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我会守着你,比试

第六十八章 我会守着你,比试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9583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女主,你又被坑了 [系统]我的鱼才没有辣么凶 [快穿]炮灰任务 我有药啊 吴闵 倚天之宋青书重生 咬定男主不放松 倾城绝(GL) 木樨花开秋来晚 鉴宝大师
    谢子婷被叫走之后,那群女生依然窃窃私语着,贺媛彻底爆发了,冲着那群人大吼,“你们都给我闭嘴!再让我听到,我撕烂了你们的嘴!”

    这一吼还真镇住了那些女生,都干巴巴的站在那里,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清者自清,唐玲被你诋毁的时候,她的反应可没这么大。”

    经过的冰山大班长苏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看也没看贺媛一眼,不带任何情绪,好像就是说了这么一个事实一样。

    可他这淡淡的一句话,却引起了更大的风潮。

    “对啊!人家唐玲被她诋毁的时候,都没说一声的,说明她心不虚啊!”

    “可不是吗,看来报纸上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苏景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可听到贺媛心里却像针扎一样,所有人对她的鄙夷,都比不上苏景淡淡的一句话。

    她在心中暗恋了苏景三年,可苏景对谁都是那副冷冷的模样,唯独对唐玲不一样,她如此关注苏景,怎么会看不出来苏景对唐玲的维护!

    她就是嫉妒,嫉妒的发狂!

    那个唐玲有什么好的,为什么苏景要对她不一样!

    为什么同样是受同学非议,苏景对待两个人的态度却如此不同!

    而就在刚刚,苏景竟然说了那样的话,贺媛感觉就像被人当面打了一巴掌一样,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苏景瞧不起她,和其他人一样,认为她很恶心!

    情窦初开,总是容易感怀伤春,她的世界好像崩塌了一般,她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贺媛痛哭出声,看着众人的指指点点,实在忍受不了,哭着跑了。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苏景不会喜欢她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竟然被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嫌弃了!

    谢子婷满是疑惑的跟着校长进了校长室,竟然看到了她的母亲,谢子婷一愣,她的母亲怎么来学校了?

    家里是做服装生意,服装管理服装工厂,母亲管理店面,怎么母亲今天这么清闲?

    “黄女士,您真的想清楚了吗?这个时候转学并不是明智之举,没多久就要中考了,这时候转学,会影响孩子的学习的!”

    李校长有些搞不懂,昨天谢子婷的父亲来,为的就是让校长取消谢子婷之前处分的事,并没有半点要转校的意思,今天怎么突然要转校了?

    谢子婷听到校长的话,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母亲,转校?为什么?

    “妈?转校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转校?”

    谢子婷的母亲满面愁容,还有一丝担忧,“我们全家要离开s市,回县里去,不能把你一个人留这里。”

    “什么?”

    谢子婷难以置信的看着母亲,回县里?为什么要回县里!

    她就是从那个县里出来的,当然知道那县里是什么情况,她不要回去,绝对不能回去!

    在s市生活过的很好,要什么有什么,为什么要回到那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妈,我们在s市好好的,回那个破地方做什么?我不回去!”

    谢母干脆不听谢子婷的话,看向校长道,“李校长,转校手续希望您能快点给办好,我们走得急,就先回县里等着了,这事还麻烦李校长了,子婷我现在就带走了!”

    说完拉住谢子婷就要离开校长室,他们谢家不知道得罪了谁,竟然一夜之间,工厂那里的供应商全部停止合作,门店房主一起加租,而且加的离谱,而生产出来的服装,销路全被人断了,之前订货的人全打电话取消订单,不再与他们合作,这都是一夜之间的事。

    今天一早工商部门还来了人封店,理由是经营手续不全,他们找了很多人,攀了很多关系,最后竟然得到了一个消息,他们不仅仅是被人封店而已,竟然还惹到了青帮!

    夫妻二人听到青帮的名头,顿时五雷轰顶,吓得双腿直抖,青帮可是整个青省的地头蛇,谁敢惹?

    两个人静下心之后,商议了一下,托了人问了缘由,结果得到的答案是,青帮下了死令,要将他们谢家赶出s市,谁帮他们谁的下场和他们一样!

    顿时夫妻二人傻了,他们到底得罪谁了?竟然能让青帮出马,对他们赶尽杀绝!

    若是政府部门,他们还有门路去疏通,可如今不止政府部门对他们进行打压,就连黑道青帮都出手了,到底谁有这么大的能耐,竟然让黑白两道一起封杀他们!

    谢振南怎么也没想出这样的一个人物,他们虽然平日里会有些嚣张,可是见了大人物,从来都是逢迎拍马的,顶多在那些小人物面前嚣张了些,所以他们压根就想不出自己得罪了谁!

    这一切都太反常了!

    夫妻二人在家已经争论过一回了,妻子的意见是赶紧离开这里,惹到了黑道,他们再不跑也许就不是封店的事了,搞不好可是要闹出人命的!

    而谢振南说什么也不甘心,他苦苦奋斗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如此成就,怎么能就这么舍弃,让他回到当初那个县里生活!

    这么多年的奢华生活,他早就养尊处优,让他过回年轻时候的生活,他想都不敢想,所以谢振南说什么也不肯回去,他觉得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只要他知道得罪的是谁,去道个歉赔个礼,也许事情就解决了,不至于逃跑。

    夫妻两个意见不合,妻子果断的决定来学校带走女儿,先去县里躲一躲,黑道的人她们绝对惹不起,赶紧跑路才是正途。

    谢子婷此刻心中一片凌乱,被母亲拉着机械的向前走,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甩开了母亲的手,大声抗议,“妈,你搞什么!你凭什么私自做主给我转学,我才不要去那垃圾的地方念书!这事我爸同意了吗?”

    谢母严厉的看向谢子婷,“我说走就走,你爸不走那是他的事,我们必须走!”

    谢子婷还想争取,却被母亲一个眼神制止了,要知道平日里,母亲可比父亲严厉多了,谢子婷只好憋屈的一步一步跟着母亲走,心里却十分不甘愿!

    她一定要想办法联络到父亲才是。

    S市的这两阵风潮刮得很厉害,一个电业局局长丑闻事件,一个服装业的中坚力量一夜之间破产,这两家都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谈的最多的还是丑闻事件。

    而一中三年一班一下子少了两名学生,一个贺媛一个谢子婷,一班的这些学生都好奇不已,贺媛没脸上学是正常的事,可这谢子婷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转学了,太奇怪了。

    平日里和这两人关系不错的袁岳心中疑惑不已,怎么她们两个突然就都走了呢!

    袁岳若有若无的瞄向苏景身边的那个空座,若有所思,如果她没记错,之前唐玲没上学和被包养的事都是她们传出去的,唐玲一回来,这两个人就纷纷出事,她一走,这两个人也离开了学校,是不是有点太巧了?

    此时的唐玲已经坐上了飞往云省的飞机,因为刘展鹏给她来了电话,云省这里遇到了麻烦,原本唐玲是想解决了家里的事再走,可实在没有时间,只好回来之后再处理。

    唐玲没让雷子跟随,雷子留下帮唐玲照看这边的事,刘东暂代刘展鹏的位置,戚凯平和杨风那里都进行的比较顺利,基本不用唐玲操心。

    消失了两天的十一又出现了,好像知道唐玲要离开一样,一早就出现在青帮总部,倒像是来专门等唐玲的。

    唐玲没有问他去了哪里,十一这人很神秘,唐玲是清楚的,虽然唐玲手中有“夜鹰”,可潜意识里却不愿意动用力量去查十一。

    刚到云省,就看到了刘展鹏,当然,唐玲还看到了跟在刘展鹏身边的小少爷,这小少爷看到唐玲,十分激动,眼睛一亮,直扑了过来,结果却扑到了坚硬如铁的十一。

    小少爷的脸变得很难看,愤愤的,可又拿十一没办法,谁叫十一的实力在那里摆着,他打不过啊!

    从刘展鹏的汇报里得知,原来这次缅甸那边派过来和云省承运商接洽的人就是这个小少爷,而从小少爷的口中得知,这任务是他自报奋勇接下来的。

    唐玲依然住在上次的公寓里,小少爷想跟着一起住,十一虽然没说话,可浑身的冷气,谁都知道十一不赞同,可唐玲实在耐不住小少爷的软磨硬泡,最后同意他住下来,不过他要住客厅。

    在客厅里给小少爷准备了一个折叠床,虽然简陋了点,可小少爷终于能住在这里,他也就不考虑住宿条件了。

    这次承运商的事,给了慕容家一次重创,慕容家的主要产业就是玉石毛料,可这唯一的产业竟然被外来的珍宝斋抢走,直接影响了慕容家的利益,慕容家只好及时作出反应。

    多次约见刘展鹏,可都被刘展鹏推掉了,这次慕容家竟然借着族长的寿宴,对珍宝斋发出了请柬,就算是刘展鹏想推,也找不到借口。

    “唐总,族长的寿宴我们肯定是要出面的,恐怕会直接迎上慕容家了。”

    刘展鹏还拿不准唐玲的意思,唐玲走的时候,告诉了刘展鹏,慕容家若是想约他,他只要推了就好,不要和慕容家正面迎上。

    “正面迎上?不,在我决定出手抢这承运商的时候,就已经正面应声了慕容家,之前让你推了他们,只不过是让他们自乱阵脚罢了,看来慕容家也是没有其他办法,狗急跳墙了,我们这个时候见他们,正是最好的时机。”

    慕容家唐玲一直没放在眼里,他们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她来可不是冲着慕容家的。

    “那明天的宴会?”刘展鹏递给了唐玲一张请柬,唐玲看了看,这族长果然大手笔,就连请柬都是用金边镶嵌的。

    “当然去,我们珍宝斋来了这么久,也该在云省的各大势力面前露露脸了。”

    唐玲似笑非笑的看着手中的请柬,看来这一仗要正式拉开序幕了!

    “你笑的好奸诈!”

    小少爷抓了抓屁股,看了看唐玲,他觉得,唐玲很像一种动物!

    什么?狐狸?

    不,不是!

    她像狼,呃,好像也不是狼,那个动物貌似是叫黄鼠狼的!

    恩!对!就是黄鼠狼!没安好心的那种!

    晚饭一共四个人,刘展鹏也留下吃饭,可悲剧的刘展鹏,他要自己动手做饭,因为十一只做两个人的,他和唐玲的。

    所以小少爷和他的饭菜,都交给了刘展鹏。

    四个人的饭菜,唐玲和十一的是顶级大餐,小少爷和刘展鹏的只能算是家常小菜,刘展鹏一个大男人,其实会做的并不多,他家里还是有保姆的,基本不用他做菜。

    小少爷闻着那边的香味,再看看自己面前的饭菜,顿时苦着小脸,可怜兮兮,希望能博取唐玲的同情,可唐玲压根就不看他,吃着十一做的菜,心中无限感慨。

    她发现,吃了十一的几顿饭之后,她的嘴好像更刁了,要是能把十一留下当厨子该多好!

    半夜里,一声哀嚎响起,唐玲刷的一下睁开眼睛,然后下了床,出了房间,竟然看到十一手里正提着小少爷,小少爷在那里蹬腿。

    整理了一下头发,靠在门边上,懒懒的开口道,“大半夜的不睡觉,你们两个是在做什么?”

    小少爷见了唐玲,立刻哀嚎起来,“你应该问他做什么!为什么他会不声不响的出现在客厅里!”

    唐玲一愣,看向十一,十一在客厅做什么?

    十一没有解释,依然单手提着小少爷,小少爷又哀嚎道,“唐玲,快救我下去!我快被他勒死了!”

    唐玲看着小少爷那一副快要死的模样,走到了客厅,坐到沙发上,看了看然后开口道,“十一,你先放开他,你们两个都给我坐下!”

    十一听到唐玲的话,手直接一松,小少爷一个没留神,直接坐到了地上,气得他小脸鼓鼓的。

    却也只敢愤愤的看着十一,然后爬了起来,坐到了唐玲对面,屁股刚坐下,就连忙开口道,“唐玲,我跟你讲,这个男人他对你不怀好意!”

    唐玲挑挑眉,看向小少爷,“哦?怎么不怀好意?”

    小少爷先是冲着十一做了个鬼脸,然后看向唐玲,一副邀功的模样,“他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客厅里,我觉得他可能是想偷偷溜进你的房间,然后对你图谋不轨!”

    边说边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唐玲笑了笑,图谋不轨?这个小少爷的想象力是不是太丰富了点?

    之前在缅甸,唐玲和十一在一个帐子里,唐玲只是酒后脑抽的亲了十一的脸颊一下,那小子就像被雷劈了一般,图谋不轨?唐玲还真是不相信。

    “他溜进客厅,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应该在睡觉吗?”

    这个小少爷向来古灵精怪,十句话里九句是假的,还有一句是不着边的话,唐玲能信他就怪了。

    小少爷顿时眼睛闪了闪,然后坚定的开口道,“我渴了,所以起来喝水,正好看到他!”

    唐玲看向十一,十一一直没说话,不过十一这个时间出现在客厅,她还真是有些意外。

    “十一,你在客厅做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抓住小少爷?”

    十一看着唐玲,然后沙哑的声音响起,“他想溜进你房间!”

    唐玲愣了愣,这是什么情况?

    “胡说,我才没有!明明是你大半夜不睡觉,坐在沙发上,还在我背后偷袭我!”

    小少爷插着腰,瞪着眼睛看着十一,十一却丝毫没反应,小少爷觉得自己就是撞到了铁板上。

    “坐在沙发上?”唐玲狐疑的道。

    “没错,他就是坐在沙发上,我看到他就是从沙发那里飞过来的!”

    小少爷怕唐玲不信,特意强调了一下。

    唐玲心中疑惑,十一怎么会坐在沙发上?他不是应该在房间里睡觉吗?

    唐玲看了看沙发的位置,又看了看她房间的门的位置,一个念头划过心头,十一该不会是不睡觉,守在她的门口吧?

    不知怎么,想到这种可能,唐玲的心就有些不舒服的感觉,看向一旁坐得笔直的十一,唐玲在心里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十一果然是在保护她!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十一会第一时间抓住小少爷,看来这小少爷当真是想溜进唐玲的房间,他以为夜深人静没人知道,却没想到,十一一直坐在客厅里保护着唐玲。

    于是,小少爷悲剧的被十一抓了个正着。

    唐玲回想起了之前和十一一起住的那几天,难不成十一也是如此过夜的?

    不睡觉,就坐在那里,守着她!

    唐玲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小少爷,淡淡的开口道,“不知道小少爷半夜不睡觉,去我的房间做什么?”

    倒是她的疏忽了,竟然没感觉到有人要溜进去,还好有十一在。

    小少爷见唐玲如此严肃,撇了撇嘴,看了看十一,又看了看唐玲,别扭的开口道,“呃,其实,我想吃面条!”

    说完,可怜巴巴的看向唐玲,真的不能怪他,晚上刘展鹏做的饭菜真的不好吃,他几乎没怎么吃,晚上肚子饿的受不了,于是就想起了唐玲之前给他做过的面条。

    此刻,他觉得唐玲做的面条真的很好吃!所以他才会想偷偷溜进唐玲的房间,想让唐玲给他做面条。

    说完,小少爷的肚子还很配合的“咕噜咕噜”叫了两声,顿时小少爷觉得十分尴尬。

    真是太丢脸了,特别是在十一面前,他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到国外了,可他没想过,他是缅甸人,确实是将脸丢在华夏国了。

    唐玲深深叹了一口气,忽然觉得让这个小少爷留下,似乎是个很错误的决定,好像有这个小少爷在,她就没有睡过一次好觉!

    唐玲没心情给他做什么面条,从冰箱里拿出一碗泡面,拆开包装,将调料都放进去,然后倒了热水,拿盘子盖上了盖,然后看了一眼可怜巴巴的小少爷。

    “只有泡面,爱吃不吃!还有,下不为例!要是再有一次,直接把你扔出去!”

    小少爷笑嘻嘻的连连点头,先填饱肚子才是真理。

    唐玲走到十一身边时,看了看毫无睡意的十一,心下比较复杂,然后看向十一,开口道,“十一,晚上睡觉之后,你就不用保护我了,回房间睡觉就行!在这里,我不会有危险的!”

    十一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坚毅的下巴微动,轻轻的点了点头,独有的沙哑声音响起,“去睡,我会守着你!”

    深邃的黑眸,带着无比的坚定,透过十一的黑眸,唐玲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第二天一早,唐玲记起了和阿桑格的约定,那株格桑花已经放在小灰里很多天了,算算日子,也该去看看老板娘,收拾了一下,让十一开车送了她过去,十一并没有下车,而是留在了车里。

    唐玲还没进院子,便感觉到了一股紧张的气氛,皱了皱眉,连忙走了进去。

    “阿桑格,你别忘了,你可是我们家族的人,你父亲背叛了自己的家族,难不成你也想如此吗?”

    “哼!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家族,父亲和你们脱离了关系,那就是再也没有瓜葛,你们赶紧离开,我们寨子不欢迎你们!”

    唐玲听得出这是阿桑格的声音,听着对话,看来是他父亲家族的人找上门了,不用想肯定是为了老板娘祖上的那些药。

    “哼!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可是有备而来,若是你们不肯交出,恐怕明天就会被驱逐这里!若不是看在你阿爸的面子上,我们才不会好心的来告诉你!”

    “什么?驱逐?”

    老板娘担忧的惊讶道,身边是她的女儿阿妮娜,近来阿妮娜的身体好了许多,精神状态也不错,一家人正开开心心,却没想到今早竟然来了这群人闹事。

    “你们是什么人?再不走的话,我可要报警了!”怀念在老板娘这里住了这么多天,已经和这家人的关系很好了,她也看的出这些人是来故意捣乱的。

    领头的人看着怀念嗤笑了一声,然后一脸阴森的看着怀念,“外族的小丫头,我们族里的事,你可管不着,劝你还是识相点,免得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身后的几名大汉看着怀念,一脸的坏笑,怀念顿时咽了咽口水,心中默念着经文,希望主能保佑她!

    看着怀念在胸前比划,领头人冷哼了一声,“竟然还是个信教的!你若想早点去伺候你的主,我们可以成全你!”

    “哈哈哈哈,这么水灵的小姑娘,伺候什么主啊,不如伺候我们几个吧!我们可比你的主强悍多了!”

    几个人一脸坏笑的看着怀念,好像要将怀念生吞活剥了一般。

    老板娘拉过了怀念,板着脸看着那几个人,这几人她当然都认得,都是她丈夫的族人,曾经不止一次逼迫她的丈夫,她丈夫死后,更是威胁恐吓了她不知道多少回,他们是什么德行,老板娘心中有数。

    “阿奇蒙,带着你的人,滚出我的寨子!我这里可是受族长保护的,你若是在这里闹事,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这里的客栈都是受到族长保护的,所以族人是绝对不会来闹事,当地的汉人更不会来触这个霉头,所以老板娘的客栈才能一直相安无事。

    “族长?”

    阿奇蒙大笑了一声,“哼!你若是还不肯交出来,恐怕到时候族长都要驱逐你!哼,识相的就赶紧交出来,或许你们还能有资格留在这里,若是再不交,哼哼,倒大霉的可是你们一家!”

    看着那自信满满的阿奇蒙,老板娘心中有些没底,阿奇蒙出了名的欺软怕硬,若不是他这次有强硬的靠山,绝对不会有如此的自信!

    这次恐怕很是棘手!

    “我这一进屋,就听到有人要倒霉,谁这么不幸啊?”唐玲带着笑意,进了屋子,阿桑格看到唐玲,眼睛一亮,她来了!

    阿桑格心中激动不已,她是不是研制出来了,给他送药来了!那他的妹妹就有救了!

    阿奇蒙皱着眉,看向唐玲,一个汉人,竟然对他如此不敬,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是什么人?赶紧滚开!”

    唐玲眼神微暗,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唐玲就已经出了手,一拳打在阿奇蒙的鼻梁上,顿时听到了鼻梁塌陷的声音。

    轻轻甩了甩手腕,淡淡的看着捂着鼻子嘶吼的阿奇蒙,“我倒是觉得,该滚的人是你!”

    “你…你竟然敢对我们动手!兄弟们上,她竟然在云省境内对我们族人动手,就算是被我们打死,也只能算她倒霉!”

    阿奇蒙身后的几名大汉见唐玲先动了手,立刻动了起来,要知道,云省有自己不成文的规定,两族人若是起了冲突,若是汉人先动的手,那么就算族人将她打死,也不会有罪!

    此刻唐玲动了手,他们自然没了顾忌,先上去打死她再说!

    几名大汉都很彪悍,冲着唐玲就冲了过来,还有一个竟然从背后掏出了一把大刀,冲着唐玲就砍。

    场面十分混乱,老板娘几人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个个都吓得够呛,见其中一人竟然手拿长刀,砍向唐玲,阿妮娜抱着头尖叫了起来。

    阿桑格心急的看着这一切,最后咬咬牙,向着其中一人冲了过去,顿时吓坏了老板娘,他们动手可是不长眼睛的,若是阿桑格有什么不测,她该怎么办!

    那拿刀的人,砍向唐玲,唐玲向身后长了眼睛一眼,身子微微侧开,便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还没等唐玲转身对付他,便感觉到身边一阵阴风吹过,然后便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唐玲手上没停,对上另一名大汉,还没等唐玲对上,那名大汉被人一脚踹飞,直接砸到了桌子上,顿时将桌子压塌,然后便听到了那人的呻吟声。

    老板娘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心中一惊,好快的速度!

    她只感觉一阵分刮过,然后便看到这男人一拳打倒了那名拿刀的人,然后一个转身踹飞了另一人,这要多大的力气啊!

    阿妮娜和怀念眼睛瞪得大大的,小嘴微张,全都愣住了,唐玲侧头看了一眼十一,十一也正好在看她,相视一笑,虽然十一唇角没动,可唐玲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笑意。

    阿桑格对付一个,还剩下一个,唐玲眼中划过一丝狡黠,快速的出手,而此时十一也同时出手,哪知唐玲半路转了方向,竟然拦住了十一,十一先是一愣,可看到唐玲眼中那丝不服输的眼神,目光柔和了些。

    结果原本是二对一的局面,却变成了混打,唐玲和十一互斗的同时,都向那名大汉进行攻击,两个人不像是打架,倒像是比试。

    阿桑格那边可惨了,毕竟他年纪还小,又没有打过架,完全没有章法可言,就是混乱的出拳出腿,老板娘看着儿子落了下风,顿时四处看了看,然后拿起了平日里捣药的杵子,冲着大汉就砸了下去。

    力道不够,还砸偏了,顿时引起了大汉的怒火,老板娘和阿桑格都吓了一跳,可看见躺在地上,被打的直打滚的众人,老板娘立刻来了精神。

    “阿桑格,我们冲!打!”

    老板娘这么多年被欺压,本来就有火压在心里,此时唐玲的出手,倒是勾起了她内心的怒火,手里拿着药杵对着大汉一顿猛砸,而阿桑格则抱住大汉,不让他腾出手来。

    两个人都打出了脾气,下手都不留情,大汉使劲儿的捶打着阿桑格,眼看就要脱离阿桑格,一旁默默念经的怀念终于忍不住,四处看了看,然后看到了角落里的铁锹,跑过去拿过铁锹,冲着那个大汉猛的一拍,用了全身的力气。

    大汉惨叫了一声,然后直直的倒了下去,怀念瑟瑟的拿着手中的铁锹,看了看众人,然后有些不知所措。

    ------题外话------

    又是8000字,亲们猜猜,会有二更吗?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招商引资,丑闻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胡玉颜,宴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