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动武(含粉红120加更)

第四十八章 动武(含粉红120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212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奶妈也疯狂 美利坚牧场 大娱乐家 重回八零末 锦此一生 千岁嫁到 极品狂少 不朽圣尊 仙源农场 独家记忆前世
    纵使王译信再渣,以他好面子虚伪的个性,他万万不会勉强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婢女。

    王芷瑶见到殷姨娘拢在袖口的手轻轻颤抖,冷笑道:“如果你说你就是要爬床,就是要做妾,想要荣华富贵,想要出人头地,我许是还能高看一眼,起码你还有真实的一面。嘴上说我不要,我为难,我是逼不得已,我是为了种种原因才勉强为妾……其实你心里一直盼着我娘把一切都输给你,盼望着只有你生的儿女出尽风头!”

    “说你虚伪都抬举了你啦。”

    “七小姐……”

    “你先等等,看,他来了。”

    王芷瑶同殷姨娘站在回廊下,寒风凛冽将房瓦上的积雪吹得簌簌飘落,白雪如同柳絮。

    在通向抄手回廊的台阶上,王译信缓缓走来,几片‘柳絮’落在他长翘卷曲的眼睫上,瞬间化作了水滴,那灿若星辰的眸子越发显得似银河般璀璨,锦衣鹤裘罩着挺拔若松的身躯,王译信慢吞吞的走下阶梯,颇有一种从天上来的仙人气息,俊美到极致的五官不愧谪仙之赞。

    蒋氏痴迷于王译信的美貌,不是没有用道理的。

    可惜,外表气质如此完美的男子,却是一个傻缺的偏心爹。

    上天给了他完美的容貌,但却忘记给了他人性,也许不是出生在王家,他还能好点?

    王译信一眼便看到王芷瑶,尽情展现如花似玉的好年华且打扮的漂亮可爱的小姑娘,总是会引人瞩目的,殷姨娘再得王译信的心,她也只能用风韵犹存形容,况且最近王译信不知该拿王芷瑶怎么办?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弄得他在书房苦思,没心情去寻殷姨娘。

    他本打算护着殷姨娘的,毕竟王芷瑶连亲爹都敢对着干,还能善待殷姨娘?

    可王译信看到王芷瑶后就移不开目光了。并非是因为王芷瑶太漂亮,而是她那双酷似自己的眸子满含的鄙夷,轻视,以及一分笃定,又来保护你的爱妾啦。

    王译信一直自诩是一个公正的,为儿女们着想的好父亲。

    直到王芷瑶改变后,他在嫡女面前腰有些软,再难像以前理直气壮的认为自己偏疼庶子庶女只因为他们更需要疼惜,嫡子嫡女不争气才会被自己稍稍忽略……

    他不该过来,不该过来承受王芷瑶轻蔑的目光。可是他已经来了。怎好转身而去。

    殷姨娘柔软的身躯轻轻颤抖。抬起溢满委屈的眸子,死死咬着嘴唇似无法言语,有苦难言,楚楚可怜之姿更甚以往。“四爷……妾随您去见夫人可好?”

    王芷瑶心底给殷姨娘的表现默默点赞,果然,不愧是王译信的爱妾,真真是‘淡然不争’‘受尽委屈而不言’。

    如果此时她当着王译信的面说出委屈就是在搬弄是非,挑拨他们父女关系,过后让王译信自己问,自己查,殷姨娘会显得很无辜,顾全大局。

    像殷姨娘这样善良。为了王译信甘受侮辱的女子弥足珍贵,王译信你好意思不珍惜么?

    作为对照组的嫡女,在殷姨娘的玛丽苏光环下,会显得跋扈嚣张,仗势欺人。王译信你不疼嫡女做对了。

    “您来得正好。”王芷瑶笑盈盈的问道:“我恰好有事询问您,方才殷姨娘说您勉强了她,强暴了她,逼着她不得不做您的爱妾,她忍得好辛苦,她一点都不喜欢做妾……”

    王译信面上起了一层寒霜,转头看殷姨娘,她并没着急解释,只是用自己那双无辜的,美好的眸子苦涩的看着王译信,虽然没有开口辩解,但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在诉说着委屈,诉说王芷瑶撒谎。

    有这样的对手,也难怪梦中最后王芷瑶宁可放弃重生的机会也不想回来,莫怪蒋氏一群人败得那么惨。

    “四爷……”殷姨娘伸手拽住了王译信的手臂,似要阻止他同嫡女对峙,柔声道:“先去见淳少爷吧。”

    “不忙。”王芷瑶目光炯炯的看着王译信,“我竟然不知您也有逼迫婢女侍寝的事儿,这对您的名声可不怎好,况且她同我说什么倒也不打紧,若是在外面露出一点点,啧啧,王家的脸面呐。”

    殷姨娘抓着王译信的手却没有松开,泛白的手指紧紧的……王译信开口道:“瑶儿,你是不是误会了她?”

    “那父亲大人是相信你的嫡亲女儿,还是相信一个连卖身契都没有的官奴?”

    “……”

    殷姨娘和王译信身体同时一震,没错,殷姨娘纵是有千百的美好,也改变不了她官奴的身份。

    她是被教坊分派到侯府为奴的,因为殷姨娘得宠,这段不光彩的背景已经很少有人提起了,今日被王芷瑶点破,殷姨娘越发觉得难堪。

    故意遗忘这段往事的王译信此时也好不到哪去,毕竟他自诩标准的士大夫,是累宦士族的表率,琅邪王家子弟怎么会爱上官奴?

    他看不起蒋氏和西宁伯府,可殷姨娘的出身和血统更是卑贱。

    王芷瑶见达到了目的,很有规矩的对王译信福了一礼,宛若最最完美的大家闺秀一般,“不打扰父亲大人调教爱妾了,还望父亲大人悠着点,太伤殷姨娘,过后她又会同外人说受了虐待,强迫之类的话,到时你是解释呢?还是宁可被人无视旁人意愿的纨绔子弟?”

    “瑶儿……”

    王译信抬起的手臂慢慢的垂下,王芷瑶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阻止他靠近,她拽了一下披风利落的转身远去。

    回廊里似乎还回荡着她清脆的声音,父亲大人……她叫他父亲大人同叫一个陌生人或者是仇人没有区别。

    “四爷……我……”

    “罢了。”

    王译信久久才从王芷瑶消失的方向回过神,握紧了殷姨娘的手腕,声音沙哑:“以后你避开她。”

    虽然王译信还在她身边,还是相信她,可殷姨娘感觉到王四爷同往日略有不同。

    破坏了殷姨娘设下的大好局面,戳穿她官奴身份,她怎能不恨王芷瑶?

    在王译信面前,她不敢说任何的坏话,只能静静的无悔的看着他。只看着眼前这个主宰自己一切的男神,企图淡化她官奴的出身……

    “四爷,四爷,不好啦。”

    一位妈妈从抄手回廊的另外一面跑过来,慌忙的脸庞带着明显的淤青,见到王译信似见到了救星:“您快去看看吧,四夫人发疯了,见人就打……老夫人差一点被她气过去……”

    殷姨娘一听这话,心中暗喜,担忧的说道:“四夫人怎能将气出在老夫人身上?淳少爷回来本是喜事的啊。”

    王译信还是一个孝子。起码他认为他是一个孝顺文氏的好儿子!

    随着报信的妈妈。王译信和殷姨娘赶去文氏的院落。

    王芷瑶先于王译信他们到达了文氏院中。刚一进门,看到在文氏面前跪着一位身体瘦弱,脸庞泛黄,明显有点劳累过度又营养不良的少年。

    他是王端淳?

    他是到泰山书院读书去了?还是做苦力去了?

    王芷瑶心底一阵阵抽痛。他明明是王四爷的嫡子,却被一心为他好的王四爷送出了京城……说是为了让他长劲,在王芷瑶看来王译信是想将所有的心血和资源都用在庶子身上。

    也许王端瀚比王端淳更会读书,但没有王译信的倾力栽培,哪有王端瀚今日?

    王芷璇都心疼兄长,蒋氏又怎么可能视若无睹?

    “母亲,您还是先让淳哥起来吧。”蒋氏强压着心疼,给文氏留了最后一丝脸面。

    可惜文氏正恼恨蒋氏,自然对不会读书。又在泰山书院丢了王家脸面的孙子更为苛责,况且寻常蒋氏虽然没让文氏占到便宜,但也没做出伤害文氏的事儿。

    文氏毕竟是蒋氏的婆婆,蒋氏还敢揍她不成?

    最重要的文氏还有撒手锏,王译信一出。蒋氏立刻老实了。

    文氏瞪了一眼蒋氏,“慈母多败儿,淳哥儿就是被你这幅慈母心肠带坏的,读书不成,我教导他几句,你就心疼了?你知不知他辜负了老四的厚望?败坏了我王家的声誉?你让他自己说,他在泰山书院都做了什么?若不是老四的安排,以他的才学连入门考试都通不过。”

    “淳哥儿。”文氏痛彻心扉的数落王端淳:“你怎么这么不争气?我已经不求你如同瀚哥儿能干懂事,可你……可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对得起盼望你成才的老四?”

    王端淳瘦弱的身体缩了缩,泛白的嘴唇微动:“祖母……你别生气,是我没用。”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芷瑶抬脚踢飞了摆在屋子中间的香炉,王端淳——被王家人弄得性格懦弱自卑,身体孱弱的嫡子,太让人心疼了。

    只要一想到梦中,他失去了功名后受尽屈辱,最后不知所踪,王芷瑶手中若是有把刀的话,都能捅文氏两刀,有没有这么偏心欺负人的祖母?

    香炉被踢翻,香灰撒了一地,屋子人吓住了,王芷璇和王端瀚一左一右护着文氏,王芷璇趁此机会叫道:“七妹妹,你怎能在祖母面前撒泼?快跟祖母道歉!”

    王端淳抬头,记忆中的小妹不是这样的,小妹眼中的愤怒不知怎么让他心中产生了一丝的羞愧,好像他明明一只老鹰却被一群装作老鹰的燕雀欺负侮辱……

    “道歉?道歉的不该是我!如果父亲大人将疼庶子的一分用在我哥哥身上,我哥哥会是如今这样么?你口口声声说父亲为他操心,我真不明白,父亲除了眼不见为净将我哥哥打发出京,给庶子腾地方外,他还为我哥哥做了什么?泰山书院的确是国朝有名的书院,可是我不信凭着我外公的书信,泰山书院敢拒绝我兄长的求学!”

    “我哥哥最需要得是父亲的耐心辅导,需要父亲的备考经验,需要父亲在翰林院的资历,可这些……父亲哪一样给了我哥哥?而被你看重的王端瀚又有哪一样没有得到?”

    “庶子和庶孙对您而言是不同的对吧,我可没见您对三伯,五叔像对王端瀚一样疼爱维护。”

    文氏捂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王芷瑶……我是你祖母……你敢这么放肆?你不孝啊,来人。捂住她的嘴,我要……我要罚她……”

    屋子里的妈妈反应过来,听命的上前去拽王芷瑶,没等王芷瑶反抗,蒋氏冲了过来,干净利落的把意图伤害王芷瑶的妈妈揍倒了。

    蒋氏一把拽起跪在地上的儿子,心疼的说道:“跟你妹妹在我身后站着,我倒要看看王家上下哪敢再敢说你是废物!”

    被蒋氏护在身后的王芷瑶拽住了兄长的衣袖,轻松就将发愣弄不清状况的王端淳拽到自己身边,蒋氏也该发威了。再憋着不爆发。对不住王芷瑶这段日子的努力。

    该讲道理时候讲道理。该动拳头的时候就要下狠手。

    “你……你也要违逆我?”文氏见蒋氏如同失控的母老虎一般,心里打起了鼓,高喊道“去把老四叫来,我……来看看他娶得好妻子。”

    蒋氏缓缓的走近文氏。冷笑道:“违逆?今日我就让你看看就算我大逆不道,王译信敢不敢休了我!”

    哐当,倒在地上的香炉被蒋氏一脚踩扁了。

    文氏和搀扶着她的王芷璇打了个哆嗦,那可是铜质的香炉啊。

    王芷瑶方才一脚踢翻香炉已经够让人震惊的了,谁想到蒋氏力气更大,扁扁的香炉刺痛了她们的眼睛,蒋氏这一脚如果踩在她们身上,不得成了肉饼?

    蒋氏露出的这手,也将所有想上前堵抢眼救援文氏的人镇在了原地。毕竟表忠心也得有命在,看四夫人的架势,谁上谁死,扁扁的香炉就是前车之鉴。

    即便在文氏身边的王端瀚兄妹此时都不敢伸头,王芷璇拽住了兄长的胳膊。怕兄长一时想不开挡在蒋氏面前,此时显然不是他们兄妹表孝心的时候。

    祖母到底是长辈,蒋氏不敢做得太过,如果他们兄妹挡在蒋氏面前,指不定蒋氏一时‘激动’‘失手’就将王端瀚揍趴下了,毕竟是嫡母教子,王端瀚便是骨断筋折也得干受着,没地方说道去。

    文氏见蒋氏一步步走近,吓得身体不由得哆嗦起来,“你……蒋氏,我是你婆婆!”

    就在蒋氏向文氏伸出手臂时,得了消息的王四爷在最最关键的时候赶到了。

    王译信对文氏的确是孝顺的,也许他也认为自己能阻止发疯的蒋氏,几步追上了蒋氏,挡在了文氏面前,目光扫过地上还留着脚印的扁扁的香炉……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蒋氏冷静了几分,缓缓的放下手臂,哪怕对他已经绝望,他依然可以牵动自己的情绪。

    文氏像是找到了救星靠山,老泪纵横的抓住身前的王四爷,“你娶得好媳妇要逼死我啊,我碍着谁了?你媳妇差一点……差一点就对我动手了,老四啊,我本是为她好,教导她不要做宠坏了儿子的‘慈母’,可她,我没说上两句,就闹了起来,她眼里没有我……”

    “住嘴!”

    蒋氏一巴掌把王译信拍了个踉跄,趁机揪住了文氏的衣领,像是提着小鸡一般将文氏提高,文氏的双脚悬空,直接面对暴怒的蒋氏,像是被掐去舌头的鹌鹑,不敢挣扎……

    “如果我是宠溺儿子的慈母,淳哥儿会是如今这样?我虽然被你们糊弄得脑子有点不清楚,可我是母亲,看淳哥儿病弱,怯懦,卑微,我比谁都心痛。你们王家从没把我的儿子当做嫡血看待,如此,你们也没资格教训他。以后我儿子的前程,他的教养,不需要你来操心。“

    “懂吗?”

    “……”

    文氏白着脸点点头,生怕慢一点,蒋氏把自己捏死。

    王译信揉着肩膀,肩胛骨似被蒋氏一巴掌拍碎了,不是不怕暴怒的蒋氏,可落在蒋氏手中的人是他生母,身为人子怎能不管?

    于是,王译信再一次勇敢的握住了蒋氏的手腕,哀求道:“玉蝉,你闹够了吧,快放手,她是你婆婆。”

    蒋氏冷冷的看了王译信一眼,目光落在他的手上。王译信是被老天宠爱的谪仙,身上无一处不完美精致,他的这双手也是完美的,手指骨节分明,肤色如同最最上好的羊脂白玉。

    “当年,你就是用这只手拽住了快要跌进池塘里的我,当时我就想,一个人怎么可能长得那么漂亮完美,这只手怎么会那般温暖细腻?我爹的手都是厚厚的茧子,碰到我。我会觉得很疼……我现在才明白。我爹会用满是茧子的手保护我。而你会用这双完美的手把我推进可笑可悲的境地去。”

    “并非如此,玉蝉,你是我的发妻……我怎会伤害你?”王译信底气不足的解释。

    蒋氏松开了文氏,冷漠的说道:“还不放手么?不怕我玷污了你高贵的血统和完美的躯壳?”

    ……

    王译信面色微红。讪讪的放开了手。

    蒋氏转身一手一个牵起儿女,向外走去,扬声道:“我等着王家的‘报复’”

    ……

    王译信痛苦的捂住了额头,怎么会这样?最近是怎么了?日子越来越不顺心,以往他理直气壮的道理在蒋氏面前根本就讲不通。

    他总是忍不住想起当初追求蒋氏的事,如果不是祖父逼着,怎么会想到接近她?

    在闺中时,蒋氏脸上笑容是灿烂的,他并非是毫不动心的。

    从何时开始。他只记得娶蒋氏是耻辱的,只想守着殷姨娘一起生活?

    “父亲。”王芷璇挽住了王译信的胳膊,担忧的说道:“您也被吓坏了吧,头很疼?我帮你按摩一下可好?”

    “四爷您别太生气了,夫人只是一时着急罢了。淳少爷似乎在泰山书院没少受苦,读书是很辛苦的差事,淳少爷身娇肉贵哪里吃得了这份苦?夫人心疼淳少爷一时迷了心智,情有可原啊。”

    殷姨娘似很理解蒋氏的苦衷,宽慰王译信:“当时备考时,瀚哥儿也受了很多苦,我也是心疼的,但为了他的将来,我只能强忍着……好在瀚哥熬了过来,没有辜负四爷的期望。”

    “祖母。”

    王端瀚跪在被蒋氏吓得瘫软的文氏身前,很有长兄派头,也像是被文氏一直抚养长大的爱孙,“您别气坏了身子,淳弟刚回来,不太适应家里的环境,祖母,你多担待一点,毕竟在泰山书院,他挺难的……”

    面前不是心疼的儿子,就是孝顺的孙子,文氏再也不用怕怪力蒋氏的威胁,哭得异常悲苦,就像她受了多大的罪,拽起王端瀚,将听话的,孝顺的金孙搂进怀里,呜咽道:

    “你不用被蒋氏和淳哥说话,她们母子眼中有谁?果真是门风不正人家养出来的东西……威逼婆婆,哪家的儿媳妇会做这样的事儿?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明明是一片好心,却被蒋氏恐吓……不是心疼老四的儿子,我至于废话么?”

    “祖母……”王端瀚给文氏抹去眼泪,眼圈泛红,“您还有我,孙子孝顺你。”

    “老四,你快快写了休书给她,我们侯府庙小,容不下她这尊大佛。”

    殷姨娘和王芷瑶一听文氏说了这句话,不由得心中一动,莫非蒋氏要被休?文氏发话了,蒋氏方才又不孝的厉害,王译信怎么都得表态吧。

    休了蒋氏,殷姨娘不一定能出头,蒋氏功夫太厉害,又不再好糊弄,殷姨娘盼着王译信休妻,即便蒋氏被休后,自己不能扶正,也好过在蒋氏眼皮子底下过日子。

    她为王译信生养了出色的儿女,只要王译信空悬正妻之位,旁人自然会把当做‘四夫人’看待。

    “不行,娘,我不能休妻,不能抛弃她。”

    王译信没有一丝犹豫的反驳道:“不管怎么说当年不是岳父就没有侯府的今日,既然我娶了她,她就是我今生的妻子。”

    他可以不爱蒋氏,看不起蒋氏,甚至感觉愧对殷氏,但他不能抛弃蒋氏,这是他做人的底线。

    殷姨娘眸色暗淡,向想说话的女儿王芷璇摇头,你父亲,就是这个脾气,万不会让旁人诟病他丧失道德:“老夫人,您息怒,夫人总会明白您的一片苦心。”

    ps继续求粉红。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七章出头(含粉红90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四十九章 隐瞒(双更合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