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定案(含粉红加更)

第七十七章 定案(含粉红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8151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每天都死在魔尊手下 位面宠物店 史上第一佛修 御前 电影世界冒险王 [古穿今]天生赢家 杏林春暖 突然不想成仙了 财神嫁到 盛世美颜
    练武场上,一青衫少年拳脚生风,跳跃,挥拳,踢腿等动作行云流水……青衫的颜色因为汗水比平时深了许多。

    乾元帝站在场地外面看了许久,虽然他不会功夫,但能看出顾天泽携怒练拳,很容易受伤,扬声道:“阿泽。”

    顾天泽击打出的拳头微停,闷哼一声,随即似没事人一样收回了拳头,板着一张俊脸走向了乾元帝,随意的拱了拱手,“陛下。”

    作为乾元帝一手养大的孩子,乾元帝太清楚顾天泽了,敏锐的看出顾天泽眉宇间的烦躁……伸手握住了他手臂,顾天泽皱了皱眉头,想要收回来,但被乾元帝紧紧的握住,且警告道:“朕有让你动吗?”

    “姑父……”

    “阿泽只有在受伤又不想被朕发现的时候,才叫朕姑父。”

    乾元帝撩开了袖口,被乾元帝王握在手中的胳膊肿得像是馒头,顾天泽微微低头,“是意外啦。”

    “意外?你练武多少个时辰了?活该你被抻到。”

    “姑父……”

    “你跟朕过来。”

    乾元帝最受不得顾天泽低头的样子,再大的怒气也消失的一干二净,这小子只怕也是知晓才故意示弱……

    “你这个臭小子,把本事都用在朕身上了。”

    “您是陛下,不用在您身上,用在别人身上有用么?他们配臣用心么?”

    乾元帝又见到了肆意傲气的顾天泽,点头大笑道:“没错,朝臣不配你用心!”

    回到乾清宫,乾元帝让怀恩公公取了红花油,他亲自帮顾天泽把存了的筋骨揉开。

    顾天泽抿着嘴唇显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乾元帝的手法很糟糕,弄等他很疼……“陛下。要不还是让旁人来吧。”

    “臭小子,朕伺候你,你还嫌弃朕?”

    乾元帝恼怒般狠狠揉了红肿处一下。顾天泽哼了一声,乾元帝忙改为轻揉。对顾天泽,他怎么都狠不下心,也没有人会坦言乾元帝弄得不好。

    倒是挺有趣的,乾元帝心底泛起一丝的暖意,阿泽没同自己生分。

    怀恩公公再旁边看着,若是让方才在御书房弹劾顾三少的大臣看到了,不知他们还敢不敢再上奏折。

    乾元帝根本连顾三少为何调兵都没问。这是多大的信任,换旁人试试?

    别说在京城两千兵马调动,就是调动两百人,乾元帝都得让锦衣卫彻查清楚。

    “坐嘛。坐。”

    乾元帝给顾天泽上了药后,指了指身边的位置,看了一眼点心盘子,“怀恩,朕饿了。让御膳房准备夜宵。”

    “遵旨。”

    “阿泽陪朕用夜宵,朕自己一人没什么胃口。”

    “哦。”

    顾天泽点头,坐在了炕桌的另外一边,垂着脑袋看着自己的手臂,在乾元帝面前敢走神的人。只有他一个。

    乾元帝笑呵呵的问道:“你有没有话同朕说?”

    “没有。”

    “真没有?”

    “嗯。”

    顾天泽怎么也不能告诉乾元帝,练武的真相是王芷瑶不想再见自己。

    “朕看你不是为了长信侯病重的事儿。”乾元帝在顾皇后面前表现得对长信侯的生死忧心忡忡,然他对长信侯根本就没在意过,长信侯吃喝玩乐,没有大本事。

    不过,他最后死在侍妾肚皮上这件事,必须得给皇后一个交代。

    乾元帝不在意长信侯的生死,他绝不准许有人在他眼皮子下算计顾家。

    就算不看在定国公的功劳上,他也不能眼看着顾天泽受人算计,这次幕后的人敢算计长信侯,下一次就有可能算计阿泽,野心都是一点点助长起来的。

    顾天泽长在乾元帝身边,别说对大伯父长信侯没有感情,纵使对定国公,他的感情也不深,毕竟他就没在顾家的环境中生活过几日。

    对比皇宫,定国公府纵使有他单独的院落,屋舍,也同客栈差不多,一年到头住进去的日子是有数的。

    “大伯父病了?”顾天泽诧异的抬头,乾元帝哑然失笑,心里却烫贴得不行,“不提他,阿泽,你同朕说实话,为何火烧黄鹤楼?谁惹了你?其实朕更想知道,你这一天都在练拳,到底是为什么?”

    此时,怀恩公公提着从食盒悄声的走近,把精美的夜宵一样一样的放在炕桌上,随后他退到了一旁。

    乾元帝看着松软好消化的菜色,怀恩还是很知晓他心思的,顾天泽一天没有用膳,大鱼大肉的反倒不好,“陪朕用点,你慢慢说。”

    “没什么。”顾天泽拿起了筷子,“为了江南的事儿,臣听说了前朝余孽混进了黄鹤楼……”

    “哦?”

    乾元帝给顾天泽夹了饭菜,问道:“为何动手得不是锦衣卫?不是东厂?”

    “陛下,您忘了,黄鹤楼举办得是文会,虽然那群酸儒地位不高,但毕竟披着文人名士的皮,锦衣卫和东厂若是出动,必然会让朝上的文官唧唧歪歪。”顾天泽抬起清澈的眸子,“虽然您不怕,但他们不停的磨叽,太过烦人。况且您让臣做了京城都指挥使,京城的安危臣一并承担,臣可不想只做个好看不中用的都指挥使。”

    “……”

    乾元帝自是晓得顾天泽的傲气,本身他也不愿意顾天泽只做个看客,盛了一碗汤递给顾天泽,“同朕说话,满是道理,方才在御书房,你怎么不说?”

    “臣只是陛下的京城都指挥使,用得上同他们解释?”

    顾天泽一口把汤喝了大半,眸色深沉凝重,“臣把东西交给了东厂,想来一会便有奏报,臣想朝廷上没准有人……”

    “嗯。”乾元帝笑着点头,“朕就晓得你不是不知轻重的人。”

    “姑父……”

    “嗯?”

    “如果有人说你做得不好,不想再见你。您说她……是不是不在意?”顾天泽低头看着手中的瓷碗,不在意他们曾经有过的那分朦朦胧胧的感情?

    说不见就不见了,王芷瑶好狠的心!

    乾元帝此时眼睛比方才亮得多。兴奋凑上去问道:“阿泽,谁不愿意见你?跟朕说说。哪家闺秀敢拒绝朕的阿泽?”

    这副八卦样子,哪里是堪称英明神武,乾纲独断的乾元皇帝?

    怀恩公公想提醒乾元帝一句,只要让东厂查,还有查不到的?不对,乾元帝根本没在顾天泽身边安排东厂的蕃子密探。

    “你不跟朕说清楚,朕怎么帮你拿主意?”

    “她说不想见我。说和我性情不合,说她自己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

    “哦,这丫头倒是挺有自知之明呐。”乾元帝笑呵呵的看着顾天泽,“阿泽想听朕说什么?”

    “姑父!”

    顾天泽把汤碗直接扔到了炕桌上。起身就向外走,“臣告退了,您歇着罢。”

    “阿泽,阿泽……”乾元帝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挑,透着一股看热闹的玩味。在顾天泽的身体消失在夜幕前,高声道:“阿泽,她是不想彼此陷得太深,不让你再对她上心……”

    顾天泽身体一顿,只听到乾元帝长叹过后。低声道:“既然她知道配不上你,你又觉得她不错,你告诉朕她是谁,朕成全你们……阿泽,你今年十五了,身边得有个暖床的人。”

    果然只能做妾,所以她才拼命的和他拉开距离么?

    从她对殷姨娘的恨意来看,她只怕是宁可死,也不会想要为妾的。

    “既然她不知好歹,臣也不愿意再见她。”

    顾天泽冰冷的回了乾元帝一句,“既然这才是她想要的,臣何必勉强她?”

    腾腾腾,顾天泽的身影彻底的没入夜色之中。

    乾元帝摇了摇头,“阿泽太傲太倔,不知什么时候他才能懂得哄美人也是乐事……”

    “陛下,要不奴婢去打听打听?”

    “让阿泽晓得,又会跟朕闹别扭,现在随着他闹去,过几年,朕给他选个顶顶好的妻子。”

    “遵旨。”

    ……

    王家在西宁候门前吵闹个不停,棺材就停在了西宁候门前,王大爷等人凄厉的哭声在深夜显得格外的渗人。

    “蒋大勇,你出来,出来说清楚,为何弄死我的四弟?”

    “四弟啊,你去得好冤。”

    “四弟脖子上有伤痕,别以为我们不晓得是谁做的。”

    “四弟这是给人腾地方,你们蒋家仗势欺人,看上了富贵人家,想弄死我四弟,让你西宁侯的小姐再嫁……”

    “王家如今是不如你们蒋家门第显赫,可王家不能丢了祖上的气节,纵使四弟去了,蒋氏也别想着再嫁!”

    他们的骂声传进了西宁候府,蒋大勇正为了王芷瑶昏睡生气,听见这话,哪里还忍得住?

    抄起棍子就想打出门去同王家人拼命,就在他招呼孙子,儿子出门迎战时,王芷瑶突然睁开了眼睛,“外公……”

    “小妞妞。”

    蒋大勇见王芷瑶睡醒了,顾不上寻王家人晦气,几步窜到床榻前,确定小妞妞睁着毛乎乎,圆溜溜的黑瞳,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大半,“没事,有外公在呢。”

    王芷瑶打了个哈气,听见府门口传来的骂声,王译信是死了么?

    会不会太轻松了?

    王芷瑶忽略了心底的一丝不舒服,翻身坐起身体,“您不能出去同王家对骂。”

    “由得他们在府门口胡闹?蒋家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也不是。”

    王芷瑶伸出小手拽了拽蒋大勇的袖口,“您不是中军都指挥使么?直接把王家人弄到衙门去,他们也就不敢出声了。”

    “在衙门他们不会乱说?”

    “乱说又怎样?衙门是讲究证据的啊,王四爷致命伤是王老爷子打的,而且他也是回王家后才咽气的,同我们蒋家有什么关系?娘也被王芷璇气病了,如果王家不怕丢脸的话,就继续闹下去,黄鹤楼的事情。他们怎么都无法自圆其说。我娘纵使教训了王译信两下子,也不为过,万万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既然王译信去了。王芷瑶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旁人把脏水泼到蒋家人身上,并非是她狠心。王译信的死也很让她意外,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她无法眼看着王家借着王译信再闹事。

    把事情闹上衙门,以西宁候府如今的圣宠来说,衙门的官员必然会偏向西宁候府。

    况且,王家根本没证据说王译信死在蒋家。

    “外公最好去寻给王四爷看过病的太医,让他出面作证。王四爷的身体本就不怎么好……想来他受了许多的闷气折磨,元气大伤……”

    王译信最后都沦落到抄写书本赚钱的地步,想来在王家的日子并不怎么好过。

    王芷瑶冷静的分析着,“让人收买王家的仆从。把王四爷用过的药渣弄来一些,如此可以证明,王四爷的‘病’是很严重的,这些都是决定性的证据,衙门不会无视证据。只凭着王家人随便乱说。”

    “好。”蒋大勇连连点头,欣慰的摸了摸王芷瑶的小脑袋,“我的小妞妞就是聪明,就按照你说得办。”

    蒋大勇传令下去,把门口闹事的王家人连同棺材一起弄到了京兆府尹衙门。

    ……

    翰林院掌院尹家府邸。王端淳站在老师的书房中,静静的看着坐在椅子上深思的老师,他眼圈有点泛红,“师傅,我爹……”

    “你若是回王家,准备怎么拿这个主意?”

    “徒儿会为父亲守孝。”

    尹薄意一听这话,嘴角微微翘起,“旁得事儿呢?”

    “一切交给长辈做主。”

    “很好。”尹薄意不想在徒弟父亲过世后露出任何的满意笑容,板着脸庞道:“既然你如此想,便回去罢,为王四爷结庐守孝,也是你的一片孝心,但不可耽搁学业,你父亲在天之灵,只怕也盼着你能高中。”

    “徒儿谨记师傅的教诲。”

    王端淳行礼后出了书房,快速穿过小路时,见到不远处有一盏灯笼,定睛一看,王端淳低垂下眼睑,“小师妹。”

    “小师哥……请节哀。”

    尹嘉颖听了王家送来的消息后一直等着王端淳路过,见王端淳泛红的眸子,咬了咬嘴唇道:“你可是我爹的关门弟子,再被旁人欺负丟了我爹的脸面,小心我爹不认你哦。”

    “……”

    王端淳默默的低头,“我不说话就是啦。”

    “可是……可是你不说话也一样会被人骗啊。”尹嘉颖为小师哥的状态担心,大宅门里的诡计多了去了,不是躲闪就能躲得开的,小师兄太单纯,王家那群人又太龌龊,什么主意都能想到,尹嘉颖突然看到了王端淳身后站着的书童,“嗯?侍书……我爹把侍书给了你?”

    “啊,师傅说让他看着我读书,怕我荒废学业……”

    “傻蛋。”

    尹嘉颖转身落荒而逃,有侍书跟在小师哥身边,还用得上自己担心?

    王端淳摸了摸脑袋,回头看向低眉顺目站在自己身后的侍书,“小师妹是说我,还是说你?”

    侍书和王端淳同龄,是尹薄意一手调教出来的,他微微一笑,“想来是说奴才吧。”

    “哦。”王端淳想了想,“你别在意,小师妹天真活泼,不是目中无人的人。”

    侍书目光微凝,这是为小姐解释?话说,以小姐的才学什么时候轮到单纯的淳少爷帮忙?

    尹嘉颖虽然是幼女,但心眼不少呢。

    侍书一直跟着主子,自然晓得在小姐天真的外表下有着怎样一颗玲珑心,纵使如今色色出色的二小姐有时都没四小姐通透,只是四小姐不愿意费心思。

    ”淳少爷,您还是快回王家为好。”

    王端淳点点头,带着侍书赶回王家。

    一进门听说祖父祖母因为丧子而卧病在床,又听说大伯父等人抬着父亲的棺材去蒋家闹事……最后被关进了京兆府尹衙门,王端淳被眼前的事情弄得有点昏。

    王端瀚倒是对王端淳很热情,友爱,然因为侍书跟着,王端淳对庶出的兄长淡淡的,说了几句。便主动去祖父床前侍疾。

    任何想靠近王端淳的人,都被侍书给几句话给打发走了,侍书本就是尹大人的人。王端瀚等人不敢对侍书不客气,而且孙儿也应该给祖父侍疾。

    王端淳既是王四爷的嫡子。也是蒋氏的儿子,在王家和蒋家打官司的时候,他做什么都是不孝,都是错。

    不如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因此他一问三不知,专心侍奉祖父用药。把一切俗事都交给侍书打理。

    王家想借着王端淳为难蒋家的心思彻底落空了。

    天明,衙门升堂,府尹审问王家提起的控诉。

    蒋大勇并没亲自到场,毕竟蒋大勇是世袭侯爵。纵使衙门派去传票也得看蒋侯爷是不是有心思接。

    不过,蒋家还是很给面子的,西宁侯世子蒋大舅亲自到了衙门,言明蒋氏因为庶女不孝气昏了,如今还在昏迷着。而蒋侯爷去上朝,至今还没回来……

    京兆府尹一听,忙道:“不用劳烦侯爷,世子爷来衙门也是一样的。”

    他可不敢把传票送到金銮殿上去,更不敢去在皇上面前请走西宁侯。

    其实对这桩蒋家和王家的官司。京兆府尹是很头疼的,又不能让仵作开馆给王四爷验尸,寻常百姓验尸就验了,可王四爷是官身,王家纵使如今没有爵位,也不会准许自家子弟的尸体被仵作弄来弄去。

    西宁候又不能得罪,京兆府尹觉得审问这桩官司起码短命三年。

    王大爷等人先是哭诉了一番王译信死得冤枉……哭得听者伤心,见者落泪。

    蒋大舅默默听着,直到王家说完后,才缓缓的开口说明了事情的经过,以及呈上了太医的证词,“恳请大人明鉴。”

    王大爷冲上去道:“太医定是怕了蒋家,才会做虚假证词,我等不服。”

    “那这包东西呢?”蒋大舅把怀里的药渣子呈上去,说道:“王四爷本来身体元气大伤,可偏偏有人给他用了虎狼猛药,虽然他能起身,然身子被掏空了,在蒋家被其庶女气了一顿,又有殷姨娘的丑事,他身上便不大好,到了王家……被王老爷子管教一顿,更是三魂去了两魂,只能靠人参吊命……王家人为了嫁祸蒋家,硬是把他放进了棺材里,连人参都不给用了……这才让他彻底的气绝……真正谋害王四爷的凶手根本就是自私自利,虚伪无耻,不顾兄弟性命的王家诸子。”

    “你说谎,我弟弟是被你们蒋家掐死的,你们是想让蒋氏另嫁人,才弄死了我弟弟。”

    “够了。”

    京兆府尹拍了拍惊堂木,“肃静,本官自有定论。”

    “还请大人为我等做主。”

    “嗯。”

    京兆府尹面上虽然严肃,心中却很是没底,两边都是官身,一位还是皇上宠臣,因为牵扯到人命,双方根本不存在协调的可能,纵使王家有心服软,就冲蒋家拿出的证据,蒋家也不可能就此作罢。

    这样的官司是最难审判的。

    京兆府尹同师爷小声的商量了一番,他直接写了条陈送去了内阁,翰林院,毕竟王译信中过探花,又是翰林院的侍讲,他一个小小的京兆府尹实在是无法判定王译信到底是谁打死的。

    王家和蒋家的官司轰动京城,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晓得了此事。

    御书房中,乾元帝同重臣闲聊,听说了此事后,笑呵呵的问道:“如果你们是京兆府尹该怎么判定这桩案子?”

    阁老们闭口不言,乾元帝道:“都说说嘛。”

    听乾元帝这么说了,在御书房的人大多说王译信纵使不是丧命于蒋家人手中,但蒋家也难脱干系……毕竟人都是同情弱者的,而且王家再不成体统,也在文官的范畴之内,王译信被送回王家就已经陷入昏迷了,哪怕蒋家出示药渣等证据,也无法证明这些证据没有水分。

    乾元帝深思了一会,询问站在自己身边的顾天泽,“阿泽,你怎么想得?”

    顾天泽环顾了一眼朝臣,躬身道:“臣想到了太祖高皇后,当年据说高皇后也曾经‘教训’过高皇帝。”

    “哈哈哈,哈哈哈哈。”

    乾元帝眼底一派欣慰之色,还是阿泽最懂自己的心,别人都不行呐,“不过是夫妻之间小打小闹,算不得大事。”

    一句夫妻之间的事儿,给这桩官司定了性,众人恍然大悟,皇上因为这桩官司想到了太祖高皇后……有人恨不得狂锤自己的脑袋,怎么就忘了高皇后的霸气威武?

    如果这句话还不够让京兆府尹结案的话,乾元帝又加上了一句,“朕没想到在母后过世多年,又出个蒋氏……她让朕想到了母后,有时候男人犯傻,做为嫡妻是该劝解的,只是手段各有不同,结发夫妻嘛,没有隔夜仇儿。当年高皇帝,朕的父皇即便被母后教训了,依然把母后当作最最知心的人,可惜母后身体不好,否则父皇也不会早早随她去了。”

    “陛下……”

    “罢了,朕不过是随口说说,蒋家和王家的官司,还要看京兆府尹怎么判定。”

    众人脸上带了几分的囧然,您都说蒋氏有太祖高皇后的风采,京兆府尹脑袋只要不抽,就不可能判定蒋氏有罪……即便是首辅看傲然侍立在皇上身边的顾天泽时,都带了几分深思,顾天泽清楚圣意,深不可测。

    这句想到太祖高皇后,绝不是一般人能轻易说出口的。

    在国朝,乾元帝的意思就是官员行动的依据,哪怕是乾元帝随口一说的话,也不容旁人质疑。

    王子犯法同庶民同罪,也不过是美好的理想罢了,乾元帝的意思高于律法,何况蒋家本身就有‘证据’。

    “阿泽,你陪朕去太庙,朕想去给母后上柱香。”

    “遵旨。”

    乾元帝出宫去了太庙,如此以来,谁也不敢再为王家出头了。

    京兆府尹愉快的判了案子,王译信死于王老爷子教子,死于身体元气大伤,同蒋氏无关……

    ps拜求大家的保底粉红,求粉红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六章 闹事(含粉红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十八章 好爹(含粉红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