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 治病,悲剧的大盗

第九章 治病,悲剧的大盗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3081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势利眼 锦衣卫宠妻日常 重生之我为书狂 [红楼]薛蟠生平纪事 绝品真人在异世 鉴宝名媛有妖气 官路逍遥 残王的贪财妃 我有四个巨星前任 噬元之主
    卓少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唐玲,“只不过什么?”

    唐玲状似皱了皱眉头,好像一副很为难的模样,“师父曾说过,不能随便替人治病,若非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是不可以出手的。”

    “现在就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我这可是终身大事啊,可千万不能耽误,神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一命可是比别人还多几层浮屠呢,我保证你救了我,绝对值得,出门在外事急从权,如果您师父老人家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同意你救我的。”

    卓少为了让唐玲救他,几乎是什么话都能出得出口,嘴甜算是他泡妞练出来的一项技能。

    “师父说过,我们这一行也是要糊口的,那些悬壶济世不收分文的神医,最后大都是被饿死的。”

    杜亦峰听了唐玲的话,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原来悬壶济世的神医们,竟然都是被饿死的,这种说法还真是让人…好像说的还有点道理。

    唐玲这么一说,卓少怎么可能听不懂,无非就是想要好处,这个简单,他们卓家虽然没有杜家富有,但是也绝对是上流社会中的佼佼者,一点点的报酬,他们还是负担得起的,只要能治好他的腿,一切好说。

    其实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也是有一些了解的,之前他就做过身体检查,那时候医生就说他身子有些虚,让他注意一下性生活,不要太过于频繁,不过那时候他觉得自己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只是认为医生大惊小怪而已,可现在突然间下肢不能动弹,他心里倒是慌了。

    特别是听唐玲也说他是纵欲过度才会如此的,和医生说的一样,当然认为自己真的是这方面的问题了。

    “明白,明白,这点我太明白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只要神医能救我,一定报酬丰厚,神医你说你想要什么?我一定都给你找来,你看怎么样?”

    唐玲听了卓少的话,倒是点点头,“既然你如此有诚意,我们医者又是父母心,当然不好见死不救,我看你这症状倒是第一次发作,应该还是初期,并不难治,不过这东西要是想彻底治愈,恐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人健康与否,实则与这个人的元气有关,从你气色来看,就知道你气血两亏,元气耗损过度,补元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还是要慢慢来。”

    卓少听的着急,慢慢来?那岂不是说他要瘫痪一段时间?这可不行,他堂堂的卓家大少爷,绝对不能传出他瘫痪的消息,不然对他的地位也是有影响的。

    “神医,神医,你看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先恢复一下,然后你再慢慢给我调理?就还像以前能走路就成,你看怎么样?而且你说自己是神医,怎么着也得让我看看你的本事不是?”

    唐玲单手摸着下巴,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看起来倒是有那么点道骨仙风的模样,好吧,这只是卓少现在个人的看法而已,他突然在这里不能走路,若是被宴会里的人发现了,今天这么多的上流社会的千金公子都在,他的脸面可就没有了,这种人,他卓少绝对不能丢。

    站起身来,在卓少希冀的眼神中,围着卓少转了一圈,然后站在了卓少的面前。

    “舌头伸出来看看。”

    卓少见唐玲要给他诊治,当即便把舌头伸的老长,深怕伸的不够彻底,唐玲没有让他伸回去,他就一直那么吐着舌头,还真是有点像狗的模样。

    唐玲看了看,点点头,“手伸出来。”

    收回了舌头,卓少连忙将手伸了出来,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最后问道,“左手还是右手?”

    唐玲白了卓少一眼,“随便哪知手。”

    卓少连忙点头,伸出了左手,果然是神医,随便一只手都可以。

    卓少的朋友看着唐玲,眼中充满了疑惑,就这么一个小丫头,是神医?

    怎么看都不像,卓少该不会是被这女孩骗了吧?

    不过看卓少这么相信这女孩,又不肯叫救护车,他也不好多说什么,现在宴会还在进行,这么多人都在,若是卓少不能动的事,被人知道了,确实不好。

    现在,也只好看看这个小丫头能不能真的治好卓少了。

    唐玲似模似样的给卓少把了把脉,把脉的姿势倒是很标准,这还是她从阿桑格那里学来的。

    终于,唐玲松开了卓少的手,看了看卓少,“今晚的酒没少喝吧?”

    卓少连忙点头,今天确实喝了不少酒,不过这点酒对于他这个久经沙场的人来说,并不算太多,可唐玲问起来,卓少心里倒是有点疑惑,难不成是因为喝酒喝的?

    “除了喝酒,还吃了点不该吃的东西吧?”

    卓少心中一惊,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友人,友人也是一愣,眼神有点飘忽,他们确实吃了点药,不过那是助兴的药,只不过是让人兴奋点,并不是什么重药。

    卓少稍微咧开了点嘴,有些防备的看向了杜亦峰,他吃药丸的事,可不能让别人知道,虽然上流社会可以玩的很疯,但是药这东西,基本来说都是不碰的,他碰药的事,当然不能让杜家的人知道。

    杜亦峰一听,就大概明白了,也不搀与其中,站起身子,看向唐玲,“那边有个熟人,我先失陪一下,你们慢慢聊,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喊我。”

    虽然现在主导权在唐玲手上,可难免这卓少不会耍花样,他这么说也是震慑一下卓少,让卓少有所顾忌。

    虽然,他觉得这丫头一定会将这个卓少玩的团团转,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杜亦峰自觉的走开,卓少这才松了一口气,笑嘻嘻的看向唐玲,开口道,“是吃了点不该吃的,神医果然厉害,把个脉就全知道了,我突然不能走动,该不会是和这个有关系吧?以前我也吃过,都没有事。”

    唐玲冷冷的看了卓少一眼,卓少立马不说话了,以前没事那是走运,是药三分毒,他还是知道这个道理的,看来他体内一定是积攒了不少毒素,今天喝了酒又吃了那药,到了一定量,就发作了。

    “神医,那你看我这病要怎么治?我都听你的。”

    唐玲又坐在了沙发上,然后淡淡开口,“我需要针灸用的针,不过现在身上并没有,你若是能准备,我倒是可以救你一救。”

    针灸用的针?

    这个好办,卓少连忙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过去,“马上给我送一套针灸用的针,立刻就要。”

    卓少挂下电话没有五分钟,那边立刻有人一路小跑奔了过来,手中拿着一套全新的针灸用的针,送到了卓少面前。

    唐玲不禁咂舌,这速度还真是够快的。

    唐玲接过了针灸用的针,从中拿了一根出来,然后在卓少有点害怕的眼神下,唐玲一针扎到了卓少的后颈处,手指转了一下,卓少感觉有点疼,可也不敢轻举妄动,深怕自己一动,唐玲扎偏了,要了他的小命。

    其实唐玲哪里会扎什么针灸,这些都是看阿桑格做过,顺便学了点,她扎的不是什么大穴,和人体器官一点关系都没有,顶多算是扎到了肉上,基本来说不会对卓少造成任何影响。

    原本卓少不能动,只是唐玲耍了点小手段而已,并不是像唐玲说的那样,什么喝酒纵欲吃药之类的,不过有一点唐玲说的还是对的,那就是卓少确实是元气不足,内里虚的很。

    扎了这么一下,唐玲就直接收手了,卓少看到唐玲悠闲的模样,有点担心。

    “神医,你就扎一针,我一会儿就能走路了吗?”

    他还是有点担心,他的情况要是那么严重,不是应该要多扎几针吗?怎么就扎了一针,就完事了?

    唐玲淡淡的扫了卓少一眼,“怎么?你还想多挨几针?这个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说罢,唐玲又要去拿针,卓少连忙赔笑,“别介,别介,神医,我错了,我这不是担心自己一针治不好吗?既然神医有这样的自信,我也得用人不疑不是?”

    见唐玲没有准备继续拿针,卓少这才放下心来,这针还能乱扎?若是没病扎出病来,不就惨了?

    “神医啊,你看我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我在这里站了半天了,一会儿该引起别人的怀疑了。”

    唐玲拿起刚刚放下的果汁,轻轻抿了一口,看了一眼手表,“应该是快了,再数十个数左右就差不多了。”

    卓少听了心下一喜,连忙在心中默数了十个数,然后使劲儿抬脚!

    动…动了!

    他能动了!

    卓少激动不已,他真的可以动了,连忙使劲儿动了几下,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他终于又能正常了,刚刚实在是太吓人了,突然间没有预兆的就动不了,这种感觉他绝对不要再尝试一遍了。

    “卓少…你真的好了!又能动了。”

    友人看着卓少又可以走动,心惊不已,他刚开始还以为唐玲只不过是在那里说大话,什么神医之类的,有点太扯了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神医!

    可唐玲只扎了卓少一针,卓少马上就能动了,这…这也太神了吧?难不成,她真的是哪个隐身高人的徒弟之类的?

    有钱人最怕什么?

    答案当然是怕生病了,权势地位钱财女人都有了,健康就成了首要重视的东西,若是有一个神医能有这种逆天的手法,那可真是锦上添花了。

    卓少兴奋了好久,这才反应过来,这前前后后没有多长时间,他的心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一会儿上一会儿下,真是让他有点难以接受,不过,让他更为激动的不是他的腿治好了,而是他竟然误打误撞的碰到了一个绝世的神医,忽然间觉得自己的运气还真是好到了极点,这样的人物都能让他碰到。

    他父亲上了年纪,身体就不是很好,经常出入医院,而他也有兄弟姐妹,一个个都想着争夺家产,虽然他是长子,但是家产这东西可不好说,瞬息万变,可他若是有了唐玲这个神医,他带着神医给父亲治好了病,那对他可是有着极大的作用啊。

    当他从可以动了的喜悦中缓过来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所以说这个神医,他一定要拉拢住。

    卓少眼睛转了转,笑嘻嘻的看向唐玲,“神医,实在太感谢你了,你的医术真的是太高超了,我卓少绝对的佩服,我卓少生平最佩服的就是那些有能耐的人,神医你绝对是这个!”

    卓少冲着唐玲竖起了大拇指,表情极其夸张,他身后的友人见了,也一样伸出了大拇指,看着唐玲的眼神都冒着精光,这可是神医啊。

    唐玲就那么悠闲的坐在那里,好像治好了卓少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样,这等的神气,绝对让人高看一眼,神医嘛,就应该是这样的。

    “神医,你治好了我的病,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不如这样,我聘请你做我的专职医生,至于价格方面,只要你说个数,那都不是问题,怎么样?”

    唐玲摇了摇头,“师父说过,那些所谓的专职,事实上都是很不专业的,我们绝对不能侮辱了自己的专业,所以我是不会做别人的专职医生的。”

    唐玲又搬出了自己的师父,卓少听了有些着急,她那个到底是什么师父啊,说那么多的废话,这不是让他的计策落空吗?

    “不知道您的师父是?”

    唐玲看了一眼卓少,然后淡淡的吐出四个字,“无可奉告。”

    卓少吃了个瘪,却也不敢放肆,若是唐玲只是一般的人,他想把她怎么样都行,可唐玲是什么人?神医啊,他捧着还来不及呢,哪里敢对唐玲有一点脾气,更何况刚刚可是唐玲救了他。

    卓少这人虽然混,虽然喜欢风花雪月,但是为人还是很讲义气的,起码知恩图报这个品德他是具备的。

    专属医生这招不行,就只有退而求其次了,“神医,您看您把我治好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卓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完成,你看如何?还有啊,你娿说我这病还要慢慢调理,我是你的病人,你该不会治了一半就不治了吧?你的手艺绝对不能丢在我身上,要不这样,我要不要求你成为我的专属医生,当我的顾问你看成吗?就是给我点意见之类的,这样总不会违背你师父的意思吧?”

    唐玲思量了许久,终于点点头,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卓少心中狂喜不已,对唐玲绝对是尊敬的不得了。

    “至于你说的报酬方面嘛,这个我还没想清楚,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吧。”

    有了卓少这个棋子,当然要好好利用,对于那些乖乖自动送上门给她用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成,神医说什么就是什么,等神医想到了,告诉我就成!”

    唐玲微微一笑,算是同意了。

    此时两个人的心情都不错,卓少心中窃喜,参加一个这种无聊的联谊会,竟然碰到了一个神医,而唐玲心情不错,是因为有个傻子自动送上门让她利用。

    才跳了几支舞,莫君尘就借故离开了,刚才在舞池那边,他就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情况,那个满脸淫相的男人实在是碍眼,若不是见他没有对唐玲怎么样,他还真想直接冲过来,狠扁他一顿。

    “哟,原来是莫总,莫总扔下自己的女伴和别的女人跳舞,似乎有点有欠风度啊。”

    卓少这时倒是开始替唐玲说话了,弄的好像还有点打抱不平的味道,可这话听在莫君尘的耳朵里,却是十分厌烦,他的女伴,什么时候轮到这个男人唧唧歪歪?

    “卓少似乎管的太宽了吧?”

    冰蓝色的眼睛划出一道危险,别以为他看不出卓少那一副对唐玲十分感兴趣的模样,想打唐玲的主意?休想!

    可莫君尘不知道的是,事实并非如此,并不是卓少打唐玲的主意,而是唐玲在打卓少的主意。

    没错,唐玲虽然第一次来这里,也是第一次见沪海这边的上流人士,但是却对这些上流人士有一定的了解,再加上她耳聪目明,总是能从别人那里听到一些小秘密,自然知道要将主意打在谁的身上。

    卓少,就是唐玲的目标之一,显然这个目标已经上钩了。

    而至于杜亦峰那边,这个倒是好说,早晚他们还有再见面的时候,她相信,再次见面,这个杜亦峰绝对会震惊无比。

    舞会结束,唐玲并没有如愿以偿,因为莫君尘只跳了几支舞就不跳了,最后那辆限量级的跑车被别人赢了去,公布的胜者的时候,莫君尘有点尴尬的回避了唐玲的视线。

    不就是一辆破车吗?他想要什么没有?如果唐玲喜欢,他送一辆不就成了,费那个力气跳舞去赢,有什么意思?

    显然,他没有搞懂,为什么唐玲让他去参赛,她可不是看上那跑车了,而是想晚上走的时候,可以顺便带走一个代步的回去,她来一次,总要捞点好处回去吧?

    怎么说,她的出场费应该也不少呢。

    “索要报酬的时候到了。”

    唐玲伸出白皙的小手,放在莫君尘面前,这是宴会结束后,唐玲说的第一句话。

    莫君尘看着唐玲的手,眼角抽搐了一下,这女人还真是…

    “说吧,想要什么?难不成想要本少自动献身?本少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唐玲好笑的看了莫君尘一眼,莫君尘冰蓝的双眸煽动着一抹暧昧,可看在唐玲眼中,却有种想笑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很容易将莫君尘和赵源联想道一起,而且怎么看,都觉得莫君尘是个受。

    “色诱未成年少女,啧啧啧,你倒是脸皮够厚的。”

    莫君尘顿时嘴角抽搐,唐玲也不含糊,她绝对不能空手而回。

    “你在云省应该有不少种植基地吧?我要一半。”

    什么?

    莫君尘震惊的看着唐玲,一半?开什么玩笑?

    他们是做烟草的,当然会有种植基地,只不过在云省,族长才是拥有最大种植基地的人,他们四大家族的人确实也有自己的种植基地,但是比起族长的,就显得少了很多。

    可唐玲这么一张口就是一半的种植基地,确实有点狮子大开口的感觉。

    拧眉思量了一下,莫君尘倒是正经的开口,“你要那种植基地做什么?难不成你也想插手烟草的事?恐怕就算我同意,其他几个家族也不会同意的。”

    烟草生意不像其他的生意,这生意一直以来都是由他们云省四大家族掌控,基本来说,这是垄断行业,是绝对不会允许其他人插手进来的,就算是国家,也插不进手来。

    唐玲若是真的想插手烟草行业,这绝对是行不通的,别说其他家族了,就算是他,也不会同意的。

    这可是代表着一个大家世族的利益问题,绝对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

    “放心,烟草的生意,我可从来没有想插手过,要你一半的种植基地,我另有他用。”

    莫君尘狐疑的看向唐玲,“另有他用?怎么?想转行做农民不成?不过我们那里可不适合农作物生长,我看你还是选别的地吧。”

    莫君尘这话说的倒是真的,他们那里确实不适合重农作物,种烟草或者一些药材之类的东西还可以,农作物一般是很难存活的。

    “怎么?难不成莫家的家主竟然说话不算话?”

    唐玲挑眉看向莫君尘,莫君尘沉思了一下,“若是不种植烟草,我倒是可以分你一半的种植基地,只不过这租地的钱…”

    莫君尘一副亲兄弟明算账的模样,唐玲直接开口,“租金照付。”

    听到唐玲的话,莫君尘这才点头答应,不过唐玲并没有觉得莫君尘小气,要知道莫家种植基地的一半,就算没有族长那边的大,却也十足占了很大的一块地,大家族的地从来都不会租出去,有地就有烟草,这可都是钱,莫君尘能将这地租给唐玲,已经算是给了唐玲很大的面子了,若是连地租都不收,家族的人也不会同意。

    不管怎么说,她的药材基地算是有着落了,自从阿桑格研制出了哪两种药之后,唐玲就考虑要进军医药这一块,既然要做成规模,自然不能像以前一样,所有的药材都种植在小灰体内,为了掩人耳目,她也要找一块种植基地,而云省那边的地,种植草药很合适,再加上她在云省的势力,在云省这边成立一个医药公司,绝对比其他地方更容易。

    唐玲可是深知后世医药这块的利润有多大,医疗这块绝对是个肥肉,师父给她的医书中有不少好方子,若是阿桑格研究妥当,确实可以用那药救不少人。

    她既可以赚钱,又能治病救人,这也算是一举两得了吧?

    当然,不得不承认的是,唐玲还是更偏重前者的,若是不能赚钱,她还真的没有心思做这个。

    学校那边,唐玲还真是有很长时间没有去了,没办法,老师讲课水平实在是有限,听不听对于唐玲来说确实没有太大的用处,像这种学校还能继续维持,竟然还有不少大家族的公子们在这里读书,完全是因为杜氏家族的影响。

    没错,这间学校就是杜氏家族留下来的,是杜夫人的父亲留下来的,原本这学校以前的名声还是不错的,只可惜杜夫人的父亲去世之后,基本没有谁愿意来这里经营一个学校,都忙着在外面赚大钱,以至于这学校慢慢的就变成了这副德行。

    而杜夫人因为考虑到这学校是她父亲留下来的产业,便一直没有结束,一些家族因为杜氏家族是这间学校的校董,就算知道这学校教学不行,还是照样把孩子送到了这里。

    只不过是想和杜家攀关系罢了,反正他们的孩子想要什么文凭没有?上学也只不过是那么一回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杜少锋那里情况好了许多,自从唐玲给了安平凤一些熏香之后,晚上睡觉的时候,杜少锋已经不会再惊醒了,安平凤看到自己儿子没有事了,这心总算是安稳了下来。

    而此刻,安平凤和唐玲正坐在书房里。

    看着桌上茶杯里徐徐飘起来的热气,好像可以让人心情放松很多一般。

    “没错,珍宝斋的大名,我还是知道一些的,不得不承认的是,珍宝斋的确很有实力,可以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成长到如此地步,身为背后老总的你,的确很有手腕。”

    安平凤看着唐玲,没有带着一丝表情的开口,让人看不出她的她想表达的意思。

    “不过,想要打开一个市场,还是一个陌生环境的市场,就需要有一个强大的靠山,我想这点,唐总应该不需要我提醒吧?”

    话锋一转,安平凤眼神犀利的看向唐玲,她表达的很清楚,唐玲想在沪海这边站住脚,那就一定要有一个牢靠的后山才行,而这个后山,当然指的就是她。

    唐玲微微一笑,“安女士说的极对,想要打开一个市场,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同样的,就像想治好一个人的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一个道理的。”

    唐玲没有直说,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安平凤听了,脸色一变,她怎么可能听不出唐玲话中的威胁,她的儿子最近确实好了很多,唐玲给她配的熏香,她也找人配了一样的,就算唐玲不再提供熏香,她也一样可以配出来,之前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珍宝斋这么大的肥肉,她怎么可能如此容易就放走呢?

    想通了这点,安平凤倒是笑了笑,“你该不会以为自己会配一些熏香,就把自己当绝世神医了吧?我儿子只不过是有些神经衰弱,再加上之前受了惊吓,所以才会这样,时间久了,慢慢就会恢复正常,只用一味熏香就想换沪海这里的整片市场,唐总的胃口似乎太大了些。”

    唐玲眯着眼睛,“哦?如此看来,安女士是想反悔了?”

    安平凤大笑了一声,“生意场上的事,不存在什么反悔不反悔的事,只和利益挂钩,如果唐总可以提出更好的提议出来,我们还是有合作的空间的。”

    安平凤思索了一下,又开口道,“对了,熏香呢,唐总就不用麻烦来送了,我已经找专门的人配置好了熏香,现在我儿子用的都是新配的,效果很不错呢。”

    唐玲轻轻勾唇,好像一点都不惊讶安平凤会这么做,也没有一点的恼羞成怒,好像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这点倒是让安平凤微微顿了顿,没看出来,这女孩年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气度却是不凡,不骄不躁,倒是好心性。

    只不过就算她的心性再好,到了她这里,也只能吃这个哑巴亏了,至于之前签的那份协议,一点法律约束都没有,也不涉及商业纠纷,只不过是一份承诺书,而这份承诺书就算是拿出去,也没有什么用处。

    唐玲见此,也不多留,站起了身,笑着道,“既然大家谈不拢,那我只好另寻他处了,不过我这人有个毛病,一旦谈不拢,若是对方后悔,若是不付出大的报酬,我是绝对不会回心转意的,希望安女士不要后悔便是,我就不多留了,先走一步。”

    安平凤只是点点头,有些高傲,这件事对于两家来说,应该是唐玲上赶着找她才是,她怎么可能会后悔?要知道,现在占主导权的人,可是她。

    安平凤当然没有亲自送唐玲,只是找了管家送走了唐玲,如今家族之间的争夺越演越烈,她一个女人带着儿子,要对付的人实在太多,只有不断的扩充自己的势力,才能更好的守住这个家。

    所以对于唐玲这件事上,她并没有半丝的亏欠之意,怪只怪唐玲年纪太小,还不懂得社会上的尔虞我诈,信任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可是随时会要人命的东西。

    就算是那些所谓的协议,也只不过是一张白纸而已。

    “师父,这么急找我,难不成是袜子找到了?”

    唐玲接到了师父的电话,立刻就赶了过来,果然看到国际大盗回来了,不过这次倒是还行,起码她进来的时候,国际大盗不是被师父绑在椅子上。

    只不过…

    师父的脸色依然不是很好看,国际大盗的表情也有点怪异,唐玲走了过来,看了看师父。

    “出了什么事?”

    叶弘毅狠狠的瞪了国际大盗一眼,气的将手中的袜子摔到了茶几上,上面还有破破烂烂的几个洞。

    唐玲看了看,呃,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上面的一个一个的小洞,该不是被虫子咬出来的吧?

    “你瞧瞧,你瞧瞧他干的好事!好好的一只袜子,竟然被虫子咬成这样!你说说,他还能干什么?国际大盗,国际大盗!我看国际废物都比你强,最起码的生活常识都不知道,竟然把袜子随便扔,随便扔也就算了,你不知道在袜子里塞几颗樟脑丸什么的吗?”

    国际大盗被叶弘毅损的,一句话也不说,他哪里知道那东西,他回去之后,不眠不休的翻了好几天,终于将这袜子从一个角落里翻出来,结果却发现袜子被虫子咬烂了,他容易吗他?

    再说了,这也不是他的错,要算账去找虫子算账去,找他做什么,他是国际大盗,又不是国际保姆,还樟脑丸,他都不知道那玩意是啥!

    唐玲听着师父一句一句损着国际大盗,反倒是拿起了袜子仔细看了看,虽然袜子被咬了几个窟窿,但是从这袜子发出的金色雾气的浓郁程度上来看,这袜子还真是贵重的要死啊!

    浓郁程度,绝对不亚于她的那些神器,甚至超过了和氏璧那宝贝,果然,这袜子里有藏宝图。

    可如今袜子破成了这样,藏宝图的具体地点,肯定是要受到影响,想要准确的找到藏宝图的地点,恐怕要有难度了。

    “算了,师父,您现在就算是吃了他,这袜子也不会自动恢复,还不如让他做点别的事当补偿。”

    物尽其用,人当然也是如此了。

    和氏璧的下落,肯定是要解决的,那个一直追查和氏璧下落的人,听师父说好像很难缠,若不是师父设了阵法,加上莫名其妙的没有了下文,估计师父这边还要受到很大的压力。

    所以,和氏璧这件事,只能交给国际大盗解决了。

    “什么?你让我散布消息,和氏璧被我偷走了?”

    唐玲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当然,你这次来不就是为了和氏璧吗?为了不让你的威名受损,你又是我的手下,当然不能让你吃亏的损害了自己的名声。”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从唐玲嘴里说出来,就要让人多想一想了,国际大盗除了身手好之外,头脑也是很灵活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人抓到过他。

    “你该不会是想将偷走和氏璧这烫手山芋的事,扔给我吧?据我所知,看上这和氏璧的人,可不止我一个。”

    他暗中观察了很久,这次冲着和氏璧而来的人,确实很多,而且都是很有实力的人。

    “怎么?难不成堂堂的国际大盗,竟然也有怕的时候?你不是号称所有人都抓不到你吗?这时候倒是担心有人会追查你了?”

    唐玲挑眉看向国际大盗,眼神中带着挑衅的味道,国际大盗是个不服输的性子,可看到唐玲和叶弘毅两个人,顿时泄了气。

    他从来没被人抓到的记录,已经被破了,还是被这对师徒破的,现在不但要成为唐玲的小跟班,还要把这种祸水的事往自己头上泼,真是…

    他上辈子一定是欠了这对师徒的!

    若不是那袜子被虫子咬成那样,有损了他的清誉,他是绝对不会答应这件事的。

    协商的结果,当然不用说,国际大盗光荣的成为了失败的那一方,于是,和氏璧被国际大盗盗走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间国际大盗的威名又震撼了世界。

    和氏璧啊,那可是华夏国的传国玉玺,竟然真的存在,还被国际大盗盗走了,这消息可是绝对的震撼人心。

    一时间,谈论和氏璧的人似乎多了起来,而且连带着掀起了一阵古玩的热潮。

    当唐玲悠闲的在珍宝斋视察工作时,店里来了一名响当当的人物,杜家的儿媳,也就是前几天刚和唐玲见过面,并且耍了唐玲的安平凤。

    “唐总,有位安女士想见您。”

    珍宝斋店面经理小声在唐玲耳边说了一句,唐玲略微点头,却没有着急去接待,而是继续做着自己的事,将安平凤晾在了一边。

    安平凤显然神色有些着急,一刻钟都等不了的模样,她之前就给唐玲打过电话,可惜唐玲都没有接,她也知道唐玲会对她有意见,可是事情紧急,她只好找人查了唐玲的行踪,亲自来到了珍宝斋的店面。

    可来到了这里,唐玲竟然也不见她,只是让她在一边等着,她可是杜家的人,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待遇,更何况她儿子情况并不好,她还要赶紧回去照顾儿子。

    事急从权,她也顾不得那么多的礼仪了,大步朝着唐玲走了过去,唐玲此刻正在和一对儿顾客说话,安平凤直接插了进去。

    “唐总,不知道能不能耽误你几分钟的时间,我们谈谈?”

    唐玲回过头,看向面色有些着急的,而唐玲正接待的一对顾客也回过头来,看到了安平凤显然一愣,明显是认识安平凤的。

    “安女士?”

    安平凤看了过去,皱了皱眉,那对男女连忙道,“安女士一定不认得我们,我是沪海机电的于伟胜,这位是我的老婆。”

    沪海机电?

    这她倒是知道的,听到于伟胜报出自己的名字,她就可以对上号了。

    朝着于伟胜和他的老婆点点头,“原来是于总,真是幸会。”

    于伟胜见安平凤认出他来,当然也很是开心,能让杜家的人记住,这可并不是容易的事。

    “不知安女士来这里找我,所谓何事?”

    唐玲笑着开口,不紧不慢的模样,看起来倒是有些慵懒。

    安平凤也知道之前拒绝了唐玲,而唐玲也说过那样的话,后悔的话,可是要付出更大的报酬才是。

    思索了一下,开口道,“当然是谈合作的事,珍宝斋如此有实力的公司,我当然很是看重。”

    一旁的于氏夫妇一听,微微一怔,杜家有意和珍宝斋合作?而且看着模样,还是安平凤女士亲自找上的珍宝斋,从这里,他们两个好像嗅出了点什么味道。

    唐玲听了好像微微一怔,“合作?莫不是我听错了吧?好像我们珍宝斋并没有打算和您合作,安女士是不是搞错了呢?”

    安平凤见唐玲有台阶也不下,心中有些恼怒,可是现在她有求于唐玲,也顾不上其他了。

    原本她以为配好了那熏香,她儿子的情况就会好了,可换了那熏香之后,第二天,她的儿子就又出现那情况了,她找了很多人过来,可是仍是没有结果,接连好几天了,她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决定再次找上唐玲。

    若不是没有办法,她是绝对不会拉下脸面来找唐玲的。

    安平凤微微一笑,不带一丝高傲的开口,“珍宝斋的翡翠众所周知,无论是从翡翠的质地还是做工上,都是绝对的一流,而且轰动世界的翡翠之灵也只有珍宝斋拥有,之前的翡翠国际展,更是由珍宝斋举办,光凭这一点,珍宝斋若是想成为我们国内的玉石界老大,绝对是实至名归。”

    于氏夫妇听了,心中一震,听着安女士这话的意思,好像还很巴结珍宝斋,他们今天来这里,也是无意之间看到这个店,随便进来看看,却没想到这个没怎么听说过名字的店,好像来头很大啊,就连杜家的人对待珍宝斋的老总,都是如此低的姿态!

    唐玲知道,这是安平凤在给唐玲面子,在于氏夫妇面前这么说,无疑就是想告诉唐玲,她这次是很有诚意来的。

    杜氏家族的一句话,有时候绝对会引起上流社会的一阵风,安平凤这么说,很快的珍宝斋的名字就会被更多人知道,这绝对是最快成名的好机会。

    当然,唐玲并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自然是知道的。

    “既然如此,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我和安女士谈几句,稍后再过来。”

    唐玲看向于氏夫妇,于伟胜连忙笑着开口,“两位尽管忙,这边有店长给我们介绍就成了,千万别耽误了正事。”

    唐玲笑着点点头,然后带着安平凤去了办公室。

    “安女士这次前来,该不会是良心发现,所以来给我们珍宝斋说几句好话,弥补您的过错吧?”

    安平凤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唐玲,“我儿子的情况又复发了,我希望你能去帮我看看。”

    安平凤说话向来直接,绝对不会浪费时间在那些转弯抹角的地方,当然这也是她的人格魅力,一个女人,办事也可以雷厉风行。

    唐玲坐在椅子上,摇了摇,笑着道,“安女士说话倒是开门见山,那么想必也不会忘记我那天说的话吧?”

    ------题外话------

    哈哈哈哈哈,11111,今天更新的字数,光棍节快乐啊妹纸们~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章 土包子,神医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十章 大寿,侄女?(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