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动漫小说 »娇娘医经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散福

第二十八章 散福

文/希行
娇娘医经 本章字数:6019 娇娘医经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地烈风 听灵师 嫡暴 带着农场混异界 在日本当猫的日子 硅谷大帝 鬼夫萌妻之夫人请回家 穿越之英雄联盟系统 真是见了鬼了[综] 婚后独占爱妻
    繁华热闹的东市里,不是货郎讨生活的地方,穿街走巷,高声叫卖才得糊口。

    吴货郎放下担子,用袖子擦了擦汗,略作休息。

    货架子里,胭脂水粉偶玩蜜饯针线银丝应有尽有。

    孩童的哭闹从一家门内传出来。

    生意来了,吴货郎顿时打起精神,摇响了拨浪鼓。

    “货郎,这边来。”

    两个妇人拉着一个孩儿招手说道。

    在货架子上翻来翻去,拿起各色物件逗孩子,三四岁的孩童也扒着货架好奇的抓摆。

    “吃蜜饯好不好?”妇人说道,一面翻出几包,“哎,这个是什么?从未见过。”

    “上面还有字,写的什么?”另一个妇人也凑过来问道。

    吴货郎看去,恍然。

    这是昨日从玄妙观得来的那个贡品。

    叫什么来着?

    中秋节,团圆…

    “月饼。”他说道,“这是玄妙观的贡品呢,那里的仙姑说过中秋,吃这个寓意团圆,你瞧,圆圆的,像月亮吧。”

    妇人拿在手里还没细看,就被旁边的孩子一把抓过,撕开了油纸。

    “有花,有花。”孩子看着手上月饼喊道,一面张口就咬。

    “哎呀呀,能不能吃啊。”妇人惊呼道,但还是晚了,咬了一口的东西,总不能再退给人家,只得不情不愿的掏钱,“这个多少钱?”

    “大娘子,只要这个的话,就不要钱了,这是观里随喜的,怎好收钱。同福同福吧。”吴货郎笑道。

    这话说的两个妇人都高兴了,当下又挑了几条线付了钱才作罢。

    这些妇人就爱沾些小便宜,吴货郎带着几分小得意挑起胆子摇着拨浪鼓吆喝着走开了,迎面一个胖乎乎的老者晃悠悠的过来,远远的小童看到就喊了声。

    “爷爷。”

    那胖男人加快脚步,抱起跑过来的小童。小童手里举着月饼蹭了他一脸。

    “这是什么?”老者笑道。

    “是月亮。”小童喊道,记着方才听到的只言片语。

    老者惊讶的啊了声,小童已经将月饼举到他嘴边。

    “好吃好吃。”他喊道。

    老者张开嘴咬了口,眼睛顿时一亮。

    “哎?”他说道,几口咽下去,有些意犹未尽。再次凑过去咬了一口,“不错,不错,不错。”

    巷子里有孩童的哭声响起。

    “爷爷,你把我的月亮吃完了…”

    “乖郎。乖郎,爷爷再给你买…货郎,货郎….货郎慢走….”

    程四郎迈进院子时,几个丫头正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说的热闹。

    程四郎有些不高兴跺了跺脚,丫头们忙散开了。

    “公子今日回来的早。”春兰忙迎上去说道,一面接过程四郎的披风。

    “一会儿有客人来。”程四郎说道。

    春兰应声是。

    “茶还是酒?”她问道。

    “茶。”程四郎说道,一面迈进屋子,春兰跟了进去。

    “公子,”她迟疑一刻,还是忍不住说道。“玄妙观那里,又换了丫头了。”

    程四郎嗯了声,一时没反应过来是什么。

    “娇娘那里,那个接替半芹的丫头,也走了。”春兰忙说道,话匣子打开便刹不住,“原来昨日老爷叫她来是为这个,送到张老太爷府上了,说是做的点心合口…”

    程四郎略愣神一刻,又换人了?又被别人要走了?

    这个傻娇娘那里的丫头。是留不住呢,还是太抢手了?

    “公子,张家公子来了。”

    门外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姐姐,这些点心不够多呢。”

    屋子里一个丫头说道,看着一碟点心。

    “这里还有几个。”另一个丫头说道,从一旁的桌子上捡起两三个油纸包的蜜饯。

    “是哪里来的?”那丫头接过,“哎,上面还有字呢。”

    “好了没?”春兰进来催促道,“张家公子来了。”

    两个丫头不敢怠慢,忙将点心放好,端着跟着春来向书房这边而来。

    公子们之间的闲谈说笑,不需要她们这些丫头在旁,就连贴身丫头春兰也只能站在门外等候召唤。

    屋子里谈诗论画,笑语风声,一直到日暮,才意犹未尽的告辞。

    “哦对了,四郎,你家的点心不错,不如我拿些回去给我家十三娘吃,她最爱吃这个。”张家公子走到屋门口又想到什么说道。

    “好说好说。”程四郎笑道,“喜欢哪个?”

    “就是那个纸包里的桃条。”张家公子说道,伸手指了指。

    程四郎便吩咐丫头去拿。

    等了一刻,丫头们惶惶过来了。

    “公子,这个,不是家里的。”一个答道。

    张家公子有些意外,程四郎则有些尴尬。

    “那是哪里买来的,再去买些就是了。”他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告诉我哪里买的,我自去就好了。”张家公子忙笑道。

    丫头们对视一眼,看向春兰。

    “是春兰姐姐带回来的。”她们说道。

    春兰愣了下。

    “哦,是那个..”她想起来什么,“玄妙观的点心吗?”

    “玄妙观?”张家公子重复问道。

    而与此同时,城中很多人家,也都在念出这个名字。

    “玄妙观。”他们念道,看着手上纸包上的花纹文字,再看自己面前的管事,“这便是张老太爷特意送来的中秋回礼?”

    对于玄妙观的道姑来说,日子和以往一样,但也不一样。

    因为山上太平宫里走了一个丫头。

    “师父以后就住在太平宫了,小师妹和二师姐跟着在那边帮忙,灵慧,你看着香火。”一个道姑和另一个道姑说道。“我打醮。”

    “师姐,没事的,你别紧张,咱们两个人就足够了,反正也没什么人来…”道姑灵慧说道。

    话音未落,山门外脚步声。

    “仙姑。仙姑。”

    有人大声喊着进来了。

    刚说人就有人来了,两个道姑忙整容相迎。

    “你们这里做的月饼么?”来人是个老者,开口就问道。

    他的话音才落,门外又有几个人进来。

    “仙姑,中秋的贡品,还有么?”

    “仙姑。不知可否祈福?”

    “仙姑,你们这里供应斋饭点心么?”

    乱哄哄七嘴八舌的询问涌了过来,两个道姑都懵了,根本就不知道该听谁的答谁的。

    这是…怎么了?

    怎来了这么多人?

    道观里两个人可不够啊!

    山下道观的热闹,山上太平宫依旧。

    厨房里传来两个丫头不知做什么的香味以及唧唧呱呱的说笑声。

    一个小童从前殿走来。先是探头往屋子里看,屏风前却空无一人。

    “娘子,娘子。”小童有些害怕,忙喊道。

    屋内无人答应,小童疾步到厨房,询问两个丫头。

    “刚才还在廊下坐着呢。”两个丫头说道,向外看了眼,“哎呀,这傻子真是腿快,又跑哪里去了。也不知道说一声。”

    “你们看着点啊。”小童急道。

    “谁看着啊,你们看着门呢,要你们干什么啊?白吃白喝我们家的啊?”两个丫头毫不示弱,叉腰喝道。

    小童被吓的后退两步。

    “快去找。”两个丫头竖眉伸手一指。

    小童吓的忙转身就跑,临出门绊在门槛上一个踉跄,引得身后两个丫头哈哈笑。

    小童又是羞又是怕眼泪都快掉下来,惶惶不安的四下看。

    师父和师姐晚上陪娘子,此时忙着去补功课了,她才去查看了殿里的香火,回来就看不到娘子了。这个傻子万一掉下山可怎么办?

    “娘子。”她带着哭音喊道。

    “嗯?”

    侧门有人答道。

    小童忙抬手擦了眼泪,才看到一个少女迈进来,一如既往的素缎外衣,朱砂襦裙,木屐白袜,长发垂腰,正是程娇娘。

    “娘子..”小童忙快走几步喊道。

    程娇娘看着她,将手里拿着的树枝挽了个花。

    “如何?”她问道。

    “你,你去哪里了?”小童问道。

    “散步。”程娇娘说道,径直走向小亭子。

    半芹姐姐在的时候,她们主仆每日必定去山上闲逛,小童松了口气,只是如今,闲逛的只有一个人了。

    “娘子,你下次要出去,叫上我。”小童隐隐有些心酸,忙跟上去大声说道,放慢语速,“叫上我,看,遇到狼了,吃了你。”

    程娇娘已经在亭子基台上坐下,闻言看向她,嘴角弯弯。

    “好。”她说道,手握住树枝向下,在地上写画。

    “娘子,你要喝水吗?”

    “…石头上凉,咱们回去吧?”

    “娘子,你,饿了吗?”

    小童不时的问道,程娇娘并不作答,只是专心的手握树枝横竖勾撇捺。

    “娘子,你在画什么?”小童好奇的问道,走过去几步,低头看去。

    地上勾勾划划杂乱一片,似乎是个字,但很快树枝划过,一横一撇,原本的字迹便花了。

    胡写乱画的吧。

    小童抬起头,看到程娇娘将树枝从右手换到左手,继续在地上写画。

    胡写乱画的,小童肯定了,哪有人用左手写字的。

    “娘子,娘子。”

    孙观主的声音从前殿传来,程娇娘和小童寻声看去,见孙观主急匆匆的跑过来,向屋子那边去。

    “师父,这里。”小童忙唤道。

    孙观主这才看到她们,忙疾步过来,脚步踉跄慌乱,引得站在厨房门口的两个丫头再次笑起来。

    “这倒成了她们的佛了,一刻不见就慌成这样了。”一个笑道。

    “那可不是,没了这傻娇娘,他们这玄妙观可就要倒了。”另一个说道。“你瞧,说不定下一柱香往哪里烧,还要问过这傻娇娘才行。”

    这两个丫头猜得倒也没错。

    “娘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多来…….”孙观主问道。

    程娇娘抬眼看她,手中的树枝未停。

    “散福啊。”她说道,“你忘了吗?”

    孙观主被问的一愣。看着这少女木然的神情,也冷静下来。

    “是说,前天那个,山下送贡品给路人?”她问道,一脸惊讶。

    就因为那个?不会吧。

    “那是一个,还有一个。想来要多谢半芹。”程娇娘说道。

    半芹?

    孙观主再次愣了下,想到那一日,半芹也装了一篮子贡品干果,说是去送给城里的那位老丈,然后就一去没再回来。

    那位老丈身份不凡。收到这些礼物,看在半芹的面子上,所以替他们玄妙观扬名了?

    “那些聪明人就是这样,白给他们吃,他们从来吃不下,非要做些什么求得安心。”程娇娘说道,将手里的树枝挽个花。

    手脚灵活,真是令人舒畅啊。

    想来用不来多久,她就能随意说话了吧。

    就在她再次换手写了几个字后,孙观主终于想明白了。看着眼前依旧淡然而坐的少女,心内翻江倒海难以平复。

    要谢谢半芹,要谢谢那位老丈,最终要谢的是眼前这个人。

    她说要小名还是大名,而不是问要不要出名,似乎出名对她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果然,不过是一眨眼间,名真的来了。

    “多谢娘子。”她郑重施礼。

    程娇娘没有说话,站起身来,将手中的树枝放下。

    “娘子。那,这些贡品已经用完了,立刻做些吗?”孙观主想到什么,忙又问道。

    “仙姑,你又忘了。”程娇娘看她说道,“你是道观,不是食铺。”

    孙观主一个激灵满心的沸腾冷静下来。

    “物以稀为贵。”程娇娘说道,从她身边施然而过,向屋中走去,“贵以精为重。”

    孙观主在后默念一刻,有些失笑。

    “我,倒是白修行这么多年了。”她摇头说道,

    “那倒不是。”程娇娘回头说道,“仙姑,只是身在其中而已。”

    孙观主带着几分惭愧冲她再次施礼。

    待程娇娘走进屋中,她才转身向山下而去,跟来时相比,步伐从容,神情淡然。

    程娇娘和孙观主各自而去,小亭子边独留那个小童呆立。

    方才师父和这傻娇娘说了什么?怎么两人似乎相谈甚欢?怎么她一句也没听懂?

    “莫非其实我才是个傻子?”她喃喃说道。

    山下道观里等候着乱哄哄的人群,伴着一声法号看向踏门而入的观主仙姑,神情肃穆,步伐怡然,此时秋阳渐高,日光披在孙观主身上,带着几分炫目,也衬得这破败的道观多了几分灵气。

    这玄妙观果然有些不一般啊,在场的人这一刻心里都闪过这个念头。

    驴车上的张老太爷从热闹的玄妙观前收回视线,看向车边站着的丫头。

    丫头神情悲伤,又竭力的克制,以至于身子都在发抖。

    “半芹,你是不是不愿意跟着我们往京城去?”他问道。

    丫头受惊一般回过神。

    “没,没有,太爷,奴婢愿意的。”她颤声说道。

    张老太爷哈哈笑了。

    “这话我要是信了,那我岂不是傻子?”他笑道,“君子不夺人所好,你去吧。”

    说罢伸手一指,正是山上太平宫方向。

    *****************************

    四千字更,一更,中午晚上没了哦别等。

    推荐:沧海秋叶《全职农女》书号2634168

    爹出轨娘失踪,爷奶重男轻女把她当成赔钱货扔给了姥姥家...

    从来不登门的表姨逼着她给自家的病秧子儿子当媳妇...

    农家女“旻”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依旧挺直了脊背做人,冷眼笑看这一出出人性凉淡的闹剧。

    拳打贱人小三,为母亲讨回公道...

    当她手握外星异宝发家治富后,那些人又登门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颤颤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看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