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章 贺礼,风雨将至?

第七十章 贺礼,风雨将至?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9636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我有四个巨星前任 官路逍遥 至尊宠情,邪魅少主的逃妻 鉴宝名媛有妖气 逍遥海岛主 [红楼]薛蟠生平纪事 [综]全忍界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 锦衣卫宠妻日常 男主别冲动是我[系统] 势利眼
    慕容远愣愣的看着唐玲,脑中却在快速的运转着。

    珍宝斋,唐玲。

    简单的介绍,却含着隐隐的深意。

    慕容远带着一丝不确定的看着唐玲,“珍宝斋的…老板?”

    慕容博听了一愣,慕容远是什么意思?这个黄毛丫头的珍宝斋的老板?开什么玩笑!

    只见唐玲勾唇一笑,轻轻的与慕容远握了一下手,便抽了回来,“上次见面比较匆忙,之后有事离开了一阵子,所以才没能赴约,还请两位不要见怪才是!”

    轰!

    慕容远心中绷着的弦断开,竟然…真的是她!

    慕容博就算再迟钝,现在也听明白了,原来刘展鹏的那番话不是推脱,这珍宝斋竟然真的不是刘展鹏的,而是…眼前这个黄毛丫头的!

    慕容博盯着唐玲上下看了看,半晌,才冷哼的笑了一声,“唐总?藏的还挺深的!”

    慕容远凑到慕容博耳边,压低了声音道,“她就是那个帮助卢比克家族赢得矿山的人,没想到他们珍宝斋竟然也知道云省的招标是个幌子,这人竟然将刘展鹏放在云省,自己偷偷去了缅甸!”

    慕容博惊讶的看向唐玲,什么!她是那个坏了他们好事的那个人!

    可恶!可恨!

    他说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缅甸那边竟然将云省玉石承运权交给了珍宝斋,原来是珍宝斋暗度陈仓去了!

    失策!简直是失策!

    竟然被人摆了一道,慕容博憋屈得很,原本这承运权归慕容家,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却被珍宝斋半路抢劫了

    “唐总果然深藏不露,只是不知道,我们慕容家如何得罪了你们珍宝斋,竟然千里迢迢跑来砸我们场子,哼哼,唐总的手伸的可真是远!”

    唐玲只是淡笑,“慕容先生夸赞了!”

    看着唐玲那不咸不淡的表现,慕容博脸色难看至极,“唐总,哼哼,很好!欢迎你来云省发展!希望你真能发展得下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还没人敢从慕容家手底下抢饭碗,就算是有,我们慕容家也会让他便成没有!”

    末了,威胁的看了唐玲一眼,“唐总出门在外,可要注意了安全!”

    那“安全”二字咬的极重,威胁的味道十足,唐玲当然听得出来,看来这慕容家是想出阴招了!

    唐玲不介意的笑了笑,“多谢慕容先生的提点,这年头,不仅出门在外要小心,就算是在自家地盘,也是要多多注意的!”

    慕容博冷笑一声,轻蔑的看着唐玲,哼!你是珍宝斋的老板又能怎么样!这里始终不是她的地盘!

    能从他手中抢走承运权,也要她能坐稳了那位置才行!走着瞧!

    而慕容博威胁的话刚一出口,就感觉一道杀气对着他冲了过来,这时慕容博才注意到唐玲身后的男人,这男人,好有威胁性!

    慕容博受不了十一身上的寒气,那种阵阵的寒气,渗的人心里发慌!

    第一轮,慕容家vs珍宝斋,看起来似乎是慕容家落败了,慕容博和慕容远负气离开。

    “唐总,听慕容博的意思,好像准备用阴招了!”

    刘展鹏近来一直在关注着慕容博,对于慕容博的脾气秉性,也算是有所了解。

    唐玲盯着慕容博的背影,眼中多了一丝精光,阴招?嘴角微翘,这个是她比较喜欢的!

    宴会门口处这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顺声看去,原来是小少爷来了,众人纷纷面带笑意,对这个小少爷欢迎至极。

    看来他代表缅甸方来参加生日宴,早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要知道这小少爷的身份高贵,又代表了整个玉石界,众人当然对他多了几分兴趣。

    “缅甸方就派了一个孩子当代表?这是没人了吗?”一名不了解情况的人,小声嘀咕道。

    “你不懂就别乱说,不然让人笑死!那可是缅甸卢比克家族未来的家主,要知道卢比克家族这么多年,一直把持着玉石开采权,你知道那代表了什么吗?”

    “代表什么?”

    “那可是代表着,他就是世界玉石界的老大!老大!你懂不懂?谁若是能和他交好,那可是‘钱’途无限啊!”

    “天!那只要和他攀上关系,这云省的玉石承运权就能顺理成章的抢到手了!”

    “那是当然!像你之前把时间都浪费在那个招标会上,还不如去巴结他,这承运权还不是人家一句话的事!”

    众人议论纷纷,可小少爷就像没听到一般,此刻他穿了一身的正装,西装革履,站得笔直,虽然人比较小,可显得十分帅气。

    不少在场的女人,看到小少爷也是窃窃私语,不过大都是叹息,这个缅甸卢比克家族的小少爷年纪真是太小了,她们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慕容博见到小少爷笑着脸迎了上去,虽然之前他们慕容家被都拉家族的人劝服,倒戈去帮都拉家族,背弃了卢比克家族,如今卢比克家族仍然把持着开采权,慕容博就算再不情愿,为了家族的利益,他也必须要上前攀交。

    结果慕容博面带笑意的走了上去,在众人的关注下,刚想和小少爷攀谈,小少爷直接错过了他身侧,奔着唐玲走了过来,而慕容博笑着脸,伸出手的动作在那一刻定格,众人见了,心中都暗自发笑。

    慕容博算是丢了很大的一个人,尴尬的收回手,慕容博心中把小少爷骂了不知道多少回。

    然后回身瞪了慕容远一眼,都是这个家伙,办事不利,否则他如今怎会如此尴尬!

    众人都是商场的尖子,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似乎,慕容家前途堪忧啊!

    要知道想获得玉石的承运权,必须要有缅甸那边的人同意,而看如今这情况,似乎缅甸方对慕容家十分不满,就连慕容家的大少爷上前攀谈,都被无视了,慕容家想抢回承运权,恐怕是难了!

    小少爷无视慕容博,笑嘻嘻的走到了唐玲面前,看着唐玲今日一身的宴会装,穿着高跟鞋,比他高了好多,顿时觉得有些憋闷!

    虽然他年纪小,之前和唐玲站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可唐玲一穿上高跟鞋,他直接矮了一截。

    于是小少爷又臭着一张脸,看到唐玲身边又多了一个人,将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有些不满,怎么都比他高!

    虽然小少爷心情不佳,可是一直都是跟着唐玲,在场的众人心中似乎明白了,他们说这珍宝斋为何不声不响的就夺得了云省玉石的承运权,原来是把缅甸的小少爷拿下了!

    看来慕容家想重新获得承运权,难了!

    “依我看,这珍宝斋恐怕要代替慕容家了!”

    “这可不好说,慕容家在云省多少年了,可是老牌的势力了,珍宝斋一个外来势力,就算他再能耐,恐怕在云省也不好混啊!这里可不是别的地方!”

    “你们没看慕容博想攀关系,人家缅甸的小少爷都不理他吗!慕容家不受缅甸那里待见,怎么可能重新拿回承运权!不过那珍宝斋想在云省立足恐怕也没那么简答,接下来啊,恐怕有一场纷争了!我们还是远观吧,被卷进去,谁都不好过。”

    “恩,对对,这种事还是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到时候谁胜了,我们再去结交也不晚。”

    在众人窃窃私语的时候,宴会开始了,族长今天穿得很精神,他的妻子也跟在他身边,而他的儿子阿古力则是被人推着轮椅,走在后面,唯独不见的就是离家出走的阿古拉。

    上了台之后,底下众人爆发出一阵掌声,族长冲着众人点点头表示敬意,双手虚扶了一下,众人的掌声停止。

    族长这才缓缓的开口道,“感谢各位亲朋好友能来到这里,帮我这个老头子庆祝生日,老头子我十分荣幸,希望今晚各位能玩得尽兴,我宣布,今晚的宴会正式开始!”

    众人爆出一阵掌声,音乐响起,族长拉着妻子,首先下了舞台,和妻子跳了第一支开场舞。

    众人跟着纷纷下了舞台,和自己的女伴跳了起来,一时间宴会里十分热闹。

    小少爷看了看十一,又看了看那个新冒出来的人,最后看向唐玲,开口道,“唐玲,我们去跳舞吧!”

    小少爷经常在家族里,他们家族办宴会和这边很不一样,所以他还没试过像他们一眼,在这里跳舞,所以顿时来了兴致。

    唐玲看了看跃跃欲试的小少爷,“你会吗?”

    小少爷顿时抽了抽嘴角,然后带着些赌气的道,“当然会,不就是跳个舞吗?这还能难倒本少爷!”

    唐玲点点头,小少爷以为唐玲同意了,顿时心花怒放,可却听到唐玲开口道,“可是,我不会跳!既然你这么想跳,看,那边!”

    唐玲指了一个方向,小少爷顺着看去,看到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顿时皱起了眉头,唐玲什么意思?让他找那些女人跳舞?

    “本少爷不干,就是要和你跳!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你参加族长办的宴会,和族长跳的可是第一支舞!”

    唐玲干脆无视他,她今天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跳舞的,还有正事要办,因为她看到族长和他妻子跳了舞之后,朝着她这边走来。

    “原来是小唐来了,哈哈,难得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族长哈哈一笑,他的妻子在一旁摇头失笑。

    再次见到唐玲,族长的妻子也是很高兴,若不是唐玲,那个肇事者也不会被抓回来。

    “小唐姑娘,欢迎你今天能来这里!”

    唐玲冲着两人笑笑,“族长的生日,我当然要来祝寿的,好久没见到夫人您了,很是想念!”

    族长听了哈哈一笑,而族长夫人则是笑得很温柔,可这温柔里又带着淡淡的悲伤。

    儿子残废,女儿失踪,她这个做母亲的,怎么可能不担心。

    唐玲眼波流转,看了看族长的儿子,然后道,“您儿子的腿好点了吗?”

    族长面上一僵,要知道,这话从来没人敢问他,他儿子腿的事都快成了禁忌,而唐玲此刻直接说出来,倒是让族长心中刺了一下,可却也没有给唐玲难堪。

    “谢谢关心,他很好!”

    族长夫人却是满面的忧愁,唐玲见此,没有打住,而是继续的问道,“据我所知,他是因为神经压迫才造成下肢不能动弹,而不是因为腿部坏死,是吗?”

    这回族长干脆没有回答,族长夫人见了,只好点头,“阿古力他…确实如此!”

    看着族长有些难看的脸,唐玲笑着道,“族长,其实我今天是来给您送贺礼的!”

    族长虽然面上没什么,心里却不舒服,送贺礼?她还没送礼呢,就已经让他心里憋闷了。

    “谢谢你的礼物!”

    唐玲自然知道族长心中的不快,不过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心中不快,然后又突然痛快,这样才会将这种感觉记得牢靠!

    “我送的这份礼,相信族长会喜欢!”

    族长没有在意,只是点点头,如今他喜欢的是什么?他心中最大的愿望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重新站起来,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回家。

    可这两个愿望,恐怕都很难实现,不说儿子阿古力的腿无法治好,就连阿古拉去了哪里,他都没有一丝头绪。

    “我或许可以治治您儿子的双腿,当然,如果您信得过我的话!”

    族长猛的抬起头,一双干涸的眼睛直盯在唐玲身上,族长夫人也是心中激动,收紧了拉着族长的胳膊,不自觉的颤抖。

    什么?

    治好他儿子的腿?

    这…怎么可能,医院的医生都说了,他儿子的腿部是没有问题的,可是腰部的神经线被压迫,所以导致了下肢没有知觉。

    唐玲说能治他儿子?

    族长有些激动,出口的声音带着些颤抖,“你说…你说什么?你能治好我儿子的腿?你真的能治?”

    族长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各种方法都试过了,可是对他儿子的腿一点帮助也没有,渐渐的他们二人便失去了信心,逼着自己去接受自己的儿子今后都要坐轮椅的事实。

    而此刻唐玲的话,真的震撼到了他们!

    “小唐姑娘,你真的能治好我儿子的腿吗?看着他整天坐在轮椅上,我的心都快碎了!”

    族长妻子,眼带泪花,这么久以来,她都不敢情绪激动,深怕影响了儿子和丈夫的心情,一直都是强撑着,此刻听到唐玲能治她儿子的腿,她再也控制不住了。

    虽然族长心情也是激动不已,可是理智还在,盯着唐玲道,“你确定可以治好他吗?医生都说治不了!”

    唐玲看向族长,“我只能说,我会尽力一试,不过,过程可能很艰辛,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住,还有就是,你们相不相信我!”

    族长有一丝犹豫,虽然他和唐玲接触过几次,可是就这样把儿子交给她治疗,他还确实有些不放心,再有一点就是,他不想体会那种充满了希望,却最后破灭的心情。

    “我愿意让你治!我想试试!”

    族长身后传来了一道男声,声音坚决果断,充满了阳刚之气,原来是阿古力刚刚自己推着轮椅走了过来,却没想到听到了如此令他震撼的话。

    他的腿还能治,他还能重新站起来!

    他如何能不激动,他知道自己身上的重担,未来的族长,怎么能是一个身有残疾的人!所以无论如何,只要有机会,他就想试一试!

    几个人转过头,看向目光坚定的阿古力,族长盯着自己的儿子看了许久,被儿子眼中的坚定所触动,转头看向唐玲,“好!我就让你试试!若是你能治得了阿古力的腿,那你就是我们家族的恩人!”

    族长这一句承诺,唐玲听懂了其中的意思,之前虽然唐玲帮助族长抓回了肇事者,可族长明白的和唐玲说过,她想来云省分一杯羹,他是不同意的。

    而此刻,族长知道了唐玲的身份,也知道她进了云省,插足了云省的利益分配,这一句承诺,则是允许了唐玲进驻云省,并且族长会是她坚强的后盾。

    唐玲面色郑重的点头应允,因为阿古力的坚持,所以今晚便开始了治疗,族长将宴会的工作交给了管家,便和唐玲等人,一起上了二楼,回了房间。

    族长的行踪当然是引人注意的,当族长和这个云省新近势力珍宝斋的老板,还有那个备受瞩目的缅甸小少爷一起离开,上了二楼时,顿时引起了人们阵阵的猜忌。

    众人心中震撼不已,这个珍宝斋好像来头不小,不仅得到了缅甸小少爷的青睐,如今更是得到了族长的偏爱,看来这珍宝斋真是要在云省立足了!

    留下众人的猜忌,一众人跟着唐玲上了二楼,唐玲见人太多,原本不想让大家都跟着,可一个个的都不愿意离开,最后只好都跟了进去。

    还好阿古力的房间很大,他们这几人站在屋里,也不会显得拥挤。

    这时,一晚上没怎么说话的阿桑格才拿出一株草药,和一小瓶的药汁。

    当阿桑格知道了他今天的任务时,便早早将药熬好,装进了瓶子中,带了过来,顺带还拿了一株没熬的。

    阿桑格将那小瓶草药递给了阿古力,“这个你要喝下去,记着,喝的时候要分三口,一点一点的咽下去,等到你觉得腰部刚有一点疼痛的时候,要马上告诉我,因为还要进行外敷!”

    阿桑格向族长要了一个碗和一个面杖,因为族长家不可能有药杵,只好先用面杖顶上,用面杖将草药捣碎。

    阿古力拿着手中的小瓶,族长心中还是有一丝担忧,他还是不放心,就这么将命交给一个外人,他能相信吗!

    “阿古力,就算你不能再站起来,你依然是下一任的族长,所以,如果你不愿意试,就不要勉强自己!”

    族长不得不提醒他一句,虽然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可作为父亲,他还是忍不住想提醒自己的儿子。

    阿古力在众人的注视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瓶盖,按照阿桑格的嘱咐,将这瓶药,喝了三口,然后慢慢的咽下去。

    药很苦涩,让人有种想吐的感觉,可他知道,若是他连这点苦都无法忍受,那么以后的路将更难走,憋着一股气,将这苦涩的药汁喝的干干净净,其实若是说心中期待唐玲真的能救他,他更想挑战自己,想用这种方法去激励自己。

    自从瘫痪之后,他便觉得自己失去了信念,失去了方向,就连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坚强都失去了,他这么痛快的答应唐玲,并不是真的以为唐玲能治好他,而是他想借此,重拾自己失去的东西!

    不一会儿的时间,阿古力的后腰部开始隐隐作痛,阿桑格连忙将阿古力的衣服拉开,然后双手沾满了药汁,在阿古力的后腰部按了起来。

    双重的疼痛感,折磨的阿古力一会儿就满头大汗,可他却咬住了压根,死死不肯出一声。

    族长和他的妻子看着如此的儿子,心中万分不舍,族长妻子背过了身子,不忍心看到儿子受折磨,族长则是一直盯着儿子,看着儿子眼中的坚定,他似乎明白了儿子的想法。

    族长不由得心中感概,原来他们一直回避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它,唐玲今天虽然揭开了他们的伤疤,并没有让他们雪上加霜,而是让他们正式了这个事实。

    族长神色复杂的看着唐玲,不管她是否能治得好儿子的腿,他都会感激唐玲,因为她治好了儿子的心病!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桑格头上都冒出了汗珠,可见他按摩时用的力气有多大,阿古力从始至终都没有哼过一声。

    渐渐的,阿桑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阿古力的脸上也没有之前那么难看,看来是药力过了,所以没有了之前的痛感。

    “以后我每天都会过来,看你疼痛的这个情况,应该还不算严重,应该也是刚出事不久,反复几次,慢慢你就会有知觉了!”

    阿桑格一边将阿古力整理好,一边说道,“这段时间你不要坐在轮椅上,若是可以的话,最好躺在床上,尽量少动,趁着药劲儿还没散,我按你几个穴位,你告诉我有什么感觉!”

    阿古力配合的点头,“来吧,小兄弟!”

    阿桑格按住了阿古力的双脚,然后慢慢的按下几个穴位,阿古力脸色激动,瞪大了眼睛,“这个,就是这个地方,我有感觉!有疼痛的感觉!”

    族长和妻子听了,面色紧张不已,阿古力的脚上有知觉了!自从他瘫痪之后,就算用针扎他的腿和脚,他都完全没有疼痛的感觉,而阿桑格只是给他喝了点药汁,按摩了一下,竟然他就有知觉了!

    阿桑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来你的情况还不算太遭,想重新站起来,应该不是问题,可是这药越用,疼痛感也越重,你要能挺得住才行!”

    “放心吧,小兄弟,这点痛我忍得住!”

    阿古力确实是条汉子,像这种疼痛感,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忍受的,他全程没有叫喊一声,硬是生生的忍了下来,可见他有多么坚强!

    阿古力刚刚用过药,浑身疲惫需要休息,几个人没有打扰他,纷纷离开的阿古力的房间。

    出了房间,族长面色凝重的叫了唐玲跟他去书房,十一没有跟随,今晚十一几乎没有说过话,唐玲不知道是因为他原本就话少,还是他不想让族长认出他,看族长见到十一的模样,唐玲便知道,族长定是没有见过十一,只是听过他的声音而已。

    唐玲跟着族长来到了520小说房很普通,和普通人家的书房都是一样,唐玲坐了下来,族长才缓缓开口。

    “我记得之前你说过,不会来云省插一脚,现在为何要改变主意,不仅是插了一脚,而且是狠狠的一脚!”

    族长此时已经恢复了常态,没有了刚才的模样,唐玲也不在嬉笑,脸上淡淡的。

    “计划没有变化快,相信族长的感受应该比我深刻,比如说,您的儿子!”

    这次唐玲再次提起他的儿子阿古力时,族长已经没有了心里的抵触,面上反而一笑。

    “不错!确实如此,不得不说,你确实很厉害,蒙骗过了所有人,一招瞒天过海,便轻而易举的夺得了慕容家的产业,我想你来这里的目标,不会只是简单一个慕容家吧!”

    唐玲微笑不语,她知道族长那么精明的人,总会想到一些别人想不到的,不过他并不介意,既然她能来这里,那么就是有了万全之策,想拦住她,恐怕难了点。

    族长见唐玲不语,自己便继续缓缓道,“你来这里为了谁,我不想知道,我只要求一点,那就是云省的各大家族之间要保持平衡,这个秩序一定不能打乱!”

    其实唐玲来了云省,首先拿下了慕容家的产业,他便有些明白了,大概也知道了她来这里的目的。

    也许在这里,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一些事了,只不过他从来都是装糊涂罢了!

    他们以为他看不出赵源和莫君尘之间的关系吗?不,他知道,甚至比很多人知道的更多,唐玲和赵源来自同一个地方,二人的关系又十分密切,唐玲这次来到云省,第一件事便是打压了,慕容家,原因很简单,为了莫家和慕容家不能联姻。

    看来这两个小子隐忍了这么多年,终于开始动手了!而这个可以打乱这里格局的人,却没想到是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

    看来唐玲这次来,最终的目的是莫家!他似乎猜到了他们的计划,他并不想阻止,只要四大家族还在,势力还平衡,那么莫家是谁做主,他就管不到了。

    而他之所以提醒唐玲,不能打乱秩序,就是怕唐玲会不受控制,到时候打乱了家族之后,自己取而代之。

    不过显然族长过分担忧了,对于烟草,唐玲并不感兴趣。

    “族长可以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云省的秩序有族长在,自然不会乱!”

    听到了唐玲的承诺,族长脸上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好!我年纪大了,折腾不动了,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咯!在云省若是遇到了困难,别忘了还有我这一个老头子,老头子虽然老了,可说话还是有点用的!”

    唐玲眼睛一亮,看来族长是认可她了!

    她来云省抢了慕容家的生意,根本就没将慕容家放在眼里,她最为担心的还是族长这里。

    若是得不到族长的支持,那么她在云省可就是寸步难行了,她今天去老板娘那里,也是想问问阿桑格是否能治好族长儿子的腿,没想到竟然真的有,那一刻她便觉得,今天的事情,可能会很顺利。

    果然,不出她所料,她可以开始行动了!

    参加宴会达到了目的,唐玲便没有了留下来的必要,因为考虑到要来回跑,所以族长便让阿桑格住了下来,唐玲点头同意了,确实有阿桑格在这里,族长会安心一些。

    小少爷代表了缅甸方,自然不能像唐玲一样早离席,刘展鹏被几个上前攀关系的人缠住,没法离开,恐怕要很久,唐玲便决定和十一先回去。

    全程最为郁闷的就是莫君尘,眼神哀怨的一直盯着十一,心中暗恨不已,要不是十一反对,他此刻哪里用得着这样,看见唐玲也不能上前和她说话,这种感觉真是太憋屈了!

    看着唐玲和十一离去的身影,一旁的慕容博走到一边,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面色阴险的吩咐了几句,挂上电话,勾起一抹狠厉的笑意。

    “哥,我们这么做恐怕不好!如今情势对我们不利,若是此时出了什么事,所有矛头都会指向我们!”

    慕容远听到慕容博的电话,知道了慕容博的想法,心中有些不赞同。

    慕容博狠狠的瞪了慕容远一眼,冷冷的开口道,“你还没有资格叫我哥!我做的决定还轮不到你来质疑!废物!”

    说完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慕容远看着慕容博的背影,眼中划过一丝阴狠!

    ------题外话------

    亲们,实在抱歉,因为昨天出去和朋友聚会,回到家都半夜一点了,没能更新,上午终于搞定~更新的晚了别介意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九章 胡玉颜,宴会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十一章 追杀,受伤(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