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其他小说 »红色王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收心

第二百一十三章 收心

文/想见江南
红色王座 本章字数:2484 红色王座txt下载
推荐阅读:818我的那些奇葩网友 [希伯来神话]别拦我堕天 我有一个秦时系统(穿书) 修仙之废柴 九荒纪 高等干涉 寻情仙使 骗婚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 宴福
    昨日上午,彦某人来求薛向鼎力相助他加入今次的巡视组,哪知道恰巧撞上张无忌借薛向的多次早退,大做文章,背后正有彦某人的幕后推手。≤頂≤点≤小≤说,

    当时,彦波涛也就讪讪一笑,便过去了。

    在他想来,做都做了,再说道歉的话,那就是枉做小人了。

    除此外,自然也少不得政治上的一层考量,彦波涛自信即便是小小得罪一下薛向,这位薛司长也必然会忍耐下来。

    道理很简单,如今的宏观司,三足鼎立,薛向需要自己的力量,帮着平衡谢辉煌。

    若是再和自己闹翻,这个宏观司,他薛司长还怎么待下去?

    理想很丰满,争奈现实太骨感,昨日才拉的屎,还未凉透,今儿就得着急忙慌地坐回去,这种感觉实在太糟糕。

    彦波涛打破头也没想到,张无忌就这般轻松地被薛向干掉了。

    以张无忌再宏观司的地位和根脚,薛向几乎不可能撼动,可偏偏最后的结果是,隔着十万八千里,薛向祭起飞剑,寒光闪过,人头一滚而落。

    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手段,实在是把彦波涛吓到了。

    薛向能这样干掉隔了十万八千里的张无忌,他彦某人身在宏观司,薛向若是真动了杀机,能做手脚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对上这么一个高深莫测,阴险狠辣的家伙,办法只有一个,若不能躲得远远的,那就尽量倾心交好吧!

    所以,彦波涛来了。

    薛向连谢辉煌都能放过,又有什么理由紧追彦波涛不放了。

    薛老三在改委所求有三。其一,借着工作之便。从中枢的角度,全方位的着眼国内经济。这点是他在十来年的地方仕途上,所不可能获得的。

    其二,熬资历,混资序。既是做官,就没有不想升官的。薛老三缺的正是资序。

    其三,尽可能痛快,舒适地工作,生活。

    仅此三点,其中独独没有跟谁争权夺利,抢抓宏观司主导权云云,他只守着自己的自留地就够了,不惦记别人,别人也别想惦记他。

    是以。谢辉煌和彦波涛都老实了,不在折腾了,薛老三乐得痛痛快快松手。

    和彦波涛没营养地寒暄几句,亮明自己态度后,薛老三就捋了捋文件,站起身来,摆出了送客的架势。

    彦波涛这厢呢,虽说薛向吐了口。可这家伙心中却是没底,脑筋一转道。“对了,老弟,忘了跟你说个事儿了,这次的三个巡视小组,不是就红旗主任的那个小组缺个副司长么,本来。我是准备争取的。这不,家里突然有事儿,老父亲身体忽然不行了,我得留守京城。老谢我估计是指定不会去的,恐怕就得劳烦你老弟代老哥我走一遭了。得。你忙,我就不打扰了,别忘了周一晚上的那餐饭。”说话儿,径自去了,薛向叫喊几声,这位也全当听不见。

    彦波涛实在胆寒,不愿再跟薛向争博,客气地竟连最中意的巡视小组的位置都让出来了。

    可彦波涛却是想左了,他中意的事儿,薛向未必中意,这位净顾着谦让,浑然不管薛向愿不愿意接受。

    彦波涛去了,薛向又在椅子上安坐片刻,心想要不要给红旗主任打个电话说自己不想入组。

    再一想,便又否决了这个蠢笨主意。道理很简单,首先,谢红旗没点名还没点名让他薛向入组,薛向的拒绝又从何说起。

    其次,因为张无忌之事,谢红旗和薛向之间,说不上愉快,薛向若是再推辞加入谢红旗小组,那可就有些打脸了。

    “罢了,顺其自然吧!”

    薛向默念一句,不打算在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上费心了,抬手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出门,关门,行到三号小招的剑兰坊小包,要了壶苦丁。

    色泽幽深的茶水,注入青瓷盏中,腾起一道涡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凄苦的味道浸入舌根,近来,薛向喝茶的口味有些变化,除了依旧钟爱大红袍外,倒是喜欢上了苦丁,别的茶倒是很难入口,或者说,已经喝不出滋味。

    这苦丁茶喝着苦,苦过之后,却有种回味悠长地津甜,而这种津甜,却又不是轻易能品味到的,非要静心诚意,细细感悟。

    此刻,薛向凭窗远眺,窗外花景繁盛,绿意盎然,虽是烂漫光彩,却少了分意境,却是配不起这杯苦茶。

    一杯茶堪堪喝到一半,包房被推开了,马天宇走了进来。

    短短一天工夫,马天宇变了很多,容貌虽然依旧,但整个人的气质,好似一段枯萎的腐木,几无生气。

    “首长,您找我!”马天宇问道。

    声音一如往昔的冷静,丝毫没有因为发生了那件事儿,而显得怯懦、尴尬。

    “坐!”

    薛向朝对面的沙发靠椅指了指。

    马天宇依言坐下,薛向抬手替他续了杯茶,“尝尝,苦丁茶,点的人少,滋味却是一绝。”

    马天宇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依旧面无表情,虽然定力惊人,脸上却涌出一股青气,显然,这一大杯苦茶灌下去,滋味极不好受。

    “苦吧?”

    “苦!”

    “恐怕没你心里苦,张无忌捏着你什么把柄了!”

    “十年前,我才十六岁,我哥是社里的仓管员,因为仓库垮塌,丢了性命,社里给政策,让家里出格人顶我哥的位子,我父亲当时已经近五十了,便是顶了位子也干不了几年。就谎报了我的年龄,说是满了十八岁,这才顶了我哥的位子。后来我参加了计委八零年的统招考试,有幸考上,后来改委组建,我就来了改委,先在后勤做,当时张无忌是后勤的主管领导,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当时改年龄前的户口纸被他拿到了,后边的事儿,就是这样了。”

    “这么点小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小马,我一直很看好你,以后不要再自误了,踏实工作吧,这个小麻烦我会替你解决。还没吃饭吧,我点了餐,你吃吧,我还有一家子,先走了。”

    说完,薛向站起身来,大步行出门去,顺手将门关上,未行出多远,便听见屋里传来嘤嘤的抽泣,继而转成嚎啕,撕心裂肺。(未完待续。。)你正在阅读,如有!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二章 杀鸡吓猴的效果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百一十四章 入组(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