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当作者在VIP章节放了3000字国骂……最新章节列表 » 第62章 作死年表

第62章 作死年表

文/小最
推荐阅读:乱清 末日合成专家 都市护花攻略 画皮 牛津腔 午夜鬼语 永恒剑主 星际食尸鬼 至高萌座 (西幻)勇者之都
    公司到这个地步,差不多已经算是完蛋了,挨一天就多一天的花销,沈杭干脆利落地申请了破产,该清算的清算,该补偿的补偿,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他发现自己成了名副其实的穷光蛋。

    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那种。

    如果一年前他落到如此境地,颓废消沉都是轻的。但如今看着银行卡上那只剩三位数的余额,心里却泛起淡淡的欢喜。

    因为他没地方住,没钱花了,可以名正言顺去杨傲冬那里求收留求包/养,求做饭抵房租了。当时沈杭当牛皮糖时候杨傲冬的一句毒舌,竟然就这么成了真。

    die真是一句至理名言。

    沈杭到底是搬到了杨傲冬家,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然后……坐在桌前写检查。

    杨傲冬码字,沈杭写检查;杨傲冬出门散步,沈杭写检查;杨傲冬睡觉,沈杭写检查……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除了做饭吃饭扫地拖地,剩下的时间都在写检查。

    因为那不是一份普通的检查,那是一份“沈杭作死年表”。杨傲冬要求他把捡到u盘前后一直到现在,作的每一份死都事无巨细地写下来,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一个不能少。想不起来?要不要脱光去外面奔两圈冷静冷静?

    但沈杭毕竟不是万年历记事本,就算把脑袋搁冰箱里冷静冷静也不可能事事都记得。所以这作死年表写得格外辛苦,想得脑仁疼啃到笔尖秃,一整天删删改改也写不了几行字。

    可算是体会了一把当“作”者的苦逼。

    沈杭写了小半月,也没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不过总算大事儿他都还记得,时间地点马马虎虎,总算是那么个事儿。杨傲冬勉为其难地点了头,才草草瞄了一眼,目光就凝住了。

    “去年10月27号晚上,你在博蓝大厦?”

    沈杭点点头,他虽然不知道杨傲冬为什么会问这个,但这个日期不会错。因为那一天,是他表弟张博云结婚的日子,婚宴就设在博蓝大厦二楼大厅。当时他对张博云怀着别样的心思,为了祭奠那段覆灭在襁褓中的感情,他喝了个烂醉,就睡在了博蓝大厦十六楼客房。

    杨傲冬捏着本子的手缓缓收紧:“你喝醉了?睡到半夜听到争吵醒来,起来拉架结果被人揍了一拳?”

    “是。”沈杭瞅杨傲冬的脸色,有种下一秒钟他就会冲上来揍他的预感。肯定是杨傲冬看他和别人419不爽了,其实写作死年表的时候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作死到底,或者含糊其辞撒一些善意的谎言,但再善意,谎言毕竟是谎言。他已经对杨傲冬撒了太多谎,不想再撒了。

    杨傲冬想起那天上厕所回来被拒之门外,他气冲百汇,的确揍了人。而第二天《每天起床都看到你的脸》签约现场,沈杭脸上好像是顶了一块青紫。不,不是好像,后来沈杭约他见面,因为他不大记得那家伙的长相,还曾拿这个当做辨认的标志。

    当时他身体不适,根本没顾上多想,现在想来……原来那天在博蓝大厦,两人就见过面了?

    “我的u盘,是你第二天早上在电梯里捡到的?没骗我?”

    “嗯。”沈杭觉得自己嘴里发苦,他觉得自己的作死方向生动实践了一个经典寓言故事——狼来了。

    杨傲冬记得自己出来的时候,穿的是宾馆为房客准备的睡衣,他不可能神志清醒到出来上趟厕所,还把u盘挪到睡衣衣袋里。那么最大的可能,是他头天晚上喝多了,不慎掉在电梯里的。

    杨傲冬让沈杭写这份作死年表,当然有对沈杭施以小惩的意思,但更多的是想借由这份详细的年表,看看纰漏到底出在哪里。

    一个珠宝投资商投资电影当然要考虑到广告效果,没道理会凭一面之缘选一个根本没演过戏的人担任主角。

    这根本不合理。

    沈杭也未必没起疑心,不过当局者迷,危机当头,难免焦虑,能看清的一定有限。

    再说这件事情杨傲冬本来不知情,是罗宇特意找上他说明原委,言辞恳切地替沈杭求帮忙,装得好一手朋友情深,但他一表示没兴趣,罗宇就立马拿他小爸爸威胁他。他受胁迫和罗宇一起去了沈杭家,却看了好一场狗血大戏。

    然后罗宇悄没声地走了。

    就好像真的只是带他来帮沈杭的忙一样。

    但杨傲冬直觉他不安好心。最重要的是,罗宇是从哪儿知道杨旭和的事儿呢?

    按道理说,知道这件事的除了如春族医院的人,就只有他杨旭和、靳原、他和沈杭四个人。医院的都是他们本族中人,单看这个种族默默无闻存活于世这么久,就可知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有多好。他小爸爸自然不会透露,靳原那只只认杨旭和的大狼狗肯定也不会做对他小爸爸不利的事儿,自己当然不曾往外说,那么嫌疑最重的,看起来反倒是沈杭。

    但沈杭这半年来对他的死缠烂打他都看在眼里,他觉得假意做不到这个地步。他相信沈杭不会随随便便告诉别人,但是有没有捎带提过几句呢?就算清醒的时候不提,那么喝醉了呢?

    所以他要求沈杭事无巨细什么都写清楚,但他还没来得及分析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就先发现他和沈杭竟还有这段前缘。最讽刺的是,他们俩当天晚上都在博蓝与人419。嗬——还真他妈有缘!

    杨傲冬冷笑了一声:“哟,初恋情人都被人抢跑了,沈总还有心思跟人上床?”

    “不,我……”沈杭说,“我醒来之后,才发现留下的痕迹。天地良心,我没约谁,而且至今我都不知道他长啥样。要不是现场留下了衣……”

    “闭嘴!”杨傲冬一抬眼,眸光冷得要杀人一样,把沈杭剩下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

    杨傲冬不想再纠结过去的事儿,于是把沈杭晾在一边儿,一目十行地检阅沈杭的“供状”,扫到一半,他就发现了不妥:“宏光集团的宁副总,是罗宇介绍给你的?”

    “是。怎么了?”

    杨傲冬单刀直入:“罗宇有问题。”

    “怎么会?他……”沈杭说了一半,似乎想到什么,皱了皱眉,没再说下去。

    自打宏光集团提出要杨傲冬担纲男主之一,否则就撤资起,他心里一直处在兵荒马乱之中。投资方指定主演的事并不鲜见,所以签约的时候,沈杭也认为这个要求很合理,不管投资方看中的是哪个演员,于他来说都没什么损失。但投资方却偏偏看中了没有任何演戏经验的杨傲冬。

    沈杭的心一下子就乱了。

    在事业和感情之间,他犹豫过,彷徨过,但最后,他的天平到底倾向了感情。他毁了约,付了一大笔赔款,公司濒临破产。但还没等他冷静下来仔细琢磨,从这个大跟头里总结教训,就被纷至沓来的事裹挟着垫进了所有存款,乃至于卖房。然后就破产了。

    现在再回头想想,的确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最大的不合理,就是宏光这么大的集团竟然会在选角的时候不考虑公司效益,反而执意要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而这个新人,偏偏是自己最在乎的人。

    这根本就不科学!

    而宏光这个投资商,是罗宇介绍给他的。

    虽然这并不能说明这件事和罗宇有关系,但他也脱不了嫌疑。

    其实在签约之前,为了慎重起见,他是依常例调查过这个公司的,宏光确实在筹备推出一系列面向腐女的男式首饰,而宁副总,确实是宏光集团的副总裁之一,与宏光集团的三大股东之一,是一表三千里的表兄弟关系。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话说起来长,也不过是沈杭的一闪念,他想到这里,忍不住问:“冬冬,你是怎么推断出罗宇有问题的?”

    杨傲冬把他的作死年表丢在一边:“我去你家‘捉奸在床’那天,罗宇也在,记得?”

    “嗯,”沈杭点点头,略略回忆了片刻,“他说……你找我有事,他就带你过来了。对了,你那天找我什么事?”

    杨傲冬说:“他说你因为我……而毁约陷入了困境,让我去你家帮你。”

    沈杭眼睛一亮:“冬冬,你……是去帮我的?”

    “我才没工夫管你屁事,”杨傲冬毫不留情地说,“他威胁我,如果我不去,就把杨旭和的事捅出去。罗宇跟你关系挺好嘛,三天两头出去喝酒,还一起泡过夜店……”

    沈杭的表情立马从惊喜变委屈:“冬冬,你怀疑我?”

    “一个喝醉了约完炮不记得对方长啥样,喝高了在大街上向我表白兼撒娇耍赖求抱抱的人,你觉得我应该相信?”

    沈杭:“……”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的确是事实。

    杨傲冬没再说什么,还顺毛摸了两下。他知道就算是沈杭泄露的秘密,也不是出自他本心,更何况走漏消息的不一定是他。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追究责任也于事无补,当务之急还是要搞清楚这一系列的事情是不是罗宇搞的鬼。

    但还没等他们做什么,罗宇自己先冒出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61章 真相暴露返回目录下一章:第63章 微型窃/听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