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动漫小说 »娇娘医经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应得

第十一章 应得

文/希行
娇娘医经 本章字数:6559 娇娘医经txt下载
推荐阅读:医道官途 末日轮盘 武极苍穹 摘星 拐个男神当老公 星盗王的逆袭[重生] [重生]每次进球只为你 [快穿]情话终有主 一个男人 铁血强国
    祝大家新年快乐。上架一更,五千字。

    新的一年开始了,真是时光飞逝如电,似乎前一刻还是名门医女上架呢,竟然又一本书上架了,我们竟然一同走过一年多时光了,即将共同走过又一年,感慨啊。

    **************************

    雷声滚滚,闪雷阵阵,但跟方才在头顶相比,已经高远去了。

    房子已经烧了一半了,雨水渐渐浇熄火势。

    火光忽明忽暗下,照着院子里大雨中蹲着的缩成一团的身影。

    四个。

    那两个小童在火起的同时也从厨房里跑出来了,她们惶惶不安,在听到程娇娘喊着让跑过来的丫头抱膝蹲下的时候,下意识的跟着做了。

    这山上的雷暴天来的快去的也快,雷声再小一些时,程娇娘慢慢的要起身,但是大雨浇的她实在没力气起身了。

    “半芹。”她虚弱的喊道,“可以了。”

    丫头听到了这才抬起头,看着距离房屋最近的程娇娘,连滚带爬的冲过来,放声大哭。

    她滑下梯子就直奔过来,却在才进院子的时候被娘子喝止。

    现在想想,方才那是多么危险可怕的境地,她蹲在院门边,都感觉到头皮发麻身上发木,似乎有奇怪的东西穿透身子,可想近处的程娇娘。

    “娘子,娘子你没事吧?”她哭喊道。

    “没事。”程娇娘说道,没力气拍抚丫头,扶着她的胳膊,站起来。

    丫头更是又累又怕身子发抖,与其说搀着程娇娘。倒不如说二人相互依靠着,还没走两步,就听的山门外杂乱的脚步声以及拍门声。

    “我们来救火的,还有人吗?人还好吗?”

    颤抖的女声从门外传来。

    门内悄然无声,只有火燃烧的声音。

    “师父,都烧死了吧?”穿着蓑衣斗笠拿着水盆木桶扫帚的道姑们颤声说道。

    观主看着山门。又看门内那火光烟雾。

    人虽有过,但万物有命,遇难不救,不堪为人。

    “撞门。”她说道。

    几个道姑齐齐的挤在门边。

    “听我喊。”观主站在一旁,“一二三。”

    道姑们嗨呀娇叱,一起向门上撞去。

    门就在这个时候打开了。几个道姑嗨呀发力声变成惊呼,跌跌撞撞的摔进门去。

    不知是心情愉悦还是这些道姑看起来很好笑。来开门的小童竟忍不住咧着嘴笑起来。

    那个女人竟然被雷劈死了!那个女人竟然被雷劈死了!

    在她们走投无路的时候,那女人竟然先死了!

    这真是太好笑的事了。

    小童越笑声越大干脆抱着肚子蹲在地上。

    雨中叠在地上的道姑们面面相觑,道观都被雷火烧了,竟然还笑得出来?吓疯了吗?

    丫头用薄被子将程娇娘裹住,又立刻端来热姜汤,二人都慢慢的喝了几口之后脸色好了很多。

    “娘子。等,等一会儿烧了热水再泡一泡。”丫头说道。

    张口上下牙还是打颤,不知是吓的还是冻的。

    门外有脚步声。丫头忙转身看去,一个年长的道姑在廊下停住脚。

    “善人。”她施礼说道。

    丫头忙还礼。

    “程观主已经升天了。”道姑说道,“火势已经扑灭了,除了,程观主…以及…外,没有其他伤亡。”

    道姑屋子里大半夜里死了一个男人,这话委实无法说出去。

    “那,那,如何是好啊?”丫头颤声问道。

    看着那裹着被子的少女呆呆傻傻,这个年幼的丫头瑟瑟无神,观主叹口气。

    “如此,不如去让程家老爷定夺吧。”她提醒道。

    丫头恍然哦哦两声,忙回头去看程娇娘。

    娘子太累了,回来到现在还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样做行不行?

    程娇娘看着这观主。

    “道长。”她开口说话。

    门外的观主略有惊讶,她自然已经听说,这小玄妙观住进去的是程家的一个傻女,傻女竟然还会说话,而且声音也并不带有傻气。

    她回过神忙施礼应声。

    “只怕要有劳你走一趟了。”程娇娘说道。

    观主愣了下。

    “好,娘子放心,我替娘子去叫程家的人来,昨日看到雷火,去通知一下程家的人也是情理当中的。”她说道。

    意思就是说她并没有进门不知道这小玄妙观如何,自然更不知道有个男人死在里面,保全了程家的脸面名声。

    “不。”程娇娘说道,“观主看到了什么就是什么,观主仁慈心肠磊落,无须掩饰。”

    观主看着程娇娘,惊讶之色难掩。

    傻子?

    傻子吗?

    “道长,小玄妙观,平白无故雷火劫,还是要大玄妙观来镇着的好。”程娇娘说道。

    这个娘子是不是傻子观主不知道,但观主知道自己不是傻子,这句话的意思,她立刻就懂了。

    梦寐以求的事突然就落在眼前了,观主脸上浮现激动以及难以置信。

    她觉得自己要说些什么,但是怔怔一刻,最终俯身施礼。

    “多谢娘子看重。”她说道。

    昨夜山上又是雷又是雨,城中倒没如此厉害,一夜暴雨来得快去的也快,清晨的江州城一如既往拉开了热闹的序幕。

    只不过几匹急促穿市而过的马让安静的街道一阵骚乱,引来咒骂声。

    程大老爷在客厅里踱步多时,总算看到门外急匆匆进来的管家。

    “如何?”他忙问道。

    管家点点头,附耳上前说了几句话,程大老爷面色极其难看。

    “真是门风败坏,家门不幸!”他回到内室,坐下来。犹自气愤难耐。

    程大夫人屏退丫头,亲自捧茶。

    “没人知道,就没事。”她劝慰道,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再次问道,“果然是如此吗?”

    程大老爷黑着脸点点头。

    “已经查到就是附近村里的男人,女人正在找呢。管家已经给了银钱打发好了,只说在山上打猎遭了雷,那女人也没孩子,很高兴拿着钱变卖了田产回娘家改嫁去了。”他说道。

    程大夫人长长的吐了口气。

    “能压下最好能压下最好。”她感叹道,合手念佛,“这次真是多谢孙观主了。”

    程大老爷点点头。

    “你看。那孩子还在观里,出了这事。接回来吗?”他问道。

    程大夫人沉默没说话。

    按理说出了这事真该接回来,但是……

    玄妙观道姑被雷劈死的消息很快在家里传开了。

    程六娘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哎呀,怎么好好的遭雷劈了?”程七娘惊讶的说道,扭头看外边跪坐侍奉的奶妈,用小扇子指了指,“妈妈说。那些十恶不赦的才被雷劈呢,或者是那些精啊怪啊的,哎呀。那观主不会是个狐精山怪吧?”

    真是小孩子…

    屋子里的姐妹无奈的瞪她一眼。

    “山里多雷雨,山火也多,这是很常见的。”程六娘说道。

    “那怎么以前不劈,现在那傻子去了就劈了?”程七娘不服气说道,说到这里哈了一声,猛地坐直身子,发现什么挥动小扇子,“哦,哦,哦,傻子,是那傻子,肯定是那傻子引来的!”

    与此同时,其他的地方也在议论纷纷。

    “就是那傻子的缘故。”

    “真是谁挨着谁倒霉,自从进了门,你们算算,多少人倒霉了?”

    “…大夫人二夫人被当着人的面责骂,老唐家的一家老小,小菊以及爹娘都被赶出家门,都是因为她,算下来已经有十个人了。”

    “这刚进了那道观没几天,好好的观主就被雷劈死了,啧啧啧…”

    唧唧喳喳嘎嘎的说笑从门后传来,带路的仆妇拉着脸重重的跺脚咳了声,门后说笑声顿散。

    “仙姑,这边请。”仆妇挤出一丝笑对身后的道姑说道。

    孙观主点点头,神情淡然含笑,慢慢的走了几步,心里却回荡着方才仆妇们的闲谈说笑。

    因为那个傻子,已经好些人倒霉了…

    好些人…

    当家的主母,伺候的仆妇丫头…….

    这些人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倒霉了吧..是惹到那个傻子不喜了吧…

    这个念头闪过,孙观主打个机灵。

    惹到那傻子不喜?

    所以,那个女人,就倒霉的被雷劈死了?

    “仙姑。”仆妇唤道,打断了她的出神。

    孙观主才看到已经进了程大夫人的屋子,她忙施礼。

    “这次真是多谢观主了。”程大夫人示意她起身,一面含笑说道。

    “人之常情,人之常情。”孙观主再次施礼说道。

    “虽然说是我们家的道观,但到底是不如你们修行中人打理的周到,所以,我和老爷的意思,就是将这个道观交由孙观主打理。”程大夫人开门见山说道,一面推过来一份契书。

    虽然已经猜到会有这个结果,但当真的听到后见到后,孙观主还是止不住激动。

    “多谢老爷夫人信重。”她郑重施礼说道。

    总是以为这世上有些事只是想想而已,只是没想到有些遥不可及的事一眨眼就送到了眼前。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她有些晕晕乎乎。

    山上下雨了打雷了,这不稀奇,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如此。

    但今年偏偏有一夜打雷了下雨了,小玄妙观就雷火劈了。

    然后她带着弟子们去救人救火。

    然后就看到了雨中被丫头搀扶着走过来的浑身湿透的女子。

    然后那女子就告诉她,小玄妙观要她的大玄妙观来镇着好……

    那个女子!

    孙观主再次打个机灵。

    “还有一事要说与夫人,夫人好定夺。”她说道。

    “仙姑请说。”程大夫人说道。

    “先前小玄妙观里住的娘子,受了惊吓,我略通些医术。所以,想要为她看一看收收惊,再者,守着观里的香火,也要好一些,不知夫人意下如何?”孙观主说道。

    这真是上天有眼赐给的活菩萨。程大夫人喜笑颜开,阿弥陀佛,果然只要那傻子不在家里,她就能心想事成事事顺遂。

    程大夫人即刻就去告诉程大老爷,又请了程二老爷夫妇过来,说了观主的建议。

    这个建议对大家来说自然都是再好不过。

    “孙观主是个真正修行的人。稳重可信,就按她说的办吧。”程大老爷说道。

    程老二爷也点点头。

    “当年道士就说过。要住在道观,果然是好的。”他说道。

    “小玄妙观烧的厉害,拨些钱让人去修整。”程大老爷说道,看着程大夫人,想了想,“找什么人怎么修就交由孙观主做主吧。”

    修缮用工都是有油水可捞的。这个孙观主帮了他们家大忙,又如此善解人意主动要求将那傻子留在观中,程大老爷觉得一定要给这个人回报。

    这一点所有人都没有异议。程大夫人起身去告诉孙观主了,程大老爷也请了管家来吩咐支付工钱的事。

    程二老爷夫妇无事告辞了。

    “不过,真是奇怪啊。”程二夫人想到什么,低声说道。

    “什么奇怪?”程二老爷心不在焉的说道。

    这些日子他的任命还没下来,再问也说准了准了,但一日拿不到告身一日就不算准了。

    “在并州的那个道观就是被雷劈了,怎么回来了,这个道观又被雷劈了,莫非真的有些什么…….”程二夫人低声说道。

    “有什么?什么都没有!”程二老爷没好气的打断她,“好好的你也听那些无知鄙妇乱说什么!”

    说罢甩袖子先行一步,程二夫人在后撇撇嘴跟上去。

    丫头扶着程娇娘走进山下的大玄妙观,孙观主亲自引路,已经提前被嘱咐驱散的道姑们都躲在屋子里,几个年纪小的耐不住好奇扒着窗户缝往外看。

    “真的是那位娘子!”一个小声说道,“那天在山上见到的就是这两个娘子呢。”

    “原来她们是程家的人啊。”

    “那个娘子真的是个傻子啊。”

    “你们来得晚不知道,我还记得当初程家的周夫人,常常从山下过到小玄妙观去,路过咱们这里也进来叩头,就是为这个孩子祈福呢,每一次都在里面哭半日呢,很是可怜。”

    其他人低声议论,踮着脚看那位从头到脚罩着皂纱幂篱的女子,最终目光都还是落在旁边那个丫头身上。

    “这个丫头是好心人。”

    “不是好心人,也不会跟着来伺候这个傻子啊,要换做别人,肯定是嫌弃的。”

    “对啊,会拉着脸不高兴,你看她现在神情多体贴,是真心真意的照顾这个傻子呢。”

    孙观主亲自取过草垫子铺好,看着丫头扶着程娇娘慢慢坐下,自己才在一旁跪坐下来。

    “已经按娘子说的做了,程家让娘子暂居与此。” 她说道,神情难掩激动,“多谢娘子。”

    这种激动在她看到程家管家给开出的银票的时候,就一直存在了。

    她没想到程家会将修缮小玄妙观的事交给自己来做,真是意外之喜。

    这笔钱修缮小玄妙观绰绰有余,作为一个香火不盛的道观的观主,真的是很缺钱,有了这些多余的钱,她和徒弟们穿的不能再穿的道袍可以换一换了吧。

    “这不过是刚开始而已。”程娇娘看着她说道。

    第一步已经迈出了,一来小玄妙观到底是程家的产业,二来人情来往,有来往才有人情,以后走动及时,再有着这次在程家那里结下的好做根基,日后那香油供奉自然也不会少。

    孙观主自然也想到了,但是….

    自己想到没什么奇怪,只是自己什么都没说,这娘子却似乎知道自己想的什么,甚至要说什么。

    她忍不住抬头看着眼前的娘子。

    程娇娘已经摘去了幂篱,露出面容,这是孙观主第一次看清她的长相,上一次在夜间又是慌乱时刻看得不真切。

    孙观主还记得程家周氏夫人,此时看来这孩子相貌多像其母,又融合了其父,揭去幂篱撩动发帘露出一双墨眉,细如柳叶,窄长如刀,再配上那一双杏仁大眼,只可惜眼中黑瞳少于白仁,生生增添森寒之气,让人不敢多看。

    孙观主低下头。

    “多谢娘子看重。”她再次道谢说道。

    “是观主仁心应得。”程娇娘说道。

    那种雷雨天气,雷火凶猛,又是名声不佳的小玄妙观,她还能带着徒弟赴险来救,可见确实是慈悲仁心。

    再客气下去就没必要了,孙观主道谢。

    “娘子暂在这里安住,待那边修缮后搬过去。”她说道,又带着歉意,“陋室委屈娘子了。”

    程娇娘还礼没说话。

    孙观主不敢多言退了出去,徒弟们早等的不耐烦忙都围过来,看着师父似乎松口气如释重负一般。

    “观主,那傻儿是不是很吓人?”年纪最小的弟子忍不住巴巴问道。

    会打人骂人哭闹哄不得劝不得不通人情道理那样吗?

    那个傻子啊..

    观主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小小年纪,坐在那里,不动不言,无容无波,但却让她觉得不敢多言不敢多看。

    最关键的是,她总觉得这次的事跟那傻儿有关,可是,雷火是人可以操控的吗?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只有神仙才能做到的吧。

    但那种念头就是萦绕在心头徘徊不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

    “是啊,真是有些吓人呐。”她喃喃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章 欺天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十二章 很快(首日答谢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