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逆转(粉红230加更)

第五十六章 逆转(粉红230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8242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电影世界冒险王 位面宠物店 突然不想成仙了 每天都死在魔尊手下 史上第一佛修 歇斯底的黎明 御前 [古穿今]天生赢家 杏林春暖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当王芷璇把胸口的宝石华放到了紫鹃蓝旁边后,明亮璀璨的眸子映出一抹深沉,紫鹃蓝挡不住自己,注定成为陪衬,此番王芷瑶还算脑袋清楚,再不平不满也没当场叫嚷出来。

    王芷璇略有遗憾,斜睨过诸多痴迷般望着自己的俊杰,迟早有一日,嫡妹的恶毒,愚蠢,嚣张会广为人知并暴漏在大众面前!嫡母种种算计不慈也会有所恶报。

    王芷瑶躲得过这次,绝对躲不过下次。

    她会一点点的蚕食掉蒋氏母女的优势,一步步的巩固殷姨娘的地位。

    名门公子和俊杰们争抢宝石花的场面,让王芷璇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旁的紫鹃蓝无人问津,似被抢走了多有的光彩。

    本来,王芷璇以才艺取胜,闺秀们即便心里不舒服,也是服气的,毕竟簪花会的场合就是争胜的。

    可用不用许多俊杰追捧一人?纵使她是蒋夫人带来的又怎样?

    簪花会上的闺秀比西宁伯府地位高还有很多位。

    琴棋书画等才艺对名门闺秀来说并不是最为要紧的,可在簪花会上总不能表演支持中馈,打理庶务,孝顺公婆等命妇必备的‘才能’吧。

    只是如今很多俊杰追捧王芷璇,让受邀来的闺秀大为不满,的确,王芷璇的才艺是不错,但若说好到极致无人能比倒也说不上。

    她又是扇子舞,又是写诗,长得绝色,如此才能造成这种轰动的效果,单拿出一样,她绝称不上出类拔萃。

    不仅闺秀们,闻讯赶过来的命妇对女儿被王芷璇抢走光彩也是不满的,更何况此时争抢宝石花的俊杰也有命妇的儿子……简直丢尽了自家的脸面。

    即便王芷璇是蒋氏养大的,记在蒋氏名下,得王四爷和其祖父母的看重,也改不来了她庶女的身份。

    列侯勋贵。名门望族对承爵世子媳或者宗妇的要求,起码得是嫡出,王芷瑶出落得太好,再有才学也不像是贤妻。

    娶妻娶贤,纳妾才纳颜!

    俊杰们也不是都是心不在肝上,他们见到母亲,姐妹们的目光有异,长子或是担当承爵的青年大多停下了脚步,虽然对王芷璇有不舍,但家族的重任还是能唤醒他们的理智的。

    不过。家族次子或者幼子就没有他们那么多的想法。可着心意哄抢着王芷璇佩戴的宝石花。

    场面依然热闹。只可惜抢宝石花人的身份破坏了王芷璇愉悦的心情,嫁给次子或是嫡幼子为妻,可不是她的希望。

    身份贵重的俊杰,才是她的第一选择。

    定国公世子已经成亲。凭着她这番卓越完美的表现,双雄中的另外一位孔公子是不是得有所表示呢?

    还有京城四杰,除了兄长外,另外三位也要出面才是,怎么只有一位在呢?

    至于王府贵胄世子,重臣长孙更是一个都没有……

    王芷璇脸上虽然带着微笑,可心里却不痛快,只是因为她是庶女,就忽略了自己的努力?

    ……

    “瑶儿。”

    王译信不知怎么撇下了光芒万丈的王芷璇。追上打算越过月亮门离开天音阁的王芷瑶,“你等一等。”

    他快走两步,伸手拽住了不肯回头的王芷瑶的胳膊,“你乱跑什么?”

    “等?父亲大人让我等什么?等我被旁人彻底的忽略,等着看五姐姐有多耀眼?”

    “瑶儿……”

    王芷瑶一双无神。悲凉的水眸让王译信胸口似压了一块石头,自己给自己找借口,“她总是你姐姐,她得了光彩,你也应该高兴才是。”

    “狗屁的高兴。”

    王芷瑶一把甩开王译信,别看王译信比她高,比她壮,她轻轻的一推就把王译信扔出个跟头。

    王译信跌坐在地上,迷茫困惑又带有几分无奈的看着站在在自己眼前的王芷瑶,“你的力气太大了。”

    “你愿意做五姐姐的踏脚石,愿意让她踩在你肩膀上向上爬,尽管去宠她,我不乐意,我告诉你,我不乐意!”

    王芷瑶蹲下身体,低声威胁道:“我已经很愤怒了,你别再来惹我,王四爷!你该享受此刻为她骄傲的喜悦,因为她这辈子只有今日这一次,刹那芳华之后,她便会枯萎,暗淡,你再宠着她都没用。”

    她在笑,可王译信却感觉后背发凉,一股股寒气从脊柱向上游走,直窜入脑袋,“你要做什么……”

    “看在最后的父女情分,给你最后一句忠告,我不会为了压下五姐姐毁了一辈子的名声,在众人面前,有些话我无法说,但不意味着我娘说不出!”

    王芷瑶淡淡一笑,目光落在远处被人簇拥的王芷璇身上,“她能有今日的荣耀,也因为旁人给西宁伯面子,旁人都认为她是我娘养大的吧,虽是庶女,但养在嫡母跟前同养在小娘身边能一样么?抛开你对她的宠爱,偏疼,单以瀚哥哥的父亲来讲,你会让你的爱子娶一个贱妾姨娘养大的庶女么?你会吗?”

    “……”

    王译信俊脸煞白,不会,他怎么都不会答应给瀚哥儿娶庶女为妻,嘭得一声,雪团在王译信脸上绽开,“你……”

    王芷瑶拍掉了手上的积雪,嘴角微扬,“清醒了么?父亲大人?”

    说完这句,王芷瑶转身离去,她走得毫无留恋之意。

    王译信抹掉脸上雪化后的冰滴,有一种感觉,失去了瑶儿,王芷瑶不会再原谅自己,以前虽然王芷瑶总是同自己对着干,给自己难堪,可她还把自己当做父亲看待,今日后……只怕她连骂都不会骂自己了。

    ……

    “哥哥,你听我说,一会你一定要帮王七妹妹取走紫鹃蓝。”

    孔四小姐在王芷璇表演后,赶忙去寻找自己的兄长,抓着兄长的袖口,泪水盈盈的祈求:“如果哥哥都不肯帮忙的话,王七妹妹就太可怜了,没有那么欺负人的。”

    “小妹,别哭,别哭。”

    孔大公子无奈的拍着自家小妹的肩膀。“你别哭啦。”

    “只要你取走紫鹃蓝,我就不哭。”孔四小姐含泪威胁兄长,“祖母把王七妹妹当做孙女疼惜,你出面帮忙,祖母绝对不会怪你,况且王七妹妹也是个聪明的,她不会因此纠缠你,其实如果她不是王四爷的女儿,只怕祖母都有心把她说给你。”

    “……”

    孔大公子斜眼看了一眼小路上闪过的人影,小声道:“这话可不能乱说。小妹你不想我被人整得哭笑不得吧。”

    “你什么意思?到底去还是不去?”

    在孔四小姐的思维里。只要双雄之一的兄长出面拿走紫鹃蓝。王七妹妹就不会被个庶女踩在脚底下,“谁会整你?王芷璇的爱慕者?”

    “哎,有人比你着急,我何必出面讨人厌呢?”孔大公子向远去的人影看去。嘴角勾出一抹玩味:“真没想到,能见到他,王七妹妹是不需要担心的,有他在,谁都踩不了王七妹妹。”

    “谁啊?比你还厉害?”

    “我哪敢同他比?也没法比!”

    孔大公子闭紧了嘴巴,为了自己那一屋子的珍藏,他可不能露出丝毫来,要不,顾三少真能将他的宝贝一件一件撕了。

    端福大长公主府邸西边有一处临暖湖的花厅阁楼。站在花厅里即便在冬天也能看到湖水荡漾,不同于温泉,此处的湖水恰好保持在不结冰的温度上,因此此处湖泊被称为京城一奇之一。

    据说此处湖泊是太祖高皇后的弄出来的,由此这弯湖泊更多了几分神秘传奇色彩。

    阁楼花厅的门口。站着几名穿着簇新衣服的家丁,此处可不是谁都能进入的。

    按照往年惯例,此处花厅只招待皇子,首辅阁老,以及六部尚书,也就是低于二品的官员想进去都没资格。

    守门的家丁远远看到了顾三少,立刻低头,让开了通道。

    顾天泽一走一过问道,“刘三本可在?”

    “在,刘大人在花厅品酒,据说诗兴大发……”

    没等他们说完,顾天泽的人影已经进入花厅中。

    两边的家丁互相看了一眼,顾三少总算是想起到花厅歇息了吗?他们都知道顾三少往年的习惯,即便来簪花会也只在花厅坐一坐就走,谁都看得出如果不是皇上的旨意,顾三少根本不会来!

    今年顾三少不仅早到,也没来花厅,听说在天音阁那边……莫非是被哪位闺秀吸引了?

    方才端福大长公主还在感叹,皇上总算不用再担心顾三少不开窍了……也只有顾三少敢叫都察院都御使为刘三本。

    自打刘大人做了都御使后,都察院的御史在朝廷上的地位猛然提升了许多,不再充当某些政治巨头的咽喉,在他的带领下,御史们深挖朝廷和民间的弊政奏报给皇上,御史们言之有物,不再沦为党争的附庸,成为朝廷广开言路最重要的一环。

    刘大人每次大朝必然会对皇上奏上三本,因此刘三本已经是他的雅号了。

    不过,据说刘大人很反感这个雅号,平常人不敢说,但顾三少从来就不是凡人,只怕让朝廷官员忌惮的刘大人也对顾三少很无奈吧。

    当年,乾元帝一心打算封顾三少为伯爵,阁老们反对,君臣双方闹得很僵,还是刘大人出面以一首打油诗缓解了君臣之间的对立,乾元帝收回了成命,改封顾天泽为一等子。

    因此阁老们也对刘大人很感激,谁都知道,阁老们为了面子不得不坚持,可再坚持下去,乾元帝能撤换内阁,毕竟朝中大权还是掌握在皇帝手中,首辅内阁也是臣!

    刘三本其貌不扬,身体也比寻常人显得瘦小枯干,五十多岁的年纪已见秃顶,曾经有人写诗词嘲笑其容貌丑陋,他却对亲近的友人说,写诗嘲笑他的人,都是在嫉妒他,他如果在意小人的诽谤,同小人何异?

    能将边缘化的都察院提升到不弱于六部的地位,让朝中大臣对御史很敬畏,其貌不扬的刘三本可称朝中重臣!

    顾天泽进门后,一眼看到枯瘦的小老头穿着土黄步褂子,翘着二郎腿。正悠然的品酒,时而用点下酒的小菜,啧啧的欣赏湖光山色,周围白雪皑皑,湖水波涛荡漾,强烈的视觉反差,让人有种如坠仙境之感。

    若是能泛舟湖泊上,想来又是另外一番美景了。

    刘三本正陶醉着,面前的椅子坐上了一人,定睛一看。刘三本放下了酒杯。拱手道:“顾大人。稀客呐。”

    纵使刘三本再桀骜不逊不近人情,再敢触怒圣颜,他也不敢当面叫顾天泽为顾三少……有些事,他可以碰。有些事,他绝不沾边。

    刘三本比偶像魏征可圆滑多了,他也曾劝过阁老们,皇上就愿意宠爱顾三少,顾三少又没做天怒人怨的错事,你们总是揪着不放,太耽搁处理正常的国政。

    “顾大人有事?”刘三本三角眼闪过一抹兴趣,有什么难事是顾三少解决不了的?

    顾天泽缓缓的拿起酒桌上的白玉酒壶,慢慢的给刘三本面前的酒杯倒满了美酒。此举让一向冷静的刘三本身体像是石头一样僵硬,他这是享受了皇上的待遇?

    “顾大人有事尽管说,您这样太吓人。”被皇上和定国公知道,他还又得被折腾得跟拉磨的毛驴似的,苦涩的一笑:“我担当不起啊。”

    虽然花厅中的重臣不多。可还是有几位往这边看的,他们眼睛都快掉出来啦。

    “你先把酒喝了,一会再说。”

    “不,还是顾大人先说,我再喝酒罢。”刘三本想了半晌,最近他好像没得罪顾三少,“太难太大的事情,我这瘦小的小肩膀承担不起,您看,首辅在二层坐着……”

    顾天泽嘴角一勾,上下打量了一番刘三本,似在估算刘三本这把骨头能卖出多少的银子,“刘大人胆子一惯不小。”

    刘三本似被顾天泽捏住喉咙一般,问道:“顾指挥使有话就直说,谁不晓得我的脾气?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冠文侯府王四爷的女儿王七小姐琴弹得不错,我很喜欢……你去把她带过的紫鹃蓝取过来。”

    随着顾三少的话语,刘三本眼睛蹭亮蹭亮的,莫非顾三少看重了王七小姐?这可是个大八卦啊。

    顾天泽手指敲了敲桌子,低声道:“兰亭序在你手里吧。”

    哄得一声,刘三本立刻失去了八卦的热情,难怪顾三少来找自己,兰亭序——皇上询问了他很多次,他指天发誓,没有!如果顾天泽把这事告诉给皇上……欺君之罪,他是跑不了的。

    “你怎么会知道?”刘三本想到曾经无孔不入的厂卫,敛去笑容目光凝重了许多。

    顾三少能掌控厂卫了?虽然东厂厂督刘公公在顾三少手中吃过鳖,但东厂不可能忠于顾三少。

    “你和王四爷被称作双绝。”顾天泽淡淡一笑,“兰亭序交给你更合适,虽然我认为皇上的字写得比你好,你不必多想,兰亭序是我让人‘卖给’你的,不是捡漏,以你的俸禄银子买得起么?”

    “……”

    原来顾三少早就刨了坑等着他啦,刘三本白白高兴了一场,为了这次捡漏,他可是没少得意呐。

    没准皇上屡次询问兰亭序的事儿,也是顾三少在背后促使的。

    顾三少就是让他犯下‘欺君’大罪……刘三本问道:“我若取来王七小姐带过的宝石花?”

    “此事一笔勾销。”

    “一言为定?”

    “我从不失言。”

    顾天泽起身冷傲的说道:“不过,如果你多说了什么话,就不一定了。”

    “顾大人都说王七小姐弹琴弹得好,我只是为琴音取花,同旁人无关……”

    “告辞。”

    顾天泽转身离开了花厅,刘三本摸了摸额头的冷汗,不愧是皇上一手养大的,气势比皇子还足。

    皇子对他们这群重臣还有所拉拢又所求,世上唯有顾三少根本不用求他们,也不用拉拢朝臣!

    无欲则刚,顾三少的傲气冲天不是没有原因的。

    ……

    王芷瑶扶着蒋氏再一次返回天音阁,方才在命妇圈中寻到蒋氏,还没等她开口,蒋氏听见旁人的议论,立刻火冒三丈,王芷璇不仅来了,还大出风头。踩着王芷瑶出名,这让蒋氏如何能忍住?

    不是王芷瑶阻拦,蒋氏能拿起铁棍把簪花会给砸了!

    “娘,到时候您不用动手,也不用说别的,只需要告诉所有人,五姐姐是殷姨娘亲手带大的就行,对了,还有殷姨娘的宝贝儿子。”

    “嗯。”

    蒋氏是为了王芷瑶的名声才强压住火气的,她这辈子名声就这样了。无论好坏。王家都不敢休了她。可如果她怒砸簪花会,儿女将来的婚嫁就是难事。

    王芷瑶说过,对付殷姨娘,不能以牺牲将来的幸福为代价。不仅要在精神**上折磨殷姨娘,还要让殷姨娘母子三人看他们的日子越过越好!越过越富贵!

    殷姨娘不是不爱慕富贵吗?王芷璇不是淡然不争么?王端瀚不是想做顶门立户的长兄么?

    王芷瑶岂能让他们如愿?

    在天音阁外,虽然争抢王芷璇佩戴宝石花的俊杰身份地位不够高,但胜在人数多。

    真正的世子之流,他们来簪花会更多得是看既定的未婚妻,很少会为旁人动容,毕竟他们都晓得怎么做世子,怎么做承宗子。

    美色固然吸引人,可他们也不会为美色失去理智。

    因此。虽然天音阁外也集中了世子,宗子,他们大多凑在一起看热闹,或是欣赏王芷璇的美貌,一个女子长得如此漂亮。不欣赏一番,实在是遗憾呐。

    赶过来的名门命妇不由得为自己养出的儿子而骄傲,至于那些儿子围着王芷璇打转的命妇,大多面容凝重,脸庞似火烧一般,她们今日可是丢脸了。

    就在争抢不下之时,刘三本瘦小的身体出现在众人眼前,“呵呵,热闹,好热闹啊。”

    天音阁楼,鸦雀无声。

    顾天泽早就坐回到方才听琴的阁楼里,目光紧紧的锁定在王芷瑶身上,你不用再伤心或是觉得难堪……一切交给他!

    居然又被王芷瑶‘利用’了,此时顾天泽却没有那时的愤怒,也许习惯了吧。

    “刘大人安好。”

    无论男女纷纷行礼,都察院都御使刘三本可是个不弱于首辅阁老的大人物,在场的人最怕被刘大人抓住小辫子当朝奏上一本,刘三本是得罪不起的朝廷大员。

    顾天泽之所以找他,除了因为刘三本地位够高之外,最重要一点刘三本精通书画琴律。

    首辅阁老地位是够了,但他们可没刘三本在文化词臣圈中的地位。

    传说刘三本抚琴能让仙鹤起舞,旁人只当做传说,顾天泽是亲眼看到的,当然他也是借了乾元皇帝的光,才欣赏到真正的天籁之音。

    只要刘三本取走紫鹃蓝,谁敢再说王芷瑶的琴律不好?

    在天音阁演奏过的闺秀面带兴奋之色,莫非她们的琴音让刘大人看重了?

    王芷璇了解刘三本的地位,见刘三本慢慢的接近摆放宝石花的桌子,王芷璇不由得多了一份的傲然,当时她艳冠群芳,刘大人想来是为自己而来……

    “哦哦。”孔大公子拽住了孔四小姐,叹服道:“真没想到,他能把刘大人搬出来,小妹,你不用再担心了,王七妹妹有刘大人背书,定然名扬京城,以后京城又会多一位名媛贵女,真正的贵女。”

    “你怎么知道刘大人是为王七妹妹来的?”

    “因为我晓得你不知道的事儿。”

    “哥哥……”

    “好啦,好啦。”

    孔大公子哄着发嗔的孔四小姐,眼角余光瞄向了王芷瑶,堪比太子妃的贵女……只是不知道顾三少是一时兴致呢?还是真的认准了她?

    “这么多花,小老儿老眼昏花,分不出谁是谁的。”

    刘三本既然出面取花,怎么也得让顾三少满意,该抬得人就要抬得高高的,省得顾三少又设计自己‘捡漏’,他深知自己对墨宝等物没什么抵抗能力,不敢贪污索贿,全指望着‘捡漏’了。

    除了在乾元帝面前说一不二的顾三少外,再无旁人敢用‘捡漏’算计他!

    刘三本笑呵呵的对王芷璇招手,“小姑娘出落得真是好看,你过来。”

    王芷璇压住兴奋,淡定无比的走到刘三本面前,唇边含笑,淡然的问道:“刘大人有事?”

    “方才你的舞蹈,诗词我也看了。”刘三本笑着点头,手指在王芷璇带过的宝石花上点了点,“着实不错。”

    “您过奖了。”

    “呵呵,你也不必谦虚,好就是好,我一惯是说实话的。”

    ……

    “瑶儿,放开我。”

    “娘,看清楚再说,刘大人不是还没拿宝石花吗,这世上除了王四爷外,没有人同他一样的蠢!刘大人位居人臣,怎可能捧五姐姐?”

    虽然王芷瑶也不清楚刘三本为什么来,但她笃定刘三本不会为王芷璇!

    ……

    王芷璇笑容越发显得出尘,傲然之色也越浓,在她最得意的时候,最享受万众瞩目光芒之时,刘三本道:“方才抚琴的人是谁?”

    王芷璇得意的笑容僵在了嘴角,“是我的七妹妹。”

    “天籁之音,意境深远。”刘三本违心的说了这两句,顾三少,再多说可就假啦,从长桌上取走紫鹃蓝,刘三本大笑:“不虚此行,老夫不虚此行,王七小姐,你的紫鹃蓝老夫取走了。”

    众人只觉得脑袋轰隆一声,王七小姐?号称可以演奏出仙音的刘大人对王七小姐的琴音推崇备至?

    为了一曲太平调,刘三本宁可亲在出面取走紫鹃蓝,王七小姐好大的面子,比五年前扬名的翰林院掌院的女儿如今的睿王妃还有面子。

    毕竟取走紫鹃蓝的人是刚正不阿且精通琴律的都察院都御使——刘三本,他可是连皇上都敢顶撞,从没给过首辅阁老们面子的人呐。

    方才光顾着看王芷璇的俊杰们不由得暗自后悔,怎么就没仔细听听王七小姐的演奏呢?

    王七小姐在哪?

    这是众人脑中最想要知道的问题。

    ps恳请大家淡定,淡定,一个文总要有点波折,先抑后扬,只有这样幸福时才能更甜蜜啊,再没有比这个场合更适合揭穿庶女是贱妾养大的身份了,所以……这个文其实是爽文,甜文,而且简介绝对和内容相符,只是在好爹出现前,渣爹和虚伪的王家得虐一遍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绝色(双更求粉红)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丑闻(含粉红245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