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春闺记事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3节轰动

第023节轰动

文/15端木景晨
春闺记事 本章字数:4931 春闺记事txt下载
推荐阅读:恶魔囚笼 天道之宰 魔法高材生 黑暗主宰 超神炼化系统 首席御医 娇妻 最强掌门兑换系统 超级灵药师系统 末世杀圣
    第023节轰动

    胡泽逾进来的时候,额头有汗,气喘吁吁,可见他跑得很急。

    彼此行礼,顾延臻请他坐下。

    他撩襟坐了,没有寒暄兜圈子,直接把他的目的告诉了顾延臻夫妻:“……上次都是内子不懂事,冲撞了夫人和七秀,我今日特意来道歉。小女的病,还劳七秀费心。”

    宋盼儿端了茶盏,轻轻拨动浮叶,缓缓喝着,就是不开口。

    胡泽逾就知道事情可能会不好办。

    胡太太经常跟胡泽逾抱怨说,顾家三夫人宋氏是个刺头,不太好相与,总得处处随着她的心意。

    如今看来,果然是不假的。

    “至也兄,您看…….”胡泽逾见宋盼儿不为所动,就转而看向顾延臻,希望顾延臻帮着说几号好话。

    哪里知道,顾延臻是最重规矩的。

    女孩子家的,半夜出门总归不好!

    顾延臻对胡泽逾的到来就不太高兴,见胡泽逾问他,他道:“胡兄,我们家女孩子都本分,夜里出诊断乎是没有的。再说,她只是跟着祖父念了几年书,没有出师,怎能出诊?”

    上次顾瑾之也去看了,这次却不行。

    这是得罪了啊!

    胡泽逾脸上就露出几分哀切:“至也兄,咱们兄弟一场,我有话也不瞒你:小女的病,已经无治。今日请了周家的周正远先生问诊,他连脉都没号就走了,足见凶险。其他大夫,我放心的都请不来;没名没姓的,我又不敢请。只是七秀说过小女有救。您也是父亲,请您通融通融,让七秀去给婕儿看看吧。她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也是缘分…….”

    说得顾延臻心里微震。

    胡婕的病已经如此严重了吗?

    只是,那么多大夫都治不好,顾瑾之怎么可以?上次宋大太太的病,她不过是借助了老爷子的帮助。这次,老爷子又教她了吗?

    老爷子也没那么高的医术啊?

    顾延臻就有点糊涂起来了

    他没有再拒绝胡泽逾,而是问安静坐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的顾瑾之:“瑾姐儿,胡秀的病你看了的,可有对策?”

    “虽然凶险,倒也不是没法子。”顾瑾之道,“只是…….”

    她说罢,看了眼自己的母亲。

    顾延臻和胡泽逾的目光也顺势落到了宋盼儿身上。

    这件事的决定权在宋盼儿身上。

    能治好的,现在是人家愿不愿意替胡婕治病的问题了。

    毕竟胡太太让宋盼儿那么难堪。

    宋盼儿可从来不是个心软怯懦的主。

    胡泽逾心想又是一番口舌周折,却听到宋盼儿道:“胡太太不是说,我家姐儿是显摆,拿您女儿彰显吗?我们可不敢!”

    果然,她就是揪太太的话不放。

    “…….孩子病成那样,她也是心急如焚,才会胡言乱语。”胡泽逾陪着小心,“三夫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胡家是不会忘记您和七秀的大恩大德的!”

    “这么说,胡太守是信我家姐儿的话了?”宋盼儿笑盈盈的问。

    胡泽逾忙道:“信,信!”他心里狂喜,事情已经有了些转机。

    “哪位大夫出诊不收诊资的?”宋盼儿道,“我家姐儿什么难病都能治好,诊资可不低!”

    “应该的,应该的!”胡泽逾道,“诊资定不会少给。”

    他知道顾家不缺钱,宋盼儿的娘家宋氏更是富足,她们母女不缺银子。所谓诊资,不过是为难胡家罢了。

    所以,宋盼儿开价肯定不会低,胡泽逾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那…….这个数。”宋盼儿伸出雪白手掌,五指摊开在胡泽逾勉强晃了下。金黄镶翠绿宝石的戒指温润如玉。

    五…….

    顾延臻眉头蹙了蹙,道:“就是老爷子出诊,也没有收到五百两!都是朋友,没必要这样。”

    宋盼儿却笑着微微摇头。

    胡泽逾也是心里一咯噔:宋盼儿狮子大开口,这是要五千两啊!五千两,能在延陵府置办一千多亩良田,这可不是小数目!

    可胡太守为官两年,私产是有些的。虽然肉疼,却也不至于拿不出来。况且这是救命呢。

    “三夫人放心,我立马回去叫人准备好五千两银票,送您送来,只求七秀能救小女一命。”胡泽逾道。

    顾延臻错愕看着胡泽逾和宋盼儿。

    五千两

    宋盼儿还真敢开口!

    而胡泽逾那么精明擅长算计的人,他居然答应了!

    他们都疯了吧?胡泽逾这个太守,十年的奉银也没有五千两吧?

    “五千两?”宋盼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胡太守,您当我家姐儿是外头的赤脚大夫?既然是求她救命,没有五万两是不能够的!”

    顾延臻再也忍不住,道:“既然要给胡秀治病,就诚意一些,耽误工夫说这些闲话做什么?”

    “三爷误会了,我可没说闲话。”宋盼儿柔声笑着,“没有五万两,我家姐儿是不会出诊的。”

    她的确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胡泽逾心里就凉了一截。

    他全部的家当,才三万多两。要凑齐五万两,还要卖掉些田产。他父亲那一辈没留下家业,他可是辛辛苦苦攒下了这点家产的。

    难道如今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女儿真的值得他付出这么多吗?

    他变了脸,没有再接话。

    顾延臻心里不忍,频频给宋盼儿使眼色。宋盼儿只是甜甜冲他笑,并不理会他的暗示。

    “三夫人,我只怕拿不出……”胡泽逾道,“能不能?”

    “救命的时候还讲价啊?”宋盼儿脸色一落,“您要是请赵道元神医看病,也讲价吗?”

    胡泽逾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宋盼儿的意思是他小瞧顾瑾之。再说下去,只怕宋盼儿还要加钱。

    屋内就安静了下来。

    “胡伯伯,您回去考虑考虑。”一直沉默着的顾瑾之突然道,“胡婕的补能耽误半日。倘若还想救她,明日卯正一刻之前来找我,否则大罗神仙也无法的。”

    胡泽逾错愕看着她。

    这么小的女孩子,也这样大胃口?

    还是顾瑾之根本不知道五万两代表着什么?

    五万两,是胡泽逾的全部家当!

    他不得不考虑!

    他恹恹起身告辞。

    顾延臻亲自送他出门,道:“胡兄放心,假如瑾姐儿真的能救胡秀,我定会劝她的。内子不过是贪图嘴上痛快,她也没想让您破费。”

    胡泽逾点点头,心想你对你媳妇未免太不了解了!

    顾延臻送了胡泽逾,回到东次间的时候,宋盼儿正在喝茶,顾瑾之已经起身回房睡觉了。

    宋盼儿眉眼飞扬,眼角眉梢全是笑。

    看着胡泽逾那个样子,她真真出了一口气

    让胡太太嚣张!

    到时候她不肯拿钱,她女儿病死了,宋盼儿也要到处去说他们夫妻的坏话!

    这回可不是顾瑾之见死不救,是胡泽逾夫妻见死不救的,他们有钱不肯拿,吝啬鬼!

    “这样就把瑾姐儿摘干净了吧?”宋盼儿得意想着。

    胡太太居然敢给她宋盼儿脸色看,不给点厉害,她以后还当宋盼儿是个软柿子,以后谁还把宋盼儿放在眼里,以后谁还相信顾瑾之的医术?

    宋盼儿就要拿这个作法,替自己和女儿争一口气!

    “明日一大早,让瑾姐儿去看看胡秀。”顾延臻对宋盼儿说,“吓吓胡泽逾就成,你可别拿人家那么多钱。”

    “我心里有数。”宋盼儿懒得和顾延臻说道。

    第二天,卯初一刻宋盼儿就醒了,她倒要看看今日胡家还来不来人。

    丫鬟婆子们服侍她穿衣梳头,大概到了卯初三刻,司笺再来报说,胡太守来了。

    胡泽逾带着三万里银票,和一下子地契、房契:“现银不够五万两,这些地契、房契先抵押给您,等婕儿好了,我再慢慢筹钱。”

    宋盼儿就满意收下了。

    顾延臻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胡泽逾的出身,清贫得很,怎么做官这些年,弄了这么庞大的家私?

    原来也是个贪的!

    顾延臻对胡泽逾那点好感,顿时就没了。

    “海棠,你去请七秀来。”宋盼儿把银票和匣子交给身边的宋妈妈收着,吩咐丫鬟去找顾瑾之。

    片刻,顾瑾之就来了。

    她怀里抱着个小小的匣子,装着六神丸。

    宋盼儿陪着她,去了胡太守府。

    一直寸步不离女儿床边的胡太太不见了,只有胡卓守在旁边。宋盼儿和顾瑾之顿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感情胡太太还不知道家底已经被宋盼儿拿走了?

    等胡太太知道的时候,只怕鼻子都气歪了吧?

    宋盼儿就更加解气了。

    顾瑾之没有犹豫,取出六神丸,对胡卓说:“你帮忙掰开她的口。”

    胡卓道是,上前帮忙。

    顾瑾之把药丸搁置在胡婕的舌根,用一小勺温顺缓缓润泽。

    “她…….她咽不下去的。”胡卓没忍住,对顾瑾之说。

    药水都进不去,何况药丸?

    “不用咽

    。”顾瑾之道,“这样放在舌根,每隔半个时辰用小半勺温水润一下,药丸会化作津液,慢慢沿着舌根沁入。”

    这法子倒新巧!

    不过这法子,也只有药丸适用。药水的话,放到口中咽不了就要从口角流出来。

    只能等药丸化成唾液,慢慢咽下去。

    “胡伯伯,我今日要在这里一整日。”顾瑾之又道,“我得帮她润津,明日的话你们可以帮忙,如今只怕不行。”

    胡泽逾见她说得很像那么回事,心里大喜,连忙让丫鬟把胡婕院子的暖阁收拾回来,给顾瑾之和宋盼儿休息。

    顾瑾之就在胡家待了一整日。

    到了黄昏的时候,胡婕的气已经略缓。

    胡太太因为茶水里被儿子放了安神药,一觉睡了十二个时辰,这时候才醒。她不知道顾瑾之和宋盼儿怎么又在胡婕房前,可她能感觉到胡婕的肿消了些。

    她大喜,拉着顾瑾之的手,说了好些感谢话,还跟宋盼儿道谢,说她昨日鲁莽。

    宋盼儿特别宽容的原谅了她,这让胡太太有点意外:什么时候宋盼儿变得这样好说话?

    第二天,顾瑾之和宋盼儿又一早来了胡家。

    她一口气放了三颗六神丸在胡婕舌端,让她噙着。中午的时候,胡婕突然含糊喊了娘。

    她脸上的肿已经消了大半,喉间肿痛也消了很多。

    药丸她已经含化了,喉间肿痛大减。

    胡太太喜得大哭,胡太守和胡卓也抹泪。

    就连宋盼儿也动容。

    “你饿了很久,进食点米汤吧?”顾瑾之在一旁轻声说,“饿吗?”

    胡婕微微点头。

    胡太太抹了泪,忙喊丫鬟去准备米汤。胡婕慢慢吃了小半碗。

    顾瑾之又给了她两颗六神丸噙着,让她慢慢含化咽津,然后对胡太守说:“倘若我预料不错,她的肿痛今晚就会减缓,可以喝药了。我给副方子,还有三颗六神丸,每日用药服下一粒,一连吃上三日,保管诸病消失,气平神轻。”

    胡泽逾原本相信她,只是一种下注,赌自己没有看错人。

    可直到顾瑾之几粒药就让胡婕转危为安,他再也不怀疑顾瑾之的医术了,连连道谢,接过了药方。

    顾瑾之交代清楚如何用药,就和母亲回了马原巷顾家。

    到了第五天,胡婕病痛全消。

    这件事一下子就轰动了延陵府。

    ——*——*——*——

    感谢伊丽沙、^、千奈子w、jykuan4569等亲们的打赏。
(快捷键 ←)上一章:第022节相左返回目录下一章:第024节侮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