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交换,算计

第六十八章 交换,算计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8096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女配重生修仙路 师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男主别冲动是我[系统] [综]全忍界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 独家忠犬 逍遥海岛主 美食家与演技帝 至尊宠情,邪魅少主的逃妻 我有四个巨星前任 桃李满宫堂
    说实话,因为今天上午那个MrJohn高傲自大的模样,让唐玲对M国人,实在是喜欢不起来,特别是这次来这里参加交流会的M国人。

    其实,还是有一部分的M国人比较开明的,不像MrJohn那样,不过唐玲的运气不好,遇到的那个MrJohn正好是歧视她们华夏国的人。

    唐玲看着那M国佬,轻轻挑眉,M国佬笑嘻嘻的看着唐玲,“小姑娘,是这样的,你刚买的古玩里面,是不是有一对儿是19世纪珐琅彩瓶?那对儿珐琅彩瓶是我早就看好的,这不,刚过来要买,就被你给买走了,是不是能将那发珐琅彩瓶让给我?”

    虽然那M国佬说的还算是客气,可这些话让人听着却十分的不舒服,这不是可笑吗?她都已经买到手里的东西,M国佬竟然说是他看上的东西,语气中的意思,就是让唐玲乖乖的将东西交出来。

    唐玲相信,若是唐玲不是亚裔人,恐怕这个M国佬就不会如此开口,这明显就是M国佬在欺负唐玲。

    谁叫唐玲是亚裔人,而且唐玲和慕容烟两个人都是女人,还很年轻,他便觉得很好对付。

    唐玲还没有说话,慕容烟先开口了,整个人脸色有点冷,她没有想到,买一个古玩,还能遇到半路打劫的,这简直就是要从她们手里抢劫。

    “这位先生,虽然我对古董生意了解不多,可也总还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东西已经被我们买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从我们手里抢走?”

    别看慕容雪很女人,也很年轻,可是厉色起来绝对不比一个男人的气势小,毕竟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都是M国餐饮行业和酒店行业的老总,什么样的人都见过,自然逐渐培养出了自己的气势。

    M国佬一愣,显然脸色有点不好看,没想到这个亚裔的女人,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

    “那你们想怎么样?说吧,开个价格,要多少钱,你们才肯将那珐琅彩瓶还给我?”

    这M国佬理所当然的用“还给他”这几个字,可见他为人有多么的霸道。

    “还给你?呵呵,我看你的年纪也不小了,竟然不懂得运用措辞,这珐琅彩瓶是我先买的,现在就是我的东西,我是不清楚,这珐琅彩瓶什么时候变成了你的。”

    唐玲轻笑了一声,手里拿着她买到了古玩,在手上晃了晃,显然没有将那M国佬放在眼里。

    那M国佬还有几个法国人看着唐玲的手,心中在那里颤抖着,生怕唐玲一个失手,那古玩就掉地上摔坏了。

    那几个法国人更是伸出手来,想在底下接住唐玲手里的东西。

    若是真的像那M国代表说的那样,这女孩手中有19世纪的珐琅彩瓶,那可真是太好了,这珐琅彩瓶是法国本土的古董,若是宫廷曾经用过的,那就更值钱了,这次用来顶替那无意间坏了的古董,那可是最好不过了。

    “小姑娘啊小姑娘,你可要当心一些,可千万别碰坏了!”

    “是啊,这若是真的,那可就值钱了,不如这样吧,小姑娘,你看你能不能先让我们看一下,你手里的那个19世纪的珐琅彩瓶,让我们鉴定一下,看看那是不是真的,如何?”

    几个法国人,同样用英语和唐玲说话,他们原本还担心无法沟通,可听到唐玲和慕容烟都说英语,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唐玲倒是不买账,可也没有急着要走,将手中的东西扔给了慕容烟,慕容烟死死的抓住,吓的那些法国代表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呵呵,你们说的很好笑,我和你们非亲非故,更何况你们一来到这里,就让我交出古玩,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什么抢劫犯,就算你们不是抢劫犯,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正常人应该是不会拦着别人抢古玩的。”

    M国佬和那几个法国人听到唐玲的话,顿时气的够呛,差点吐血,他们可是堂堂各国的古玩代表,就算是在自己的国家,也是赫赫有名的风雅人物,现在被人看成是抢劫犯,是坏人,这对于这些注重名声,爱护自己羽毛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侮辱。

    “你…”

    法国代表伸出手,指着唐玲,说了半天“你”,也没说出别的来。

    “你什么你,别拦着,我们还有事呢。”

    慕容烟用手拨开了法国代表的手,语气有点不善,她以前见到的外国人,都还是很有礼貌的,像这几个人如此野蛮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实在是太粗鲁了,没有一点绅士风度可言。

    法国代表心中着急,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将门堵住了,明显就是不让唐玲和慕容烟出去。

    “华夏国有句俗话说的很好,狗急跳墙,看来你们今天不但要当一个野蛮人,还想当狗了,啧啧,可真是口味独特。”

    唐玲笑着开口,并没有因为这几个人将门堵住,而有一丝一毫的担忧,好像很有信心,这几个人根本就是摆设一样。

    “喂!你们这些人,来我店里闹事吗?你们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

    正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那个混血小帅哥突然开口说道,他也看明白了,这些后来人,想抢这两个小姑娘手里的东西,不让人家离开这里。

    他好歹是个热血青年,在他的店里遇到这种事,他怎么可能不出面呢,更何况这两个小姑娘刚在他店里买了不少东西,还那么弱小,这时候,他自然要挺身而出。

    慕容烟见那混血小帅哥开口,顿时两只眼睛盯上了那小帅哥,唐玲看了看如此的慕容烟,还真是有点无语,她怎么不知道,慕容烟也有迷花美男的喜好?

    “别报警,别报警,我们不是坏人,真的不是,你先别报警,听我们解释一下。”

    一听到混血小帅哥要报警,这些人紧张了,都看着混血店主,连连摆手。

    “其实这一切都是误会,我们可以解释的。”

    M国佬见事情不对,连忙如此说道,若是因为这事,的确引来了警察,到时候这事传了出去,他们的名声就都完了,谁不知道,这一行有一条成文规定,古玩被谁先买到,那就是谁的,若是拥有古玩的人不想卖古玩的话,那别人是无法强行进行交易的。

    而他们现在做的是,就是在强迫唐玲将古玩拿出来卖给他们,若是真的被传了出去,绝对会被同行笑死的。

    法国代表还算是有点礼貌的,知道自己做错了,首先道歉,“两位小姐,实在是抱歉,我们刚才可能太冲动了一些,我们并不是什么坏人。”

    见那混血小帅哥将电话又挂上,法国代表才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对着唐玲开口道,“小姑娘,我们就是想看一看,你手中的那个古董,到底是不是19世纪珐琅彩瓶,你能不能让我们见一下?”

    唐玲这回倒是愿意和这几个人开始聊了,“我看你们也这个年纪了,应该也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说法,我们并不相识,若是因为你好奇,就想看我的19世纪珐琅彩瓶,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法国代表微微一愣,不过唐玲说的话也很对,人家不认识他们,若是换成他的话,他也不会同意的。

    “没错,我知道今天的行为很冲动,也很不符合常理,不过我实在是有急事,需要这个19世纪珐琅彩瓶,不过我不是白拿,可以用我的古玩和你换,或者你直接开一个价格,如何?”

    唐玲好像是在那里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我倒是可以让你们瞧一瞧,不过,至于你们说的,想要我的珐琅彩瓶,那便另说了。”

    说罢,唐玲倒是很痛快的朝着慕容烟伸出手,慕容烟将唐玲给她的那些古玩又递给了唐玲,唐玲从中拿出了那个珐琅彩瓶,放到了桌子上。

    那些法国代表见了,顿时都是眼睛一亮,十分激动,嘴里还直重复着,“谢谢,实在是太谢谢了。”

    M国佬显然,脸上有点郁闷,原本应该是他帮法国人找到这古玩,然后法国人欠他一个人情,而现在,好像和他没什么关系了,那他岂不是白跑一趟了?

    反正法国代表也不管那么多,一看唐玲将东西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立刻便围了过来,进行了一番的研究。

    “这…好像是真的。”

    “什么叫好像?这明明就是真的,而且我怀疑,这珐琅彩瓶,不仅是19世纪的,或许还可以追溯到更早,最主要的是,还很有可能是皇室的东西啊!”

    “皇室?你能确定吗?若真的是皇室用的,那这次用它完全可以代替我们那个摔坏的展品!”

    这几个法国代表很激动,好像他们找到了希望一般,甚至干脆把这珐琅彩瓶理所当然的当成了自己的。

    M国佬见状,连忙上前,笑着开口道,“看看,我说的没错吧,带你们来这里,就算是来对了,这地方,除了我,谁都不知道。”

    慕容烟冷笑了一声,她当然看得出,这M国佬对她们的不屑,慕容烟以前是个没脾气没性格的人,可现在不同,完全脱胎换骨了,看到M国佬用这种态度对她们,自然心中不爽。

    “好了,你们看也看过了,东西该还回来了吧,我们可是忙的很,分分钟都是几千万上下的人,你们能赔得起吗!”

    这词儿是慕容烟以前从唐玲那里听来的,觉得很适合她,便拿过来用了。

    见慕容烟要将这珐琅彩瓶收起来,那几个法国人顿时死死的抱住了珐琅彩瓶,生怕被慕容烟抢走了。

    慕容烟气极反笑,“你们还真准备明抢了,我就知道,你们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帅哥,报警!”

    慕容烟看了一眼混血小帅哥,冲着小帅哥吼了一声,混血小帅哥还挺配合,拿起电话,就要报警。

    “别,别,不是,我们不是抢劫犯,你先别报警啊!”

    “是啊,是啊,你听我们说啊,我们能解释。”

    唐玲按住了混血小帅哥要报警的手,然后看向那几个法国代表,开口道,“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们今天肯定是逃不掉被抓取蹲监狱了。”

    唐玲看过,这里是有监控的,所以他们来了之后,各种为难她们,还有死死的抱着珐琅彩瓶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监控录了下来,到时候加上唐玲等人的证供,这几人肯定是要受几天罪的。

    法国代表见如今的情况,也只好如实解释了。

    “其实是这样的,我们是法国人,都是专门研究古玩的专家,这次来M国,是为了要参加这里举办的古董交流会,而因为运输当中,出现了意外,我们其中一件展品坏了,所以要临时找一件法国的古董来顶上。”

    然后又讲了M国佬主动请缨,带法国代表来到了这里,为的就是能从法国代表这边,捞到点好处。

    没看出来,这个M国代表的心机倒是不浅。

    唐玲清楚了缘由,只是同情的点了点个头,然后要收拾东西走人。

    “对于你们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不过,我没有打算要卖了这珐琅彩瓶的意思,我一见到就十分喜欢,准备买回去送给家人的,所以不能卖给你们,你们还是去别的地方找吧。”

    原本法国的古董就不是很多,在M国这里,更是少的可怜,现在只有半天都不到的时间,他们是绝对不可能买到的。

    “等一下,等一下,小姑娘,我们是真的非常需要这珐琅彩瓶,不如这样,我见你好像很喜欢古玩,那你应该一定知道国际的古玩交流会,这次的古玩交流会就在这里,若是你肯将这珐琅彩瓶让给我,我就带你进去参观各国的珍品,如何?要知道,这种古董交流会,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里面的古玩,不仅仅都是真的,最主要的是,那些古董,都是各国的宝贝呢。”

    法国代表见唐玲来这里买古董,那想必应该是喜欢古董的,一般来说,喜欢古董的人,都不愿意错过这种好机会,说不定这丫头一心动,就卖给他们了。

    唐玲听了,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把M国佬和法国代表笑的有点蒙,互相看了看对方,也没有明白,唐玲到底在笑些什么。

    “你…你笑什么?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别人想去还没有这个资格呢,你好好想一想,如何?”

    唐玲停住了笑声,然后看着法国代表和M国佬,笑着开口道,“不好意思,你说的那个条件,对于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因为我就是这次来参加古玩交流会的代表之一,不需要你将我带进去。”

    什么?

    几个人齐齐的喊了一句,“What?”

    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么年轻的代表,还是一个女孩,这也太开玩笑了吧,把这交流会当成什么了,小孩子办家家酒的地方吗!

    “很不巧,我就是这次代表香港来这里参加交流会的人员。”

    香港派来的?

    之前他们就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有关香港代表,在大厅里,因为房间安排出了问题,便吵了起来,搞了半天,竟然被他们在这里碰到了香港代表本人。

    这可真是够巧的了,法国代表听唐玲说她也是代表,虽然还带着怀疑,怀疑唐玲是不是真的有能耐代表香港来参加,可眼下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怀疑唐玲有没有能耐,最主要的是,从唐玲手里,想办法将那珐琅彩瓶给买过来。

    那个M国佬,听到唐玲就是那个之前为难主办方的人,顿时对唐玲更是恨的咬牙切齿,今天唐玲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相当于打了M国一巴掌,让M国在这次的事情中,让人看了笑话。

    冤家路窄吗?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唐玲,唐玲还破坏了他的好事儿,太可恶了,他就觉得,黄皮肤的人,都很不懂礼貌。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如此骄傲自大,原来是香港代表,你的大名,可是刚一来,大名就被所有人所知,名气真是大的不得了。”

    M国人说的阴阳怪气儿的,唐玲却没有理会他,直接将那M国佬当空气。

    “你是香港代表?原来你也是来参加交流会的,那真是太好了,既然大家都是来参加这次交流会的,那就都是自己人了,不知道,这珐琅彩瓶,你能不能让给我们法国,我们实在是太需要了。”

    一名法国代表套近乎的如此说道,唐玲好像很是为难的模样,“按照道理来说,大家都是来参加交流会的,我的确是应该帮你们,可这珐琅彩瓶也不是一般之物,以我鉴定的结果来看,这珐琅彩瓶是17世纪,来自宫廷的珐琅彩瓶,无论是做工还是着色上,都是最为纯正的,而且还是皇室之物,我可是想自己留着珍藏的。”

    法国代表微微惊讶,没想到唐玲竟然说的如此清楚,看来这件珐琅彩瓶,她已经彻底的研究过了,其实他们也看出来了,这是17世纪来自宫廷之物,可为了让唐玲能卖给他们,说的比较模糊,结果他们倒是遇到行家了。

    现在,这是要怎么办才好。

    “这样,若是你可以将这珐琅彩瓶让给我们,那么条件由你开,如何?”

    另一名法国代表狠了狠心,如此说道,现在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先将东西买下来顶上,别的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唐玲为难的摸了摸下巴,在小店里走来走去,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沉思,一时间,只能听到唐玲走路的声音,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开口说话,就想给唐玲一个安静思考的时间。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法国代表都很紧张,看到唐玲的脚步一停,顿时看向了唐玲,眼中带着希冀的光芒。

    “让给你们,也不是不行,只不过…”

    唐玲特意吊足了这些人的胃口,果然法国人急的不得了,连忙接道,“不过什么?只要你说,我们尽可能的答应,如何?”

    唐玲面上不动,好像还是很为难的模样,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法国代表还真的很上道,不错不错,她喜欢。

    “原本法国留下的古董就不是很多,这个珐琅彩瓶,想必绝对会受到很多人的关注,为了不让我自己吃亏,这样吧,你用五件华夏国的古董,和我换这个17世纪的珐琅彩瓶,当然,这五件华夏国的古董,也要我看上才行。”

    M国佬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五件华夏国古董,这人是疯了吧?她一件17世纪的珐琅彩瓶,就想换5个华夏古董,这不是太可笑了吗,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M国佬在心中暗自诽腹,这个香港的代表,可真是比他还要狠,一张口就是五件,她以为古董遍地都是吗?真是可笑至极!

    “什么?五件华夏国古玩交换?你这也太多了吧!”

    “是啊,太多了,我们哪里有五件华夏国的古董啊。”

    唐玲知道,一开口就提出五件古董,的确会吓到人,不过他们想给唐玲来一个下马威,唐玲当然要还给他们一个了。

    “你看,你一下子要五件华夏国的古玩,是不是有点太多了,这珐琅彩瓶就算是宫廷的,也不至于用五件古玩来交换吧,不如少一点,两个,如何?”

    这人倒是开始讨价还价了,唐玲摇摇头,“到底值不值得,不是你们来衡量的,是由我来衡量的,要五件已经是看在你们也同时交流会的人的面子上,不然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卖给你们的,不过既然你们认为这个不值得,那就算了吧。”

    “别别别,有话好商量,好商量,我们研究一下,你先稍等一下,千万别走了。”

    几个几个法国人激烈的争论研究下,最终决定,以四个华夏国古董作为交换的筹码,因为他们实在是筹不出来华夏国的古玩,手边的华夏国古董,就这有四件,全都给唐玲了。

    最后,唐玲用一个没花多少钱买进来的珐琅彩瓶,就换回了四件华夏国古玩,实在是十分划算,看的M国人,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这么简单,就骗走了四件古玩,简直没天理了,他忙活了半天,又亲自将人带过来,结果却没有他什么事,搞了半天,他白来了!

    什么都没有得到,连最起码法国代表的感谢都没有得到,反倒是唐玲,因为这件事,还和那几个法国代表交了朋友,那些法国代表十分感激唐玲,并没有因为唐玲收了四件华夏国的古董而生气。

    这就好比,原本应该是和他一个战线上的人,结果阵前倒戈,又和唐玲好上了,他反倒是里外不是人。

    M国佬他本身也是代表之一,气的直跳脚,若不是怕那混血小帅哥报警,他肯定早就上前找唐玲还有那几个法国代表人的麻烦了。

    最后,M国佬基本是气哄哄的离开这里的,法国代表也是现在才发现,M国代表生气了,可他们哪里有时间去哄M国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多鉴定几次,保证这珐琅彩瓶是个千真万确的真品。

    毕竟这是要参加交流会的,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看着M国佬的背影,唐玲轻轻勾唇,这回她算是彻底得罪了M国代表这边了。

    离开的时候,唐玲竟然发现,慕容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要到了那混血小帅哥的电话,唐玲真是惊诧不已,最后也只能感慨,修女都能疯狂呢,更何况是慕容烟了!

    慕容烟并没有和唐玲一起回酒店,唐玲到了酒店的时候,大厅里看到唐玲的人,都在那里小声的议论着,唐玲听着那些议论声,便知道,看来这个M国佬,回来之后,没少编排她。

    还真是够小气的,不过他以为这样就能打垮她吗?真是太好笑了,在唐玲看来,M国佬的这种行为,还不如一个孩子,起码孩子都知道要光明正大,这M国佬却是在背后搞小动作,实在是可笑至极!

    唐玲刚来到电梯门口,便看到了香港的另外三个代表,还有沈平那几个工作人员。

    见到唐玲,沈平眼睛一亮,连忙开口道,“唐总,您总算是回来了,发生大事了。”

    唐玲挑眉,又发生什么事了,无非就是M国佬在那里散播一些谣言之类的,还不足为惧。

    沈平上前一步,然后压低了声音开口道,“刚刚主办方和我们说,M国代表的一件展品不见了,好像是被人偷了,所以想报警处理呢。”

    唐玲听了,微微皱眉,不会吧?这个M国佬该不会用这么拙劣的手段算计她吧!

    ------题外话------

    二更补上,月底了,这个月28天,大家开始清票吧,不要浪费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遭拦截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条件,反算计(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