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心锁

第二十一章 心锁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2660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魔卡师 仙尊后会有期 重生之王者时代 [快穿]炮灰生存手册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歇斯底的黎明 崩坏召唤 突然不想成仙了 电影世界冒险王 位面宠物店
    悠扬的丝竹声悦耳,从上而下垂下的丹青薄纱底部翻滚,微风吹皱一池池水。

    演奏奢靡之音的少女目若秋水望向泡在温泉中的顾大人……他下身完全埋入池水中,仅仅露出上半身古铜色的胸膛。

    他此时合上双眸,英俊的脸庞挂着几许的放松。

    瓜果梨桃,美酒,点心放在他抬手可取的地方,如同富贵美色,权利地位任他予取予求。

    “少爷……”

    阿二猫着腰走到泡汤浴的顾天泽身后,轻声说:“国公爷让人递话过来。”

    “嗯?”顾三少剑眉微拧起.

    随身四侍,从一到四,负责他的饮食起居,是他最信任的仆从。

    “让您适可而止。”阿二低眉敛目不敢看主子,“许是国公爷怕陛下对您……”

    顾三少的身体慢慢的沉入温泉水中,水波粼粼封住了他的五官。

    他从有记忆起就晓得皇宫不是自己的家,亲手教养自己的男人是独掌国朝的皇帝不是他的父亲,他渴望见到定国公,见到他的母亲,更渴望他们将他从要什么有什么的皇宫接回去。

    八岁时,他苦练之下箭法初成,乾元帝龙心大悦问他要什么奖励,他说,我想回定国公府。

    乾元帝错愕的目光直到现在他还记得,不过,他因回家满心欢喜,并没察觉乾元帝目光所蕴含的深意。

    当他兴高采烈的回到定国公时……在屋子外听起来很热闹,很温馨的气氛突然凝重了。

    定国公放下了怀里的幼子,他的弟弟,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文雅贤淑的定国公夫人敛去方才的慈爱,紧张的问,皇上不准你伴驾?你是不是惹怒了陛下?

    他怎么回来了?定国公府不是他家吗?

    眼前的俊男美女不是他的父母吗?

    他不是顾天泽吗?

    在定国公府里他待了不足半个时辰,这里比他在皇宫里还要显得格格不入,父母担心的问题,他明白,可他并不想告诉他们乾元帝有多宠爱自己……

    阿二担心的看着沉入水中的主子,“少爷。”

    池水飞溅,顾天泽从水中跃出,水珠沿着他胸肌的纹路滴下……用池水洗了一把脸,他双臂撑着水池边缘,翻身赤脚踩着汉白玉砌成的地面,从脚底微微升起的凉意卷走了他胸口的燥热。

    阿二将一尘不染的外袍披在主子身上,主子乌黑如染墨的发丝滴湿了袍子,“奴才给您绞干头发……”

    宽大的袍袖无风翻滚,顾天泽身上多了几分的飘逸,然此时他剑眉微扬,眸子深不可见底,“他不敢做的事情我来做,他不敢争的,我来争!”

    垂在四周的薄帘摇晃,他的身影远去,悠扬的声音飘荡着,“明日,回京!”

    烛火昏暗,王芷瑶将自己泛着沐浴后香气的身体挤进蒋氏怀里,蒋氏磨她不过,无奈又宠溺的搂着她一起睡,自打女儿清醒后,变得越来越缠她了。

    以前王芷瑶经常去纠缠四爷,总是尽量模仿四爷好恶……王译信眼里并没王芷瑶。

    王译信说过对儿女要做严父,不能太过骄纵他们。

    他对瑶儿和淳哥总是淡淡的,冷漠的……蒋氏此时发觉其中有些不妥,做父亲的哪能不亲近儿女。

    王芷瑶眼睑撩起一道缝隙,今天下午,蒋氏收到了王译信让人送来的书信,蒋氏决定明日一早返回京城。

    “娘。”

    “嗯?”蒋氏哄着怀里软软的女儿,“睡不着?”

    “您会不会拿给我的嫁妆为祖母办寿宴?娘,我要最最丰厚的嫁妆哦。”

    王芷瑶偷偷瞄了书信,王家眼下瞧着花团锦簇,家底大部分被几次**折腾光了,即便还有几门来银子的田产,大多也是长房在经营。

    长房长媳——冠文侯世子夫人纳兰氏并非是个善于经营的,因此公中账上的存银不丰。

    她借着主持中馈没少搂银子,此时很难让她拿出额外的银子给文老太太办寿。

    王家上下哪怕都眼红蒋氏手中的银子,以士族后裔自居的他们没脸强行侵占,他们只能找最最光明正大的理由从蒋氏手中扣出银子。

    只是蒋氏虽然对王译信情根深种,但在银钱上手并不松,蒋氏补贴过王家,但次数绝不多。

    这也是其余房头的夫人‘看不上’蒋氏的原因所在,明明有钱,却一毛不拔,不让她们得好处。

    “没有丰厚的嫁妆,我嫁不出的。”

    “胡说!”蒋氏刮了一下王芷瑶的鼻尖,“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四爷的嫡女,最近你瘦下来后,我瞧着模样出落得更水灵了,将来我和你父亲会帮你看着,不够优秀的男儿休想娶走你。”

    王译信?还是算了吧,王芷瑶对他已经不抱希望了。

    “我嫁进王家十几年,在银钱上我从没糊涂过,我的银子和好东西只会给我心上之人使。你爹排行在四,上不承爵,官职清水,他上有三位兄长,四房怎好越过他们?”

    王芷瑶眉眼弯弯,轻笑道:“其实娘还可以同祖母这么说,孝道在于心,而不在于财,用银钱堆积出来的孝道那是在侮辱王家。”

    “鬼丫头。”蒋氏自然是想不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冠文侯府上下都在……”王芷瑶压下了装逼言论,“都在装模做样,您便是跋扈嚣张一点,他们为了维护王家的体面同和谐,也不敢对外说您的坏话。您出身西宁伯府,外公如何在京城立足,您就应该如何在王家站稳脚跟,比传承,比族谱,外公比不过王家,但是崛起于草莽又怎么了?太祖家境清贫,还曾做过和尚呢,若是按照族谱排高低哪里轮到太祖?”

    “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皇家都敢议论。”

    “我不是怕娘被小人欺骗嘛,王家有王家的传承,蒋家人的脾性不见得不好,起码以眼下看,外公的圣宠甩王家八条街。”

    “胜者为王,强者为尊,谁拳头大,就该听谁的,王家坚守的‘信念’可笑至极,必然会被时势所淘汰。”

    王芷瑶对士族遗风嗤之以鼻,如果士族都是优点,便不会被灭了。

    何况王家没有继承到乌衣巷王谢士族的精髓,学得四不像,只会让王家沦为权贵中的笑柄,偏偏他们还自我感觉良好,满门蠢货!

    “……”

    蒋氏听得一愣一愣的,王芷瑶的话以及在庄子上的日子仿佛一把钥匙打开了她心上的锁,也许可以试试?

    ps感谢mmc1915,张卫青,machan的pk票,感谢~风轻云淡的打赏,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章 野心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下马(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