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三章 遇见(含粉红加更)

第八十三章 遇见(含粉红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488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极品狂少 不朽圣尊 仙源农场 千岁嫁到 钢铁界 电影巨匠 宝瞳 锦此一生 我成了六零后 重生当妖王
    高冠博带,广服宽袖,脚踏木屐,顾天泽如同魏晋中走来的名门世家子弟。

    王芷瑶见过他身着戎装,身着华服,唯独没有见过他今日的衣着。

    顾天泽俊挺的俊彦在高冠博带的衬托下,越发显得风流肆意,魏晋时,乌衣巷王谢两家嫡子只怕就如同今日的顾天泽。

    不……顾天泽比他们更有世族风流,骄傲的贵气。

    因为据史料上说,魏晋世家子扑粉涂脂,因实用五石散放浪形骸,最让王芷瑶无法忍受得是据说他们以身上养虱子为荣……

    王芷瑶忍住敲打自己脑袋的冲动,想什么呢?

    “顾大人。”萧校尉和蒋六郎同时躬身行礼。

    国朝重臣只看到了乾元帝毫无底线的宠溺顾三少,在国朝军方,尤其是年轻一代的将门子弟都是实打实的敬佩顾天泽。

    顾天泽京城都指挥使的威信是打出来的。

    其中以在在顾天泽麾下的蒋六郎感触最深,蒋家子弟会在边关历练后才会回京,从小又被蒋大勇严格操练,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然蒋六郎在顾大人面前撑不过十招。

    沙盘推演,更是从没赢过,顾大人轻轻松松就完虐蒋六郎。

    因此他们对顾天泽极为信服,指挥使说东,他们绝不敢往西去,让打狗绝不赶鸡。

    此时,随着顾天泽走进,木屐踩踏地面的踏踏踏的响声,震动蒋六郎的心,额头已经冷汗淋淋,顾大人生气了?

    蒋六郎不明白,为何他要生气?

    莫非蒋六郎出门就有的不安落在了这上面?

    顾天泽走到姻缘石旁。用黑亮无波的眸子盯着萧校尉……过了好一会,萧校尉才反应过来,忙向后退了一步,让开了位置。

    王芷瑶和顾天泽并肩站在姻缘石旁边。

    萧校尉猛然一动,莫非顾大人是为了王七小姐?

    蒋六郎擦着额头的汗水,祖父交代要保护小表妹,可是站在小表妹旁边的人是顾大人,自己打不过啊。顾大人怎么可能注意到小表妹?

    他们这群麾下背着顾大人私下议论过,所有人公认顾大人这辈子不可能娶亲,接近任何女子……因为顾大人眼里除了自己之外,谁都没有,在他们看来,没有女子能配得上顾大人。

    王芷瑶感觉汗毛倒竖。虽然顾天泽什么都没说,可她感觉到顾三少在生气,嘟了嘟了嘴唇。想要开口解释自己也很无辜,根本不知道萧校尉也在……可凭什么同他解释?摆着一副冷艳高贵的样子给谁看?

    酸死你得了!

    顾天泽眼角余光瞄到了王芷瑶不满的撅嘴,方才一瞬的愤怒此时反倒平复了许多,不用小七解释,他也晓得这是一场意外,蒋大勇为外孙女婚事操心的事情在国朝并不是什么秘密。

    他现在还没有办法表明心迹,正因为乾元帝太在意太宠他,才对他将来的妻子要求太多,小七怎么都够不上标准……可他就是喜欢啦。

    标准都是乾元帝订的,就算有符合乾元帝标准的闺秀出现。他不喜欢就不会娶。

    方才见王芷瑶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很生气。又无法名言,只能……把所有敢站在小七身边的男人都比下去,让他们主动放弃小七。

    顾天泽背对着萧校尉和蒋六郎,能感觉到他们的疑惑目光,乾元帝也在寺庙里……顾天泽不能漏一点风声,好奇的问道:“这就是姻缘石?”

    仿佛他来到此处。只是因为好奇这块姻缘石,绝非是为了王芷瑶。

    蒋六郎和萧校尉同时呼一口气,蒋六郎想要回话,顾天泽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蒋六郎,“你懂姻缘石?”

    “属下不懂。”蒋六郎的确不怎么知道姻缘石的传说来历,万一回答不合指挥使心意,就等着被指挥使操练至死吧。

    “末将也只是听说过。”

    萧校尉躬身回道,“末将也是今日第一次见到姻缘石。”

    顾天泽收回了逼人的气势,嘴角微微翘起,慢吞吞的道:“你说!”

    这句话是对王芷瑶说的,闺秀更更清楚姻缘石的事,也更相信姻缘石。

    “我不知道。”

    王芷瑶不服气般的抬了抬眼睑,同顾天泽薄怒的目光碰到一起,她甚至天真的眨了眨眼睛,“第一次来看姻缘石,我什么都不知道。”

    顾天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道:“她是你妹妹?”

    “回指挥使,是……是属下的表妹。”

    蒋六郎额头的冷汗更多,有不少闺秀都被指挥使吓哭过……虽然指挥使没怎么说话,但只要冷冷的哼一声,闺秀就软趴趴了。

    小表妹,实在是太能惹祸了,胡编两句告诉指挥使能怎样?

    指挥使还能详细的询问究竟?

    应付顾三少两句,不丢人啊,多少闺秀想同指挥使说两句话,指挥使还不搭理她们呢。

    蒋六郎打算把小表妹护在身后,可他刚想一动身体,却被顾天泽用眼神阻止,顾天泽道:“蒋侯爷捧在手心的宝贝外孙女?”

    “是。”蒋六郎呼吸急促,祖父宠爱小表妹是很有名的,“祖父极为疼惜小表妹……顾大人……”

    “你不知道姻缘石?”顾天泽没有再理会蒋六郎,冷傲的问旁边的王芷瑶,“我听说只要摸一下姻缘石,就能求得一份好姻缘……”

    顾天泽突然诡异顽劣的一笑,猛然抓起王芷瑶的手腕,把王芷瑶的手掌安在了姻缘石上,“就像这样摸一摸。”

    “明白吗?”

    “……”

    王芷瑶和他的手同时盖在姻缘石上,顾天泽嘴角翘得更高,声音极低,只有王芷瑶能听到:“就这样,姻缘就定下了!”

    ……

    蒋六郎和萧校尉看得目瞪口呆。顾大人什么时候这么喜欢给旁人解惑?

    在他们回过味儿之前,顾天泽已经放开了王芷瑶的手,恢复了平时冷傲的模样,转身踏踏踏的踩着木屐离去。

    王芷瑶低头看着自己方才碰触过姻缘石的手掌,他什么意思?姻缘定下来?自己有答应吗?

    谁会相信一块破石头?

    该死,顾三少,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小表妹?”蒋六郎慢慢的靠近王芷瑶,小心翼翼的看着小表妹气急得脸庞。“指挥使性情阴晴不定,有时会做些莫名其妙的事儿,小表妹,指挥使没有恶意的,你别太在意……”

    这叫什么事?明明指挥使顽童一般‘调戏’了小表妹,蒋六郎还得为顾三少说话。刚才是调戏吗?

    蒋六郎脑袋不够用了,怎么方才见小表妹和指挥使很‘和谐’呢。

    英挺的世家子,清秀爱笑的千金……不行。蒋六郎无法再想两人站在一起的般配画面。

    “六表哥在为顾三少辩解?”

    “啊。”

    王芷瑶对着顾天泽尚未远去的背影,“我晓得顾三少的性情跋扈,嚣张,任性,妄为,皇上宠得嘛。”

    “小表妹。”蒋六郎忍不住用自己的手堵住了王芷瑶的嘴,小声说道:“小祖宗,我求求您,别再说了。”

    京城都指挥使顾三少,他们谁惹得起?

    萧校尉似有所悟。眸色淡了几分,蒋六郎关心则乱自然看不出来。可他对王芷瑶本来就有好感,情敌还是能分辨出几分的。

    顾大人什么时候亲近过闺秀?纵使顾大人并非钟情王七小姐,他们也是认识的。

    他们两人同时把手放到了姻缘石上,姻缘……萧校尉默默为自己还没开始的恋情叹息,自己怎敢同天之骄子顾大人比?

    “我娘好像在叫我,你们慢聊。我先告辞了。”

    萧校尉向蒋六郎和王芷瑶拱手道别。

    蒋六郎动了动嘴唇,萧校尉这就走了?不是要同小妹约会吗?

    “他怎么了?”蒋六郎放下堵着王芷瑶口边的手,“我看他仿佛不大对劲,怎么突然就走了?”

    “被顾三少吓到了,你在他麾下,见惯了他嚣张任性的言行……方才的事情,你能想明白只是顾三少恶劣的玩笑,萧校尉是个老实人,没准以为我同顾三少有……”

    王芷瑶狠狠的踩了一脚蒋六郎,“都是你,你还说要保护我嘞,结果……你让我怎么见人?外人要是知道怎么看我?”

    “王四爷的名声已经烂到大街上了,我……”

    “别哭,别哭。”

    蒋六郎顾不得深想,赶忙道:“你看,你看,这里没人,方才的事情只有我和萧校尉知道,明日我去告诉萧校尉不要乱说话,没有人知道指挥使做得事儿。指挥使也不会把这件事随便说的,我们指挥使太骄傲了,明日一准忘了你。”

    王芷瑶虽然达到了目的,可蒋六郎最后一句话,惹得她很不开心,什么叫一准忘了?

    “就是六表哥不好,回去我一定要告诉外公你欺负我!”

    王芷瑶一点也不喜欢听自己配不上顾三少这话,虽然这是事实,但……她就是不喜欢,狠狠的踢了蒋六郎小腿迎面骨,她转身向禅房跑去。

    蒋六郎嗷了一声,抱着被踢得很疼的小腿,单脚在原地跳来跳去,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自己?

    可以想见,未来几日,他的日子会过得很艰难。

    在蒋家被祖父操练,在衙门被指挥使操练,蒋六郎想哭,自己就不该选今日沐休,如果学了蒋七郎沐休日还去衙门,是不是‘灾祸’他就躲过去了?

    ……

    王芷瑶携不忿回到了禅房时,蒋氏还在佛像前诵经,听到有人敲击窗棂,王芷瑶看了诵经的蒋氏一眼,推开了窗户,顾天泽的随从阿四笑呵呵的站在外面,奉上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锦盒,“三少爷送您的。”

    阿四声音同样压得很低,里面念经的可是蒋氏,将门之女耳聪目明,顾天泽特意交代的,一定要小心。

    王芷瑶接过锦盒。还没等说什么,刺溜一声,阿四的身体凭空消失了一般,啐了一口,跑得倒快。

    “瑶儿?外面是谁?”

    “啊。”

    王芷瑶下意识把锦盒藏在袖口,面对着蒋氏的后背,“不认识,许是找错了禅房。见到我,他什么都没说就跑了。”

    蒋氏眼睑低垂,轻轻的嗯了一声,“娘不希望瑶儿被长得好的公子迷住了。”

    她不愿女儿似自己,陷入一生难以自拔的情爱中。

    “再聪明的人,一旦陷入情爱。脑子里除了他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娘……”

    蒋氏念经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王芷瑶握紧了锦盒。缓缓的退出了禅房,蒋氏一见谪仙王译信误了终生……太可悲了。

    王芷瑶此时才明白,纵使她和外公再努力让蒋氏过得开心,都比不上王译信,蒋氏当时想拽着王译信一起死,并非是对他绝望,而是那一瞬间想同王译信生死都在一起。

    唯一能让蒋氏开心的人只有王译信,哪怕他伤了蒋氏的心,哪怕蒋氏明白王译信的虚伪,蒋氏依然深爱着他。

    爱情?

    王译信配吗?

    王芷瑶想让蒋氏下辈子幸福快乐。不想蒋氏只沦为为自己和兄长活着的苦逼母亲,可能让蒋氏开怀的人偏偏是王译信……

    说王译信虚伪渣。没说错他,但王译信也是一个不会为五斗米折腰的人。

    他不会因为蒋家的权势善待蒋氏……更不会因为巴结蒋家而对蒋氏俯首帖耳般的顺从。

    像王译信这样的人,不会理会就对了。

    虽然这么想对不住蒋氏,王芷瑶更不愿意看到蒋氏再陷进王家去,万一连累了外公一家怎么办?

    王家此时像是赌上了一切筹码的赌徒,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攀附权贵……乾元帝到现在还没册太子。从此时开始的夺嫡之争绝对是惨烈的,王家一定会利用西宁侯投注皇子,况且王家还有一个可能重活一次,对蒋氏和王芷瑶有敌意的王芷璇。

    王芷璇上辈子死得太憋屈,她怎么可能不报复‘王芷瑶’?

    王芷瑶打开锦盒,里面放着一对色泽柔和的紫色珍珠耳环,紫色的珍珠?看来又是顾三少从乾元帝手中讨来的。

    珍珠耳环不稀奇,稀奇得是颜色。

    锦盒里压着一张便条纸,王芷瑶抽出便条纸,上面写了一句话,紫色晨星,配你!

    这对耳环有这么个肉麻兮兮的文艺名字?

    王芷瑶心底麻酥酥,甜蜜蜜的,手中这对散发着神秘莫测紫芒光亮的珍珠耳环上似印上了顾天泽的影子……这人,不能不让她感动,

    “姻缘石也叫三生石,三生石上刻姓名的两人,你明白吗?缘定三生呢。”

    ……

    “大师,一切拜托了。”

    “王五小姐暂且安心,贫僧过两日必会亲自去王家。”

    王芷璇唇边噙着感激的微笑,高挑迤逦的身形,绝美的容颜,便是高僧也会在心底泛起一丝的波动。

    高僧稽首诵读佛号:“阿弥陀佛,王五小姐天生慧根,对本寺有恩,贫僧必然会帮您解决困境难题。”

    “多谢大师。”王芷璇屈膝谢过高僧。

    眼前这位得到高僧是禅宗佛法最为高深的僧人,在禅宗地位崇高,不是谁都能请到他的。

    王芷璇还是记不起今生发生过不同她经历过的‘意外’,可她上辈子就认识的人,这辈子虽然有‘意外’可依然认识熟悉。

    同高僧分开后,王芷璇宛若最最正常腼腆,含蓄的大家闺秀,带上了挡住面容的帷帽,薄纱长至胸口,薄纱随着微风飘动,王芷璇绝美的容颜时隐时现,显得越发神秘美好。

    “小姐,您不会府?”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在寺庙里转转,静静心。”

    王芷璇笑呵呵的对婢女道:“你没看我把脸庞都挡住了?”

    如果不是她长得太美,也不至于时时刻刻带着帷帽,迷醉世人的绝美也是一种负担,王芷璇享受旁人的爱慕痴迷,但不希望世人只看到了自己的外表。

    她不仅有绝美的容颜,更有谋略呢。内在美才是永恒的。

    王芷璇路过的每一处地方,香客都会驻足看着她,虽然容貌因为薄纱挡着看不清,但从她体态,凤仪上香客们就能断定,眼前的少女是一位绝世美人。

    美人难得,可也没人敢上前唐突佳人,毕竟在国朝最大。禅宗圣地,香客和纨绔公子们还是要收敛几分的。

    佳人仿佛在寻找什么,香客中有人想帮忙,都被王芷璇温柔的婉拒了。

    有一位公子哥甚至因为听见佳人温柔妩媚的声音而……**了。

    嗅到特别的味道,王芷璇既无奈又恼怒,登徒子。不是王芷璇着急寻找舅舅,定然再让**的公子哥丢个大脸。

    王芷璇穿过一条小路,明明记得大舅舅就在寺庙里带大修行的?怎么找不到呢?

    殷大舅虽然说是代发修行。其实就是寺庙里的杂役粗使,寺庙山脚下有一片田地,代发修行的人大多白天去田地里做农夫,耕种良田。

    乾元帝曾经‘逼着’寺庙主持表态不收勋贵,百姓进献到寺庙里的良田和大笔的金银。

    他也不许寺庙雇佣农夫耕田,或者是把农田租给平民耕作,因此寺庙里收下了十几个带发修行的俗家弟子。

    因为农田是先帝太祖高皇帝赏赐下来的,因此乾元帝不好直接没收寺庙的农田。

    乾元帝找了很多理由,逼着寺庙归还了很多块良田,最后剩下的良田不过几倾而已。

    儒释道是国朝的根基。乾元帝也就没把最后的良田也弄回来,给禅宗寺庙留了几分的体面。

    王芷璇前生经常出入寺庙。对寺庙的道路很熟,左绕右转,王芷璇避过了看门的僧人,深入轻易不对香客开放的寺庙后山。

    唯有后山的景色才是最美的,最能沐浴佛光的地方。

    后山有做塔楼,塔楼顶端供奉着当世唯一一颗佛祖舍利。越是靠近塔楼,越是可以得到佛祖的赐福。

    前生,王芷璇曾经同太子一起登上过塔楼,他们两个跪在佛祖舍利面前,相约来世相逢在彼此未娶未嫁之时……太子对旁人孤傲冷情,但对她……王芷璇无法忘记太子深埋藏在冰冷外表下的热情。

    王芷璇看着不远处的塔楼,怎么自己到了这里?还是忘不掉吗?忘不掉同她相思相望不相亲的太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王芷璇对着佛祖舍利轻声念着。

    “阿泽,听听,听听,有佳人对你告白呢。”

    王芷璇脸一红,失态了,她竟然没发现此处还有人……循着声音看去,在不远处设了一处软席,一位颇有气势的中年男子端坐在软席上,他身上的衣料极是考究,含笑对身边高冠博带的英俊少年笑道:“阿泽别再伤了佳人的心,我看……我看她出落得不错。”

    “您喜欢?”顾天泽冷声的道:“我看不上。”

    “哈哈。”

    中年男子笑容略带调笑,招手道:“那位小姐你且过来。让我们阿泽好好欣赏欣赏你的美貌……也许还能成就一番风流韵事。”

    王芷璇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他们把自己当作放浪卖弄风骚的妓女?

    前生,她待字闺中时受尽王译信的宠爱维护,出嫁后也得了丈夫永安侯全心的呵护,她虽然有众多的爱慕者,可没有一个人敢在她面前放肆,轻薄于她。

    王芷璇前生一直享受着女神一样的待遇。

    她本想拂袖而去,但看清中年男子的样貌,倒吸一口凉气,乾元帝?竟然是当今皇上?

    太子呢?他也在吗?

    王芷璇环顾了一眼四周,发觉只有被乾元帝宠爱的顾三少一人,是了,此时乾元帝眼里只有顾三少,眼里再无旁人。

    顾天泽,长得倒是英俊,可惜是个短命,不知收敛的人。

    在世的时候,无人敢惹他,死了也拉上朝廷上近一半的大臣陪葬。

    顾天泽如果不是太骄纵,不知收敛隐忍,又怎么会被朝野上下齐心协力‘害得’力战而亡?

    乾元帝纵使诛杀尽‘害’顾天泽的人,也无法让他死而复生。

    不过,后世史书会为顾天泽歌功颂德,他力战而亡却打下了广袤的领土,打通了两块大陆的走廊通道……后世人也会惋惜他英年早逝。

    王芷璇掩藏起眼底的轻蔑,她看不起顾天泽,也不会喜欢像顾天泽这样不懂得分寸,不晓得隐忍内敛的人。

    ps求两张粉红票,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二章 约会(含粉红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八十四章 好感(含粉红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