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交锋(含粉红465加更)

第七十一章 交锋(含粉红465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8147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歇斯底的黎明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突然不想成仙了 电影世界冒险王 位面宠物店 [快穿]炮灰生存手册 每天都死在魔尊手下 史上第一佛修 御前 重生之王者时代
    因为国朝考区不同,若是运气好了,小三元一年能出好几个。但是解元,会元,状元的大三元国朝三年都不一定出上一个。

    出现大三元的概率很低,王芷瑶也听说两百年前出过一个。

    早先,顾三少能把王端淳送给国子监祭酒做徒弟,王芷瑶已经很高兴了。

    如今拜入将来有可能会做阁老首辅的尹薄意门下,王芷瑶不知该怎么感谢顾三少好。

    在官场上,最雄厚的政治资本就是师徒。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有个前程远大的师傅,王端淳只要按部就班的提升,谁也不敢轻易算计他。

    王芷瑶也侧面的了解了一番尹薄意的为人,仔细研究了他升迁的路线,看得出此人城府很深,同样也很懂得为臣之道,懂得妥协和争取。

    而且尹薄意身后的人脉派系的影响力同样不小。

    这么看,尹薄意将来倒霉的可能性很低。如果拜一个不懂得收敛过于耿直的师傅,哪怕这位地位再高,王芷瑶都不会答应的。

    王端淳脑袋已经够木讷了,再被师傅带得不会转弯,将来很可能是炮灰命。

    身为徒弟如果背叛师傅,那么这名弟子也别打算在官场混了。

    蒋氏对王端淳拜师翰林院掌院也很高兴,按照习俗准备了齐全的拜师礼。

    她本打算明日陪着儿子一起去,知晓尹大人在翰林院考较王端淳后,蒋氏同王芷瑶想得不同,不愿意再见到在翰林院为官的王译信。

    她不知道见到王译信该怎么说。

    王芷瑶对蒋氏保证,一定会全程陪伴兄长,王芷瑶也不乐意蒋氏再见王译信。

    谪仙王译信对蒋氏的杀伤力太大,蒋氏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再被王译信勾引回去,王芷瑶会哭的。

    况且,她准备在翰林院好好的欣赏王译信的惨样子。自然不希望蒋氏在场。

    翌日一早,王端淳身穿儒衫,头带方巾,腰间挂着玉珏,外罩一件灰鼠皮大髦,他既有书生的文雅,又有透出几分的贵气。

    虽然他没王端瀚俊美,但爹娘也给他遗传了不错的俊颜,经过顾三少影响,王端淳眉宇间的自卑。怯懦少了许多。这段日子他已经慢慢的适应在京城横着走了。

    他没有顾三少的背景身份。可他起码不会碰见什么人都认为自己不如旁人。

    “妹妹和我一起去?”

    “嗯。”

    相比较王端淳的精心打扮,王芷瑶衣着简单上许多,外面只穿了一件寻常的鹤裘,梳着一根长辫子。辫稍绑了一对珍珠头绳,白净脸庞两腮微微泛着桃粉色,唇角上扬,笑意盈盈,显得她极为干净,亲切。

    “我不会给哥哥丢人的。”

    “不是丢人……”王端淳有了几分的紧张,“不是说你给我丢人……是……我……”

    “好了,哥哥,走吧。”

    王芷瑶督促兄长上马车。她让小书童把礼物搬进去,回头向蒋氏笑了笑,她也钻进了马车,“去翰林院。”

    马车出了候府良久,蒋氏才回过神来。唇边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自己到底还得让瑶儿操心到几时?

    在蒋家,蒋氏自然是千好百好,兄嫂对她极为疼惜,什么好东西都给她送来,侄子们也很懂事,见到她也是姑姑前,姑姑后的,蒋氏的心里并不快活……只是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

    她勉强自己不去打听王译信的近况,打听王译信有没有后悔。

    蒋氏也明白,瑶儿是不可能原谅王译信的,蒋氏默默的叹息一声,既然无法再钟情于谁,就为儿女们活下去罢。

    ……

    翰林院在皇宫东北角,离着阁臣们处理公务的地点很近,相比较六部衙门,翰林院离着皇宫最近。

    王芷瑶随着王端淳早早下了马车。

    王端淳显得很兴奋,读书人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入翰林院,每年恩科只有三甲可入,当然也有庶吉士考试,但不是每年都有庶吉士考试。

    “为什么不走中间?”王芷瑶不明白王端淳为何拉着她贴着墙边走,中间的路面很干净,也很宽阔。

    “每年科举出名次后,不是有跨马游街吗?只有状元,榜眼,探花进宫谢恩的时候能走在中间的位置,寻常时候……”

    “咦,有马蹄声。”

    王芷瑶回头,顾三少一身戎装策马从道路中间呼啸而过,王端淳在王芷瑶狡黠的目光下,解释不下去了,喃喃的回了一句:“谁能同他相比?”

    “也是。”

    王芷瑶点点头,远远的看着他在宫门口下马,领人进了皇宫,感叹道:“世上只有一个顾三少。”

    “小妹……”

    “什么?”

    “你和顾大人之间……”

    王端淳虽然木讷了一点,回京这么久了,他也知晓顾三少在国朝中的地位,唯有世家千金,重臣嫡女才能般配得上顾三少。

    王芷瑶不需要旁人提醒自己和顾天泽之间的地位差距,“哥哥不用想得太多,我同他只是认识而已,看在外公的面上,他才会帮忙的。”

    “也是我不争气,若是我学识能好一点,也许……”王端淳坚定了发奋读书的念头,最近因为他跟顾三少在一起,都没怎么温书,“如果我能拜师尹大人,我一定会努力刻苦读书。”

    王芷瑶摇摇头,“哥哥读书已经够用功的了,您不必我为费心,纵使你高中状元,我和他之间一样天差地别。”

    “小妹。”

    “就如同他可以策马走在中间,而我只能站在边缘看着他路过。”

    王芷瑶淡淡的一笑,督促兄长快一点进门,“不用太紧张的,尹大人既然答应了收下你,你用不上太在意考较。”

    自打进了翰林院后,王芷瑶发觉王端淳非常的紧张,手脚略有僵硬,呼吸也有一点急促。

    王端淳勉强回了王芷瑶一个微笑,他怎能不紧张?

    他将要面对得是翰林院的掌院。两百年才出一次的连中三元的状元。

    万一他的表现不能让尹大人满意,该怎么办?

    王端淳有点后悔,昨夜不应该早早就睡了,他不是顾三少,人家启蒙老师都是天下第一鸿儒,他……应该熬夜看书才对。

    王芷瑶把一个护身符递给王端淳,“我专门在衍圣公孔家求的,你带着。”

    “……”

    哪怕经过顾三少的调教,王端淳还是会被孔家的名头镇住。

    这些只是传说的,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关注着他。

    王端淳收好护身符。稳了稳心跳。道:“我记得翰林院掌院处理公务的地方应该是在东边……得绕过梅林凉亭。”

    翰林院占地面积不小。如果说衍圣公府是天下读书人的圣地,那么翰林院就是所有入仕为官的文人心中的圣地。

    哪怕翰林院是京城所有衙门中最清闲的一个部门,清贵的翰林院也不是谁都能进来的。

    方才在门口时,王芷瑶兄妹即便报上了尹大人的名号。依然被人盘问了许久,还是尹大人知道了消息,派随从接着他们,他们兄妹才能跨进翰林院的大门。

    王芷瑶想,如果顾三少在的话,一定不会这么费劲。

    因为乾元帝没有册太子,太子的詹事府自然是空着,因此四五十号熬资历的官员在翰林院供职。

    他们最盼望皇上能早日定下储君,如此他们也可以从翰林院直接进入詹事府。辅佐未来的皇帝。

    有此心思的人是有心向上的,他们绝不同王译信只是在翰林院混日子。

    不过,乾元帝最近几年只怕是无心册太子,翰林们还得再继续等下去。

    沿着小路,穿过梅林。在梅林中间修了一座凉亭,如今正值隆冬时节,梅花争相盛开,清贵又无所事事的翰林常在凉亭赏景,吟诗。

    当然能在上班时间这么清闲的翰林,大多都是翰林院最底层的人,没志向,没人脉,没根基,他们除了清贵的翰林名声外,什么都没有。

    在这群冒着风雪赞美寒梅的人群中,王芷瑶发现了王译信孤傲,消瘦的身影。

    他果然混得不怎么好。

    王译信比以前消瘦许多,而且在这群混得不怎样的人中间,王译信好像也不是领袖……王芷瑶嘴角微微勾起,真是太开心啦。

    看王译信落魄,仕途暗淡,怎么这么开心呢?

    王译信和同僚对诗词,以前他是不需要来参加这样的聚会的,自打蒋氏同他析产分居后,王译信能感觉出同僚嘲讽的目光,他在翰林院的地位也在直线下降。

    如果不是他还能时常入宫给乾元帝念念书,他许是早被排挤出翰林院之外了。

    “掌院大人领人进门?还拿着礼盒?”

    “怎么还有一位小姐?”

    “看着那位小姐还挺可爱的……”

    同僚议论纷纷,让外人在翰林院行走也只有掌院尹大人能做到。

    王译信本来背对着小路,同僚们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他随着众人的目光回头一看,正好迎上了王芷瑶的笑容。

    她站在梅花树下,开满梅花的树枝正好探在她顶上,赛雪的梅花衬得脸庞越发的白净晶莹,她那黑漆漆的眸子虽然含笑,王译信却能发现一丝的嘲弄。

    她在嘲笑他?

    王译信下意识的挺起了腰,在翰林院是可以不用穿官袍的,因此他此时身上穿得是月白色长衫,披着一件鹤裘披风,清瘦的身材并不影响王译信的风度,王译信本能的不想被王芷瑶看轻了。

    虽然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有好几日没有换过了。

    蒋氏还在王家时,这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状况,王译信在同僚们中间,仪容极佳。如今伺候他的仆从锐减,王译信很多事情只能自己做,洗衣服等俗物,他就是想做也不会做。

    “他是?”

    “向咱们走过来了。”

    在凉亭里的人纷纷屏气凝神,能被掌院请进翰林院的人非富即贵,而且走来的少女容貌出色,通身的气派,看着像是见过大世面的,身处翰林院依然很镇定。

    “父亲大人安。”

    王芷瑶稍稍屈膝。主动同王译信见礼。

    众人惊讶得张大了嘴巴,面前的小姐是王译信的女儿?

    不是听王译信说,自己的女儿是绝色?

    王芷瑶虽是出落得不错,但离绝色差距有点大。

    王译信晓得王芷瑶是故意的,脸上似发烧一般,“你来翰林院作甚?”

    有明白王家状况的人悄悄对同僚说,“她应该是随着蒋夫人另居的嫡女,王家七小姐。”

    “就是簪花会上被刘大人盛赞抚琴意境深远的王七小姐?”

    “没错。”

    听见这话,王译信更是囧得难受,丝毫没有为女儿而骄傲的感觉。“翰林院乃朝廷重地。是你可随便出入的?”

    王译信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那丝隐隐的钝痛消失了,以前每一次碰见王芷瑶,他的心里总是觉得不舒服,心头似被浓浓的愧疚包围住一般。

    “王大人有所不知。”

    引路的随从面色恭敬的回话:“令爱令郎是尹大人请进翰林院的。今日令郎将要拜我家大人为师。”

    “什么……”王译信脱口而出,大骇道:“怎么可能?”

    王芷瑶微微一笑,嘴角扬得高高的,戏谑的看着王译信,“怎么不可能?您眼里我哥哥是哪都不好,哪都比不上您心爱的庶子,但在掌院尹大人眼中,兄长可堪造就,打算将我哥哥收入门下呢。今日我是陪同哥哥来行拜师礼的。连礼物我都带了。”

    王译信震惊的目光扫过站在王芷瑶身边略微显得有点急促的王端淳,“淳儿,你是来拜师的?”

    “是。”

    王端淳的行礼可比王芷瑶有诚意多了,深深的躬身,“回父亲。承蒙尹大人不弃愿教化儿子读书上进。”

    “是你外公?”王译信说到此处摇摇头,不可能是蒋大勇,西宁候没这么大的脸面。

    掌院尹大人怎么会让收下王端淳?

    不是他偏心,王端淳并非读书种子,脑袋也略显僵硬,实在是……白瞎了这次机会。

    王芷瑶淡淡的问道:“您想到了瀚哥哥?”

    “啊。”王译信赶忙摇头,就算是他心里这么想,也不能当着同僚的面这么说,况且他光顾着吃惊了,此时根本没想到王端瀚,“淳儿能得尹掌院教诲,很不错,淳儿,你要认真的学习,为父等着你高中的消息。”

    王端淳很少受王译信的重视,激动得脸有些红。

    王芷瑶早就对王译信死心了,淡淡的回道:“正所谓名师出高徒,想来您不大重视的哥哥,许是会比您重视的瀚哥哥早一步高中。”

    王译信面容更是尴尬,王端淳是来拜师的,而王芷瑶明显是来气自己的。

    而且王芷瑶一气一个准,王译信胸口闷得生疼,在同僚们面前还不能教训王芷瑶,只能自己郁闷憋屈着,再说下去,没准会被王芷瑶气得吐血:“你们先去见尹大人,我随后就到。”

    王芷瑶诧异的看了王译信一眼,以前谪仙可没这么会攀关系,谪仙不是蔑视功名利禄么?怎么会有心借着王端淳接近尹大人?

    “不敢耽搁您欣赏雪景,我和哥哥都不擅长诗词,无法用诗词迎合您,若是五姐姐和瀚哥哥在就好了,他们一左一右陪伴您,可以同您对诗,陪您饮酒赏梅,五姐姐也可以抱着您的胳膊撒娇……这些我都做不得,莫怪您不喜欢我们。”

    众人看向王译信的目光带了几分的嘲弄,宠妾灭妻看来不单单是蒋家搞出来的传闻,也是,如果蒋家没有实际的证据,怎么会逼得王家被夺爵?王家也不可能让孙子孙女跟着蒋氏生活,庶女抱着父亲?

    “敢问王大人,您庶女几岁?”

    “我五姐姐么?”

    王芷瑶天真的说道:“不能告诉您五姐姐的芳龄哦,反正她比我大就是了。”

    王译信很想把王芷瑶的嘴缝上,你可以不用‘天真’的陈诉事实。

    “璇儿只是活泼一些,平时很守礼。”

    “哦。”同僚们拉长了声音。

    王芷瑶连连点头,“没错,我的五姐姐真的很活泼,每一次您回府,她总是扑向您的……她还经常陪伴您在书房读书。”

    “瑶儿,尹大人还等着你们。”王译信直接打断了王芷瑶的话,摆出一副为儿子着想的样子。“快去吧,别让尹大人等着急了。”

    王芷瑶很懂得适可而止,如果再踩王译信两下,固然她是解气了,但对她的名声也不是好事,毕竟在孝道最重的时代,为了王译信把名声赔进去,实在是不明智。

    会有机会的,慢慢虐嘛。

    王芷瑶早有打算一步步打掉王译信最在意的东西,先是爵位。而后就是王端瀚的科举仕途。

    “哥哥能拜师尹大人。主要是因为尹大人惋惜哥哥的才情被耽搁了。心疼哥哥读书刻苦。”

    王芷瑶绝对不准许王译信借此关系攀上尹大人,王译信就再翰林院不入流的底层窝着最好,“一旦您也去见尹大人,他是您的顶头上司。反倒不好教导哥哥。您就当心疼哥哥,还是只把尹大人当作上司恭敬为好,哥哥眼下不需要您……您继续忙就是给哥哥最大支持了,当年哥哥和我需要您的时候,您在陪伴教导五姐姐和瀚哥哥,那么今日,哥哥拜得名师,您还是……还是多多关心您需要关心的人为好。”

    王芷瑶屈膝行礼,同还想说什么的王端淳一起离开。

    王译信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王芷瑶几句话把残破的面具又戳得了好几个窟窿,他此时全无父亲的权威。

    “王年兄,您……哎。”

    和王译信相熟的同僚说不起下去了,摇头叹息。迈步走出了凉亭。

    嫡子,庶子虽然都是亲生儿子,太过重视嫡子亏待庶子,也没人会多说什么,毕竟事关妻族的脸面,嫡血的地位一向很高,可太过重视庶子,蔑视嫡子,那会被人看作是糊涂人。

    以前,王译信经常提起王端瀚,也不说是不是嫡子,同僚们也都把王端瀚当作王译信的嫡子看待,后来他们才知道,王端瀚竟然是官奴所出,蒋夫人根本没认下的庶子!

    王译信因真爱的官奴姨娘,蒋夫人因此同他析产分居。

    和王译信相熟的人都不晓得该说什么好了。

    在房门前,王芷瑶扬起脑袋对王端淳道:“在我们需要他的时候,他眼里心里只有庶子庶女,当我们有了好机会的时候,也不需要再考虑他。”

    王端淳默默的点头,捧着礼物进门。

    王芷瑶站在外面等候,半天没听见动静,她着急的绞着帕子,有顾三少提前安排,拜师还能有意外?

    如果出现意外,王芷瑶非要同顾三少理论不可!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王端淳从屋里出来,王芷瑶迎上去:“怎么?”

    “小妹,师傅收下我了。”

    “太好啦。”

    王芷瑶脸庞绽放灿烂的笑容,站在远处的王译信看个正着……本打算教训王芷瑶的心淡了许多,他好像第一次见王芷瑶笑得开心,王译信没脸上前去享受嫡子拜师的喜悦,见同僚上前恭贺走出门外的顶头上司尹大人,王译信转身悄悄的离去。

    今日赶车的墨香病了,王译信步行回到了王家。

    因为被撤去了世袭侯爵,王家府邸很多东西都不能再摆。王译信一进府门就被老爷子叫到了书房,因为夺爵,老爷子越发重视孙儿们的功课,把几个明年科举的孙子看得很紧。

    书房中,不仅有老爷子,还有王译信在京城的两位兄长和五弟,唯有庶出的三哥在江南打理王家的生意。

    老爷子面容苍老,显出病态孱弱,把手中的文章交给王译信,“瀚哥儿做得,我看着实不错,他本就是小三元,又正是少年,许是明年他能中个解元回来……”

    王译信接过纸张看了一遍,撇见王端瀚几分自傲的模样,道:“他还需要更努力一些。”

    “怎么?文章做得不好?”老爷子把王译信叫来可不是听他泼凉水的,“你说说哪里不好?”

    王译信随手指出了几个破题时的错误,“比以前是有进步,但若想中解元,只怕是……不过,淳哥儿今日拜了掌院为师,想来在明年科举上,他会有所斩获。”

    “王端淳拜翰林院掌院为师?”老爷子失问道。

    “嗯。”王译信点点头,“今日行得拜师礼。”

    老爷子瞪大了眼睛,王家几位爷眼里闪过兴奋的目光。

    “四弟你既然能让淳哥儿拜师,为何不关照你的侄儿?王家的爵位为什么丢的,我想你也清楚,淳哥儿脑筋死板,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个机会?”

    “大哥认为我有让尹大人收徒的资本?”

    “不是你?”

    “不是。”

    王译信瑶坚决的摇头,“许是西宁候找了衍圣公出面吧,听说衍圣公和蒋家是通家之好,以前都没听说,没想到西宁侯隐藏得也够深的。”

    老爷子目光暗淡了几分,既然走得是西宁候的路数,王家人就别想再拜入尹大人门下,“淳哥儿学问如何?可有高中的希望?”

    “就算是淳哥儿高中,得好处的也是蒋家,您没看四弟妹带着儿女就住在蒋家么?明明是我王家的孙子……”王大爷不忿的说道:“要不让人同淳哥儿说说?我看淳哥儿是个孝顺的,许是会同意把堂兄弟引荐给尹大人,咱们也不求被尹大人收入门下,只要能得尹大人指点几句,我想他们的举业会顺利许多。”

    最重要的是借此可以攀上尹大人的关系。

    王大爷虽然在朝中只是小虾米,但消息尚且灵通,尹大人简在帝心,将来必然会有远大的前程,这时候若是能攀上关系,将来受用无穷。

    王端瀚的眼睛也是亮亮的,不管父亲是否同意,他都决定一定要去见见王端淳……这些年没少关照淳弟,也该是他回报自己的时候了。

    他比王端淳更适合做翰林院掌院的弟子。

    ps月底继续求粉红。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章 拜师(含粉红450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十二章 巴掌(含粉红480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