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惩罚(含粉红150加更)

第五十一章 惩罚(含粉红150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270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锦此一生 大娱乐家 千岁嫁到 极品狂少 不朽圣尊 仙源农场 美利坚牧场 钢铁界 电影巨匠 宝瞳
    王芷瑶在前,王译信在后,父女两人虽然同路,但彼此如同陌生人。

    王译信再看周围的雪景时,心中越发感到悲凉。

    白茫茫的侯府宛若只剩他一人,有女儿不如没女儿,王译信硬起心肠,是王芷瑶不孝,不听话,自己努力了,也尽力疼爱维护她……她不领情,自己有什么错?

    摆设布置富丽堂皇的屋中,蒋氏靠着垫子拉着王端淳说话,一会给王端淳喂点心,一会亲自给儿子剥坚果用,她一双眸子盛满了对亲生儿子的疼爱,柔和慈爱的目光似能腻死人。

    王端淳不大习惯蒋氏这样‘慈爱’,身上不安的扭动,想要拉开同蒋氏的距离,毕竟他从小受得教养是对父母要尊敬孝顺,不能在母亲身边撒娇。

    不过,他的反抗别扭都被蒋氏‘无情’的镇压了。

    原本蒋氏也不想将慈母心表现的这么明显,这么腻人的甜,但方才王芷瑶给她出主意,如果觉得对不住儿子,就要给儿子最好的一切。

    以王端淳厚道,腼腆的性格,纵使蒋氏再宠他,都宠不出小霸王来。

    况且,在王芷瑶看来,小霸王又怎么了?

    王端淳是谪仙王四爷的儿子,西宁伯的外孙,霸道一点不是正常的吗?

    这一点,王端淳真应该同顾三少好好的取经学习……顾三少在京城留下了诸多霸道的传说,他如今依然活得好好的,没人敢惹。

    蒋氏见王端淳红着脸庞,手足无措想拒绝又不敢拒绝的样子,越发喜欢逗他了。

    此时,王端淳才像是蒋氏的儿子,而不是没有自信的书呆子。

    “玫瑰糕好吃吗?”

    “嗯。”

    王端淳咽下了被母亲塞了一嘴的糕点,低声说:“您别……兄长还在。”

    “他抄书,没工夫用。”

    蒋氏淡淡的撩了一下眼睑,在一旁矮小的炕桌旁。王端瀚正在奋笔疾书,因为蒋氏和王端淳占据了大半的地方,留给王端瀚写字的地方很小,他甚至得佝偻着身体。

    “淳哥儿,你同他不一样,你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天生就比他更贵重一些。如今王家赶不上祖上了,想当初乌衣巷王谢两家的庶出还想着登堂入室?侍妾都能用来款待友人,侍妾生出来的儿女,是不是男主人的种都难说。血统不纯。有多少侍妾之子连姓氏都没有?被当做奴仆对待。即便有幸运的被主母承认。他们也没资格出门见人。”

    “娘……”

    王端淳不敢去看王端瀚的脸色,蒋氏这段话不厚道,听着挺伤人,可他心底却隐隐有着一丝的喜悦。不行,不能嫉妒兄长,“您也说是以前的事了,兄长是秀才啊。”

    蒋氏嘲讽的一笑,默念了王芷瑶教给自己的话,见王端瀚写花了一张纸,他又羞又恼的神色让蒋氏愉快极了,“你父亲和祖母不是一直想要恢复王家祖上的荣光么?要我说别得什么都可放下,琅邪王家的祖传规矩不能丢。秀才这年头多了去了。穷酸说得不就是秀才?”

    王芷瑶教给蒋氏的话因为真实而伤人,王端瀚一时没拿稳毛笔,整篇快抄写完成的经文被落下的毛笔弄花了,“母亲……”

    “让你做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说你孝顺?”

    蒋氏柳眉倒竖,异常气愤的一拍大坑的边缘。王端瀚脸色一会白一会红,敢怒而不敢言,厉声道:“怎么?我说不得你?在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嫡母?你看看你抄了半天,你抄了什么出来?白白浪费笔墨,我身边的丫鬟都比你强!”

    王端瀚不堪侮辱,蹭得一下站起身,挺高松柏般的身躯,拢在袖口的手紧紧的握紧,蒋氏的意思是自己还不如一个奴婢丫鬟?

    “说你几句,你不服气么?还是说你想同我动手?”

    “……”

    王端瀚猛然想到蒋氏的怪力,连香炉都能踩扁,自己同蒋氏动手绝对得骨断筋折,讨不到半点好处,最重要得是对名声也不好,毕竟对母亲不孝是大罪。

    他如今的母亲,只能是蒋氏。

    在屋子外,殷姨娘用冰冷的水冲洗着痰盂,刺骨的冷水冻得她一双嫩手通红,冷水似针一样刺痛她的关节,痰盂里也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恶臭恶臭的,殷姨娘只觉得委屈极了,想不起有多久没做过奴仆的活儿。

    好像从她侍寝后,就一直被王译信当做小姐贵妇养着,出入都有专门人伺候,过着锦衣玉食的舒心日子。

    殷姨娘只需要陪伴王译信舞文弄墨,在床|榻上侍奉他就好。

    如今,刷痰盂的工作让殷姨娘很痛苦,本来被王译信宠出来的高贵气质在刷痰盂时也再难见踪影,一个刷痰盂的奴仆用得上清高?谁又会欣赏殷姨娘刷痰盂动作有多优雅?

    旁边另外有两个俏丽的小丫鬟,捧着暖暖的手炉,吃着糖块做‘监工’,杜绝了殷姨娘敷衍了事的意图。

    殷姨娘虽然痛苦,但还是默默的忍受着,可听到屋子里的动静,她有点忍不住了,引以为傲,寄托了她全部希望的儿子被蒋氏这么‘对待’,哪个母亲受得了?

    殷姨娘放下痰盂,撩起帘子进了屋,泪盈盈的眸子满含着一丝委屈,亦有几分维护儿子的坚韧,“请您别这么说瀚少爷,您也是做母亲的,旁人若是说淳少爷不好,您也会伤心的,瀚少爷中得是小三元,京城谁不知道?他又是四爷的儿子,怎能同旁人一样?况且您瞧不起秀才,可有人连秀才功名都没有……”

    王端淳垂下脑袋,殷姨娘说得是自己吧。

    蒋氏冷笑道:“我的确是做母亲的,但是我的亲生儿子同庶子能一样么?淳哥儿生来贵重,外人断然不会拿奴仆秧子来同淳哥比较。”

    “……”

    这回脸白得不仅是王端淳,还要再加上一个殷姨娘,以及端着饭菜进门的王芷璇。

    王芷瑶去找王译信前,不仅教了蒋氏怎么调教殷姨娘,还告诉她如何‘分工’。

    王端瀚的字是王译信亲手教的,所以蒋氏让他抄写经书。

    殷姨娘是侍妾,刷痰盂伺候女主子不是很正常的吗?

    至于王芷璇……一向擅长药膳。会做饭,那么厨房的厨子可以歇歇了,要给王芷璇表现高超手艺的机会嘛。

    王芷璇容貌绝美,不过刚在厨房受过烟熏火燎,此时她赶不上平时漂亮,王芷璇如何都接受不了自己同卑贱的仆做比较,更接受不了亲哥哥和生母被蒋氏如此欺凌。

    蒋氏有什么?不就是多了一个嫡妻名分吗?

    “母亲……姨娘也是良妾,伺候父亲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为父亲生儿育女。为王家开枝散叶。是王家的功臣。”

    “照五姐姐这么说。我娘是不是得把王家的‘功臣’供起来?还是说,我娘不能指使侍妾干活?没有资格教导庶子庶女?眼看着庶子由小娘养歪了而不出声?”

    王芷瑶恰好赶到,平淡冷静的站在门口,“我怎么不知道冠文侯府还有良妾?殷姨娘不是官奴吗?什么时候摆脱了官奴的身份?我怎么一点风声都么听到呢。过两日是不是五姐姐还会弄出个贵妾啊。殷姨娘若是觉得侍奉父亲大人辛苦,为王家增添子嗣为难的话,可以直接同我娘说,王家有得是人想要伺候父亲大人,我娘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断然不会勉强了心不甘情不愿的殷姨娘。”

    “父亲大人,您说是我想错了吗?”

    王芷瑶向旁边一闪身,让开了位置,丫鬟挑起的门帘后。王译信笔直的站着,俊脸上没有露出一丝为爱妾爱子做主的神色,避开殷姨娘等人热切的目光,缓缓的说道:“用膳吧。”

    “父亲大人不说明白了,这顿饭哪用得进去。我想不明白咱们家怎么同衍圣公府差那么多。妾还分良贱吗?官奴也可转为良民?皇上什么时候给了这样的旨意?”

    王芷瑶岂会让王译信打岔过去?王译信不是装着敬重嫡妻蔑视爱妾么,这时候不重重的捅王译信一刀对不起蒋氏,不利用装逼的王译信重伤殷姨娘一群人,她岂不是白忙活了。

    王译信灿烂的眸子陷入死寂,无神的看着同自己对视的王芷瑶,“瑶儿……”

    她眼里的东西,王译信不明白,见爱妾受苦,爱子爱女被折腾,他是真真的心疼,可是当着王芷瑶,他任何的道理都像是狡辩,毫无底气。

    他可以面对蒋氏,却不敢面对蒋氏的女儿。

    殷姨娘噗通跪倒,含泪垂头请罪:“七小姐说得是,妾不是良家,妾连同卖身为奴的人都不如,能伺候四爷已经是妾的福分了……夫人,妾方才说错了话,您对瀚少爷该教就得教,他是您的儿子……”

    王译信几步走上前,作势想要搀扶起殷姨娘,后又觉得不妥,走到蒋氏身边,脸上带了一丝的哀求,“玉蝉,今日不是吃团圆饭吗?别再同殷氏置气了。”

    蒋氏心中一紧,从未见过王译信哀求自己……王芷瑶天真无邪的问道:“父亲大人的意思是说殷姨娘说错了?也是,她都承认自己做错了,娘,看在父亲大人的份上,您就‘轻轻’的惩罚殷姨娘吧,若是娘心软不小惩大诫的话,您还怎么帮父亲打理后院?内惟不修,妻妾不分,父亲大人是要被御史弹劾的。”

    “好……”

    蒋氏被王芷瑶惊醒了,“殷姨娘既是知错,四爷也给你求情,我罚你在外面跪两个时辰吧,以后你若是再敢像今日这样没规矩,我不会再罚跪,而是直接动家法。”

    “还有你。”蒋氏得了王芷瑶的示意,转而面对王端瀚,“你方才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我看这顿饭,你也不用吃了,重新抄写经书静静心,你性情如此毛躁,将来入仕会吃大亏的,万一惹下天大的祸事,我都得被你牵连了。”

    王芷瑶在旁连连点头,“没错,衍圣公夫人教导过,庶子犯大错。除三族的话,嫡母一族是其中之一,娘,您可得用心教导庶子啊,这也是为外公一家着想。”

    王译信能说什么?他能说不让蒋氏罚爱妻爱子吗?

    蒋氏惩罚的理由可是很充足的,况且殷姨娘很‘贤惠’很‘卑微’的承认错误,既然都认错了,能不被惩吗?

    “用膳罢。”

    这是王译信第三次说用膳的话了,这一次他是对着王芷瑶说的。

    任谁都看得出,主宰大局的人是谁。

    蒋氏就是王芷瑶顶在前面的一杆长枪。给蒋氏出谋划策的人。除了王芷瑶。再没有别人。

    不仅王译信震惊王芷瑶的进步,王芷璇此时确定王芷瑶被不知从哪来的孤魂野鬼附身了……她同王芷瑶一起长大,王芷瑶不可能说出这番话来。

    王芷璇微微蹙眉,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只要一想到王芷瑶身体里藏着一个恶毒的,惹祸的冤魂,王芷璇就觉得浑身发冷。

    不能让恶鬼破坏王家的和谐,王芷瑶虽然心疼被罚跪的殷姨娘,但此时更想把王芷瑶身体里的恶鬼驱除,唤醒善听话的七妹妹。

    “五姐姐不舒服么?脸色怎么不好看?还是准备膳食时累着了?”

    王芷瑶根本不在意王芷璇是不是发现自己穿越这事儿,她们两个是天然对立的两方,王芷璇要出头就一定会踩着嫡女。即便是‘同乡’也阻止不了她们为各自的生母出谋划策。

    王芷璇自己都是穿越的,都是鬼魂,还好意思说旁人?

    “我只是没想到七妹妹能说出这番大道理。”王芷璇露出为妹妹进步长进欢喜的神色,向王译信甜甜一笑,“父亲您看七妹妹是不是变得同以前不大一样了?您以前还总是担心七妹妹太过天真。今日一看,您根本不用为她操心的,哪怕是从小看惯了经史子集的我都不晓得七妹妹说得道理和规矩。”

    王译信果然皱紧了眉头,狐疑的目光扫过王芷瑶,变化是有点大……

    蒋氏揽住王芷瑶的肩头,道:“有些人读书只会读死书,有些人能举一反三,我都知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话,你不懂?瑶儿一直很聪慧,以前不愿意学你聪慧外漏……”

    王芷璇张了张嘴巴,蒋氏的嘴皮子也厉害了,怎么回事?莫非蒋氏也被冤魂俯身了?

    “我一直没功夫同四爷说说去衍圣公府的事。”蒋氏露出几分以女为傲的神色,“楚伯母很喜欢瑶儿,给了瑶儿孔家嫡枝小姐才能有的书卷和毛笔,毛笔还是衍圣公用过的呢。”

    王芷瑶端着大家闺秀的腼腆,很低调的说了一句:“伯祖母很慈爱,孔家的姐姐们都很善良和蔼,我突然间多了好几个真心维护我的姐姐。”

    蒋氏相信她,她还怕什么?

    王芷瑶心里暖洋洋的,为蒋氏战斗的心思更强了,就算是没有原主的托付,她也会让蒋氏这辈子不在浑浑噩噩,被人欺骗轻视。

    王译信讶然道:“衍圣公夫人看重了瑶儿?”

    “是啊,喜欢瑶儿得紧,把她当做亲孙女看待,还让她常去孔家玩。”

    “孔家送给瑶儿的礼物在何处?”

    “喏,就在桌上放着呢。”

    蒋氏随手一指,圆桌上摆放着两个古朴的盒子,一看就是很上讲究,很有底蕴的家族才会用作的礼盒。

    王译信此时顾不上心疼爱妾爱子,几步走到圆桌前,盒子上刻着孔家的族徽……打开礼盒,一卷古书,一只用过的玉笔……不是读书人,很难理解他们对衍圣公的敬仰之情。

    他再自傲,在衍圣公孔家面前也是晚辈学生。

    王端淳见到父亲手中的玉笔后,满脸兴奋的发红,呼吸显得很急促,眸子散发着灼人热切的光芒,孔家?衍圣公用过的毛笔?

    “小妹也真是的,你怎么能随便放置毛笔?你应该……”

    “没错,应该好好珍惜。”

    王译信首次赞同王端淳的话,看嫡子顺眼了一些,即便一直对王芷瑶有恨意的王端瀚此时也露出赞同之色,不过,他还怨恨着王芷瑶,并没有上前欣赏衍圣公用过的玉笔。

    此时他握着写字毛笔的手青筋鼓起,如果他也能去孔家,收获绝对比王芷瑶多得多。

    连愚蠢跋扈的王芷瑶都能得到孔家令眼相看,他和妹妹还不得更得孔家人的看重,都怪嫡母心胸狭隘。对庶子不良。

    只要被衍圣公夫人称赞一句,他们兄妹的身份立刻就不同了,妹妹王芷璇绝对可以嫁得很高,王端瀚惋惜的说道:“可惜了,五妹妹没去。”

    在国朝,除了顾三少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把孔家当作了圣人府邸。

    王芷瑶淡淡的回了一句,“即便五姐姐再好也进不去孔家门,伯祖母不大喜欢庶女,那日只叫了嫡亲的孙女陪我……是可惜了。”

    她看着王芷璇一字一句的说道:“谁让你不是我娘生的呢。佛家虽然说众生平等。可没说生而平等。”

    投胎一直是个技术活。

    虽然王芷璇装作很淡然。很平静,不过羡慕的目光出卖了她,又被王芷瑶刺激了一番,王芷璇心里更是难过了:

    “七妹妹都能叫衍圣公夫人为伯祖母了?七妹妹这么说。她知晓吗?别让让外人误会你厚着脸皮高攀孔家,冠文侯府即便比不上孔家,也不是泛泛之辈。”

    王芷璇根本不相信一向很少关爱外人的衍圣公夫人能看重王芷瑶,一定是王芷瑶说谎,故意抬出孔家的名声……至于礼物,蒋氏说得话不可信,孔家是看王芷瑶可怜才送的礼物吧。

    总之,王芷瑶是不可能得到她都没法拥有的东西的。

    王芷瑶以前是肥猪,蠢货。现在身体里藏了孤魂野鬼,孔家人都瞎眼了吗?只因为王芷璇庶出的身份,就为王芷瑶背书?刷名声?

    “五姐姐是不信我的话咯?”

    “不是,我只是怕七妹妹年少气盛,让旁人误会。”

    “旁人家姐妹见自己妹妹得了好处。都是真心称赞,为自己妹妹高兴,五姐姐首先怀疑我说大话……这,你还是我亲姐姐么?你一向不是最淡然,最疼我的?”

    “……”

    王芷璇指甲扣进肉里,王芷瑶比她还能装。

    “哥哥也不用羡慕我,过两日,我同哥哥一起去孔家,到时候伯祖母也会有礼物送给哥哥呢,如果哥哥也能得到孔家的礼物,不知五姐姐是不是还认为我腆着脸说大话?”

    “我也能去衍圣公府?”王端淳兴奋的脸庞都红了,看了一眼旁边的庶出兄长,压下兴奋,“只有我能去?”

    “还有我啦。”

    王芷瑶欢快的跑到王端淳身边,“衍圣公夫人把娘当做侄女看待,自然会把娘的亲生骨血当做孙子辈宠爱,不认识的人即便腆着脸凑上去,伯祖母都懒得理会,对了,过两日祖母寿日,我有好东西送给祖母,算是咱们两个一起送的,保准祖母感动得落泪。”

    王端淳相对单纯,也晓得自己有点木讷无趣,正愁想不到给祖母做寿的礼物,听王芷瑶说有一份好礼物,点头道:“行,到时候我们一起献给祖母。”

    蒋氏默默的叹息一声,女儿太聪明,儿子太单纯,两个中和中和就好了。

    他们在屋里闲谈,谁也没顾上在风雪里罚跪的殷姨娘,虽然她挑了廊下跪着,但如今可是冬天呐,寒风一吹,她身上再多的衣服也不顶用……

    本来蒋氏和王芷瑶想在饭桌上故意找茬折腾殷姨娘,如今她既然已经跪在了外面,这顿饭自然吃得很平静。

    只是用膳期间,王译信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显得很冷峻,爱子在罚抄写经书,爱妾在罚跪,这顿饭怎么可能用得好?

    王译信心里堵得慌,光顾着心疼爱子爱妾,食不知味品尝王芷璇精心准备的饭菜。

    不过,王译信的痛苦,就是王芷瑶的快乐所在,在饭桌上,也只有她吃得最多,最甜。

    饭后用茶时,王芷瑶笑道:“五姐姐好手艺,做得饭菜很好吃,以后五姐姐多辛苦辛苦下厨做饭菜给我吃可好?反正这对你来说一点都不难。”

    王芷璇咬着大槽牙,我又不是厨娘?凭什么给你做菜?

    ps夜和好基友都认为在古代妻弄妾实在是太容易了,像隆科多和李四儿这对千古奇葩,实在太少太少。在王家这种重视‘嫡妻’的环境里,某渣爹再痛苦也得忍着,憋死他。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章 误会(含Sky_碧澄和氏璧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二章 教导(含粉红180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