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爱情小说 »春闺记事最新章节列表 » 第072节帝前辩证

第072节帝前辩证

文/15端木景晨
春闺记事 本章字数:4171 春闺记事txt下载
推荐阅读:当男主外挂到期后(快穿) 大圣道 江城谣 重生之民国名媛 穿越之购物狂影后 星际能源师 诛仙神尊 单兵为王 盖世仙尊 嫡女承爵
    顾瑾之跟着祖父,夜里住在太后娘娘坤宁宫旁边的偏殿里。

    坤宁宫坐北朝南,九间连廊,琉瓦重檐,富丽辉煌。

    这倒和后世的坤宁宫很像。

    可是顾瑾之记得,历史上的这个时期,还没有开始建坤宁宫,要过好几年才有。

    也许是自己的历史知识单薄,误读了野史。亦或者,这不是历史上的那个朝代,只是个平行的空间。

    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历史上,这个时期的皇帝,是位篡位成功、千古留名的伟大帝王,并非自己白日见到的那位斯文俊朗的青年。

    真实历史上的那位伟大帝王乃是庶出,嫡母和生母皆早逝,更没有这么位太后了……

    “叩叩”的两声。

    老爷子手指重重敲顾瑾之的桌面。

    她发呆的时间有点长了。

    顾瑾之回神,冲老爷子笑。

    “发了这半日的呆,可想明白了太后娘娘的病因?”老爷子板起脸孔问。

    老爷子神态不带一丝笑意,跟往日祖孙俩念书时一样,严肃看着顾瑾之。仿佛答错了,就要用戒尺打手板。

    顾瑾之也是真的没想到,老爷子会找她上京,来给太后娘娘瞧病。

    她总觉得,有些话一直藏在她和祖父之间,那是建立在信任之上的。她不肯信任祖父,不愿意和盘托出,祖父就不问。

    老爷子的性格,素来怪癖。

    “从脉象和气色瞧来,太后娘娘枯瘦得厉害,只存了最后一缕生机,定是久咳。”顾瑾之敛了心神,只谈病情,“我初估计。咳嗽定是一年半左右,从不间断,仅仅是有时轻、有时重,常有夜间频咳。”顾瑾之徐徐道来,语气非常肯定。

    她对自己说出口的判断,从不模棱两可,都是非常肯定,这是艺高人胆大啊。

    老爷子心头微动,震撼比以往都强烈。

    至少,他从太后的脉象和气色上。只能看出太后身体受损已久,却说不出准确的时间。

    他面上不露情绪,等顾瑾之说完。他才微微颔首。

    “皇上跟我说,太后娘娘是前年七月发病。当初只以为是风寒,吃了些疏导剂,可后来并不见风寒,反而低咳不止。白日不发。夜里半夜咳嗽,难以入睡。”顾老爷子说道。

    顾瑾之点点头:“正是如此。”

    两人正在说话,外面传来了小太监的声音,皇上请顾世飞和顾瑾之到坤宁宫说话

    祖孙俩的话题就打断了。

    他们早上进宫的,只因太后娘娘那边有两位湖广来的神医就诊,顾瑾之和顾世飞就歇在了太医院。和秦微四说话。

    到了下午丑正,才宣了他们祖孙进坤宁宫。

    可巧太后娘娘吃了药,正在安睡。任何人都不敢打扰。

    顾老爷子和顾瑾之又等到了寅正。

    太后娘娘醒来,看到是顾老爷子,目光里露出几分欣喜。

    顾老爷子说让顾瑾之给她号脉,她只是微微一沉思,就让顾瑾之瞧了。足见她很相信顾老爷子。给顾老爷子极大的面子。

    顾瑾之倒也不怕事,笑盈盈跟太后请安。就坐下来号脉。

    她还在号脉,皇帝和顾瑾之的大伯顾延韬进来看望太后,正好撞上。

    太后示意他们别出声,别打扰了顾瑾之。

    当时皇帝和顾延韬都是错愕不已。

    一个小小的孩子在那里号脉,总叫人觉得滑稽。

    顾瑾之的脉刚刚号完,皇帝要问她的话,外面的太监进来说:“夏首辅在御书房等陛下,有紧急奏本陈奏。”

    皇帝为难看了眼太后。

    太后娘娘虚弱道:“皇上且忙去……”

    皇帝这才行了礼,带着顾延韬走了出去。

    顾瑾之号完脉,自然是不好跟太后娘娘说病情的。

    太后娘娘也不相信她,根本没问她看得如何,只是问她:今年几岁了,在家里读了些什么书,说了婆家不曾,进京路上好玩吗等等。

    冬日的夜,来的特别早。

    太后娘娘知道城里快要宵禁,就让顾瑾之和顾老爷子歇在她的偏殿:“等会儿皇上肯定要问,你们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顾瑾之和顾老爷子就歇在了坤宁宫的偏殿。

    果然,没过一个时辰,他们祖孙刚刚吃了饭坐下,准备商讨下太后的病情,皇帝就叫人来请了。

    不在朝上,皇帝换了绣龙纹的青稠袍子,端坐在坤宁宫的西梢间,请了顾世飞和顾瑾之说话。

    祖孙俩进屋就跪下,跟皇帝磕头行礼。

    “快平身。”皇帝的声音温醇敦厚,很是好听。

    顾瑾之自己很快爬起来,还掺了祖父一把。

    皇帝瞧着,眼底就有了些淡笑:往年逢年过节,再太后这里也偶然碰到几位王贵贵胄家千金秀。那些秀见了皇帝,个个瑟瑟发抖。当然,有时也见过温婉大方、知书达理的。

    可是,没一个像顾瑾之这样

    。她倒不是大方得体,而是……根本就不觉得皇帝有什么可怕。

    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孩子。

    还知道搀扶祖父一把,也是个至孝的孩子。

    皇帝自己是个至孝之人,也是以孝治天下,他特别喜欢孝顺的人。

    他对顾瑾之的行为不以为忤,反而微微颔首。

    “赐座。”等祖孙俩行了礼,皇帝喊宫人搬了锦杌给他们祖孙坐。

    两人又是道谢,坐了下来。

    “母后的病,上午从湖广来的钱大夫和莫大夫,都作了诊断,寡人并未叫煎药,还想再听听顾国公的意思。”皇帝轻声道,态度很和蔼。

    他母亲病了,对待每个大夫,他的态度都很谦和。

    上次顾世飞开了方子,吃了两个月,太后的病情清减了些。咳嗽病却没有完全消除。

    到了十月,日子天寒地冻,太后又开始反复。

    可能清减些病情,也是不容易的。

    这一年多,能让太后的病情轻缓几分的大夫,数不出五位,所以皇帝并没有怪罪顾世飞,而是求他再想想法子。

    顾世飞说,他的法子,要等到两个月后。

    如今两个月过去了。他的法子不知道有没有,只知道他把孙女带进了宫。

    皇帝暂时不准备和大夫较劲,他需要他们给他太后救命。

    所以。他对待每个大夫都很宽容。要不然,顾世飞带个孩子进宫,皇帝是要发火的。

    “老臣一时也想不出法子。”顾世飞声音不卑不亢,好似治不好病,并不是他这个大夫的失职。而是件普通平常的事。

    他的心态比任何人都好。

    所以太后信他,皇帝也信他。

    “老臣这孙女,自幼跟着老臣学医,天赋异禀,她倒是有些见识。”顾世飞指了指顾瑾之。

    皇帝的眉头不经意蹙了蹙,而后又轻轻放开。笑着道:“顾秀可有十岁?这么小就会瞧病,真是异才……”

    顾世飞表情不变,一句“谬赞”也没谦虚下。让皇帝心里有了好奇:难不成世上真有超脱凡俗的奇才?

    “回陛下,民女今年十二岁整,略通雌黄。愿为太后娘娘和陛下效力……”顾瑾之起身,行了一礼,答了话。

    皇帝又让她坐下回话:“太后的病。顾秀可有高见?”

    “高见自是不敢当。”顾瑾之笑着道,声音清脆。清晰,“不过,民女倒能猜测到以往大夫和太医的见解和用药……”

    皇帝对她的回答有些意外。

    “……咳嗽不离肺,或宣肺,或清肺,或戗伐胃气以润肺

    。药方,左不过橘梗、苏叶,亦或鱼腥草、黄芪,再不过是大贝母。”顾瑾之道。

    皇帝脸上露出了惊愕,他难以置信看着顾瑾之。

    自从母后染了这怪病,皇帝就请便了名医;太医院的不行,去京城和附近地方找知名大夫;又不行,远走湖广、江南……

    药方他更是见过的,病理也听那些大夫分析过无数次。

    真的正如顾瑾之所言,全部不离肺,用尽了方法来治肺。

    每次的药,也是如顾瑾之所言的这些。

    要是再请个新的大夫,他说的方子和病理与以往相同,皇帝都能分辨出好坏来。

    这叫久病成医。

    没人像顾瑾之这样,一口气说了这些话。

    皇帝被她震了一下,心里对她的不信任和成见,一下子减了三分。

    “……祖父医术了得,用药不仅仅是从肺入手,还治了咽炎。”顾瑾之断定道。

    顾世飞没有开口。他的手指也紧紧攥在一起。

    倘或往日只觉得顾瑾之特别自信,那么,今日她这手未卜先知,又是从何而来?

    顾老爷子自负见多识广,又气性超脱,仍是被顾瑾之这一番话,震得心神不宁。

    皇帝则对顾瑾之说顾老爷子的方子,没多大感触,他只当这祖孙俩谈过的。

    可顾瑾之能说出这么一大通,也是前面大夫未提及的。

    皇帝心里泛起了一丝希望。

    这丝希望,在和他对顾瑾之这个孩子的不信任坐争斗。

    “那顾秀,可有更高明的诊断?”皇帝最终被那丝希望占领了心神。

    只要有希望,他就应该给母后试试。

    “……前朝医典上,有本阎氏医话。其中,阎氏对有位不知名的大夫‘五脏六腑皆令人咳’,视为缪谈,大肆反驳且嘲笑。我倒以为,阎氏见识浅薄,反而是那位五脏六腑皆令人咳的大夫,有独特卓见。”顾瑾之道。

    皇帝不懂医理,就望向顾老爷子。

    顾老爷子的神色很奇怪。

    他似乎想让顾瑾之不要大言不惭,可而后想起什么,神态又敛了下去,继续不动神色。

    皇帝就疑惑了:顾瑾之说的,到底对不对?

    ——*——*——*——

    感谢熱戀^^ 、poppyjj 、文鷇 、凌蕙丛 等亲们的打赏。

    第二更了,求粉红票!!粉红票榜又掉了下去,亲们手里还有票的话,再帮15一把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071节哭泣返回目录下一章:第073节另辟蹊径(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