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毁容(含粉红390加更)

第六十六章 毁容(含粉红390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8560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重生之王者时代 [快穿]炮灰生存手册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仙尊后会有期 歇斯底的黎明 突然不想成仙了 电影世界冒险王 位面宠物店 魔卡师 每天都死在魔尊手下
    “你有什么资本认为我娘会见你?”

    王芷璇似笑非笑的看着半残的王译信,啧啧两声,“跟我娘在一起的时候,你周身上下没一刻这么狼狈,纵使王家的叔伯再不平祖父偏疼,也不会有人为难你……我娘不过离开王家几日,你已经从谪仙变成了残废。”

    王译信苍白的脸庞越发显得病弱,气喘吁吁嘴唇颤抖,他被父兄逼迫,为难,被父亲责打到底是谁害的?

    如果不是蒋家步步紧逼,王译信会这么狼狈么?

    “我不想跟你废话,你把你娘叫出来。”王译信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瑶儿,让我见见你娘。”

    “我娘挺忙,不想见你。”

    “瑶儿……”

    “事到如今,您还能叫我的小名?”王芷瑶唇边噙着冷笑,王译信到底哪来得大脸?“您不把我当作女儿,还指望我能帮你说话?”

    “谁说我不把你当成女儿?”王译信似受了奇耻大辱一般,眸色满溢满了失望和难言的痛苦,“瑶儿,我……我……”

    王译信猛然间捂着胸口,什么人在他耳边低沉的诉说,什么人在他耳边念诗?什么人在他耳边吹奏凄苦悲凉的箫声,到底是谁?

    “您是要晕倒么?”王芷瑶缓缓的说道:“哦,再给我加上一条气昏父亲的不孝大罪,以后更没好人家敢娶我啦,您也不用再担心我因为嫡女的身份而高嫁,再忧心我委屈了您的宝贝庶女。您就是这么想得吧,恨不得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昏在了蒋家!”

    “不是……”王译信虚弱的身体摇晃了两下,慢慢的似用尽全身气力,脚步动作宛若机器一般不协调,他一步一步蹭到了王芷瑶面前。

    王芷瑶被王译信吓了一跳,他是不是因为恼羞成怒来揍人的?

    同王译信深沉,哀伤到极致的眸子碰到一处,王芷瑶脑袋有一刻的空白,王译信的眼睛怎么会是这样?

    “对……不……”

    突然间。王译信身体向后倒去,王芷瑶下意识的拽住了他的衣袖,王译信唇边淡淡的勾出一丝欣慰,“瑶儿……”

    等王芷瑶收回了手臂,王译信稳住身体后,他摇晃了脑袋,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恐惧,方才怎么回事?在一瞬间他的身体似不由控制了一般,惊恐莫名的问道:“你用了什么妖法?王芷瑶你连最基本的孝心都没有了?用妖法巫蛊害你的父亲?你还有没有良心?璇儿何处对不住你?欺负璇儿就那么让你开心?在闺中,你欺负她就算了。出嫁后你还想欺辱她。还想压着她?”

    “您今日来是同我讨论五姐姐的?”

    王芷瑶放下方才的异样。王译信还是那个偏心眼里只有王芷璇的人,抬起清亮的眸子,“正好,五姐姐在场的。也方便说话。”

    “你说什么?”

    王译信不敢置信的回头,客厅的门被推开了,在五六个孔武有力的妈妈‘护送’下,王芷璇,王端淳,以及半卧在简陋的担架上,没等王译信开口,王芷璇率先含泪道:“爹……我们……我们……”

    王芷璇委屈,恐惧的泪水弄湿了衣衫。“纵使是死,我要同爹爹死在一处。”

    “好,我好感动啊。”

    王芷瑶鼓掌叫好,嘲讽意味十足,“真真是让人感动的父女重逢。生死相许,无怨无悔,可惜啊,你们怎么偏偏是一对父女呢。”

    “王芷瑶……你住嘴!”

    王译信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他怎么会对女儿有龌龊的心思?

    “爹。”王芷璇借此机会缠住了王译信的胳膊,小声的说道:“由您在,女儿不怕的。”

    王芷璇面对王译信时,天真无邪,似父亲是她全部的依恋,在背对着王译信,面对王芷瑶时,眼角眉梢透着一抹得意,王芷瑶就算是嫡女又能怎样?

    她轻轻松松就得到了王芷瑶最想得到的父爱!

    可惜,再也看不到曾经的王芷瑶黯然神伤的样子了。

    每次她和王译信共享天伦时,她总是喜欢看肥猪一般的王芷瑶躲在角落里……窥视着,羡慕着王芷璇可以坐在王译信的膝头。

    如今神色平静的王芷瑶已经被不知从哪来的孤魂野鬼附体了。

    王芷瑶冷冷的看着王译信和他背后的一家三口,平淡至极的说道:“您今日来蒋家如果只是想表现出您有多疼爱殷姨娘她们的话,您成功了,我很明白他们才是您的命根子,谁也碰不得宝贝。”

    王译信渗着血水的伤口提醒自己来蒋家的目的,可他万万没想到王芷瑶会把王芷璇母女接回京城,他本想拖一拖,等到蒋氏消气了,再把她们接回来的:“你怎么会知道我买下的庄子在哪?”

    “在您眼里我不是经常巴结顾三少么?京城还有他想知道而无法知道的事情?”

    王芷瑶自嘲的笑笑:“当我真有难处的时候,才发觉除了他之外,没有谁能帮我,至于您……王四爷,只怕不对陷入困境的我踩上一脚就不错了,我根本不能指望您。您同我娘的和离书拿出来罢,只要离开我娘,你尽可宠着殷姨娘母子,没人再跟你唠叨,没人再说你虚伪,世人会赞叹您高尚的情操,为了和一个贱妾的厮守宁可同妻子和离,您和殷姨娘的爱情会广为人知,如此您也可以当众说,您最爱殷姨娘,为了她可以不顾一切,你们的爱情再也不用我娘做陪衬了。”

    “我是来接你娘回去的,你身为我女儿不说为我分忧,还处处刁难我,你到底居得什么心?告诉你,纵使我和你娘分开,你依然是我的女儿!冠文侯府不会把女儿交给蒋家抚养。”

    “冠文候府?”王芷瑶的话语里透着一股嘲弄,天真的眨了眨眼睛,故意气王译信:“不知道以后是不是了,别以为您是谪仙,您是翰林院侍讲就有很多贵女想嫁给您,有我娘的前车之鉴,谁不怕死的想嫁给你?”

    不是所有女子都像蒋氏那么傻,那么痴于情。

    王芷璇从头到尾一直听着。在王芷瑶提起顾三少的时候,她眸一亮,莫非顾三少认识王芷瑶?

    王芷瑶不是故意攀关系蒙人?

    顾三少所拥有的权势和地位是王芷璇念念不忘的,虽然她认为顾三少结果不会太好,认为乾元帝把顾三少当作了磨砺皇子的磨刀石,但此刻不可否认谁拥有了顾三少的爱慕谁就可以拥有一切。

    她没想过嫁给顾三少,因为顾天泽的将来会很悲惨,可她不介意成顾天泽心中的朱砂痣……

    王芷瑶都能迷住顾天泽,何况她了?

    她的美貌,才情哪一点不是艳压群芳?

    琴棋书画。对朝局的分析也比王芷瑶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王芷璇除了有现代丽人的飒爽明艳。还具有古代大家闺秀所具备的一切才华。琴棋书画是王译信手把手教她的,不得不赞一声,王译信这方面极有天分。

    王芷瑶黑亮的眸子盯着王译信,“你不必担心我怎么在继母手下生活……哪怕被继母亏待了。你也不会管得对吧?毕竟五姐姐才是您真爱生的,她又美丽,又善良,又可人,人人都应该喜欢她,人人都应该疼惜她,五姐姐是不是经常对您说,哎呀呀,我怎么这么可爱?我怎么这么幸福?”

    做了一个呕吐的样子。王芷瑶真心是想吐。

    王译信愣了一会,仿佛王芷璇还真这么说过,可她说得时候,自己只有满心的感动,这段话从王芷瑶口中说出来。怎么让人恶心呢?

    “我不想跟你说话,不管怎样,这都是我和你娘的事儿,你没有资格插手。”

    “可我娘不想见你,王四爷,最近我娘要住在蒋家侍奉父母,你如果不是送和离书过来的,就请回吧,我娘没空看你和殷姨娘他们怎么恶心人……”

    “你给我站住!”王译信拦住王芷瑶,“你有什么资格代替你娘做出决定?我要见她,你让她出来!”

    “你要和我说什么呢?”

    蒋氏平静至极的声音从门外飘进来,王芷璇皱了皱眉头,谁让人告诉得蒋氏?

    王译信等人回头,蒋氏今日穿了一件艳丽显得富贵的衣裙,不同在王家时,为了迎合王译信,她总是打扮得很素雅……蒋氏不是穿什么衣服都能显出独特性情的女子,今日她的打扮让在场人眼前一亮。

    “玉蝉。”

    “你想同我说什么?”

    蒋氏插在鬓间的步摇能晃花很多人的眼睛,淡淡的反问:“你是来告诉我,我是不是已经做了贵胄人家教育女儿的‘典范’?是不是京城所有人在同情我的遭遇时,会在背后骂一句,见过的女子多了,就没见过蒋玉蝉这么愚蠢的?”

    王译信紧紧的抿着嘴唇,从不知道蒋氏可以如此平静,如此明艳,从不知她话语也会如此锋利。

    蒋氏的眸底此时掩藏起对王译信的全部爱恋,这个男人……就是他毁了自己一切对美好的向往,可再见他时,蒋氏还是会心疼他……蒋氏有时候也恨自己是贱皮子,可她就是喜欢着王译信,他就像她的劫,无论怎样都无法逃过去。

    她不能辜负女儿辛苦的安排,平静的站在王译信面前,四目相对,蒋氏淡淡的问道:“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你能不能告诉我一句实话,你有没有心悦过我?”

    “爹爹。”王芷璇向王译信身边挤了挤,似惧嫡母之威,“母亲安。”

    经过她这么一打岔,王译信回神,在蒋氏的目光低垂下眼睑,“玉蝉,你也闹过了,跟我回去罢。”

    “我明白了。”

    蒋氏苦涩一笑,还在期盼什么?在意什么?“想让我和你回王家也不是不行……”

    “娘!”王芷瑶上前一步,挡在蒋氏和王译信中间,控制不住的狠狠的推了一把王译信,“你还想怎么折辱我娘?”

    “瑶儿。”

    蒋氏抓住王芷瑶的胳膊,王芷瑶恨不得上去撕咬王译信一顿,蒋氏怎么直到如今还对他念念不忘?

    王译信除了脸庞俊美之外,哪里值得?

    莫非只有把王译信脸弄花了后,蒋氏才能彻底的抛弃王译信?

    “你想怎样?”王译信深情的同蒋氏对望,“你说什么我都答应……玉蝉,我说过的。不会抛弃你。”

    王译信对殷姨娘等人的保护很难让人忽视。

    王芷瑶肺都快气炸了,蒋氏却对此视若无睹,问道:“殷姨娘呢?只要你告诉我,你喜欢她什么,我就跟你回去……四爷,您不会在这上面也骗我的吧,我只想知道我到底输给了怎样出色的女子。”

    “……她很善良,也很理解我。”王译信思考了许久,同蒋氏实话实说:“你只看到了她低贱的身份,并没看到她的才情。她低调。她可以全心为了我……”

    “这么说。你不是看中她这张脸喽?”

    “玉蝉,你是我的妻,我如何都不会休掉你,她影响不到你的地位。为何你就不能宽容一点?对她对我都宽容一点?除了殷氏之外,我可以不再纳任何女子为妾。”王译信说得很坚决,“红颜易老,皮囊不过是表象,我岂会肤浅得只看重美丽的皮囊?殷氏的气质也是千里难寻的,同她在一起有一种静谧美好,她没有梅的傲骨含香,却有白莲得纯粹……”

    “行了,我知道了。白莲虽意外了一点,但我晓得你喜欢梅兰竹菊,因此早早得都准备齐全了。”

    蒋氏低头看了一眼发愣的王芷瑶,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颊,“瑶儿。娘再蠢,也不会总让你失望的。娘很感激你把殷姨娘弄回来,让我……让我可以成全你父亲对殷姨娘的‘称赞’”

    王芷瑶突然眼睛锃亮锃亮的,莫非蒋氏还给自己留了惊喜?

    殷姨娘等人觉得一阵子心心寒,蒋氏到底要所什么?

    “玉蝉……”

    “抬上来吧,别让殷姨娘久等了。”

    蒋氏对门口吩咐了一句,两位妈妈肩挑着一根粗圆的扁担,下面坠了一个很大的炭火盆,在炭火盆里,插着十几只被烧红的铜钳子。

    炭火盆的炙热让屋子里的人脸颊感受到一股股热浪袭来,热浪刺痛了王芷璇的双眼和肌肤,她向王译信身后躲得更厉害了。

    妈妈把炭火盆放下后,躬身道:“主子,您要用哪只?”

    “莲花那支。”蒋氏抬眼对王译信洒脱的一笑,“不是四爷最爱她像白莲一般的气质么?这只莲花的造型,我让人按照天山雪莲的姿态弄得,保准很适合殷姨娘的气质,多了‘印记’后……我想没人再否认殷姨娘是雪莲转世了。”

    王芷瑶退到一旁,不出声了,嘴角微微的翘起来,这些天的暗示有了效果,倒要看看殷姨娘多了印记后,还会不会被王译信当作爱人宠爱着。

    “把殷姨娘抬过来。”

    “是,主子。”

    身在蒋家,仆从自然不会顾及太多,蒋氏发话会被严格的执行。

    “不。”

    殷姨娘吓得啼哭,挣扎挥舞着双臂不让蒋家的仆从靠近,“放开我……四爷,救我,救我。”

    王译信也被眼前的炭炭火盆吓到了,脑子哄哄得直响,额头密密麻麻的布上了一层冷汗,“玉蝉,你不能。”

    “只要我还是你夫人,我就可以处置一个贱妾,不是么?这句话仿佛是你们王家的信条,听说当年你母亲就把一个怀孕妾生生弄死了,我没你娘残忍,不会要了殷姨娘的性命,我会让殷姨娘变得更美。”

    蒋氏享受着王译信的痛苦,他越是痛,她心底越是痛快,虽然心中也像是扎了刺一样的疼痛,但她更乐意看王译信苦不堪言。

    她的一生被王家毁了,那谁也别想再痛快。

    “四爷,你是休了我,还是继续让我当你妻子?”蒋氏缓缓的走向王译信,轻笑着说:“你答应过,不会抛下我的,是不是?王家怎么会有休妻的事情呢?”

    王译信本能的感觉到危险,“玉蝉,我……”

    “休妻?还是留下我?”

    蒋氏的手轻轻抚摸着王译信的脸颊,似在抚摸最上等的瓷器,“我为了四爷,连儿女都顾不上,愧对生养我的父母,让家门蒙羞。做了京城的笑柄,四爷不会休妻得哦?”

    这段日子,蒋氏也考虑得很清楚了,瑶儿再聪明也不能没有母亲,王家怎么都不会让她带走儿女,而且她也不甘心,这辈子已经这样了,蒋氏没有再嫁的心思,甚至无法再爱上谁。

    她会同王译信耗一辈子,这也是她的坚持。

    这个决定。蒋氏没有告诉任何人。她清楚父母会失望。王芷瑶也会失望,但她没有办法离开王译信,即便王译信恨着她,她也要做他的夫人!

    “我不会休妻……”

    “爹!”

    王芷璇惊声尖叫。这时候王译信说不会休妻?莫非他想眼看着爱妾被烙印毁容?

    以如今蒋氏的状态,什么都能做得出。

    殷姨娘也忍不住哭喊:“四爷,救我,救我。”

    蒋氏满意的一笑,盯着王译信的一举一动,尽情欣赏着他的痛苦和挣扎,“从肩膀开始……慢慢的向上烙,左右四爷只喜欢她高雅的气质,出色的才情。那张脸对她来说是多余的,四爷,我会很为您考虑,也会学着宽容一点。”

    “放开我。”

    殷姨娘双臂被妈妈按住,眼看着一位妈妈从炭火盆里取出刻着莲花瓣的铁钳。狞笑着举起银红的铁钳,然后直接按在她的肩头,“嗷。”

    凄惨的叫声,让王译信身体一颤,王芷璇此时不敢冲出去阻挡蒋家的家仆,她担心自己的花容月貌被蒋氏趁此机会毁了。

    “继续。”

    “是,主子。”

    在殷姨娘被烫伤的地方,一朵雪莲花绽放开,可再美的雪莲也是烙印,会在殷姨娘细腻美好的酮体上留下一块无法抹去的,丑陋的伤疤。

    “夫人,您不能……您不能这么做。”

    “王家教过我对庶子庶女不能不慈,所以我不是没让璇丫头更有独特的气质么?”蒋氏眼角的余光扫过王芷璇,“如果你孝顺得想要为生母分担的话,我也可以成全你,璇丫头,你躲什么啊?出来跟四爷说说,你是不是想要为你娘求情?”

    “我……”

    王芷璇吓得花容失色,只剩下弱弱的啼哭,泣不成声:“爹,我……我……”

    “嗷。”殷姨娘再次凄厉的尖叫,又一朵雪莲花在她身上绽放。

    王译信看得直打哆嗦,可他不能休妻,为了家族,为了名声,为了他给蒋氏的承诺,他不能休妻啊。

    只要他一日不同蒋氏分开,蒋氏就有十足的理由处置他的妾侍,“玉蝉,罢手吧。”

    “哪能罢手呢?”蒋氏欣赏着殷姨娘的痛苦,“我还没在她脸上中上一朵雪莲呢,四爷,您最喜欢她莲花一般的高洁气质,我想世间也唯有雪莲能配得上她了……”

    刚才烫身体的时,虽然疼痛,殷姨娘还能忍住,但当她看到蒋家妈妈举着火钳靠近自己脸颊时,扑面而来的热浪让殷姨娘惊恐极了,她宁可不要性命,也不想毁容!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许是她的娇弱病态让抓着她双臂的蒋家仆从掉以轻心,殷姨娘突然从地上跳起来,向王译信身边跑去,在她肩头已经印上了两朵丑陋的雪莲花,“四爷,四爷。”

    仆从拿着铁钳子追了上去,王芷璇看准机会,上前横跨一步,“娘,我来救你。”

    随后她似因为着急绊了一跤,保护她的王译信被推了出来,殷姨娘似同王芷璇心有灵犀,两人同时倒地,护住了脸庞,只有王译信因为惯性,迎上了铁钳子……仆从没有料到这点,收不回手,银红的烙铁直奔王译信的俊脸……

    王译信闭上了眼睛,准备挨这么一下,刺啦,皮肉烧焦的声音,王译信感到身上一痛,不是脸?

    睁开眼睛时,蒋氏和他的手臂搭在一起,这枚烙印正好落在了他们的手臂上,一人一半,拼在一起是一朵纯白的雪莲……

    “玉蝉?”王译信喃喃的说道:“为什么?”

    “……”

    蒋氏推开了王译信,手臂上的半朵雪莲似嘲笑她的自作多情,可是当时她无法看到王译信被毁容。

    蒋氏愤怒的回身,从炭火盆中取出铁钳子,一手抓住殷姨娘的头发:“让你躲?”

    “蒋玉蝉。”

    王译信握住了她拿着铁钳子的手臂,蒋氏冷笑一声,拿着钳子的手臂缓缓落下……关键时王芷璇爬起来撞了一下蒋氏,只听见殷姨娘嗷得一声,虽然躲过了正面,但烫红的钳子在殷姨娘眼角下端印上了一朵雪莲花。

    “王芷璇,你不敬嫡母,是不是该罚?”

    蒋氏甩开了铁钳子,道:“拖她出去,打!连嫡母都敢撞,她还想做什么?”

    王芷璇被婆子们上前拽走了,庭院里传出她呜咽的喊疼声,一系列的惊变耗光了王译信的体力,再加上手臂上的烫伤烙印让他无法开口为王芷璇求情,甚至没有办法说蒋氏‘残忍’。

    蒋氏救了他?

    “好热闹啊。”

    在王芷璇被打了五六板子后,蒋家庭院里出现了一群人,居中的一位是一身材高大的五旬左右男子,西宁伯蒋大勇陪在他身旁,好热闹这话就是中间那位客人说得。

    “我闺女管教庶女,让你笑话了。”

    “在下同西宁伯是老交情,冒昧的多说一句,朝廷险恶,西宁伯还是谨慎些好,再闹下去只怕伯府……”

    “大人。”

    在他身边闪出一个随从,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那人脸色一变,尴尬的笑了笑,“西宁伯,在下还有事,先行一步。”

    王芷璇本以为会逃过一劫,谁想到那个求情的人竟然走了?

    天,莫非有人比四皇子还厉害?

    她相信方才西宁伯陪着走进来的客人,是四皇子请来的……她相信自己的魅力。

    蒋大勇摸了摸脑袋:“他是为什么来?怎么话没说完就走了,真是奇怪。”

    他对蒋大勇有救命之恩,如果不是这位太医医术高明,蒋大勇活不到今日,因此蒋大勇对他很敬重,也有心报答他,每次他来蒋家,蒋大勇都会以礼相待。

    ……

    皇宫中,那位在西宁伯面前很有神医架子的太医院名医弯腰躬身站在罗汉榻旁,对榻上半卧着看兵书的人道:“容下官给您诊脉。”

    顾天泽唇边噙着一抹冷笑,目光落在兵书上,翻看了两页,“内阁阁老都不敢沾手的事情,你是准备强出头?以为你救了西宁伯就可以插手蒋家的事?”

    “下官该死。”

    “是谁让你去蒋家的?”

    顾天泽漠视已经跪地求饶的神医,“说给我听听,是哪位能人想为王家出头?嗯?”

    “是……”太医额头滴汗,四皇子固然恰住了他的短处,可在榻上坐着的顾三少却捏住了他的命门!

    蒋家什么时候能得顾三少的维护?早知道蒋家靠山这么硬,打死他也不敢去蒋家。

    有短处他还能活命,但若是顾三少出手,他就是满门抄斩的命儿,“是四皇子让人来说,王家可怜,上天有好生之德,命下官去蒋家说和说和,毕竟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桩婚。”

    顾天泽眯了眯眼睛,难怪,四皇子也在枫华谷‘静养’。

    ps继续求粉红,批评意见已经收到,夜会努力改正。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五章 登门(含粉红375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六十七章 报应(含粉红405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