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 照片惹祸,十一的老毛病

第九十二章 照片惹祸,十一的老毛病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9321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官路逍遥 鉴宝名媛有妖气 我有四个巨星前任 [红楼]薛蟠生平纪事 至尊宠情,邪魅少主的逃妻 锦衣卫宠妻日常 逍遥海岛主 势利眼 [综]全忍界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 重生之我为书狂
    “接下来这阵子给你做大餐。”

    十一看了一眼两张支票,然后很自然的揣进了怀中,“多来两个这样的,你就不用打拼了。”

    十一望着唐玲,唐玲朝着十一嘿嘿一笑,笑得十分奸诈,像一只狐狸似的,可任谁看着他们两个这副表情,都觉得两个人是串通好的。

    想一想,这时赵源和莫君尘才想起来,刚刚十一虽然送了唐玲不少牌,可貌似就没点过炮,基本没输钱,唐玲赢的也都是他们两个的,现在看唐玲和十一的模样,怎么看都觉得是他们两个合伙“赚钱”呢。

    赵源和莫君尘眼睛紧紧盯着十一,目光中夹杂着火花,可不管赵源和莫君尘的目光多么犀利,十一的黑眸没有一丝波动,完全不受他们影响。

    唐玲发现,她和十一在这一点上很相似,不管内心如何,从表面上来看,很难让人猜透心中所想。

    赵源和莫君尘倒不是心疼钱,只是看着唐玲和十一那一副配合亲密无间的模样,十分的不爽。

    也不知道莫君尘是怎么想的,突然就反悔了,顿时觉得这钱给的太心疼,那可是不小的一笔银子,就这么便宜这个小白脸,他是怎么都不甘心的。

    莫君尘突然出手,直袭向十一的胸口,确切的说,是里怀衣兜,别看莫君尘很瘦,可身手的确轻快,速度也够快,大家还在说话的时候,突然袭击,十一的反应也不慢,可还是被莫君尘拉住了衣服,然后从十一里怀里掉出了几张类似纸的东西,其中自然有刚刚的支票。

    唐玲微微一怔,没想到莫君尘的身手这么快,竟然让十一都躲避不及,十一的身手如何,唐玲自然知晓,就算是她,身手那么灵活,可若是想近十一的身,似乎也不是容易的事,莫君尘比她的速度还快?

    “若我刚刚手中有武器,此刻你恐怕已经光荣牺牲了吧?”

    莫君尘一击成功,冰蓝的眼睛闪着得意之色,还顺带着挑了一眼赵源,赵源双手环胸,凤眸微眯,好像等着看接下来的好戏。

    因为莫君尘那一下子,那几张纸就掉在桌子上,而当莫君尘想伸手去取他的支票时,眼睛却定格在那几张纸上。

    哦,不,应该说是那一大张相纸上,N多张合影上,莫君尘唇边的笑意瞬间凝固,冰蓝色的眼眸也没有了得意之色,好像看到了什么令他惊恐的东西,伸出去要拿支票的手,也僵在了空中。

    唐玲低头一看,顿时脑子轰的一声,感觉有股热流从胸口涌向脑子,面上的表情也有点怪异。

    这…这照片不是她之前和十一拍的大头贴吗?

    大头贴倒是没什么,可那照片里的两人合影就大条了,整整一张的接吻照,一张一张连起来,好像是可以亲眼看到当时接吻的整个过程一样,难怪莫君尘会愣住,就算是唐玲看到,估计也会这样。

    看着莫君尘伸出去的手,慢慢的合拢成拳头,紧紧的握着,唐玲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赵源见到莫君尘如此,凤眸中带着一丝迷惑,走上前一步看过去,顿时唇边的笑容同样冰冻,环着胸的手放下来,凤眸冷厉的好像可以冰封住一切,顿时唐玲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好像降低了一些。

    四个人,三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当然,唐玲的脸色不好看,那是因为这种暧昧照被其他人看到,所有会有点尴尬,而莫君尘和赵源脸色难看,可就是因为那照上的另一个人不是自己,而是十一了。

    十一依然没有表情,只是从容不迫的将那合照拿起,然后小心翼翼的整理了一下,重新放到怀中,唐玲见了,不由得脸上有点发烧的感觉,十一竟然时刻的带着他们的接吻照,而且还是放在胸口处,就算是唐玲脸皮厚了点,此刻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一时间,十分安静,只有十一整理照片,重新放进里怀中那细碎的声音,还有不知道是谁的浓重的呼吸声,就在唐玲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赵源和莫君尘几乎是同一时间抬头看了唐玲一眼,而那一眼,看的唐玲心中有些压抑,沉痛、复杂、心碎、疑惑、不甘几乎是所有的情绪都夹杂其中,让唐玲想说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

    而两人也仅仅是看了唐玲一眼而已,便转向十一那边,而那浓重的敌意,唐玲感觉得很清楚。

    十一只是看了一眼莫君尘和赵源,然后先看向唐玲,“去休息一会儿,天晚了,我送送他们。”

    唐玲原本准备说什么,可看到十一的眼神,想了一下,便点点头,有时候,男人的战争,女人插进去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可能会加剧矛盾的激化,所以此时聪明的女人,就是要将这事交给男人自己去解决。

    赵源和莫君尘深深的看了一眼十一,然后赵源看向唐玲,“进场时间我会通知你,鸽子我提前都杀个干净,所以,千万别放鸽子。”

    赵源的意思,唐玲懂得,以前唐玲基本就是次次放赵源的鸽子,估计也是因此才得到了赵源的注意,刚想点头,赵源就转身出了公寓,可那带着一丝强忍着的痛楚的坚定之色,却好像刺了一下唐玲的心。

    “有事明天谈,我就明天有时间,你自己看着办。”

    莫君尘竟然也留下了这么一句,然后也跟着出了公寓,不过唐玲看到,不管是赵源还是莫君尘,都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站在不远处,这是在等十一。

    唐玲看了看十一,张了张嘴,最后也只说了一句,“受伤就睡客厅一个月。”

    十一黑眸似乎带着一丝笑意,大手拉住唐玲的手,轻轻的摩挲了一下,沙哑的声音传出,“放心,我不是档厅长的料。”

    唐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发现,和十一相处的时间越久,十一就越有人气儿了,现在有时候还会卖弄一下他的小幽默。

    十一伸出手,将那两张支票拿起,再次揣进怀中,摸了摸唐玲的脑袋,“想想明天吃什么。”

    唐玲笑着点点头,她知道,十一并不是贪财的人,可是知道唐玲贪财,所以才会如此配合她,按理说,正常的男人就会觉得拿了其他男人的钱,对自己来说是一种侮辱,十一不但没有如此,反而还会配合她的爱好,这种爱,绝对不是一点点,而是真的爱到了骨头里。

    在十一出门的那一刻,唐玲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住了十一,十一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唐玲,唐玲开口道,“下手轻点,他们还得出去见人。”

    十一没做声,只是轻轻点头,然后走向了不远处等候着的赵源和莫君尘。

    唐玲自然不会八卦的跟上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他们会说什么,就算不去,唐玲大概也能猜得到,他们一定会打一架,唐玲一点都不担心十一,十一的身手,她太清楚了,就算是面对赵源和莫君尘两个人,也绝对是游刃有余,要说担心的话,她还真有点担心赵源和莫君尘,希望十一下手轻点,怎么说赵源和莫君尘也是她的朋友,外兼生意合作伙伴,若是这两人倒下了,她生意上的事也麻烦。

    唐玲没有看电视,而是将师父之前给她的那本奇门遁甲的书翻了出来,然后坐在沙发上开始研究,之前也没有什么时间看这书,现在军火基地也开始运行了,岛上她必须要布置个什么阵法用来掩人耳目。

    翻开第一页,上面的字依然是那八个,“八卦甲子,神机鬼藏”。

    奇门遁甲之术的五大类:法奇门、术奇门、阵奇门、挂奇门、数奇门,这五大类唐玲早就已经知道,而她最常用的就是阵奇门,也就是唐玲一直用的阵法,不过唐玲大部分多用的都是幻阵和困阵,基本没有用过杀阵,因为杀阵的杀气太盛,而且还是高级阵法,不是她一时半会儿可以领会的。

    而法奇门主要讲的是一些法咒,是道家比较常用的咒术,和术奇门有点像,不过术奇门现在没有人会,因为所谓的术奇门,指的是仙术,现在根本没有仙人,所以这术奇门顶多就是看个热闹。

    卦奇门,顾名思义,主要是占卜之用,不过却不好学,没有个十年八年的研究,很难占卜得准。

    数奇门指的是算数的一种,比如说神盘、九星盘、八门盘等三奇六仪,最早是用来记汉字的,后来的九宫八卦图也是由此而来。

    怪不得师兄和师父经常用的只有阵奇门,因为阵奇门算是最为常用的了,像其他几个,基本很少能用得上。

    不过,据唐玲所知,师父倒是用过一次卦奇门,而这次卦奇门算出来的,就是她。

    当初唐玲去参加京城的拍卖会,完全是由叶弘毅一手策划的,不过当时的叶弘毅还不知道他等的那个人是谁,所以他拿出了那面洞天镜进行拍卖,为的就是找到他要等的人,而结果显而易见,的确等到了他要等的人,那人就是她唐玲。

    数奇门,卦奇门,还有术奇门,唐玲暂时不会去看,因为那些对于军火基地来说,基本没有什么用处,所以还是着重看了一下阵奇门和法奇门。

    之前看了不少阵奇门,她觉得以她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很好的将那么大的海岛隐藏起来,所以只好翻一番法奇门,看看那里面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做到这点。

    “水遁法?择江河有长流水旁,剑诀书八阵图用白纸黄笔砚36块石头于中,着法衣伏剑,取飞鸟跌空之时入开门就阵中,书水遁符一道于纸正中,四围按遁甲方位书六仪讳号,念水遁咒:遁甲六仪与我为一,入火不焚入水不溺,共我升腾潜踪灭迹,急急如律令。”

    唐玲一边念着绕口的古文,一边皱着眉头,“我去!还急急如律令?前面的太上老君去哪了?”

    摇了摇头,顿时觉得这法奇门也十分的不靠谱,完全看不懂写的是什么,更别提按照上面的去做了,看着就有点恶寒的感觉。

    这法奇门实在是太耗心神,又要弄符,又要念咒的,还要做那么多的准备工作,稍微差一点,就会功亏一篑,实在是太让人头疼了。

    “难不成,只有阵奇门才靠谱一些?可阵法这块,我能做到的有限,若真的想将海岛隐藏,估计就要请师父或者师兄出场,可师兄是国际刑警,身份不方便,师父更不能参与进来,现在能指望的,也就是这么一本书了。”

    唐玲叹了一口气,晃悠了一下手中的520小说脆弱的差点被唐玲直接晃悠散架子。

    心中不甘,唐玲接着又翻了翻,“不过这画符好像还挺有意思的,有时间尝试一下。”

    “竟然还有风水方面的知识,还有养小鬼?”

    唐玲越看越惊讶,若不是她这书是从师父那里得来的,还真的把这520小说看了,可这里面的真的都是真的?

    唐玲有点难以相信,不知道师父是否精通这里的内容。

    当看到什么风水,养小鬼,唐玲看的就没有那么仔细了,随手翻一翻,便想看看阵奇门的内容,可翻到一页的时候,唐玲的手突然顿了顿,停了下来,眼睛盯在了书上的那几个字,心中顿时一喜。

    “放雾法?这个好!”

    唐玲顿时来了兴趣,仔细的看了起来,眼睛晶亮,她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的方法。

    唐玲正看的津津有味,便听到了脚步声,将书合上,然后随手扔进了空间,起身去给十一开门。

    唐玲打开门的那一刻,十一也刚好走到门口,看到唐玲,面上带着温和,唐玲倒是仔细打量了一下十一,不过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也没有看出来十一有什么异样,可她就是知道,绝对不是送走赵源和莫君尘这么简单。

    就算是十一没有意思,赵源和莫君尘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走掉。

    “手下留情了?”

    唐玲笑着看向十一,十一拉过唐玲,随手将门关上,“脸,完好无缺。”

    唐玲微微一愣,脸完好无缺,这话可就有说道了,也就是说,脸上没伤,身上就说不定了。

    唐玲笑着摇摇头,也没有问太多,反正她只要相信着十一就行了,赵源和莫君尘可是两个人,所以说按人数上来算,十一还算是吃亏了。

    不过,还有一件事,她需要问清楚,唐玲轻咳了一声,“有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唐玲眯着眼睛,看着十一,果然,看到唐玲如此,十一那万年不动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动容,那深邃的黑眸,竟然还闪躲了一下,唐玲更是眼尖的看到,十一的耳根处,竟然还红了。

    唐玲顿时起了玩心,故意板着脸,面色十分严肃,“不想和我说说吗?”

    听着唐玲不带一丝语气的声音,十一瞬间有一丝心慌,连忙看向唐玲,眼中透着一丝犹豫。

    “我是故意的。”

    唐玲眼睛一亮,果然如此,可面上没有一丝松动,继续看着十一,“哦?什么故意的?”

    沙哑又低沉的声音响起,那是十一独有的声音,“照片。”

    一边说,十一还一边瞄了一眼唐玲,然后咳嗽了几声,唐玲心中一急,哪里还顾得上玩,连忙抓着十一,紧张的问道,“伤到哪了?你是打算睡客厅吗,不是告诉你别受伤吗!”

    十一又剧烈的咳了几声,十一这绝对不是装的,也不会是装的,所以唐玲看着十一那剧烈的咳嗽,眼中有的只有心急。

    十一抬起手,摆了摆,示意唐玲他没事,唐玲连忙去倒了一杯水过来,早知道她就不逗十一了,看着十一拧着眉,强忍着咳嗽的模样,那一声一声,都印在了唐玲心中,每一次震动,都连带着她的心。

    十一接过水杯,喝了几口,然后一小口一小口的咽下去,慢慢的才止住了咳嗽,抬起头看到的就是唐玲那心疼的模样,唇角微微上扬,黑眸中带着一丝温暖。

    “没受伤,老毛病犯了,一会儿就好,别担心。”

    虽然十一喉咙不舒服,可还是开口安慰了唐玲几句,可就是说了这么几句,立刻又有要咳嗽的兆头。

    “别别,你先别说话,免得一会儿又犯,多喝点水,乖。”

    唐玲干脆都哄上了,十一看着唐玲那紧张的模样,拉过唐玲的手,然后将唐玲整个人抱在胸前,一只手抚在唐玲的腰间,一只手摸着唐玲的后脑,唐玲也双手抱住了十一的窄腰,下巴窝在十一的颈窝处。

    她没有再逗十一,其实她大概都猜到了,十一就是故意的,不然的话,以十一的身手,怎么可能会让莫君尘有机会拉住他的衣服,更不可能从里怀的衣兜里掉出照片和支票。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十一故意的,知道莫君尘心疼银子,所以刺激了一下莫君尘,然后又故意让莫君尘成功的将那支票和连带着的照片拉出来。

    露出照片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估计不用唐玲说,大家就都会清楚,十一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赵源和莫君尘对唐玲都有意思,竟然还在他的面前争夺起来。

    唐玲原以为十一很淡定,还在奇怪,为何这次十一没有吃醋,她记得十一可是个超级醋缸,连段玉的醋都会吃,并做了反击,这次竟然没有动静。

    可当那照片掉出来之后,唐玲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事后才想明白,十一不是没有吃醋,也不是没有回击,而是找了一个最佳的时机,用最为直接的方式,直接刺激了这两家伙。

    不得不说,十一还真是够腹黑的,竟然在这里等着赵源和莫君尘呢,看似一切都好像是顺其自然发生的,可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有预谋的。

    不过这样因为她,而深谋远虑的十一,她还真是爱死了,这样的男人如何不爱?

    想通了这点,唐玲没有继续追问,有些事,非要说穿了,便没意思了。

    “你说老毛病,是因为小时候吗?”

    唐玲知道,十一的喉咙是有伤的,而且是小的时候就受伤的,每次想到这里,她就从心底的痛恨十一的母亲,唐玲还从来没有痛恨过谁,就算之前家中那些极品亲戚,也没有一个可以让唐玲痛恨的,可不得不说,十一的母亲,她真的是痛恨了。

    就算和十一的父亲有再多的恨,也不应该发泄在那么小的十一身上,若不是抢救及时,她上哪里找这么好的一个十一去?

    “恩,每年都会犯一段时间,这些年已经好多了。”

    唐玲窝在十一的颈窝中,点了点头,别看十一说的轻巧,咳嗽这事也不是小事,她前世有咽炎,有时候咳嗽起来,根本停不下来,好像要将内脏都咳出来似的,那种感觉太难受了,十一刚刚就是那样,他说这几年好多了,那么之前他到底有多么严重?

    想到十一这么多年,还受小时候的伤痛影响,唐玲心情就很复杂,唐玲眼中一亮,或许她可以用小白给十一治好这病。

    “十一,或许我能治好你。”

    唐玲从十一的怀中出来,一双清澈的眸子晶亮的看着十一,带着一丝欣喜。

    十一却摇摇头,“我这是心病,不是生理上的,放心,这些年的确好了很多,或许过两年就好了。”

    唐玲怔了怔,心病?

    皱了皱眉,看来十一这么咳嗽,并不是像她以前那样,因为喉咙有炎症,所以才会咳嗽,完全是因为心病,心中有结,所以一直不好。

    可小白貌似只能治好身体上的疾病,心理上的病,小白也没有办法。

    十一抬起手,在唐玲的眉间摩挲了几下,“小心小小年纪就皱出褶来。”

    唐玲瞪了一眼十一,挑眉,“怎么?你还敢嫌弃?”

    十一却笑了出来,好看的唇瓣微微上翘,然后红唇印到了唐玲眉间,只是轻轻的一吻,“打上印迹,就算有皱纹,也是我负责。”

    唐玲笑得很幸福,大部分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很少有男人,愿意谈及女人的皱纹,更少有男人,愿意为女人的皱纹负责,而她的十一愿意,并且她知道,这并不是花言巧语,而是十一的内心写照。

    十一又轻声的咳嗽了几声,唐玲连忙让十一坐下,然后将水杯又递了过去,见十一喝了,压下了咳嗽,才看着十一,开口问道,“十一,你恨她吗?”

    唐玲指的,当然是十一的母亲,就是十一的母亲差点毁了十一。

    十一身形一滞,黑眸瞳孔微缩,手上的力道加重,紧紧的握住了水杯,可也仅仅是那么一瞬间,便又放松下来,眼中带着一丝罕见的迷茫。

    “我不知道。”

    唐玲没有开口,半晌,十一才缓缓的开口,“从我记事开始,她就是那样,不会抱我,不会哄我,也不会给我讲故事,每天都是冷冰冰的看着我,曾几何时,我还一度的以为,这世上所有的母亲,就应该是她那样,冷酷绝情,可后来稍微再大一些,我才发现,别人的母亲好像和我的母亲不同,她们很温柔,眼中有的只有让人感觉到温暖的东西,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母亲还有那样的。”

    十一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之中,唐玲听着十一的讲述,眼中满是心疼,原来十一小的时候,一直以为母亲就应该是冰冷的,难怪最开始的十一,只会让人感觉到冷,完全是因为小时候受到了母亲的影响,所以他基本不会表达爱。

    “可即使母亲永远是那副冰冷的模样,我也一直以为,这是她的性格如此,她只是不会表达而已,可直到她给我灌镪水,我才知道,原来她的冰冷也是好的,起码比她疯狂起来要好的多,她是真的想让我死啊。”

    虽然十一的声音没有起伏,好像是在讲故事一样,可唐玲的心,就好像被什么抓着一样的难受,母亲要杀了他,而他的父亲,也就是那个穆少将估计也没有给过十一温暖吧。

    “那你的父亲呢?”

    虽然已经猜到了,可唐玲还是很想知道,穆少将到底在十一小的时候做过些什么,是否真的尽过当父亲的责任?

    提到穆少将,十一的眼中似乎带着一丝嘲讽,“他?从小我就很少看到他,那时候爷爷说,父亲是军人,所以很忙,那时候我虽然不知道军人是什么,可也隐约的知道,父亲是有事要做,并不是不喜欢我。”

    十一喝了一口水,然后继续道,“直到那次我出事,在医院里,我见到了他,可一起的还有一个人,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和母亲的美不同,母亲很高贵冷艳,而她则是温柔中带着一丝干练,那女人对我很好,比我母亲还好,当时的我,竟然还想过,若是这女人是我的母亲该有多好。”

    十一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在嘲讽那个女人,虽然十一没有说那女人是谁,可唐玲却知道,那女人应该就是秦霄。

    “后来,他们在我的病床前打了一架,三个人的混战,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打架还可以是这样的,女人打女人,男人维护一个,打一个,而很不幸,我的母亲就是被打的那一个,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既觉得痛快,又觉得心痛,虽然母亲伤了我,可从我记事起,身边陪伴我的也只有这个母亲而已,虽然她对我很冷,可总比这个基本没有露过面的父亲强。”

    唐玲双手拉住十一的手,想用自己,给予十一一丝温暖,唐玲并没有阻止十一说下去,她知道十一心中有很多故事,她想和十一分担,不想让他一个人憋在心中,最后成为心结,不管十一有什么样的过去,她都想告诉十一,现在有她,将来也有她,还有他们的孩子,她会一直陪着十一,让他幸福的。

    “后来呢?”

    唐玲轻声开口,唐玲觉得,十一的故事,这只是一个开始,十一是个有着很多故事的人,原本十一是穆家的人,那样的一个家庭,又怎么可能容忍得了十一和黑道有关系,更别说成为一个黑道的老大,所以,十一的故事还没完。

    “后来?”

    十一好像感受到了唐玲手心的温暖,看着唐玲笑了笑,“故事可不是白听的,等你站稳南方市场的时候,再讲给你听。”

    唐玲心中一动,沉默了半晌,然后眼含坚定的点点头,“到时候别反悔,南方市场,我会站稳!”

    她知道,想听后面的,那么她就要有听故事的实力,听到十一的话,唐玲似乎有点明白了,十一也在有意无意之间,希望唐玲能强大起来,既然如此,那么她就得真的强大起来了。

    第二天一早,唐玲就出了门,十一没有陪同,去了双龙会那边,而唐玲是去找莫君尘,十一倒是没有一点反应,唐玲就在好奇,昨天晚上,他们三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电话里,唐玲刚说想见莫君尘谈租地的事,莫君尘竟然破天荒的说不用见面,电话里就可以直接定了,并且告诉唐玲,那地现在已经空了,可以随时去种植。

    虽然唐玲有些好奇,可也没有追根究底,现在种植地的事已经解决,接下来就是让阿桑格去那边先顶着了。

    联络了阿桑格之后,让阿桑格准备好,便回云省那边,阿桑格倒是挺高兴,毕竟他的家就在那边,可以随时看到母亲和妹妹。

    之后唐玲又联系了云省那边的陆松,陆松一直负责唐玲在云省那边的生意,他的能力也很强,当初只不过是搞运输的,现在却也可以挑大梁了。

    让陆松找了一些有经验的种植户,等一切就绪,她亲自去一趟云省,将那些草药开始培育,就可以正式开始建制药厂了,而去了那边,她还要改良一下那边的土地环境,争取可以尽快种出草药。

    ------题外话------

    新的一年咯~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开始恢复更新,尽量放到一个大章里,就不分开更了

    ps:求票,不知道新的一年里,亲们能不能将爷送进前十呢?来吧,票票走起!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一章 互掐,三缺一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九十三章 小忆回归,视察工作(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