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古灵,重要消息

第二章 古灵,重要消息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11913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吴闵 倚天之宋青书重生 我有药啊 咬定男主不放松 倾城绝(GL) 鉴宝大师 宅萌喜事 桃李满宫堂 [快穿]炮灰任务 美食家与演技帝
    买电脑有专门的人去送货,所以唐玲干脆又多买了点生活用品,到时候由商场的人一起送。

    给十一还有那对姐弟还买了不少衣服,虽然在宁市天气还很冷,可来到香港,天气自然暖和了许多,他们都是简装出行,自然没带太多的衣服。

    男装、女装、童装,几乎让唐玲转了个遍,几乎是用扫货的速度,看到差不多的就直接买了下来,那些营业员简直把唐玲看成大财主,谁叫唐玲逛的都是名品店,价格自然也贵。

    当唐玲去结账的时候,竟然花了三十多万,乍一听到这数字,唐玲还微微一怔,显然被这数字惊讶道了,一直跟着唐玲,手中拿着不少东西的营业员瞬间看向唐玲,她可不想自己累了半天,结果这人不买了。

    收银的女人见到唐玲这种表情,顿时便猜到,唐玲身上肯定是没有那么多钱,还没等唐玲说话,身边传来一道清丽的女声,顺便还递过来一张金卡。

    “她买的衣服,都算我的!”

    唐玲转过头,看向这声音的主人,眼前一亮,该怎么形容这女孩呢?

    说她清丽脱俗?可穿着一身的机车服,说她很酷?可她又留着纯黑色及腰长发,飘逸灵动,反正总结来说,这女孩的气质长相,和她的装扮实在很不协调。

    而当唐玲了解了这女孩的性格之后,才发现,不和谐的还不仅仅是气质和装扮,还有最重要的一个,性格。

    那名拿着一堆衣服的女营业员见此,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没白忙活。

    唐玲打量着这女孩,而这女孩也在打量着唐玲,双眼放光,好像看到了猎物的感觉。

    不知怎么,唐玲脑中突然跳出一个名字,“蕾丝”!她该不会是遇到“蕾丝”了吧?

    不然的话,用这种火热的眼神看着她,还是一个同性,应该没有别的可能吧。

    唐玲只是打量了这女人一眼,便再次转过身,从兜里掏出一张黑卡,随手递了过去!

    轰!

    黑卡!

    一张金卡,一张黑卡,摆在了收银人员的面前,这收银的女人顿时愣住了,要知道,金卡就已经很厉害,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像她们的周太子,手里也就是有金卡,只有像周董事长那样级别的人物,估计才会有黑卡吧。

    原以为那女孩拿出金卡,就已经是很惊人的了,可现在看到唐玲竟然掏出了黑卡,还是随便从衣服兜里掏出来的,好像黑卡是什么普通之物一样。

    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啊!

    先是一个陌生人要抢着付钱,拿出了金卡,后是这个她们都以为没钱的女孩,从兜里掏出了黑卡,反正以她们的脑子,恐怕是不够转的了。

    要知道,刚刚唐玲还是一副听到三十万就被吓傻了的模样,现在想想,很可能是因为这女孩觉得她买的这些东西,只花三十万,实在是太少了!

    噗!

    唐玲是绝对想不到,她前后的变化,被这些店员直接给扭曲了,她可是真觉得三十万是不少钱。

    “蕾丝”女见到唐玲从兜里掏出黑卡,顿时也是睁大了眼睛盯着那黑卡半天,然后看着唐玲的眼神更加炙热了,好像要将唐玲生吞活剥了一样。

    第一次被“蕾丝”这么看着,唐玲还真是有点不舒服,感觉有点怪异。

    “以为我这卡是自己涂黑的?”

    唐玲见那营业员死死的盯着她的黑卡,不由得调侃了一句,收银员的脸顿时一红,她就是一时看的入迷了,所以都忘了要刷卡了。

    连忙动作利落的刷卡,将账单结了,又将黑卡双手递给了唐玲。

    那“蕾丝”女也没有强求刷她的卡,从柜台处将卡拿起揣好,然后看向唐玲。

    “你叫什么,我们认识一下吧,我对你很感兴趣!”

    噗!

    唐玲顿时眼角抽搐了一下,这女孩还真是挺直接的,不过她特意强调了一下“感兴趣”这三个字,不得不让唐玲多想。

    这么多的东西,唐玲自然不会自己拿走,之前她就留了地址,商场自然有人送货。

    “我对你没兴趣。”

    唐玲的确对她没兴趣,不管她到底是不是“蕾丝”,试问,一个女人主动上前,给你付三十万的账单,天下有白吃的午餐吗?

    若是一个男人,还很有可能是看上了你,想花钱泡妞,可一个女人这么做,到底是为何,就有待研究了。

    “蕾丝”一愣,见唐玲淡淡的回了她一句,转身就走,顿时有点傻眼,然后还朝着那两个营业员指了指自己。

    “我像是坏人吗?她跑什么?”

    两名营业员干笑了一下,然后一致整齐的摇摇头,“不像。”

    一个拥有金卡的女人,她们可是得罪不起。

    “蕾丝女”点点头,“就是嘛,真不晓得她跑什么,不行,我得把她追回来!”

    说罢,“蕾丝女”如风一般的追了出去,可她追出去之后,才发现,哪里还有唐玲的身影,顿时哀嚎不已。

    “我跟了那么长时间,竟然跑了!跑了!”

    商场里只能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莫名其妙的在那里仰天长啸。

    “小灵,你这是做什么?”

    一道温柔的男声从古灵身后传来,古灵回过头,看到周太子,顿时再次仰天长啸。

    “太子哥,我的研究对象跑了,我可是跟了好久啊,竟然跑了,跑了!”

    反正古灵的口中一直强调着唐玲跑了的事实,她也因此伤心不已,好像世界要毁灭了一般。

    “研究对象?”

    周太子的声音很温柔,给人很温暖的感觉,想了想古灵的爱好,周太子才恍然,笑着道,“你又找到新的研究对象了?”

    好像周太子对古灵口中的研究对象很了解,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古灵。

    提到研究对象,古灵像是又重新活了一样,“太子哥,你是不知道,这个新研究对象可有意思了,我观察她好久了,从她在商场门口站着盯着发米的人,可是却不去站排,我就开始注意她了,后来她被人拉去站排,排了半天才领到的米,竟然直接送人了,后来她又逛街,买衣服的时候都不看价钱,结果付款的时候,发现要三十万,顿时就傻眼了,我好心帮她付款,结果她又从兜里掏出一张黑卡!我实在是搞不懂她,这人值得研究,值得研究啊!”

    看着古灵撕心裂肺的模样,周太子笑着摇摇头,“别郁闷了,若是有缘,你们还能遇到。”

    古灵却是摇摇头,“香港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想要找她,岂不是大海里捞针?”

    脸上依然带着悲怆之色,伤心不已,周太子也拿她没办法,这姑娘情绪一上来,谁都劝不住。

    突然古灵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周太子的眼睛一亮,一双眼睛好像满是星星。

    “我想到办法了,刚才那女孩买了衣服,可是没拿走,也就是说,她留了地址!哈哈哈哈!我简直是天才,天才啊!”

    周太子却是不赞同的摇头,“我们是不会泄露顾客资料的,所以你想都不要想。”

    古灵却没有在意,胸有成竹,“太子哥,你就放心吧,我当然不会破坏你们公司的信誉了,我自然有办法,嘿嘿。”

    古灵奸笑了一下,想难倒她古灵?还真是很难啊,她太天才了,亲爱的研究者,等着哦!

    周太子看向古灵,微微叹了一口气,古灵这性子,一旦决定了,十匹马都拉不回来,希望被古灵看上的那女孩能走运吧。

    “你今天怎么也没去上学?”

    周太子是因为今天要来商场这边视察,所以才没上学,古灵这个时间没在学校,而是在商场,倒是有点奇怪,要知道皇家学院请假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古灵嘿嘿一笑,“原本是出来抓之前的研究者,却没想到追到这里,发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之前那个跑就跑了吧,反正我已经研究的差不多了。”

    已经离开古灵视线的唐玲,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她也没感冒,怎么会打喷嚏?

    唐玲先是给十一打了个电话,十一接电话的时候,唐玲听到十一那边有点吵,立刻便知道十一那边有事,只是和十一简单说了几句,然后和十一说,她已经先回家了,让他不用担心。

    唐玲先是想了想,天色还早,她还真不想这么早就回去,想到之前那个花婶说,她的花店就在附近,不如去看看,顺便买点花回去,当做点缀也不错。

    唐玲记得花婶走的方向,朝着那方向走,走了没多远,果然看到一个花店,想来应该就是这里了。

    可唐玲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情况不对,她当然感知到了里面有人,还以为是顾客,可进来之后才发现,这些人哪里是什么顾客,明明就是古惑仔!

    可这么多的古惑仔来花婶的花店做什么?她可不认为这些人是来买花的。

    唐玲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离开,毕竟这个花婶和她只是一面之缘,没必要为花婶强出头,可当唐玲听到那古惑仔的话时,便直接决定留下来了。

    因为其中一个古惑仔道,“我告诉你们,痛快的搬走,不然我们双龙会的人可是天天会来这里砸场子!”

    这些人竟然是双龙会的人,双龙会是十一的,这点唐玲是知道的,可不清楚的是,这香港的双龙会中,十一又是扮演的什么角色?

    “哟,来了个漂亮的小妞,小妞,你是来买花的?嘿嘿,喜欢什么花,你只管随便拿,拿多少都不用钱,不过要陪哥哥们玩玩,怎么样?”

    一屋子的人,笑得十分猥琐,谁叫这小妞倒霉,非要挑这个时间进来,被他们戏耍玩玩,也算是她不走运。

    花婶这时才注意到唐玲进来,看到唐玲的时候,微微一愣,随即连忙道,“今天花店不做生意,不卖花了,要买改天再来!”

    花婶没有叫唐玲,装作不认识唐玲,她说这话,也是为了让唐玲赶紧离开,不然的话,这些古惑仔们,估计是不会放走唐玲的。

    “想走?呵呵,这里可是进来容易,出去难啊,小妞,别给哥哥我省,喜欢什么随便拿。”

    古惑仔嬉笑了一声,完全没有想让唐玲离开的意思,这小妞出去若是报了警,到时候他们岂不是麻烦了?

    自从回归之后,黑道也和以前不同了,受到了些束缚,他们可不想在整顿期间,被条子盯上。

    唐玲倒是一点也不害怕,竟然还真的打量起花店,别看花婶是个大婶,可品味和设计都不错,花店很有前卫的味道,而且各种各样的花都有,一看就知道是精心打理过。

    唐玲信步在花店打量的时候,花婶一个劲儿的朝着唐玲使眼色,希望唐玲赶紧离开,可唐玲却给了花婶一个安心的眼神,花婶微微一怔,还真以为唐玲会有什么办法。

    可随即想到,唐玲年纪也不大,她都没有办法的事,唐玲能有什么办法,而且那些古惑仔的意思,她可是听出来了,分明就是想占这女孩便宜。

    她可不能连累了这女孩,若不是刚才她让这女孩来店里坐坐,这女孩也不会真的过来,还碰上了这事。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这店我是绝对不会卖出去的,就算你们来闹,我也不卖!我告诉你们,赶快离开这里,不然的话,一会儿有你们好受的!”

    花婶提起勇气,冲着这些古惑仔大声的吼道,底气十足,可除了唐玲,谁也不知道这花婶手心都是汗,双腿也开始发抖。

    花婶此刻就是希望,旁边的邻居若是谁看到这群人进来了,能给她报警。

    可这个有点渺茫,毕竟这时候大家都比较忙,谁会注意这个,她也就只能吓唬一下他们,希望他们心中一害怕,自己跑了。

    领头的古惑仔还真顿了顿,随即想了过来,哈哈一笑,然后阴沉着眼睛,看着花婶,“死八婆,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唬我?你以为我们古惑仔这么好糊弄?我告诉你八婆,这花店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早点卖,你还能得点好处,要是你继续冥顽不灵的话,就别怪我们哥几个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屋里其他的古惑仔顿时掏出了家伙,不过不是枪,而是刀,像他们这些最底层的古惑仔,是不可能有枪的,所以手里都是那种大片刀,用来砍人的。

    看到这些古惑仔一亮出武器,花婶顿时差点瘫软在地上,可此刻,唐玲却站到了花婶面前,正好挡住了这些古惑仔,花婶看到面前的是唐玲,这才心情稳定了一些。

    唐玲抱着一些花,都是刚刚她挑出来的,放到了柜台上,“帮我包起来吧。”

    顺便唐玲还冲着花婶眨了眨眼睛,花婶眼中带着疑惑,不敢问出口,只好按照唐玲的要求,找来了包装的材料,给唐玲包起了花。

    花婶也是想借着包花的时候,稳定一下心神,她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插花,这样能使她静下来。

    领头的古惑仔看着唐玲的背影,皱了皱眉,朝着地上啐了一口。

    “小妞,你可是有点不识抬举,没看到我们这边正谈话吗,若不是看在你长的还有几分姿色的份上,刚才你插—进来的时候,就被砍死了!哼,别蹬鼻子上脸,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给我让开!”

    说罢,领头的古惑仔冲着唐玲伸手过来要推开唐玲,可却扑了个空,因为使劲儿太大,自己倒是绊了个趔趄,顿时火大。

    站直身子的同时,骂了一句,“操,你个贱人!”

    然后直接朝着唐玲扑了过来,抬手就要给唐玲一个嘴巴,一切来的太快,花婶还没反应过来,那领头的古惑仔就伸出手要打唐玲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一巴掌要落到唐玲那白嫩的小脸蛋上的时候,那巴掌却硬生生的停在了唐玲左脸不远处,随后听到了“咔吧”一声,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什…。什么?

    这…。他们没看错吧,火哥不但没打到那小妞,竟然还被那小妞捏断了手腕?

    单用手上的力气,就能捏断一个壮汉的手腕,这是要多大的力气才能做的到啊?

    “啊啊啊!疼死我了,放手,你给我放手,哎呀,疼疼,你轻点轻点,我说小祖宗啊,你轻点,我这手腕都断了,再捏就碎了!”

    花店里,只有那古惑仔的小领头发出的声音,那几个古惑仔都没有上前来,因为他们的火哥的手腕还在那小妞手里,他们不好轻举妄动,若是他们失误了,造成火哥伤的更重,回去就惨了。

    花婶完全呆住了,就知道眨眼睛,手中包花的动作也停止在她刚刚最后的一个动作上,看着唐玲。

    “还要不要我陪你玩玩?”

    唐玲勾唇,一句话缓缓的从唇中吐出,每说一个字,都有着震慑的作用,火哥离唐玲最近,干脆浑身打了个激灵。

    “不不不不不,不玩了,不玩了,小祖宗你先放手,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哈!”

    唐玲笑了笑,“哦~原来你也懂得什么叫好好说,很好!”

    火哥又是一个激灵,这小妞说很好,为什么他会觉得有点阴森的感觉?

    “知道,知道!”

    现在他在唐玲手中,自然要顺着唐玲说话。

    没想到,这小妞竟然还真听了他的话,松开了他的手腕,唐玲松开他手腕的那一刻,火哥眼色一沉,心中冷笑,还真是够嫩的,古惑仔的话竟然也相信,放开他,就代表着她要倒霉了!

    火哥猛然退后,同时大喊了一声,“给我上!”

    后面的几个古惑仔听到火哥的命令,顿时都冲了上去,拿着大刀小刀,真往唐玲身上砍,花婶顿时吓傻了,直接瘫软在地上,她之前也只是以为,他们拿着刀,估计是要吓唬她一下,并不是真的要对她不利,可现在看到这些人真的拿刀朝着唐玲身上砍,她真是吓到了。

    等花婶反应过来,连忙要找出手机报警的时候,却听到花店里传出了各种男人的呻—吟叫喊声。

    花婶一愣,怎么都是男人的叫声?

    连忙爬了过去,从柜台后面露出了脑袋,看到花店里的景象,顿时捂住了嘴,差点惊叫出声。

    满地的古惑仔,一个个不是抱着肚子,就是抱着下体,不是抱着胳膊,就是抱着腿,就只剩下那个被唐玲掰断了手腕的火哥,还站在那里,可是却显得十分凄凉。

    “那个…咱有话好好谈,好好谈!”

    火哥看着唐玲一步一步的走向他,顿时很没骨气的朝着后面退了几步,脸上干笑了几下,显得十分僵硬,若是他擦粉的话,估计此刻脸上都要往下掉渣了。

    在火哥退无可退的时候,唐玲却停住了脚步,勾唇一笑,眯着眼睛,“这回真要好好谈?”

    火哥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呻—吟着的兄弟们,立刻猛点了几下脑袋,“谈,好好谈,这回是真的,绝对的。”

    这小妞怎么会这么厉害,刚才他还以为这小妞阅历嫩,竟然真的放开他,没想到,人家哪里是阅历嫩,分明就是根本不怕他反悔,顺便还将他那些小弟们都打趴下了。

    这回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今天真是出师不利,怎么就遇到了这个厉害的小妞了。

    花婶此刻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是有点惊魂未定,瞄了一眼地上的那些古惑仔,身上再次抖了抖,被打的可真是够惨的,听着他们那声音,就知道受伤不轻。

    “花婶,这回你可以过来了,有什么事,和这个‘火哥’好好谈。”

    火哥听到他的外号,从唐玲口中叫出来,顿时有种浑身冒凉气的感觉,阴森森的,连忙朝着唐玲摆了摆手,“叫小火,小火就成。”

    唐玲看了一眼火哥,笑了笑,然后道,“那花婶就和这小伙谈谈。”

    突然变成这样,花婶看着处于弱势的火哥,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谈了,之前他们嚣张,她还可以装作强势的坚决不同意他们强行收店,可此刻这火哥比她还惨,她还这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其实,她是很痛恨这些古惑仔的,竟然来她的店里闹事,还要强行逼她卖房子。

    可立刻看着火哥那疼的扭曲的脸,竟然脱口而出,“那个…你要不要上点药啊?我看你好像挺疼的。”

    这话说的,实在有点出乎唐玲的意料,可随即想想,这火哥对花婶还真没造成伤害,反倒是他一身伤,而花婶本来就是那种挺热心的人,要不也不会拉着唐玲去排队,也不会开花店,要知道,一般能开花店的人,都属于那种很有爱心的人,显然,花婶就是这种人。

    火哥听到花婶的话,差点激动的抱住花婶,还是这大婶有爱心,还想先给他包扎。

    花婶还真的急忙找出了医药箱,给这火哥包扎,可惜的是,这火哥是被唐玲折断了手腕,又不是有伤口,包扎根本没有作用,要接骨才行。

    花婶捣鼓了一阵,这火哥一顿哀嚎,痛苦的不得了,最后对着花婶作揖,“大姐,你别忙活了,我没事了,真没事了!”

    唐玲眯着眼睛,看着火哥和花婶,眼底带着笑意,原本她还真以为这花婶心太善良了,对这火哥竟然还要给他治伤,可当唐玲看到花婶眼底那一抹狡黠之意,这才知道,花婶根本就是故意整他。

    花婶这么表现,也是有她的意图,对这火哥表现的是好意,可是却是在这好意之下,用自己的小方式,惩罚一下这个火哥。

    火哥不但不会找她的麻烦,还会心里感激花婶,尽管花婶把他包扎的各种疼痛。

    花婶忙活了一阵,总算是停了下来,火哥一度怀疑,他这手恐怕是要废了。

    “既然小火不用包扎,那么现在可以谈谈了吧?”

    就在火哥想张口说,去医院接骨的时候,唐玲却突然开口,火哥要说出口的话,顿时憋了回去。

    花婶会意,做戏做的差不多了,可以进入正题了。

    “小伙子,我都说了,我这店虽然不怎么赚钱,但是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我是不卖的,不关钱多少的事,你就别再来了,说什么我都不会卖的。”

    “卖不卖可由不得你,世强集团可是决心要这块地皮,不止你一家,整个连着周氏商场附近的店面,世强集团都要买下来,就算我不来,明天也有别的人来,早点卖了,你也少遭点罪。”

    可能是习惯问题,火哥说起这事的时候,还是一副趾高气扬的语气,完全忘了自己现在的情况。

    “这…反正这店我是不会卖的,你们谁说也没用。”

    花婶也是个倔脾气,不管说什么,反正就是不卖。

    “哼,你以为自己是谁?你说不卖就不卖?告诉你,只要世强那边收购了足够多的店铺,到时候向法院申请,你这里不卖都不行!”

    没想到这火哥还懂点这方面的事,说的还的确是有道理的。

    花婶听了,心中着急,她不知道那火哥说的是不是真的,反正到时候再说,她现在是绝对不会卖的。

    “你刚刚说,你是双龙会的人?”

    唐玲对卖店铺的事,关注的并不多,她更关心的是,这火哥说他们是双龙会的人,唐玲想了解一下双龙会在香港这边的情况。

    火哥见是唐玲问他,立刻恭敬了很多,倒不是他怕死或者窝囊,只是这小妞手段太狠,他也不是没有断过骨头,可从来没有像这次这么疼过。

    “是是,我们都是双龙会的人!”

    唐玲微微皱眉,双龙会的人,怎么会这么…弱?

    当然,面对唐玲,很多人都挺弱的,可因为这些人说自己是双龙会的人,十一又是双龙会暗地里的老大,唐玲才会更加注意。

    “你们双龙会的人,怎么会给世强集团当打手?难不成你们也被世强收购了?”

    反正唐玲一直觉得,那种只知道吓唬人,或者收保护费的帮会,简直是弱爆了,真正强大的帮会是什么样的?反正绝对不会是用来吓唬小老板姓的,要吓唬,也要吓唬那些有权势的人,让那些有权势的人忌惮。

    而火哥听到唐玲的话,顿时像看怪物似的,看了唐玲一眼,“我们这才不叫打手,小妞…”

    看到唐玲的眼神一变,顿时改口,“呃,小祖宗,你不是香港人吧?我们香港的帮会社团都这样,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见唐玲竟然不知道他们帮会都是做什么的,还一副认为他们这么做是丢人的事,火哥倒是有点不愿意。

    唐玲听了微微一怔,想了一下,这才记起,这个年代,貌似帮会和社团还没有后世发展的那么强大,她记得这个时候,古惑仔那部片子好像还挺流行的,回想了一下那片子里的故事情节,这才有点明白,这个时候的帮会是什么形式的。

    “你们老大是谁?”

    十一从来不露面,所以帮会肯定是有一个要出面当老大的人选,就像当初的青帮是刘学勇,沪海的双龙会是薛老大,而香港这边的双龙会又是谁呢?

    火哥再次像看白痴一样的看了一眼唐玲,就连花婶都看了一眼唐玲,不过想了想,唐玲好像是从大陆来的,不知道也就无所谓了。

    唐玲被看的有点莫名其妙,她是说了什么不能说的话吗?她好像只是问了一句,双龙会的老大是谁吧,难道这个不能问?

    火哥端详了唐玲好一阵,似是看出唐玲真不知道,才开口道,“我们老大昨天被人砍死了,你该不会不知道吧?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看新闻?”

    什么?

    这回唐玲还真是惊讶到了,香港这边的双龙会老大,竟然被砍死了?

    难怪十一今天没有陪她一起,刚才给十一打电话的时候,十一那边也乱糟糟的,原来是因为双龙会这边的老大被人砍死了。

    最让唐玲不能理解的是,怎么会是被砍死的,老大级别的人,怎么也要被枪杀的吧,竟然这么憋屈的被砍死,还真是有点说不过去。

    可如今双龙会老大被人砍死,十一又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毕竟十一从来都是隐匿在后面的,估计知道十一身份的人并不多,若是因为这老大被人砍死,造成十一的损失,那就不好了。

    虽然唐玲有点担心,但是却很相信十一,既然十一能做幕后的老大,就一定有他的手段,应该只会麻烦一些。

    随后唐玲又奇怪的看了一眼火哥,“你们老大被人砍死了,你们竟然还有心思到这里吓唬人?不是应该给你们老大守灵吗?”

    火哥这回算是明白了,这小妞一定不是香港人,不然怎么这么缺乏知识呢。

    “我们都是最底层的小弟,去给老大守灵,那都是堂主们的事,不然我们双龙会那么多号人,都去守灵,你认为香港有哪个灵堂能放得下?再说了,我们这可是工作,既然不能给老大守灵,给老大赚点钱也是一点心意!”

    火哥说的还挺自豪,好像他做了什么挺伟大的事。

    唐玲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看向龇牙咧嘴的火哥,又继续道,“你们老大是怎么被人砍死的?”

    火哥开始幽幽的说了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之前谈的是收店的事,现在已经完全跑题,重点倒是成了他们老大的事。

    “我也是听说的,具体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新堂的人做的,最近我们两个帮会在抢地盘,新堂是新成立的帮会,气焰嚣张,不过好像资金挺雄厚的,招募了不少小弟,结果现在竟然找上我们双龙会的麻烦,更是在昨天,没有预料之下,砍死了老大!”

    火哥提起这个新堂,可是气愤不已,好像和新堂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唐玲皱眉,这香港的帮会和内地的黑道的确有很大的不同,比内地更乱更复杂,可既然十一选择了这个人做双龙会的老大,就说明这人还是很优秀的,可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被人砍死了?

    “凶手找到了吗?”

    既然这么厉害,砍死了双龙会的老大,说明那人肯定身手不错。

    火哥却摇摇头,“没有,听说当时特别乱,就连是谁砍死的老大,都没人看到。”

    火哥虽然这么说,心中也是很疑惑的,听说老大的身手也不错,怎么可能被人杀了,身边的兄弟连凶手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唐玲没有再继续问,看来双龙会的问题,不仅仅是死了一个老大,恐怕还有什么阴谋在背后酝酿着。

    之后打发了火哥还有那几个残兵,最让火哥郁闷的是,临走的时候,唐玲还让他赔了钱,这花店的不少东西都被破坏了,他们要赔偿损失。

    火哥绝对是有苦说不出,明明是唐玲把他的兄弟打的那么惨,要说破坏也是唐玲破坏的,他这些兄弟的伤还要去看医生,又是赔偿,又是看医生的,这回真是折本了。

    花婶还出来打圆场,说不用他们赔偿了,可唐玲不肯,最后火哥还是赔偿了,因为他想赶紧去医院,不过心里还是挺感激这花婶的,又是给他包扎,又是不要赔偿的。

    等这些人走了之后,唐玲才眯着眼睛笑着看向花婶,花婶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

    “我这也是为了不让他们再来捣乱,嘿嘿,不过小姑娘,你的身手真是太好了,竟然把那么多大小伙子都打趴下了,那个火哥更是惨哟。”

    唐玲笑着道,“的确是挺惨的,花婶的包扎技术还真是够‘好’的。”

    花婶见唐玲已经看出她的小把戏,顿时也不隐藏,嘿嘿一笑,摆了摆手,“嗨,我这都成大婶的人了,没什么能耐,想出气也只有这办法了,要是我有你这身手,早就打的他们跪地求饶了。”

    看着如此真性情的花婶,唐玲只是笑笑,花婶这才想起唐玲之前还让她包花来着,没有先去收拾那些砸烂的东西,先走到了柜台那边,继续完成了刚刚没有完成的工作。

    不得不说的是,花婶的手艺还真是好,没一会儿,就将花插的很漂亮。

    唐玲从花婶那里接过了花,“这阵子好像比较乱,花婶不如关门几天,等过了这阵再开吧,今天来的是这个火哥,或许明天还会来个水哥,土哥之类的。”

    花婶想了想,点头同意,她不可能每天都这么走运的有唐玲帮忙,若不是她今天拉着唐玲去排队,还让唐玲没事来她店里坐一坐,今天恐怕还真不好过。

    “丫头,你叫什么?认识半天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我卖花,也姓花,反正叫我花婶就行了,以后你要是想买花,就到我这里来,随便拿。”

    唐玲笑着开口,“我叫唐玲,以后若是有机会,我会常来的,不过倒是不会随便拿,到时候只要花婶给我打个折扣什么的就好。”

    花婶笑着答应,花婶说要收拾一下店面,唐玲原本想帮衬着的,可花婶没有让,今天已经很麻烦唐玲了,她是怎么都不会让唐玲再给她干活的。

    唐玲也没有强求,怀里抱着花,出了花店。

    另一头,周氏商场送货部门,接收好之前唐玲买的东西,检查了一遍,然后将东西都抬上专门的送货车,司机上车,开向了目的地。

    古灵笑的一脸奸诈,周太子说过,他们周氏不可以泄露顾客的个人信息,不过却没说过,她不能跟着送货的人,只要跟着送货的人,还怕找不到那个研究者?

    她就喜欢研究古灵精怪的东西,只要是她觉得有意思的,就一定要研究明白才行,她无意间在商场门口看到唐玲,刚开始是觉得唐玲很奇怪,明明是盯着发米的那里,很想去领,可愣是站了半天也不去,后来被人拉走,好不容易排队领到了,竟然还不要,给了别人。

    古灵觉得,这种人很有意思,好像很反常,虽然不是那种人格分裂,但是那种前后不搭的行为,很值得研究。

    有人说她古灵很怪异,没错,她就是个怪咖!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章 入学,周太子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三章 吃了吃了!(精)(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