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越战的血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终章

第一百零五章 终章

文/远征士兵
越战的血 本章字数:4335 越战的血txt下载
推荐阅读:末世之僵尸女王驾到 韩娱之灿烂人生 逆天魔仙 非常秘书 相医 不死神皇 他在靠近,如影随形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洪荒战神 (修真)临川观花
    野狼谷是由两座走向弯曲的山脉围着的一个半开放型的山谷,应该说郑良强等人选这里为撤离点很有先见之明。

    一方面是由于这里位处越军腹地,而且并非军事要地,所以没有越军驻守……如果有越军驻守那就麻烦了,越军只要在山上架起机枪居高临下的照着我军直升机一阵扫射就可以让我们损失惨重了。

    另一方面就是这野狼谷的两座大山正好成为我军直升机的天然屏障,有了这天然屏障,越军手里的防空导弹对我军直升机也无可奈何。

    当然,这前提就是我们能顺利穿过谷口到达山脉的另一边。

    “口令!”就在我们跑进谷口时,就听到里头一声叫唤。

    让我们稍感放心的是,这声音听起来像中国人……之所以说“像”,那是因为有许多越鬼子都会讲汉语,但会讲是一回事,真要讲得一点口音也没有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们在第一时间就趴了下来做好了战斗准备,接着刀疤才叫了声:“长河!你们是哪个部份的?”

    “黄江!”对面的人兴奋的叫道:“是连长吗?我是二排长,我们是来接应你们的,同志们都好吧!”

    原来是李佐龙一行人,难怪刚才声音听着有些熟悉。

    由于时间紧迫当下我们也不敢怠慢,爬起身来就跑进了野狼谷。

    “营长!”

    “连长!”

    “你们没事就好了!”

    ……

    前来迎接我们的正是李佐龙等二排的战士,从这一点来说郑良强等一行人在制定营救计划时还是下了点功夫的,他们显然是担心万一这谷口被越鬼子给抢先占领了,我们这支部队无法顺利到达。于是就抢先机降一部份人到这谷口来接应我们。

    可以想像的是,还有一部份战士正在另一边配合着直升机与越鬼子激战

    果然,就听李佐龙急着催道:“你们先走,我们掩护。咱们部队正在那一头跟越鬼子打得欢呢,越鬼子虽然没有重装备。但兵力有两个连!”

    李佐龙虽然没有说明白,但我却知道他的意思……越军人多,而且不知道有没有援军,不知道后续有没有重装备,所以应该速战速决,迟则生变。

    我没有反对。一挥手就带着战士们继续朝撤离点跑去。

    李佐龙等人就在我们身后跟着,一路跟就一路布置各种地雷、诡雷……这些玩意就是用来迟滞越军追兵用的,任是越军特工再有本事,等他们拆完这些地雷通过谷口的时候,我们只怕早已搭着直升机飞走了。

    所以这整个计划应该说还是相当顺利的。按正常情况来说,战事发展到现在我们应该已经是完胜了……虽然付出了十余人伤亡的代价,但却给越军数十倍的伤亡且成功突出重围。

    但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谁又会想到越军恰好就有一支援军也恰好就在这个时间点赶到野狼谷。

    一走出狭窄的谷口就豁然开阔起来,也正像李佐龙说的那样,敌我双方正枪林弹雨的打得激烈。

    越军人数虽多,但我军却个个都是训练有素、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再加上还有几架直升机在空中配合。只打得越鬼子惨叫连天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知道直升机是无法采用机降将我们撤出去的……这对越鬼子来说只需要几发迫击炮就解决了。

    几架直升机很快就在李佐龙有召唤下飞到我们头顶上,接着就抛下了绳梯。战士们就像平时训练的那样,二话不说就顺着绳梯爬了上去……却只有我没有动。

    我没有动的原因很简单,左手受伤已经动不了了,我能做的就只有挂在绳梯上,如果太早上去的话就会挡着其它战士的路。

    “上!”这时刀疤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根绳子,二话不说就将两头分别绑在他和我的武装带上。

    还别说。这还真是个好办法,我受伤的只是左手。其它手脚都无大碍,不能爬绳梯只是因为无法在绳梯上平衡。这下如果能从刀疤那“借”一点力那要爬上去并不是件难事。

    果然,上了绳梯后在刀疤的牵引下我还是可以往上爬,只不过因为这时直升机已经开始紧急爬升绳梯摇摇晃晃的,使我们爬行的速度很慢,也很艰难。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等战士们都爬上去以后,在直升机上接着把绳梯往上拉,那用不了多久我也就能上去了。

    但问题就是……为了躲避另一面有可能的防空导弹的威胁,直升机不敢爬得太高,而为了飞离战区直升机又不得不飞越越军的上空。

    这对于直升机来说也许没有多大的危险,毕竟黑鹰直升机的防护也很好,ak47根本就无法击穿其底层装甲,但我们这些还挂在绳梯上的人尤其是我和刀疤这两个爬得慢的人就成了越军的目标。

    我只感觉脚下一痛,接着就再也迈不出下一步了。

    刀疤见身后的我不动,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但他依旧不肯放弃,稍稍回过头来对我大叫一声:“营长,坚持住

    !”

    说着就拼尽全身的力量拖着我往上爬去……

    这时的我很清楚,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只会带着刀疤一起掉下去。

    他可是老头啊,我怎么能连累他呢?!

    “二连长!”我说:“再见了,好好活着!”

    说着我一咬牙,抽出军刺就朝绳子割去。

    “营长……”

    “营长!”

    ……

    在掉下去时我听到了战士们的叫声,再见了同志们,再见了老头。

    我没有遗憾,因为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也知道了感情的谛……只有这样才能算是活着不是吗?以前的不过就是具行尸走肉,只有在这个时空我真真切切的知道自己活着,虽然活着很苦、很累。

    在我意识渐渐模糊之前,我感觉到自己掉进了河水里,而刀疤不顾一切的跳了下来。

    老头怎么那么傻?难道他还在想着那个战场约定?

    战场约定……

    **********

    “啊!”我从淤泥中坐正了身子在空气中直喘粗气。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恢复了一点意识,转身看看周围。

    雷雨、小河、竹楼、石头山……我正坐在棺材里!

    我手忙脚乱的从棺材里头爬了出来,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是在哪里?刚刚自己从直升机上掉进河里,怎么现在却坐在烂泥里?

    看了好久,我才想起这里就是我按照老头的地图挖棺材的地方,于是我不由欣喜若狂——我回到现代了!我终于回到现代了!

    无论如何。能离开那个战争年代都不会是一件坏事。

    但很快我又沉默了下来:不知道我的那些战友怎么样了?老头怎么样了?

    下秒我就暗骂了一声:娘滴我还真笨!刀疤不就是老头吗?他怎么样了我还不是一清二楚?

    突然间有了一种从来就没有过的想看到老头的冲动,于是我匆匆回到竹楼里跟那名越南老头打了个招呼拎起行李就走。

    越南这鬼地方,现在虽然已经没有跟我们中国打仗了,但我还是时刻担心着竹林中突然会窜出一队拿着ak47的越军出来……

    于是我一路心惊胆战赶回城里买了张最快的机票就往回赶!

    几个小时后我就踏上了祖国的土地,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在飞机上看到自己的祖国时,突然就有了一种亲切感,现在踏上了脚下这一方寸土突然让我有了种想哭的感觉。

    真是恍如隔世啊!现在的我才知道,原来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一路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老头所在的医院,母亲看到我时的第一句话就是:“锋,你来得正好,你爸他……”

    我没等母亲说完就推开医院的房门走了抢了进去,老头躺在病床上

    。正艰难地吸着氧气,本来看起来十分虚弱的他一听到我的脚步声就像打了兴奋剂似的来了精神,转过头来说道:“是……是锋?我……战友……找到了?”

    “找到了!”我点了点头。就坐在了床边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我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握老头的手了,这个动作不仅是让老头感到意外,就连母亲也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疑惑地问道:“锋,你怎么了?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妈!”我说:“我想跟爸说几句话,你出去一会儿好吗?”

    母亲满脸的奇怪。但看着我请求的表情,还是点了点头把病房让给我们。

    “锋……”老头伸出颤抖而枯瘦的手。对我说道:“你真的……找到我的战友了?”

    “嗯!找到了!”我的声音情不自禁的有些哽咽起来。

    “他在哪?带我去看看,快!”

    “就在这。在你面前!”我回答道。

    老头疑惑的问道:“就在这?你把它带来了?在哪?扶我起来……”

    看着老头心急的样子,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夺眶而出,我站起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缓下心情后,就握着老头的手说道:“刀疤!二连长,好兄弟!好久不见了……”

    老头不由浑身一颤,张大了嘴半天也合不拢,过了好久才说道:“你是……营长?你……你还活着?不可能,我亲眼看见……”

    “爸,就是我!”我上前一把抱住老头,失声痛哭道:“我就是杨学锋,杨学锋就是我!我回去跟你一起打仗、一起杀鬼子,我们一起过红河,一起打越鬼子的316a师……”

    “什么?怎么可能?”老头根本就不敢相信我说的这一切是真的,在提出一连窜的问题后我都对答如流之后,他还是一个劲的说着不可能不可能。

    于是我只好将怎么按照地图去找棺材,找到后如何不小心跌倒直接就到了战场上的事详细跟老头说了一遍,每一个细节都说得清清楚楚,这其中有许多老头根本就不曾告诉过我。

    听着这些,老头就不由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哈哈大笑起来:“好!好!我儿子就是杨学锋,杨学锋就是我儿子!哈哈……好!我一直以为生了个不肖子,没想到我儿子是个英雄!咳咳……”

    “营长!营长……”老头喘着粗气,握着我的手说道:“我总算……总算……”

    老头的话还没说完,就靠在床上停止了呼吸,虽然他那张脸还是像以前一样满是伤痕,但我却可以在上面看到他满意的笑容。

    二连长就这样走了,没有一丝遗憾!

    我站在了他的床头,端端正正的朝他敬了一个礼!

    他是一名值得尊敬的军人,也是一名值得尊敬的父亲,更是我生死与共的战友,立下生死约的兄弟……(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半壁崖〔十五)返回目录下一章:后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