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找骂

第四十四章 找骂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372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神医毒妃,盛世独骄 七十年代纪事 厂花护驾日常 附身空间 薄幸 重生当妖王 再嫁为妃,硕王纵妻无度 我成了六零后 盛世美颜 财神嫁到
    自打文氏将冠文侯宠爱的小妾玩得小产血崩而死后,冠文侯便以养病的名义,搬去了西边的玉兰堂居住。

    冠文侯既然能养出谪仙儿子,他本身对仕途也不怎么看重。

    以前还有父亲老侯爷约束他,十年前老侯爷过世后,如今的冠文侯便一心清修,不是读书,便是炼丹,俗物之事极少过问。

    除了有空教导王端瀚举业外,老爷子连门都不出,基本上也不在朝堂上出现,因此冠文侯一脉被排挤得靠边站,不是没有原因的。

    王家也只能追忆他们祖上曾经有过的四世三公的辉煌,当然四世三公也不敢当着外人的面炫耀,毕竟那是前朝的事情了。

    况且做太傅的老侯爷教导出了前朝末代昏君,当今就算是册立太子,也不会再让王家人做太傅。

    如果不是老侯爷在国朝太祖逼宫时,果断的弃暗投明,献上了玉玺,王家哪能得封冠文侯?

    早就同前朝的那群贵胄一般灰飞烟灭了。

    文氏对自己的丈夫喷着口水,“侯爷就不能说说老四?老大,老二不争气,老四有才有貌却无心仕途,王家将来靠哪个?”

    老爷子胡须头发花白,慵懒的斜歪着身子,借着烛火翻看丹药方子,琢磨炼丹的技巧,对老妻的话充耳不闻,伺候他的仆从大多是侯府的老人,垂手默立,不敢言语。

    “侯爷……”

    “你嚷什么?不是还有你看重的瀚哥儿?我和老四已经将他辅导成了小三元,京城四杰之一,他还不够振兴冠文侯府?”

    老爷子斜睨了老妻一眼,也担心把文氏气背过气去,示意旁边的俏婢帮自己捶腿,端着架子慢悠悠的说道:

    “我晓得你不容易,在你那群老姐妹中间被人看低了,但王家一惯清贵,老四的脾气秉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逼得他越紧,他越是不爱走仕途之路。”

    “当年父亲为了让老四接近蒋氏。罚他在祖宗灵堂前跪了三天三夜,用鞭子把他后背的肉都抽烂了,可结果老四还不是死咬着,不去?老四一直把他同蒋氏当年的初遇当作意外……不愿意为了保住王家的爵位接近她,最后是他祖父捧着丹书铁券跪在老四面前,才让老四动容,咱们已经够委屈老四得了,你还要他怎样?向蒋氏臣服,巴结她?”

    “可是侯爷,那可是鼎鼎大名的衍圣公孔家。蒋氏拿得是文华请帖。这张帖子漫说公侯之家。便是公主都不一定能得到,这等好机会,只让蒋氏和没用的瑶丫头去,岂不是可惜了?”

    “既然你觉得可惜。你去跟蒋氏说啊,你不是她婆婆吗?你的话,蒋氏不听?”

    “……”

    文氏气得只喘粗气,若是她的话对蒋氏有用,至于这么多年无法从蒋氏手中得到银子么?至于为了去孔家先同儿子谈,再同丈夫谈?

    老爷子唇边露出一抹的嘲讽,“我看你这婆婆做得也不够地道,所以蒋氏对你也敬重不起来。你让我教导瀚哥儿,说他是读书种子。是我的亲孙子……这些我都依了你,你对老四爱妾殷氏的疼爱之心但凡分给菲儿一点点,她也不至于死于血崩。”

    爱妾绍菲儿一直是老爷子心中永远的痛,菲儿便是死了,他也会记住眷恋菲儿一辈子。

    文氏一口气憋在胸腔里。这股气仿佛针芒一般刺得她五脏六腑生疼:“绍氏狐媚妖娆,不守规矩,迷惑侯爷,她怎能同殷氏相比?”

    “不都是妾?合着我宠爱菲儿,就是罪大恶极,老四疼惜殷氏在你眼里就是再正常不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话夫人没学过么?”

    “老爷,如今不是提绍氏的时候,关键是去衍圣公府……”

    文氏只要一想到那个狐媚妖娆的贱妾绍菲儿就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如果不是她在背后挑拨,自己同侯爷怎会离心离德?

    老爷子当初宠爱绍氏能同老四宠爱殷氏一样么?

    “你说过后宅的事儿不用我管,后宅由你拿主意。”

    老爷子当年明知道菲儿死得蹊跷,碍于男主外女主内的规矩,菲儿是妾,不好为爱妾的死同文氏发怒。

    “老四的脾气秉性,我是没法子的,做为公公管教蒋氏,你觉得这是咱们侯府的规矩?因此,你有本事呢,就让蒋氏带着瀚哥儿和璇丫头一起去衍圣公府,若是没本事,就想想该怎么同儿媳相处,才能让儿媳们都听你的话。”

    “我看重瀚哥儿和璇儿还不是因为他们懂事本分?还不是为了侯府好?”

    “得啦,你这话也就能去糊弄老四。老五也是庶出吧,生母还是你的陪嫁丫鬟,从小就养在你身边,结果呢?你对他可曾上心?我记得老五启蒙时背书不比老四差,入学堂后,他今日病,明日贪玩,后日爬树打鸟,好一顿折腾,学业也耽搁了。”

    老爷子垂下眼睑,盯着苍老的手掌:“左右是庶子,随你吧,但我不说,不意味着不明白。当年我若为小五操心一丁点,只怕他早就‘病死’了。至于养在你身边的庶女,哪一个不是蠢笨,木纳的?哪一个嫁得好了?你对其余儿媳妇可不像对蒋氏这般‘厚爱’,除了老四外,哪一房的妾不是老老实实的?”

    文氏脸庞煞白,身体气得直哆嗦,嘴唇泛紫:“你怨我?你也不想想蒋氏哪一点配得上老四?我不是心疼为了侯府委屈的儿子么?你当我是狠心的娘不晓得心疼儿子?”

    “我也是心疼老四,体谅老四才对他宠殷氏不闻不问,瀚哥儿和璇儿确实出色懂事,老四是真心疼爱他们,我也就顺了老四和你的心意,对他们多加宠爱栽培。”

    老爷子摸了摸花白的胡须,怅然道:“老四的心性我是奈何不得,论口才,我也不如他,况且我不乐意再委屈了他,我给你出个招,你去见殷氏和璇丫头。她们两个被老四放在心尖上宠着,她们的话比你说得管用。你说不通老四,不如让殷氏去,谁让老四就偏爱于她呢。”

    “噗”

    今日是文氏倒霉日,从早到晚就没一件顺心的事儿,总是被憋屈着.

    她心里存了一团火,这会她总算是把火气郁闷发泄出来了,结果是她被儿媳,孙女,儿子。丈夫轮番打击得吐了血……

    “老夫人。”

    “没事。”

    文氏被仆从扶住。擦了擦嘴角的血。

    老爷子淡淡的瞄了她一眼。对身边的随从道:“一会把血迹收拾干净了,血光之灾可不利于我炼丹修行。”

    “侯爷……”

    “该说的我都说了,该做得我也做了,后宅的事情不用我管。你这话我一直记得。”

    老爷子被俏丽的婢女搀扶着撇下了文氏去了卧房歇息,文氏死死咬着嘴唇,一时之间酸涩凄苦涨满了胸膛,自己的丈夫从没放下过绍菲儿那个贱人……

    文氏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住处,本想着叫王芷璇来解闷,听见王译信去寻了蒋氏后,文氏心中有点欢喜,儿子还是懂事的,肯听自己的劝说。

    后来又听说王译信先去看了殷姨娘母女……文氏不由得老泪纵横。捶胸顿足的咒骂,“混账,孽子!”

    她的话,还不如一个妾管用,这让文氏情何以堪?

    换个儿子也不会让她如此伤心。王译信是文氏最最疼爱看重的幼子,相当于她半条命儿。

    在儿子心中,只有爱妾,爱女爱子,没有生母……文氏辛苦半辈子落得这么个结果,岂能不伤心?

    ……

    王译信站在紧闭的院门前,已经敲过门了,里面也有下人去通禀蒋氏,本来他很有谪仙派头的等候,可侯了一刻钟,还是没有动静,他面子上有点下不来,示意墨香再次去叫门。

    墨香最近被王四爷一会一变弄得头大,以前他晓得殷姨娘是四爷的爱妾,五小姐是四爷的掌珠,墨香自然更靠近得主子欢心的人,有什么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殷姨娘。

    五小姐大方稳重,对下人宽容,墨香也乐得亲近王芷璇。

    可眼下,四爷仿佛对七小姐突然有了‘兴趣’,为了七小姐没少烦心,即便被四夫人赶出来,四爷还在书房里为七小姐盘算将来夫婿的人选。

    四爷同他提过,要安排七小姐同哪家公子见面……

    以前这是只有五小姐才有的待遇,不过在墨香看来,七小姐还是赶不上五小姐,起码四爷给五小姐挑得人选地位要高于七小姐。

    闺秀即便在娘家受尽宠爱,出嫁后的地位高低还不是取决于夫婿?

    墨香本能的感觉,七小姐将来的夫婿地位比不过绝色的五小姐。

    在王译信等得不耐烦时,吱嘎一声,院门开了,守门的妈妈冷淡的扶了扶身,“夫人刚刚沐浴,四爷还是请回吧,夫人不会计较您宠幸哪位姨娘,主子泡澡会泡一会。”

    王译信抬手撑住了即将关上的院门,迈步走进了院落,扬言道:“这里是冠文侯府,她是我夫人,世上将哪有将丈夫拒之门外的道理?”

    他可以不来蒋氏房中。但蒋氏拒绝他,安排他宠爱姨娘,这让王译信很下不来台。

    所以,他闯进了屋里,莹莹的烛光让山水屏风上勾勒出蒋氏的身影,哗哗得水流声音似最好的催情乐曲……

    王译信喜欢殷氏娇软柔媚的身体,紧致炙热的幽谷,更喜欢殷氏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紧紧的攀附着他,任他主宰一切,但不可否认他一样喜欢蒋氏的酮体。

    此时,他鼻子有点痒,莫非最近补过了?

    蒋氏和王译信成亲十几年,育有一子一女,可以说刨除王译信去书房的日子,他们行房敦伦还是挺和谐频繁的。

    王译信不会因为真爱殷姨娘就为其守身如玉,在蒋氏面前他一惯表现为塌下谪仙翩翩君子,塌上是有七情六欲的正常男人。

    不是王译信很热情,夫妻性关系很和谐,蒋氏也不至于被他欺骗戏耍了这么多年。

    当然,有时候王译信在塌上偶尔分心被蒋氏自动想为是他累了,矜持了。

    他们有最正常的夫妻间的亲密,即便心灵无法互通,对彼此的身体很熟悉。

    也许被王芷瑶骂过的原因,王译信心中‘狗屎’稍微少了一点。此时他见到屏风上妖娆,丰满又性感的人影儿,不知怎么心底涌起了一丝丝的欲|望。

    他丝毫不认为对蒋氏有**就对不住真爱殷姨娘。

    蒋氏晓得王译信就在屏风后,以前同王译信在一起之前,她会先做好洗漱的事儿,怕身上的不洁玷污了‘谪仙’,又因为王家的规矩,每次行房她都尽力压抑着自己的‘狂野’,不敢过多的表现,生怕被王四爷认为自己轻浮放纵。饶是如此。蒋氏也能感觉到四爷对自己身体是满意的。

    直到如今。蒋氏还是想不通,王译信可以不爱自己,但他怎么会喜欢上殷姨娘?

    当然,这话她是不会再同王芷瑶说了。也不会去问王四爷。

    被欺骗了十几年,蒋氏不愿自己的尊严再被王四爷和殷氏踩在脚底下。

    曾经,她也是西北第一名媛,是很多勇敢勇武的青年爱慕的对象。

    “玉蝉……”

    王译信咽了咽口水,顺便揉着鼻子,低声道:“听说你要去衍圣公府?”

    “嗯。”

    蒋氏只是简短的嗯了一声,全然没有平时见到他后的热情和健谈。

    王译信不晓得如何接下去,以前他很烦蒋氏鄙俗的炫耀,不耐烦蒋氏不懂诗词硬是装作很明白的接话……如今蒋氏沉默了。王译信反倒希望蒋氏多说两句,哪怕是炫耀西宁伯有多得圣宠也好过现在的沉默。

    一座屏风,将他们两个分隔开,彼此都像是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一般。

    “娘,我把梅花弄来啦。还有外公给的番邦香露哦。”

    王芷瑶提了一篮子梅花花瓣,兴致很高的跑进来,声音似欢快的喜鹊,“好啊,您说话不算数,都不等我一起泡澡……”

    不是不知道王译信闯了进来,王芷瑶像是不认识他一般,歪着脑袋疑惑的问道:“咦,您怎么在这?”

    蒋氏将身体沉进浴桶里,不想听,也不想去管。

    她对王四爷很失望,也答应父亲保护儿女,为自己讨回公道,可她需要时间遗忘掉对王译信的爱慕……

    此时她若是面对王译信,不是想着和离,而是想用剑宰了欺骗她的王译信,再自尽。

    她承认自己很懦弱,很没用。

    “她是我夫人,我来此地有何不可?”

    王译信觉得脸有点热,心底涌起几分的委屈,没错,他是宠爱殷氏,在书房的过夜时会走小路去寻殷氏。

    但他在蒋氏房中停留的日子远远比找殷氏多,哪怕不耐烦蒋氏,也会给蒋氏应有的嫡妻体面和尊容。

    这也是他一惯觉得自傲的地方,纵使委屈了自己和真爱,依然维持着四房的妻妾尊卑传统,他比宠妾灭妻的无情男人强多了。

    可往日他自豪的地方,被王芷瑶嘲弄般的目光分割得支离破碎,他仿佛成了最最虚伪的伪君子。

    “您以后不必勉强自己来找我娘啦。”

    王芷瑶自打回府后,只有在讽刺的时候才叫王译信为父亲,这一点一向聪明的王译信也有所察觉,“你说得是什么混账话?”

    “哪是混账话?您不是一惯觉得我娘不够好,殷姨娘是您的红颜知己么?看在您是我父亲的份上,我同您说一句实在话,没有女子是不吃醋的,即便心里没有你,把你当作‘传宗接代’或是享受‘荣华富贵’工具的女子,依然会吃味儿。殷姨娘是不是女子,我想您最清楚。”

    传宗接代,荣华富贵,工具?

    这几个词让王译信不由得怒从心中起,厉声道:“王芷瑶,你可还当我是你父亲?”

    “您晓得这个是什么么?”拿出玫瑰香露,透明的玻璃瓶盛着绯红的液体,王芷瑶在王译信眼前晃了晃玻璃瓶,绯红液体摇晃折射出妖冶的光芒,亦显得王芷瑶多了几分不同往日的妩媚妖娆。

    她长大了,不在那个只想靠近他的小姑娘。

    王译信亲自见证了王芷璇和王端瀚每一步的成长,但他对王芷瑶还停留在她娇蛮任性之时……“瑶儿。”

    “番邦进贡给陛下的贡品,整个国朝不超过十瓶。其中一滴的价值堪比黄金,这是外公送给我用的玫瑰香露。衣衫首饰,物件摆设。哪一样是您给我的?您有真正的教导我怎么做人么?您有关心过我想什么吗?您可为我的将来考虑过?”

    “统统没有,您有什么资格做我爹?”

    “谁说没有?”王译信气急败坏的说道:“昨儿我还在为你思考将来的夫婿……”

    “哦,那是你在给五姐姐挑剩下的人中帮我选得一个吧,您明明晓得我爱慕富贵,却给我选一个五姐姐都看不上‘废物’书生,您真真是疼惜我呐,费尽心思让您宠爱的庶女压在我脑袋上,让我将来看着她富贵得意,仰望着她过日子。”

    王芷瑶眼底似堆满了寒冰,冷笑道:“我不求你一碗水端平。可给人家做爹的也不能太偏心。我其实一直想问一句。我是您亲生么?”

    “……”

    “对了,您这么晚没陪着殷姨娘花前月下,只怕也是为了文华请帖过来找我娘的吧,让我猜一猜。五姐姐一定是说她也想去孔家,顺便见一见双雄之一的孔锐文孔公子是不是?”

    “她没说,她不想让我为难。”王译信为王芷璇辩解。

    “我低估了她的‘淡然不争’‘本分低调’。果然五姐姐才是您亲生的,是冠文侯上下推崇的名媛,她可不似我,人家既不喜欢富贵奢靡,又不爱争着出风头,更不会抢青年才俊的爱慕……遇见相貌好,出身好。家世好,才学好,地位高的贵胄公子一定会躲得远远的,哪像我经常故作特别倒贴顾三少。啧啧,这等完美的庶女。只有您能娇宠得出来,别人家……呵呵,可这份福气。”

    王译信脸上残留的鞭伤此刻很疼,王芷瑶的话如同飞刀直戳他心脏,最让他难受得是,竟然找不到为王芷璇辩护的理由……

    “你给了她一个做父亲能给她的一切,以前我很羡慕五姐姐,也想要父亲的疼爱,如今我想开了,既然我不是您心中的爱女,何必再凑到您面前惹您讨厌?您便是把天上的星星摘下送给她,我也不会再羡慕嫉妒了。”

    王译信被刺得鲜血淋淋的心骤然剧痛,不可置信的说道:“你……”

    “因为我有一个肯为我摘星星的外公,有一群疼我宠我的舅舅和表哥,他们有好事都会想着我,在我有危险或者旁人欺负我的时候,会冲过来保护我。我并不需要父亲……您可以竭尽所能的宠爱五姐姐,把她当作你的心尖尖。”

    “瑶儿,我不是不疼你,而是……”

    “以前也许我会为你现在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难过,但是现在……也许我曾经祈求过,奢望过,也失望过,所以您已经打动不了我了。”

    王芷瑶不会忘记梦中,她曾经跪在地上祈求王译信的保护……可王译信再一次推开了守寡的女儿,只疼爱已经是永安侯夫人的王芷璇。

    “五姐姐是您的爱女没错,她不是我娘生得也没错,您凭什么认为您将自己的一切资源都给了他们,我和哥哥不伤心?您又怎么有脸来要求我娘带着他们兄妹一起去衍圣公府?谁弄出来的庶女庶子谁负责,凭什么让我娘帮你养着一群碍眼的人?况且您不是怕我娘亏待了他们么?您不会亏待他们,您就好好教养他们吧,别想占我娘的便宜。”

    “逆女!”

    王译信高高扬起手臂,在将要落下时,他手腕被人抓住了,回头一看,蒋氏披着外衫站在他身侧,王译信用了全身的力气都无法摆脱蒋氏……“玉蝉。”

    “我的女儿,不用你教,你的女儿如同瑶儿所言,别想再占我或者蒋家的任何便宜,她一向看不起我父亲的出身,不过是贱婢所出也配进衍圣公府?”

    蒋氏将王译信推开,眼看着他倒退了两步,坐在了地上,“我也不瞒你,文华请帖是我父亲请衍圣公送来的,侯府上下既然瞧不上我,还想一起同我去衍圣公府?王四爷,你长得很美,但别想得太美了。”

    一把搂住了王芷瑶,蒋氏话语里透着威胁,“再让我看见你打瑶儿,王译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ps上架好几本书,依然很紧张,求粉红求订,这个月前七天三十张粉红加更一张,夜很少有这么勤快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粉红投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三章 设计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四十五章 妾道(两章含粉红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