了过去,然后就听到,咣当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题外话------

    不晓得大家觉得虐的爽不爽呢?精神折磨可是很痛苦的~那种看见希望,然后又生生破灭,反复如此的感觉,绝对会将人折磨的精神崩溃滴!小惩大诫一下!

    ps:亲爱的们,年会复选开始了,亲们若是投票,选项就选“天道酬勤”那项吧,爷自问还是很勤劳的,感谢各位亲们的支持,每投一票都可以发寄语,书院会挑出10个读者,一起去参加年会,不要错过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身份曝光,进医院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一姐发飙,相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