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妾道(两章含粉红加更)

第四十五章 妾道(两章含粉红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483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突然不想成仙了 歇斯底的黎明 电影世界冒险王 位面宠物店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每天都死在魔尊手下 史上第一佛修 御前 [快穿]炮灰生存手册 [古穿今]天生赢家
    屋子里弥漫着紧张焦灼的气氛,蒋氏搂着王芷瑶站着,王译信略显狼狈坐在地上……两方存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王译信慢慢的低垂眼睑盖住了自己那双灿若星晨的眸子,骨感似玉琢的手指一根根握紧,慢吞吞起身,拂去浅色衣衫上的灰尘,沙哑的说道:“你好好教导瑶儿,她的事以后我不敢再管。”

    “性情太过偏激,并非是好事。”

    “哼。”

    听见王芷瑶冷哼,王译信心底不是滋味,苦涩的淡笑:“顾指挥使并非瑶儿良人,夫人最好考虑清楚,瑶儿的性情嫁谁为最合适。”

    蒋氏没有再言语,自然不会挽留他……王译信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娘……”

    “没事。”

    蒋氏摸了摸王芷瑶的脸颊,含泪笑道:“不是要同我一起泡澡么?我让她们再准备热水。”

    在一段感情上,付出得越多,爱得越深,伤得越重。

    王芷瑶很心疼蒋氏,也晓得不能再逼蒋氏,柔声道:“天色不早了,我想早点睡,下次再同娘一起,去衍圣公孔家,我得好好准备,我去想想穿什么衣裙合适。”

    像来时一样,王芷瑶一阵旋风的离去,给蒋氏留下了足够治疗情伤的空间。

    女儿很懂事,很维护自己,蒋氏心中一暖,抹了抹眼角,他不值得自己再伤心……王芷瑶方才说的话,也如同一把剑划散了她对王译信最后的执念和期望。

    以后,她只做个好母亲。

    ……

    王芷璇半宿没睡,一直等着蒋氏那边的消息,王译信亲自去见嫡母,还有搞不定的事儿?

    可惜不仅没盼来好消息,甚至王译信都没有再回来,听说歇在了书房……殷姨娘难掩失落,王芷璇暗恼自己目光短浅,怎么被去孔家弄得方寸大乱?

    上次好不容易让王译信心软。更疼惜她们母女,此番王译信去寻蒋氏,会不会蒋氏又说了什么?

    是,王芷瑶!

    仔细琢磨自打蒋氏母女从庄子上回府后的变化,王芷璇出了一身的冷汗,王芷瑶变得同以往不一样了,自己忽视了她……

    “璇儿?”殷姨娘失落是有,一惯安分,荣辱不惊,只把儿女看得比谁都要紧。“脸色怎么这么白?不舒服?”

    “娘有没有觉得七妹妹变了?”

    “有么?还不是一样莽撞任性?她既没有我的璇儿出落得好。也没璇儿懂事听话。”

    殷姨娘眉宇间多了一抹压抑不住的得意。“我虽然事事不如四夫人,在四夫人面前卑躬屈膝,谨小慎微,可我有你有瀚哥。将来我可以指望你们,四夫人一准会羡慕我,她也挺可怜的,女儿任性贪恋富贵,儿子读书不好,贪玩成性。比如说这次,听四爷说,如果不是他的面子,淳少爷没准再难科举了。四爷为他费了不少的心。搭了不少的人情呢。”

    眼下她是活得卑微,在蒋氏手下战战兢兢的过日子,但她拥有光明的将来……儿女争气,得四爷爱慕眷恋,殷姨娘反而怜悯起蒋氏。即便蒋氏将来还是四爷的夫人,可四爷在她这里,同她一起生活,她除了没有夫人的名分外,拥有一切。

    王芷璇自己本身有穿越的经历,会不会王芷瑶也被哪来的孤魂野鬼附身了?

    “看样子我是去不得孔家了,不过没关系,我有更要紧的事做。”王芷璇不管王芷瑶是不是也有了自己的经历,“娘,后日我陪您去一趟灵隐寺,我想去见见觉远大师,除了听他讲读佛法外,也想取回供奉在佛前的孝经。”

    “好。”殷姨娘点头道:“过几日你祖母生辰,正好把你亲手绣的孝经送给老夫人,你如此用心,才不辜你祖母疼你一场,你哥哥的寿礼,你也得多费些心思。”

    “我保准会让祖母合不拢嘴。”

    王芷璇很有信心讨好祖母,如何让老太太开心,她可是非常有经验的。

    穿越前她虽然是私生女,可在亲祖母面前也异常得宠,若果不是大妈娘家人太过强势,她早成了名正言顺的婚生子,也是她太顾及生母,才没有回到本家。

    西宁伯如今是得宠,然换个皇帝可不就不一定能瞧得起草根出身的蒋大勇。

    就算蒋氏去孔家又如何?孔家一贯低调,还能帮蒋氏背书扬名不成?

    灵隐寺号称禅宗圣地,觉远大师佛法精深,便是灵隐寺的主持都得管他叫师叔,前几次王芷璇凭着后世的经历,让觉远大师对她刮目相看,一直说她有慧根,福缘深厚。

    如果借用觉远大师的名义,是不是可以让王芷瑶身上的‘野鬼’无所遁形?

    没了为蒋氏出谋划策的王芷瑶,蒋氏不足为惧……王芷璇暗自盘算自己所拥有的筹码,怎么算都比‘野鬼’更有优势,毕竟她可是婴儿穿,对今生的父母感情深很深,而那个野鬼,肯定不会对蒋氏掏心掏肺的好,不过是想占点便宜罢了。

    纵使觉远大师无法降妖除魔,也可让王芷瑶名声扫地,让蒋氏对她心存怀疑……哪家贵胄会看上身上有妖气的女子?

    投错了躯壳,野鬼休想借着嫡女的身份压她一头。

    殷姨娘在侯府里很有脸面,谁都晓得殷姨娘是四爷的宝贝宠妾,因此她要去灵隐寺上香,只需要吩咐一声,马车和随行的家丁一早就准备妥当了。

    王芷璇不乐意见王芷瑶去孔家的得意嚣张,鼓动殷姨娘想在蒋氏之前出门,如此也可以显得拜佛祈福更有诚心,可惜她打得如意算盘遇见了早有准备的王芷瑶……

    “你说什么?得等到四夫人出门,我和我娘才能去灵隐寺?”

    “四夫人说,殷姨娘上次就没恭迎她,此番殷姨娘不可再偷懒了,否则……”回话的仆从低头,轻声道:“这次四夫人不会再留情面,四爷也不敢再为殷姨娘求情。”

    一项顺风顺水的王芷璇不由有点郁闷,她很得宠,谦让王芷瑶只是因为她需要淡然不争,并非是真正尊重嫡庶尊卑。

    “算了。璇儿,别再为我惹事了。”

    殷姨娘到底是在侯府里长大的婢女,即便得宠,也不敢全然忘记四夫人是掌握自己性命的主子,若不是王芷璇一直给她灌输某种先进的思想,殷姨娘根本不敢在蒋氏面前放肆,偷懒。

    她深知自己已经比别人家的宠妾过得更好。

    王芷璇纷纷难平,一准又是王芷瑶给蒋氏出的馊主意,“要不我去寻祖母?”

    殷姨娘拽了王芷璇一把,低声道:“吃点亏又能怎样?你不是说过越是委屈。四爷背后越是心疼么?你比我明白事理。怎么今日反而犯了糊涂?四爷的心早就在你我身上。面上吃点亏就当怜悯只有体面的四夫人吧。”

    “就按娘说的,我倒要看看七妹妹能嚣张到几时,以她的资质就算是去孔家,也泛起不起多大的风浪。弄不好还得丢父亲的脸面。”

    “嘘,噤声,夫人过来了。”

    殷姨娘拽了王芷瑶一把,低眉顺目恭谨的站在马车旁,眼角余光只能扫到蒋氏今日穿了一件青过肩斗牛绒女衣,外罩水貂皮斗篷。

    王芷璇目光落在王芷瑶身上,惊讶得好悬失态。

    王芷瑶脸若银盘,一双猫儿一样的眸子清澈干净,下颚多出来的婴儿肥让她多了几分可爱。梨涡含笑,脸颊丰润绯红,很容易让旁人心生好感。

    她没有王芷璇绝色,但王芷璇也不得不承认,瘦下来的王芷瑶体态轻盈。笑容温和,沉稳端庄,她更为符合命妇的审美观,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她梳着双髻上的珍珠头绳,一件大红云鹤绒女袍罩身,衬得她珠圆玉润,一看便知是个健康有福气的小姑娘。

    王芷璇越发确定王芷瑶‘不正常’,要不往日像猪一样能吃的王芷瑶怎么会瘦下来?

    好在王芷瑶眉目更随蒋氏,再可爱有福气,单凭容貌,根本比不过王芷璇。

    照镜子的时候,王芷璇有时会被自己今生的绝色镇住,但凡宴会场合,只要她一出现,旁人的目光断然没有旁落的时候,淮南侯世子对自己可是痴恋不已。

    她不仅有倾城的美貌,还有满腹的才华,气质才色俱佳,王芷瑶再多的改变也比不过她!

    “真遗憾呢,五姐姐,他的话不好使呢,你一贯淡然不争,敬重我娘,想来不会在意能不能去孔家。”

    王芷瑶对旁人端着一副温润有礼的闺秀做派,可对王芷璇,她是要多高傲就有多高傲,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仿佛不把王芷璇踩脚底下,让王芷璇各种羡慕嫉妒恨,便不肯罢休。

    慢悠悠的上了马车,王芷瑶嘲弄的说道:“谁让五姐姐没有托生在我娘的肚子里?他纵然垂爱你,也无法让你迈入衍圣公的大门!”

    “五姐姐近前来,我有一句话同你说。”

    “……”

    王芷璇强忍着打掉王芷瑶脸上恶毒笑容的冲动,柔声道:“七妹妹就在这里说吧,我听得到。”

    “那好。”王芷瑶早就猜到了,抬高声音,也让周围的仆从都听得见,“你一定没听过一句话,嫡庶是生出来的,不是父亲宠出来的。”

    欣赏够王芷璇一变再变的脸色,王芷瑶放下了车帘,对蒋氏点点头……下面看您得啦,娘。

    蒋氏深吸一口气,道:“殷姨娘。”

    “妾恭听夫人吩咐。”

    殷姨娘早就习惯了没有自尊的日子,若不是这些年被王译信宠着,又有王芷璇在一旁不停的提起真爱,蒋氏是后来插足的,自己才是四爷的初恋,殷姨娘许是会更懂得妻妾尊卑一点。

    没王芷璇出主意,她也不敢在私底下同蒋氏互较眉头,幻想独霸王四爷。

    “听说你要外出?”

    “是,妾是打算……”

    “你打算?我有准许你出门么?”蒋氏打断了殷姨娘的辩解,“这是哪家的规矩?侍妾可以不经过当家夫人同意就出门溜达?万一闹出点风波传闻,你让我怎么同四爷交代?”

    殷姨娘脸刷的一下变得煞白,低声解释:“妾就去灵隐寺,并非一般的地方。”

    “灵隐寺是好地方,如果殷姨娘想要出家修行的话,我自当成全,不过我看你也没出家的心思。既然你做了四爷的妾,就得守王家的规矩,今日我去衍圣公府,正好向孔家宗妇学学怎么持家,回来我再调|教你。”

    蒋氏说话时一直抓着王芷瑶的手,“别的话,我不说了.你若是趁我不在去灵隐寺,我就让你一辈子住在寺庙里。别以为四爷和老夫人护着你,你就可以违背我的命令,你是妾。我是妻。便是我发狠发卖了你。四爷还能为此休了我不成?”

    王芷瑶默默的为蒋氏点赞,“娘,若是父亲为了您卖了个妾就休妻,那他会被人唾弃的。”

    “妾不敢出门去灵隐寺了。没夫人的吩咐,妾哪都不会去的……”殷姨娘同样抓住了王芷璇,卑微含泪道:“妾恭送夫人。”

    “去衍圣公府。”

    “喏。”

    马车缓缓从侧门出了王家,殷姨娘在看不到马车后,直接瘫软在王芷瑶的怀里,泪眼朦胧,“璇儿,你要记得万万不能做妾……记得我今日的教训。”

    便是四爷私底下给殷姨娘更多的补偿,也换不来方才丢失的尊严。

    以前她不懂得尊严。自尊,如今她懂了也更能体会到刻骨铭心的痛苦。

    她被羞辱轻贱了。

    “娘,您怎么样?别吓我。”

    王芷璇招呼仆从护着殷姨娘返回屋里,孝顺的围着殷姨娘忙前忙后,端茶倒水。直到殷姨娘缓过挤压在心头的那口气,才想起得将此事告诉四爷,顺便也得让老太太知晓,蒋氏不让她们去灵隐寺进香祈福便是对老太太不孝。

    “您放心,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咱们此时收拾不了她,王家有得是人能给她好看!”

    “璇儿,我好累,不想再争,不想再求了,就让我平平淡淡的过下去吧。”

    “娘……”

    “我卑贱的出身实在是配不上四爷,我不该奢望的,不该啊。”

    殷姨娘泪珠簌簌滚落,鼻尖泛红,楚楚可怜,王芷璇心疼得紧,搂着她道:“有我在,不会让你再受今日的委屈。”

    ……

    在马车上,王芷瑶一直想衍圣公孔家到底是什么样的,文氏等人上蹿下跳的折腾就是为了能随着蒋氏去一趟衍圣公府,不亲身经历不明白孔家在国朝文坛的地位。

    蒋氏同样手心冒冷汗,相比较王芷瑶,蒋氏把孔家看得更加高高在上。

    衍圣公府占据了半条街道,在文圣街上居住的人家大多同孔家有关。

    在街口,蒋氏让马车停下来,“瑶儿,下车。”

    王芷瑶向外面张望,没发觉有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牌楼,可又不敢多说话,随着蒋氏下了马车。

    文圣街上很清静,遥望衍圣公府时,王芷瑶能嗅到一股书卷的质朴气息,站在此处,心灵像被洗涤过一遍似的。

    本来对孔圣人没多大敬意的王芷瑶也不由得端正了态度,置身封建王朝的环境下,孔子就是当之无愧的圣人!

    便是皇帝钦此下马下轿的牌楼也比不上世人发自内心的尊重……

    孔子是儒学圣人,思想家,教育家,但不是儒学思想为封建帝王所推崇,孔家绝对没有今日的地位。

    周游列国讲学,宣扬儒学,并且想为自己求得一官半职的孔子绝对想不到在他故去后,他创立的学说——儒学,会是官场的敲门砖,教科书。

    “瑶儿。”

    “啊。”

    王芷瑶稳住情绪,向蒋氏鼓励般的一笑,“我们就当是去寺庙里祈福。”

    “胡说!”蒋氏嗔怪王芷瑶不懂事,小声道:“一会,你千万不要再乱说话,知道么?”

    “其实一切交给您,我更担心呐。娘,放松点,衍圣公既然能同外公做知己,想来不会太为难咱们。以后若是同孔家常来常往,您总是紧张哪成啊,你就当去长辈家串亲戚……”

    蒋氏额头多了一层虚汗,女儿的性格是随了父亲呢?还是怎样?就没见她紧张过,面前可是衍圣公府啊。

    ……

    “蒋夫人。请。”

    虽然孔家正中间的大门没开,但大门两边的侧门都敞开了,蒋氏腿肚子有点发软,孔家对她的礼遇太重了。

    一般情况下,大门中的正门是不开的,尤其是孔家这等人家,可能只有祭祖时候才会开正门。

    王芷瑶嘴角弯起,低声道:“看到没?衍圣公和外公关系好好哦,衍圣公是您伯父,你怕啥。走着。别让外公在衍圣公面前短了嘴。”

    “……”

    蒋氏能说自己女儿真不客气吗?还没见到衍圣公。伯父都叫出来了。

    一贯荣辱不惊的孔家下人抬了抬眼睑,他们也没见过这样的客人。王七小姐出落得很讨喜,看着就觉得面善亲切。

    王芷瑶的容貌绝对是乍一看很清秀,仔细一看还是很清秀。不过,她身上的亲和力倒是把外表印象分提了不少。

    想要同绝色王芷璇较劲,王芷瑶给自己制定的规划就是走亲和端庄路线,一定要在面上做个最符合封建命妇审美观的闺秀,落落大方,笑容平和,言行稳重。

    至于她到底是个什么性格,不需要告诉外人,只要亲近的人知晓就行。

    搀扶蒋氏。王芷瑶在孔家仆从的引领下走进了衍圣公府。

    本来轻松的心情,此时也有几分的紧张。

    王芷瑶不信儒学,就如同她不信基督教,可到教堂还是会保持肃穆虔诚不敢对耶稣不敬,孔家一草一木。亭台楼阁,都让王芷瑶感觉到一股厚重感,历史文化的厚重感。

    “老夫人和夫人在元华堂,本来老夫人想将接待蒋夫人的地方放在草堂,然老爷说,您不是外人。”

    蒋氏有点热泪盈眶的感觉,没能去草堂虽然有点遗憾,但被老夫人当做亲近子侄看待,让蒋氏不知该说什么,王芷瑶遥望了草堂一眼,不知下次有没有机会去草堂瞻仰一番。

    原本王芷瑶只是想打着孔家的名头回去折腾殷姨娘立规矩,哪里想到外公和衍圣公关系如此亲密。

    也好,有衍圣公督促外公向上,想来外公会少许多的麻烦,少受些文臣的攻讦。

    因为有梦境示警,她格外担心外公的安危,虽然梦中蒋大勇遗书上说他不是因为四皇子做太子才被皇上赐死的,但王芷瑶怎能忽视四皇子?

    不知道王芷璇能不能再像梦中预示的同四皇子成为‘知己’

    如果王芷璇得意了,以她的性情绝对会闹出更大的事,弄不好她会想着将殷姨娘扶正,王译信会怎么做?宠妾灭妻?

    心底转了无数个念头,王芷瑶不觉得自己此时有改变历史的能力,也不觉得应该相信梦到的一切,路是人走出来,她不能被噩梦和同王芷璇较量影响了判断。

    进了元华堂,没心思看摆设布置,王芷瑶规规矩矩的给坐在上面的老夫人见礼。

    她和蒋氏行得是晚辈拜见长辈的大礼,到不像是被请来的陌生客人。

    在蒲团上三拜后,王芷瑶声音清脆,“拜见老夫人。”

    “行了,这些虚礼就不用了。”

    老夫人声音极度平和,有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王芷瑶也见过几位上了年岁的老夫人,有文氏装逼风格的,也有外祖母田氏飒爽性情的,孔家这位老夫人……给她很大的震撼,能嫁给衍圣公的女人就该有这位老夫人的平和气度。

    老夫人也在观察蒋氏母女,看得出蒋氏有感激有紧张,还有些小激动,难免的,但凡来孔家的命妇就没有不激动的,她这辈子看了太多,太多。

    蒋氏的女儿王家七小姐让老夫人颇为意外,早有送请柬的妈妈回禀,七小姐不同寻常的王家小姐,自有一番风采。

    衍圣公也说过,蒋大勇的心尖尖就是外孙女小妞妞,也曾叮嘱老夫人多注意七小姐,能帮就帮她一把,小|妞妞在王家过得有点委屈艰难……

    她本想着会见到一个被同龄姐妹比下去没自信,偏激的小可怜……

    眼前这位笑容甜美,有礼有节,骄傲自信的小妞妞怎么看都不是小可怜,更不像会被王家欺负得有口难言。

    老夫人眉梢微挑,小|妞妞相貌好,气质好,倒是可以给自己的孙子……可惜,她姓王,是王谪仙的女儿,老夫人真心不想同王家联姻。

    ps两章合一含有粉红加更,继续求粉红,预告,下一章不动嘴,改动手了。做妾得就要守做妾的规矩。更新时间在中午十二点,如果双更的话,晚上六点一更。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四章 找骂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四十六章 对策(含粉红60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