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好爹(含粉红加更)

第七十八章 好爹(含粉红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755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歇斯底的黎明 突然不想成仙了 电影世界冒险王 [快穿]炮灰生存手册 位面宠物店 每天都死在魔尊手下 史上第一佛修 重生之王者时代 御前
    从王家为了王译信故去闹事,到乾元帝去太庙祭拜太祖高皇后,再到府尹给王家的判词,前后不过一日两夜的光景。

    乾元帝定下来的‘案子’,王家不敢再不分轻重的闹事,否则找他们麻烦的人就是乾元皇帝了。

    王大爷失落的接过判词……府尹在上面写着,王老爷子教子过严才导致掏空身体的王四爷病逝……

    府尹也给了王家面子,要不判王老爷子一个棒杀亲子的罪名,王家也得甘受着,王家可没顾三少在乾元帝面前‘说清’。

    虽然杀子的罪名比不得杀父,可王老爷子也得服刑,就算不服刑,王老爷子的名声也毁尽了,今日过后,京城不晓得有多少人议论他棒杀亲子的事儿。

    王大爷没捞到好处,还把此事宣扬得京城百姓人尽皆知,他对父亲有愧疚,对蒋家有恨意,羞愤之下,王大爷走路不利索几乎昏厥过去。

    既然衙门判了案子,王译信的棺材不可能再停放在衙门中。

    天空突然飘起雪花,一簇簇的白雪似掩盖一切污秽,最近几日气候转冷,明明已经到了晚冬,却像是腊九寒冬一般,寒风刮得人脸庞生疼。

    王家家丁刚准备从衙门抬起棺材,离着近了,听到了棺材里发出细微的响声,抬棺材的人吓得屁滚尿流,哐当一声,扔下了棺材向王大爷身边跑去,脸色煞白:“大爷,大爷,不好啦,四爷……四爷……”

    王大爷正在伤心羞愤时,怒道:“慌什么?还有没有规矩了?”

    “棺材里有动静……”王家仆从知道当初的事儿,四爷若是一直用人参吊命儿,起码还能迷糊着活个两日。虽然最后结果也是不中用的,但多两日是两日。

    可王大爷直接把将要咽气的王四爷弄进了棺材里,两日都不肯给四爷留。

    棺材盖子又厚又重。健康的活人关进去都必死无疑,何况是王四爷?

    棺材里的动静。是不是王四爷的冤魂作祟?

    王大爷听见家丁的回报,脚底下一软,脸庞吓得煞白,“四弟?四弟?”

    咚,咚,咚,敲击棺材盖子的声音在府尹大堂上格外的清晰。本有心看王家热闹的府尹,文书,差役等也不由得浑身汗毛倒数,被一阵阵的寒气所包围。

    整个府尹大堂似陷入了地府一般。充满了阴森森的‘鬼气。’

    哐当又一声巨响,响声让盯着棺材的人清醒了几分,定睛一看,原来是挂在大堂上的匾额被一阵寒风吹落了……王大爷打了个激灵,高声叫道:“四弟。你含冤莫白……”

    “大人,属下看王四爷许是放不下王老爷子,毕竟棒杀亲子的事儿实在是做过了。”

    “你是说?”

    “属下听说民间也有人背过气去,没两日就缓过来了……也有人说是鬼差阎罗看他前生积累了功德,便获准还阳。也有人说鬼差抓错了人……总之,隔几年国朝便会出现这样的‘奇事’,民间有一本异事录专门写得便是此事。”

    府尹正了正官帽,道:“来人,把棺材打开,本官要看看到底是王四爷还阳还是有鬼怪闹事。”

    “是。”

    差役撞着胆子,把钉进棺材中的钉子取出,用力推开了盖子,只见里面穿着寿衣的人,翻身而起,目光直直的盯着王大爷看……王大爷大叫:“鬼啊。”

    “呵呵,呵呵,呵呵呵。”

    王译信再一次躺进了棺材里,盯着头顶上的天空,这次选择应该没有错……长信侯总不如这具身体方便,虽然他恨着王译信这一生所做的一切,然他是瑶儿的亲爹……两辈子的造得孽,他必须还上。

    “老四?”

    “呜。”

    王译信晓得周围人不敢接近他,死而复生的事情总是让人发毛的。

    如果有可能,他也不想再活着,谁也不知道忏悔满怀愧疚的日子过得有多辛苦。

    他不敢死,因为亏欠瑶儿的,瑶儿把证据给他就是让他活着,活在痛苦和悔恨之中……痛苦悔恨了十几年当他最终闭上眼睛,气绝而亡时,他感觉到放松,赎罪总算是结束了。

    可是他再睁开眼睛,发现一切重新开始,不,他没有办法去影响这个叫王译信的灵魂,眼看着他不停的犯蠢,旁观他妻妾不分,旁观他被王芷璇耍得团团转,眼看着妻儿怨恨自己,眼看着瑶儿越来越冷漠,他什么都做不了,他记得明明自己没这个王译信混蛋的。

    他祈求老天爷让自己魂飞魄散,他不想再亲眼目睹王译信有多蠢,多无能。

    最后,死去得是比他更蠢更糊涂的王译信。

    长信侯也魂归身外,他可以占据长信侯的身体,侯爷啊……顾家的侯爷……比落魄王家要富贵上许多,可如果王译信死了,父亲和蒋氏得承担着打死亲子,亲夫的罪名一辈子,瑶儿和淳哥他们两个将来的婚配会很艰难。

    本来王家就不怎样,王译信怎能眼看着儿女们婚事不幸?

    所以,他拒绝了长信侯的‘好意’,重新做回王译信。

    这一世,他不会再犯蠢,不会再让瑶儿失望了。

    他不想再听到瑶儿最后的那句话,‘下辈子不要再做你的女儿。’

    这句话日夜不停的折磨着他,他要补偿因为被人耍弄,欺骗而亏欠的亲人。

    王译信手臂僵硬不听使唤,毕竟不是他熟悉的身体。

    此时也不会有人有胆子从棺材里把他弄出来,只是抬起胳膊就仿佛用了他全身的力气,哐当……王译信从棺材里翻出来,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王大爷等人齐齐的退后一步,打着哆嗦,“老四。”

    爬,爬,爬……王译信手脚很不协调。似新学会爬的婴孩一般在地上爬来爬去,披散开的头发,铁青苍白的脸色。看过的人会做噩梦的。

    “大哥……”王译信嗓音沙哑,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他们到底要让自己爬到什么时?就不能来个胆大的人把自己搀扶起来?

    爬来爬去的,很累人,虽然锻炼了肢体的协调,但总在地上爬,太丢人了。

    府尹到底是见多识广,站起身问道:“王大人?”

    “呜呜。”

    “您活了?”

    “呜呜。”

    王译信点点头,本来他就没死。死得是蠢货王译信,不是他。

    府尹确定了半晌,王四爷神色冷静,铁青的脸庞因为爬来爬去而多了几分人气。催促王家人:“快去,快去把四爷搀起来。”

    王大爷是如何都不敢上前的,王二爷等人为了王家兄友弟恭的脸面,只能打着寒颤上前,不过摸到王译信温热的身体后。王二爷惊喜的说道:“四弟,你真的活了?”

    “呜。”

    王译信懒得同王家人多说话,慢慢的合上眼睛,他经历过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冒出来,兄弟的无耻。威逼利用……造成了他一生的罪孽难赎。

    他该怎么面对这群为了利益,好处,可以恬不知耻牺牲一切的兄弟们?

    如果不是他们,蒋氏也不会死……瑶儿也不会自此不肯原谅他。

    王译信缓缓的握紧了拳头,一样样来,慢慢的,总会有拨云见日的一天,瑶儿和蒋氏还活着,他不用再痛苦无法补偿她们了。

    府尹见此状况,笑道:“好事啊,大好事,王大人既然还阳,诸位扶他早些回府歇息吧,这等奇事出现在府尹衙门,一是王四爷有人庇佑,二是皇上德政所致。”

    王译信动了动耳朵,嘴角微微勾起,京兆府尹再拍皇上马屁都没用……再过两年,你全家都会被皇上宰了……乾元二十三年,朝廷上下的官员死了将近一半……京城整整一年都弥漫着血雨腥风,谁也不知晓厂卫们会出现在哪一户大臣的门口。

    那一年,乾元帝疯了,为了一个人的死亡,疯了,甚至影响了随后的十余年。

    也就是从那时起,王译信明白什么是天子一怒,尸横遍野,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可以决定任何人的生死。

    王译信最先想到的除了那场血雨腥风之外,还有怎么让岳父蒋家躲过那场动荡……想要讨好女儿,先要讨好蒋家。

    王大爷等人确信王译信还阳后,更没有道理在留在府尹衙门。

    雇了马车,他们把王译信搀扶进去,命人回王家。

    “老四,不是我说你,你可把我们害惨了。”王大爷抹着眼泪,诉说着这几日的委屈,“为了给你出气,明知道蒋侯爷不好对付,我和弟弟们也拼着性命给你报仇。谁知……哎,皇上被奸佞蒙蔽了。”

    “是啊,老四,你以后再不能这么任性了。”

    王家兄弟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大多是说王译信的不是,说他们为王译信不计生死,个人荣辱。

    王译信状似认真的听着,拳头越攥越紧,他就那么傻缺么?还会被兄弟们披着亲人的外表糊弄?

    真正在意他的人,是谁,他记得牢牢的。

    在权利富贵面前,他总是最先被王家牺牲的一个,他们甚至逼着他扶正殷姨娘,借着他的名义逼死蒋氏……甚至要逼他向王芷璇放下身段祈求富贵……

    他纵使不配做谪仙,但他是个男人,是有心保护妻儿的大丈夫。

    他疼王芷璇,只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儿,保护殷姨娘母女只是为了不被蒋氏‘迫害’,想做一个平明的好父亲。

    谁知道一切都是假的,王芷璇利用了他给予的‘父爱’,他成了伤害蒋氏和瑶儿的最大凶徒。

    这一次,王家……不要也罢。

    如今王家已经不是世袭侯爵了,王译信想到心底痛快极了,这回你们再无法把被夺爵的怨气强加在自己头上了。

    他也不用再背负着世人对自己的轻视,谩骂。

    ……

    王译信还阳的消息,传得比风还快,又因为他是在京城府尹大堂上从棺材里爬出来的,颇具传奇性,因此京城百姓又多了一道茶余饭后的闲聊话题。

    如果没有时常制造话题的王四爷,京城百姓得多寂寞啊。

    好在稀奇事不仅只有王译信还阳一件……被太医诊断为药石无用。濒临死地的长信侯也奇迹般的恢复了清醒。

    本来应该死在女人肚皮上的长信侯竟然活了,可以说这桩奇事堪比王译信还阳,甚至更胜一筹。

    毕竟长信侯是顾皇后和定国公的亲哥哥。爵位和影响力都比王译信重要得多。

    再加上长信侯染病的原因比较荒诞,顾家也说要给长信侯出气。显然长信侯府更具有话题性,也更得朝廷的重视,因此王译信还阳的奇事被此事压了下去。

    大多数人揣测,长信侯清醒后,顾家会做出怎样的回击,猜测长信侯会不会再像过去那般荒淫。

    “你说什么?”王芷瑶瞪大了眼睛,“他活了?是活了?”

    “是的。七小姐。”

    齐妈妈砸了砸嘴,“奴婢原本也不信的,得了消息后,便让人去了王家打听。王四爷眼下身体还很虚弱,胳膊,腿脚不怎么灵活,但王四爷确定是还阳了。奴婢听来的消息,其实王四爷只是一时闭过气去了。毕竟殷姨娘做了那样的丑事,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再加上王大爷没有再用人参吊命……所以看起来王四爷是假死……”

    王芷瑶对齐妈妈打听回来的消息略显得心不在焉,她更在意王译信还阳的‘本质’。

    “七小姐?”

    “嗯。”

    王芷瑶淡淡的笑道:“不管怎么说,他还阳总是好事。”

    蒋氏也不用再被世人责难,只是王芷瑶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千万别再有狗血的事情发生了。

    “还有一件事,听说五小姐也在棺材里苏醒了。”

    “……”

    王芷璇?王芷瑶无法断言王译信是不是闭过气去,但她可以断定王芷璇是死了的,心脏被石头重击,怎么可能再活过来?

    “七小姐不舒服?”

    “没事。”

    王芷瑶勉强的笑笑,“我没事。”

    王芷璇才是老天厚爱的娇女,总是在没有血蓝的时候,原地满血复活。

    王芷瑶想不通王译信为何还阳,但她笃定王芷璇一定是重生了的,还记得在那个梦中,王芷璇被一箭射死后的不甘心,也是,换谁谁都会不甘心的。

    王芷璇明明有一位对她专一,深情,且富贵以及的丈夫,又有当朝太子殿下的爱慕,她本应该是最被羡慕的女子,享受着天下最大的富贵,可她却在最风光得意的时候,以庶女的身份得到天下人认可的时候,被王芷瑶一箭射死了。

    她怎能不恨,不怨?

    如同一个将死的人最后把王芷璇给秒杀了,王芷璇前面的努力,筹谋都白费了,在可以享受的时候,却丢了最宝贵的性命。

    王芷瑶手掌盖住了额头,做得漂亮!

    果王芷璇携着前生的怨恨,遗憾重生,想来清醒后她的面容会很精彩,真遗憾,不能亲眼看看。

    齐妈妈被王芷瑶嘲弄的笑声弄得心中毛毛的,动了动嘴唇不敢多言,还是应该告诉夫人,让夫人来看看七小姐,七小姐一定是被王四爷死去活来的消息刺激到了。

    不管王芷璇身体里藏着怎样的‘妖孽’,王芷瑶都不会惧怕就是了。

    “那个……”王芷瑶放下了打听王家消息的心思,“外面有没有关于顾三少的议论?”

    “七小姐指得是什么?长信侯病重时,顾大人跟在陛下身边,您是说他没去长信候府?”

    王芷瑶咬了咬粉嫩的唇瓣,明知道不该再注意他的消息,可心底就是忍不住想要确定他是否安然无恙,毕竟他在京城调兵,乾元帝会对他毫无芥蒂吗?

    虽然他说过,乾元帝是真正宠爱,信任他,可王芷瑶从不相信一个皇帝会毫无底线的宠爱信任臣子。

    “外公可从衙门里回来了?”

    “奴婢听说刚刚进门。”

    王芷瑶立刻起身,出门去寻西宁候,外公在朝廷上,想来消息会更准确一点,市井的消息只是人云亦云,不可信。

    ……

    蒋大勇回府后就脱了官袍,着了一件宽松厚实的棉布褂子。虽然褂子的针脚有点稀松平常,褂子的样式也是最简单的那款,但蒋大勇对自己身上的褂子爱不释手。小妞妞给做自己做的,别说针脚只是差一点。就是袖子一个长一个短,蒋大勇也会穿。

    况且,虽然如今富贵了,蒋大勇还保留着淳朴的草莽小民的作风,穿衣打扮也没那么多讲究。

    “外公,外公。”

    “小妞妞。”

    蒋大勇一见到王芷瑶会忘记很多的烦恼,笑呵呵的拍了拍王芷瑶的脑袋。“身上好点了么?有没有按时吃药?不是我说你,你的胆子太小了点,死个人还能把你吓成了那样?”

    “咳咳。”田氏提醒自家老头子,死得人是王译信。再怎么说也是王芷瑶的父亲,还是被蒋玉蝉给掐个半死……田氏事后也一阵阵的冒冷汗,换个小姑娘,许是会疯掉的,因此田氏对蒋氏越发的不满。罚蒋氏闭门反省,不让她再出门照顾王芷瑶。

    “我胆子是很小嘛。”王芷瑶握住蒋大勇粗糙的手掌,眨着眼睛天真的说道:“所以外公别让我再听见谁故去的消息,尤其是亲近的人,我一定会被吓死的。”

    蒋大勇心底烫贴。笑着点头。

    王芷瑶把外公按下,轻轻的揉着他的肩膀,迟疑了一会才问道:“皇上有没有怪顾三少调兵?听说皇上判了王家的案子……反正他都还阳了,案子怎么判都会了结的。”

    “要我说,别看朝廷上那些大臣一个个像是多懂得圣上似的,真正了解陛下的人,只有顾三少。”

    “怎么说?”

    蒋大勇把御书房的事情讲出来,咂嘴道:“你说顾三少的脑袋是怎么长得?只说了一句想到太祖高皇后,圣上高兴极了,立刻带着他去太庙祭拜。因此京兆府尹才敢把罪加在王老头子身上。不过王老四倒是个祸害,竟然又活了,哎,也是个麻烦呢。”

    “您想让我娘再嫁?”

    “玉蝉凭什么给他守着?他哪点值得?”蒋大勇对王译信异常的不满,不过想到蒋氏如今的状态,他觉得烦躁,低声骂了一句:“死心眼儿的丫头。”

    蒋大勇把王芷瑶从自己身后拽过来,认真的说道:“妞妞啊,你以后可不能同你娘学。”

    “不会的,以后我跟您学,将来的相公要像外公一样。”

    “……”

    蒋大勇虽然心里高兴,但也晓得自己只有一把子力气,长相差强人意。

    想到靖北将军的邀约,蒋大勇不怎么高兴了,以前看萧校尉还不错,可要是以自家小妞妞未来的夫婿看,萧校尉怎么看怎么不够格儿。

    对蒋氏,蒋大勇已经不抱希望了,自然不能让蒋氏给王芷瑶选夫婿,万一再选个王译信那样的,蒋大勇得活活气死。

    “圣上既然带着顾三少去了太庙,那朝廷上的大臣是不是就不会再弹劾他调兵了?”

    “这个……”蒋大勇摇了摇头,“我不清楚啊,不过,听说都察院的御史好像不怎么消停,刘三本身为都察院都御使无法对此视而不见,上本是必然的,再加上今日顾三少也算消了阁老们面子,他们不会放顾三少轻松过关,只是不知道圣上心里怎么想?是依然信任他?还是……”

    王芷瑶眉宇间带了一丝的担忧,顾天泽也太倔了,跟阁臣们服个软,能怎样?

    非要关进牢房里,才是英雄?

    既然都已经说清楚了,她为何还要在意他?

    王芷瑶胸口堵了一口闷气,顾三少,活该你倒霉!

    ……

    太庙中,乾元帝跪在太祖高皇帝和太祖高皇后的灵位前,双手合十,嘴唇无声的微动,不知在同早逝的父母说什么。

    太庙外,顾天泽疏懒的靠在柱子上,双手环着肩膀,微微仰头看着天上飘落的雪花,晶莹洁白的雪花幻化出她决绝的道别……乾元帝说的话,是真的吗?

    因为地位的差距,宁可让自己误会她?

    “三少爷……”

    “嗯?”

    顾天泽眨去眼底的一抹怜惜,恢复了往日冷傲的模样,阿四靠近低声道:“京城传来最新消息,王四爷在京兆府尹衙门还阳……另外,定国公传信,让您向陛下请罪……”

    “他让我请罪?”

    “是。”阿四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定国公说朝上很多大臣都准备弹劾三少爷,不如先请罪……”

    “那是他,他不是我!”

    顾天泽站直了身体,疏懒之色尽去,嘴角勾起,“倒要看看他们能把我怎么着!”

    ps本文的主旨是让最该重生的人重生,比如前生的王译信。说明一句,夜设定的王译信重生,重生的是上一辈子的灵魂,不是上辈子的记忆,其实也可以当成上辈子的王译信穿越到了今生。至于今生王译信的灵魂已经死了,死得透透的。咳咳,所以简介里才会有遗言,才会有史上最奇葩的爹,以后进入娇女拼爹的节奏,甜文不动摇,不要再说夜不是亲妈了。多说一句,上辈子王译信过得很惨,怀着对妻女的愧疚忏悔了二十多年,他重活一世只是想补偿该补偿的人,不过,他能不能让女主满意……呵呵,活着就是憋屈。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定案(含粉红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十七章 前情(含粉红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