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命损(含粉红加更)

第七十五章 命损(含粉红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863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乾坤剑神 食梦师 北雄 独家记忆前世 重回八零末 网游之奶妈也疯狂 美利坚牧场 大娱乐家 锦此一生 千岁嫁到
    光天化日,有一女子半裸狂奔,女子虽然披头散发,可相貌不俗,身体曲线玲珑有致,肌肤细腻光滑,丰盈的酥胸,白皙的脖颈,柔滑的后背,堪称一代尤物。

    旁人本不知此女是谁,然看到她身上的雪莲花烙痕之后,不由得露出会心的一笑。

    谪仙王四爷的爱妾啊。

    当日蒋氏烙了王四爷的爱妾十几朵雪莲花……莫怪能吸引了王四爷,果然媚骨天成。

    被顾三少从黄鹤楼后门提出来的王四爷没有亲眼见到爱妾的遭遇,但他能想得出,王译信不由得当场飙泪,悔恨,痛苦,无奈等等复杂的情绪盈满心头,像是极需要发泄的公牛,可他无法挣脱开顾天泽的束缚。

    等在后面见到王芷瑶后,王译信脑子里名唤理智的神经断掉了,目光穷凶极恶,猛然推开了顾天泽,冲到王芷瑶面前,双目泛着仇恨的红光:“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你既然敢带贱妾庶女出门一家三口的约会,我为何不敢?”

    王芷瑶扬起了脸颊,对顾三少没有把王译信剥光了扔出门去有几分不满,殷姨娘固然可恶,可恨,然王译信就是无辜的?

    如果不是王译信默许,殷姨娘和王芷璇又怎么敢越来越放肆?

    “约会?你怜惜他们,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们才是你的最爱,我就让京城的人看看你的厚颜无耻,你的最爱到底是怎样的贱人!”

    “啪。”

    王译信忍无可忍,抬手给了王芷瑶一记耳光,“孽女!我要……我不认你为女。”

    “多谢你了。”王芷瑶本来是能躲开这记耳光的,可她不想躲,因为这记耳光,打掉了隐藏在身体里对王译信最后的期望。以后王芷瑶再也不会梦到似是而非的片段了,那些她根本没兴趣的记忆残片,日子是一天一天的过出来。凭着记忆残片反而会束手束脚,“你以为我想要你做爹?除了无视。轻视,看不起我之外,你给过我什么,你保护过我吗?你用心教导过我吗?没有……在你眼里,我就是一只蠢猪,你连看我一眼都嫌弃的蠢猪!”

    “孽女!”王译信身体颤抖,喃喃的重复着这句话。“王家和我不能有你这等不孝,愚蠢,大胆的女儿!”

    “你是一颗好白菜,我是一只蠢猪。那么请你放过我这只蠢猪,让我去拱别人家的白菜吧,我正好不想再做你的女儿,王译信……你带着你的官奴小妾,宠着你庶女过你想过的神仙日子去。我……我想这世上总有人想做我的父亲。”

    王芷瑶说完后,转身就走。

    王译信愣在了当场。

    本来站在不远处的顾天泽没想到王译信敢打王芷瑶,更没想到他们父女连最后的一丝脸面都不要了。

    顾天泽赶忙上前拽住了王芷瑶的胳膊,低声问道:“怎么会事儿?”

    “你还问我怎么回事?”王芷瑶用了怪力一把顾天泽推了一个踉跄,顾天泽没有防备。好不容易站稳身体,胸口又挨了王芷瑶两记拳头,王芷瑶眼眶潮湿,“你为何没把他也剥光了扔出去?他既然不怕丢脸,你为他原场子作甚?他心里眼里就没有我……除了羞辱,轻视之外,他什么都不会给我……”

    顾天泽眼见着王芷瑶哭泣,心痛极了,不敢动弹的任由王芷瑶捶打着他的胸口,嘴唇抿紧,心底也涌起几分的后悔,“他是你父亲,我以为……我以为你……”

    他的确是为王芷瑶着想,但万万没料到王译信会打王芷瑶耳光,见王芷瑶脸上的巴掌印,顾天泽都想给王译信一脚。

    “所以我们是不一样的,想法也和不到一起去。我是没有良心,不孝顺的孽女,你是皇上宠在手心的顾三少。”

    王芷瑶后退了两步,拉开同顾天泽之间的距离,轻声道:“再也不要见面了,顾天泽。”

    他们之间天差地别,王芷瑶如果不趁此机会了断,她许是会想嫁给顾天泽……而皇上绝不会让顾天泽娶她。

    她把对顾天泽的好感隐藏在拌嘴,利用之中,如此分开后,他们彼此都会好过一点。

    王芷瑶转身快跑着离开,顾天泽抬手想要抓……什么都没有抓到,不要再见了?

    因为他没让王译信也如殷姨娘一样裸奔?她就再也不见自己了?

    顾天泽沉默了许久,翻身上马,深沉的目光看了王译信一眼,策马赶去皇宫。

    王译信站在原地,耳边仿佛还能听到百姓称赞殷姨娘身体好白,好嫩的声音……他有一种只属于自己美好的西被玷污的感觉。

    纯洁的殷姨娘碎了,整个人破碎了,王译信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几乎被全城百姓看光的殷姨娘。

    想也知道,如今京城的百姓都在议论此事,王译信不敢回王家,他只要出现在众人面前,一定会被追问,到时他怎么说?

    是说他带着小妾庶女出门?可明明她们是自己跟上来的。

    说那人不是他的爱妾?谁信啊。

    还是说爱妾殷姨娘偷人?

    王译信脑袋狠狠的撞向了一旁的枯树,当,眼前昏花,脑袋眩晕,如果他一头撞死了,是不是就不用再被人逼问?是不是就可以当作这件事从没发生过?

    在树下站了大约一个多时辰,王译信拖着沉重的脚步遮遮掩掩着面容向王家走。

    “四爷,夫人要见您。”

    “你们是……”

    王译信看清楚来人,是蒋家人,面前这两位婆子是蒋氏最信任的人,曾经随着蒋氏大闹王家,“不见,我不想见她,王芷瑶……说什么我都不会再认她!”

    “只怕由不得您,四爷。”

    蒋家婆子互相使了一个眼色,架起王译信,轻松的把王译信扔进了道路一旁的马车里。

    王译信先是大病一场。又用了王芷瑶喂给他的虎狼之药,掏空了身子元气,今日的经历又悲又羞愤。王译信实在是承受不住接二连三的打击,昏厥在马车里。

    “泼醒。把他给我泼醒。”

    “喏。”

    哗啦啦,一盆冷水从王译信的头上倾洒而下,被冷水一激,王译信慢悠悠的转醒,视线因为水滴不停的在眼前滴落有点模糊,摇了摇脑袋,眼前的昏花渐渐消去。王译信看清楚了面前站着的妇人,“蒋玉蝉。”

    他一身的狼狈,而蒋氏如同贵妇一般,衣衫亮丽。通身的气派。

    “你打了瑶儿?”

    “我……”

    王译信不想瘫软在地上仰望着蒋氏,强行撑着身体从地上爬起来,消瘦的身体晃晃悠悠的,他尽力稳住了身体,道:“她不该教训?你知不道你女儿做了什么?”

    “你也说瑶儿是我的女儿。”

    蒋氏冷笑道:“你有什么资格打她?你管过她吗?你疼过她吗?你带着小妾出门约会。还不让人说?王译信,我看错了你。”

    王译信一口气堵在胸膛,怒道:“不是我带她们去的,蒋玉蝉,你搞清楚状况好不?我就算再心疼她们。也不会让她们抛头露面……”

    “我只想问一句,你打了瑶儿后悔吗?”

    “后悔?”王译信苦笑道:“我后悔让你生出个孽女来!她竟然连我是她爹都忘记了,恨不得满京城的人都嘲笑我……这就是你们蒋家教导出来的好女儿,这就是你们蒋家的好家教……我早就说过,不让你经常带她回娘家……果然西北来的村姑不懂得轻重……”

    “啪。”蒋氏抬手给了王译信一记耳光,因为用力太大,王译信在原地转了整整一圈,大槽牙差一点被蒋氏一巴掌打掉了,“你闭嘴!”

    当王芷瑶哭着进门时,蒋氏看到了她脸上的巴掌印,蒋氏问了半天,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蒋氏是对王译信旧情难忘,总是在心底为王译信想狡辩的理由,怨恨殷姨娘勾搭坏了王译信,可王芷瑶哭着回来,粉嫩俏丽的小脸上带着淤青掌印,往日总是含笑的唇边露出一丝丝的凄苦委屈,曾经明亮温润的眸子盛满了哀伤,好像她被谁遗弃了一般,蒋氏的心被女儿这副样子揉碎了。

    王芷瑶钻到她怀里就哭,蒋氏又听说王译信带着殷姨娘出门约会,她对王译信尚存的那缕爱慕被现实的残酷激打得粉碎,让人把王译信抓回来,蒋氏今日要亲自同王译信说理,她不能再躲在女儿的背后,让女儿独自一人承受她因为迷恋王译信的错误。

    西宁候府不介意王芷瑶姓蒋,如果王芷瑶能落户蒋家,想来西宁候会欢喜的满世界跳舞庆祝,蒋家也不会再因为没有一个俏丽的女娃而阳气太盛。

    王芷瑶可以姓蒋,但蒋氏不能容忍王家把不孝顺的脏水泼到女儿身上,没想到王译信竟然敢当着她的面,说自己是村姑,这么多年,她的付出,她的爱慕,只是换来一个只是村姑?

    “没错,我蒋家是不如你们门第高贵,是乡野村妇,配不上你!”

    “玉蝉,我不是这个意思。”王译信下意识开口解释,“我从没嫌弃过你。”

    “你嘴上不说,心上就没正视过我。因为你看不起蒋家,看不起我,所以我生养的儿女都……都被你看不起。你又知不知道,看着淳哥儿被养成了怯懦,自卑的性子,我有多难过?看着瑶儿被你打,我有多心痛?可最让我……最让我痛苦的远不是这些,事到如今,明知道你不好,明知道你看不起我,明知利用我,利用蒋家,我……我依然对你有奢望幻想。”

    “玉蝉……”王译信整个人被震动了,蒋氏不如殷姨娘会说话,不如她了解自己的喜好,不如殷姨娘柔顺妩媚,可此时的蒋氏依然深爱着他,“我……我也曾经心悦过你,玉蝉,这么多年我不是对你毫无感觉,开始……我们就错过了。”

    “你也心悦过我?”

    “是。”

    “那好。”蒋氏淡淡的一笑,“我知道你最近过得不好,王家有很多人欺辱你,逼迫你。知道你抄写书本赚钱,知道你身上的病刚好,听说了这些消息。我的心好疼……”

    蒋氏一边说着,一边靠近王译信。轻轻抚摸过王译信消瘦的脸庞,痴情的说道:“当年,我就是看上你长得好,新进京城的小丫头嘛,看什么都是新奇的,在见到你之前,我竟然不知道世上能有人长得比画上的人还俊美。我记得你当时穿的衣服,说得话,记得你的微笑……所以我不管不顾,求父亲让我嫁给你。我如今在想。当年如果你定亲了或是有了妻子该多好,我只当做了一个美梦,你过你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我们都不会痛苦。”

    王译信后背泛起一阵阵的冷意。蒋氏明明说话的语气,动作很柔和,王译信却觉得从骨头缝里冒出寒气来。

    “我如果不嫁你,看不到你的偏心,看不到你宠爱贱人庶女。我会以为你是个里外都很美好的好人……可是,天不遂人愿,我看清了你……才发觉……我错了,大错特多,可十几年的生活,磨平了我的性子,甚至不记得在西北时,我是怎样鲜衣怒马的生活,是怎么样的跋扈说一不二。王译信,你毁了我。“

    蒋氏眨了眨眼睛,眼底的水雾凝结成泪水顺着眼角滚落,抽泣道:“每天我都不敢照镜子,我怕看到镜子里懦弱,眷恋你的蒋玉蝉,每日我在梦中,我都会梦见你,梦见我们一起渡过的日子,有时候我甚至失控的怨恨瑶儿,如果我让你骗一辈子,是不是不会这么痛苦?可是真相始终是真相,没有一个谎言可以骗人一生。”

    “玉蝉,我们可以……可以抛弃以往的恩怨,重新开始,我会好好的对你……”

    “晚了。”

    蒋氏拽住了王译信的衣领,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嘴唇,俏皮的说道:“知道吗,王译信,我真是舍不得你,舍不得看你被人欺负,看你受苦……所以啊,我们一起去罢,一起了结今生的恩恩怨怨。”

    “玉蝉……你……”

    王译信感觉到窒息,蒋氏的手死死掐住了王译信的脖子,深情的话语泛着冰冷,“孩子们都大了,瑶儿很懂事,又有我父母照顾,她不用我担心,淳儿有师傅也不用我再操心,相公,我们一起去黄泉好不好?生死相随,没有人再能插在你我之间。”

    “……”王译信脸憋得通红,疯子,蒋氏是疯子,“放开我……”

    他不想死,不想被一个疯女人掐死。

    “放开我爹,放开!”

    王芷璇也被蒋氏的人带到了蒋家,生母殷姨娘今日之后声名狼藉,能不能活着都难说,此时一旦王译信被蒋氏掐死了,王芷璇还没搭上天地线,没迷住贵人,她还需要王译信。

    不顾一切的跑到了蒋氏面前,她死命的撕扯蒋氏的手臂,“放开我爹,蒋玉蝉,你疯了。”

    “从你娘的那个贱人爬床后,我就该疯了。”

    蒋氏冷冰冰的看着王芷璇,手掌在缓缓的收紧,她不忍一下子掐死王译信,要让他慢慢的死,如同她这十几年过得日子一样,钝刀子割肉总是最疼,最痛苦的,“你想活命的话,就滚开……不用了,王芷璇,你是王译信最疼的女儿,正好我们身边缺个使唤丫头,你陪我们一起走罢。”

    王芷璇吓了一跳,慌忙后退,但是蒋氏可是有怪力的,脚下踮起石头,踢了一下,石头直奔转身想跑的王芷璇后心,“噗。”

    王芷璇口吐鲜血,白眼一翻整个人毫无生气的倒在了地上,尚存的一丝神志提醒王芷璇命不久矣,“不甘心,不甘心,我……我怎么又死在了嫡母的手中?”

    “王译信,你个废物!还说保护我!白费了我这么多年讨好你!”

    王芷璇拼着最后的力气冲着王译信嘶吼,“无能的窝囊废……我看不起你!你以为我娘真心喜欢你?你如果不是王家少爷,我娘会伺候你?”

    被蒋氏掐住脖子的王译信突然怒目圆睁,握住了蒋氏的手腕,努力的看向吐血不止的王芷璇,有气无力的说道:“璇儿,你说什么?”

    “哈哈,我说你是无能,你白长了一副好皮囊。牛郎小官都比你有用。”王芷璇知道活不了了,埋藏在心底多年的话此时爆发出来,吐着血沫子。“我这么多年对你孝顺有加……其实只是因为你有用,真正想要孝顺你的人不是我……是王芷瑶那个蠢货!那个一心把你当作谪仙看得蠢货。不过你想补偿也来不及了,不是么?你就要死了,我也要死了,而且她……她……”

    王芷璇祈求老天再给自己一分钟,只要一分钟,她就可以说出真相,然老太爷并没听到王芷璇的祈求。她进气少,出气多,嘴唇干动弹,嗓子发出声音。“是……是……”

    她心不甘情情不愿的咽下了最有一口气,死不瞑目。

    王译信被王芷璇的话打击得神色恍惚,这么多年疼爱的女儿竟然从没把自己当作父亲看待,癫狂的说道:“笑话,我竟然疼了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蒋氏冷哼一声。“也好,让你在临死前知道了你爱女的真实心思,做个明白鬼,王译信,咱们也上路吧。”

    她直接收紧手掌。王译信翻了白眼……就在此时,蒋氏脖子一痛,回头看到了自己母亲田氏,“娘……”

    田氏扶住了昏厥过去的蒋氏,狠狠的在她肩头拍了两巴掌,“糊涂,糊涂,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糊涂的女儿?瑶儿他们再懂事,也需要你啊……”

    “外婆,把娘搀扶回去吧。”

    王芷瑶气喘吁吁,方才蒋氏靠近王译信时,她觉得不对劲,以她的力气对付别人还行,但对付不了蒋氏,王芷瑶打不过蒋氏,于是她去找外祖母田氏。

    她们连跑带颠,总算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赶到了。

    王芷瑶不能眼看着蒋氏犯下杀夫的大罪,蹲在同样晕过去的王译信身边,手指放在了王译信的鼻孔下,探测他还有没有呼吸……

    田氏一手抱着蒋氏,焦急的问道:“怎么样?他还活着?”

    “仿佛现在死不了,不过,王四爷的身体不怎好,前些天他大病初愈,最近过得又很差,被父兄搓磨逼迫,我看……”

    王芷瑶怕经过蒋氏这么折腾,王译信活不了多久,“还是把他赶紧送回王家去吧。”

    王译信怎么都不能死在蒋家。

    田氏当即立断的点头,“要不我亲去一趟?”

    “离了您还真不成。”王芷瑶是王家的孙女,有话不好说,让人把王译信和王芷璇抬进马车,“外婆,您到王家就开骂,王四爷无耻,殷姨娘下贱,王芷璇气昏嫡母……这些变着花样骂,骂的越难听越好。左右殷姨娘裸奔的事情整个京城都知道了,是王家理亏,至于王芷璇,你……您只不过拍了一巴掌。”

    “我知道。”

    田氏听话的点头,她比蒋氏更显得杀伐果断,晓得自己脑袋不怎么灵光,学不来名门的弯弯绕绕,听王芷瑶说得在理,就按照王芷瑶的建议做,“瑶儿,幸亏有你。”

    “我娘不值得为他陪葬。”

    “玉蝉……哎。”

    田氏痛苦的抚额,自己怎么养出了这么个死心眼儿的女儿?

    ……

    王芷瑶让人拿西宁候的帖子叫了太医,请太医先赶去王家,等蒋家人把王译信抬下来后,太医连忙迎了上来。

    “太医,救救……救救我爹……他……被五姐姐气到了。”王芷瑶率先给这件事定性,造成太医先入为主的印象。

    太医摸了摸王四爷的脉搏,太弱了……这是命不久矣的征兆。

    田氏再一次踹开了王家的大门,操着西北豪放的腔调:“一群黑心的东西,养出来的都是畜生!气晕我闺女,气死王译信……你们王家还有没点脸面德行?”

    王家庭院里也正上演着一场激烈的争吵,殷姨娘虽然紧赶慢赶跑回了王家,谁知道一进门正好栽到了听说殷姨娘裸奔,着急出门的王大爷怀里……

    殷姨娘以为是王译信,又累又疲倦,顺势昏厥,王大爷抱着肌肤柔滑的殷姨娘,有点愣神,就是这一刻的愣神,让其夫人纳兰氏吃起了干醋,同王大爷吵成了一团。

    他们的争吵,惊动了养病的老太爷,也惊动了文氏。

    王家上下都聚在庭院里,老太爷弄明白事情的原委后,吐了一口鲜血,让人用板子打死殷姨娘……正叫嚷着,田氏等人到了。

    老太爷见王译信躺在担架上,心头火起,竟然带着小妾出门,最后弄得小妾裸奔,让王家丢尽了脸面。

    他举起手中的手杖,对着王译信的脑袋狠狠的来了一下,哐当,木头手杖被打折了……王译信额头染血,王芷瑶见机不可失,高声音尖叫,“杀人啦,祖父把我爹打死啦,杀人啦,祖父把我爹打死了。”

    王芷瑶似恐惧一般转身就向王家大门外跑,一边跑,一边喊,“杀人啦,我爹被我祖父打死了……”

    随后她更是昏倒在王家门口!

    虽然太医无法判断王译信是不是进王家死的,但西宁侯比王家有权势多了,况且王译信脑袋上最后的重击的确是王老爷子打的,太医再一次摸了摸脉搏,摇头道:“王老爷子,请节哀,令郎只怕是……哎,您教子太过严苛,这话我早就说过,令郎这几个月来元气大伤,受不住你这一拐杖啊。”

    “死了?我儿去了?”文氏哭着问道:“你说什么?我儿死了?”

    “老夫人节哀。”

    太医拱了拱手,“还是请老夫人早做安排吧,别让王四爷走得不安心。”

    “噗。”老爷子一头栽倒,含泪:“老四,老四。”

    田氏让人搀扶起装晕的王芷瑶,冷笑一声,“你若是早晓得棍棒底下出孝子,也不至于让他糊涂成这样,哼,让我女儿守寡的仇,蒋家不会忘。”

    ps欠下二十章加更,这个月夜继续双更,感谢大家上个月鼎力相助,咳咳,月初了,继续求粉红。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 果奔(含粉红510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十六章 闹事(含粉红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