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 好感(含粉红加更)

第八十四章 好感(含粉红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645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千岁嫁到 锦此一生 极品狂少 不朽圣尊 仙源农场 钢铁界 大娱乐家 电影巨匠 宝瞳 我成了六零后
    微风徐徐,残梅花瓣飞舞,一位身穿长裙,薄纱遮面的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此情此景暗含了几分萧瑟孤寂之感。

    乾元帝不是不爱美人的帝王,在顾天泽面前,他要做个一个正直的长辈。

    虽然面前的佳人看起来有绝世之姿,但乾元帝历经花丛许多载,对美人可以做到片叶不留身,而且眼前的美人似乎……似乎认识乾元帝,这其中就很值得玩味了。

    王芷璇不乐意见到顾三少,可不意味着不乐意碰见乾元帝。

    上辈子,她最为遗憾的便是同乾元帝接触较少,没有得到乾元帝如同长辈的疼爱。

    这辈子,如果她能让乾元帝把自己当‘女儿’一般宠爱着,信任着,王四爷还重要吗?

    她足以得到想要的一切。

    哪怕乾元帝到了晚年,依然是乾纲独断的皇帝!死死的掌握住整个国朝的一切,即便是太子,在年老体衰,精力不济的乾元帝面前都不敢有任何的放肆。

    太子曾经私下感慨过,父皇天生就是皇帝,从生到死都是一言九鼎的皇帝。

    此时,乾元帝不过四十而立,多年为君,他身上有一种久居上位者的霸气,让人很难忽视他。

    记得上辈子,王芷璇唯一一次见到乾元帝的时候是在花会上,那时他已经是一位白发枯瘦的老人,热闹的花会随着他一声咳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只是因为……只是因为有人提起了战死后被追封为齐王的顾三少……

    太子也说过,如果齐王顾天泽不曾战死,乾元帝不会在十年内衰老的那么快,那么的孤独。

    可是如果顾天泽不死的话,又怎么会有太子的机会。

    王芷璇压下对乾元帝的恐惧,因为乾元帝当年一怒之下,杀了满朝近一半以上的官员,京城上空血腥气弥漫了整整三个月。如果不是因为天算在油尽灯枯之下劝说乾元帝止住杀意,乾元帝还会继续为顾天泽复仇下去。

    ‘万般皆是命,皇上住手吧,阿泽也不希望您残忍弑杀……’

    这是天算和尚临死前留下的唯一一句话。

    王芷璇看顾天泽的目光难掩愤怒,就是因为他,死了多少人?连天算都没能逃脱为他逆天改命的惩罚。

    她把为妻的名分给永安侯,把来生和爱慕给太子,她对天算和尚是怜惜,是仰慕的。那么一位温润儒雅的和尚,死在了妄图挑衅天命的反噬中……一切都是因为顾天泽。

    他到底有什么好?

    王芷璇聘聘婷婷的向乾元帝走去,福了一礼。“先生好。”

    乾元帝目光一闪。离着近了,越发能看清王芷璇的绝色之姿,感兴趣的道:“先生?哈哈。”

    王芷璇轻盈,长翘的眼睫儿上扬,粉颊梨涡含笑,不失俏皮的回道:“不叫您先生叫什么?我看您一准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先生……”

    “哼。”

    顾天泽冷哼一声。“无趣,装天真!”

    “阿泽。”乾元帝虽是斥责顾天泽,面上带着笑意,“怎么了?你这是?小姑娘天真点好。”

    “她知道我是谁,还不晓得您是谁?”

    “……”

    乾元帝和王芷璇同时愣住了。王芷璇没想到这一世以前见过顾天泽,该死。她虽然重生在自己尚未及笄之前,为何没有记忆?难道原来的她碰见过顾天泽?

    蝴蝶效应吗?

    王芷瑶带起的蝴蝶效应?

    王芷璇怎能不恨她?

    “知道你是谁?”乾元帝面对顾天泽笑呵呵的问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她?”

    “大长公主府的簪花会上,她表演了一段舞蹈,写了四首诗还是词。”

    “她认识你,为何要认识朕?”

    “……”

    顾天泽看了乾元帝一眼,“臣什么时候离开过您?想也知道的。”

    “哈哈。”

    乾元帝拉住似赌气转身就走的顾天泽,似安叛逆闹别扭的儿子:“朕开个玩笑,至于同朕生气?”

    “臣最看不得装傻充楞的人。”

    “好啦,好啦,朕看你是看不得美人眼中没有你。”乾元帝亲近的揽着顾天泽的肩头,睥睨了王芷璇一眼,“朕看着千好百好的阿泽,竟然入不得你的眼儿,你能叫朕先生……倒也没错。阿泽就是朕教出来的。”

    如果顾天泽看不上,乾元帝倒是可以把美人弄进后宫里去。

    “装天真?”

    王芷璇横跨一步,站在顾天泽面前,似受了极大的侮辱,撩起垂在胸口的薄纱,将惊心动魄的美貌展现在乾元帝面前,傲然道:“纵使我认识顾大人,可您只怕也不是同皇上形影不离,况且皇上都说我称先生没错,您为何说我装天真?皇上一手抚养了您,手把手的教您,为何不能称为先生?陛下是有为明君,身上有教化万民之责,国朝子民都可称陛下为先生。”

    “况且皇上微服出巡,便是不想惊扰到百姓,想尽情享受寺庙的风光,为臣子得体会皇上的用心,我顺从于皇上微服出巡的心思,何错之有?”

    “顾大人……您太过感情用事,以自己喜好定旁人的罪。”

    王芷璇表现得极为气愤,有礼有节的抢白了一顿,想来会给乾元帝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穿越女大多是嘴皮子利索,不畏权贵……比之古代女子的唯唯诺诺,要显得特别。

    况且,王芷璇不仅是穿越的,她还晓得乾元帝的喜好——乾元帝喜欢明媚,骄傲,自尊,烈性的女子。

    她不信得不到乾元帝的看重。

    乾元帝低沉的笑道:“阿泽,她是哪家的?”

    “不知道。只是见过一次,谁会记得她?”顾天泽嘴角轻蔑的勾起,小七最讨厌的人,他也讨厌。

    摆着一副管教的嘴脸给谁看?自以为聪明……如果不是在乾元帝面前,顾天泽会同她废话?

    在皇宫长大的顾天泽见过形形色色争宠的女人,他虽然在情爱上不怎么开窍,不知怎么赢得小七的爱慕,可他不见得不明白王芷璇的心思。

    他顺了王芷璇的心思。让乾元帝记住王芷璇,至于是好印象,还是坏印象,他说得算。

    “怀恩。”

    “陛下。”

    怀恩公公从一旁闪过来,他也穿着寻常的衣物,躬身道:“奴婢已经派人去打听了。”

    王芷璇见乾元帝脸庞的笑意,不知怎么心底泛起一股凉意,自己表现错了?

    “陛下不必为难怀恩公公,臣女的父亲是翰林院侍讲。臣女姓王,父亲的名讳上译下信。”

    “你是蒋大勇的外孙女?”

    “陛下……”顾天泽皱紧了剑眉,“她也配?”

    小七才是蒋侯爷的掌珠。王芷璇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官奴养大的庶女。

    乾元帝失笑道:“是不像。大勇的直脾气养不出她。”

    “怀恩,你把王小姐送回王家去,告诉王译信好好的教养她。”

    “遵旨。”

    “陛下……”王芷璇脸庞苍白,咬紧了嘴唇,仍然固执的说道:“臣女不用劳烦怀恩公公。”

    “呵呵。”

    乾元帝王玩味的笑道:“朕有后宫三千,见得太多了。你长得不错。朕今日心情也不错,稍作惩戒,否则……看不起朕养大的阿泽的人,不该活在这世上。”

    “臣女不是……”

    “你认为朕看错了?”

    “臣女不敢。”

    “一个处事不深的小姑娘,朕就给你一次机会。”

    乾元帝缓缓的说道:“朕弄不懂为何所有人都认为朕对阿泽别有用心?朕会害了阿泽?朕就不能护着阿泽一世富贵绵长?朕不需要你们告诉朕怎么做。”

    袍袖一展。乾元帝凝望高冠博带的俊秀少年,唯有阿泽不曾变过。

    “回宫。朕让御膳房给你做好吃的。”

    “臣要用蟹肉双笋丝。”

    “真是的,这道菜阿泽你吃了五六遍了,怎么还没吃够?”

    “就是喜欢。”

    “好,朕就喜欢阿泽的‘长情’”

    “陛下……”

    乾元帝同顾天泽一前一后离去,乾元帝身材高大壮硕,顾天泽比皇帝矮了半头,可两人走在一起分外的协调。

    王芷璇指甲扣进了肉里,一脸的沮丧且愤恨难平,顾天泽,活该你早死!

    这一世,我会让你连战功都没有,你根本不配青史留名……王芷璇依然冷静的福身,“有劳怀恩公公。”

    “不敢,王小姐请。”

    怀恩公公目光闪了闪,眼前这尚未及笄的小姐不容小视,被陛下训诫,依然不敢冷静自持,只是她实在不明智,对上谁不好?非要惹顾三少的厌烦,皇上纵使看上了王芷璇的美貌,也不会把她弄进后宫去。

    “怀恩公公。”

    “嗯?”怀恩有点诧异,“你还有事儿?”

    王芷璇在上马车前,神色淡淡的,清清冷冷的说了一句:“你这两天要注意点,别用太凉的吃食。”

    “……”

    怀恩公公虽然将近五十,但身体一直很好,他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又是乾元帝的大伴儿,不在乾元帝身边当值的时候,有一群猴崽子伺候侍奉他,吃用也都是极好的,王芷璇是说自己身上不好?

    王芷璇那双秋水般的眸子最后扫了一眼怀恩公公,“信不信由你。”

    她上了马车,靠在垫子上闭目养神,乾元帝让怀恩公公送自己回去……哪怕说了一些话,王家也不会亏待自己,毕竟她在皇上面前露过脸。

    乾元帝一直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所以他不懂坏事可以变好事。

    王芷璇相信怀恩公公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到王家后除了传乾元帝的话外。不会多说什么。

    这就是王芷璇的机会!

    只可惜这一次没有见到舅舅,王芷璇不甘心的想,只能再找机会去寺庙了。

    ……

    寺庙中,王芷瑶再一次悄悄的离开了蒋氏,寻了个和尚问了几句,她跑到了专门祈福的地方。

    十几株树上吊着许许多多的平安符,国朝祈福的方法同王芷瑶知道的不同。

    把亲人的名字写到寺庙提供的红纸上,并绑上承重福石。造型各异的石头大多是经过寺庙里和尚诵经祈祷过的,然后把石头向上扔去,悬挂在最高处的平安符会得到佛祖的眷顾。

    王芷瑶观察了一番,随后跑去向庙里的和尚买了一张红纸……也就是福纸,想了想,问小沙弥:“一人只能用一张么?”

    “不是的。”小沙弥笑呵呵的说道:“不超过五张福纸。”

    “那再给我一张。”

    “好的。”

    王芷瑶把散碎的银子放到了一旁的纳捐箱中,取了两张福纸和福石,走到了一旁摆放笔墨纸砚的地方,把福纸放好。提笔在其中一张福纸上写了淳哥儿的名字,祈祷佛祖保佑他能顺利的通过秀才考试。

    另一张空白的福纸让她犹豫了好久,虽然小沙弥说可以写五张。但佛祖保佑不过来那么多人怎么办?

    王芷瑶摸了摸耳朵上的耳环。提笔在福纸上写了画一个充满傲娇气息的动漫小人儿,嘴角微微勾起,顾三少,小人儿和你太般配了。

    用福石捆住了福纸,王芷瑶跑到槐树树下,向上看了看。先用力把右手中写着淳哥儿的平安符抛上去,因为王芷瑶力气很大,平安福很容易的挂在树枝上,福纸随着风吹而摇晃,仿佛这阵风把淳哥儿的名字带到了佛祖面前。

    虽然她没能抛到最高处。可福纸的位置很高,也很好。不至于被下次抛福纸的人砸下来。

    王芷瑶低头看了左手的石头,默念了两句,闭上了眼睛,用尽全力向上扔,噗,王芷瑶睁开眼睛一看,福石没能顺利的挂在树枝上,落在了她不远处的地方。

    为什么?王芷瑶本来不怎么相信这种事儿,可哥哥的平安符顺利的挂上去,他的平安符怎么就落地了?

    顾三少的境况要比兄长艰难很多,很多人都想算计他……难道他不能一生平安?

    王芷瑶墩身捡起福石,再一次用力的抛上去,这一次福石依然没能顺利的挂在树枝上。

    她就不该把顾三少的名字写在福纸上,如果没有写,她还坚信顾三少一定能平安无事,如今几次三番投不上去,她担心极了。

    “小姑娘,你这是写得谁的名字?”

    “不用你管。”

    王芷瑶听见背后有一道陌生的声音,根本不打算理会无聊人士,焦急的,使劲的,一起次次把福石向上扔。

    “不用我管?好大的口气啊。”

    没等他感慨完,王芷瑶一时手滑投出的福石正好砸在他的肩膀上,也亏着他躲得快,要不就非得砸破头不可。

    王芷瑶因寻找福石,向后看了一眼,一位中年男子站在她不远处,左手揉着肩膀,儒雅的面容带了几分的意外,黑瞳亦带了几分的猜测,仿佛在想王芷瑶是故意的,还是意外?

    这位中年人倒是一身的贵气,气势卓绝,应该是达官显贵,否则不会有此气势。

    王芷瑶歉意的福身,“对不住。”

    中年男子原先见少女不停的把福石投上去,看着挺有趣的,便主动搭话,没想到吃了一个闭门羹,正想转身离去,谁知他被福石砸中了,不由觉得好笑,低头看了一眼落在自己脚边福石下缀着的福纸,因为福纸是折起来的,他看不到福纸上的字,不过看染墨的形状,许是个笔画多的。

    眼前的少女身子轻盈,面容姣好,让人看着很舒服,很合眼缘。

    他也见了不少的人,比她漂亮的比比皆是,但很少有闺秀仅仅凭着容貌就能给他舒心,放松的感觉。

    “福纸上写了谁的名字?”

    “……”王芷瑶回了他一个你是谁的目光,几步走到他身边。墩身捡起福纸,“只有佛祖才有资格知道。”

    意思就是,你谁啊,凭什么这么问?

    中年男子摸了摸鼻子,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的闺秀,他也是第一次见,莫非眼前的少女不知道他是谁?

    “祈福无外乎求财,求官。求平安。”中年男子难得好脾气的面对倔强的少女,“说说看,也许……能帮上你。”

    “我只求佛祖。”

    王芷瑶对中年男子搭讪的手段很反感,这不是诱拐小萝莉吗?王芷瑶今年才十三好吗?

    中年男子再一次被冷落,落了面子,王芷瑶似故意躲他一样,跑到很远的地方继续扔福石,有趣,有趣。这丫头倒是挺有趣的,扬声道:“你不肯说,是不是福纸上写着你爱慕之人的名字?原来你是在求姻缘……”

    王芷瑶对他的调侃置若罔闻。双手合十把福石裹在手心。低头默念,佛祖,虽然他很臭屁,很傲气,也很嚣张,但他是个好人。祈求您保佑他一辈子平平安安的。

    祈祷完毕,王芷瑶睁开了眼睛,最后一次了,顾三少,你一定要飞到最高……用尽了全身的气力。王芷瑶扔出了福石,刷。手中的福石挂在了最高处,王芷瑶眼睛亮晶晶的,使劲的挥打了一下拳头,“耶,耶,耶。”

    她还记得中年男子就在后面,回头挑衅的看了他一眼,就在她得意时,槐树上早就悬挂上的福石掉落了好几个,噼里啪啦得砸向王芷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年男子很没品的大笑,见王芷瑶苦恼的揉着额头的模样,笑得更开心了,“小姑娘用力太大了,你这么大的力气,把树枝都砸断了,小心没人敢娶你!”

    “不用你管!”

    王芷瑶一肚子怒火,狠狠的腕了一眼中年男子,“没见过你这么多事的。”

    如果不是见他身上气势十足,王芷瑶都有心叫他一声事妈了。

    不过,她竟然把槐树的树枝砸断……掉下来五六颗福石,怎么办?

    她因为扔了好几次,平时缺少锻炼,手臂的肌肉抻着了,如今一动就疼,可别人的福石掉落,如果不处理的话,她又很过意不去。

    “您过来帮帮忙,好吗?”

    “你是说我?”

    “是啊,看您一定很厉害,这点小事对您来说轻而易举。”

    王芷瑶面上带笑,让你方才笑得开心?

    中年男子看了看地上的福石,又看看断掉的树枝,“是不能让你再扔下去,要不树枝都得被你砸断了,小姑娘你会被人记恨,回不了家……”

    “您帮不帮忙?”

    “来人。”中年男子嘴角翘起,“帮她把石头扔上去。”

    “喏。”

    刷刷出现了两名身穿劲装的青年,他们的眼睛极为平静,看向王芷瑶时带着几分的审视和警惕,王芷瑶不由得后退了两步,中年人有这样如狼似虎的侍卫……身份想来不仅是达官显贵,没准是王爷,或是皇族宗室。

    王芷瑶走到了捐纳箱前,把荷包里的散碎银子都捐了出去,对着重新被侍卫扔上去的福石鞠躬,转身生疏的对中年人福身:“多谢。”

    没等他再说话,王芷瑶快步离开,先走为上,管他是哪位贵人,左右以她如今的身份,不可能再碰见的。

    ……

    “陛下。”

    “阿泽?”

    中年人回头笑着说:“你同天算谈过了?”

    “臣不知他回来,耽搁了陛下回宫。”

    “无妨。”

    乾元帝瞄了一眼王芷瑶离去的方向,笑呵呵的道:“天算突然来寺庙也是为了你,朕明白他同你意气相投,阿泽,你不仅要有朕,还得有几个肝胆相照的至交好友。”

    “臣只同他谈得来。”

    “是只有天算能容忍你的脾气,也只有如同辉月一般的天算能让你心服口服,天算……可惜了。”

    “臣不为他可惜。”

    “为何?”

    “看不见对他来说更好。”

    乾元帝目光微凝,拍了拍顾天泽的肩头,顾天泽慢慢的握紧了拳头,在他清除掉那群天算的亲人后……他便是翻遍国朝也要让天算重见光明,虽然眼盲无损他的平和才气,可顾天泽还是想让他亲眼看见多姿多彩的世界。

    “刚才朕碰见了一个有趣的小姑娘。”

    “……”

    “真的很有趣。”

    “……”

    顾天泽根本不敢兴趣乾元帝碰见了谁,对乾元帝欣赏女子的眼光,他并不怎么认同。

    乾元帝抬起胳膊指向了槐树的最高处,“看见没,那颗福石就是她百折不挠,宁可抻伤了手臂也要投上去的,被她惦记的情郎……是个有福气的。”

    顾天泽顺着乾元帝的指向看到了在空中飘荡的福纸……眼底涌起一丝的暖意,小七会不会也来过?她投上去的福纸有没有自己的名字?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三章 遇见(含粉红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八十五章 天算(含粉红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