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误会(含Sky_碧澄和氏璧加更)

第五十章 误会(含Sky_碧澄和氏璧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416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重生当妖王 附身空间 我成了六零后 七十年代纪事 宝瞳 神医毒妃,盛世独骄 厂花护驾日常 电影巨匠 薄幸 钢铁界
    夜空中群星闪烁,皇宫禁地寂静无声,站在雪地中大内侍卫宛若木头,拱卫乾清宫的侍卫和内侍不少,但无人敢抬头看顾三少和怀恩公公。

    如果有可能怀恩公公不愿意面对顾三少,让朝臣又恨又怕的东厂厂都刘公公因为他一句话,被乾元帝打发到了江南彻查龙气的事情,并直接对上了贵妃的娘家兄长。

    贵主儿虽然没有皇后娘娘的地位,可二皇子和贵主儿在乾元帝心中是有一定分量的,二皇子参政多年,也积蓄了一定的实力,再加上高大人在河道督抚经营了十余年,刘公公查证龙气并不顺利。

    长时间回不了京城,无法在乾元帝面前露脸,刘公公有点怕被新人取代,也怕皇上认为他无用,办事不利。若说东厂是伪造证据的高手,可刘公公也不敢轻易的冤枉了贵主儿的娘家哥哥,二皇子的舅舅。

    若是刘公公同高大人串通一气,他又怕回京后遭到顾三少的‘报复’,因此刘公公在江南是左右为难。

    最近听说刘公公派人悄悄的探听顾三少的口风,龙气到底在哪?

    看得出来,刘公公已经向顾三少服软了。

    纵使怀恩公公是太监的第一人,朝廷上有念着他好处的大臣,但他面对顾三少也是毫无底气的,跟在乾元帝身边,怀恩公公看多了陛下对顾三少的宠爱和一次又一次为顾三少破例。

    不管顾三少做什么,皇上都欣赏,不管顾三少说什么话,皇上都会往心里去。

    乾元帝这是何等的‘任性’呐。

    见顾天泽转身,怀恩公公忙小跑上前,躬身道:“顾大人,奴婢有事相求。”

    “何事?”顾天泽明知故问的扬起眉头,“你不是同皇上说了么?还有事是你解决不了的?”

    怀恩公公腆脸一笑,“奴婢就是伺候人的,有今日不过是主子给奴婢几分脸面罢了。”

    顾天泽眼眸泛着冷意。简短的说道:“我一会还要给陛下打水,你有事就说。”

    “奴婢晓得您将人送去了镇北抚司,那群人您想怎么收拾都由您,这事……奴婢侄子并不知情,您能否开恩,饶了他这次”

    做了太监,自然做不得男人,也没有儿女养老送终,所以越是有地位的太监越想晚年有个依靠,干儿子认下不少。怀恩公公没有干儿子。但他有一个平时看起来很不错的侄子。

    这个侄子是怀恩公公养老的指望。

    侄子薛家宝并不是仗着怀恩公公的势力任性胡闹的酒囊饭袋。他读书很好,已经是秀才了,也在京城结交了不少朋友,朝野上下都对薛家宝这位太监的侄子赞誉有加。

    一是他的确出色。二也是给第一太监怀恩公公面子。

    总之,怀恩公公把薛家宝当做命根子看待,指望着薛家宝将来能有出息。

    谁能想到很少仗势欺人的宝贝侄子竟然得罪了最不能得罪的人。

    薛家宝听说他指使的流氓地痞被送去镇北抚司后,想着大事化小,往日他觉得自己叔叔是最厉害的,谁知道他打着怀恩公公名连镇北抚司的门都没进去,这时他才发觉自己闯了大祸。

    薛家宝慌忙给怀恩公公送信,这几日京城薛家宝宅邸外面多了几名锦衣卫,他躲在府邸不敢出门。求神拜佛指望叔叔能救自己一命。

    怀恩公公本想探探乾元帝的口风,倒也没想告顾三少的黑状,看得太多,他比旁人明白顾三少对皇上的重要,他只不过想同顾三少维持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如果让朝堂上的人晓得连怀恩公公都向顾三少求饶。顾三少的威名只会更显赫。

    可惜……皇上对顾三少全然的信任,逼得怀恩公公不得不向顾三少弯腰服软。

    “家宝喝多了酒,被人刺激了两句做下错事,纵使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针对您,这事……太巧了。”

    怀恩公公也恨不得揍侄子一顿,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冠文侯府五小姐,王家怎么会把五小姐嫁给薛家宝?

    薛家宝对王芷璇一见倾心,偶遇了几次后,深感王芷璇是美貌和智慧并存的女子,并没有因为他有个太监叔叔就出鄙夷之色,薛家宝非常的感动,恨不得为王芷璇去死。

    在蒋氏去衍圣公府时,薛家宝接到了王芷璇的书信,也没用王芷璇多说什么话,他自保奋勇的要给欺负王芷璇的嫡母一个好看,于是才有了破鞋泼脏水事件……

    任谁也想不到,这件事最后落到了顾三少手上!

    “原来怀恩公公是为这件事。”顾天泽慢悠悠的说道:“还是等镇北抚司指挥使定了结果,再说,好吧。”

    再拖下去,薛家宝得被锦衣卫吓死!

    怀恩公公又不能把侄子接进皇宫来避难,薛家门前,已经躺着好几个打断手脚,割去舌头的流氓了……

    顾天泽似对怀恩公公视若无睹,挽了袖口,“也许不是你侄子的错。”

    “三少爷,奴婢求求您,高抬贵手吧。”

    怀恩公公跪在顾天泽面前,“奴婢只有这么一个侄子,他已经得了教训,再也不敢冒犯您和王七小姐,这次事后,奴婢将他打发到南京去,不敢让他在回京。”

    顾天泽从小进宫,长在皇上身边,对怀恩公公很熟悉,小时候他还把怀恩公公当做马骑过,能叫他三少爷的人不多,怀恩公公也很多年没叫过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侄子性情不定,去南京合适么?”

    “……”怀恩公公眼巴巴的问道:“您说哪合适?”

    “西北。”

    “……好。”

    怀恩公公抹了抹眼角,把侄子送去西北好歹还有一条生路……不对,西北可是蒋家的地盘,西宁伯蒋大勇在京城不敢对侄子下手,在西北可就方便多了。

    “三少爷……”

    “受点磨难对他来说有好处,西宁伯不是小肚鸡肠的人,言尽于此,你看着办罢。”

    顾天泽从侍卫手中接过铜盆,端着热水走进了乾清宫,纵使给皇上打洗脚水。他也只不过是端去而已。

    怀恩公公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顾三少的意思是让自己去求西宁伯高抬贵手?

    红颜祸水……真真是红颜祸水。

    乾清宫里再一次传来乾元帝畅快的大笑,怀恩公公再多的不愿此时也化作了泡影,侄子能保住一条命还有回京的希望,他这张老脸又有什么舍不下的?

    西宁伯虽然莽,但比顾三少好说话,西宁伯总有求到怀恩公公的时候,但顾三少……从来只有旁人求他,他根本不需要在意任何人,任何事。

    天边鱼肚泛白之时。平整的练武场上有一矫健的身影在练拳。如同游龙一般的动作。看得出练武者下了一番苦功夫。

    在练武场边,站着五六名仆从,他们手中端着锦衣,茶水。以及汗巾。

    练武之人一袭浅色劲装,凌空从上挥拳击打在地面,在他拳头下留了一个浅浅的坑洼。

    收了招式,他向练武场外走,仆从忙上前,为他披上了锦衣鹤裘,献上汗巾,奉承的话少爷不喜欢听,不过少爷的身手越来越好了。

    阿四道:“东厂的人在外面侯了好几日了。您看……”

    “让他进来。”

    顾三少走进了在皇宫的住处,梳洗后,坐下慢慢的品茶,盘算着离簪花宴还有四日……忍不住翻出碧玺耳环,早晨看的确是七种颜色。真是漂亮!

    “顾大人。”

    “站那说。”

    来人一听垂手站在了门口,臣服般低垂着脑袋盯着门槛,他身上穿着东厂大档头的服色,寻常旁人对他又敬又怕,可他在屋里端坐的那位少爷面前,就是奴才走狗。

    听说怀恩公公都向顾三少服软了,他们东厂服软也不算丢人。

    “刘公公实在是找不到龙气,公公传来指示,让奴才求教您,怎么才能寻到龙气?”

    他这话另一个意思是,顾三少您怎么才能满意,就算是顾三少您想搞垮高大人,您也得指明方向刘公公才好配合啊。

    “最近皇上挺看重夏公公的,纵使刘公公不在身边,陛下也不会少人伺候。”

    “刘公公时刻想回京伺候陛下。”

    “是么?”顾天泽眸色深沉,漫不经心对门口的人说:“我没看出来。”

    “回顾大人,刘公公说,您有吩咐尽管说,只要在东厂职权范围内,一定让您满意。”

    “厂卫效忠于陛下,我满意有什么用?”

    “……”

    东厂的大档头都快被顾三少逼哭了,您老故意为难东厂,到底想要哪样?“顾大人,刘公公对您也是衷心一片呐。”

    眼见得火候差不多了,顾天泽一边将装着耳环的盒子盖好,一边说道:“东厂谍子无孔不入,在京城各处都有眼线……”

    “顾大人此言差矣,自打上任锦衣卫都指挥使被皇上勾决后,东厂和锦衣卫不敢再广布眼线了,朝臣们对陛下此举大加称赞。”

    被顾天泽似笑非笑的目光扫过,大档头呐呐的不敢再说,皇上是不是把监察百官的谍子去了,只怕没人比顾三少更了解详情。

    皇上既然保留了东厂和锦衣卫,又怎么可能不用厂卫办事?

    “如果你说得是刘公公的意思,我们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东厂密报都要交给皇上……您也晓得,根本做不得伪。”

    得罪顾三少,刘公公别打算近期回京了,可泄露机密,东厂上下也好不了,大档头哭丧着脸,“您别为难奴才了。”

    “密报,我不感兴趣。”顾天泽嘴角勾起,此时碰触皇上的底线,实在是不明智,何况他对阁老们在家做什么,没有任何的兴趣,“冠文侯王家的情报送我一份。”

    她被人当街泼脏水,在王家指不定怎么‘受委屈’呢,虽然不信王芷瑶会受委屈,可他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

    大档头一听是冠文侯,稍稍的松了一口气,皇上不在意王家的事儿,冠文侯府也影响不到中枢,因此即便得了王家的奏报。东厂也不会呈交给皇上御览,王家的奏报一般被随意放置,只有闲人才会翻翻王家的八卦消息。

    “冠文侯府的奏报是半年呈上一次,昨日奴才才接到了奏报,一会奴才给您送来。”

    “还有一事……我需要东厂引荐个人给陛下。”

    “啊?”

    大档头吃惊不小,引荐人才用得上东厂?顾三少一句话顶旁人一百句,“奴才怕东厂分量不够。”

    “我既然开口,便是只能走东厂的路数,你放心,他不是太监。不会同你们抢饭碗。只需要在皇上命你们彻查那人身份时……按照这上面写的回禀陛下就是了。”

    大档头看了一眼纸张写得材料。点头道:“这事好办。”

    上面的身世够惨的,有个刻薄的继母,这人差一点被饿死,只是他何德何能。能得到顾三少的帮助?

    大档头不敢多想,也不敢过多关注顾三少做的事儿。

    “你让刘公公多去堤坝处看看,想来会有意外的收获。”

    “多谢顾大人。”

    大档头总算得了确实的消息,连忙回东厂给刘公公送信,同时将王家的奏报找出来弹去灰尘,封好后让人悄悄的给顾三少送去,莫非顾三少对王家小姐有兴趣?

    听说王家五小姐可是绝色美人呐。

    很快东厂这份奏报被送到顾天泽手上,他只看了一眼,面色变得很是难看。在旁边伺候的阿四打了个寒颤,很少见少爷这么生气的……这是怎么了?

    顾天泽几乎将奏报捏得扭曲,染墨深沉的眸底似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的愤怒,上面写得王家事,他不关心。王芷瑶说过的话……让他的好心情在一瞬沉入谷底。

    利用?她也在利用他?

    他直接将手中的奏报甩进了炭火盆里,东厂探听的消息不可能出错,东厂的人也不敢在奏报上动手脚,那么只能是……只能是她骗人!

    顾天泽抓起盒子里的碧玺耳环,专门向皇上讨来的贡品此时像是嘲笑他自作多情,反手一掌拍向了桌子,没能掩藏内力,碧玺耳环深深的嵌在桌子上……

    “抠出来,拿走,别让我再看到这对耳环。”

    “少爷。”

    阿四脚下一个踉跄,眼见着三少爷怒气冲冲的出门,再回头看了一眼经常被三少爷把玩的耳环,阿四琢磨了半天,这对耳环是不是同上次的簪子放在一起?

    过几日再配上一对镯子,一个项圈,一整套首饰齐全了。

    阿四把耳环从桌子上抠出来,又拿出刻刀把印有耳环形状的坑划花,命人将桌子烧了,绝不都泄露半分三少爷有真功夫。

    ……

    “四爷当着几位夫人和老夫人的面说的,这辈子都不会做休妻的事儿……”

    一个俏丽的小丫鬟眉飞色舞的对王芷瑶讲述在蒋氏他们走后发生的事儿,“四爷的话整个侯都传遍了,今日一早瀚少爷就搬到了外书房,老夫人怎么劝都没用。”

    王芷瑶冷笑道:“他不休妻不是因为不想,而是不敢。我娘这么好的人,他都不知道珍惜,还有哪家敢将女儿嫁给他?好在他还有点自知之明,让女儿做续弦的人家都不是真正疼女儿的,就算他是谪仙也没用。”

    “这话别让我娘听见,省得她多想。”

    “哦。”

    樱桃听七小姐这么一分析,也觉得自己有点孟浪了,开始还以为四爷是个好男人呢。

    如今蒋氏院子里的奴婢仆从大多是甄选过的,留下的人可以做错事,但他们的心都向着蒋氏。

    “我哥哥还在读书?”

    “淳少爷一早起来就钻进了书房,夫人劝了半天都没劝动淳少爷。”

    “告诉娘,不用劝了。”

    王芷瑶对自家兄长刻苦用功同样很无奈,别人家都打着,骂着,哄着读书的。

    照王端淳这么死读书下去,一辈子也读不出来。

    昨日,从谈话中王芷瑶发觉王端淳不是读书的材料,不是不能勤能补拙,不过有些人纵使再刻苦,没有那一分的天才,只不过是做无用功。

    王端淳也不是脑子不好用。换个人家,他也不至于这样。

    有个读书天才的庶出兄长,导致他自信缺失,只能拼命的苦读,少了读书后的融会贯通和举一反三。

    当他用尽全力读书还不上了王端瀚时,王端淳与其说是苦读,还不如说捧着书本发愣。

    他只能用刻苦读书体现存在价值,用笨鸟先飞安慰自己,有这种心态,王端淳怎么可能读好书?

    此时王芷瑶有点想念顾三少了。离着簪花宴还有四日。顾三少在宫里。她在王家,除了簪花宴外,他们很难再碰到一起。

    上次街上相遇,已经很幸运了。王芷瑶不能指望每一次都很幸运,出门就能碰上。

    还有四天的时间,王端淳会辛苦点,可也不至于累坏了他。

    樱桃欲言又止,王芷瑶起身道:“行了,我去同娘说。”

    蒋氏一准又躲在没人的地方悔恨的痛哭……她做这些安排不是让蒋氏整日以泪洗面的。

    王芷瑶找到了躲在卧室的蒋氏,坐在她身边,直接说道:“娘,我同你一起哭。”

    “瑶儿……”蒋氏眼睫上沾着泪水。艰难的呜咽:“我晓得我不该哭……可我看淳哥儿难受,恨不得拿刀捅自己两下,我对不住他……”

    “您拿刀我是不反对的,可是娘啊,您应该捅向伤害哥哥的人。自虐有什么用?况且您越是失望含泪的看着哥哥,哥哥越会发奋苦读,他想帮您争口气。”

    “我该怎么办?”

    “在哥哥没回来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么?以规矩调教殷姨娘,孔家咱们可不是白去的,今日用午膳时,您就让殷姨娘在您跟前伺候,怎么刁难她都成。”

    王芷瑶小声在蒋氏耳边交代刁难殷姨娘的方法,“另外,王端瀚是庶出,您怎么教导他不行?纵使他做得再完美,总能找到毛病的,您就该让哥哥看看,中了小三元的庶子,在您面前照样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最好让王四爷纵使心疼爱妾爱子,在您面前也不敢有任何不满。”

    “午膳,您可以让王四爷也过来,他不来,您就说,同他商量给祖母送寿礼的事儿,他是孝子,又刚气坏了祖母,在寿礼上一定想要补偿祖母。”

    蒋氏一边听一边点头,“可是我在孔家没见到萧夫人怎么收拾侍妾……”

    王芷瑶对蒋氏的诚实哭笑不得,“娘往严里死里弄殷姨娘准没错,孔家都默许了,咱们怕什么?我给祖母的寿礼都写好了,只等到后日当着客人的面送给祖母。”

    衍圣公夫人提醒王芷瑶别加得太多,太过分,但王芷瑶不信老夫人还能真追究自己的错处。

    王芷瑶先要让王端淳明白自己嫡子的地位,纵使他读书比不上王端瀚,在王家的地位也远远高于王端瀚,嫡子不主动欺负算计庶子已经很难得了,王端瀚想一辈子压着嫡子,这是对坚守士族传统的王家最大的侮辱,

    午膳前,王译信见到了王芷瑶,再三确认:“你和我一起用膳?”

    “娘说想一家人吃一顿团圆饭,哥哥不是刚回来嘛,娘不希望您和她的关系,影响到我哥哥。”

    王芷瑶站在书桌前,含笑问道:“您来吗?”

    “一起走。”

    王译信起身,披上了鹤裘,见王芷瑶正扣着外袍的扣子,手指同扣子纠结着,怎么都弄不好,清秀的脸庞多了几分恼怒,王译信嘴角多了一抹会心的笑意,随后又有几分沮丧,自己知道王芷璇的喜好……从没想过王芷瑶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伸手打算帮忙,可他同王芷瑶的目光碰到一起时,手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手臂慢慢的垂下,张口想要解释自己不是为殷姨娘母女,只是作为父亲单纯想帮忙……

    王芷瑶道:“左右离着不远,就这样吧。”

    撇下王译信,王芷瑶率先出门,王译信有些失落,后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听话孝顺且理解自己苦衷的好女儿——王芷璇。

    失去王芷瑶也不算什么吧。

    蒋氏既然说是一家人用膳,王芷璇也会被叫上。

    最近两天,王芷璇不间断的给他送药膳过来,从没打扰他,也没诉苦,王译信感觉亏待忽略了爱女。

    ps粉红双倍之后,过15张加更,继续求粉红。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隐瞒(双更合一)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一章 惩罚(含粉红150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