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窘境(含粉红435加更)

第六十九章 窘境(含粉红435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516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锦此一生 千岁嫁到 极品狂少 不朽圣尊 大娱乐家 仙源农场 钢铁界 电影巨匠 宝瞳 美利坚牧场
    他闭上眼睛,西宁候府就看不到了,马车渐渐远去,西宁候府的声音也听不到。

    王家老少都在等,等他承受不住贫苦去哀求蒋氏并把她请回来。

    即便王家没有爵位,只要蒋氏能回王家,他们就有了希望恢爵的希望,纵使爵位无法恢复,王家也不用再承受蒋家人的逼债。

    夺爵,罚俸,以王家的根基本用不上陷如此的困境,王译信晓得,父兄怪自己,他们也再逼他向蒋氏低头,所以他被停了一切的月钱,吃穿用度全部由他自己想办法……虽然在他养病的时候,文氏接济般的给了他几张银票,还没等他兑换银子,银票被王大爷搜走了。

    甚至王大爷把他多年积攒下的私房银票也拿走,田产变卖,说是要用银子抵偿蒋家的债务。

    兄长是宗子,王译信反抗不得,再加上他身上的病和受得伤还没好,更是无法同兄弟们强辩道理。

    他想着以后会好一些,谁知蒋氏同他析产后,兄长更是变本加厉的搓磨四房上下,四房的生计极为艰难。

    王译信去寻过父亲,然父亲养病不愿意见不孝子,他去找过母亲,长嫂说,母亲被他气病了。

    王家上下都怨恨自己,是他造成了今日王家的窘迫。

    王芷璇和殷姨娘需要将养用药,王端瀚也需要进学,王译信看出兄长是不可能再给他一文钱了,他又被罚俸降职,本来不多的俸禄银子也领不到手。正因为翰林院清贵,额外的收入几乎没有。

    王译信只能拖着半残的身体为旁人抄书赚取微薄的收入。

    回到王家最最偏僻破败的院落,王译信环顾眼前的情景,再想蒋家满门的富贵,说不后悔。不羡慕,那是假话……可让他去哀求蒋氏,他又拉不下脸。

    “四爷。您先喝点水,厨房里有粥汤。奴才给您端过来。”

    四房的奴仆大多被调走了,唯有几个亲近王译信的仆从留了下来,墨香本是伺候笔墨的小厮,如今煮饭,洗衣,赶车的活全是他在做。

    “先打点水来。”

    “是。”

    一会功夫,墨香端着铜盆走进来。愧疚的说道:“热水还得现烧……”

    “无妨。”

    王译信的手指沾了沾冰冷的水面,再冷得水还有他此时心寒么?

    “把赚来的银子给璇儿送去。”

    “五小姐手中还算宽裕,这是您抄书一日赚来的,要不您留下一点?”

    “不用。”

    王译信用冷水洗去了脸上的伪装。水面上倒影着他清俊的容貌,王译信怎么可能让旁人知道自己靠着抄书赚钱,所以他用了伪装:“都给璇儿送去,我用不上银子。”

    “四爷……”

    “送去。”

    “是。”

    墨香拿走了散碎的银子,王译信梳洗后。慢吞吞的用着冰冷的茶水,纵使他对王芷璇心存芥蒂,她总是自己的女儿,不能弃她们不顾,富养穷养。他竭尽所能罢了……王芷璇应该不会怪他无能无用。

    毕竟她很了解他。

    有人嘲笑他?

    王译信拧紧了眉头,他明明听到了苦涩的嘲笑声,“谁?出来?”

    最近几日,王译信总有碰到鬼魄的感觉,仿佛他身上多了一个孤魂野鬼,有时候他会做一些不由控制的事情,比如他会从蒋家路过,会想是不是能见到王芷瑶……王译信对王芷璇只是稍有怀疑,可他却因为这一些列的变化,极为不满王芷瑶。

    如果不是王芷瑶不孝无情,他还是高高在上的谪仙,哪会像现在沦为抄书的穷酸。

    屋里只有王译信一人,回应他的只有寒风吹动窗棂的声音,王译信恐惧般瘫软在椅子上,他不知道自己的气节还能再坚持多久……这次回应他的还是一如既往苦涩的嘲笑声。

    “四爷,五小姐让奴才把点心带给您。”

    墨香捧回了一盘子新出炉的点心,放在王译信面前,“是五小姐亲手做的。”

    王译信眼里涌起了一丝丝的感动,也许是他误会了璇儿。

    “四爷……”墨香眼见着王译信抱着脑袋,痛苦的呻吟,慌忙问道:“您是怎么了?”

    他自己也分不出这是怎么了,只要一想到王芷璇,他的脑袋就很痛,嘲笑的声音越越来越苦涩,清晰。

    “她们可还好?”

    “殷姨娘的伤势正在恢复,五小姐除了照顾她之外,一直想办法帮您在老夫人面前说话,听说被大夫人罚了几次。瀚少爷读书更用功了一些,老太爷挺在意他,不让其余少爷再为难瀚少爷,老爷子说瀚少爷再努力努力许是这次就能过了乡试。”

    “他过不了。”

    王译信揉着额头缓解头痛,王端瀚是他一手教出来的,他自然知道王端瀚的水平高低,“过乡试于他勉强一点,父亲为何就不能再等一等?万一让瀚哥儿丧失了信心,这辈子许是……许是会在乡试上搓磨个几次。”

    “听说不仅瀚少爷,少爷们都被老太爷亲自管教,准备春闱。”

    王译信一听这话,重重的叹息一声,爵位被夺,王家子孙也只能依靠科举进阶了,如果王家后辈能多出几个读书种子,王家未尝没有重新崛起的指望,“只怕是父亲想通了,家族的根基还在后辈上,可是……他还是太急了。”

    “四爷的话,老太爷是听不进去的。”墨香阻止了王译信出门,“况且您也见不到老太爷。”

    王大爷怎么会准许毁了王家爵位的王译信去见老爷子,并阻止王家子弟科举?

    王译信想要恢复在王家的地位,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把蒋氏请回来……可这正是王译信不愿意做的事。

    “以后,你把瀚哥儿做得文章拿给我看看。”

    王译信把粗糙的画纸铺陈到桌上,不是他信不过父亲,最近几年的科举乡试出得题目已经同过去不大一样了,老爷子督促儿孙上进是好事。但也有可能把王端瀚教偏了,有他看着,王端瀚也许过乡试的希望多一些。

    墨香道:“四爷累了一天了。早些歇息吧。”

    抄写了一整日的书,王译信怎能不累?除了字和画之外。王译信也想不到旁得赚钱之法,他的字写得是好,但如果他靠卖字为生,不仅脸面丢尽,在翰林院也待不下去了,所以他只能乔装改扮去书局抄书赚散碎的银子。

    “我画两幅画,模仿旁人的画法。一会就能画完。”

    “四爷……”

    “行了,我自有分寸。”

    王译信心底泛着苦水,他已经为了银子沦落到模仿旁人画法的地步了,模仿名家画画赚得比抄书多……只是模仿不如自己的人。王译信很憋屈,也很郁闷。

    他的一副画作价值千两,可他能依靠卖画为生么?

    王译信以前不在意官职的高低,如今他明白曾经的自己很可笑,如果不为官。只怕他连门都出不去。

    因此,他宁可委屈的模仿旁人的画法,宁可每张画作只赚几两银子,他也不敢把自己的画卖出去。

    以前王译信鄙夷那群所谓名画家的画法粗糙,如今他只能依靠粗糙的画法赚钱。他在糟蹋自己书画的意境。

    模仿并没有想得容易,王译信要杜绝自己常用的画法和习惯,熬到很晚,王译信才画出两幅雪梅图,其实他也知道画美人图卖得价值更高……可他总不至于沦落到画春宫图的地步。

    随便吃了几块点心,王译信疲倦的倒在床榻上,明明累到了极致,可他怎么都睡不着,睁眼看着顶棚,蒋家的富贵越发显得他今日的窘迫,不能想,不能想……王译信喃喃的警告着自己:“不能服软,不能服软!”

    强行命令自己闭上眼睛,眼前出现曾经富贵的画面,可口的饭菜,奢华的摆设,只要他喜欢的东西,蒋氏总会送给他,蒋大勇在文官中名声不怎么好,他也因为同蒋家联姻,被一些清高的文人轻视,但是更多的同僚会看在蒋大勇是皇帝宠臣的份上,对王译信多加照顾。

    毕竟谁也架不住发狂用拳头打人的蒋大勇。

    而如今,他过得是什么日子?

    谁都能看得起他,甚至王译信能感觉到周围人对他的嘲弄。

    他再也不是清高出尘的谪仙,哪怕相貌依旧清俊,没有了那层富贵光环,王译信甚至能感觉到某些人的‘善意’。

    床架子随着王译信的辗转反侧,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这样的日子,他还要过多久?莫非真要去向蒋氏低头?

    再坚持两日,也许蒋氏会主动回到他的身边,到时候他……他会勉强原谅了她们……

    ‘蠢货!’

    谁骂他?

    王译信已经没有力气再同不知名的鬼怪较劲,手臂等处无一处不疼,我哪里蠢?

    ‘愚蠢透顶,瑶儿是不会再原谅你的,你比……比我还要愚蠢……脑子里的声音透着愤怒,绝望……我当年都没像你这么蠢,伤她那么重……’

    “你到底是哪里来的鬼怪?我没错!错得是王芷瑶,她就不想让我好过!滚开!别逼着我找高人超度了你。”

    ‘如果可以魂飞魄散,我会感谢你,起码我不至于再看到你蠢不可及!眼看着你犯蠢,让她越来越恨你,你当我很好受?你知不知道我没你那么恶心偏心,老天为什么要让我看到一切却阻止不了……’

    有人在耳边嘶吼着,房门有响动,慢慢的王译信耳边的声音转为了呻吟,渐渐的消失了。

    王译信翻身而起,摸了摸手臂和双腿,又摸了摸自己的心脏位置,消失了?

    鬼怪消失了?

    王译信大口喘着粗气,他不用再担心被鬼怪占据自己的身体,王译信很感激房门口出现的那道烛火,如果不是那道温暖的光亮,他许是就死了。

    “谁?谁在哪?”

    “父亲,是我。”

    “璇儿?”

    王译信下一个动作是穿好了衣服,“你怎么会来?”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纵使王芷璇尚未及笄。又是他嫡亲血脉,这么做也有违体统礼数。

    烛光越来越明亮,当王译信看到王芷璇虚弱的模样时。心似被狠狠的捅了一刀,尤其是她那双水盈盈的眸子欲语还休。“爹,您不疼我啦。”

    王译信再多的坚持也无法抵挡一下子扑进自己怀里痛哭的王芷璇,推了推怀里的女儿,可王芷璇却死死的缠住了他:“爹爹不理会我,我好难过,当时……当时我只是想救娘,没注意到您嘛。”

    “好了。不哭,不哭。”

    王译信拍了拍王芷璇的后背,叹息一声:“你是我女儿,以后别……别再这样了。”

    “爹不气了么?”王芷璇眨着含泪的水眸怯生生的看着王译信。“没有爹爹,我吃不好,睡不好,最近几日整日就想着您,你看看……我都瘦了。不漂亮了。”

    王芷璇像往常一样俏皮,娇媚的向王译信撒娇,轻轻摇动着王译信的手臂,王芷璇也不是非要半夜来看王译信,而是最近几日王译信整日不在家。她根本见不到,只能半夜过来。因为受王译信牵连,王芷璇的日子过得也很难。

    在王家也没以前得宠,吃穿用度水平也直线下降,不是不怨恨王译信,但王芷瑶清楚离开了王译信,她在王家生活会更为艰难。

    方才王译信让人给她送了几两散碎的银子,让她看到了挽回王译信的希望。

    她并不差那几两银子,以前她就没少积攒银票,大伯他们搜走了王译信的银子和田产,他们再大的脸面也不至来搜王芷璇的屋子,因此最近这断窘迫的日子,其实只有王译信是真正受苦的一个,王芷璇偷偷的没少弄好东西给殷姨娘补身体。

    王译信宠溺的摇头,“你这丫头的本事都用在我身上了。”

    “您是我爹嘛,我不同您亲近,和旁人亲近您不生气啊。”

    王芷璇俏皮的眨了眨眼,陪着王译信坐在床上,拿出手绢轻轻擦拭着王译信额头的汗水,担忧的说道:“您清瘦了,虽然仍然是我的谪仙爹爹,可女儿心疼啊,您得多保重身子,您政务很忙吗?最近都没怎么见到您,娘也很想您呢,虽然她嘴上不说,但时时刻刻都惦记着您。”

    “她还好?”

    “不怎好。”王芷璇苦涩的说道:“娘差一点就……就寻了短,若不是我看得紧,她只怕早就……爹能去看看娘吗?她好可怜,只不过同您相知相许,偏偏被蒋家凌虐,娘觉得对不住您,她的脸毁了。”

    纵使王芷璇想尽办法始终无法淡化殷姨娘脸颊上的烙印,她只能另外想着化妆技巧,遮挡一部分烙印。

    王译信胸口沉闷的难受,蒋氏毁了殷姨娘,他也是心痛的,“过两日,我忙过了再去看她。”

    “好,我和娘等着您。”

    王芷璇心底不满王译信的敷衍,王译信比前生的父亲好点有限,也是个畏惧其妻的无能男人。

    但眼前,王芷璇只能继续依靠王译信,等将来……她搭上顾天泽和皇子,王译信就没用了,等到羽翼丰满的时候,今日她受到的委屈侮辱,她都要一样样向蒋家讨回来!

    别以为蒋家做了西宁侯就能安享富贵了,只要她能帮着心仪自己的皇子登上太子之位,她还怕什么?

    光是太子只怕是不行,王芷璇藏起眼底的野心,如果让乾元帝也知道她,疼惜她,蒋家再不敢折辱自己了。

    有那么多记载庶女出人头地,得贵妇,皇上看重的故事,王芷璇不信找到吸引贵胄侧目好感的机会。

    她聪明,漂亮,年轻,又有古今融合后的才华,她理应该比所有人过得都风光无限。

    “璇儿,你先回去。”

    “那爹爹要注意歇息,别太忙了。”王芷璇攥紧了小拳头,“若是还有人欺负爹爹,您有难处就同我说,我会帮您教训他们。”

    “你想怎么教训?”

    “反正欺负我爹就不行。”

    王芷璇似把王译信当作了不肯冒犯的逆鳞,“蒋家欺负您,您也要告诉我,西宁伯……西宁侯得意后,只怕蒋家眼里越发的没有您了。没准会在朝堂上为难您。”

    王译信眼里闪过一丝的隐忧,王芷璇说得道理,还有什么事是蒋家不敢做的?

    “爹。”王芷璇将脑袋靠在王译信肩头。“女儿不是勉强您做不喜欢做得事儿,也不是勉强您去经营仕途经济。我是什么日子都能过得,安贫乐道,我会永远孝顺您。只是,王家如今的状况,外有跋扈的西宁候,内又有各房叔伯各怀心思,祖父虽然有心主持大局。然祖父上了年岁,精力不济。您也得考虑清楚为好,您在翰林院为官,按说是最有希望见到陛下的。蒋家从伯府到侯府还不是因为得了陛下的看重?”

    王芷璇停了一会,瞥见王译信并没像过去一样提起督促他上进的话就勃然大怒,果然,窘境才能唤醒王译信的野心:

    “况且您若是疼我娘,就不该再让她被蒋家侮辱。她有什么错?不仅毁了娘的容貌,还将娘身上弄得伤痕累累。我看着娘真真是心痛。再有就是哥哥科举的事儿……女儿担心蒋家会从中作梗。”

    “嘶。”

    王译信倒吸一口凉气,王家想要在国朝立足,走科举是唯一的出路,一旦蒋家堵死了这条路。王家只怕是处境更为糟糕,“璇儿……你说得道理,世态炎凉,我早就该看透的。”

    “父亲才华横溢,本是天纵之资,稍稍用心点,一准能做出一番丰功伟绩,上报朝廷,下安黎民百姓,也可让那些以为王家只是依靠蒋家的人看清楚,您王四爷不需要高攀任何人,您是谪仙,也是才子。”

    被王芷璇敬佩,依赖的目光看着,王译信心中涌起了一丝火热,按了按王芷璇的手臂,嗓子有点干,最理解自己的人还是璇儿啊。

    王芷璇几句话激起王译信的争强好胜的心思,也为王译信点明了方向,也该说出自己的目的了:“过几日不是有个文会吗?您能带我和我娘去吗?我们都想看看您在文会上的英姿呢。”

    “你娘的身体……”

    “在您身边,我娘才是最幸福的,没有您,纵使天天山珍海味,对我娘来说也是味同嚼蜡。”王芷璇嗔怪的说道:“您连这点都看不透我可就不理会您啦,在我娘眼里,谁也比不得您重要,她不像是西宁候的爱女只顾着自己痛快,我娘总是说既然心悦您,就要迁就您,事事依着您,她受点委屈,无妨,最重要得是不能委屈了心悦之人……”

    “你娘这么说过?”

    “我还能骗您?这些话我娘只能跟我说,她担心给您增添额外的烦恼。”

    “卿卿……”

    王译信被感动了,王芷璇嘴角微微勾起,太好骗的男人真真是没有攻关的快感,也许四皇子……王芷璇垂下眼睑,攻克四皇子或是傲气冲天的顾三少许是会更有快感一点,无人能逃脱她编织的情网。

    子夜时分,王译信送走了对自己恋恋不舍的王芷璇,因为没有睡意,王译信又因为掉了恶鬼而心情大好,点上蜡烛,坐下继续仿照旁人的笔法画画,经过女儿的劝导,他要振奋了,不仅要赚银子养家,让蒋家后悔,更要……更要为王芷璇的将来拼出一份前程。

    如果她成为朝廷重臣,王芷璇纵使是庶出依然可以嫁入名门。

    ……

    殷姨娘脸上缠着纱布,困惑的问道:“璇儿为何要让我陪四爷去参加文会?我怕蒋家……”

    “他们都析产了,还管得到爹爹带谁出门,这次文会非常的重要呢,正是我们的表现机会,省得不明就已的人被蒋家骗了,爹才没宠妾灭妻,是蒋氏……蒋氏嫉妒娘,才会对咱们又杀又打的,只要您在文会上大出风头,谁还能再说您出身不好?蒋氏既然要别居就让她一人独守空房去,娘,她放弃了爹爹,您正好同爹爹长相厮守。”

    “可是我这样……怎么去见人?”

    “娘,没事的,我来想办法。”

    殷姨娘被王芷璇说得再次动了心,也许再搏一搏能彻底的独占王四爷,纵使她不为自己考虑,也得想想儿女……瀚儿刻苦攻读,用心仕途也是为了她。

    ……

    翰林院掌院府邸,年过四旬的翰林院掌院尹薄意闭幕凝神靠在椅子背上,过了好一会,他睁开了眼睛,对守在门口的人说道:“明日,让王端淳亲自来翰林院,我亲自考考他。”

    “大人,您决定了?”

    “顾三少给出的诱饵,太吸引人。”掌院无奈的叹息:“是人都不会拒绝,蒋大勇真真是好福气啊,有顾三少为他忙前忙后,只要王端淳人品过得去,我就收下他。”

    ps王译信在作死,咳咳,这也是最大的爆点。老生常谈求粉红,月底了,夜这个月很努力的在更新。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八章 改命(含粉红420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十章 拜师(含粉红450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