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动漫小说 »娇娘医经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奇妙

第十九章 奇妙

文/希行
娇娘医经 本章字数:2737 娇娘医经txt下载
推荐阅读:大唐超级奶爸 名门骄妃 世城 盛唐极品纨绔 田园小爱妻 三国之魏武曹操 婚后独占爱妻 万能重生系统 穿越之英雄联盟系统 硅谷大帝
    “好啊,妙啊!”

    程二老爷日夜不休奔波几日请来的大夫啧啧称赞。

    人都病的差点死了,有什么可好可妙的?

    这大夫靠不靠谱啊?

    程大老爷看程二老爷,程二老爷有些尴尬。

    “廖大夫,你看看我家四郎这是如何?”他忙说道。

    这个浙江道有名的神医可是他费了好大力气才请来的,别白忙一场没有功劳也没了苦劳。

    “如何?”廖大夫说道,捻须,“好了好了。”

    好了?

    这就好了?

    “大夫,这,这怎么就好了?”程大老爷急问道。

    “你这人,难不成不好才好?”廖大夫看他一眼说道。

    什么话!这大夫说话的怎么这么欠!

    程大老爷皱眉头。

    “大夫,四郎昨日还人事不醒,委实重病,难道是错了?”程二老爷忙问道。

    “错没错,只是已经被治好了。”廖大夫说道。

    程家二位老爷对视一眼。

    “怎么治好了?”他们齐声问道。

    廖大夫看着他们意味深长一笑。

    “吓好了。”他说道,“真是妙极了!”

    内宅里,因为看到儿子醒来而病好了一半的程大夫人听了丈夫的话也有些糊涂。

    大夫尚在,程大老爷记挂夫人这才急匆匆进来先给她吃个定心丸。

    “吓好了?”她问道,“这叫什么事?”

    “那廖大夫说,忧思伤神,肝结郁郁,气血凝滞,正是俗称的相思病。”程大老爷说道。

    程大夫人脸色很是难看。

    先前那些大夫们说的倒都是对的。

    不过好好的得什么病不好,得这相思病真是丢人。

    “不是说心病还需心药解,四郎可没见到那相思中的人也好了,怎么能说是相思病?”程大夫人争辩说道。

    “廖大夫说,相思不一定是相思人,物,鸟花虫甚至山水风景,都可以至相思。”程大老爷说道,这几句话说出来才觉得这位廖大夫算是一位大夫了。

    程大夫人松口气,有些高兴。

    只要儿子不是犯了那种相思就成。

    “不过咱们儿子这个是因人的相思。”程大老爷说道。

    程大夫人的脸重新拉下来。

    “先是饮了一剂疏风理气的汤药,接着陡然惊吓,魂飞魄动,郁结消退,气血两通,就好了!”

    而客厅里廖大夫面带笑意的说道,一面再次抚掌,“妙啊,妙啊。”

    陪坐的程二老爷听的云里雾里,不过也没办法,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不是大夫,自然听不懂大夫们的话。

    “原来是对症的汤药,是哪个大夫开的,快去赏。”程二老爷对下人说道。

    下人应声是忙出去问。

    “汤药极好,但还有一人也要大赏,就是那个想到用鬼面具吓你们家公子的丫头。”廖大夫说道,“如果单饮这幅汤药,倒稀松平常没什么效果,但加上这个药引子,就大妙了!”

    说到这里,他再次抚掌大笑。

    “妙啊妙。”他喊道,“我怎么没想到过,思而神聚,惊而神散,竟然亦可反之而行,妙啊妙啊。”

    程二老爷可以肯定了,这廖大夫果然是神医,神神叨叨的!

    亲自看着程四郎慢慢的吃了几口人参鸡粥,程大夫人才放心下来。

    “让母亲担忧了。”程四郎虚弱的说道。

    虽然人还没虚弱,但已经有些精神了。

    程大夫人用手帕擦了擦眼泪,看着仆妇扶着他躺下休息,才走出来。

    她的确想问问那个让四郎犯了相思病的女郎是怎么回事,但也知道如今不是问的时候,那就先解决别的事吧。

    大房的堂屋里,春兰已经跪了半日了。

    “说吧。”程大夫人跪坐下来,淡淡说道。

    “夫人,奴婢,奴婢是觉得四公子撞了客,所以先去荷花池拜了拜,四公子却毫无起色,后来奴婢就想乡下婆子们说的,鬼怕恶人,所以就想吓鬼。。。”春兰颤声哽咽说道,“奴婢有罪。”

    她说着叩头。

    旁边的丫头婆子都露出复杂的神情,真是走了好运道,那位大夫的话已经传开了,说这次四公子能好了,全是这丫头吓了四公子一吓的功劳。

    说起来也算是四公子的救命功臣,那日后可就不单单是个丫头那么简单了。

    “你没罪。”程大夫人说道,吐了口气,“你有功。”

    伏在地上的春兰呜呜的哭,哭声里难掩喜悦。

    “只是这功劳不能你一个人占了。”程大夫人看着她,淡淡说道。

    伏在地上的春兰身子微微一僵,心扑腾乱跳。

    “夫人。。”她诺诺的抬头,“奴婢不敢居功,奴婢是有罪的。”

    “那就将功赎罪,说吧,是谁告诉你这个法子的?”程大夫人说道。

    此言一出,屋子里的人都愣住了,春兰更是面色发白。

    “夫人?”她颤声问道。

    “春兰,其实四郎能不能好,你自己心里也没底是不是?”程大夫人慢慢说道,看着春兰,“我想,如果四郎真的有个好歹,你要说的就是面具是不小心掉下来的吓到了四郎,是不是?”

    春兰惶惶的摇头。

    “夫人,夫人,奴婢没有,奴婢不敢。”她哭道。

    “你先别哭,秋葵。”程大夫人忽的喊道。

    侍立在屋外的丫头秋葵立刻应声进来跪下。

    “如果是你当时吓到了四公子,你当时应该做的是什么?”程大夫人问道。

    “奴婢有罪,奴婢惊吓了公子。”秋葵立刻说道,神情惶惶声音颤颤,似乎她真的犯了这个错。

    “春兰,这事发生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程大夫人问道。

    春兰面色灰白,周围的仆妇丫头也反应过来,看向跪着的春兰。

    “老爷说,你当时只是跪着哭,并没有说自己大意有错,甚至连一句面具怎么会出现在四郎面前的辩解都没说过。”程大夫人说道,笑了笑,“小丫头,那是因为,你想等等看再决定怎么说吧?”

    春兰咬着下唇哭低下头不敢看程大夫人。

    “说,是谁告诉你这么做的!”程大夫人猛的喝道。

    这突然拔高的怒喝,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春兰呜咽一声跪俯在地上。

    程娇娘的院门被人敲开时,半芹一脸惊喜。

    “娘子,你又说对了!”她说道,“老爷夫人果然不好骗!”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八章 喂药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十章 其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