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天算(含粉红加更)

第八十五章 天算(含粉红加更)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556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位面宠物店 每天都死在魔尊手下 史上第一佛修 御前 电影世界冒险王 [古穿今]天生赢家 杏林春暖 突然不想成仙了 财神嫁到 盛世美颜
    真希望上面最高的福纸上写了顾天泽三个字,哪怕顾三少也好呐。

    顾天泽一时想得有点痴,小七不会做这样的事儿……她不信佛祖……

    “阿泽?”

    乾元帝见顾天泽盯着在风中晃来晃去的福纸出神,诡笑:“朕让人爬上去看看?方才那个小姑娘很努力……看看把树枝都砸断了,力气好大啊。”

    树枝砸断了?

    顾天泽心底一惊,在乾元帝面前,不能慌,不能多想。

    他很随意的收回目光,又看了一眼树下的断枝,“无聊。”

    “阿泽……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朕放心?真是不开窍,哪个闺秀在你眼里不无聊?要不朕让太医给你摸摸脉?”乾元帝见顾天泽扭过脸庞去,晓得再逗下去,这小子一准跟自己着急,“好了,好了,朕不说,不说还不成?”

    “皇上,天算想见您。”顾天泽板着脸一字一句的说,“您若是不忙着回宫,今日就见见他吧,我看他精神尚好。”

    “成,朕正好也有点事想问问他。”

    乾元帝今日出宫是忙里偷闲,本没想见任何人,不过既然碰见天算住进了寺庙,他见见也好,毕竟再过十几日便是天算推测国运的大日子,乾元帝可不敢有任何的马虎。

    “他住在西边的禅房,臣就不去了。”

    “嗯。”

    乾元帝纵使把顾天泽当作儿子宠,国运上的事情鲜少会让顾天泽插手。天算的品行,乾元帝信得过,而且能被乾元帝委以重任的天算不可能会因为是顾天泽好友就透漏关于国政的秘密。

    天算同顾天泽一样,晓得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在乾元帝走后,顾天泽思索了一阵,缓缓的踱步到槐树下,脚下的高齿木屐踩着被断枝……想了想。心底的奢望再也压不住,顾天泽纵身而起,脚尖点了一下树干,稳稳的拿下了挂在最高处的福纸,一个呼吸,他双脚落地,低头看了一眼红色福纸,打开?还是不打开?

    万一不是她呢?

    可谁哪家闺秀有怪力?

    就算是小七,万一不是他的名字呢?

    顾天泽眉头紧皱。把乾元帝‘指使’到天算身边去,不就是想看看福纸上的姓名?

    乾元帝说过,小姑娘是求姻缘。小七若是求姻缘。不是他的名字?还能有谁?

    有比他更出色的人?

    顾天泽打开了福纸,看了一眼后,咬牙切齿的合上了,剑眉中间凝结着一丝丝的阴郁,嘴角却是上扬的,画得太烂了。难怪不敢给旁人看……他有‘哭’得那么可怜?

    顾天泽转身去了和尚那里取了一张福纸,提笔在纸写了小七两个字,把两张福纸绑在一个石头上,再一次纵身而起,亲自放在了最高的地方。因为他功夫好,顾天泽甚至还来的急把绳子饶绕在树枝上。以防福纸被别人砸下来。

    阿四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和尚,从怀里掏出一张小额银票,塞到和尚手中,“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和尚认出此人是谁,连称佛号,“阿弥陀佛,贫僧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顾天泽仰头再次看了一眼绑在一起的两张福纸,满意的笑了,挥手道:“走。”

    他不怕天算找不到理由留住乾元帝,也不怕自己的谎言穿帮……天算是他最好,也是最信任的至交,甚至比顾家的几位亲兄弟都亲近得多。

    ……

    扔了福纸后,王芷瑶因为想要避开跟在后面的中年男人目光,着急往回跑,结果……她有点转向,寺庙的禅房修建得都差不多。

    王芷瑶见有迷路的嫌疑,不敢再往前走,停住脚步四下看了看,迷路最忌讳越走越偏。

    她方向感一向不差,也不是呆萌的路痴,稍微辨识了一下方向,很容易就能找到回去的道路,原来她在方才的小路应该向左转的,结果因为着急,又揉着抻着的手臂,向右转了,再走回去就是了……

    不远处,在几株残梅下,她见到了一位身穿单薄青衫的人,那人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可俊美的脸庞上却带着平和,他身上似有光轮,吸引人的注意,却不敢惊动于他。

    这年头的帅哥真多,王芷瑶就没见过几个歪瓜裂枣的人。

    同顾天泽的傲气骄傲不同,此人有一种宁静之美,仿佛被他看着,就能感受到淡淡的幸福,心灵得到净化……这人,有成为神棍的天资,不对,王芷瑶不敢在寺庙里对佛祖不敬,此人有成为禅宗领袖的潜质。

    只见他抬起手臂在空中接住了残梅花瓣,缓缓的放到了鼻尖轻轻一嗅,本来平平常常的动作,他做出来却别具美感。

    王芷瑶一瞬间心花盛开了,被他那双空洞,漆黑的眼眸吸引,缓缓的上前,“你……你……”看不见吗?

    在他面前,她不敢问出这话,上天仿佛给了他一切,唯独忘记给了他光明。

    一个盲人,能如此平静,实在是让王芷璇看着心酸,哪怕他本身并不在意。

    “天盲。”他唇边噙着一丝温润的笑意,“小姐不必介怀。”

    “你不该……”

    “没有什么该不该。”他笑道:“形和色,我只看不到色,然可摸出形,色可以骗人,形不会。”

    “不对哦,形状也是可以骗人的,你应该说看到了外物下的本质。”

    王芷瑶在他面前显得很健谈,像眼前这人,没有谁忍心伤害他,他也不需要旁人的怜悯。

    “有人要见您。”

    从小路旁跑来一个小沙弥,躬身道:“大师请您立刻去禅房。陛下到了。”

    “……”他稍稍愣神,阿泽怎会把陛下弄到禅房去?明明说好了他不用见乾元帝的,微微摇头,这个阿泽!

    王芷瑶见小沙弥防备警戒的目光,笑道:“你有贵客,我不耽搁你了。”

    在她转身欲要离开前,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慢。”

    “啊?”王芷瑶回头,看着说话的天盲。“你……”

    他拢在袖口的手指不停的掐算着,不顾小沙弥的催促,撩起衣襟随意的坐在了地上,一只长时间把玩竹筒落在他手中,王芷璇甚是没有看明白他寻常时把竹筒藏在何处,竹筒仿佛有了灵魂在他手中不停的旋转,当当当,竹筒里的元币滚动……

    他是算命的?

    用江湖术士形容他,降低了他的格调。

    “您是天算?”王芷瑶毕竟被孔四小姐拉着了解过天算。

    天盲。温润如玉,精通天演八卦,他一定是被世人推崇的。据说道宗禅宗争着把他收入门墙的天算。

    小沙弥翻了个白眼。同天算说了这么久的话,才明白?眼前这位小姐也太迟钝了,换个人早就求签问卦了。

    天算轻易不肯见外人,寻常人碰不见天算。

    看天算推演是一门艺术,王芷瑶也不着急离开,想看看天算能算出什么。

    天算的脸庞越来越白。几乎呈现透明状,王芷瑶看着有点担心,他似一座水晶雕成的人,轻轻一碰,水晶就碎了。他也会消失,看起来推演八卦是一件极为耗费心血的事儿。到底为什么他要这么拼命?

    左右绝对不是为王芷瑶。

    “噗。”

    天算从口中喷出了一口血,小沙弥和王芷瑶同时吓了一跳,王芷瑶下意识的小沙弥道:“还愣着?去弄点清水来啊。”

    “哦,哦。”

    小沙弥跌跌撞撞的去寻茶水。

    王芷瑶慢慢的靠近天算,在他身边蹲下身,见他紧闭着双目,嘴角渗着血丝,可唇边展露释然的微笑,仿佛解决了一件天大的难题。

    “你没事吧。”

    “无妨。”

    天算抹去了嘴角的血丝,畅快的大笑,“一线生机,一线生机。原来不需要逆天改命,老天爷给他留了一线生机……”

    “那,我不打扰您了,您慢慢算哈。”

    王芷瑶觉得天算神神叨叨的,纵使天算是帅哥,她本能觉得诡异危险,起身向蒋氏祈福的禅房走去,天算在后面低笑道:“躲得开么?我们还会再见的。”

    “……”

    王芷瑶脚下的步伐更快了。

    “娘,我们回去吧。”王芷瑶对着诵经的蒋氏道:“你若是信佛,下次再来也是一样的。”

    “好。”

    蒋氏放下了佛经,缓缓的起身,同王芷瑶走出寺庙,蒋氏问道:“瑶儿是不是碰到了谁?”

    “没有啊,我就是同六表哥在寺庙里转悠了一圈,是不是六表哥?”

    “是,是。”蒋六郎忙应承,“姑姑,小表妹没碰见谁,您别担心。”

    蒋氏摇摇头,如果谁都没见到,父亲又岂会安排她们母女来寺庙?蒋氏方才一心只想着念经,没顾上王芷瑶,“我一生为情所伤,瑶儿,你别学我。”

    “娘……”

    “多看看也好,省得被一个人骗了一辈子。”

    蒋氏被王芷瑶扶着上马车时,突然听见后面传来马蹄声响,蒋氏见到马背上端坐的顾三少,狐疑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儿,王芷瑶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低声道:“娘,上车吧。”

    “瑶儿,好。”蒋氏握紧了王芷瑶的手臂,轻轻的拍了拍,心底更为苦涩。

    只有她明白顾天泽和女儿是认识的,可认识又怎样?因为她和王四爷的事情闹到了御前,皇上怎么都不可能赞同这门婚事。

    蒋氏很是内疚。

    “指挥使大人。”蒋六郎站直了身体,微微低头向纵马过去的顾大人行礼。

    顾天泽勒紧了缰绳,同身边的中年男子说了一句,“蒋侯爷的孙子,蒋六郎如今在臣的麾下。”

    乾元帝笑了笑,“看起来像是蒋大勇的孙子。长得很壮实。”

    “马车旁边的小姑娘是蒋大勇的外孙女?”乾元帝笑容更深,“这回朕没认错。”

    “应该是吧,臣同她不熟。”

    “你同哪个闺秀都不熟!”

    乾元帝用马鞭敲了顾天泽的肩头,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宇间蹙着凄苦的蒋氏,“她同母后不像,可惜。”

    “走吧。”

    乾元帝本来以为蒋氏会像母后一般拿得起放得下,谁知她根本就放不下,对蒋氏便没了过多关注的心思。不过那个小姑娘倒是挺有趣的,同蒋大勇一样……可爱,只可惜偏偏姓王,如果姓蒋倒是可以配个宗室子弟。

    顾天泽快速的瞄了一眼王芷瑶,随着乾元帝回宫。

    ……

    “六表哥,方才顾三少保护的人是谁?”

    “是谁?”蒋六郎抹着额头的冷汗,喘着粗气,神色显得极是亢奋,“还用说?能让顾大人保护的人只有当今陛下……真没想到陛下微服出宫了……”

    陛下?乾元帝?

    王芷瑶呆了一会。方才她嫌弃多事的中年男子竟然是乾元皇帝?如果早知道他是皇帝……王芷瑶神色恍惚上了马车,自己会怎能做?

    会讨好乾元帝?还是远远的躲开?

    起码不会嫌弃皇帝多事。

    王芷瑶这副样子,让蒋氏更是担心。“瑶儿别再想了。”

    “嗯?”王芷瑶不明白的抬头。“娘说别去想什么?”

    蒋氏抿了抿嘴唇,“我请父亲给你寻个好人家,一准比你惦记的人更适合你。”

    “您还是别为我费心了,我晓得轻重。”

    王芷瑶说过等顾三少两年,怎么都要做到。

    回到蒋家,王芷瑶见蒋大勇一副宝贝就要被抢走的样子。心中一软,“外公。”

    蒋大勇忙问道:“谁欺负你了?”

    跟在后面的蒋六郎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被祖父目光扫过,实在是有点害怕被祖父问罪。

    “在寺庙了我谁也没碰到,还不如看外公练拳呢。”

    “我一会打一趟拳给小妞妞看。”

    “我要看八卦太极拳。”

    “太极拳太慢了。我……”蒋大勇见王芷瑶忽闪着明亮的眸子,点头道:“好。就打太极拳。”

    “每天都要打太极拳,我在旁边给外公数着。”

    “……”

    蒋大勇为了哄宝贝开心只能点头答应,不知太极拳哪里吸引小妞妞,非要让他打太极,哎,利索的重拳才是他蒋大勇的风格。

    王芷瑶慢慢的改变了蒋大勇用餐和练拳的方式。

    外公六十多了,这个岁数再练刚猛,劲霸的拳脚很伤身体,打太极拳就很好,王芷瑶特意去咨询过太医关于养生的问题,再结合记忆中祖父的教导,规范了蒋大勇的衣食住行。

    她在现代的祖父可是知名的百岁老人。

    蒋大勇把小妞妞当作宝贝,自然对她的话很在意,打发小妞妞去寻田氏,仔细的问了蒋六郎在寺庙里的经过,蒋六郎多了个心眼不敢提顾大人‘调戏’小表妹的事儿,只说萧校尉对小表妹很冷淡,这可把蒋大勇气得够呛,“镇北将军瞧不起我?”

    “祖父息怒,息怒,我看许是家里的意思,萧校尉也是不得不听命……”

    “小妞妞不好吗?他什么眼光?敢嫌弃小妞妞,下次……下次比武,你给我教训他一顿。”

    “是,祖父。”

    蒋六郎默默的为萧校尉‘祈福’,相信这句话祖父也会对其他蒋家儿郎说。

    蒋大勇骂了镇北将军府一顿,坐在一旁生闷气,到底该把小妞妞嫁给谁?

    镇北将军看样子也没指望了……

    蒋六郎低声安慰道:“您看小表妹才多大?还没及笄呢,许是再过两年,会有一个盖世英雄让媒人上门提亲,小表妹长得好,性情好,哪里都好,祖父不必为小表妹发愁。”

    “小妞妞是哪里都好,可她爹不怎样。”蒋大勇脸色更是阴沉,“方才我没同小妞妞说,今日王老四竟然主动去五城兵马司寻我,说要请我喝酒,呸,我唾了他一脸唾沫,他多大的脸?不怕我揍死他?”

    “除了请您喝酒。他还说了什么?”

    “唧唧歪歪的说了好几句,我不耐烦听。”

    蒋大勇摸了摸头发稀松的头顶,起身向外走,骂道:“我看他脑子比以前清楚一些,可他清楚有什么用?王家根子不好,王老大四处钻营,恨不得给皇子牵马坠镫,当谁不知道?他再清醒且尊重我。我也不能放玉蝉和小妞妞回王家去。”

    王译信的改变,蒋大勇看得出来,蒋氏一心都是王译信,蒋大勇也不想蒋氏一辈子孤独下去,今日看王译信颇有些迷途知返的意思,可是王家……事太多,王译信是嫡幼子根本影响不到王家的立场,王老大不会听他的。

    西宁侯府看似圣宠极高,可也仰仗着乾元帝的宠信。换个皇帝,蒋大勇自信能保住蒋家的富贵,但想像现在这样是绝对做不到的。

    蒋大勇把一生的忠诚都给了乾元帝。自然不会牵扯到皇子们争权夺利中去。他要做一个紧随着乾元帝的‘忠臣’。

    纵使不满蒋氏,蒋大勇也希望女儿过得好,但不能为了蒋氏把蒋家子孙后代都搭进去……这一点小妞妞很正式的在蒋大勇,田氏,以及几位舅舅,舅母面前讲过。

    也因此。蒋大勇越发心疼王芷瑶,盼着给小妞妞找个好人家。

    ……

    王译信抹干净被蒋大勇喷了一脸的口水,心情沉重的进门,虽然不出所料的被蒋大勇拒绝了,但王译信没敢想一次就能打动蒋大勇。

    他做了蒋大勇十几年的女婿。但对蒋大勇极为陌生,双方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以前王译信看不上草莽穷苦出身的蒋大勇,如今……他虽然重生了,依然对蒋大勇的粗俗,无礼很头疼。

    可他不能眼看着蒋大勇带顾三少出征……这是蒋家同乾元帝的死结。

    如果乾元帝还是上辈子同他为知己的皇帝,他可以直接说满朝文武在算计顾三少,可是如今的乾元帝没有经历过‘丧子’之痛,自认为可以保护顾三少安然无恙,王译信的名声又不怎么好,乾元帝会相信才怪呢。

    王译信想到乾元帝在顾三少死后的孤独,伤心,心里也不是滋味,起码他还有机会挽回瑶儿,乾元帝只怕还得承受一次失去顾三少的痛苦,愤怒和自责。

    他可没信心能扭转顾三少的命运,那可是满朝上下齐心合力所至……而且顾三少明显是不打算活了。

    “四爷,四爷,您快去看看,老太爷又昏过了。”

    “什么?”

    王译信赶忙向老太爷静养的院落走,一边走一边问:“父亲又被气着了?”

    “是。”仆从低声道:“方才怀恩公公送五小姐回来……”

    “王芷璇?她怎么同怀恩公公一起?”

    “五小姐在寺庙里见到了皇上。”

    “……还有什么,你都说出来。”

    “怀恩公公传皇上的口谕,让王家好好教养五小姐。”

    王译信脸色苍白,王芷璇得罪了乾元帝,要不然他不会下这样的口谕,王译信做了乾元帝十几年的清客知己,乾元帝的一些习性,他是知道的,“怀恩公公只说了这句?”

    “在怀恩公公走后,老太爷让人把五小姐关起来,不许她在外出,五小姐却说老爷子误会了皇上的意思,皇上是看重她的……老爷子本就很生气,说王家的规矩纵使是庶女也没有做妾或是入宫的先例。他提起拐杖想要教训五小姐,谁知大爷从旁冲过来,护住了五小姐。”

    “大哥说了什么?”

    “大爷说,五小姐是个好的,既然有此福分,王家应该珍惜五小姐……”

    王译信合了一下眼睛,喃咛道:“大哥糊涂!”

    王家凭什么立足?不就是因为是琅邪王家的直系血脉么?

    王家再落魄,也不能送女儿去做妾。

    这个家,真不能再待下去了。

    王译信越发坚定了分家的念头。

    进门后,见王老爷子气喘吁吁,王大爷正在苦劝他,“父亲,璇丫头生得好,文采好,学识也好,咱们不能辜负了圣意。”

    “大哥,我才是她的父亲。”

    “可我是王家的宗子。”

    王大爷高傲的同王译信对视,“事关家族大事,四弟不觉得应该听我的?但凡王家子弟都要为王家重现荣光而努力。璇丫头得了圣眷,你想拦着?”

    “圣眷?您确定是圣眷?不是皇上对她的不满?”

    “这个……”

    王大爷瞄了一眼绝色美人,是男人都无法忽略王芷璇的美貌,如今看王芷璇比以前更出挑了,眉宇间凝聚着一抹的妩媚诱惑,“四弟不信璇丫头,我信。”

    ps求两张粉红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好感(含粉红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下毒(含粉红加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