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奇幻小说 »重生之鬼眼商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一个惹事的人

第二十六章 一个惹事的人

文/秦三
重生之鬼眼商女 本章字数:5860 重生之鬼眼商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综]全忍界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 男主别冲动是我[系统] 逍遥海岛主 女配重生修仙路 至尊宠情,邪魅少主的逃妻 我有四个巨星前任 师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官路逍遥 独家忠犬 鉴宝名媛有妖气
    可唐玲和风羽还没有走到下一件古董面前,就被几个亚洲面孔的外国人拦住了,说的自然是日语,看来是日苯人。

    几个日苯人脸色都不是很好,他们虽然华夏语不是特别好,可还是能听懂一些的,当听到唐玲好像在诋毁他们的古董时,自然不愿意听。

    几个人拦住了唐玲和风羽两人,风羽原本心情就不好,这回被一群日苯人拦住了,这回彻底爆发了。

    “你们是什么人,没听过好狗不挡道吗,都给我让开!”

    风羽十分霸气的说了一句,她本身对日苯人也不喜欢,这种不喜欢和不喜欢唐玲不同。

    唐玲没说话,侧头看着风羽,想看看风羽怎么处理这件事,风羽见这些人没有要让开的意思,语气更硬气了一些,“对了,我忘了你们这群爪哇国人听不懂,恰好我会说这句日语,翻译给你们听也无所谓。”

    接着,风羽用她那十分蹩脚的日语总算是表达出了她的意思,可说的并不标准,那几个日苯人没听懂,有点茫然,可却隐约的知道,风羽说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一名岛国人凶神恶煞的瞪着风羽,应该是保镖之类的人物,虽然身材不高,可却很有肌肉。

    另一名岛国人哇啦哇啦的说了一堆,不知道在说什么,唐玲听了,眼神阴沉了一些。

    面对民族大义的时候,个人恩怨总是会放到一边的。

    “这里是华夏国的私人博物馆,还容不得你们在这里闹事,这里都是文物,若是你们动起手来,恐怕不单单是被抓的问题,直接上升为国际矛盾,你们想惹事,最好也先搞清楚,这里是不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

    唐玲一串十分标准的日语说了出来,唐玲之前去日苯的时候,就从安腾先生那里,学到了十分纯正的皇族语言,虽然唐玲也不是非常喜欢岛国人,可岛国的确有自己的优点,从语言方面,就可以看的出来。

    皇室的用语更是与众不同,和贵族还是不一样,可这话只要一说出来,立刻就会让岛国人敬仰三分。

    当然,风羽是听不出这里面的门道,可尽管如此,风羽还是惊讶的不得了,唐玲说的日语,可比她说的流畅多了,而且唐玲说了一番话之后,那些岛国人的表情都不一样了,看着唐玲的眼神都满是敬畏。

    风羽有点好奇,唐玲到底说了什么,能让这些岛国人这么畏惧,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虽然岛国人也觉得唐玲说的有理,可让他们如此敬畏唐玲,完全是因为唐玲的语言。

    这些语言他们不会说,可不代表不会听,他们听的明白,唐玲说的的确是皇室语言,这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会说的。

    一群岛国人仔细的打量着唐玲,暗自猜测唐玲的身份,有人认为,唐玲很可能是日苯皇室的人。

    “请问,您是我们皇室的人?”

    一名日苯人十分恭敬的开口问道,在唐玲面前,还有点谦卑的意思。

    唐玲冷笑了一声,“不是。”

    唐玲的回答,令这几个岛国人颇为惊讶,接着听到唐玲开口道,“我是华夏国人。”

    他们有点搞不明白了,可唯一能确定的是,唐玲肯定不是皇室的人,否则绝对不会说自己是华夏国人的,可唐玲会皇室的语言,又是怎么回事?

    其实他们真的想多了,唐玲的语言天分极高,有小忆的洗礼,加上自己后天的勤奋,唐玲掌握了很多国的语言,语言这方面的知识,唐玲从来就没有间断过,一直在学习,年龄越大,学会的东西就越多。

    “原来你不是我们国家的人,难怪会如此诋毁我们的古董,这件古董,可是我们国家明治时代的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拥有一段浪漫又凄美的爱情故事,它的收藏价值极高,若不是因为国际大盗把这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偷走,此刻这龙纹碗只会存在于我们国家的博物馆中,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岛国人说话比较激动,显然是爱国情怀的作祟,他们无法忍受,自己国家的古董,被一个华夏国的人收藏,并且放在了华夏国的博物馆里,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种极大的羞辱。

    更何况,这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原本就属于他,只是被国际大盗偷走了,原本他不想来参加这种华夏国私人博物馆的,就算是有华夏第一古玩大师在,他也不会轻易的给面子,可当他得知,这次的私人博馆物,竟然会展出他丢失的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立刻决定过来一看究竟。

    他之前已经观察过了,这个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的确就是他之前被偷走的那个,原本心里就窝火,加上风羽乱说一通,现在面对唐玲,多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大家都知道,国际大盗是华夏国的人,所以现在这个岛国人将对国际大盗的仇恨,转嫁到了华夏人的身上。

    他甚至怀疑,开设这个私人博物馆的人,很有可能是国际大盗的同伙,不然怎么会有国际大盗偷走的东西。

    据可靠消息,这个私人博物馆是华夏国第一古玩大师开的,可还有小道消息说,其实这个私人博物馆是叶弘毅徒弟开的,不管是谁开的,他今天来是想要一个说法的。

    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是他的东西,绝对不能被一个华夏国的人给拿走,他不答应。

    原本心里窝火,又听到唐玲对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品评不高,认为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是这些展品里面,价值最低的,他自然不能苟同。

    面对岛国人的咄咄逼人,唐玲一点也不紧张,她能说出那番话,自然不是为了贬低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才那么说的,而是因为这都是事实。

    无论从艺术价值,还是从观赏价值,又或者是做工雕花方面来看,这个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的确少稍显逊色一些,只不过被岛国人弄一个爱情故事加进去,加油添醋的宣传一番,一个皇室和平民的爱情悲剧就产生了。

    对于人来说,对于悲剧,大部分人都是没有抗拒能力的,悲剧也总是能让人记忆深刻,加上岛国宣传的比较厉害,硬生生的将这玩意炒火了。

    再加上,国际大盗当年把这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给偷了,引起了国际上的瞩目,众所周知,国际大盗能看上眼的,都是极品,现在他把东西偷了,说明了什么?自然是说明了这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价值高。

    所以说,在某种程度来看,这龙纹碗这么火,还有一部分国际大盗的原因,若是国际大盗知道自己的行为,会无形的增加了龙纹碗的价值,相信他肯定是不会去偷的。

    “这里的每一件展品,都可以称得上是各国的瑰宝,而这个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国际大盗没有偷走之前,虽然也有名气,可却没有那么大,只能算是日苯古董中的中上品而已,今天到这里来的,都是古玩方面的大人物,业内人士,有几个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道道,相信您自己也清楚,这龙纹碗的价值为何!”

    唐玲看了一眼那龙纹碗,笑了笑,再次道,“至于你说的那个浪漫又凄美的爱情故事,这里每一件展品没有自己的故事?我们华夏国的古玩,随便拿出一两样,我就能给你说出一个爱情故事来,我可不记得你们历史文献上写过任何明治皇室和民女能挂钩的任何痕迹,对于一个从来不出皇宫的皇室人员,有机会见到民女的可能性,可能比天上掉馅饼的可能性还要低。”

    历史上,皇帝微服私访的真的很少,除了华夏国清朝的那个帝王十分喜欢微服私访,泡了不少无知少女之外,大部分的皇帝,甚至没有出过皇宫,怎么可能有机会上演一场爱情悲剧。

    唐玲有的时候,十分佩服岛国人胡编乱造的能力,那种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能脸不红心不跳,说的理所当然的勇气,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你…你懂什么,你又不是我们日苯人,哪里知道我们的历史文化,小小年纪,在这里造谣生事,我一定叫人把你轰出去。”

    龙纹碗原本的主人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不管唐玲后面说的对还是不对,起码有一点是对的,这个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在国际大盗偷走之前,的确算不上极品,之所以这么火,完全是因为国际大盗的影响。

    看着岛国人死撑的模样,唐玲也懒得和这人辩解,对于这一类的人,只要拳头够硬,实力够强悍,他就不会说那么多废话了。

    风羽虽然不能完全明白唐玲和岛国人的对话,可听个大概意思,还是可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风羽竟然给范方芳和胡玉情当起了翻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三人是好姐妹呢。

    胡玉情和范方芳听了风羽的翻译,两个人都有点义愤填膺的意思,胡玉情直接拍了风羽的后背,然后道,“翻译给那岛国人听,告诉他,最后谁被轰出去还不一定呢,叫他别那么得意,免得一会儿被人轰出去的时候,丢了面子。”

    风羽看了看胡玉情,胡玉情白了风羽一眼,“赶紧翻译,愣着干什么,你不是会说日语吗,说的差点也没事,表达明白就行。”

    风羽被胡玉情吼的回过神,然后朝着那岛国人说了一堆,这回她的意思倒是表达明白了,岛国人听懂了风羽的话。

    “什么?竟然轰我出去?哼,华夏国的人简直就是野蛮人,我可是堂堂日苯古玩界大师级别的人物,这次私人博物馆开馆,更是特意邀请我来的,竟然拿我和你们这些不知所谓的小孩子比较,简直不可理喻!”

    龙纹碗原主人十分傲气的开口,风羽看着他的眼神也十分的不友好,一旁还有其他国家的人看到了这一幕,随身带的翻译人员,将这里发生的事,还有唐玲和那岛国人说的话都翻译给大家听,那些外国人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因为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有了争执,面对这个争执,外国人表达的意思不同,有的认为唐玲说的很对,这里面的展品,这个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的确比不过其他的,可同样的,又站在了岛国人的这一边,毕竟岛国人和他们一样,是被人偷了瑰宝,他们想将瑰宝要回来的心思是一样的。

    不过,若是论对古董的了解的话,大部分人还是站在唐玲这边的,玩古玩的人,除了珍惜古玩的收藏价值之外,自然十分注重对古玩的了解,从唐玲的话来看,这个女孩的确不简单。

    范方芳看着岛国人在那里嘀咕,看向风羽,“喂,那个死丫头,岛国人在那里叽里呱啦的说什么呢?”

    风羽下意识的道,“说他自己有多么多么高贵,是被人请来之类的话,听着都恶心。”

    因为注意力都在岛国人身上,风羽没有意识到,刚刚范方芳叫她“死丫头”,回答完范方芳,脑子才转过来,瞪着眼睛死死的看着范方芳,“你叫我什么!”

    范方芳白了风羽一眼,表示对风羽的智商很怀疑,“怎么?外语听多了,华夏语听不明白了,还需要我给你翻译?”

    噗!

    胡玉情听了,哈哈笑了出来,拍了拍风羽的肩膀,狭长的眼睛朝着风羽眨了眨,“用不用我给你当翻译,给你打个八折怎么样?”

    原本风羽还挺不高兴范方芳叫她的称呼,可听了范方芳和胡玉情的话,又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是似敌似友一样,好像范方芳叫她的称呼不好听,可又没有讽刺挖苦她的意思,很奇怪。

    风羽觉得奇怪,是因为她从来没有认识过像唐玲这帮人的人,别看唐玲这群人,有时候说话都很毒舌,好像是在对着互相讽刺,可实际上,这是一种熟人的表现。

    这种表达方式,有时候要比互相关心,听着让人肉麻的表达方式更轻松,同时也更深沉。

    也只有真正的好朋友,才不会介意对方说什么,了解对方的意思。

    这一刻,风羽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友谊,可她没接触过,所以有点蒙。

    “话我也说完了,还请你让开,这里是博物馆,若是你不想参观,还想阻拦别人参观,那就自觉一些,尽快离开的比较好。”

    唐玲最后淡淡的开口,不过这次用的是英语,所有外国人都听得懂,大家都觉得唐玲说的很对,这里展品很多,与其吧时间浪费在争吵和看热闹上面,还不如抓紧时间多看展品。

    唐玲不想和这岛国人斤斤计较,可岛国人却不乐意,依然拦着唐玲的去路,非要和唐玲较劲儿。

    此刻远处的叶弘毅大师和姚馆长他们似乎发现这边的异动,也纷纷赶了过来,看到唐玲和一个岛国的专家气氛似乎有些僵硬,径直走了过来。

    “唐唐,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叶弘毅大师一开口,还是不少人都纷纷让开了位置,古玩界,对年龄并不看重,看重的是对古玩的掌握和了解,显然叶弘毅大师不但是华夏国第一古玩大师,就算是在国际上,也是十分受人尊敬的。

    有人曾经说过,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在古玩界还是很受用的。

    叶弘毅大师和姚馆长等人,从大家让开的道走了过来,叶弘毅自然是先和唐玲说话。

    唐玲收起了之前和岛国人的脸色,笑着看着师父和姚馆长等人,“没什么,只是在切磋一下技艺罢了,我认为这纯银满工高浮雕龙纹碗的价值在这个展厅中并不高,这位日苯的朋友认为是在贬低他们,正盘算着把我扔出去呢。”

    唐玲脸上的笑容很轻松,完全没有一点担心自己会被扔出去,可说出来的话,让人听了觉得听是在气那岛国人。

    果然,听到唐玲的话,叶弘毅和姚馆长都愣了一秒钟的时间,然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这两人一个是华夏国第一古玩大师,一个是华夏国的国家博物馆馆长,一起笑了起来,看的大家都很奇怪。

    岛国人似乎十分不满叶弘毅大师和姚馆长的行为,一副十分严肃的模样开口,“你们笑什么,我可不认为这很可笑!”

    刚才离开去洗手间的翻译终于回来了,及时的将唐玲和叶弘毅的对话翻译给了岛国人听。

    姚馆长最先收起了笑容,他不像叶弘毅大师那么洒脱,毕竟他还是代表国家的,做事要周全一些。

    “这位是太高一郎先生吧?”

    太高一郎十分高傲的扬了扬下巴,华夏国的姚馆长和叶弘毅大师,他还是认得的。

    “没错,我就是太高一郎!”

    风羽鄙夷的看了一眼太高一郎,胡玉情见了,小声的问她,风羽才小声的告诉了胡玉情太高一郎的名字,胡玉情捂着嘴笑了出来,这名字,真是很有趣味性!

    ------题外话------

    作者后台进行了整改,新后台很强大,爷可以从中看到几乎所有信息,同时想惊呼一声:亲们,看正版吧!跪求!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窝火的风羽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待宰的肥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