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寿礼(含粉红200加更)

第五十三章 寿礼(含粉红200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249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仙源农场 钢铁界 不朽圣尊 电影巨匠 宝瞳 极品狂少 我成了六零后 重生当妖王 千岁嫁到 附身空间
    殷姨娘病倒了,据说病得很重,文氏屈尊纡贵去看望了殷姨娘一次,给足殷姨娘的面子。

    王芷瑶心里再不乐意,对文氏此举也没办法,毕竟受着礼法的限制,她可以在文氏面前装糊涂,可总不能像对待王译信一样指着鼻子同文氏吵架。

    一直以好父亲自居的王四爷不会把王芷瑶不孝的事儿外传,但文氏可不是王译信,她不会‘迁就’‘保护’王芷瑶。

    不过,她对文氏没有办法,不代表对旁人不行。

    王芷瑶拽着兄长去了王译信的书房,王译信不是自诩最看重嫡子么?王端淳有很多问题向他请教呢。

    嫡子的举业重要?还是生病的小妾重要?

    王译信不得不在书房给王端淳讲解经史子集,讲解他科举时的经验……王芷瑶像是监工一般,就坐在王译信的对面,只要王四爷对王端淳有所敷衍,她就轻轻的咳嗽一声,王四爷抬头就能看到她那双可透视人心的眸子,不敢再糊弄王端淳。

    在旁听着,王芷瑶不得不承认王译信在科举上不仅有运气,还很有自己的一定之规,难怪从他考秀才到中探花,每次都是一把过,他对科举的总结是一笔很宝贵的财富。

    以前,他很少同王端淳提起这些经验,王四爷对读书不好的嫡子也没抱有希望,想着不如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王端瀚身上,等王端瀚功成名就后自然会照顾平庸的嫡子。

    现在,他不敢再糊弄蒋氏,同样不敢把王端淳当做平庸无能之辈,虽然王端淳提出的问题在他看来实在是幼稚,可此时王四爷不得不耐心一点一滴的辅导王端淳。

    王端淳仰望着王四爷,在他眼里父亲是一位有才华,有本事的伟岸才子。

    王译信让王端淳去厢房找寻一本自己科举时做过的文章集,喝了一口茶水润润喉咙,说了太多的话。喉咙有点干,目光不由自主的向外飘……不知殷氏的病有没有好转。

    王芷瑶手臂托着下颚,轻声说道:“我哥哥很容易满足,只要您多给他一点点的关爱,他就会把你当做好父亲,一点都不介意你疼旁人。”

    “你同淳哥不同。”儿子腼腆厚道,这一点王译信也看得出,只不过淳哥儿脑筋不如瀚哥儿灵活,实在不是读书种子,再努力都没用。相反王芷瑶聪慧。步步为营。如果王芷瑶是嫡子的话,王译信也不会轻言放弃嫡子:“淳哥不适合官场倾轧,他性情醇厚,撑不起四房。”

    “您的意思是。因为他支撑不起家业,所以您可以心安理得的放弃他,剥夺他继承您大半财产功名的机会。您可以毫无愧疚的宠爱教导庶长子,扶持他青云直上。”

    “你想我怎样?明知道他不适合非要推他走上仕途么?硬逼他做不擅长的事情,只会害了他,害了王家!”

    “不适合真是个好理由。”王芷瑶轻轻的为王译信这话鼓掌,反问道:“父亲大人笃定我哥哥不适合仕途,您凭什么笃定我和哥哥愿意接受旁人的施舍?尤其是你宠爱的庶子的施舍?”

    “您无心仕途都能在翰林院混个一席之地,您怎知我哥哥不成?天生我材必有用。只要用心,您敢保证我哥哥才华就不如王端瀚?儿女不争气,不能成为您放弃他们的借口!越是难教的儿子,不是越应该用心为他安排么?争气的,出色的儿子您反而不必太操心。因为他总能出人头地的。”

    “我……”

    王译信没脸说出也为王端淳考虑过,因为他给王端淳考虑的出路就是依靠着王端瀚生活,他早就有心把王端瀚培养成自己的继承人……“瀚哥儿性情宽容,不会亏待了他。”

    王芷瑶只回了一句呵呵,王译信面上燥热,心底发虚,“你笑什么?”

    “您看我哥哥哪都不好,不配做您的继承人,但我很喜欢哥哥的性情,我们可以比比看,到底谁不适合官场?将来谁依靠谁的施舍过活!”

    王芷瑶双手撑着书桌边缘,同王译信对视,“你敢么?”

    “西宁伯府?是你外公给了你底气?”王译信失望的摇头,“我以为你足够聪明,想得到蒋家的危局,可惜……”

    “我只问你,你敢不敢?”

    “我为何要同你赌?瑶儿,你是很聪明,可你是闺秀,我这些年在翰林院并非一事无成,仕途功名,我是不想要,而不是得不到。”

    王译信对这一点还是很自信的,而且他始终认为西宁伯没有将来,只要换个皇帝,蒋家很难再永保富贵。

    这个赌约并不公平。

    “您不是希望此时陪伴在殷姨娘身边么?如果我输了,我对您宠爱殷姨娘举双手赞成,并劝我娘成全你们的真爱,劝说我娘心甘情愿做个独守空闺的嫡妻!”

    “瑶儿……”王译信脸臊得通红,“你说得这是什么话?”

    “这不就是您最想要的结果么?一边独宠爱妾,一边尊重冷落着嫡妻,您很想让世人赞叹,哎呀呀,王四爷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奇男子。明明有了倾心相恋足以做妻子的爱人,依然没有休掉愚蠢糊涂的嫡妻。您多伟大啊,多难得啊,您对嫡妻子生出的蠢笨儿女也是关爱的,只是让他们看着庶出的脸色生活罢了。”

    “您可是举世无双的好爹,好丈夫呢。”

    “王芷瑶!”

    王译信被刺激的再一次抬起了手臂,“你混账!”

    夜深人静,同爱妾情浓之时,他曾经这么想过。

    因王端瀚的才华骄傲时,享受贴心女儿王芷璇的孝心时,他也想过把最好的一切都留给这对出色的儿女。

    今日被王芷瑶戳破了他的心思,他又羞又恼,心地仿佛也多了几分的惭愧。

    王芷瑶笑道:“有本事,你就打我,您别忘了,您是尊重嫡妻的好丈夫,是疼惜儿女的好父亲……您舍得打我咩?”

    王译信身体一软瘫在了椅子上,慢慢的合眼,“你走罢。”

    “对了。我来之前,娘说过,殷姨娘病了,您最好不要去看望她,省得她把病气过给了您,我娘的话,您最好听听,否则……我也不晓得我娘会做出什么来,谁让您娶了愚蠢,残暴的西宁伯爱女做嫡妻呢。”

    王芷瑶拽走了在门口发呆的王端淳……王译信双手紧握。面无血色。嘴唇泛着青紫。墨语忙道:“四爷,四爷……您消消气,消消气。”

    哐当一声,王译信摔到了地上。一口气没上来,生生被王芷瑶的‘实话’闷晕过去了。

    王译信昏厥,自然在王家引起一阵的兵荒马乱。

    文氏最疼他,自然跑来看望儿子,王译信清醒后,不肯说到底为何晕过去的,也不愿意见文氏……他不说,当时在书房伺候的墨语更不敢说实话了,因此文氏不由得念叨了两句:“最近这是怎么了?就没一件顺心的事情。”

    王芷璇在旁边含泪道:“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儿。您看是不是去庙里给菩萨佛祖上一注香?上次本来我和娘想去寺庙的,谁知母亲不让……这耽搁,侯府仿佛都不大一样了,要不,我请高僧回来帮忙看看?”

    文氏有点心动。随后摇头道:“上香祈求神灵庇佑倒是无妨,请高僧回来到底于侯府的名声有损。”

    “祖母,我请的高僧可不是一般的降妖除魔的僧人,您忘了觉远大师?”

    “哦。”

    文氏欣慰的点点头,“也是,只有璇丫头能劳动觉远大师,旁人家许诺再多的香油,觉远大师也不肯下山来……请觉远大师的事儿,我就交给你了。”

    “我一定尽力让觉远大师下山单独给您讲解经书,这样外人就不会再多想了,顺便也可以请大师为王家的主子相面,驱吉避凶嘛。”

    “好,好,好。”

    文氏更为高兴了,看王芷璇又顺眼了许多,纳兰氏在旁边道:“还是五丫头厉害,得了觉远大师的青睐。”

    “伯母过奖了。”

    王芷璇绝美绝俗的脸庞绽放着微笑,就算文氏都有些痴迷于她的美貌中。

    虽然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文氏的整寿还是很热闹的。

    冠文侯府张灯结彩,寿桃等寓意吉祥长寿的吃食不知发出去多少,侯府门口早早聚集着来领寿桃和喜钱的百姓。

    文氏又是放生活物,又是受了儿子孙子们的贺寿,她显得兴致很高,再被身边的命妇,亲眷们奉承一顿,文氏忘记了一切的烦恼,尽情享受着此刻的得意。

    常来常往的王家亲朋好友私底下有过议论,这次文氏的整寿热闹是热闹,可比不上去年富贵,去年四夫人蒋氏送上的红珊瑚寿礼震惊全场,一件就比得上许多的寿礼了。

    况且去年,也有不少当朝的一品命妇来给文氏贺寿,冠文侯富贵盈门,今年是文氏整寿,连亲家西宁伯夫人都没到,来得宠臣重臣妻子更是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宾客们心领神会的一笑,看来文氏的四儿媳妇是想通了……其实也只有王家人才认为旁人不知王四爷有宠妾的事儿,不少人都等着看,西宁伯什么时候发威。

    哪有自家的闺女被欺负糊弄成这样而岳父不出声教训女婿的?

    如果西宁伯没落,或是比王家地位低很多,蒋家指望着王家生活,倒也有情可原。

    可是……谁不晓得中军都指挥使西宁伯是乾元帝的宠臣?

    曾经有着西北王之称的西宁伯可不是平庸之辈,便是定国公和顾三少对西宁伯都很敬重。

    定国公倒还罢了,顾公爷一向谦和,然顾三少,谁见过他服软?唯有西宁伯能让他认输。

    “四夫人来给老夫人献寿礼啦。”

    “让她进来罢。”

    文氏神色恹恹的,前面几个儿媳献上的寿礼都压不住场子,文氏能看出旁人的轻视,脸上有点挂不住,只盼着蒋氏能帮她挽回点颜面了。

    王芷璇长袖善舞,出落得又是绝色,因此文氏早早就把她叫到身边来帮忙应酬贵客,每次有人称赞王芷璇,文氏只是谦虚的笑笑:“她也只是比寻常闺秀整齐一点,比我其余孙女孝顺一些。”

    便是特意赶回来的长房幼女王六小姐都比不上王芷璇。不过,王芷瑶一向是能说会道,把六妹妹哄得眉开眼笑,两个小姐妹陪伴在文氏身边,倒也显得相得益彰,显得祖孙关系融洽。

    蒋氏领着王芷瑶和王端瀚进门,王芷璇规规矩矩的从文氏身边起身,站在一旁迎接嫡母,旁人看后不由得暗自点点头,是个守规矩的庶女。莫怪在王家得宠。

    只可惜王芷璇出落得太绝色妖娆。偏偏又是被小娘养大的庶女。有资格向王家求娶小姐的人家大多看不上王芷璇,而门第不够的人家倒是不嫌弃王芷璇,可惜王家看不上他们。

    跟在蒋氏身后的王芷瑶一进门,就让在坐的命妇眼前一亮。不提她西宁伯外孙女的身份,王芷瑶体态轻盈,不像去年笨拙肥胖,出落得珠圆玉润,微微上翘的嘴角,明亮的眸子看着极为讨喜。

    她不如王芷璇绝色,但看起来比王芷璇更有福气,身体不胖不瘦,她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跟在蒋氏身后,对旁人的注视总是报以浅淡腼腆的微笑,旁人一看就知道她是个身体健康,开朗沉稳的名门闺秀。

    健康喜欢微笑的女孩让人感官很舒服。

    蒋氏在前,一子一女在后。一起说道:“祝母亲(祖母)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福寿安康。”

    “罢了,快起来。”

    文氏和蔼的虚扶了蒋氏一把,无论对蒋氏怎么轻视,文氏自认为在外人面前还是很给蒋氏脸面的,对旁人道:“我最疼老四儿媳妇,她呀,也最是孝顺我。”

    旁人笑着恭维了文氏两句,大多人的目光都落在蒋氏身后丫鬟捧着的托盘上,这次又是怎样的寿礼?用托盘?难道是玉如意么?

    王芷瑶浅浅的笑着,漆黑的眸子越发深邃,王端淳微微低头,为母亲担心,送这样的寿礼,祖母怎能高兴呢?

    “母亲总是教导我孝顺要讲心,以前我不懂,总是送些贵重物件让您失望了,侯府什么都不缺,哪会在意我送的寿礼是不是贵重的?”

    蒋氏直接掀开了托盘上的红绸,把托盘放到文氏面前,“这次儿媳诚心诚意的给您做了一双棉鞋,希望您穿上这双棉鞋时,能感受到儿媳的一片孝心。”

    “……”

    这份将心的寿礼,威震全场,在坐的宾客一瞬间仿佛失去了说话能力,看看普通之际的棉鞋,再看看‘大义凛然’‘贤惠孝顺’的蒋氏,这巴掌甩得响亮呐。

    啪啪的打脸,文氏此时绝对比真正挨了一个耳光还要难受!

    文氏脸庞若猪肝色,死死的咬着牙,如果不是当着众人的面,她能将这双棉鞋扔到蒋氏脸上去,有没有这么寒碜人的?

    王芷瑶轻轻飘飘的上前一步,天真娇俏的笑道:“祖母总算是盼到了母亲‘清高’‘长进’的一日,您再也不用念叨母亲不知晓侯府的门风了。”

    这句话犹如在火上浇了一勺油,文氏心火更胜,憋得胸口又闷又疼,嘴唇边缘也见了青紫色……

    王端淳想要拽一把妹妹,提醒小妹别太过分。

    “祖母,这是我和兄长送给您的寿礼,虽然不如我娘给您准备的寿礼用心,可我们也尽力了。”

    王芷瑶从另一个托盘里拿出一本还泛着墨香的薄薄的书册,毕恭毕敬的递给了文氏,娇笑道:“祖母是不是很欢喜?用不用孙女帮您读一读?”

    王芷璇果断的觉察出状况不妙,看王芷瑶的笑容就知道这本书又是另一外一个‘陷阱’,如果让王芷瑶当中背书的话,没准对文氏更是打击……

    “七妹妹还是让祖母自己看为好,既然七妹妹也说了这一份贵重的寿礼,祖母想来不会连字都看不清。”

    在贵重上特意加重了语气,她晓得王芷瑶没安好心,但送一本薄书,又不是古籍孤本,如何都同贵重不搭边。

    她已经可以想象王译信会对蒋氏母女有多不满意了,到时候……她和娘在从旁安慰,王译信怎么会不偏向她们?

    蒋氏在用不停的犯蠢成全殷姨娘母子三人,王芷璇岂会错过落井下石的好机会?

    文氏是不是被气坏了身子,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左右兄长已经成才,不那么需要文氏的疼爱,在拼爹的时代,只要王译信靠得住,她和王端瀚都会幸福富贵的。

    “祖母,您觉得孙女的寿礼贵重么?您看,五姐姐怀疑孙女不孝呢。”

    王芷瑶笑着就将王芷璇的刁难陷害反击回去,一句话包含了王芷璇嫉贤妒能的意思,不就是打嘴仗嘛,她可是从来没输过的。

    王六小姐靠近文氏看了一眼。讶然道:“是……衍圣公夫人的持家手册?”

    “……”

    宾客们再一次被震撼了。衍圣公夫人?孔家么?什么时候冠文侯府搭上了衍圣公孔家?

    文氏面上不爱富贵钱财。如今冠文侯府哪能真正缺少金银嚼用?这本薄薄的手册哪怕是衍圣公夫人亲笔写的,也值不了多少银子,只是好看而已,况且这笔字根本不是衍圣公夫人亲笔所写。

    等到文氏翻开手册后。猪肝的脸色转为煞白,“这……这是……”

    王芷瑶含笑福礼,声音清脆的说道:“您也晓得衍圣公夫人曾经下文华帖邀请我娘和我去做客,我娘和她一见如故,她已经把认我娘做侄女啦,因此衍圣公夫人对我也很疼爱,既然是亲近的子侄,您又经常说我娘是糊涂的,我娘便向伯祖母请教了一番。我在一旁听着,突然想到了您很敬佩衍圣公夫人,因此记下来一些孔家的持家之道,为了给您个惊喜,我和哥哥紧赶慢赶的将衍圣公夫人的话归纳整理出来。若是您觉得不够详实,有看不明白的地方,尽管问我,毕竟是匆忙间写下来的,许是有不妥之处。“

    “不用了,我能看得懂。”

    文氏不敢让王芷瑶说下去,万一她念出手册上的话,文氏这张老脸只怕都得被旁人踩到脚底下去。

    纳兰氏很理解文氏的心情,拦住了打算上前的王芷瑶,“七丫头,你五婶还等着给母亲拜寿呢,晓得你孝顺,不过,还是先让你祖母受礼比较妥当,有话一会再说。”

    “好。”

    王芷瑶甜甜一笑,乖巧的退回到蒋氏身边,她这举动让做了长期奋战准备的纳兰氏有点意外,不由得暗叹一声,七丫头真是不得了,适可而止不是谁都能有涵养。

    继续纠缠下去,文氏固然没脸,但王芷瑶的名声也不大好听,在坐的宾客就没有蠢人,无论是谁在外面多说一句话,王芷瑶不孝是免不了的。

    王芷瑶向蒋氏和兄长眨了眨眼睛,自己怎么会为了狂踩文氏就丢了将来呢?

    她不仅要揭穿王家的虚伪,还要过得更幸福,有个最好的前程,否则……同原主互换灵魂,她太亏了。

    随后的寿宴,显得波澜不惊,不过宾客们告辞时,脸上都带着某种程度的兴奋,颇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想来冠文侯府的八卦会在京城流传一阵子了。

    ……

    “母亲,您别哭啦。”

    王译信很是为难的看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文氏,“今日是您的好日子,您这是怎么了?寿日流泪,不是好兆头啊。”

    “把我气死了,你媳妇就称心了。”

    “母亲……”

    “你看看你媳妇给我的寿礼?她也好意思拿出来,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丢人?”文氏捶胸痛骂,“没良心啊,她这是嫌我活得太久了,想要气死我。”

    王译信看了眼棉鞋,微症了一会,叹息道:“儿子有一座翡翠盆景,一会给您送来。”

    “你哪来的翡翠盆景?”

    “上一次我给人写过一面匾额,是他送得润笔费。”王译信缓缓的说道,“侯府也不是没有银钱,您何必非要惦记着蒋家的东西?以后您要什么,尽管同我说,大富大贵,儿子给不了您,但总不至于让你出门丢人。”

    王译信一脸无辜神色清高出尘,文氏揉着胸口,沮丧的说道:“我这是为了谁啊……”

    ps夜很努力,继续求粉红,二百票以后,十五张粉红加更一张,握拳,夜要坚持勤快。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二章 教导(含粉红180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四章 花会(含粉红215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