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动漫小说 »娇娘医经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很快(首日答谢加更)

第十二章 很快(首日答谢加更)

文/希行
娇娘医经 本章字数:6196 娇娘医经txt下载
推荐阅读:[足坛]巴伐利亚式恋爱 [剑三]生活技能带你飞 机战无限 真是见了鬼了[综] 饕餮食堂 鬼夫萌妻之夫人请回家 在日本当猫的日子 听灵师 摸个尸哥来恋爱 天地烈风
    第二更四千五百字送到,上架近万字更新,多谢厚爱,诚惶诚恐,无以言表,容我去哭一会儿。

    *******************************

    天色微微亮的时候,程二老爷已经在城中一个巷子口等了好一会儿了,身后跟着两个小厮,捧着满当当的礼盒,站的脚都有些麻了。

    不是他不敲门,而是敲了没人理会。

    程二老爷只得等着。

    这是一间毫不起眼的宅院,就如同周围那些普通人家一样,但刺史老爷却不敢有一丝不敬。

    因为这是他老师张纯的故居,如果仅仅是故居也就罢了,现如今里面住进去了一个老者。

    张纯的老父一个月前从京城回来了,说是思乡所以特意回旧居安住些时日。

    日光亮起来了,程二老爷再次示意小厮上前叫门,这一次过了一时门内有人回应了。

    “谁啊,这么早?”老旧的门打开,走出一个颤巍巍的老眼昏花的苍头。

    这还早!都要日上三竿了。

    程二老爷含笑施礼。

    “某程栋,是先生的弟子,曾来拜访过老先生。”他说道。

    张纯先后曾在江州、渭州开馆讲学数十载,如今被请入京中太学讲学,弟子遍布天下,尊师敬道,虽然张纯已经离故居很久,家中亲眷也多搬入京中,但这里的故宅每年还是有很多学生来探访,或者游学特意到此。或者途径而过。

    尤其是张纯老父归来,前一段很是热闹一番,如果不是张老父被扰不耐烦发了脾气,这热闹只怕今日还在持续。

    老苍头显然很熟悉这一切。

    “不巧,老先生一早出门去了。尚未归来。”他说道。

    这么早!程二老爷很吃惊。

    这时候是程娇娘吃早饭的时候,丫头将食盒推过来。

    除了一碗白粥小菜,还有一个蒸熟的黄橙,掀开盖,鲜香扑鼻。

    丫头小心的从中挖了一勺蟹黄,捧给程娇娘。

    程娇娘伸手接过,略沾了盐醋吃了一口便放下了。

    “娘子,是做的不行吗?”丫头有些惶惶问道。

    “橙不够熟,蟹黄不够足,酒不够好。味不够正,实在难以下咽。”程娇娘说道,看着丫头的脸色,又微微一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与你无关。”

    丫头稍微释然。

    “等我进城再挑好的来。”她说道。“家里送来的不行。”

    程娇娘并没有说不用太麻烦了,而是点点头。

    “挑到好料再做吧,无好料便不用费功夫。”她说道。

    丫头应声是看着程娇娘慢慢的吃完白粥和小菜,收拾了食盒。

    程娇娘拿过书接着看,这本从家带来的大周繁盛录,她终于看完一页了。

    丫头站在一旁拉开帘帐,回头看程娇娘。

    安安静静,一如既往,似乎那晚的事从来没发生过,似乎那两个人不是被杀死了而是从来就没存在过….

    死人了呢。是死了,是人死了,还是两个,就那么突然之间就死了....

    丫头忍不住颤颤抖了几下。

    “娘子。”丫头忍不住喃喃了声。

    程娇娘没抬头嗯了声,却久久听不到丫头再说话。

    “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程娇娘翻过一页书,说道,“人不管,天也要收,那女人自作孽遭雷劈,是天收了她的命,你可记住了。”

    丫头忙转身跪下。

    “是,奴婢记得,不是,奴婢,知道。”她颤声说道。

    她知道了,原来杀人不一定要亲自动手,原来天,也是可以驱使的。

    她始终不明白,怎么房上安个铁棍,挂个纸鹞,扔下绳子,就能引来雷火。

    她也不明白,娘子怎么知道那时会下雨会打雷。

    但这都不重要,她只要知道,听娘子话,就可以了。

    丫头捧着食盒走出来,遇到两个道姑送水来。

    “半芹姐姐。”她们恭敬的施礼。

    这个娘子可是当初在山上出手救人的善人。

    而且接触这几日来看,平易近人果然是个仁心仁义的好姑娘。

    不论年长还是年幼,观里的人都喜欢她。

    丫头冲她们笑着道谢,如今她们依旧是单独开火做饭,引着两个道姑将打来的山泉水倒入水瓮里。

    一个道姑闻着厨房里散发的香味不由好奇。

    “好香啊。”她忍不住吸吸鼻子说道。

    丫头哦了声,将食盒递过来。

    “这是一些小食,你们拿去吃吧。”她说道。

    两个道姑吓了一跳忙摆手。

    “不敢不敢。”她们说道,“让娘子吃吧。”

    “娘子不喜,我做了好些,放着就糟蹋了。”丫头说道。

    这么香,怎么会不喜欢呢?

    看来傻子果然跟常人不同。

    见她如此说,再加上香气诱人,两个道姑道了谢便接过来。

    老者神清气爽的从山上迈步下来,身后除了上一次跟着的老仆,还多了一个小厮。

    “老爷,可以回去了吧?”老仆问道。

    “大夫都说没事了没事了,我这次出来吃过饭了,不会再有事了。”老者笑道。

    老仆面色忧愁。

    “可是,老爷你到底吃的不多。”他说道。

    老者哈哈笑着只当没听到,伸手指着半山。

    “几日不见,山林都变了,上次来那家道观还没修缮呢。”他随口转移话题说道。

    “那家道观被雷劈了。”小厮忙说道,有些眉飞色舞,“人都说那观主是个狐精化作的呢。所以引了天雷来,当时好大的雷火呢,还有人亲眼看到雷公爷呢。”

    民间趣谈便是这般夸张,老者哈哈大笑,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大玄妙观。

    看到这里。嘴角微微有些泛酸,想起那日吃的糖桔子,回去之后他也让厨娘试着做了,看似简单的糖桔,做出来却总是不对味,不知道是自己当日病着的缘故,还是果然就是小食也有妙法。

    “既然来了,就去那里讨碗水喝。”他说道,自己大步先迈过去。

    看着老者迈进门内,正在扫地的小童咦了声。

    “是那个饿病了的老丈。”她忍不住说道。

    如果说真是太不敬了。旁边的道姑忙伸手阻止她,一面忙迎接过来。

    “善人。”她施礼说道。

    老者自然听到小童的话,只是一笑。

    “这次不饿了,来讨碗水吃。”他含笑说道。

    小童有些羞的笑了,扔下扫帚忙取来铺垫。又蹬蹬去倒水来。

    “师妹。你看我拿来了什么好东西。”

    院后有两个道姑笑说着快步走来,手里捧着一个食盒,看到坐在廊下的老丈,也咦了声。

    “老丈,您来了,太好了。”其中一个忙说道,“那次山上遇到的娘子,就在这里呢。”

    老者以及老仆都很惊讶。

    “哦,那太好了。”老丈说道,本要起身。想到是女子,便又坐下来,“劳烦仙姑去问一问,可否一见。”

    道姑应声是,转身向后去了。

    小童也捧了水来,老者端起要喝,鼻息间闻得鲜香,不由看过去,目光落在一个道姑手里的食盒上,正要打开给师妹们看。

    “仙姑,是什么好东西?”他问道。

    道姑笑着从中捧出一个圆橙。

    “是橙子。”她说道,说着又掀起橙子其上被割开又盖上的皮,“里面是肉。”

    伴着这盖子打开,香气四溢。

    老者忍不住深吸一口,腹中咕噜几声,饿意涌了上来。

    那道姑看出来了,笑着捧过来一只。

    “老丈你尝尝,这是什么肉啊?”她说道。

    老者接过一看,点点头。

    “蟹膏肉。”他说道,竟然如此做蟹肉,真是妙啊,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顿时满脸惊喜,“好,好,好。”

    说完这三个字,也顾不得说话,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了,老仆和小厮一怔之后大喜。

    “太好了,老爷终于想吃饭了!”小厮说道。

    三个道姑对视一眼,这老丈又犯了饿病了…

    这老丈绝对是犯饿病了。

    道姑们看着桌上空了的三个橙子,再看接过帕子擦嘴的老者。

    “要是再有碗白米粥就更好了。”他意犹未尽说道。

    道观里哪里吃得起。

    “只有茶汤,善人要吃吗?”一个道姑说道。

    老者摇头。

    “不好,不好,那就冲了才吃到的美味了。”他说道,三个橙蟹黄肉下肚,只觉得神清气爽,拍拍手站起来。

    “如此也好,我们尽快赶家去,煮上一碗白米,要浓浓的,再来一碟菜心凉拌。”他说道,颇有些急不可待。

    老仆和小厮忙引路,老爷厌食已经很久了,这么急切的想要吃饭真是天大的喜事。

    一个道姑急匆匆从后边跑来。

    “善人,不巧,那娘子出去了。”她带着歉意说道。

    老者伸手拍了下头,才想起自己为什么坐在这里。

    他是等着要谢恩人呢,却三个橙肉下肚全忘了。

    出去了?是走了吧?

    “如此不巧。”他说道,皱眉思付一刻,“敢问娘子是哪家人氏?”

    道姑们对视一眼。

    “其实,她也不算是娘子。”小童说道。

    老者嗯了声,不解。

    “是哪家的夫人?”他问道,或者山村里的妇人?,“你们既然认得就告诉我,我让人亲送谢礼,大夫曾说当日多亏救治及时,要不然老夫我要在床上躺几天了。”

    那个糖桔子竟然有这样的奇效?道姑们很惊讶。

    那这个丫头真的是不仅心好,还真的是手巧呢。

    “不是娘子,她是娘子的伺候人。是个丫头。”一个道姑立刻说道。

    老者哦了声。

    “哪家的丫头,竟然如此灵巧?”他好奇问道。

    “是北程家的,名字叫做半芹。”道姑说道。

    老者再次哦了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老爷咱们快回去吧,既然知道这娘子是那家了。也好道谢了。”老仆催促道。

    好容易想吃饭了,可别耽搁了,万一想吃的劲头过去了,就太可惜了。

    老者哈哈笑了,对道姑们施礼告辞了。

    看着老者的马车驶离,送到门口的三个道姑才转过身来,面带欢喜。

    “这善人看起来气度不凡,如果能真的让人去程家道谢,那半芹姐姐也许就能得家人赏识,不用再这里伺候傻子熬一辈子了。”一个道姑说道。

    另外两个点头。

    “气度不凡吗?这个善人家该不会很穷吧?怎么每次来都饿成这样?”

    迈进门看着桌上子还摆着的空水碗。橙子皮,小童说道。

    “这东西真那么好吃吗?”她有些好奇的拿着空橙皮看。

    橙皮已经冷了,肉也吃光了,没有先前的那般香,而是只有蒸后的熟烫酸香。可算不上多么美味。

    “就是啊。半芹姐姐说她家娘子都不吃呢,傻子都不吃的,能算什么好东西啊?”一个说道。

    “啊?这个也是半芹做的?”小童惊讶问道。

    方才两个师姐拿着食盒出来,还没问是什么,就因为这老丈断了话头。

    原来这个也是那灵巧的丫头做的啊。

    “半芹姐姐治了两次这老丈的饿病了。”小童说道,“她可这当的起他的谢了,我们快去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她说完就要向内跑,被其他人拉住。

    “先别去说。”一个道姑说道。

    “为什么?这是好事啊?半芹姐姐可以趁机求求那老丈照顾,从这里离开呢。”小童不解。

    “知恩图报在嘴上说说容易,做的人可不多。”年长的道姑说道。“还是莫要告诉半芹了,如果那老丈真有心道谢,对半芹来说会是一个惊喜,如果他随口说便忘了,半芹不知便无求无盼,如此也便不会难过。”

    确是如此,两人点点头。

    “那就希望半芹姐姐能够等到一个惊喜吧。”小童笑说道。

    半山腰的小玄妙观叮叮当当的热闹着,被火烧的那观主的房子,按照孙观主的意思不再重建,而是就地推到,将这里改为空地,修葺一座小亭子。

    当然,孙观主的意思就是程娇娘的意思。

    不用重修建设房屋,只是将其他旧屋子粉刷修补,再加上孙观主工钱给的充足及时,工程就进行的很快。

    “说不定十五就能搬进去呢。”

    半芹收回视线,转过身看着程娇娘说道。

    程娇娘坐在山石上。

    “快要到八月十五了?”她问道。

    “是啊。”半芹说道。

    程娇娘站起来慢慢的向前走了几步,看着已经明显换了面貌的小玄妙观,不,它已经不再叫小玄妙观了。

    大小归一,大为玄妙,小观附庸,别名太平。

    “挺快的。”她说道。

    从七月出门到八月半,从小玄妙观到太平观,一个多月的时间确是挺快。

    临近中秋,京城的街面热闹非凡,酒肆茶楼的位置更是从早到晚都没个空闲,多少人家拖儿带女扶老携幼出门赏景玩乐。

    街面上的女子们明显增多,富贵人家的车马络绎不绝,笑声说唱声叫卖声充斥。

    “半芹姐姐,你快点。”一个丫头唤道。

    在一个吹糖人的摊位前看得入神的半芹忙应声是,将手里的食盒抱紧了挤过人群跟过来。

    “这街上好热闹。”她说道。

    “这还不算热闹,等十五那几天再出来看,更是热闹呢。”丫头笑道,亲密的挽着她的胳膊,“到时候你就能出来看个够了,我们就只能在家拜月了。”

    “我怎么就能出来呢,大家都一样的。”半芹有些羞涩的笑道。

    “那怎么能一样,六公子那么喜欢你,只要你说要出来玩,他一定肯带上你的。”丫头笑嘻嘻说道。

    这话说的让半芹飞红了脸。

    “哪有,公子,公子,我也不过是个丫头而已。”她结结巴巴说道,又有些慌乱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丫头,公子跟人出来吃饭,也不忘让你过来。”丫头笑道。

    “那是公子想吃炸果子了。”半芹低头说道。

    “这种果子就你一个人会做,这就够了,家里那么多丫头,有几个能被公子这样记住的。”丫头笑道,挽着她的胳膊,带着几分讨好,又几分羡慕,“怪不得公子那么远要把你带回来呢。”

    **************************

    推荐沐非《大明小婢》已肥日更中喜欢的朋友可以去宰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一章 应得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十三章 路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