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动漫小说 »娇娘医经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颤颤

第二十七章 颤颤

文/希行
娇娘医经 本章字数:5648 娇娘医经txt下载
推荐阅读:武极苍穹 摘星 拐个男神当老公 星盗王的逆袭[重生] [重生]每次进球只为你 [快穿]情话终有主 一个男人 末日轮盘 铁血强国 [韩娱]前辈求放过
    虽然已经经娘子提醒猜到身份不凡,但真没想到不凡到如此,看那老者的家也不是很起眼啊。

    丫头神情怔怔,外边其父母已经听傻了。

    我的乖乖,这样的人家,随便走出一个最下等的奴仆,整个江州府也没人敢惹的。

    程家和张家不一样,做丫头和做厨娘也不不一样。

    丫头做不得一辈子,但厨娘却是可以一辈子。

    那些富贵人家养的好厨娘在家中地位很高,而且还会外借,请的一个好厨娘,置办好席面,那是极其长脸的事。

    更别提收到的赏钱了。

    门外丫头的父母已经坐不下去了。

    女儿去了这样的人家,就算自己一家没福气都跟去,那在程家他们也是要有享不尽的福气了。

    “自然是愿意的。”老妇忍不住叩头欢喜喊道,“多谢老爷夫人看重,多谢老爷夫人看重。”

    一面干脆跪行近前,伸手推还在发呆的丫头。

    “快谢过老爷夫人,过去后,可要好好的,别丢了老爷夫人的脸,也别忘了,你是姓什么的。”她低声喝道。

    丫头被推的向前栽倒,她手扶着地有些惶惶。

    “老爷,夫人,奴婢…”她颤声开口说道。

    “行了,那些话就不要说了,过去之后,谨守本分,以后你就是张府的人,莫要在记挂着程家了。”程二老爷说道。

    “不是,老爷。”丫头忙急切开口,叩头,“奴婢。不能去。”

    屋子里静了一下,程二老爷和夫人有些惊讶。

    什么?

    “你这死妮子,胡说什么呢,不是让你造作的时候。老爷夫人的话,你听就是了。”老妇忙狠狠的再次推丫头喝道。

    “娘,你不知道,别乱说话。”丫头急了回头说道,然后再看向程二老爷夫人,“老爷夫人,奴婢也没什么手艺的,奴婢的这些,都是娘子教的。不敢去老太爷跟前献丑的。”

    又是这句话…

    程二夫人有些恍惚。

    这个,这个不是我做的,是我家娘子教我的…

    眼前叩头的丫头似乎变成了曾经的那个丫头。一般的神情惶惶,一般的…胡言乱语。

    “你以为,你也姓周吗?”程二夫人冷笑一声问道。

    丫头不解抬头。

    “我叫你来,是告诉你,明日,你就去张老太爷府上,不是来问你,愿不愿意去的。”程二夫人说道,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傍晚的时候,孙观主带着小童急匆匆的来到太平宫。

    “怎么?半芹姑娘还没回来?”她问道。

    守门的道姑紧张的点头。

    “这天都快要黑了。怎么还没回来?”她说道。

    “不是说去城里给那老丈送月饼吗?算着早该回来了。”孙观主说道。她焦急的搓搓手。“你叫上几个师姐往城里迎一迎。”

    道姑应声是,忙疾步走了。孙观主则带着小童迈进了程娇娘的院子。

    进门就看到程娇娘在廊下站着,抬头看天。

    “娘子。”孙观主忙施礼喊道,“半芹姑娘许是买菜走了远路,还没回来。”

    程娇娘收回视线看向她。

    “不是。”她说道,“她今晚,不会回来了。”

    孙观主愣了下,旋即松口气。

    “原来娘子知道她去哪里啊,吓死我了。”她说道,一面唤小童去叫师姐们回来。

    程娇娘没说话,只是抬头继续看天。

    就孙观主来过的几次,都看到过她如此,不由有些不解。

    “娘子,看什么呢?”她忍不住也看去。

    夕阳西下,秋暮浓浓。

    “看天。”程娇娘说道。

    “天,有什么好看的?”孙观主问道。

    “没什么。”程娇娘说道,收回视线,“只是,我以前,好像很喜欢看。”

    以前?

    孙观主有些糊涂,再看程娇娘已经转身向内,这个女子虽然不是傻子,但总是有些古怪,与常人不同,孙观主忙跟上去。

    “娘子,半芹姑娘没在,你要吃什么?我让她们来做。”她说道。

    “好。”程娇娘说道,扶着凭几在席垫上坐下,“我要吃藕莲菇百合蒸肉,七宝素粥,满麻胡饼。”

    什么什么什么?孙观主听得云里雾里,吃的吗?

    这让人心颤颤的名字听起来跟仙乐一样令人心神缭乱。

    我的乖乖,这娘子日常都是什么喂养大的。

    “娘子,娘子。”孙观主忙喊道,带着几分窘迫,看着那个已经坐下来的女子,“我,我不会做啊。”

    “不会。”程娇娘抬头看她,“可以学啊,吃穿住行,吃排首位,是最简单最容易的事。”

    这个吃穿住行,是这个意思啊?

    孙观主似懂非懂。

    天色亮起来的时候,玄妙观里急匆匆走出两位道姑。

    “我说我留在那里吧,师父还不放心,非要自己守着。”

    “那半芹姑娘到底去哪里了啊,也不说一声。”

    “就是啊,虽然她的来去咱们不管,但那娘子是个痴傻儿呢,她扔下就走了,也不交代一声。”

    “昨晚那顿饭简直折腾死人了,我捣那肉菜捣的胳膊还酸呢。”

    “你那个不过是蒸蒸罢了,我做胡饼才麻烦呢。”

    “不过,真的很好吃呢,富贵人家真是会吃,怎么想出来的….”

    “快些去吧,早上不知道还要吃什么古怪的呢。”

    二人边说边走,才要登山,就见前方有一行人。

    “真倒霉,这才几天啊又换人了?”

    “哎,这次可不倒霉,那青梅可是撞了大运了。”

    “是啊。她是不倒霉,我们倒霉了,要来伺候这个傻子。”

    “哎,要是说起来。那青梅是跟着这傻娇娘才得了这机缘,来这里倒也不算倒霉?”

    其中两个丫头低声笑谈。

    听到脚步声,一行人转过头来看。

    “善人。”两个道姑施礼。

    一行人不再理会,转过身继续前行。

    两个道姑对视一眼,也没有再说话,跟在后边慢行。

    很快一行人都到了太平宫门前,门前一个小童左顾右盼,看到这一群人有些发愣,待看到其后的两个道姑。忙高兴的迎过来。

    “半芹姐姐回来了吗?”她急忙的问道.

    “还没回来啊?”两个道姑亦是反问。

    听到这对话,那一行人走过来了。

    “半芹?”其中一个管事模样的男人打量这三人一眼,说道。“她不会回来了。”

    院子里两个丫头带着几分嫌弃打量四周,不时的凑一起嘀咕几句。

    “这是新来的两个丫头。”管事说道,看着眼前的孙观主。

    孙观主与其身后的弟子们神情惊讶。

    “那半芹姑娘她?”孙观主问道。

    “她啊,老爷送去张老太爷府上了。”管事说道,带着几分与荣有焉。

    家中奴婢本就是可以随时易置的物件,发卖也好互赠也好都是很正常的事。

    孙观主默然,心中有些戚戚。

    “那张老太爷你们也认得吧,半芹说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喜欢吃她做的饭菜,可真是撞了大运了。在这里竟然也能攀上这般高枝…”管事接着说道。

    一怔之后。孙观主等人恍然。

    “是那个得了饿病的老丈!”

    “太好了。肯定是那老丈开口要走半芹姐姐的。”

    “我早说过的,半芹姐姐这次可算是脱离苦海了。”

    “半芹姐姐肯定很惊喜吧。”

    道姑们暗藏许久的期盼成真。不由喜笑颜开的议论纷纷,又好奇的询问那张老太爷是什么人。

    对于这个丫头有这样的好运,程家家里的下人们都很艳羡,打听的很清楚也很乐意闲谈。

    当下两个丫头将张老太爷的身份带着几分夸张讲了,听的道姑们更是欢呼雀跃纷纷谢天尊。

    独孙观主神情怔怔。

    “那,她就这样走了?”她喃喃说道,“娘子怎么办?”

    “不是又给拨了两个丫头了吗?”管事听见了不耐烦的说道,抖了抖衣裳,看了看天色,“好了,我该走了,这里就交给仙姑你多费心了。”

    孙观主忙拦住。

    “这种事,还是你亲自和娘子说一声吧。”她说道,“我到底是个外人。”

    可以看出那主仆二人感情很好,这种得罪人的事,她可不能去揽,更何况得罪的还是这个娘子。

    管事失笑,和一个傻子说这些,她听的懂?

    “听的懂,听的懂,您跟我来吧。”孙观主催促道,先行向内院走去。

    管事无奈,只得带着两个丫头跟去,一进院门,就看到迎面树下坐着一个素袍少女,长发垂腰,手中正拿着一个树枝在地上画来画去。

    “娘子。”孙观主恭敬的喊道。

    这就是那个傻娇娘?管事以及两个丫头都好奇的打量,听到唤声,那娘子抬起头来。

    “娘子,这是家里来人,有事禀告。”孙观主说道,指着身后。

    久久却不闻人声,她忙回头,却见管事以及那两个丫头呆呆。

    可惜了,如此好相貌,却是个天生的痴傻。

    管事心中感念,这边孙观主再次出生提醒。

    “娘子,这是老爷夫人让新送来的两个丫头。”他回过神,带着几分怜悯大声说道,一面指着身后两个丫头。

    程娇娘看着他没说话。

    这个傻子曾经的丫头叫半芹,或许在她有限的心智,这个名字是最熟悉的,所以在最初的丫头走后,新来的丫头也被唤做半芹,管事灵机一动。

    “半芹,她们都是半芹。”他大声说道。

    程娇娘嘴角弯弯,笑了。

    “好啊。”她说道,“半芹。”

    城中,张宅门外,管事瞪了身旁丫头一眼。

    “不许哭。”他低声喝道,带着几分告诫,“莫要把好事变成坏事,想想你爹娘老子。”

    丫头咬住下唇,死死的忍住眼中的泪水,低下头。

    门打开了,门房带着几分戒备探头。

    “我是程府的,老爷让我…”管事忙堆起笑恭敬的说道。

    话没说完那门房就要关门。

    “哎哎,来送个人,来送个人,老丈,你别急着关门。”管事忙死命推门说道,一面冲那丫头喊,“还不快过来。”

    那丫头期期艾艾的上前,门房看清猛地松开手,管事踉跄跌了进去,看着刚才还一副讨债鬼模样的门房笑得如同盛开的菊花。

    “半芹姑娘啊,是你来了啊,有什么事啊?正念叨你呢。”

    张老太爷放下茶碗,看着站在眼前的管事和丫头。

    “得知老太爷独身在这边,恰好这丫头略有些厨艺,我们老爷便送来伺候太爷。”管事恭敬的说道。

    说罢看了眼丫头。

    “奴婢,不知道,老太爷是…多有冲撞。”丫头叩头颤声说道。

    张老太爷笑了,点点头。

    “不知者无罪,再者你也没冲撞我,而且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他笑道,“你可愿意留在我这里做个厨娘?”

    “其实,不是奴婢…”丫头颤声要说话,那便管事咳了一声,丫头不敢再说低下头不言语了。

    这丫头在家里就嚷着自己不会做都是娘子教的之类的话,来这里还嚷着,岂不是表明来的不情不愿?

    张老太爷没有注意,含笑喝了口茶。

    “你要是把这结亲的事给我弄成结仇,休怪我无情。”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蹄子,白养了你一场,这是要了一家子的命了,没法活了..”

    丫头的耳边回荡着程二老爷的怒喝以及父母的哭喊,她咬住下唇,咽回眼泪。

    “奴婢,愿意。”她低头答道。

    夜色降下来时,山脚下并没有看到人影奔来,看来是不会来了。

    孙观主从门外转回身,轻轻叹口气。

    “奈何,奈何啊。”她说道。

    “师父,你看什么呢,看了半天了?”小童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孙观主说道,迈步进去,“时候不早了,我去看看娘子。”

    已经一天没断人了,不是师父亲自守着,就是让两个道姑守着,怎么都晚上了还要去?不是有两个丫头了吗?

    小童不解,但还是跟过去。

    院子里,两个新来的丫头坐在小亭子里叽叽咕咕的说笑,地下磕了一地的瓜子,另一边厨房里,两个道姑正捧住一个托盘。

    “我来吧。”孙观主忙说道,伸手接过。

    “师父,我们来吧。”道姑们谦让。

    那边的丫头噗嗤笑了。

    “要不,咱们去?”一个笑道,却没有起身的意思。

    “让她们去呗,拿着咱们家的供奉呢,不就是做这个嘛。”另一个笑道。

    孙观主只当没听见,拉开了屋门。

    “娘子,白粥好了。”她说道。

    程娇娘放下手里的书,坐正身子。

    “有劳你了。”她说道。

    “不敢不敢,应该应该。”孙观主笑道,跪坐下来,将碗筷摆上,“娘子,请。”

    程娇娘看着她,嘴角弯弯。

    “仙姑,你有名字吗?”她忽的问道。

    *************************

    四千字更,晚上没有了哦。
(快捷键 ←)上一章:上架以及双倍结束的感谢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散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