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鞭法

第二十六章 鞭法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2699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不朽圣尊 仙源农场 钢铁界 电影巨匠 极品狂少 宝瞳 我成了六零后 千岁嫁到 重生当妖王 附身空间
    宗族的家法甚为苛刻,在标榜传统,底蕴的王家尤甚。

    别管殷姨娘在何处,一句请家法,她就得乖乖的跪下领罚。

    初冬时节,气候寒冷,彼时天上飘着的雪花更为冠文侯宅邸平添几许的冷意。

    殷姨娘较好的身段裹着略显单薄的锦衣跪在屋外的青石路面上。

    从生下王芷璇后,殷姨娘就没再受过今日的委屈,以前她一直享受着王译信的疼惜,有王译信糊弄蒋氏在前,又有一个障眼法刘姨娘在,她在蒋氏面前就没受过罪。

    有时装作委屈,忍耐,不过是她想多得一些王译信的疼爱。

    今日,她像往常一样陪伴王译信吟诗作画,躲避开蒋氏的‘刁难’,不知怎么突然间风云突变,她被王译信从小路送走没多久,就被健仆抓到并正院罚跪。

    殷姨娘的双腿跪得发麻,膝盖下又冷又硬的石头实在是让生活无忧,富贵,安详的她难以忍受。

    抬起那双妩媚又显得清纯的眸子,殷姨娘的目光恨不得能将绣着喜登枝的帘栊烧出一个洞来,即便她看不到屋里的状况,也晓得蒋氏此刻的张狂。

    她是不是太善良了?几次劝说四爷善待嫡妻,多次阻止女儿为她伸张正义。

    原想着只要四爷的真情,只要儿女顺利,她受些委屈无妨,但今日她跪在外面,蒋氏却可以站在屋子里颐指气使,无理取闹,殷姨娘心底涌起的不是委屈,而是屈辱。

    在殷姨娘身边站着手持鞭子的健仆,两位妈妈是文氏心腹,晓得养在文氏身边的五少爷是殷姨娘生的,文氏阻止不了蒋氏,但在行刑上是可以放水的。

    王家明面上婆媳和睦,可老太太文氏和长媳纳兰氏私底下少不了勾心斗角。

    文氏将大权交给了纳兰氏,在关键的,有油水的地方,大多是文氏用得惯的‘老人’。

    “殷姨娘待会一定要记得做做样子,您别让奴婢难做。”其中一位圆脸的妈妈低声提醒,“老夫人也不愿意罚您。”

    殷姨娘缓缓的道:“两位今日的恩情,我记住了。”

    “您到是个烈性女子,莫怪老夫人极是看重你。”

    “就是,唤个人早就哭天喊地的求饶了。”

    两位妈妈对透着不屈倔强的殷姨娘恭维着,各房小妾大多领过家法,有的姨娘行刑前就吓得失禁了,丑态百出。

    不愧是随着四爷识文断字的殷姨娘,那份高贵,那份被侮辱的感觉,完全不似个姨娘呢。

    蒋氏隔着帘子喊道,“还等什么?行刑。”

    “喏。”

    拿着鞭子的妈妈高高举起鞭子,抬头看了一眼撩开的帘栊,蒋氏就站在门口,妈妈被蒋氏看得心慌意乱,手臂落下,鞭子重重的抽在了殷姨娘的身上……

    糟了,打重了!

    两位妈妈对视一眼,其中一位略带抱怨,执鞭的圆脸妈妈也很委屈,你被四夫人看着,也得这样。

    殷姨娘没有哭,也没闹,更没有向高高在上的蒋氏求饶,抬起脖颈她同蒋氏对望,她跪着,却有和蒋氏平起平坐甚是高出蒋氏一头的感觉。

    蒋氏只能用简单粗暴的手段打击她,而她拥有出息的儿女,以及蒋氏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的——四爷王译信的眷恋爱慕。

    谁比谁更可悲?

    谁比谁更有资格怜悯谁?

    殷姨娘记住了后背挨得鞭子……伤口很痛,今日她受得委屈明日必让蒋氏十倍偿还。

    蒋氏完全没有殷姨娘那分百转千回的细腻心思,她只晓得如今跪在自己面前挨鞭子的人是殷氏,“看不出来,你倒是死不悔改呐,用力抽,你们没吃饭的话,齐妈妈,你接手!”

    “母亲。”

    王端瀚从小路飞奔而至,撩起锦缎水貂皮外罩,跪在蒋氏面前,“求母亲开恩。”

    “我若不开恩,你待如何?”蒋氏对庶子没有一丝的好感,不是顾及王译信,她早就将庶子庶女给捏死了。

    “我愿意代替姨娘受您的责罚,母亲,姨娘体弱,求您开恩……”

    王端瀚泪撒衣襟,俊俏的脸庞挂满了对殷姨娘的孝顺和对蒋氏跋扈的无奈。

    “好……”蒋氏冷笑道:“我成全你!”

    躲在一旁看着的王芷瑶心道,糟了,娘又中计了!

    蒋氏寻个借口怎么处置殷姨娘都可,那是礼法赋予嫡妻处置妾侍的权利,任何人也不敢多嘴,但蒋氏若是转而鞭打无辜,代生母受罚,且有秀才功名的庶子,蒋氏会落得一个嫡母不慈的名声。

    “儿媳不可鞭打瀚哥儿。”

    果然,老太太文氏不负众望的出言阻止蒋氏,“你罚殷氏,我没二话,可瀚哥儿是老四的儿子!薄待庶子,你这是不慈。”

    “四弟妹不可鞭挞搓磨庶子,你还是听母亲的话,就此作罢为好。”纳兰氏以长嫂的身份规劝蒋氏。

    蒋氏还是太嫩了,怎能在惩罚妾侍的时候让庶子冲出来?名门淑女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甚至她们根本就不会让庶子出生。

    王芷瑶向门口张望,怎么还不到?王译信……谪仙爹你该出场救你的爱妾爱子了!

    “把鞭子拿过来。”蒋氏一摊手,杏眼圆睁,柳眉倒竖,“拿过来!”

    “求求您开恩。”王端瀚整个身体将殷姨娘护得密不透风,见蒋氏掂量着手中的鞭子,泣道:“您惩罚儿子吧。”

    “既然她们说鞭打庶子便是嫡母的不慈,我不打你……也不想成全你的孝心了。”

    蒋氏手腕一抖,鞭子如同长了眼睛越过王端瀚,落在殷姨娘身上,只听殷姨娘嗷了一声,后背的衣服被打出了一道口子。

    殷姨娘光滑白皙的后背上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鞭痕。

    纳兰氏等人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殷姨娘挨得鞭子一定很疼,可她们明明没看蒋氏用了多少力度,只是轻轻的甩了一鞭子而已。

    无论王端瀚如何为殷姨娘抵挡,蒋氏甩出的鞭子都对王端瀚毫发无损且稳稳的落在殷姨娘身上,殷姨娘身上的衣服被蒋氏用鞭子卷走了大半……露出她那身白净,细腻的皮肉。

    王芷瑶喃喃的念叨:“原来鞭子还可以这么玩?”

    王端瀚和殷姨娘的狼狈,更衬出蒋氏的彪悍,凶残!王端瀚无用的抵抗只会让殷姨娘被蒋氏抽得更惨。

    此时王芷瑶有些后悔让人去通知王译信了,不过王译信到来也让蒋氏彻底看清楚……他到底真爱谁?

    “住手。”

    重新梳洗过的王译信快步走进了院落,见爱妾满身鞭痕,衣衫破碎半裸着娇躯,王译信胸口闷得生疼,上前握住蒋氏的拿鞭子的手腕,“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家法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意外(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