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登门(含粉红375加更)

第六十五章 登门(含粉红375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8148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美利坚牧场 网游之奶妈也疯狂 大娱乐家 锦此一生 千岁嫁到 极品狂少 不朽圣尊 重回八零末 仙源农场 钢铁界
    冠文候这句话一出口,让王家上下如同炸了锅。

    如果说方才王大爷等因为被蒋家陷害而迁怒王译信,此时,冠文候世子急了。

    就算最终王家保住冠文候爵位,也同四房王译信没关系,长房才是承爵的人。

    “父亲……您是说陛下有心夺爵?”

    王大爷几步走到躺在软席上的冠文候身前,王家男人最近都很惨,各个身上带伤,以伤衡量,王译信是伤得最重的一个,其余人虽然被吓,被关,但大多是皮外伤,更多受得是精神折磨,蒋家人报复冠文候世子身为宗子明知王四爷处事不地道,却不多加教导。

    在宗族中,宗子分得的财产最多,地位最高,同时宗子肩头也承担着教育弟弟们的重任,并要协调内房和外房的相关事宜。

    冠文候世子官职不高,唯一能拿出手得便是世袭侯爵,“这消息准么?蒋家……还闹得不够?为了老四这点小事,皇上就打算夺爵毁劵?就算皇上宠着蒋伯爷,也没这么宠的,这事说开了并不严重。”

    “刘三本上了折子,皇上已经将折子交给了内阁。”冠文候脸庞肿着,大槽牙一阵阵的刺痛,“此事已经不单单是王家和蒋家的纠纷,不单单是老四和四儿媳妇拌嘴。不管内阁商议出什么样的结果,皇上这一刀一定会先从咱们身上下手。”

    冠文候肠胃里像是吞了黄连一样泛着苦涩,蒋家学聪明了,行事颇为有章有法,甚至说动了都察院都御使刘三本……蒋家的能耐比冠文候想得大了许多。

    这些日不停的折腾,只是让王家陷入纠纷中,蒋家除了想给任由王译信糊弄蒋氏的王家男人一个好看外,最想做得便是造成既定事实,给乾元帝夺爵提供一个最好的借口。

    当年,他们因为娶了蒋氏而保住了王家的爵位,今日。蒋家人就是要告诉他们,蒋家既然能保住他们的爵位,一样可以让他们失去爵位。

    一旦被夺爵,一切都完了。

    “扶我进祠堂。”

    “是,父亲。”

    冠文候世子是最着急的一个,他的其余弟弟也不见得不着急,哪怕是他们无法承爵,只要没分家,他们就是侯门贵胄,可一旦失去爵位。以他们的官职。在京城谁还能瞧得上他们。

    因此冠文候带回来这个消息。不再是四房的私事,而是整个王氏家族的大事。

    ……

    “老四,你去不去蒋家把儿媳接回来?”

    “不去,儿子没错。”

    冠文候越是疼爱看重王译信。此时被心爱的儿子伤得越重。

    儿子不争气,对父亲来说是最为痛苦的,蒋大勇只能把冠文候揍得鼻青脸肿,可王译信的固执,偏疼庶女却像是拿刀剑挖冠文候的心一般,“你还说没错?你纵容五丫头说出挡箭牌,踏脚石的话,还敢有脸说你没错?”

    王译信理亏得不敢出声了,紧紧的抿着嘴唇。可依然摆出一副不肯认输,宁死也不去蒋家道歉的架子。

    冠文候愤怒到极致,从一旁抄起教子鞭狠狠的抽打鞭挞王译信,“不孝子,我打死你这个孽子!你和蒋氏生的淳哥儿和瑶儿又是什么?如果你真看不上蒋氏。会同她行房生养孩子?你别同我说,你根本就碰过蒋氏两次……”

    “父亲,我……”

    “你放不下殷氏,又放不下蒋氏。”

    冠文候下手越来越狠,片刻功夫,王译信的后背已经被抽得血肉模糊,鲜血淋淋,血花在他素色的衣衫上绽放,本来身上的伤口就没好,又被冠文候打了一顿,王译信眼前模糊,神色恍惚,在他眼前的人影都是摇晃的。

    父亲在说话,大哥在说话,二哥也在说……仿佛王家上下所有人都能骂他两句,都能对他提要求,

    王译信耳朵轰鸣,听不清他们说得是什么,不外乎是想让自己去给蒋氏道歉,保住王家的爵位……

    为什么总是他?

    当初,他只是随手帮了一个刚进京的勋贵之女,为什么祖父逼着他去讨好她接近她?甚至祖父逼着他娶了她。

    王译信记得初次见面时,蒋氏脸上带着羞涩感激的微笑……只是后来……他们成亲后,蒋氏变了,他也变了。

    他努力过,也曾想抛开一切纷纷扰扰同蒋氏过日子,可惜他们总是谈不到一起去,他身边多了一个解语花殷姨娘。

    而后,殷姨娘又给他生了一对出色的儿女。

    “璇儿小小的,软软的,笑容甜甜的……她不应该被亏待。”王译信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我保证过,这辈子做最疼她的父亲,答应过保护她,她也说过最在意我,最孝顺我……父亲,别再逼我了。”

    王译信抬手抓住了冠文候落下的鞭子,迷蒙的眸地泛起一丝祈求,后背已经被抽得麻木感觉不到疼痛,扬起脑袋对冠文候道:“我可以为家里牺牲,去跪,去求蒋玉蝉高抬贵手,可我怎能让璇儿也为王家牺牲?父亲,您知不知道,只要我进了蒋家门,就意味着我错了,我不再是个好父亲……保护不了璇儿和瀚哥儿。”

    “蒋家人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兄妹,也不会放过殷氏……”

    王译信手臂垂下来,额前的碎发挡住了眼眸,“璇儿美好善良,温柔可人,绝色美貌,才华横溢,她本来就该是娇女……我想保护她,给她最好的,有什么错?我不忍心她被蒋家毁了,有什么错?父亲不让我宠妾灭妻,难道您就眼看着我抛弃儿女?”

    “你……”

    冠文候心脏似被王译信捅了一刀,高高的抬起拿着教子鞭的手臂,“你到底知不知道何为礼教?你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你记不记得七丫头和淳哥儿也是你的儿女?我和你母亲也偏心你,但我可曾为了偏心你,就为你请封世子?”

    王译信谋色迷茫更浓,他也没想过要做冠文候世子。

    “你呢?你做了什么?以庶血压嫡血,你总是说七丫头恨你,不肯原谅你,如果你是七丫头,见你把所有的疼爱和资源都给了庶出。你会不会恨?你会不会怨?”

    “我……”

    “你别说你没有!”

    冠文候脸庞煞白,指着王译信的眼睛道:“也是怪我,以为你是个有分寸的,也想多疼你,便顺了你的心思亲自教导瀚哥儿……忽略了嫡孙,你但凡对瀚哥用心一点点,他至于连秀才都中不上?你还不是为了让他给瀚哥儿让路?”

    “老四啊,你清醒清醒罢。”冠文候扔掉了教子鞭,老泪纵横,“我今日不说爵位的事情。就是你疼惜的庶女。她竟敢敢对嫡母说出挡箭牌。踏脚石的话,你还当她是善良的?如果不是因为你太疼她,我早就让人勒死她了。”

    “父亲,您不能伤害璇儿。”

    “别以为你把他们送走。我就找不到他们,如果你接不回蒋氏,我就把他们母子三人都收拾了!”

    冠文候双膝跪地,“列祖列宗再上,我对天发誓,方才所言句句属实,王家若是爵位不保,我宁可没有瀚哥儿和七丫头。”

    “……”

    王译信失魂落魄的捂着后背,血迹染红了他的手掌。鲜血的粘稠似把他的心糊上了一层束缚,“父亲……我……”

    后背的伤口很痛,心上的伤口也痛,璇儿是骗了他么?

    不,只要想到璇儿在利用他。欺骗他,王译信就仿佛不能呼吸了一般,苦涩的一笑:“父亲,您误会璇儿了。”

    哐当,王译信再一次昏厥,这次大夫诊断是因为失血过多,精力不济。

    冠文候下手太狠,抽下的每一鞭子都入肉三分。

    大夫见过教子的,没见过这么下狠手教子的,明确同冠文侯说,如果再折腾下去,王四爷的性命不保……因为抽得太狠,王四爷的后背会留下一道道永久的伤疤。

    “侯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信儿?”

    文氏抱着昏迷不醒,浑身是伤且高烧不退的王译信哭泣:“万一信儿有事,王家怎么办?我怎么办?信儿还不够为王家牺牲么?”

    “闭嘴!如果不是你,信儿怎会糊涂至此?”

    冠文候让人拽走了哭啼不休的文氏,对长媳长子交代:“不许再放你们母亲出门,王家乱成这样,原因都在她!”

    “好的,父亲。”纳兰氏点头应了,“儿媳会好好照顾母亲的。”

    冠文候世子显然对爵位能不能保住更为关心,呐呐的开口问道:“四弟的脾气太倔,当年,祖父是抱着丹书铁券跪下求他,才肯迎娶蒋氏。”

    “行了,你不必说,我比你在意爵位,冠文候的爵位不能在我手上断送了。”

    冠文候也很心疼陷入昏迷的王译信,但此时如果再耽搁下去,一旦内阁有了定论,王家被夺爵是没跑的,唯有在内阁上报皇上前,王译信把蒋氏劝回来,王家才有一线生机,他现在没办法给儿子养病的时间。

    “拿凉水来。”

    “我亲自去取。”

    王大爷也晓得凉水是做什么用的,连跑带颠的提了一桶凉水进门,“父亲?”

    冠文候拿着水舀子的手臂微微颤抖着,王译信那张俊美的脸庞因为高烧烧得绯红,若是因为这桶凉水……冠文候咬了咬牙,逼上了眼睛吩咐:“泼醒他!”

    兄弟情和父子情始终是有差距的,王大爷直接将一桶冷水倒在了王译信的身上。

    被冷水一激,王译信身体打了个哆嗦,冷水深入了他身上的伤口里,很痛……王译信缓缓睁开了眸子,看了好一会,见到自己的兄长后,眼底闪过一抹的嘲讽,果然,他们只会逼自己,以家族,以爵位逼自己做不愿意做得的事情。

    “玉蝉。”

    王译信泛白的嘴唇微启,手掌无力的放到了额头,他怎么会叫将玉蝉的名字?发烧了?

    “父亲,四弟醒了。”冠文候世子忙向冠文候通报喜讯,“四弟啊,你就听父亲的话罢,爵位是祖父用一生的清名换回来的,身为王家子孙怎能眼看着爵位被夺走?四弟,我求求你,哄回四弟妹罢。我给你跪下了。”

    冠文候世子以长兄的身份跪在王译信床榻前,含泪呜咽:“一旦爵位被夺,我还哪有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我……”王译信嗓音沙哑,身上明明似坠入火海,但却不停的打着寒颤,“我不是世子,爵位在大哥身上……我不能为你的爵位牺牲我的儿女。”

    “那我够分量么?”

    冠文候脱掉了外罩,站在王译信面前,“打。”

    “侯爷?”

    “我说打!”

    旁边有人拿着沾染着王译信鲜血的鞭子,听见冠文候吩咐。扬起鞭子抽在冠文候的后背上。

    王译信瞪大了眼睛。“父亲……”

    “子不教父之过。我教导你读书,教导你成才,竟然没有教好你怎么做一个父亲,这顿鞭子我应该挨。”

    “不要打了……”

    王译信挣扎着起身。痛苦至极的呻吟:“父亲,我去,我去还不成么?您别再自己鞭打自己了。”

    “信儿,这是最后一次了。”

    冠文候后背上也多了十几道鞭痕,咳嗽道:“只要你别让爵位在我手上失去就好……信儿,以后的事情,我眼睛一闭什么就不管了……”

    “父亲。”王大爷扶住了冠文候,慌忙问道:“您……”

    “搀我回去。”

    “可是四弟……”

    “搀我回去!”

    冠文候再一次吩咐,王大爷没有办法。只能搀扶父亲离去。

    王译信缓缓的合上眼睛:“准备轿子,我明日一早去蒋家磕头认错!”

    “喏。”墨香双眼也是红的,“四爷,您的伤口……我这五小姐给的上好金疮药。”

    他忙从怀里掏出药瓶,小心翼翼的给王译信的伤口上抹药。见王译信身躯上的累累鞭痕,心痛的说道:“五小姐会有办法让四爷您身上的伤痕痊愈,上次殷姨娘那么重的伤口,也是五小姐给她调理……”

    王译信心里泛起一丝暖意,“我只希望蒋玉蝉能手下留情。”

    他心里有数蒋玉蝉还是心悦于自己的,纵使蒋氏对他失望情淡,蒋氏也不可能同他和离扔下王芷瑶兄妹在王家,王译信不愁娶不到妻子,蒋家哪里舍得王芷瑶在继母手下过活?

    蒋家再有权势也无法带走王家的儿女。

    这也是王译信求得蒋氏回心转意的全部筹码。

    ……

    王译信购得庄子距离枫华谷不远,此处地价没枫华谷千金难求。

    然这座布置清雅的小庄子也值不少的银钱,王芷璇母子三人便在此处养伤。

    远处的山峦白雪皑皑,枫华谷的枫树叶子也已经飘落,但树枝上却挂着一层冰霜,枫华谷上空的天色似纯粹到极致的白兰,暖暖的阳光让挂着冰霜的树木折射出五彩的光芒。

    枫华谷周围要比京城温暖上一些,冰霜美景更为漂亮。

    纵使游客进不去枫华谷和皇庄等地,可枫华谷四周的景色也很美,宛若仙境一般,因此行人络绎不绝。

    他们便在此处再一次相遇了。

    王芷璇除了照顾殷姨娘和将养自己的伤口外,有时会出门欣赏美景顺便散散心,到了庄子上后,王芷璇用了自己做得消肿的药膏,也许因为庄子上适合养伤,也许是她得药膏管用了,王芷璇的伤势好得格外的快。

    虽然如今脸上还略带几块淤青,但脸庞恢复了绝色之姿。

    她在外出散心时,碰见了在簪花会上匆匆离去的某位皇子……她不晓得他是几皇子,当却看得出这位皇子不仅容貌俊秀,气质沉稳,他颇有一种隐忍内藏智谋的味道,跟在他身边的随从训练有素,而同他在凉亭里对弈的老者,王芷璇听说江南大儒,号称智谋无双的谋士。

    乾元帝没有册太子,对每一个皇子都很公平,乾元帝不准许皇子们插手朝政,但有心夺嫡的皇子都有潜在的势力。

    王芷璇觉得眼前这位隐姓埋名的皇子颇有潜龙之姿,如今越是平淡不争的皇子,将来越是有希望。

    纵使他夺嫡失败,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王芷璇只希望这位皇子能做一阵自己的靠山……

    于是,在他们对弈最关键的时候,王芷璇出现了。以一手精湛的棋艺吸引了他的注意。

    王芷璇并没同他交谈,只留给他一个淡淡的,飘渺的笑容,如同仙子一般,飘然远去。

    再然后……因为一次意外,王芷璇帮这位贵公子挡了灾祸,贵公子表明身份,“我是当今四皇子,生母为永寿宫德妃。”

    四皇子?德妃?

    王芷璇似抓到了什么先机,不过她始终对四皇子怀有淡淡的疏远。言明她不过是举手之劳。不想同四皇子有过的牵扯。

    欲迎还拒。王芷璇玩得极好,四皇子到枫华谷也是为了调养身体,远离朝廷,因此他很有耐心的同王芷璇周旋。

    她后退。他必然上前,她躲闪,他就经常去王芷璇经常欣赏美景的凉亭等候。

    京城蒋家和王家的纠纷,四皇子也听说了,但京城的传闻并不能影响四皇子对王芷璇的感官,绝美笑容恬谧的美人应该是无辜的。

    四皇子此时并不准备拉拢任何掌握兵权的都指挥使。

    西宁伯蒋大勇太鲁,太过张狂,一向隐忍谋而后动的四皇子并不欣赏蒋大勇,因此他不介意抬举王芷璇……

    乾元帝显然教导过皇子。臣和君的区别,皇子是天之骄子,地位仅仅在乾元帝之下,众臣之上。

    四皇子和他的谋士很清楚,此时哪个皇子出风头。都会惹得乾元帝不喜。

    结交讨好西宁伯,那更是皇子不能做得事情之一。

    美人难得,他同王芷璇交谈,隐隐感觉到心灵上的宁静,王芷璇非常会说话,仿佛也很理解他的某些想法,他们的灵魂初次产生了共鸣。

    这一日,王芷璇独自坐在凉亭的石凳上,后背轻轻的靠着凉亭的柱子,她一身素雅的装扮,在挂着冰霜的树木衬托下,宛若冰雪仙子,额间点着一朵红梅,给她清冷的气质中平添了一抹艳色。

    四皇子走进凉亭,只听见美人喃咛:“……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她仰头看着簌簌的飞雪,无暇绝美的脸庞带着几分哀愁,几分幽怨,粉嫩的唇瓣如同冬日里的红梅微启,“我的苦,我的情,我的怨,我的委屈,又有谁知晓?”

    四皇子被眼前神妃仙子震撼了,几步上前,“璇儿……”

    “不要这么叫我。”王芷璇慢慢低头,手指拂过宝石扣子,“您身份高贵,岂会理解我的难处?我同旁人多说两句话都是错,再多的小心,世人也只会说我不敬嫡母……”

    乾元帝如今长成的皇子按照身份来说都是庶出!

    他们叫顾皇后为母后,可皇子们大多有生母。

    四皇子眸色深邃,轻声感叹:“我亦有嫡母,也有生母,更有一个被父皇宠爱到极致的‘表弟’。”

    王芷璇回眸,盈盈水目欲语还休,唇瓣动了动,刚想开口,从小路上跑来了一名丫鬟,“小姐,蒋家来人了,说是四爷接您回去。”

    王芷璇身体一颤?蒋家?怎么会是蒋家?莫非王四爷把她出卖了?

    王四爷说得好听,还不是为了蒋家而抛弃了自己?

    “璇儿……”

    四皇子扶住了王芷璇,一股淡淡的清香飘进他的鼻中,王芷璇面色白得宛若透明,苦涩一笑:“告辞了,四皇子殿下。”

    她在收回手时,无意识在四皇子的手心刮了一下,紧了紧衣扣,倔强又凄美的一笑,“若我能熬过这次,必然会再同您下一盘棋,到时候……我要赢走您的好处。”

    王芷璇飘然而去,四皇子矗立许久,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有趣的美人,“本皇子就帮她一把。”

    ……

    来到庄子上接王芷璇三人的仆从的确是蒋家派来的,来人冷冷的说道:“走吧,夫人和四爷等着你们呢。”

    殷姨娘还是起不来身,被人搀扶着塞进了马车,王芷璇此时没有面对四皇子时的从容镇静,问道:“我爹呢?”

    “你会见到四爷的,回京之后……”

    王芷璇同样也被妈妈推进了马车里,殷姨娘神色慌乱,握着王芷璇的手问道:“怎么办?璇儿?我们会不会被蒋氏给……”

    “只要他在,我们就能平安,我不信蒋氏敢真当面要了咱们的性命,娘,到时候,你就哭,让爹来保护我们。”

    王芷璇晓得还不是依靠四皇子的时候,此时唯一能帮她的人只能是王译信。

    希望王译信不要太让自己失望,不过,王芷璇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王译信也是个没用的男人,怎么去蒋家认错了?他不是应该和离或是休妻的么?

    亏得她那般卖力的演出,结果王译信还是无法实现承诺,保护她!

    男人的话,纵使是亲爹的话也不能信。

    ……

    京城西宁伯府,王译信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站在西宁伯府的客厅上,消瘦的身体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他已经在西宁伯站了整整三天了,嘴唇不仅泛白,还干裂出口子,病态苍白的脸庞无往日谪仙的风采,身上穿得月白色褂子上除了有汗渍外,后背处沾染着大片的血迹,看过得人都晓得,他后背是有伤的……

    蒋氏的兄长本来是打算揍他一顿出口气的,王译信的半残身躯,反倒让他们不好下手了,谁也没想到王译信可以在蒋家站上三日,不是他气色太不好,蒋家人都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受重伤?

    客厅的门被推开,王芷瑶从外面走进来,淡淡说道:“你是来送和离书的?还是打算继续装可怜?”

    王译信全凭一口气撑着,王芷瑶对自己的冷淡,让他眸色黯然:“我要见你母亲,我有话同她说。”

    ps渣爹会为今生所为付出代价的,没虐到吗?王五和四皇子是很主要的角色,本来给王五安排了很多魅惑四皇子的画面,结果怕大家恶心,没写。

    推荐 书名 嫡欢 作者 元浅 书号 3145474 简介这是一个因误会成仇,最后破镜重圆的欢乐故事。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夺爵?(含粉红350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毁容(含粉红390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