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章 吐血

第三百九十章 吐血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4567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厂花护驾日常 薄幸 神医毒妃,盛世独骄 再嫁为妃,硕王纵妻无度 七十年代纪事 盛世美颜 附身空间 财神嫁到 重生当妖王 杏林春暖
    稳婆等仆从默默整理产房,王四爷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顾天泽则一个人站在床边,不是他双眼紧紧的盯着昏睡过去的王芷瑶,旁人会以为谁在床边竖起一根柱子。

    他们的牵绊太深,一个濒临死地只希望另外一个忘记她,并好好的活下去,骄傲的顾天泽却把可能丧子的事隐瞒下来,只希望王芷瑶清醒后不再悲伤。

    王四爷本来该说你们还年轻,将来还会有机会。

    他站在顾天泽身边时,任何宽慰的话都说不出,女婿漆黑的双眸暗淡无光,王四爷只能拍了拍他肩膀,“阿泽……”

    “我不想她再有孩子。”

    顾天泽喃喃自语,目光中盛满恐惧,像今日这样的事儿,再来一次,他可能也会心力交瘁而死。

    这次小七有身孕,他自认已经做足了安排,结果……还是差点出现生离死别,阴阳相隔的惨剧。

    儿子还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以前我总认为这世上没什么是我做不到的,我也不必恳求任何人,今日……我才明白,我只是一个运气很好的凡人。”

    王译信喉咙越发的苦涩,“你……是陛下最疼惜的人,只有一个女儿,陛下……陛下会担心你后继无人。”

    子嗣的事情不是小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乾元帝把顾天泽当做子侄看待,自然不愿意看到无人为顾天泽供奉香火。

    顾天泽的目光微凝,低头再次吻了吻王芷瑶的额头,轻拂她粘腻不够清爽的发丝,有一种淡淡的泪水苦涩的味道,她流了很多的眼泪。

    王译信总觉得顾天泽将会做出什么了不得的事儿。

    “阿泽……你可不能犯浑。”

    “遇见你女儿,我就没清醒过,她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扰乱我。‘折磨’我,而我却心甘情愿的被她紧紧的攥住,她想松开我。我还不高兴。”

    顾天泽坐在床榻边,“岳父,以后的事情您不必担心,正是因为陛下疼我,我才可以逼他让步。”

    又要利用乾元帝对自己的疼惜,他心底也不是滋味。可是方才的恐惧至今还没办法完全褪去。这次有卢彦勋,下一次呢?

    顾天泽胆小,赌不起。

    王译信对顾天泽敬佩的拱手。转身离开已经收拾干净的产房。

    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重情,最懂情的人,毕竟上辈子他是那么的维护殷姨娘,一直对她一心一意,这一世他也可以勉强自己钟情蒋氏,为蒋氏做到‘守身如玉’。

    顾天泽天生富贵,盛宠极高。为人骄傲,目中无人……他怎么看都不是为一个女子付出一切的人。

    谁知在骄傲之下掩藏着如此纯粹的真心。

    让人想指责他爱情至上,不顾血脉传承,不顾家族,不顾长辈殷切盼望等等话语都无法说出口。

    他背负的并不比王芷瑶少,需要做得也会很多。

    “你不后悔?”

    王译信站在门口。低沉的问道:“当看到别人子孙满堂时。你不后悔?”

    “我分得清楚谁对我最重要,顾家不缺子嗣。”

    “……”

    王译信慢慢的步入漆黑的夜色中。

    回到房中。他见到蒋氏宛若丢失了灵魂一般默默的流泪,红肿的眼睛似要流血一般,王译信脚步顿了顿,转身就走,他现在不想见蒋氏。

    “四爷!”

    蒋氏缓缓的起身,呜咽的问道:“瑶儿平安,我也没什么可以遗憾的了。”

    “你好生歇息,我先去书房。”

    王译信尽量让自己的话语平静一点,“这件事谁也不想发生,玉蝉……谁都不想。好在瑶儿是个有福气的人,阿泽会照顾她,你身上也不怎好,最近最好别去看瑶儿。”

    顾天泽固然不敢对蒋氏怎样,但蒋氏总在面前出现的话,会让阿泽很痛苦,毕竟他们的儿子如今生死未卜,阿泽又是个极为重视孩子的人。

    他从瑶儿怀孕,就一直想要做一个最好的父亲,既然他无法得到定国公的父爱,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是最幸福的一个。

    这些话他虽然不说,但王译信能感觉得到他对儿子的期盼,只是顾忌王芷瑶,才会说女儿更好。

    哪个男人不想要儿子?!

    “嗯,我知道了。”

    蒋氏很乖巧的点头,“四爷也别熬得太晚了。”

    王译信出了房门,将要到书房时,突然后背打了个激灵,转身撒腿就向回跑,千万不要……千万不要……王译信推不开房门,俊脸煞白:“玉蝉,你别做傻事。”

    里面静悄悄的,王译信后退几步使劲全身力气撞向房门,哐当,房门被撞开,王译信一个踉跄身体跌到地上,爬了几次没从地上爬起来,于是他手脚并用滚到内室,抬头一看,又见……摇晃的双腿。

    王译信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以前,蒋玉蝉答应他,不会多想,相信他不会休妻,他不过是去书房想办法分家,写放妾书,想办法拒绝亲眷的逼迫,顺便祭奠一番他自以为是的爱情,那时候他很爱很爱殷姨娘。

    殷姨娘从不懂事的小丫鬟到才女,是他一手塑造的,他为自己雕塑出最完美,最适合自己的爱人。

    他曾经为此自得过,然而他没看明白人心,被殷姨娘和王芷璇耍得团团转,明白时他已经泥足深陷,他怎能不难过?怎能不去思索到底错在何处?

    不过一夜,他想明白该坚持什么,可惜因为蒋氏成全他的自尽,他失去了一切,失去了挽回错误的机会。

    王端淳处理完蒋氏的后事不知所踪,蒋大勇把他打了半死,蒋家就此同他再没任何关系,他对蒋家立足朝廷的建议蒋大勇根本不会听,在朝野上下都算计顾天泽时,他曾经劝阻蒋大勇不要同顾天泽一起出征,可惜蒋大勇把他乱棍打出了门。

    王芷瑶更是再同他说过一句话。

    “不行。你不能死。”

    王译信连滚带爬的抱住蒋氏的腿,使劲拖着她的身体,“来人!来人!”

    侯府今夜注定热闹。因王芷瑶难产,侯府下人不敢围着主人,大多都躲得远远的,蒋氏本来也不愿意很多人侍奉在身边,跟在她身边的人并不多。

    王译信的一切都是蒋氏亲自打理的,她最不喜欢丫鬟婢女靠近王译信。

    正因为晓得蒋氏的心结。王译信也都随着她。从不让婢女再进身。

    所以等仆从赶过来的时候,王译信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仆从见投缳的夫人。吓得腿软,还好有机灵的帮着王译信把蒋氏搬下来。

    王译信让蒋氏靠在自己肩头,又是掐人宗,有是抚她胸口……还好,身体还有余温,还有微弱的呼吸……

    “蒋玉蝉,你敢死。我生生世世都不会原谅你!”

    “……”

    “你给我醒过来。”

    王译信见蒋氏没有动静,呜咽道:“你去了,让我怎么面对瑶儿?怎么面对岳父?你让……已经很难受的瑶儿该怎么活?!让她怎么面对……背负着一切的阿泽?”

    “你是瑶儿和淳哥儿的母亲,你怎能想一死了之?”

    王译信拍着蒋氏的脸颊,双眸空洞,“我不能让你死。你死了。我该怎么办?”

    同样是爱,他感觉蒋氏对自己的钟情如此沉重。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压得他想要逃离,可离开了……他又成了瑶儿最看不上的渣滓。

    “就这一辈子,就这一辈子。”

    王译信把蒋氏死死的按在怀中,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渗出,“下一世你我纵使相遇,也不要再相识了。”

    御医很快的赶到侯府,救回了蒋氏,王译信听到蒋氏还活着时,一头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从他嘴角慢慢的渗出几缕鲜血。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把王端淳和尹氏吓得够呛,王家四位主子,倒下了三个,尹氏都想着要去寺庙里拜拜。

    尹氏把蒋氏投缳的消息压下来,恳求御医保密,御医连忙答应,又为王译信诊脉后,对尹氏道:

    “夫人清醒后身体倒是没有大碍,只需要养好嗓子。侯爷伤了心脉,需要静养,而且不能再让侯爷太过焦心,否则侯爷的寿元会……等侯爷清醒后,我再来看看,先按照方子煎药……心病不是汤药能除根的,还请世子和世子夫人多陪陪侯爷。”

    王端淳亲自把御医送到门外,刚想回身,见夜色中行来一队人马,车架很是普通,但簇拥着车架的人却非寻常人,而且深夜宵禁时,任何人不得在街上行走。

    “世子,陛下到了。”

    “……”

    王端淳见到露脸的怀恩公公,忙跪地道:“恭迎圣驾,陛下万岁。”

    “起来吧。”

    乾元帝一身便服,下了车架后直接走进侯府,“阿泽,他在何处?”

    “陛下请这边走。”王端淳被怀恩公公拽起,给乾元帝引路,“他正陪着臣的妹妹。”

    “方才朕见到太医,除了阿泽媳妇昏迷外,府上还有人病了?”

    乾元帝绝不希望听到阿泽的名字,自从得到王芷瑶难产的消息后,他在宫里坐卧不宁,让太医院的太医赶去侯府,好不容易处理完宁远侯叛逃的事儿,又听卢彦勋汇报了经过,乾元帝再也顾不上别的,开了宫门连夜赶过来。

    阿泽……乾元帝太心疼自己一手养大的阿泽了。

    好好的儿子竟然不知道救不救得活。

    “父亲担心小妹,病倒了,母亲也病了。”

    王端淳不敢同乾元帝说实话,“是臣没照顾好小妹。”

    “这事不怪你,是谁把阿泽冒险的事情告诉给瑶儿的?”

    “……臣不知。”

    卢彦勋也没敢告诉乾元帝,当时蒋大勇还在乾元帝身边。

    “查出来,朕决不轻饶长舌之人。”

    “遵旨。”

    王端淳暗想只能随便找个替罪羊,尹氏同他配合很默契,回道:“想来是见不得燕国夫人好的人。”

    乾元帝一心都在阿泽身上,自然没看出他们的小动作。

    “陛下。”

    顾天泽在门口跪迎乾元帝,他可以自己任性的待在产房里,但他不能让皇上也同他一样。

    乾元帝扶起顾天泽,不过是一会的功夫,这小子瘦了,憔悴了许多,止不住的心疼,“阿泽,一切会好的,瑶儿也不想见你这幅模样。”

    “臣想喝酒。”

    “好,朕陪你。”

    顾天泽回头看了屋里一眼,默默的运起内劲刺伤五脏六腑,同乾元帝坐在客厅,酒宴早准备妥当,乾元帝挥手让所有人退出去,亲自给顾天泽倒酒,“想同朕说什么?”

    “姑父。”

    顾天泽拼命的往口中灌酒,“我很难受。”

    “朕知道。”

    乾元帝见他一瓶子酒都喝光了,晓得他酒量不是很好,悄悄的揽住他肩头,“你妻子还活着,锐儿也会活着。”

    “锐儿?”

    “你儿子的名字,顾延锐。”

    “噗。”

    顾天泽的血喷了乾元帝一身,死死抓着乾元帝的衣袖,轻声说:“姑夫,我怕……以后我不想再让她有孕,一次就够了。”

    ps今天忙了点,更新晚了,抱歉。(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九章 千金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一章 善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