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阴幻灵,私人拍卖会

第三十七章 阴幻灵,私人拍卖会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1562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女主,你又被坑了 [系统]我的鱼才没有辣么凶 [快穿]炮灰任务 我有药啊 吴闵 倚天之宋青书重生 咬定男主不放松 木樨花开秋来晚 倾城绝(GL) 鉴宝大师
    唐玲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小灰,让它慢点,给你两滴!”

    此话一出,小灰追着幻灵的速度顿时慢了很多,幻灵剑见小灰速度慢了,它也跟着慢了下来,唐玲奸诈的一笑,这个小灰跟着她时间长了,果然学到了不少她的真传!

    当幻灵剑再次经过唐玲身边的时候,唐玲将手中的针管使劲儿一压,一条血注直接喷向了幻灵剑,虽然幻灵剑的速度快,可是还是有一些血沾染到了幻灵剑上,唐玲嘴角微微上翘!

    小灰完成了任务,已经不去追赶幻灵剑,立在唐玲身边,等着和唐玲一起收服幻灵剑,然而,唐玲预计的那一刻并没有到了,幻灵剑没有任何反应,她可是记得收服小灰的时候,小灰只是沾了一点的血,就钻进她体内了。

    而小白和洞天镜都是自动契约的,直接就飞到了小灰身上,之后唐玲也喂食它们血液,它们都很喜欢,怎么到了幻灵这里,就不好用了呢?

    唐玲抬着头看着空间里乱飞的幻灵剑,是不是哪里出错了?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怎么忘了,这个幻灵可能确实不是用血液契约,否则她用这幻灵曾经伤过人,杀过人,他们的血液早就沾到了幻灵,若是能契约,幻灵早就契约了,也不用等到今天了!

    可是,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行呢?

    幻灵剑见小灰不再追它,立刻又开始了破坏空间的工作,没办法,小灰只好再次追了上去,唐玲席地而坐,一边拄着下巴,一边看着两件神器追逐!

    她现在感觉有些头大,这幻灵一定要解决,不然她岂不是不能出空间了?总不能让小灰一直追着幻灵剑跑吧,总有那幻灵玩腻的时候。

    此时的幻灵简直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完全脱离了大人的管控,若真是个孩子,唐玲还能想办法找孩子他妈管教一下,可这能管住幻灵的人在哪啊?

    唐玲看着两件神器乱飞,眼睛也花了,头也晕了,有点抓狂的抓了抓头皮,等等!

    能管住幻灵的人?

    难不成这个幻灵契约的方式不是血,而是看谁能驯服它,管住它?

    唐玲眼中一亮,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以前看过电视剧,看过的小说里,一些神器确实是要有人去驯服,才会认主的!

    说不定这个用在幻灵身上真的会成功!

    可是,想要驯服幻灵剑,这可不简单,难不成让唐玲就这么赤手空拳的和幻灵过招?开什么玩笑,师父可是说了,幻灵是可以用剑气伤人的,这种隔空伤人,人根本无法近身。

    而且就算幻灵现在可能还没有这能耐,就光是它那锋利的刀刃,就够强悍了,难道真的要让她去试试?

    唐玲盯着不断飞行的幻灵,咬了咬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总要试一试!

    “小灰,把它引过来!”

    打定主意,冲着空中飞舞的小灰大喊了一声,小灰立刻放慢速度,将幻灵引到了唐玲那边,这次倒是不用唐玲让它慢一些,它似乎是听懂了唐玲的意思!

    唐玲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幻灵身上,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幻灵,在幻灵经过唐玲身边的时候,身形灵敏的一动,右手直冲着幻灵的剑柄抓去。

    幻灵速度太快,唐玲那一抓根本就没有抓到剑柄,直接一手抓到了剑身处,幻灵原本就很锋利,加上速度快,唐玲用力更是猛,顿时剑身从唐玲掌心划过,一道血色喷过。

    痛!

    那种钻心的痛!

    刚抓上,被幻灵划开的一瞬间并没有感觉到痛,可是下一秒钟,那种难以隐忍的剧痛席卷唐玲全身。

    整个手掌被划开,手指处也都断裂,皮肉已经完全被划开,露出了白色的骨头,中指和食指最为用力,所以这两指伤的最终,可以明显看到骨头都被划开了一半,若是再使点劲儿,刚刚那一下,恐怕唐玲的手指全被削掉了。

    此时唐玲感觉整个人僵直了一般,好像每呼吸一次都疼的要了她的命似的,小灰似乎感觉到了唐玲此时的痛苦,整个鼎都有些暴躁,这种感觉,就算是刚才它被幻灵耍着玩了那么半天也没有的感觉,可以看得出小灰生气了!

    小白瞬间就从小灰身上飞出来,然后直接飞到了唐玲的手上,唐玲顿时感觉到一阵清凉,她知道,这是小白在给她疗伤,可是小白能疗伤,并不能止疼,唐玲想到了之前的那味止痛药,连忙用另一只手,从小灰体内将那药拔了下来,然后直接塞进了嘴里。

    用力的咀嚼了几下,略带苦涩的味道从口中化开,唐玲直接将药汁咽了下去,然后又从小灰那里拔了附优籽,也是咀嚼了几下,然后从嘴里拿出来,忍着剧痛将附优籽全糊在了手上的伤处。

    止痛药刚吃下去并不能马上就止痛,所以唐玲还是要忍着,整个手都在颤抖着,想动一动,却发现好像动不了!

    唐玲皱了皱眉,看着满手的鲜血还有那深入古头的伤痕,看来不仅仅是手上的肉和骨头伤到了,手筋也被挑断了!

    对于这点,唐玲心中倒不是很担心,有小白在,这伤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可能这伤要恢复一段时间,不会这么快就好,当初小白救十一的时候,只是枪伤和刀伤,而她的这伤是同属神器的幻灵造成的,恐怕小白也没办法恢复的那么快!

    没有一会儿的时间,唐玲渐渐感觉到手上的伤似乎没有那么痛了,唐玲知道,这是那味止痛药起了作用,而附优籽此时也起到了作用,手已经不流血,可是手上依然有这残留的血迹。

    小白一边修复着唐玲的手骨,一边大力的吸着唐玲手上的血液,除了之前的那丝担忧之外,似乎还有着阵阵的喜悦,十分欢快的吸着唐玲手上留下的血液。

    唐玲虽然会喂食它们,可是却不会喂食太多,她是人,又不是造血的机器,每次都味那么多,她还能有命了吗!

    此刻小白就像老鼠掉进了油缸里,一顿要吃个够本!

    唐玲倒是顾不上这些,她现在脑中想的是,应该怎么样才能抓到幻灵,幻灵的速度太快,就算是她身形敏捷,可是也敌不过幻灵的速度,刚刚倒是她没有计划好,就行动了,冲动的结果就是变成了如今这样!

    幻灵太过尖锐,有剑鞘在还行,可是现在它已经出鞘,首先要想办法让幻灵回剑鞘里去,否则唐玲可没那么多手禁得住幻灵这么折磨!

    唐玲看着漂浮在空中,剑身带着一片血迹的幻灵,幻灵此时没有继续破坏,而是浮在半空中,好像是在好奇唐玲和那些小伙伴们在做什么。

    唐玲眼神微暗,似是想到了什么,然后勾唇一笑,这个幻灵的好奇心和玩心倒是不小,既然如此,那她也只有用她最擅长的东西来对付幻灵了!

    阴?没错!不过这次不是阴人,而是阴幻灵!

    既然幻灵的好奇心和玩心这么重,那么她就利用它这点阴它!

    又过了一会儿的时间,唐玲手上的血早就没有了踪影,不是小白将手治好了,而是都被小白吸走了。

    而唐玲的手,骨头已经修复好,小白正在奋力的去修复皮肉和手筋,唐玲眼睛闪了闪,然后看向小灰。吩咐道。

    “小灰,去追它!”

    小灰收到命令,急速的对着幻灵就冲了过去,速度竟然比刚才快了很多,似乎还带着隐隐的怒气,幻灵感受到了小灰的气息不同了,也不敢抱着玩玩的心态,立刻加速飞了起来。

    在幻灵和小灰的追赶中,唐玲悄悄都到了幻灵的剑鞘处,然后迅速的捡起剑鞘,然后朝着小灰喊道,“小灰,接住!”

    小灰像是有心电感应一般,追着幻灵的身形突然转了方向,唐玲将剑鞘扔向小灰,小灰一接,那幻灵的剑鞘直接被插进了鼎里,幻灵这时才看到自己的剑鞘竟然被那个追着它满空间跑的丑鼎抢走了,顿时来了火气,冲着小灰飞了过去。

    这次倒是轮到小灰戏耍幻灵,虽然小灰追不上幻灵,但是也不代表它会轻易的被幻灵追到,每次幻灵要追到它的时候,小灰就突然转方向,让幻灵扑个空!

    这回轮到幻灵急躁了,追着小灰满空间跑,横冲直撞!

    追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小灰好像有些体力不支,速度慢了一下,幻灵趁着这个空当,追上了小灰,然后一下整个剑身插进了剑鞘里,幻灵这回显得很兴奋,终于抢回自己的剑鞘了!

    可还没等幻灵高兴,身上突然一重,像有什么东西压住了它一样,死死的,幻灵动了动,却发现根本动不了!

    此时幻灵才真正有些害怕,疯狂的转动起来,唐玲站在那里,看着盖上了盖子的小灰,虽然有些不习惯,可是这样也挺好看的,而且看来效果还算不错,起码能困住这个顽皮的幻灵剑!

    小灰完成了唐玲交代的任务,立刻飞了下来,飞到唐玲身边,有些邀功的模样,唐玲赞赏的摸了摸小灰,然后拿出了那个针管,向小灰喷洒了一些,小灰顿时十分开心。

    唐玲看着眼前的小灰,若不是之前师父给她讲过神器的事,她压根就不知道,原来小灰竟然还有盖子,只不过小灰的盖子一直都是在鼎的最底部盖着,所以唐玲根本就没注意到,小灰还有这东西,她还一直以为那是小灰的底座!

    呃,果然是没文化,真可怕!

    没有让小灰打开盖子,这个时候打开盖子,幻灵一定会跑出来,那么再想困住它就难了,这些都是有灵性的东西,虽然被唐玲骗了一次,可是一定骗不到第二次的!

    小白一直在唐玲的手上修复着,当小灰成功抓住幻灵的时候,总算是将皮肉修复好了,唐玲动了动,还是有些僵硬,毕竟小白只是有修复的作用,并不会变戏法给她重新变出一只手,所以手还是要自己恢复几天,才能真正的好起来。

    不过能到这种程度,她已经很高兴了,妙手回春也不过如此了!

    小白做完了自己的工作,便乖乖飞回小灰身上,又镶嵌了进去,唐玲看了看,然后转身出了空间,不是她放弃制服幻灵了,而是她需要一些材料。

    出了空间后,竟然发现外面天已经黑了,竟然这么长时间了!唐玲先是将房间里的阵法撤了,正准备出去,就听到有人敲门。

    “唐小姐,晚饭时间到了,安腾先生让我来请您去吃晚饭。”

    门口是一个女人,虽然说的是汉语,可是挺口气就知道是日苯女人,这里不少的女人都是一副卑微的模样,说话都带着恭敬,与华夏国的管家保姆很不一样,她们更像是古代的奴隶一般。

    唐玲应了一声,然后开门,果然是一个穿着和服的日苯女人,双手重叠放在身前,微微弯着腰,低着头。

    见唐玲出来了,连忙小步走在前面为唐玲引路,唐玲跟着去了用餐的房间,唐玲进来的时候,看到安腾先生,师父,还有那个吉泽直美都已经入座了,而吉泽直美身边还坐着一个男人,男人长相一般,可是却不难看出也是上流社会的人。

    见到唐玲来了,吉泽直美用一口日语说了一句“不懂礼貌”,因为之前没有听过唐玲说日语,便以为唐玲不懂日语,所以她才敢这么小声的说了一句。

    “吉泽小姐是在说你自己吗?”

    唐玲一口流利的日语,那音调甚至比吉泽直美还要纯正一些,没办法,谁让唐玲的学习能力超强,这种语言上的东西,现在已经完全为难不了她!

    吉泽直美听到了唐玲的话,顿时脸色有些红,一是没想到唐玲竟然会日语,二是发现唐玲竟然比她说的都好听,三是唐玲嘲笑她没有礼貌!

    安腾先生瞪了吉泽直美一眼,“直美,你今天是没休息好吗?怎么连连对客人如此无礼,你的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

    安腾先生没有发火,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就让吉泽直美心中顿时一惊,然后整个人站起身来,向唐玲深深的鞠了一躬,口中说着“对不起”。

    这次倒是没有了之前的敷衍,她跟在安腾先生这么多年,当然对安腾先生有一定的了解,别看安腾先生脸色没变,也没有骂她,可那淡淡的模样,却是预示着他要生气的兆头,她虽然不喜欢这个华夏小女孩,可也不敢惹安腾先生生气。

    唐玲笑了笑,也没有说话,然后走到师父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留吉泽直美还在那里弯着腰,坐下之后也没有说话。

    此时吉泽直美身边的那个贵族男人皱了皱眉,然后开口道,“既然直美都已经道歉了,也应该让她直起身子了吧。”

    当然,他不是对唐玲说的,而是对安腾先生说的,别看这男人长的并不好看,可是身份却很尊贵,虽然安腾先生几乎把持着日苯的经济命脉,可是也是需要一些家族支持的,而这个男人叫江崎佑树,是江崎家族的长子,也将会是江崎家族的继承人!

    江崎家族在日苯也算是很有实力,虽然不像安腾先生这么有地位,可是也算是贵族家族里比较有实力的一家,而这个江崎佑树一直很喜欢吉泽直美,所以经常会来这里找她,一直以来很照顾她,所以吉泽直美和这个江崎佑树也是很熟稔。

    江崎佑树喜欢吉泽直美,想和安腾家联姻的想法,安腾先生早就知道,而一直也没有表过态,大家也一直以为他是默认的,可是到底如何,也只有安腾先生知道。

    安腾先生的家族并不大,他没有结婚,所以也没有孩子,吉泽直美是他一个表姐的女儿,因为从小吉泽直美就失去了双亲,安腾先生的表姐对他还算不错,于是他便在表姐去世之后,收养了吉泽直美,吉泽直美从十岁便在安腾先生身边生活了。

    虽然她在外面骄纵了一些,可是面对安腾先生,她还是很怕他的,她今天能拥有的一切都是安腾先生给她的,她不敢得罪安腾先生,更不敢惹他生气。

    安腾先生听到了江崎佑树的话,并没有马上原谅吉泽直美,因为原谅她的人不应该是他,而是他的客人,唐玲小姐。

    安腾先生看向了唐玲,一副征求她的意见的意思,唐玲仿佛恍然大悟一般。

    “吉泽小姐,赶快起来吧,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行这么大的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做错了什么大事呢!”

    唐玲十分大方的笑着说道,叶弘毅看着唐玲那副明理大方的模样,顿时在心中暗笑,还是这个徒弟有意思,比他的大徒弟有意思多了!

    听到了唐玲的话,中泽直美也没有起身,直到安腾先生开口,中泽直美才起身,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一张娃娃脸上满是委屈之色,看的江崎佑树满是心疼。

    “安腾先生,这位是?”

    江崎佑树看向唐玲,虽然这个女孩很大方,可是毕竟他心爱的直美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怎么也想为她出出头,让直美心中好过一些才是。

    “这位是唐玲小姐,也是叶大师的徒弟,是我的贵客!”

    安腾先生怎么会看不出江崎佑树的意图呢,若是他连这点小伎俩都看不懂的话,怎么能在商场上翻云覆雨,运筹帷幄!

    听到安腾先生的话,江崎佑树一愣,叶大师的徒弟?据他所知,这位叶大师的徒弟,不是只有那个家伙吗?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个小丫头?

    他是第一次见到叶大师,若不是安腾先生的面子,他今天才看不到叶大师的真人,虽然没有见过叶大师,可是他却对叶大师的徒弟很清楚,因为他的徒弟这些年就在日苯,而他也知道,直美一直很喜欢那个泽哥哥!

    江崎佑树面上笑了笑,标准的公式化笑容,“原来是叶大师的徒弟,果然是年少有为,若是有机会还真是想见识一下唐小姐的鉴定本事,想来一定是尽得叶大师真传,就和藤泽君一样!”

    藤泽?唐玲眼睛一亮,原来她的师兄叫藤泽,若不是知道师兄是华夏国的人,在这里听到,还真的会以为师兄是个岛国人!

    唐玲同样礼貌的笑笑,笑容疏离而十分高贵,只是这一笑,就要压过了江崎佑树那公式化的笑容,令人自惭形秽。

    “师父刚收我入门也不过是个把月的事,仅仅是学到了师父的皮毛而已,又哪里敢妄自菲薄呢。”

    回答的十分谦虚,而无形之中又提高了些叶弘毅的身份,叶弘毅笑了笑,估计这是他这个徒弟说过的最好听的一句话了!

    不错,不错!

    起码在外人面前还是很会给她师父长脸的!

    转头看了看那个江崎佑树,心中不由得冷笑一声,他这个徒弟虽然入门晚,可是那挑选古玩的独到眼光,绝对比他高超了不知多少倍,竟然敢变相的想看他徒弟的笑话?

    哼!真是愚不可及!

    “今天我来这里,原本是想邀请直美小姐陪我一起去参加一个私人的古玩拍卖会的,既然能有幸遇到叶大师,还有这位唐小姐,不知道我能否邀请二位一同前去?我有内部消息,听说这次的私人拍卖会,压轴的宝贝在最后拍卖,去见识一下也好。”

    私人拍卖会?虽然唐玲没有参加过这种私人的拍卖会,可是也知道这种拍卖会会有很多外面没有的东西,之所以叫做私人拍卖会,就是因为这里面的一些藏品,大部分都是不能见光的,到这里转手卖了之后,这东西就算是漂白了。

    而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有一些是盗墓所得,有一些是偷来的,有一些是骗来的,反正来路都是不明不白的,但是东西却比外面的那些古玩珍贵得多,有很多东西,可能拿出去就会成为国宝级的古玩!

    唐玲眼珠转转,当然对这个狠感兴趣,她知道师父肯定也是感兴趣的,他这次来到日苯,为的不就是把那些华夏国流失的那些古玩找回来吗!现在有这个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

    当即唐玲便松口答应,说是想去见见世面,然后还“求”着师父一起去,叶弘毅被唐玲“磨”的实在受不了,便“勉强”答应一起前去。

    这里的私人拍卖在晚上8点之后才能进场,所以他们可以先吃完饭之后,再去那里参加拍卖,想了想晚上的拍卖会,唐玲决定暂时先让这个幻灵待在小灰那里,说不定两件神器还能交流一下感情什么的。

    夜晚,唐玲和师父还有安腾先生一行五人准备去参加私人拍卖会,安腾先生和唐玲还有叶弘毅坐一辆车,而江崎佑树殷勤的相邀吉泽直美和他同车,吉泽直美看见唐玲就难受,于是就上了江崎佑树的车。

    两辆都是豪华车,在路上很是惹眼,不一会儿,两辆车停在了一个稍微偏远的地方,并不起眼,看起来就像普通的仓库一般,不过仓库的门口,可是停了不少的豪车,一眼看去,就知道都是富豪级的人物!

    看来今晚来参加这次私人拍卖会的人还真是不少!

    几个人下车之后,直奔仓库大门,守门的人看到了安腾先生连忙上来深深的鞠了一躬,“安腾先生,您请进,位置已经为您安排好了!”

    原本安腾先生以为叶大师和唐玲今天白天遇到了不愉快的事,又是奔波到温泉别墅,担心他们会太累了,所以推掉了今天的拍卖会,没想到江崎佑树会在晚餐的时候提起,见唐玲和叶大师都答应了,于是便又决定来了。

    守门接待的人也没有问安腾先生身边的其他人的身份,要知道安腾先生带来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就是了!

    其中一名接待人员,走在前面给安腾先生引路,仓库的大门是关着的,所有人都是从一旁的通道进去,而安腾先生当然不会从普通通道进去,自然有贵宾通道。

    此时他们走的就是贵宾通道,贵宾通道其实和普通的通道没什么区别,只是贵宾通道会直接通往贵宾室,不用经过大厅。

    在贵宾室里,当然有很多好处,环境舒适,私密度还高,又不会受到骚扰,而且相对来说还更加的安全!

    这个江崎佑树也是第一次来贵宾室,以前他来过这里,但是都是在大厅处,贵宾室一共没有几间,当然是给最尊贵的人,江崎佑树今天能来到这里,还是借了叶大师的光。

    坐到了贵宾室的房间里,江崎佑树才发现贵宾室的好处,视线宽广不说,就连下面大厅那些人的一举一动都能看的清楚,而且内室还设了高清的屏幕,可以看到展品的整个细节,可比那些在楼下的强的太多了!

    坐在这里的那一刻,心中那想要成为人上人的愿望更加强烈了!将来他也一定要坐在这贵宾室里,不是靠别人,而是靠他自己,靠他江崎佑树!

    不一会儿,便有人过来送上了泡好的茶叶,看来是按照安腾先生的喜好,早已经备下了!

    见屋里有女孩,还特意送上了新鲜的果盘,并且问了其他人的需求,服务十分周到,最后还送来了一份单子,单子上是今晚要拍卖的物件的信息和顺序,除了最后一件古玩的信息没有公布,其他的都在这单子上。

    江崎佑树看的很是心惊,果然这贵宾室的待遇就是不同,像他们参加私人拍卖会,认识人,托人打探才能知道大概会有什么进行拍卖,而底价之类的详细信息根本不可能知道。

    看着这个单子,上面出场顺序,底价,就连最私密的来路都会标明,只是不会标注这物件的主人是谁,如此详细的信息,怪不得贵宾室的人拍古玩的时候,下手总会那么准,因为手中已经有这物件的全部信息了!

    看到这,江崎佑树更加确定了自己想要走上顶端的心,众人都知道,安腾先生没有孩子,也不是那种家族企业,他能走到今天完全靠自己的手腕,而这个吉泽直美从小就跟在安腾先生身边,所以他唯一能下手的就是这个直美小姐。

    若是能够娶到吉泽直美,那么就相当于和安腾先生有了直接的关系,很多事自然顺理成章!况且这个直美小姐人长的漂亮,身材又好,当然是男人眼中最佳的女伴人选!

    娶到了吉泽直美,就想当然财富和美人共得,如此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里,江崎佑树对吉泽直美更加殷勤了,眼神也更加狂热了,他有显赫的家室,若是也能得到直美小姐的青睐,那么联姻的事自然水到渠成,只不过这个直美小姐总是对那个藤泽念念不忘,令他很是棘手!

    那个藤泽,绝对是他的一个劲敌!

    安腾先生早已经知道了今天要展出的东西,将那单子奉到了叶大师的面前,让叶弘毅过目,唐玲正好跟着师父一同看着单子的内容。

    师徒二人越看越心惊,果然都是好东西啊,若是真品,那可真是太好了!

    叶弘毅在其中看到了几样华夏国在抗战时期流失的古董,顿时眼中激动,这些东西一定要买到手才是!

    若是他能将这东西带回国,想必京城博物馆那位一定乐的满脸开火!

    唐玲看着这些古玩信息,心中也是惊叹不已,这里不仅仅只有华夏国的古玩,几乎世界各地的古玩都有,果然是来路不正的东西,样式就是多!

    其中有几样古玩,唐玲也是很喜欢,这东西买回来,放到s市的古玩一条街,绝对会将古玩一条街的名头打响!

    还没开始的时候,唐玲要去洗手间,便离开了贵宾室,因为不熟悉路,在二楼也没有找到洗手间,只好下了一楼,然后去了一楼的洗手间。

    唐玲在女洗手间的时候,听到了隔壁男洗手间里两个人的对话,当然,不是洗手间的隔音不好,而是唐玲的耳朵太好使了!而让唐玲会注意,是因为那两个人说的是汉语。

    “小安,你确定要将那些东西拿到这里卖?”

    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差不多五十多岁的样子,出口的话有些担忧,有些不赞同。

    “师父,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您现在这个情况,还有我妈…反正不管怎么样,总要试一试,我打探过了,这里的私人拍卖会很安全,从来没有泄露过卖主的身份,我们就卖这一次,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师父您放心吧!”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虽然没看到人,但是唐玲可以从声音上大概判断出这人的年龄。

    “哎!都是师父连累了你啊!”

    小伙子听了,急忙开口道,“师父您别这么说,我能做这行,也是师父您教的,若是当年没有师父,恐怕我早就饿死了,哪里还能和母亲一直相伴到今日!如今我只不过用师父教我的东西换点钱,师父若是这么说,可真是折煞徒弟我了!”

    “小安,师父这也是没办法,不然怎么也不会让你冒这个险的,这次就当师父欠你的!”

    “师父,别说什么欠不欠的,若是论起来,我都不知道欠您多少了!而且我现在也急需用钱,我妈的病现在的花销很大,就算没有师父的事,我也会如此的,所以师父不用内疚!”

    男洗手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又有声音,“小安,既然要卖,为什么你只拿出那一对儿其中的一个来卖?若是有两个,岂不是卖的价格更高一些?”

    “师父,那东西我原是不想卖的,现在情况紧急,所以才起了动用那东西的念头,不过我算过了,卖掉那一个的价格,就够我们用的了,所以没有必要卖两个出去,况且,这东西谁都不知道是一对的,就算是一个也能卖出高价!”

    那个师父没有再说话,之后那师父说还要上厕所,那徒弟就先出去了,然后唐玲听到了男洗手间锁门的声音,原本唐玲要出去的脚步顿了顿,然后停下来,又等了一会儿。

    果然,听到了那师父打电话的声音,电话拨通之后,那个师父竟然用日语和人交谈着。

    唐玲听到那人的话,勾唇笑了笑,轻笑了一声,竟然是这样!没有多做停留,她也出来的够久了,拍卖会应该快开始了。

    唐玲回到二楼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奉命出来找她的吉泽直美,看到唐玲之后,吉泽直美的眼神很不友好,没好气的开口道,“在这种私人的地方不要到处乱跑,若是一不小心得罪了谁,到时候还要我叔叔给你解决,到人家做客总要知情识趣一些,真不知道你们华夏国的人都是怎么教训的,都是这么没有家教!”

    唐玲眼神暗了暗,说她可以,但是如此的侮辱华夏国的人,还侮辱她的家人,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唐玲淡淡的看了吉泽直美一眼,眼中带着凌厉的气息,吉泽直美见了,不由得心中一凛,不自觉的眨了眨眼睛,可还是一副高傲的模样。

    唐玲冷笑一声,“我父母从小就教育我,对‘人’说话要有礼貌,我从来都是秉承着这个原则做人的,可是不知怎么,面对吉泽小姐,我还真是礼貌不起来,也许是吉泽小姐让别我没法礼貌对待吧。”

    唐玲将那个“人”字咬的很清楚,她对别人都礼貌对待,因为那些是人,而对吉泽直美不礼貌,就靠她自己想了!

    吉泽直美刚开始没听懂,可是看到唐玲那略带轻视的眼神,又回想她说话的模样,突然听明白了!

    原来这个唐玲竟然是在说她不是人!

    吉泽直美小脸气得鼓鼓的,可是多年的淑女教养,让她骂不出口,略带清高的道,“唐玲小姐说话真是厉害,就连骂人都是拐着弯的骂!”

    谁知唐玲大大的笑了一下,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吉泽直美,带着些慵懒的轻声道,“我刚刚可是没骂过‘人’!”

    说完这句抬脚经过吉泽直美,然后在吉泽直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推开了贵宾室的大门,走了进去。

    等吉泽直美反应过来的时候,气得整个人直跳脚,使劲儿在地上踩了几脚,仿佛那地面就是唐玲一般!

    正好经过的服务人员看见了,愣了愣,然后走上前来,“这位女士,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吉泽直美听到身后传来的说话声,顿时吓了一跳,慌忙的站稳身子,然后面上十分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故作清高的道,“没事,刚刚看到一只蟑螂,你们这里的卫生太不合格了!”

    说罢,也不管那服务员的表情,连忙踩着她那十寸高的高跟鞋快步的走向了贵宾室,然后推开门,进了贵宾室。

    刚刚的服务员仔细的在地上找了半天,也没看到有蟑螂,想了想,然后连忙离开了。

    见到吉泽直美进来,安腾先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开口道,“让你去找唐小姐,怎么你回来的反倒比唐小姐还晚?怎么如今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安腾先生当然看得出吉泽直美对唐玲的敌意,虽然他不懂为什么,可是他对吉泽直美很失望,她待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学会喜怒不形于色,做事还是如此莽撞!

    吉泽直美听到安腾先生的话,顿时整个人都站得直直的,然后深深的鞠了一躬,“对不起!是直美办事不利!”

    江崎佑树见到吉泽直美被安腾先生责骂,眼睛转了转,是在考虑安腾先生到底是真的责怪她,还是只是给外人做做样子,若只是做做样子,他当然要出面说几句话,让他们找个台阶下。

    江崎佑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做所有事之前,都要先计较好得失,然后再说话做事,就算是面对他十分欣赏,想将她娶过门的吉泽直美,也是如此!

    ------题外话------

    来万更了,亲们,走起!给力了,爷回归了,开始砸票吧,二更必须滴!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六章 吉泽直美,彪悍的幻灵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三十八章 争夺,第三个贵宾室!(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