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意外

第二十七章 意外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2585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七十年代纪事 神医毒妃,盛世独骄 厂花护驾日常 附身空间 薄幸 重生当妖王 再嫁为妃,硕王纵妻无度 我成了六零后 盛世美颜 宝瞳
    蒋氏被殷姨娘惹出了火……殷姨娘不是要倔强贞烈吗?庶子不是才子,京城四杰之一吗?

    她偏偏不给这对母子留脸面。

    挥出的鞭子每一下都能带飞一块殷姨娘身上穿的衣衫,蒋氏手上特别有技巧,殷姨娘不至于全裸,只是破碎的衣衫挡不住殷姨娘独特的风情和细皮嫩肉。

    正院伺候的男仆纷纷垂头,不过,他们大多悄无声息的偷瞄着四爷爱妾,莫怪四爷宠着殷姨娘,那身皮肉真是勾人,引人遐想。

    直到四爷赶过来,阻止蒋氏,男仆们才双膝一软,跪伏于地,不敢再偷看有着欺凌美的殷姨娘,今日他们才知晓得女子身上若是带着鞭痕……会让男子血脉喷张,并且涌起征服或者凌虐的快感。

    “你为了她,阻止我?”

    “夫人……不要再闹下去了。”

    王译信额头的伤口破坏了他谪仙的气质,蒋氏记起王译信额头的伤口是自己砸出来的,略觉心疼,万一留下伤疤,他的容貌就不再俊美无暇了。

    蒋氏手臂慢慢低垂,三尺长的鞭稍垂地,“我给四爷面子,今日到此为止。”

    王译信解开身上披着的外罩,盖在了殷姨娘的身上,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并在她耳边低声道:“卿卿,我来迟了。”

    “四爷……”殷姨娘几乎要咬碎嘴唇,呜咽道:“妾,没脸再活。”

    王端瀚方才也见了生母的身体,而且在场的人都看到了,他悲愤的垂着脑袋,又羞又愧……蒋氏这顿鞭子带给一路顺风顺水的王端瀚难以承受的奇耻大辱!

    万一被外人知晓此事,王端瀚再没脸面自称俊杰才子。

    殷姨娘盈盈水目眷恋又决绝般的看了王译信最后一眼,“让妾死了罢,妾去了,对谁都好……”

    察觉心爱女子寻死守节的决心,王译信隐藏在暗处和心灵深处的炙热感情爆发出来,拦着她劝道:“这事不怪你。”

    蒋氏就算是在感情上再不开窍,也察觉到王译信对殷姨娘的不同,耳边回荡着在枫华谷庄子上时王芷瑶说过的话,蒋氏拿鞭子的手臂颤抖着几乎握不稳鞭子。

    纵使再怀疑王译信的用心,蒋氏也不想将爱慕了十几年的丈夫看得太差,总想着女儿对丈夫误会太多……

    王译信和殷姨娘宛若一对生死相别的恋人,浓浓的深情刺人双眸。

    王芷瑶湿了眼角,为蒋氏,也为她的上辈子心痛。

    这一切都是她借势安排的,她只想让蒋氏认清王译信的真面目,可这出戏的结果对她们母女来是苦涩的。

    “娘。”

    王芷瑶飞快的跑到了蒋氏身边,握住了她冰冷的手,再痛,再苦,王芷瑶都要将挡在蒋氏眼前的虚伪揭开,将真爱这颗毒瘤割除!

    她无法看着蒋氏走向凄惨的结局,更无法让王译信欺骗蒋氏一辈子。

    “父亲怎的同殷姨娘抱在一处?你们好像戏文里唱得受于压迫而被迫分离的有情人呐……父亲是在排演新戏吗?”

    “不是。”王译信失口否认,想要收回的手臂被殷姨娘紧紧的缠着,板着脸道:“你怎敢将为父比作戏子?”

    王芷微笑着说道:“戏子只是在戏台上演戏,台下起码是真实的一个人,您呢?对谁是真,对谁是假,您敢说出口?我看殷姨娘很在意您。”

    同为一个男人的女人,蒋氏看得出殷姨娘眉宇间的得意。

    殷姨娘紧紧的依偎在王译信怀里,眉梢微扬,仿佛向蒋氏炫耀,我有四爷,你有吗?

    蒋氏恨到了极致,再一次挥了鞭子:“贱人!”

    怒火攻心,蒋氏没控制住挥鞭的方向,也许她也是怨恨王译信护着殷姨娘,本来冲着殷姨娘去的鞭子变了方向抽到了王译信的身上,一道红肿的鞭痕贯穿了他的谪仙脸。

    王译信不敢置信的看着蒋氏,她敢抽自己?

    蒋氏合上了眼睛,有悔意,有痛苦,亦有一丝的解脱。

    老太太文氏直接将手中的暖炉砸向了蒋氏,大声斥责:“你想毁了我儿?”

    王芷瑶早有准备,挡下了袭击向蒋氏的暖炉,护在明显不在状态的蒋氏面前,反击:“祖母不是应该怪责父亲吗?若不是他护着殷姨娘,又怎么会被母亲伤到?”

    “王家的规矩可没这条呐,妾室被罚,男主人挡鞭子!”

    “……”

    老太太文氏像是被捏住了喉咙的鹌鹑,好半晌才喘出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王芷瑶,“七丫头,被打得人是你父亲!”

    “若不是‘意外’的话,护着爱妾的他有资格再做冠文侯府的谪仙吗?外面不都是说他有士族遗风吗?魏晋时王谢两家的郎君也如父亲?”

    “怎么同我看得史书,背得王家家训不一样呢?”

    王芷瑶的话,让文氏等人越发的难堪,纳兰氏扶着文氏低声道:“是意外。”

    冠文侯如今就靠着‘祖上的高贵’在朝上立足,此事一旦传开去,王译信和王家必然名声扫地,正妻责罚小妾,慢说是士族,纵使后起的勋贵朝臣也不敢明着为小妾挡鞭子,当众不给妻子脸面。

    文氏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喝道:“老四,你给我进屋来!”

    王译信对文氏的话置若罔闻,蒋氏她流泪了,她也会哭?被抽得人是自己……为什么自己除了愤怒外,还隐约有一丝的愧疚呢?

    “王译信!”

    文氏夺过长媳纳兰氏手中的手炉砸向了儿子,神色严厉的斥责爱子:“看看你做得好事!没事你往贱妾身边凑什么?好好的日子,你是不是不想过了?”

    王芷瑶可没兴趣为王译信挡手炉,眼见王译信被砸了一身的火炭,听着文氏声嘶力竭怒吼般的教子,她感觉分外满足,只待蒋氏想通,王家的虚伪可破。

    孝顺,不违逆父母也是王译信的‘优良德行’之一。

    纵使他有万般委屈,也得直挺挺的跪在文氏面前听训,“母亲息怒,您别气坏了身子。”

    痛骂了王译信一顿,老太太文氏喘着粗气:“逆子,还不向你媳妇陪个不是?老四你要记得妻妾不可同日而语,王家的祖训——贱妾乃玩物奴仆。”

    殷姨娘直接被玩物一词打击得瘫软在地上,王端瀚更是抬不起头来,染血的指尖紧紧扣着地面,如果自己的生母不再是妾呢?

    ps感谢?咂叽蛏秃推兰燮保?行?huxyhh01打赏。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鞭法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虚伪(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