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 报复(含粉红290加更)

第六十章 报复(含粉红290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8985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重生当妖王 附身空间 我成了六零后 七十年代纪事 神医毒妃,盛世独骄 宝瞳 厂花护驾日常 电影巨匠 薄幸 再嫁为妃,硕王纵妻无度
    夜色迷离,飞雪簌簌纷纷,原本寂静的神武大街上,顾天泽纵马疾驰而过,寻城的校尉等人侧身行礼,等到顾天泽远去后,他们再继续寻城。

    有人不服气?天大,地大,皇帝最大,乾元帝只要宠着顾三少,他有此特权。

    京城的达官显贵,皇子重臣,应该已经习惯。

    顾天泽好不容易耐着性子等到可以出宫之时,先去了一趟京城都指挥衙门,命驻守在京城的麾下将士操练起来,转了一圈后,他从衙门后门悄无声息的溜走了。

    策马赶到了有家客栈……顾天泽翻身下马,有一位面容寻常,打扮寻常,扔人堆里毫不起眼的三旬左右的男子接下了顾天泽扔出的马鞭子。

    男子伴随着顾天泽一路向客栈里走,低声道:“王七小姐被寻城校尉领到了客栈安置。”

    “嗯。”顾天泽除掉帽子,仿佛随便一扔,自然又有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接过了帽子。

    “王七小姐应该受了轻伤。”

    “嗯。”

    “客栈的掌柜伙计,属下已经都控制住了,旁人不会知晓您在客栈。”

    “嗯。”

    “蒋夫人在东边五号厢房,王端淳少爷在东边三号。”

    “嗯。”

    “王七小姐在西边一号厢房……“

    直到此时顾天泽脚步才微微一顿,几个问题之后,顾天泽已经把大髦等啰嗦物什给脱干净了,他每脱下一件,都有人悄无声息的接过。

    训练有素的仆从,绝不耽搁顾三少行进和问话的时间。

    顾天泽进了客栈,环视一眼客栈的摆设,微微皱了眉,只能说干净罢,迈步腾腾的上楼,问后面人:“她怎样?”

    有没有很伤心?顾天泽最不乐意见她落泪。

    “主子。七小姐要了清酒。”

    “……”

    顾天泽拍了一下楼梯的扶手,还是伤心了!

    “你们在留下。”

    “喏。”

    跟着的人停下脚步,很快隐藏在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顾天泽独自一人上了二楼,很容易来到西边一号厢房门口,昏暗的烛光透出来,淡淡的,透着清冷,也透着疏远和拒绝。

    顾天泽反倒没有像方才一样着急进门,他不知跑到王芷瑶房门前,该说什么?

    莫非进去跟她说。听说你娘被你爹宠妾灭妻给气到了?你和你娘要回蒋家又被宵禁给阻止。只能住客栈……

    想也知道。里面的那位一定炸毛,不晓得又会怎么算计自己了。

    骨节分明的手掌盖在房门上,顾天泽目光透着一抹怜惜,此时他倒是宁可王芷瑶露出算计自己后的得意。也好过王芷瑶一人借酒消愁。

    其实,他能感觉出,王芷瑶对王四爷的在意。

    如果告诉她,冠文侯王家会被刘三本整得很惨,她会不会高兴点?

    不行,如果告诉了她,紫鹃蓝在自己手里,她一定猜得到。

    他还没把玩够,怎么可能还给她?

    好像他不是为了一朵很寻常的宝石花而帮她。顾天泽想要什么没有?紫鹃蓝做工粗糙得紧……

    再犹豫下去,天就亮了,如果不看她一眼,他为何要敲开宫门出宫?他又怎能放心得下?

    听见门口有动静,王芷瑶吓了一跳。莫非客栈还能进小偷?

    她起身抄起一旁的桌台隐藏在门旁,见房门缓缓的被推开,一道似熟悉非熟悉的人影走进来,看身影绝对是个男人……男人?一定是窃玉偷香的登徒子。

    王芷瑶也没废话,用手中的烛台狠狠的砸向来人的脑后。

    只见,那人一闪身,王芷瑶心想,不好,砸空了,来人是个惯犯,是个武功高手。

    王芷瑶反应也不慢,转身就往外面跑,张嘴准备喊人来帮忙,纵是来人是高手,客栈里还有很多仆从,足以对付他。

    腰被一只手臂扯住,随即嘴被一只大手堵住了,王芷瑶踢出去的撩阴腿也被身后的人闪过,完了,怎么碰见一个高手,高手,高高手?

    国朝是有功夫存在吗?

    “是我!”

    “嗯?”

    王芷瑶的身体被抵到了墙上,后背紧紧贴着墙壁,面对来人,她惊恐眸子转为意外,“呜呜。”

    顾三少?怎么会是他?

    顾天泽心底有个声音,不能松手,可这么‘欺负’王芷瑶,也非他所愿,俊脸绷得紧紧的,“你……你除了方才那招会不会点别的?”

    亏着他功夫好,否则被她一脚踢中,还有将来么?

    王芷瑶的眸子眨了眨,眸底渐渐涌起一丝丝水汽,挺翘的眼睫湿漉漉的,乖巧的被顾三少‘胁持’着,“呜呜。”

    方才情况紧急,顾天泽没注意到,此时他发觉,他们贴得很近,他能嗅到她发间混合了汗味的香气,仔细一看,她脸颊上有一块淤青,想来冲出冠文侯时,蒋氏一行也颇为艰难。

    蒋氏若是回了娘家,王家宠妾逼走嫡妻的事情绝对隐瞒不住的,簪花会上又闹出庶子庶女威压嫡女的事,王家需要解释,挽回的东西很多。

    而且放过这等报复的好机会,就不是西宁伯。

    蒋大勇仗着皇上的宠爱信任,没道理都敢挥拳头,如今王四爷宠妾灭妻,蒋大勇肯定会打上门去的,纵使同情王家的人,也不敢此时跳出来指责蒋大勇‘欺负人’

    顾天泽转瞬间,就明白王芷瑶这番打算,可是她竟然让自己受伤了?

    “你就不能打算得再周详一些?你当你谁?大半夜破门而出?也不给西宁伯送消息?”

    “呜呜……”

    王芷瑶给了顾天泽一个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小心翼翼的,试探的握住了顾天泽捂着自己口鼻的手掌,倍加小心的向下拽,等到终于能发出声音了,立刻由小可怜变成了母老虎,一把推开顾天泽,“喂喂,顾三少,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

    顾天泽看了一眼方才捂住她口鼻的手掌。真不该一时心软而放手,果然,她就不会老实听话。

    王芷瑶怎能高兴?

    他方才指责的地方,恰好是她自以为周详计划的盲点,谁能想到王家人会拼死拦住蒋氏?谁能想到有宵禁的事儿?

    本来她计划得挺好,可谁知……显然她对国朝的规章制度还不够熟悉,宵禁一词,她真的不知道哇。

    “我就乐意在客栈住一宿,不行么?你凭什么管我?”

    “那你为什么哭?”

    “谁哭了?”

    “你!”

    顾天泽回答的简单明了,手指间还残留着她的眼泪。她红肿的眼睛一看就知道偷偷的哭过。有这些明显得证据。她还好意思狡辩?

    王芷瑶瞪圆了双目,咬着嘴唇,恨不得从顾三少身上咬下一块肉才解恨,瞪了一会。迈步越过顾三少,“我不用你管。”

    顾天泽转身,见她坐在了桌子旁,也好,她这幅样子虽然气人,但总比偷偷一个人躲起来哭强一点……蒋氏既然同她分房,足以证明蒋氏还没彻底的摆脱王四爷的影响。

    她此时应该是寂寞的,孤独的。

    他左右无事,就勉为其难的陪陪她好了。省得她一个人喝闷酒。

    顾天泽给自己找了个光明正大的理由,直径走到她对面,不客气的坐下,其实,在顾天泽的脑子里就没有客气这两个字。

    桌上。一个酒壶,两只酒杯。

    王芷瑶脑子里也没客气这两个字,因此顾天泽想要陪她喝酒解闷,只能自力更生了,于是顾天泽倒了一杯清酒,放到鼻尖闻了闻,皱紧了眉头,不是上等佳酿……

    “用不用找人给你换成御酒?”王芷瑶嘲讽般的勾起了嘴角。

    “也好。”

    顾天泽推开窗户,吹了一声口哨,晃了晃酒壶,随后又关上了窗户,见王芷瑶瞪大了眼睛,“等一会罢。”

    切,骗谁呢?

    王芷瑶撇嘴,显然不相信顾天泽一会功夫就能弄来御酒,不过她也没再喝清酒,方才身边没人,她醉了也没事,如今顾三少就在一旁,她该怎么设计让顾三少帮忙照顾,引导王端淳呢?

    不大一会功夫,有人悄无声息走进来,把手里酒壶放下后,对顾天泽躬身行礼,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去。

    顾天泽从发愣的王芷瑶手中夺走了酒杯,把里面的劣质清酒倒得干净,重新倒上了美酒,推到她面前,淡淡的说道:“我请你喝。”

    “……”

    王芷瑶低头看着清澈的美酒,虽然不会品酒,但光凭着窜进鼻孔的酒香,就晓得,是好酒。

    对面的顾三少到底有多强?有多少张底牌?

    他真的是自己能够算计的?

    “你从哪来?”

    “皇宫。”

    ……

    王芷瑶虽然不知道宵禁,但却知道皇宫会落锁,这个时辰,城门还没开,皇宫怎么可能开锁?记得昨夜寻城校尉说过,只有顾大人在宵禁时,可以纵横神武大街。

    “你就任由他如斯宠着你,为你种种破例?”

    这话,本来王芷瑶不打算说的,她同顾三少不熟,也不打算同天之骄子的顾天泽牵扯太深,可在这个夜晚,王芷瑶感激他突然闯进来,感激他自身比较阳光,骄傲的气息驱散了屋子里的寂寞。

    “陛下恩典,我会接着。”

    顾天泽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清酒,骄傲般的扬眉,“只要他给,我为何不领情?我在宫中出生,生于太子殿下的忌日,从我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会得到这些陛下的恩典,旁人羡慕嫉妒,只是因为他们想要而得不到,我作甚在意他们?”

    骄傲,俊美的少年,王芷瑶有点移不开目光,喃喃的问道:“你甘愿做太子殿下的替代……”

    她怎么问出这样的话?忙喝了手中的清酒,王芷瑶脸颊被清酒刺激的微红,喝醉了么?

    月色再美也是在外面,如今他们两个是在屋子里看不到月色的。

    顾天泽的目光落在她娇艳欲滴的唇瓣上,经过清酒的洗濯,她的嘴唇色泽极好,极是诱人,“旁人怎么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是顾天泽,不是谁的替代者,或是转世,我就是顾天泽,永远都姓顾!”

    他仰头喝酒时的潇洒肆意,王芷瑶知晓,哪怕自己头发花白,也会记得。

    “我祝你,长命百岁,心想事成。”

    “嗯。”

    王芷瑶同顾天泽的酒杯碰到了一起。两人分别饮了杯中清酒。虽然王芷瑶的祝酒词有点不伦不类。但顾天泽唇边噙着微笑,她是明白的。

    他不在意世人的羡慕嫉妒,是否有人明白他的选择,却唯独在意了她。

    “那个……我们一起喝了两顿酒。也算是熟人了,是吧。”

    “嗯。”顾天泽心有所感,斜睨了王芷瑶一眼,握紧酒杯,她是不是自己都没发现,若是想算计他时,猫样的眸子总是格外的明亮,隐含着疏懒,以及一抹狡猾。

    顾天泽跟在乾元帝身边纵横六宫。看过了太多的妃嫔为了争宠无所不用的手段,相比较深宫中的妃嫔,王芷瑶还是有点稚嫩,可就是这么稚嫩的王芷瑶,总是让他‘无奈’的入了圈套。

    王芷瑶今晚见过顾天泽后。不敢再肆无忌惮的算计他了,顾天泽不是她能算计设计的,那人太骄傲,也太聪明……比那些盼着顾天泽失宠的人都聪明得多。

    “既然是熟人,我有难处,求到你了,你不应该拒绝熟人酒友的恳求,是吧。”

    “如果我求到你呢?”

    “怎么可能?你是顾三少啊,什么做不到?”

    顾天泽嘴唇抿成一道线,狡猾的王七!处处设陷阱,说一句话也不老实!

    的确,自己是没想她能帮忙,可她得多大脸,敢这么说?

    “你的意思是,你求我,我不帮忙,就是拒绝熟人的恳求,你不帮忙,就可以了?”

    “你觉得我能帮上你什么?”

    王芷瑶自嘲的笑笑,慢慢的垂下眼睑,“在国朝,我连出趟门都不容易。”

    她也怀念子自己在现代自由自在的日子,在那里,她有宠爱自己的父兄,有慈爱唠叨的母亲,她更有热爱的事业。

    在国朝,她只是个五品京官的女儿,处处受限制不说,还有一个谪仙偏心的渣爹,一个可怜可悲的母亲,一个被教导傻了的兄长,外公虽然疼她,但噩梦示警,她怎能什么都不做?

    顾天泽手中的酒杯转了一圈,晨曦透过窗户洒落进来,照亮了她有点失落的脸庞,:“说,你想我怎么帮你。”

    “我哥哥被王家的礼教教傻了,他根本不明白什么是他应得的,什么是嫡子的尊严和骄傲。”王芷瑶用深沉有几分哀伤的水眸看着顾天泽,“我相信你会让明白的,所以,我恳求你……恳求你,帮我一把,我不能眼看着他,失去自信,失去一切,最后……最后不知所踪……”

    王芷瑶越说声音越低沉,脑袋慢慢的垂下,“帮我一把,好吗?”

    眼泪滴在桌上,深入木头中,顾天泽抬起手臂,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好!”

    “谢谢。”

    “不用谢。你记得你欠我一次,嗯?”

    “……”

    王芷瑶开始磨牙了,果然,又被他看穿了,这可是她好不容易营造的氛围,铁石心肠的混蛋!将来……将来一定找不到媳妇!

    “你让蒋六郎带着他来京城都督指挥使衙门,我先帮他找个师傅教教他。”

    “谁?”

    “你看国子监祭酒如何?”

    “……”王芷瑶有点傻了,用不用这么高端?“你怎么知道,我想让他继续科举?”

    “我怎么会不知道?”

    顾天泽顺手敲了王芷瑶的额头,笑容灿若朝阳,乾元帝宠爱于他,真不是没有原因的,王芷瑶从没见过笑容如此自信骄傲的翩翩少年。

    诚然,他没有王端瀚容貌俊秀,可他身上的气质万人中也难有一个吧。

    “只有他顺利科举入仕,才能证明王四爷错了。”

    “嗯。”

    王芷瑶点点头,“凭什么,我们就是被他放弃的子女?只因为我们不够出色么?是他不肯为我们用心,才会……”

    顾天泽站起身,笑道:“你哥哥是必中的,相信我!天亮了,我该走啦。让你外公可劲出气,皇上那里,有我照应,纵使你外公把王家烧了,都没事!”

    “……”

    王芷瑶见顾天泽出门,忍不住道:“喂……”

    顾天泽回头,王芷瑶脸颊多了两簇红晕,难得一见的羞涩簇在她眉间,这回她是真的羞涩感动了,顾天泽能感到她的真诚。听见一道柔柔的声音。“你为什么帮我?”

    顾天泽深深的看了王芷瑶一眼。转身后背对着她,摇了摇手臂,“我喜欢!”

    ……

    喜欢?喜欢帮忙?还是喜欢她?

    王芷瑶捂住了脸,心跳得很快。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不行,顾三少,不适合你啊。

    天色放亮,城门大开时,萧校尉果然如约护送蒋氏一行回到西宁伯府,经过一夜反思,蒋氏比刚冲出王家的时候平静多了,对王芷瑶亏欠般说道:“瑶儿,娘不会再给你拖后腿。王家人必须得到惩罚!”

    王芷瑶开心的笑道:“没错,是他们欠您的。娘,您没做错任何事儿。”

    进了西宁伯府,蒋氏领着王芷瑶和王端淳,三人跪在吓了一跳的蒋大勇夫妻面前。蒋氏含泪道:“爹,娘,女儿不孝,被人欺负了。”

    蒋氏呜咽着说了簪花会和昨夜的经过,蒋大勇立刻就炸了,指着蒋氏道:“这些事,你怎么现在才说?以前,每次我让你嫂子和你娘问你,你都说王家那群兔崽子对你怎么好,王老四怎么疼尊重你,庶子庶女怎么听话,王家怎么和谐友爱……妈的,是你被骗了,还是你回来骗我!”

    “老头子。”田氏拽住了蒋大勇,“你消消气,玉蝉怎么可能帮着王家骗你?况且上次她不是说了么?”

    “是啊,她是说了,但有说得今日这么严重么?如果早知道……什么文战,武战的?王家上下都他娘的给我滚犊子!”

    “外公……”

    王芷瑶跪爬到蒋大勇脚下,小手拽了拽他的袍袖,“您怪我啊,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欺负人……呜呜……”

    “哎呦,我的小妞妞,别哭啊。”

    蒋大勇立刻把王芷瑶拽起来,勉强挤出个笑脸,“别哭,妞妞,外公怪谁也不怪你。”

    田氏眼看着自家老头子被外孙女制住了,抬手道:“玉蝉,你也起来,咱们蒋家可不是好欺负,好糊弄的,以前是我们太相信你了,这次既然王家敢把小妾庶女捧到嫡妻头上,真当我们蒋家是死人?”

    以前,田氏等人晓得王家做事不地道,可蒋氏总是护着王译信,而且每次回娘家都带着幸福被宠溺的笑容,田氏等人出身不高,以为冠文侯府王家的家风就是如此,含蓄,淡然。

    田氏虽然不满王译信有妾,可闺女不介意,她也不好强硬让女婿把妾弄走。

    蒋家结交得人大多是粗鲁的汉子,即便有几次去勋贵家中,田氏发觉同冠文侯府没什么区别,便想着可能文人,有讲究的人家都这样,蒋氏以前总是说殷姨娘母子又听话,又不得宠……

    如果不是上次蒋氏露出点口风,田氏等人因为观念的差别,还以为蒋氏过得不错呢。

    “王家这群装逼的孙子,我弄不死他!”

    蒋大勇拽着王芷瑶,招呼道:“小子们,都给我出来!”

    “……”

    大舅舅五十多岁的人了,不好上前阻止老爷子,只能对自己的兄弟使眼色,而两个兄弟苦涩一笑,耸了耸肩膀,还是蒋大郎看不过去了,上前道:“祖父,您得先说怎么办?别着急,姑姑的仇咱们一定是要报的。”

    如果让祖父点起了人马冲进王家门,纵使占着道理,皇上哪里不好交代啊。

    王芷瑶有了顾三少的保证,心底是非常有底气的,蒋家占理,又有顾三少在皇帝面前策应,收拾早就不得帝宠,远离中枢的王家还不轻松?

    “外公,我们要这么办……这么办,再这么办。”

    大舅舅等人听得目瞪口呆,蒋大郎等人齐齐的退后一步,对小表妹的敬仰。如黄河之水连绵不绝,太狠了,也太给力了。

    “不愧是我外孙女,妞妞,我听你的,你要人,我给你人,要钱我给你钱,王家那群孙子,我让他们永远翻过来身。”

    “我们是让他们不敢出门。谁也不敢出门。有一个算一个!”

    王芷瑶咬牙切齿。王四爷可恶,王家那群虚伪的人一样可恶,不是她们误导,蒋氏怎么会被骗得这么彻底?

    ……

    田氏把蒋氏留在了西宁伯府。老太太穿上了全套的诰命服色,虽然论爵位蒋家是伯爵,王家是侯爵,但蒋大勇可是一品中军都指挥使,文氏只不过是个三品诰命夫人的头衔,冠文侯还是个闲职,根本没有办法同田氏相比。

    “走,我先出口气去,以后。谁在哪受了气,就到王家骂一阵。”

    田氏身体相当的硬朗,几个儿媳妇同她脾气相投,其实她们进京后,生活虽然过得舒服富贵。但是有点郁闷无聊,很久没骂过人了,这次有了这等占理的好机会,三个儿媳齐齐表态,愿意追随婆婆给小姑子出气。

    王芷瑶交代六表哥把兄长带去京城都督指衙门,蒋六郎颇为意外,“小表妹,你认识顾大人?”

    “见过两次,他……挺好的。”

    “……”

    蒋六郎想到了今天凌晨时突然出晨练,汗如雨下,不知顾大人在折腾什么,也不知道小表妹这句他挺好的,怎么得出的结论:“行,我带表弟过去,不过如果进不去衙门,我可没胆子同顾大人说清,能让顾大人通融的人,可能还没出生呢。”

    “去吧,去吧,让我哥哥长长见识也好。”

    王芷瑶打发走了蒋六郎,亏着蒋家人心无旁念,要不她同顾三少的事准保得露馅……奇怪,他们好像也没什么事嘛。

    田氏领着儿媳们,带着擅长打仗,骂战的婆子,风风火火杀向了冠文侯府。

    王芷瑶也没阻止,她悄悄的让人在市井上散步消息,毕竟簪花会后,王家的八卦可是最热门的消息,没有之一。

    因此田氏还没到王家门前,身后已经缀着许多看有心看热闹的百姓了,在官邸门前,百姓们不敢放肆,大声喧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姓对王家还是有敬畏的。

    百姓们站在街角,这里是公众场合,王家总不能霸道的不让百姓路过吧。

    田氏向整个京城证明了她天生神力,打趴下蒋大勇不是传闻。

    王家紧闭府门,竟然开了个角门迎接田氏……老太太哪里受得了这个委屈?

    王家还当自己是士族?当蒋家是土鳖?

    以前田氏顾及在王家的女儿,外孙外孙女,能将就凑合就凑合,其实田氏也并不在意走哪个门,不都是进去吗?

    她尊重王家悠久的传统,不是说祖上是什么琅邪王家的士族么。

    田氏大字不认识几个,自然不懂什么是士族?什么是乌衣巷?

    今日,王家还敢开角门,真当他们蒋家是泥人?

    田氏使了个眼色,身后的妈妈上前一巴掌把王家的下人抽得原地转了三圈,“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们夫人是西宁伯夫人,入宫朝拜皇后娘娘排在你们王家之上……”

    田氏回到了正门前,看了一眼王家的冠文侯府的匾额,老太太抬起一脚,当……王家紧闭的大门被田氏踹塌了,田氏迈步踩着破碎的府门走进了王家,嚷了一嗓子震了半个京城:“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们都给我滚出来!当年不是我们老爷以公爵换了你们家的爵位,你们王家早就夺爵发配了,哪还有今日?”

    老太太也不糊涂,直接点出了王家忘恩负义,爵位都是蒋家保下来的,还敢开角门迎接恩人?

    王家真当礼义廉耻,重嫡抑庶只是纸面的文章?

    ps继续求粉红。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宵禁(含粉红275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无赖(含粉红305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