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绝色(双更求粉红)

第五十五章 绝色(双更求粉红)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406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极锻 都市重生高手 崩坏召唤 魔卡师 仙尊后会有期 重生之王者时代 [快穿]炮灰生存手册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歇斯底的黎明 黄土纪
    端福大长公主府邸景色不错,显然大长公主为了本年的簪花会做了十足的准备。

    不仅开放后花园,连着开放了暖阁,亭台,楼阁供宾客们歇息,并且准备了许多娱乐助兴的活动,让每一位受邀请来的客人都能过得舒心。

    在王芷瑶看来,簪花会除了相亲之外,更像是一场游园会,相熟的俊男千金可以走在一起,相谈甚欢,此时没有人跳出来指责千金小姐不够矜持。

    开阔平整的场地,也有多名闺秀手持弓箭比试箭法,敢站在场地上的闺秀大多有点底气的,当然,旁人也不会指望小姐能拉开硬弓并箭无虚发,不过,英姿飒爽的巾帼娇娥也颇为吸引人。

    国朝不过经历两位帝王,从开国到乾元二十年,也不过三十年的光阴,大多开国追随太祖高皇帝打天下的勋贵大多保留了尚武之风,再加上在乾元帝登基后,先后有靖西北,平南疆,阔海域等等开疆拓土的战事,近几年大规模的国战才停止,因此在国朝文臣武将地位相对平等。

    都是为国效力,为乾元帝尽忠,倒也不看不出谁压制谁,虽然最近两年因为边疆平静,文臣有抬头的趋势,但只要定国公和西宁伯等功勋武将尚在,文臣休想卡住武将的脖子。

    “你去射箭的话,一定把她们都比下去啦。”

    孔四小姐同王芷瑶站在一处,虽然介绍了几个朋友给王芷瑶认识,可惜……她的朋友们对王七小姐都很生疏,虽然不至于失礼,但绝对称不上熟络。

    她有点愧对王芷瑶,便哪也不去,一直陪着王芷瑶。

    其实,换个地方,孔四小姐的密友不至于对王芷瑶冷淡,略显得心不在焉。大长公主府的簪花会一年只有一次。谁不珍惜这次露脸的机会?

    结好王芷瑶对她们这群即将选夫定亲的闺秀作用不大,王四爷虽然有谪仙之名,但在朝廷上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力,千金小姐的交往对象也是要讲身份和价值的,社交界古往今来都是这么现实。

    如果王芷瑶不是由孔四小姐陪着,许是她们连话都不会同王芷瑶说。

    见孔四小姐小心翼翼的目光,王芷瑶挽住了她的手臂,骄傲的说道:“我怕吓到了她们,外公常常教育我,不要仗着实力过人就欺负人。”

    “西宁伯这么说?”爱八卦的孔四小姐明显被西宁伯蒋大勇的八卦吸引了。不在同情王芷瑶。

    “那是自然。我外公可不是光知晓打仗的莽夫呐。”

    “也是……祖父说西宁伯粗中有细。不仅是皇上的福将,也是一位难得的猛将。”

    王芷瑶深感赞同,衍圣公目光很毒辣嘛,如果外公只是个莽夫。又怎么会有今日?会打仗,能打胜仗的将军就没有不聪明的,两军对阵,军情瞬息万变,光靠勇气和运气是不可能常胜的。

    西宁伯最让人服气的一点就是,不管敌我环境多艰难,只要他出马,一准能打赢,不过。世人更多把西宁伯的胜利当做老天眷顾,西宁伯也是世人公认的福将。

    “王七妹妹……”孔四小姐有点担心的看着含笑而立的王芷瑶,越看越觉得自己新交的这位密友其实长得挺好看的,想想也是,怎么说王七都是王译信的亲生女儿。

    有个谪仙爹。她的容貌能差到哪去?只是因为王芷璇太过绝色,才显得王芷瑶平庸了一点。

    “嗯?”

    “你不去射箭,一会用什么才艺藏花?”

    孔四小姐略略有点担心,“如果戴在你胸前的紫鹃蓝没有被人取走,怎么办?”

    在入公主府前,王芷瑶接到了一朵紫鹃蓝,如今正别在她的胸前。

    王芷瑶低头,手指轻轻的拂过这朵紫鹃蓝造型的宝石花,心里暗叹息,不愧是大长公主举办的簪花宴,一百多位闺秀人人一朵形态各异的宝石花。

    宝石花造型精致,用料讲究,光这笔开支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簪花会,果然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是不是我多心了?”孔四小姐略带几分歉意,“我不晓得王七妹妹擅长什么……想来王四爷也教导你琴棋书画了,倒也不去射箭场……”

    “不,他没耐心,也没工夫教我。”

    王芷瑶淡淡的一笑,目光宁静至极的陈诉着一项事实,“他把所有的心血都用在了五姐姐身上,教导她,陪伴她成长。”

    “……”

    孔四小姐没有来得眼睛酸涩,自幼受宠的她虽然不理解被父亲忽略的感觉,但她看王芷瑶就是觉得心疼。

    孔家最重礼教规矩,别说她同庶女的待遇天差地别,就是她在姐姐们中间,作为长房嫡幼女的孔四小姐所得的待遇都是最高的。

    她的父亲虽然严谨,守礼,但对幼女总会有求必应,露出难得的慈爱。

    读书习字时,她是由祖父手把手启蒙的,寻常时,父亲也会教导她。

    王芷瑶笑道:“我虽然赶不上孔姐姐,但总不会被所有人都比下去,想来我胸前这朵宝石花,总有人会取走。悄悄同孔姐姐说,蓝色是我的幸运色哦。”

    “呀,什么是幸运色?”

    “孔姐姐生在几月,我帮你推演一番。”

    “王七妹妹,你会八卦推演?哇哦,能像天算一样厉害吗?”

    孔四眼睛亮晶晶,如同夜空中最最闪亮的星星,绝美的容颜似能发光,抓住王芷瑶的手臂,脸颊微红:“我同你说哦,我最最佩服天算了,如果有一日我能同天算说一句话,我会高兴得睡不着觉的。”

    天算是谁?王芷瑶忙安抚孔四小姐,这丫头像是一个见到了偶像巨星的脑残粉,天算?听着满玄乎的。

    “我是没有天算的两下子,不过呢,我晓得一些天算都不知道的事情。”

    “不可能,不是我打击王七妹妹,天算什么都知道的,他只需要掐手指,前世今生,命运祸福。他都能算出来,要不旁人也不会称他为天算,他是被禅宗,道宗共推的神之子。去年禅宗的觉远大师和道宗的法天道长为了争天算为徒,据说都动手了,神之子也是去年才传开的。”

    “天算这么厉害?前世今生都能算出来?”

    “嗯,嗯,嗯。”

    脑残粉果然是不容自己偶像被轻视的,孔四小姐打算鼓动王芷瑶进入天算脑残粉的行列:

    “他因为泄露天机太多,眼睛不怎么好。所以他每月只问一挂。便是陛下让他推算国运。一旦过了每月一挂,陛下也得等下次。不过,陛下曾有过旨意,任何人不得勉强天算。”

    纵使他每月不问挂。在国朝依然没有人敢招惹他。

    对奇人异事,王芷瑶不敢大意,也不敢认为天算是江湖术士的本事,虽然她也想见见天算,但想到自己的来历,以后还是有多远就躲多远为好,万一被天算看破……她可不想被火烧。

    “我还是先同你说说幸运色的事情吧。”

    “嗯。”

    天算的本事,王芷瑶是没有了,不过。幸运色,幸运日什么的小女生都会喜欢,有个话题,也好过她总被孔四小姐同情怜悯,哎。没个给力爹,出门在外都要被人可怜的。

    ……

    天音阁,琴声悠悠,围绕天音阁外或坐,或站十几位年轻俊杰,他们年轻俊美的脸庞大多露出痴迷之色。

    在天音阁中抚琴,洞箫等演奏乐器的千金们,会在演奏之后,把胸前的宝石花,按照次序留在长桌上。

    端福大长公主举办的簪花会必不可少的一环,到场的闺秀必须展现琴棋书画等才艺。

    越多俊杰争抢闺秀们留下的宝石花,越能证明此闺秀秀外慧中,才华横溢,受人追捧。

    每年也有宝石花被弃之不取的,备受冷落的闺秀会因此声望大损,不敢再轻易出门。

    因此,孔四小姐才会格外的担心王芷瑶,频频的鼓动她去比武场地试试身手,如此她的宝石花也不至于没人争。

    天音阁左面,是天书阁,又边是天茗阁,后面是天画阁,总之,端福大长公主给闺秀们提供了足够多的展现舞台。

    取走宝石花的俊杰身份地位越高,才名越是显赫,证明那位闺秀越是出色。

    虽然每年都有不少人借着宝石花成就完美姻缘的,却无人规定,取走宝石花的人必须娶那名闺秀,取花不过是对其才艺的欣赏,往年也有受邀请而来的名臣名士取走宝石花,当然极少有闺秀的才艺能打动这些名臣。

    只有在五年前,文渊阁大学士三辅陈大人被翰林院掌院的千金所演奏的琴音打动,亲自出面取走璀璨宝石花……当时轰动了整个京城。

    那名闺秀次年便做了皇长子的嫡妃,如今的睿亲王妃。

    因此闺秀们盼着俊杰争抢自己带过的宝石花,更盼着在不远处的花厅里坐着的名臣取走宝石花,可惜,自从五年后,再无一人出面取走宝石花。

    ……

    顾天泽坐在最好的位置上,在他周围三尺,无一人走动,没人敢冷落顾三少,有很多人时刻准备着巴结奉承他,但是顾三少摆着一张冷脸,眸子深沉得可怕,他看起来似在愤怒的边缘,这时候谁敢上去找死?

    马屁拍不好,照样死人!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没人敢打扰顾三少。

    阿四闪身走到了他身边,低声在他耳边道:“王七小姐去了天音阁。”

    顾天泽猛然握紧了茶杯,目光不由自主的向天音阁飘去,他眼力极好,很容易在众多闺秀中寻到了排队等候的王芷瑶,抚琴?她行吗?

    万一她胸前那朵紫鹃蓝没人取走,怎么办?

    顾天泽忘记了内心的纠结,不是谁都有自己的欣赏眼光……她没面子,对她有几分在意的自己岂不是更没面子?

    “三少爷,您看……”

    “等。”

    顾天泽抿了一口茶水,王芷瑶既然敢去天音阁,想来音律不会太差,总有一个人会欣赏她的,可是,一想到有人会取走紫鹃蓝,他又有些不悦。

    如果。他亲自去取走紫鹃蓝,王芷瑶一定会被京城的人从上到下议论成渣滓,她一定会生气。

    他可以不在意任何人的议论,但不想王芷瑶也如同他一样,时刻被人关注。

    顾天泽不愿给她惹多余的麻烦,在他自己还没想通,做好准备工作前,还是让王芷瑶的气人特质和娇媚暂时掩藏为好。

    谋而后动,一向是顾天泽的行事准则,看似他总是率性而为。其实他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只是所有人都被他的骄傲嚣张骗了过去。

    ……

    “加油。王七妹妹。”

    “嗯。”

    王芷瑶对孔四小姐眨了眨眼睛,落落大方的走到了琴架前,微微提起裙摆,端坐下来。双手放在古琴上,脑中闪过零星的记忆,因为王译信喜欢听琴,胖胖的小姑娘一个人躲在屋子里一点点的练习着,琴弦划破了她的手指,鲜血染红了琴弦……同当初的蒋氏一样的傻。

    王译信眼里没有你,纵使你能演奏出天籁之音又怎样?

    对面花厅中,阿四低声提醒猛然起身想去天音阁的主子:“三少爷。”

    顾天泽慢慢的坐下来,把茶盏撩到了桌上。哐啷的响声格外的刺耳,可在坐听琴的俊杰无一人敢言语,顾三少经常做一些率性的事情,因此旁人对他突然起身,只当做顾三少性情上的不稳定。想起什么事来。

    没有人会把顾三少和不显山不露水的王七小姐联系到一起。

    她在难过!

    顾天泽虽然看不清楚,却能感觉得到她低垂下眼睑挡住了那双灵动顽皮的眼眸,是谁让她伤心了?顾天泽握紧了拳头,心底略有瑟瑟的滋味。

    ……

    一曲悠扬的太平调从天音阁飘散,曲调平缓,让人听起来颇为顺心,有一种身处太平盛世的平和之感。

    王芷瑶掌握住了太平调的精髓,技法说不上有多出色,但在平缓的太平调中蕴含了一种喜庆,积极之意……孔四小姐闭眼听了一会,长出一口气,原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就冲这首太平调,王芷瑶胸前的紫鹃蓝不会无人取走,而且王芷瑶所演奏的太平调,足以吸引许多性情沉稳的命妇。

    平和,冷静,讨喜,容貌出身都不差的王芷瑶,她的婚姻大事并不太难解决。

    一曲结束,王芷瑶唇边噙着一抹微笑,起身把紫鹃蓝放到桌上,该努力的,已经努力了,至于结果……王芷瑶相信不会太差,外公的面子总是有人给的。

    “七妹妹,请慢。”

    一声宛若天籁之音的声音从天音阁门口传来,王芷瑶好悬把宝石花扔到地上,王芷璇?她怎么会来?

    端福大长公主府很大,闺秀宾客很多,王芷瑶不想出风头,大多时候同孔四小姐坐在一起闲谈,所以她并没有注意簪花会多了什么人。

    绝色美人王芷璇震撼登场,精致的容颜,特别的妆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王芷璇眉宇间印了一朵盛开的红梅,由此让她出尘绝美的容貌多了几分的世俗气息。

    在她身边有几位颇为俊秀的年轻公子,一看就晓得,他们爱慕欣赏着绝色美人王芷璇。

    旁边有人说,“啊,是她,方才她在辩经阁辩赢了好几位小姐,听说,最有辩才的礼部尚书孙女都对她甘拜下风。”

    王芷瑶此时真得好想甩王译信一记耳光,没有他,王芷璇根本不可能进入大长公主府,更不可能扬名立万……王四爷就这么想让嫡女仰望着庶女吗?

    王芷瑶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此时被所有人注意着,一旦她表现出嫉妒欺负庶姐的话,今日营造出来的沉稳都白费了。

    “五姐姐,有事?”

    “嗯。”

    王芷璇也没想到王芷瑶笑容会如此的温和,毫无今早的刁难骄纵,又是个擅长演戏的小人,我一定要戳破你完美的面皮,让世人知晓你的嚣张,张狂和虚伪,知晓嫡妹是怎么欺负侮辱自己的。

    莲步轻移,她未语先笑:“方才七妹妹抚琴时,我在旁也听了,七妹妹的琴音果然是进益了。父亲若是晓得七妹妹有了进步,会准许你和我一起练琴的。”

    王芷瑶地垂下眼睑,腼腆的一笑,“我同五姐姐练不到一块,你喜欢复杂奢靡之音,我更爱平和的太平调,我们还是分开练习为好。”

    狡猾的丫头,反击暗讽倒是快。

    王芷璇笑道:“见七妹妹抚琴抚得好,不知能否给愚姐伴奏?我也来了兴致呢。”

    “我后面还有人准备抚琴,五姐姐有了兴致也该按照次序进行啊。这里是大长公主府邸。可不是随五姐姐高兴的侯府。”

    “我想你后面的小姐会懂得谦让的。”

    王芷璇自信的回头。“不知这位小姐可否成全我和七妹妹一起展现才艺?”

    跟在王芷璇身边的公子哥高声道:“期待两位王家小姐的才艺,我等有福先听王五小姐卓越的辩才,后又能欣赏天籁之音。”

    那名小姐纵使再不满,在众多年轻公子的邀请下。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大方的抚身:“你先请。”

    王芷瑶抚琴时,已经将近最后了,排队的小姐家里地位都不怎么高,名声也不怎么显赫,琴艺一般的王芷瑶也想取个巧,在众多寻常的琴艺中,她技法的平庸倒也不会有人过多的在意。

    本来好好,王芷璇却突然出现。她有诸多的裙下之臣,排在后面的闺秀根本不够格同王芷璇争锋。

    “七妹妹,她们都答应了,你不会拒绝我吧。”王芷璇笑盈盈的说道:“你可是我嫡亲的妹妹,我只是单纯的想同七妹妹一起罢了。”

    “我会的曲目有限。怕不适合五姐姐。”

    “怎会?七妹妹只需要演奏方才弹奏的太平调即可。方才你弹奏了一遍,再演奏一次,只会更好,不是吗?”

    王芷璇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迷人,王芷瑶却握紧了拳头,勉强控制着自己揍王芷璇一巴掌的冲动,如果这次弹奏太平调不如上次,王芷瑶躲不开嫉妒庶姐的名声。

    虽然不知道王芷璇要表演什么,看她自信的样子,王芷瑶相信王芷璇一定会技惊四座。

    到时,谁还记得她?

    她只能沦为王芷璇的陪衬,伴奏?又让王芷璇踩着嫡妹上位么?

    王芷瑶无神的目光越过眉宇间蹙着得意的王芷璇,看向不远处站着的王四爷……这就是你所期盼吗?

    王译信站在了原地,不知怎么心底涌起一分的恐惧,瑶儿,你要做什么?她是你五姐姐……

    “好。”

    王芷瑶转身重新坐了下来,平了平心气,谁胜谁负还不知晓呢,王芷璇,你别太得意了。

    太平调再次响起,王芷璇让人搬来了四座屏风,伴随着琴声,婉转的扭动身体,展开了一把大大的粉红扇子,优美的身段搭配上舞动的大扇子,更显得她犹如仙子临凡,同百姓共庆太平盛世。

    天音阁的人越聚越多,男男女女都痴迷的看着舞动大扇子,并在屏风上提写诗词的王芷璇。

    真是太美了,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一簇簇梅花瓣把王芷璇跳舞,写诗的画面妆点得更有意境。

    王芷瑶合了一下眼睛,不得不承认王芷璇是下过一番苦功夫的,当然她写的诗词,都是抄袭得来的……可除了自己之外,谁能证明她是抄的?

    王芷璇精心选择的诗词,不会给王芷瑶留下任何攻击的把柄,所选的梅花诗,菊花诗,青竹诗,莲花诗读起来都很有闺阁女子的特色,没人怀疑不是王芷璇写的。

    一曲结束,王芷璇结束了旋转,娇喘微微的抚身对周围人行礼,引得掌声雷动,俊杰们似不要命的拼命鼓掌,生怕慢一点,让王芷璇仙子不满意,不够表达自己的爱慕敬佩之情。

    纵使对王芷璇不满的贵胄千金,对王芷璇技惊四座的表演和所做的诗词,也挑不出来毛病来。

    簪花会本就是给闺秀们提供展示才艺的舞台,谁要对王芷璇的出色说三道四,只会让旁人认为心胸不够,嫉贤妒能。

    ……

    “三少爷,您去哪?”

    “找人取花。”

    顾天泽把目光从低头的王芷瑶身上移开,谁都没有注意到,她把琴弦弄断了……手指一定是受伤了。

    ps朝代架空,花会开放,王芷璇抄袭,嘿嘿,另外跳得越高,摔得越惨。继续求粉红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四章 花会(含粉红215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六章 逆转(粉红230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