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花会(含粉红215加更)

第五十四章 花会(含粉红215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476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北雄 独家记忆前世 重回八零末 网游之奶妈也疯狂 美利坚牧场 大娱乐家 锦此一生 千岁嫁到 食梦师 极品狂少
    银装素裹的世界,份外妖娆,白雪把树梢压弯了腰,白茫茫的天地间唯一的亮色便是一株株盛开的寒梅。

    自打寿宴后,文氏等人知晓蒋氏难惹,很少到四房来‘教导’蒋氏。

    殷姨娘还在养病,王芷瑶懒得为殷姨娘再浪费心思,此时除了督促兄长多休息,多享受外,她想得最多的是如何让顾三少带带兄长。

    别看她对蒋氏说得很有把握,其实她也晓得长在皇宫中被乾元帝亲自教养出来的顾三少并不好‘利用’,顾三少绝不是侠骨柔肠,热心帮忙的人。

    一旦顾三少不肯‘帮忙’,王芷瑶该找谁呢?总要做好两手准备嘛。

    因存有这个念头,她格外留意京城的动静,同时对去簪花会的准备工作也精心了许多。

    簪花会聚集了京城最杰出的名门公子和闺秀,王芷瑶总能找到适合同兄长做朋友的人选。

    一张由端福大长公主府送来的请帖交到了蒋氏手中。

    端福大长公主在诸多公主郡主皇家娇女中甚至有分量,她是乾元皇帝的嫡亲姑姑,可年岁也不过比乾元帝大十岁左右,今年不过半百之龄。

    她是先帝最小的妹妹,也是由太祖高皇后一手抚养长大的,因此乾元帝对端福大长公主很敬重,她也很懂得分寸,很少干涉教导乾元帝,有时会帮乾元帝解决帝后不好出面的麻烦。

    因此端福大长公主举办的簪花会非名门不可参加,地位档次要比寻常的花会高很多。

    “瑶儿很懂事,我也放心的,只是还得交代你几句,在簪花会上瑶儿千万要沉稳,冷静。”蒋氏一边一样一样查看给王芷瑶准备的衣衫首饰,一边不放心的叹息:“以前我不乐意让你去大长公主府的簪花会……一是你父亲不大看重端福大长公主,二是怕你言行稍错,瑶儿,在簪花会上。你是同我分开的,一旦你做错了一点点,以后再努力也弥补不回来损失的名声。”

    “簪花会上,有一言定终生的惯例,如果瑶儿拿到的花儿,无人取走的话,对瑶儿你将来的影响就太大了。”

    “娘,您不相信我?”

    “不是,不是。”

    蒋氏连连摇头,掩藏起担忧。“我是怕你太好强。反而落了下乘。我晓得好几个心气很高的闺秀在簪花会上都得了寻常或是恶评,本来很好的姻缘都断送了。我不指望你在簪花会上出尽风头,遇见什么不好的事儿,千万记得不能同人争吵打闹。纵然你占着道理,吵架掐架也是错。”

    “知道啦,娘。”

    王芷瑶并不意外簪花会上的规矩,既然档次足够高,邀请都是名媛闺秀,真闹出打架拌嘴的事儿不是错也是错,其实簪花会更像为名门命妇选儿媳妇准备的,哪家也不会喜欢泼辣张扬,满嘴粗话。动不动就打架的儿媳妇。

    名门大妇最重涵养,沉稳,不动声色把事情解决才叫能耐。

    “左右我又不想出风头,乖乖的坐着就是了,我可从没想过嫁得太高。”王芷瑶钻进蒋氏怀里。软绵绵的撒娇道:“您可答应过我,准我低嫁的,而且未来的夫婿,我要自己选。”

    “把你高嫁入名门,你这脾气我也不放心,在外人面前,你还能装一装,熟悉的人……”蒋氏宠溺的摸了摸王芷瑶的脸颊,“在熟人面前全露馅了,我这次带你去簪花会只求露个脸,省得外人不晓得王家有一位秀外慧中的七小姐。”

    以前外人讨论最多的王家小姐就是绝色美人——王芷璇,感叹她的美貌和才情,虽然王芷璇没去过端福大长公主举办的簪花会,然她的名声早已传出侯府了。

    ……

    另外一边,虽然殷姨娘病着,可她还是拖着虚弱的身体帮王芷璇准备去簪花会上的穿戴。

    王芷璇对簪花会上的服饰打扮早有准备,仿佛很认真的听殷姨娘的建议,“娘,您用不上忙碌,不过是个簪花会又不是太重要的场合,我不乐意出风头,不去反而好呢。”

    “胡说!”

    殷姨娘锤王芷璇一拳,“你出落得好,才情又高,你不去谁有资格去?璇儿,虽然四爷帮你相看将来夫婿的人选,可娘还是希望璇儿能嫁得比谁都好。四爷是很疼惜你,然他的人选有点配不上你的美貌和才情,能在簪花会上鹤立鸡群的名门公子才能称为俊杰,淮南侯……门第有些低了,不过你别同四爷说这话,先同淮南侯世子处着,若是碰到有缘分的,再表态也不迟。”

    王芷璇唇边绽开了迷人的笑容,嗔怪道:“我同淮南侯世子只见过两次面,我们没什么……既然娘希望我去,我就去看看簪花会到底有多少的俊杰好了,我可跟您说,若是他们不够优秀,我可是一个都看不上眼儿的。”

    “你这幅容貌,寻常人家也承受不起。”殷姨娘眉宇间带了几分自傲,能生出个绝色女儿出来,她也觉得荣幸,“你呀,还是别祸害他们了,晓得你心气高,簪花会才是你展现才情最好的地方,璇儿,娘盼着你好,盼着你富贵绵长。”

    殷姨娘和王芷璇凑在一起谈笑着,做着精心的准备,王芷瑶把化妆上的技巧悄悄告诉给殷姨娘。

    她一边听一边点头,幻想王芷璇如何艳压群芳,心底略有几分遗憾,看不到女儿受人追捧,也听不到旁人对女儿的常赞,更见不到旁人对她的羡慕。

    如果她成了四夫人,是不是可以同女儿一起出席簪花会呢?是不是也可以展现名门大妇的风范?

    殷姨娘可不认为蒋氏够资格做名门命妇,自己比蒋氏聪慧得多,也能干得多,既孝顺善良又得四爷欢喜,侯府上下谁不说她好,为何要屈居蒋氏之下?

    只因为她官奴的身份便被一个莽夫的女儿压在头上?

    眼看着蒋氏犯蠢丢王家的脸面,眼看着四爷因娶了蒋氏而痛苦,受人嘲弄……她如今是官奴,可祖上的地位不比冠文侯府差,更是比蒋家清贵。

    本来殷姨娘只想着做个宠妾。将来同王四爷一心一意的过好自己的小日子,王芷璇不停鼓动她,帮她重塑信心,又因为蒋氏欺辱磋磨她,殷姨娘对扶正的事儿热切了许多,璇儿说得没错,自己应该名正言顺的拥有谪仙四爷!

    她比任何时候都盼着儿子王端瀚中状元,女儿高嫁入名门。

    如此一来,她于王家有大功,最起码她的地位不会比蒋氏低……王译信也常说蒋家将来会有麻烦。一旦西宁伯垮台。或是蒋家获罪被贬为官奴。蒋氏哪还有脸面再做四爷嫡妻?

    母女两人各有心思,她们谁也没想到,蒋氏会不带王芷璇去簪花会!

    于是,簪花会这日。王芷璇精描细画的绝美脸庞露出不可置信的惊讶,“母亲……我。”

    王芷瑶站在王芷璇面前,傲慢的扬起下颚,骄纵的说道:“你是我娘生的吗?你是我娘养的吗?簪花会的请帖上可是写得明明白白白,邀请蒋夫人携儿女赴会。”

    王芷璇差一点咬破了粉嫩的嘴唇,缓缓的说道:“我也是母亲的女儿……”

    “错,你是殷姨娘生养的,同我娘有何关系?”

    王芷瑶说这番话的时候,痛快极了。神色要多高傲就有多高傲,要多跋扈就有多跋扈,凭着身份欺负人,真是太爽了,莫怪顾三少总是傲气冲天的。

    “不仅你去不得。他也去不得!”王芷瑶指了指风流倜傥的才子王端瀚,“不过他比你好点,起码是京城四杰之一,许是端福大长公主会另外给他送帖子。”

    这不是不可能的,毕竟王端瀚不同王芷瑶,庶子如果有了功名出头相对来说比庶女容易得多。

    庶女在后宅里,生死荣辱都在嫡母手中握着,庶女想出风头,还得看嫡母愿不愿意带她出门,只要把庶女关在后宅里,哪家夫人会主动问蒋氏,你怎么没带庶女出门?

    如果有这样问的夫人,不是脑残,就是小妾扶正的。

    王芷璇今日打扮得光彩照人,美绝人寰,任何美好的词汇用在她身上都不过分,王芷瑶能想到男人看到她后的痴迷之色,王芷璇恍若神妃仙子的美貌无人可以否定。

    “可惜啦,五姐姐,您这么漂亮却出不了门,而我姿容才情都寻常却可以去簪花会,谁让你不是我娘生的呢。”

    王芷瑶故意气她,其实王芷瑶今日的着装也下了一番功夫,即便赶不上绝色的王芷璇,身上的衣衫首饰也绝不寻常,很能凸显她稳重,落落大方,有眼缘的气质。

    她不是绝色,但绝对属于耐看类型的,虽然不至于越看越好看,可旁人看她会有舒心的感觉。

    王芷瑶在外人面前显得很有亲和力,温润醇厚,如沐春风,给人以自家女儿般的亲昵感。

    这也是她结合自己的容貌特意表现出来的‘特长’。

    “瑶儿,上车。”

    “嗯。”

    王芷瑶最后睨了备受打击的王芷璇,“五姐姐不去也没关系,您样样出色,总会有名门公子上门来寻你,会有很多人拜倒在你石榴裙下,我会挑有趣的事情讲给你听,不过,想来一向轻视富贵,不喜欢奢靡的五姐姐是不在意簪花会的。”

    “是不是,父亲大人?”

    “……”

    王芷璇回头看去,王译信罩着一件鹤裘站在不远处,“爹爹。”

    王译信纵使心疼爱女错过在簪花会,始终没有说出让蒋氏带王芷璇一起去簪花会的话。

    王芷璇拉着兄长王端淳上了马车,放下帘子隔绝了王译信的目光,“走吧。”蒋氏轻轻的吩咐,缓缓合上眸子……马车出了侯府向端福大长公主府行进。

    冠文侯府还有资格去簪花会的人是世子夫人纳兰氏,纳兰氏虽然不妨碍幼女同王芷璇一处,可对绝色王芷璇也是心存忌惮,不乐意让幼女做了王芷璇的陪衬,因此她一大早就领着幼女出门,走得比蒋氏还要早,故意避开了王芷璇。

    纳兰氏先行一步,蒋氏又不肯带王芷璇同去,王译信面对着爱妾爱女,也不由得犯愁的皱眉。“璇儿……”

    王芷璇浅淡的一笑,“爹爹,没事,我也不是非去不可。”

    她脸庞泛白,脆弱懂事的让人疼惜,殷姨娘泪水盈盈的看着王译信,痛苦的说道:“四爷,是我们害了璇儿,是我害了她,我为何要生璇儿?”

    “四爷……”

    殷姨娘罕见的哭倒在王译信怀里。泪珠从她无神的眼睛里滚落。“如果璇儿不是我生的。就好了,如果我没有伺候四爷,也不用让儿女受这等的委屈……四爷,当年我们是情难自禁……为何要让无辜的璇儿承受这等羞辱?”

    “四爷。我的心好痛,好痛啊。”

    “卿卿。”

    王译信疼惜的抹去殷姨娘的泪水,“莫哭,你和我不仅是情难自禁,璇儿是我们的珍宝,我……哎,我来想办法吧。”

    “我不是非要让璇儿去簪花会,只是为璇儿可惜……她不好,我和四爷都伤心。您不必勉强,我陪陪璇儿……”

    殷姨娘揽着王芷璇肩头,轻声说道:“璇儿,是娘对不住你,别怪四爷。他是疼惜你的。”

    “娘……”王芷璇绽放含泪的笑容,“我晓得你们疼我,爹爹,我不怪您,过一会我就没事啦,我也不是很想去在簪花会,只是方才七妹妹的话太伤我的心。”

    王译信的心一抽一抽的疼痛,此时若不为爱女做点什么,自己枉为人父!

    “璇儿,夫人不让你,我带你去!”

    王译信下了决定,命人准备马车:“不就是个簪花会吗?我还进不去么?”

    “爹……”王芷璇阻止王译信,“您别再为了我和娘同她起争执了,家和万事兴呐。”

    “璇儿,你听我的。”

    王译信强拉王芷璇向马车走去,王芷璇轻轻的挣扎,但王译信始终紧握着她的手……她无奈的顺从,微微勾起了嘴角,王芷瑶有蒋氏,她有王四爷,谁比谁差?

    ……

    端福大长公主府门前车水马龙,贵客盈门,如蒋氏这样的五品诰命夫人都得在府门口等候一会才能进得去。

    从一辆一辆华贵的马车里走出的命妇千金衣香鬓影,仪态万千。

    名流倜傥,文雅俊秀的才俊大多骑马而来,彰显其文武双全的才情。

    一处半封闭的亭子,王芷瑶偷偷的同孔四小姐咬耳朵,如果此时有刺客冲进来,国朝八成以上的勋贵人家都得承受丧子丧女之痛。

    “就你会说。”孔四小姐拍了王芷瑶的胳膊,笑道:“真该让祖母来听听,往日她最看重的后辈是怎样的德行。”

    “我不是同你熟悉嘛,你看我在谁面前说了这么多话?”

    “纵使有刺客来,我也会保护你的,王七妹妹。”

    孔四小姐眼底闪过一抹灵动,原本她就不是文雅的性子,见了王芷瑶后就感觉碰到了知己似的,不必长辈命令照顾王芷瑶,孔四小姐很乐意同她相处。

    王芷瑶不仅喜欢孔四小姐的美貌,更喜欢她恬淡活泼的性情,不是兄长实在是不适合,门第相差太悬殊,王芷瑶都有心为王端瀚和孔四小姐牵线搭桥了。

    孔四小姐是孔家长房嫡女,将来的夫婿怎么都选不到王家头上。

    “我可是有怪力哦,到时还是我保护你吧。”

    “怪力?王七妹妹,西宁伯真的有家族遗传的怪力吗?”

    “没错。”

    “那有多厉害?”

    “看见那块石头了么?”王芷瑶偷偷指了指亭子旁边的巨石,臭屁骄傲的说道:“我外公能把石头举起来哦,谁也没我外公力气大的,就算是顾三少在我外公面前都服软了。”

    孔四小姐张了张嘴,衡量巨石的重量后,小声的赞道:“西宁伯好厉害,不过,王七妹妹,你叫顾大人……顾三少,千万别被他听去啦。”

    “现在只有咱们两个,谁会听到?”

    “难说,顾三少的耳朵可灵了。”

    “呀,你不是也叫他顾三少?”

    “嘻嘻。”

    孔四小姐坏笑着同王芷瑶咬耳朵,低声道:“我听我哥哥说过他,哥哥很少佩服一人的,朝廷上有很多位顾大人,可国朝只有一位顾三少啊。”

    “就是。不就是个名字嘛,顾三少也贼小气了点。”

    “……”

    孔四小姐可没王芷瑶的胆量非议顾三少小气,因为兄长同顾三少有过接触,她对顾三少更多得是敬佩和畏惧,当下谁能惹得起顾三少?不怕死吗?

    “听说连司礼监掌印太监怀恩公公都向他服软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

    “前两日怀恩公公把侄子送到了西北军中历练,他本是秀才,偏被安排从军,薛家宝哭得死去活来,嚷着说不去,怀恩公公只提了一句顾三少。薛家宝立刻上马出京了。”

    孔四小姐饶有兴趣的同王芷瑶八卦着。也只有同王芷瑶在一处时。她深深埋藏在心底的八卦热情才会爆发,在孔家……想八卦都没人听啊,她的几个姐姐太过庄重,在姐姐们面前稍微活泼点。孔四小姐都得被姐姐说教。

    她本来的性情就很开朗,离了孔家的环境,又在投脾气的王芷瑶面前,也就多了几分的活泼,见王芷瑶愣神,笑道:“顾三少虽然惹不起,但他很少主动招惹欺负人,除非犯到他头上,否则他眼里谁都没有……”

    “有陛下。”

    “没错。”

    两人相视而笑。彼此之间更觉得默契。

    原来被王芷璇迷住的人是怀恩太监的侄子薛家宝……王芷璇既然是穿越的,自然不会像古人一样轻视身体残缺的公公,很轻易的就能把薛家宝迷住,如果不是上次的破鞋事件,王芷璇岂不是会搭上怀恩公公的线?

    怀恩公公可是太监第一人呐。也只有顾三少敢逼迫怀恩公公送侄子出京,纵使首辅阁老都不愿意轻易得罪怀恩公公。

    “咱们也去花厅吧,我介绍几个玩得好的朋友给你认识,不是我说你,你太腼腆了,在外人面前不怎么爱说话。”

    孔四拽着王七去花厅交友应酬去了。

    她们走远后,一道人影出现在方才坐的亭台后面,他眼里露出恼怒,顾三少,叫得倒是挺熟,明知道他会不悦,还句句不离口……王七,你是故意的吗?

    可如果她不叫顾三少,句句不离旁人的名字,好像也挺郁闷。

    他拍了一下巨石,“谁说我举不起来?”

    在巨石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巴掌印,他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顾天泽一露面,周围立刻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呼气声,有几位闺秀紧张的攥着绢帕……“顾大人。”

    谁也没想到顾天泽早就到了,旁人还以为顾天泽会按照往年惯例最后一个出现,毕竟每年大长公主举办簪花会,他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被皇上逼着过来坐一坐。

    今年是怎么了?

    顾三少怎么不用皇上下旨就到了?

    顾天泽虽然目不斜视,但闺秀脸上的震惊紧张,那边俊杰揉着眼睛的动作,他想装作看不见都不成!

    “三少爷……”跟在一旁的阿四低声道:“国公夫人在西华厅。”

    “嗯。”

    顾天泽迈步就走,再站在这里,那群人会不会以为见到鬼了?

    为什么不用皇上催就到了簪花会……顾天泽胸口一闷,他自己都不知道。

    清早练武有点心不在焉,用过早膳后,他不由自主的骑马在冠文侯府门前‘路过’了几次,看到蒋氏的马车出门,他才抄近路,策马狂奔赶到了端福大长公主府。

    谢绝了端福大长公主的好意,他本想着找个地方反思今日怪异的举动,谁知又碰见了她……见到她在笑,叫自己顾三少就那么让她开心么?

    本想问清楚利用自己的事儿,后来顾天泽记起定国公和皇上的‘教导’,他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王芷瑶呢,还是像皇上说的,他有权利有能耐给一个女子想要的一切……王芷瑶是在讨好他。

    他是不是应该享受权利地位带来的美人?

    心有点乱,脑子有点晕,这是他从没有过的经历,他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要什么,该怎么做才能更得乾元帝的宠爱。

    顾天泽向定国公夫人行礼后,母子两人就分开了,顾天泽不知同她说什么,而定国公夫人眼里的生疏让他恨不得立刻逃开……

    顾三少到来让簪花会空前的热烈起来,他哪怕只是坐着品茶都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ps非重非穿的顾三少在性格迥异的乾元帝和定国公的教导下,情商在别扭扭曲的道路上前行,不过,他的智商和事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本书,夜一定要言情,增加男主的存在感。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三章 寿礼(含粉红200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五章 绝色(双更求粉红)(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