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二章 醒来

第三百九十二章 醒来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4504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不朽圣尊 仙源农场 钢铁界 电影巨匠 极品狂少 宝瞳 我成了六零后 千岁嫁到 重生当妖王 附身空间
    乾元帝一听这话,心不由得被拧成一团,实在担心阿泽的状态,忍不住嘟囔,“朕有皇子!”

    “姑父……”

    顾天泽后背朝着乾元帝王,脸向着里面,赌气一般的喃喃自语:“我心甘情愿,我乐意。”

    “陛下,太医到了。”

    怀恩公公暗自庆幸太医来得真是时候,而太医进门时身子是颤抖的,如果有可能,他宁可别人来受罪。

    “给阿泽看看,他最近又是吐血,又是昏倒,消瘦得紧,再折腾下去,朕担心他把自己的小命给折腾没了。”乾元帝明明眼里是心疼关心,嘴上却不饶人,“朕锦衣玉食的养了他这么多年,没等到他建功立业,先上不去马,朕也太亏了。”

    “您说打谁,臣立刻就去。”

    顾天泽脸皮薄,最受不得激,翻身从塌上起身,怀恩公公和太医抢险一步,“侯爷,侯爷,您先别动。”

    乾元帝自己也赌气的坐在龙椅上,“病秧子还配给朕领军?养好病再来见朕!”

    怀恩公公这边看看,乾元帝一脸冷漠,那边瞧瞧,顾三少一脸的羞愧难当,两个祖宗闹别扭,倒霉的是他们这群侍奉的奴才,哭着一张脸,“燕国夫人醒后见侯爷不好,会伤心的,侯爷,赶紧养好身体要紧,为陛下尽忠,不急于一时。”

    况且乾元帝都答应顾三少的要求了,让皇上嘴上占点便宜,顾三少还赚了呢。

    太医诊脉之后,面色越来越凝重,先让人熬了汤药递给顾天泽,“侯爷先喝了汤药补补元气。”

    用药之后,顾天泽很快觉得很困。不大一会功夫睡着了。

    “陛下,侯爷已经整夜失眠,又太忙碌。身体元气大伤。”

    太医站在乾元帝身后,低头不敢看乾元帝,道:“侯爷如果再苦熬下去,身体就坏了,如今五脏六腑受损,同样需要将养。“

    “没良心的臭小子!”

    乾元帝恨不得揍顾天泽几巴掌。苦肉计用到他这一步。是不是太拼了?乾元帝又恨,又是心疼,让太医跪安。对怀恩道:“你说,朕是不是该把他赶出宫去?再也不见他?”

    “陛下……”怀恩公公低声道:“奴婢以为侯爷也不都是让您心疼。奴婢亲自给侯爷送过补品,他……”

    “他怎样?”

    “侯爷不让奴婢告诉您。”

    “朕是你主子!”

    乾元帝瞪了怀恩一眼,“说!”

    “侯爷吃了就吐,奴婢看侯爷全靠内劲撑着,整夜处理宁远铁骑的事……侯爷仿佛很怕闲下来,听阿四哭着说过。侯爷最近忙得厉害,什么都做,什么都管。若是陛下不见侯爷,只怕侯爷行事会更肆无忌惮,什么都不肯用了。除了陛下您,侯爷谁得话也不肯听。”

    “……”

    乾元帝晓得怀恩不敢拿这事骗自己。怀恩虽是向着顾天泽。但也明白是皇上偏心顾三少,他才敢时不时的为顾天泽说话。毕竟乾元帝也需要找个台阶下。

    所以,乾元帝从没怀疑过怀恩的忠心。

    “让御膳房准备补品,等阿泽醒了,朕看着他吃。朕就不信了,他敢吐给朕看。”

    “遵旨。”

    “还有那群太医拿着朕的俸禄,一个个号称杏林圣手,连燕国夫人都治不好?你去太医院,三日,朕只给他们三日,三日后燕国夫人醒不过来的话,把他们都给朕关进锦衣卫去。”

    “遵旨。”

    怀恩完成乾元帝的吩咐,估摸着时辰顾三少也该醒了,端着补品再次进了御书房。

    乾元帝坐在床边批折子,时不时的瞄一眼熟睡的顾三少,一脸嫌弃动作却很轻柔的掖被角,擦擦他额头的汗……怀恩公公蹑手蹑脚退到一旁,不敢惊动陛下。

    想想新封的太子,怀恩公公默默点头,太子晚点懂事也好。

    见顾天泽眼珠滚动,睫毛轻颤,乾元帝拿着折子手忙脚乱的跑回龙椅上,阴沉着脸低头批奏折,突然听到床榻上的动静,“醒了?”

    “……臣……”顾天泽睁开眼睛,看清楚御书房的布置,仰面道:“臣睡了多久?”

    “朕哪晓得你睡了多久?”

    乾元帝捏紧御笔,把手中的折子扔到顾天泽身上,“你岳父的请罪折子。”

    顾天泽躺着把王译信的折子看完,悄悄的起身,头发有点凌乱,穿鞋走到乾元帝面前,“这事我也有错。”

    “让你把她放在自己娘家?哼,王家就没个章程,不怪你怪谁?”

    “臣不想再追究是谁得错,有人该承担臣的怒火,那人不是岳父,也不是旁人。”顾天泽单膝跪地,请命道:“臣请领兵平叛关外,捉拿宁远侯。”

    “你身体扛得住?”

    “臣没事。”

    “没事?”乾元帝道:“怀恩,把补品端上来。”

    顾天泽一听吃补品,眉头微微拧紧,乾元帝看后道:“不乐意?”

    “臣吃不惯宫里的补品。”

    “胡说,你长在皇宫,现在跟朕说吃不惯?”

    “臣用就是。”

    顾天泽的确没有饿的感觉,端过汤碗像是吃毒药一样,艰难的把补品吃光,强行压住恶心,“臣吃完了。”

    乾元帝垂眼看他,“阿泽,以后别拿自己的身体同朕赌气,朕不愿再白发送黑发人,当年太子夭折差一点要了朕半条命去,快二十年了,朕的身体不如以前,你若也同太子一样,朕不知还能不能挺得过去。”

    乾元帝因为不愿意谋害子嗣,明知道四皇子,二皇子等人不甘心,他可夺权,冷落他们,却从没想过要亲身儿子的性命。

    当然,他的冷落打碎他们的称帝梦想许是比要他们性命还要残忍。

    “王芷瑶重要,锐儿重要,难道朕就不重要?”乾元帝指着顾天泽的额头。“你敢说朕不重要?”

    “我……我不敢。”

    不知怎么方才的恶心尽去,顾天泽感觉肠胃里暖暖的,很久没有饥饿感觉重新涌上。“我饿。”

    “摆膳。”

    乾元帝拽起顾天泽,拿过他手中王译信请罪的折子随意扔到一旁,“朕不会再过问这件事,不管是谁说漏了嘴,王谪仙的日子只怕不比你轻松多少。”

    “嗯。”

    顾天泽点点头,“岳父确实很难过。”

    那是顾天泽从没见过的王谪仙。王译信整日呆在蒋氏身边。一刻也不曾离开,蒋氏醒来后,他依然不肯离开她。顾天泽只觉得岳父很悲伤,无法言语的悲伤。

    乾元帝不愿顾天泽再去想王家那群糟心事,坐下给他夹了许多菜:

    “同朕说说,你打算怎么平定关外,朕看锦衣卫送来的奏报,刘逆贼有可能同鞑靼借兵,他在关外经营这些年。朕下令封锁山海关,他都能混出去,朕猜他应该有秘密的出关道路。朕已经让厂卫全力彻查,一旦鞑靼兵入了山海关,直接可以挥师京城。”

    “臣请陛下命蒋公爷在大同吞兵,就算他能用密道入关。也绕不过大同去。”

    顾天泽一边吃菜。一边在推开桌上的几个盘子,指尖沾着美酒画了一份地形图。“臣仔细看过山海关周围的地势,本身就是易守难攻的地方,纵使有条小路通过的人也有限,如果刘逆贼敢扩宽道路,山海关的驻军不可不知道,臣以为如果他想逼近入关,最有可能会饶远路。”

    “哦?”

    “比如说这里!”

    顾天泽指了指大同更往西的地方,“声东击西,佯走山海关。”

    “有几分道理。”

    乾元帝对顾天泽的军事指挥才能一直很信任,“你打算如何?”

    “臣希望陛下能许给鞑靼些许好处,死在宁远侯手中的鞑靼贵胄不在少数,就算他说能引兵入关,让鞑靼占了中原,鞑靼也不是都是蠢货,总会有分歧。陛下可以派使臣慢慢同鞑靼谈条件,甚至可以分裂安达部,安达部最靠近国朝,受汉化较深,安达部的首领在鞑靼主部中颇有影响力,辈分是最高的,如今鞑靼公推的大汗还得管他叫叔叔。”

    乾元帝道:“吃菜。”

    “嗯。”顾天泽忙把盘子清空,可不大一会,乾元帝又给他填满,“陛下,臣吃不下。”

    “你就这点饭量?”

    “臣不能吃太多。”

    乾元帝揉乱了顾天泽脑袋,眼底闪过欣慰,“朕看你不仅想平定鞑靼吧。”

    “臣准备纵穿草原荒漠,先击沉鞑靼主力,再去西北平定藩国。”顾天泽自信的笑道:“也要让藩国晓得陛下是真龙天子,国朝不容他们挑衅,犯我天朝者,虽远必诛,既然要打仗,还是一起解决了好,一次出兵的消耗总少过几次出兵。而且阁臣和朝臣也会少些非议。”

    “借着平叛关外,纵穿千里再征番邦,阿泽……你这是逼着朝臣同意啊。”

    毕竟宁远侯必须死,关外离着京城太近,朝臣不敢反对出兵,等他领兵出去,朝臣明白他的意图,也只能支持。

    “有陛下在,其实不用臣想这么多的。”

    顾天泽略带几分腼腆,“姑父,这场战争打完后,我可保证国朝二十年再无外患,疆域领土会增添三分之一,若做不到……臣……”

    “你如何?死给朕看?”

    “不,臣就安心在陛下身边做个纨绔子弟罢。”

    乾元帝冷哼,“还算聪明。”

    “侯爷,侯爷。”

    怀恩公公跑进来,一脸的惊喜,“燕国夫人醒了,她醒了,王大人让人送信……”

    顾天泽拔腿就向外面跑,“姑父,等她好了,我同她一起向您赔罪哈。”

    “这小子经不得夸,眼里还是没朕。”乾元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亏着朕只养出一个情种来。”

    笑过之后,乾元帝正色道:“宣阁臣入宫议事,命厂卫尽全力去探听西北和关外的消息,任何风吹草动,朕都要知道。”

    “遵旨。”

    “这场仗是阿泽为朕打得,也是他封王之战,马虎不得。”

    “……”

    怀恩公公低头,已经可以想见等顾三少得胜归来,朝臣们哀鸿遍野,纷纷死谏的盛况了。

    封王的事,乾元帝不会现在说,怀恩公公也不敢提,一切等顾三少得胜后再说,册幼子为太子的事情,朝臣都没能阻止陛下,陛下想封开疆拓土的功臣为王,朝臣也只能先反对,后默认吧。

    *****

    “你到哪里去了?”

    王芷瑶嗓子沙哑,见顾天泽进门,一个劲的抱怨,“你不该等我醒来吗?我第一眼就没看到你,你不知道我有多……”

    顾天泽低头小心翼翼的吻上她喋喋不休的嘴唇,把一切的抱怨都吞到腹中,手轻轻的捧着她的脸庞,不够热切,霸道的吻,软绵却密不透风。

    “臭。”

    王芷瑶推了推顾天泽,她口中的味道不好。

    “哪里臭?”顾天泽眼睛亮晶晶,让王芷瑶还了一口气,又重新吻上去,“把这几日我欠你的,都补给你。”

    说得好像,她有多饥渴似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一章 善后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三百九十三章 出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