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动漫小说 »娇娘医经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章 闲言

第六章 闲言

文/希行
娇娘医经 本章字数:2944 娇娘医经txt下载
推荐阅读:仙少,走着瞧 至尊剑皇 无限主角利器 战辽东 圣脉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至尊医道 鉴宝秘术 超级游戏模拟器 万能重生系统
    程府二房的东跨院,紧挨着荷花池,是大房二房共有的花园,也是夏日歇凉的好去处,家里年轻姑娘们的住处都在这附近。

    一大早仆妇们来来往往伺候,但与往日不同的是,所有人都在经过一处宅院时停下脚多看两眼议论两声。

    昨天半夜,这间屋子临时匆匆的被收拾出来,住进去了一个女子,据说,是她们家的嫡长女。

    “我们都要往后排一下,七娘以后要叫八娘了。”十二岁的程六娘笑道。

    听了她的话,屋子里吃饭的另外二个年轻姑娘都放下筷子,低着头忍着笑。

    奶妈慌了神的忙过来。

    “六娘子,快别逗妹妹玩。”她说道。

    六娘是大房那边的嫡女,不是自己家里的庶女,她可不敢斥责。

    程七娘一晚上积攒的恼火被这一句话闹起来了,扔了筷子,哭着就向外跑。

    奶妈嗨呀两声忙追过去了。

    见惹哭了程七娘,程六娘吐吐舌头,颠颠的走了。

    屋子里剩下的两个少女对视一眼。

    “你还记得那个傻子吗?”程四娘问道。

    “她离开家时我们才二岁,怎么记得啊。”程五娘说道,慢悠悠的重新拿起筷子吃饭,“况且傻子有什么好记的,都是这样。”

    她说着话,有些调皮的做个吐舌头翻白眼的鬼脸。

    程四娘被她逗笑了。

    “那以后我就是程五娘了。”她说道,伸手指着程五娘。

    这真是好笑的事,姐妹两个对视一眼,再次一起咯咯的笑起来。

    一晚上几乎没合眼的程二夫人连饭都没吃,想要多睡一会儿,却被女儿哭闹的不得不起身。

    “没人不让你当七娘,你是七娘,永远都是七娘。”她伸手掐着头说道。

    程七娘抓着母亲的衣袖,大眼睛满是泪水,得到母亲的保证心里稍微安定。

    “那,我不要有个傻子姐姐,别人会笑死我的。”她又开始扭着身子喊道。

    如果可以,想必程家上下都是这般念头,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个傻子扔了道观七八年,竟然没死,还回来了。

    程二夫人只觉得头疼欲裂。

    “好了,七娘,你吵什么吵,你瞧瞧你,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吗?你再这样子,你也要跟你那个傻子姐姐一样,被全城的人笑了!”她拉下脸喝道。

    这是程七娘最大的噩梦,她看着母亲,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程家二房一大早就乱成一团麻。

    消息传到程家大房这边,几乎也是一夜未睡的程大老爷和夫人对视一眼,重重的叹口气。

    “二弟一个男人家,弟妹进门晚也没见过那孩子什么也不知道,我看就别让他们问了,带过来我来问问吧。”程大夫人说道。

    程大老爷点点头,带着几分疲惫。

    “那孩子吃过饭了没?”程大夫人便让仆妇去问。

    仆妇不多时回来了。

    “还睡着呢。”她说道。

    程大夫人有些愕然,看了看外边的天色,夏日里亮的早,此时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里里外外都亮堂刺目。

    “一个傻子,你还指望她能正常作息吗?不就是吃吃睡睡!”程大老爷没好气的说道,“也别问了,就那样扔着吧。”

    程娇娘主仆回到程家的第一天好好的睡了一个安稳觉。

    半芹归家落巢心思放定,几个月的担惊受怕全消,睡的是无比的踏实。

    程娇娘自几个月前醒来最初夜夜不能寐,到如今睡眠越来越好,尤其是昨夜,竟然连一丝梦的没有,莫非这正是到了家,魂魄俱安的缘故。

    总之主仆二人心情大好,所以当起来梳洗过后,见到那凉了的饭菜时也没什么反感。

    “家里饭点早,你们新来不知道,但停了灶就不好再开,家里一大家子人,又没有单开小厨房的规矩。”廊外一个仆妇似笑非笑的给半芹解释道,一面看了看天色,“要么就再等等,这午饭也差不多要用了。”

    这是讽刺她们起的晚,半芹没有理会。

    “无妨,我自己热热就好了。”她说道,还冲仆妇露出笑脸。

    自己热热?仆妇愣了下,果然看那丫头进去不多时在厅堂中摆出两个小炉子,打开一个食盒,里面锅铲碗筷等等器具竟然齐全,不止齐全,还很精致,好几样她都没见过。

    一个傻子用的这样精巧?

    仆妇看得有些呆,身后来了一个仆妇伸手捅她。

    “人什么样?”后来的仆妇带着几分好奇低声问道,一面悄悄的往厅屋里瞄。

    先前的仆妇摇头。

    “没出来过,我也没进去,窗子开着呢,你悄悄看去。”她低声笑道。

    两个仆妇低笑在一起。

    看着这边半芹热好了饭菜,逐一摆在食盒里端着向睡房去了,两个仆妇也没跟进去看的心情。

    “当初小时候我还记得,饭也不会吃,屙尿也不知道,到了冬天,衣服都洗不过来,整日身上臭烘烘的,先夫人在屋子里一把一把的熏香,结果呛的那傻儿一个劲打喷嚏,一个喷嚏就尿,一个喷嚏就尿。”

    另一边,洒扫的仆妇们也聚在一起说笑,说到这里都嘎嘎的笑起来。

    “也真难为先夫人了,这么个孩子当初真不该留着。”

    “可不是当初老太爷让溺死,夫人偏不让,哭的闹着,搬来了亲家,只把老太爷气的躺了三天,灰了心,再不管这二房的事。”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先夫人为了这个傻儿拖累,二爷不喜,也没再要上孩子,倒把身子也拖垮了,早早的去了,还不是扔下这孩子活受罪,倒不如当初一个痛快,如今早投胎转世过好日子了。”

    “瞧你说的,要不是先夫人早没了,哪有如今新夫人的事。”

    这话又引得一阵嘎嘎笑,话题便转移到新夫人身上。

    “你们说先夫人和如今的夫人那个更好?”

    跟死人做比较,是程二夫人最忌讳的是,对于一个继室来说,这是免不了,从她在闺中与程家议亲的那时起,她就知道这一点。

    哪个姑娘不想夫妻结发,你只有我一个我只有你一个,但人生总有些无奈,因为父亲当年获罪家事牵连,她生生托成了老姑娘,不得不嫁给人做续弦。

    好在丈夫年轻英俊,仕途平顺,妯娌亲和,婆婆一心念佛,她来到这家中,不像是做媳妇倒像是做老闺女,如今又产下嫡子,出嫁前担心的那些事都渐渐的被忘记了。

    没想到在这日子越过越好的时候,竟然冒出这些事来,那些被压在心里不愿想起的事顿时都争先恐后的翻腾上来。

    将来死了,她和她丈夫也不能同寝安葬,中间隔着一个棺材,而她只能摆在靠下的位置,纵然是她陪着丈夫过了几十年,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也比不过那个活了不过几年在家里毫无轻重的女人,只是因为她比她先进门,只是因为她是她丈夫的结发嫡妻。

    程二夫人浑身发抖,被女儿哭了一早上,耳边还嗡嗡回想着女儿那句,我不要一个傻子姐姐。

    傻子,都是这个傻子引来的麻烦,她怎么没死在并州又回来了呢!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章 如何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章 惊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