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休妻?(含粉红260加)

第五十八章 休妻?(含粉红260加)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224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奶妈也疯狂 美利坚牧场 大娱乐家 锦此一生 重回八零末 千岁嫁到 极品狂少 不朽圣尊 仙源农场 钢铁界
    “七小姐,直通到书房路上再无一人。”

    “嗯。”

    王芷瑶领人闪身到一旁,满含嘲讽的望着烛火通明的书房,王四爷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架势,许是真心疼小妾爱女了,否则不会在簪花会上闹出丑闻后,回府立刻就把爱妾爱女接到书房。

    “万一夫人……”

    “没事。”王芷瑶唇边噙着冷笑,“王家上下论动武,捏在一起也不是我娘的对手。”

    “奴婢是担心夫人气坏了身体……方才奴婢看夫人有心给四爷送药的。”

    如果不是怕蒋氏再陷进去,她何必趁着天黑摸到书房来扫场子?

    虽然蒋氏最后离开了簪花会,并没理会王译信,但回府后,王芷瑶发觉蒋氏神色几次恍惚,怔怔的出神,王端淳也在一旁长吁短叹,显然他们都无法接受王译信被蒋氏打到内伤的事实。

    王芷瑶已经彻底对王译信死心了,在她看来,王四爷纵使被揍成猪头都不值得可怜,因此当她看到蒋氏犹犹豫豫的拿着药瓶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出门。

    打听到王四爷在书房安抚爱妾,爱女后,她直接领着蒋氏陪嫁的妈妈把道路两边通风报信的仆从都捆了,如果蒋氏来给王译信送药,必然会见到王译信同爱妾情意绵绵的在一起……到时蒋氏刚刚升起的对王译信的心疼会化作愤怒,对这段感情也会彻底的绝望。

    如果蒋氏硬着心肠不来给王译信送药?

    王芷瑶嘴唇抿成一道线,自己会让人引蒋氏过来,今晚之后,自己再无父亲!

    簪花会上,如果不是刘三本出现,王译信会出面帮她吗?

    王芷瑶不能每一次都指望着意外的好事降临在自己头上,既然有爹不如没爹,不趁着簪花会的余音扯掉王四爷最后的脸面,将来指不定王芷璇再想出什么办法翻身。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况且王芷瑶已经厌烦了蒋氏一次次的反复,哪怕这次蒋氏会为此大病一场,她也不想看蒋氏再被王四爷哄回去!

    她的生命不能浪费在同王芷璇和王译信争斗上,国朝有许多的事,许多的风景,她都想去试试,斗极品渣爹还是快速解决为好。

    如果蒋氏过得不好,王芷瑶又怎能安心的享受人生和嫁人?

    “七小姐,夫人到了。”

    “嗯。”

    王芷瑶心底涌起一丝说不出的滋味,蒋氏还是来给王译信送药了……为什么蒋氏就不明白王译信不值得呢?

    通往书房的小路上。蒋氏脚步很快。时不时的向四周张望。似怕被人发现一般,在进书房院前,月光照亮了蒋氏脸上的犹豫,她握在手中瓷瓶似烫手的山药。咬了咬了嘴唇,蒋氏还是推开了院门……

    “跟上去。”

    在蒋氏冲进书房后,王芷瑶担心蒋氏,领着齐妈妈等人紧跟着进了书房。

    本来正同小妾你侬我侬,情意绵绵的王译信见到蒋氏吓了一跳,外面的奴才怎么没送消息?

    殷姨娘吓得躲在了王译信身后,娇软的身体瑟瑟发抖,“四爷。”

    王芷璇和王端瀚从书架后冲过来,站在父母身边。王芷璇两道漂亮的眉头微皱,宛若明月群星般的眼眸闪过一丝得意,“您怎么来了?是给父亲送药的?”

    “璇儿……”王译信阻止王芷璇继续刺激蒋氏,嗓子沙哑:“玉蝉,我……”

    “母亲还是关心父亲的。可是父亲有我娘陪伴,眼下用不上母亲送来的药。”

    王芷璇见蒋氏脸色苍白,觉得痛快极了,微微翘起嘴角,“父亲有娘就足够了,若是您心里真有父亲的话,也不至于下狠手把父亲打到内伤吐血,不是我娘在父亲身边安慰伺候,没准父亲的伤势会更严重……您看不上我娘,可是父亲却更喜欢我娘呢,有她陪伴,父亲伤势好了不少。”

    “方才我娘还劝我爹去看看您呢,说您也是个可怜人,您虽然是我爹的发妻,可跟我娘没法比。”

    “璇儿住嘴!”

    王译信火了,王芷璇要做什么?这些话能说吗?纵然是实情,也不能此时说……面对蒋氏含泪死寂般的眸子,王译信心中涌起了几分的心疼。

    “玉蝉,别听璇儿胡说……”

    蒋氏直接把手中的瓷瓶砸在了王译信的脸上,抬手给了王芷璇正反两记耳光,一把抓住王芷璇的头发,“我比不过你娘?你也承认我是你爹的嫡妻,你是孽种庶女,我收拾你,还用征得你爹的同意?”

    “放开我,你这个疯婆子。”王芷璇的头皮都像是被蒋氏扯下来了,“我爹不喜欢你,就是因为你蠢,你庸俗,你愚昧,你不知道我爹喜欢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怪我娘?她是官奴又怎么样?她比你更得我爹的喜欢……”

    王芷璇拼命的推搡挣扎着,既然撕破了脸皮,她逼也逼着王译信休妻!

    如果王译信不肯休妻,以蒋氏的自尊来说,一定会同王译信和离。

    只要王译信身边的妻子位置空了,殷姨娘就有了机会。

    所以,见到蒋氏冲进来后,王芷璇才会不同往日的低调淡然,刺激蒋氏……如果能把嫡母气死了,更省心!

    “你连我娘都比不上,凭什么看不起她的身份?”

    王芷璇握住蒋氏的双手手腕,挣扎着抬头,冷笑怜悯的说道:“我告诉你,你和你的儿女就是我父亲给我娘找得挡箭牌,你就没想过,为何我和哥哥只比你的儿女各大上半年?”

    “住嘴!”

    王译信甩开殷姨娘从斜刺里冲过来,见王芷璇可怜兮兮的样子,又有点心疼,“玉蝉,你先放开她,有话我们好好说。”

    “说?”

    蒋氏凄苦的一笑,“我还不够让人笑话么?王译信……你是不是想让我彻底沦为京城的笑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哪一点对不起你?”

    “玉蝉……”王译信哑口无言,此时王芷璇尖叫道:“爹,救我,我好疼。好疼……”

    王译信宠了王芷璇十几年,听见爱女呼痛,本能的去解救爱女,抓住了蒋氏的手腕,“放开璇儿。”

    蒋氏慢慢的松手,王芷璇立刻钻进了王译信的怀里,泪盈盈的说道:“爹,我好怕,她疯了,我只是实话是说罢了。如果不是可怜她。不是娘谦让怜悯她。她怎配坐在四夫人的位置上?”

    “璇儿!”王译信想要推开爱女,但王芷璇的身体如同年糕一般紧紧的粘着他,也许她是吓坏了吧。

    蒋氏此时身体向后倒,王芷瑶正好进门。快步上前扶住蒋氏,心痛的看着蒋氏嘴角的血丝,“娘……”

    “瑶儿。”

    王译信和蒋氏同时念着这个名字,不知王译信哪里来的‘决心’和‘气力’,推开了王芷璇,目光盯着王芷瑶,“瑶儿……”

    她是来看他的伤势吗?

    王译信头疼欲裂,捂着额头痛苦的呻吟,回应他的是王芷瑶冰冷至极的话语。“真是精彩啊,我才知道,原来我的降生只是为了做你王四爷爱女的挡箭牌,垫脚石!”

    “不是……瑶儿……”

    “古往今来,宠妾灭妻的人不是没有。”王芷瑶根本没有理会痛苦呻吟的王译信。冷笑道:“你既然爱殷姨娘,爱王芷璇至死,怎么就没想过放过我娘?放过我们这群可怜的挡箭牌?”

    王译信挺直腰杆,脸上凄苦之色少了许多,不过俊脸依然显得苍白:

    “王芷瑶,你还有没有点分寸?别以为我纵着你,你就可以浑说!你怪我不疼你,你为何不反省自己,你做过什么?你也晓得自己蠢,却不知悔改,你哪有一点孝顺我的心思?整日爱慕富贵,追求享受,眼高手低,巴结奉承顾天泽……簪花会上,如果不是仗着你外公,你的宝石花怎么可能被刘大人取走?”

    “外人不知你的琴律,我还不知?”王译信越说越快,当他在马车里睁开眼睛,只看到王芷璇时,他对王芷瑶也已经死心了,“你连璇儿一半都不如!”

    “是啊,我是不如王芷璇卖弄风骚,有着成群的裙下之臣,可惜,我就是有本事让人帮忙……王芷璇,你不要太羡慕,纵使我不如你,在贵人眼中,我是最好的一个,纵使你迷倒天下人,你的宝石花依然没人取走。”

    王芷璇气得脸煞白,抓着王译信的衣袖,呜咽道:“爹……女儿好冤……”

    “冤枉?你哪里冤枉?”王芷瑶把蒋氏交给齐妈妈照顾,“你身上穿的,寻常用的,哪一件是你的官奴娘挣来的?哪一件不是我娘给的?你也经常同王四爷出门,你去打听打听,哪家的庶女有你过得这么好?吃穿用度,只怕比我这个嫡女还好,是啊,你有爹疼嘛,你根本不用羡慕荣华富贵,自然有人上杆子给你送好东西。”

    “可是你爹的俸禄一年都不够你这身打扮,不是我娘供养着你们,你们能有多清高,多出尘?这些年纵使是养一条狗,也晓得感恩罢,可是你们呢?吃着用着,理所当然的占据着我外公带来的好处,却嫌弃我娘不够美好,嘲笑我娘愚蠢,嘲笑我是蠢猪!”

    王芷瑶双目通红,似要吃人一般,抬手指着王译信道:“宠妾灭妻的人我见多了,但我没见过比你还没种的男人,有本事你休了我娘,娶官奴为妻啊,一遍享受我娘带给你的好处,一遍却嫌弃她不够理解你,不够温柔体贴,你以为你是谁?谪仙?哈,别逗我笑了,你连真正宠妾灭妻的无耻男人都不如!”

    “王芷瑶……”

    王译信气得身体颤抖,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昏厥一般,“你……你……”

    “这尊砚台是俗物,是我娘给你寻来的,你看不上,砸了!”

    王芷瑶从旁边抽出扫帚,狠狠的砸在砚台上,啪啦,砚台碎了,她手中的扫帚横扫而过,书桌上的笔墨纸砚,统统的扫罗在地上,“你们不是清高么?看不上我娘的市侩。行啊,你们都到茅草屋去住罢,我娘的东西,从今日起,我宁可砸了也不给你们这群贱人!”

    “瑶儿,我来!”

    蒋氏撑起身子,从王芷瑶手中拿过扫帚,“王译信,今日我同你恩断义绝,我们……我们析产另居!”

    蒋氏不能把儿女留在王家。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先出口恶气再说。再被王译信欺骗,她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瑶儿为她和淳哥儿,已经很辛苦了。不能再让女儿事事为自己操心。

    王译信欠她的,她会自己讨回来。

    “别砸。”王译信眼见着蒋氏砸了宋朝的花瓶,“那是汝窑的瓷器……蒋玉婵,这是珍宝。”

    他不仅爱书画,更爱古玩,所以书房各色的珍宝古玩不少,王译信以前总是说,能从古玩中体会到当时的文化……因此有珍贵的古玩现世,蒋氏会想尽办法给王译信淘换来。

    当然。书房也有王译信自己收集到的珍宝,此时被绝望掩埋的蒋氏哪会顾及哪些是王译信寻来的,哪些是自己送给王译信的,只管砸就是了。

    蒋氏不仅砸了书房,还在砸书房的过程中。用扫帚狠狠的抽了护着珍宝的王译信,殷姨娘,以及王芷璇……王端瀚比较聪明,见势头不对,被蒋氏抽了两下后忙出书房,找文氏救命……

    可惜,王芷瑶早就在外面安排下了人手,王端瀚正好撞到了网子里,仆从不敢对王端瀚怎样,但把他绑了扔进了书房,至于饱受蒋氏扫帚蹂躏的王译信等人,一身的伤,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王译信已经被蒋氏的抽傻了,气喘嘘嘘的说道:“我……我要同你和离!”

    蒋氏冷笑一声,见书房已经片瓦不存,转身向外走,“你敢么?”

    “咦,这里好像有条小路啊,通往何处呢?”

    王芷瑶似发现了稀奇的东西一般,走到书房侧面小路的尽头,使劲的推开了角门,殷姨娘所住的院落映入眼帘,“娘,原来他说是在书房用功,其实一直同爱妾厮混呐,难怪这么多年他还在翰林院苦熬,仕途不见任何进步,敢情他时间都耗费到小妾身上了。”

    不用王芷瑶点火,蒋氏已经燃了。

    蒋氏直冲进殷姨娘的院落,把三间两厦的院落砸得片瓦不剩,把伺候殷姨娘的仆从也给揍成了猪头……

    “你们真是当的好奴才,骗我!谁给你们月钱?你们竟然为了贱人骗我?”

    在蒋氏准备放火烧屋子的时候,文氏等人总算是赶到了。

    文氏先去了书房,只看到一片狼藉,又见到爱子被打得满身伤痕,文氏也怒了,指着蒋氏骂道:“无良的泼妇,我王家无你这等儿媳!”

    “来人,还不制住她?”

    文氏几次同蒋氏对抗,也学乖了,晓得蒋氏有怪力,不好惹,她不敢亲自上前,但王家的仆从也不是摆设,纵使拿仆从添,也要把蒋氏制住。

    王芷瑶早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衡量过王家家丁男仆女仆的战斗力,她动员起蒋氏的陪房,随着蒋氏嫁进王家的陪房大多武力值很高,有他们簇拥保护着蒋氏,足以保证他们冲出冠文侯府。

    只要出了王家门,就可直奔西宁伯府,王家倒霉的日子也该到了。

    休妻?

    王家想得倒是很美,西宁伯为了这桩婚姻,丢了公爵爵位,这些年经常贴补蒋氏,这些王芷瑶都帮外公记着呢,不把王家欠外公的讨回来,王家还想休妻?

    以为光砸一顿,抽了王译信,殷姨娘,王芷璇就算了?

    王家的上上下下,就没一个好东西。

    不把王家弄得鸡飞狗跳,王芷瑶怎能甘心。纵使将来蒋氏离开王家,也是蒋氏不要王译信,王家凭什么敢休妻?

    “娘,咱们找外公去。”

    王芷瑶从赶过来保护蒋氏的人手中抽出宝剑,“走,护着我娘回西宁伯府。”

    “喏。”

    蒋氏的陪房早已经按照七小姐的吩咐做好了准备,虽然王家仆从多,但他们才是格斗高手,若让他们把冠文侯王家的主子给打了,他们不敢,但若是护着蒋夫人和小姐少爷回西宁伯府,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

    文氏见蒋氏的人扫到一大片,气得浑身直打哆嗦,在银白的月光照耀下,文氏的脸如同白纸一般。“顶住,你们给我顶住,不能让她去西宁伯府。”

    如果蒋氏回了娘家,以蒋大勇无赖无耻的个性,只怕是全京城都会晓得王家出了大事。

    只要王家能留住蒋氏,蒋大勇就有所顾忌,不敢肆无忌惮的闹事……

    所以,文氏跳着脚的让人堵住蒋氏的去路,往蒋氏身上泼脏水,占据道德制高点。“反了。反了。哪家有这等的泼妇儿媳?快快擒拿下她,我好给西宁伯送信,让他领蒋氏大归!”

    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王家的仆从不是不卖力。但实力相差太过悬殊,王芷瑶又早就做好了安排,从那条路走,马车在哪,什么人在前,什么人殿后,她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因此,王家仆从虽然奋勇争先,但根本奈何阻挡不了蒋氏等人。虽然蒋氏一行人前行的速度不快,但王家人处于节节败退的窘境,文氏就是让所有王家仆从堵抢眼,也打不过训练有素,颇得阵法精髓的蒋氏陪嫁。

    文臣和武将的差别。此时尽显,蒋氏的人说不过王家,但动拳头,王家合在一块也不成!

    文氏眼看着蒋氏领着王芷瑶和王端淳上了马车,撞破府门,扬长而去……只给王家留下了满地的伤号,以及一片狼藉。

    “母亲,您得想想办法,若是让外人晓得了,侯府王家的名声就全完了。”

    长媳纳兰氏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簪花会上的事情,她从头看到尾,王芷瑶的宝石花被都察院都御使刘三本取走,纳兰氏不是不羡慕,她比王芷璇明白一点,晓得西宁伯请不动刘三本,若说刘三本只为了王芷瑶的琴音而来……纳兰氏可是在现场,自然听得出王芷璇抚琴的好坏。

    虽然今日王芷瑶在纳兰氏眼中超常发挥了,演奏出了太平调的意境,可若是没人在背后帮忙,王芷瑶的琴律能吸引刘三本?

    这就同王译信爱上蒋氏一样,不可能。

    王芷瑶背后的贵人连刘三本都请得动,一旦王家同蒋家闹翻,想也知道那位贵人向着谁。

    纵使贵人不出手,光一个西宁伯蒋大勇就不是好对付的,怎么说,王家都理亏,尤其是又是在蒋氏爆出了王家宠爱庶出的时候,旁人更会联想王家徒有其表,看似有规矩,其实最是荒唐的人家。

    一旦王家被定性为宠妾灭妻,谁家敢把闺女嫁到王家来做正妻?

    不怕蒋氏前车之鉴吗?

    纳兰氏有个儿子正在议亲,本就高攀女方,若是再闹出这等丑闻,亲事一准黄了。

    文氏本来被纳兰氏说得有点心动,想着怎么挽回蒋氏,这时候,王译信浑身是伤的被仆从搀扶过来,文氏一见爱子伤成了这样,对蒋氏恨得要死:“她大闹了一场,还是我王家错了不成?哼,我倒要看看西宁伯有什么脸面找上门来!”

    “母亲……”

    “你不必说了,蒋氏不孝不贤,冠文侯府没有这等的儿媳妇,纵使她不走,我也要把她赶走,省得她败坏了王家的好名声。”

    王译信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扶着爱妾,搀着爱女,对文氏道:“母亲,快找大夫进府。”

    “老四。”

    文氏泪水盈盈的迎上了爱子,心疼的说道:“伤得怎样?老四啊,以后听娘的话,放蒋氏大归罢,娘给你找个更适合你的妻子,王家不能再亏待委屈你了。”

    “先别说这些,母亲,快请大夫。”

    王译信顾不上文氏,搂着被打得几乎没命昏厥的爱妾殷姨娘,神色慌忙惊恐:“卿卿你不能离开我……”

    众人眼见着王译信为爱妾的伤势哭得泪水横流,眼前风度全无的男人就是谪仙王四爷?

    文氏心疼之余,感觉到一丝的不妥,一直晓得王译信喜欢殷姨娘,但老四还顾着脸面的,会装一装,如今怎么连脸面都不要了?

    莫非是被蒋氏打傻了?

    ps夜已经燃了,大家燃了么?求粉红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七章 丑闻(含粉红245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九章 宵禁(含粉红275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