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齐心

第三百九十五章 齐心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5136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都市重生高手 崩坏召唤 极锻 魔卡师 仙尊后会有期 重生之王者时代 [快穿]炮灰生存手册 崛起之新帝国时代 歇斯底的黎明 突然不想成仙了
    顾天泽领命出征,京城并没因此平静下来,朝廷的重心完全转移到这场战争上面,百姓的赋税没有增加,乾元帝动用储备多年的粮饷,然朝野上下气氛凝重,有关前方的任何消息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谁也不知道顾天泽能否承担起事关朝廷兴亡的千斤重担,起码从年龄上看,顾三少——威远将军,永寿侯着实太年轻了点。

    顾三少本身行兵就有种天马行空的感觉,对敌人出奇制胜,同样也会把自己人弄得一头雾水,他不受任何人控制,就算是乾元帝在他行兵中也命令不动他。

    除了粮饷的要求外,顾天泽极好同后方交流,就是怕旁人影响到他。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被顾天泽发挥的淋淋尽致。

    乾元帝也只是晓得他大体的进兵方向,具体的事情,他也不知道。

    可即便如此,乾元帝依然给予顾天泽极高的信任,严惩朝廷上弹劾顾天泽狂妄自专的言论,只是命令内阁把调派好钱粮,其余关于进兵的事宜,他全权交给了顾天泽。

    “爹,三少有消息吗?”

    王芷瑶已经出了月子,因为难产身体尚未恢复到原先的水准,不过她面色红润,也看不出体弱来。

    听说好几日在衙门忙碌的王译信回府,她忙端着煮好的补品赶过去,“不知他到哪了,连个消息都没送回来。”

    王芷瑶愤慨的喃咛,顾天泽,你死定了!

    不仅不告诉她就偷偷溜走,现在更是把她撇到脑后去,他不给别人送消息。怎么也得给自己吱一声。

    王译信一脸的倦怠,强行打起精神,安慰王芷瑶,“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瑶儿,你要相信阿泽。”

    “我是相信他,可他却忘了我。”

    王芷瑶一肚子委屈。把承装着补品的汤碗放到王译信手上。仔细看了半晌,“爹很辛苦吧。”

    来到王译信身后,为他按摩肩头。并按摩太阳穴和脖颈,王芷瑶轻声说:“看您眼眶都是青的,朝廷上是不是事儿很多?我有好几日没看到您了。”

    王译信缓缓的合眼,享受瑶儿的孝敬。他不停的忙碌,甄别派往西北或是关外的官员。还得和朝廷上对顾天泽持有怀疑的同僚抗辩,时不时的还得入宫陪乾元帝解闷,随时注意乾元帝的心态变化。

    “皇上始终相信阿泽能得胜而归。”

    王译信拍了拍王芷瑶的手背,“他对阿泽的信心比我还足。可是他毕竟是皇帝,阿泽领重兵在外,总是没消息。即便陛下不急,旁人会觉得不安。”

    “朝廷上有人议论三少?陛下就不管?文臣对领兵的将军横加干涉。绝非正道。”

    王芷瑶不由得心慌意乱,历史上的几次惨案,可都是因为皇帝对出征大将的疑心造成的,此时她不记得对三少偷溜没同自己告别的郁闷,“陛下……陛下怎么想的?”

    “从阿泽出现在朝廷上,就没少受非议。瑶儿,皇上对阿泽的宠信不改,即便有人奏报阿泽畏战或是居心叵测,皇上也不会相信。何况不是还有你爹我?有我在朝廷上,那些议论会少上许多。”

    “爹……”

    “别哭,阿泽在外不容易,我在帝都能为他做得事情不多。”

    王译信缓缓的笑道,“我是他岳父,为他做什么都值得。”

    好在把顾家人送出京城去,否则不知顾家族人又该怎么闹腾。

    “……还有哥哥……”王芷瑶轻声说道:“他不能留在翰林院吗?他毕竟是今科的状元,娘想让哥哥和嫂子留在身边。”

    “不行。”

    王译信摇头道:“他已经在翰林院标过名字,必须得外放。他留在京城太过显眼。”

    “那您也不该把他派去川中那么远的地方做学官。”

    “教人读书是你哥哥的志向,我同他谈过,他是愿意的。”王译信轻声说:“你不必觉得你哥哥是为你和阿泽牺牲,他的性情留在中枢反而不是好事,他入仕的起点远超同辈人,再被尹兄和我滴水不漏的保护下去,对他的成长不利。川中富庶,可学术不兴盛,此处是他历练的好机会,也是他实现他想法的最佳地点。”

    “江南文风太盛,想改变很难做到,西北陕西等地又因为在打仗,百姓无心读书。云贵有定国公在,他去了被人议论,最好的地方就是川中,我同阿泽出征时,在川中留下足够的人脉,即便淳儿有言行略有不足,川中的官员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会计较他。”

    王芷瑶听后点点头,“您这些话该同娘说说,她不放心哥哥。”

    “最近太忙,况且你哥哥还没出京,今儿我提早回来,就是想同你娘说明淳儿去川中的好处。”

    王译信按着额头,同蒋氏得换一番说辞,不能像对瑶儿这么说,“是不是你娘又同你说了什么话?”

    “没有。”王芷瑶帮王译信整理桌上的卷宗,“您别多心,是我舍不得哥哥,不愿意看他耽搁前程。哥哥才是王家的顶梁柱。”

    “……”

    王译信动了动嘴唇,蒋氏对瑶儿有愧疚的心思,又一心想补偿瑶儿,可惜她们母女之间已经有了隔阂,瑶儿又是敏感的性子,蒋氏又固执的怕失去儿子,言谈中总是难免会露出一些不喜。

    “我想搬回永寿侯府去。”

    “你也该搬了,陛下说了几次,总是骂我舍不得你,害得阿泽跟个赘婿似的。”

    王译信话语轻快,隐藏起不舍,“娘家只是靠山,永寿侯府才是你的根,以后没事常娘家来。”

    “嗯。”王芷瑶连连点头,眼圈有点红,“爹,您也要同娘好好的。你们过得好,我才安心。”

    “我同你娘是恩爱夫妻,怎会不好?你这丫头就是太爱操心。你同虎妞搬回去后,独自一人不可胡思乱想,阿泽天上将才,一定会凯旋,皇上……皇上身边有我。朝廷上纵然有小人。可影响不到大局。”

    该除去的隐患都除去了,王译信这些年一直在为解开顾天泽死劫忙碌,总算见了成效。

    “您是不是打算不做天官了?”

    王芷瑶抽出几封从户部誊抄下的卷宗。讶然道:“还是您也想去前面?”

    “……”

    王译信想把卷宗从王芷瑶手中抢回来,被王芷瑶灵巧的躲过,“这事不用你操心。”

    “爹。”王芷瑶泪眼迷蒙,“您做得已经足够了。我不想你……不想您有危险。”

    吏部尚书可是六部第一重要的位置,权柄不弱于排在后面的阁臣。而户部因为钱粮的问题,屡受乾元帝的斥责,顾天泽出征三月,乾元帝已经把撤换了两位户部尚书了。

    他们做得都不让乾元帝满意。如果这时候王译信去户部,在外人看来他简直是愚蠢透顶,对他将来的仕途没有任何好处。

    即便顾天泽打胜了。背后默默付出的王译信也不会又让人铭记的功劳。

    王芷瑶刚才看卷宗发现,户部会派人在前线调集钱粮。很少有人愿意去危险的前线。

    “为国尽忠,还怕危险?瑶儿,不是我说你,你的觉悟有点低。”

    王译信坦然的笑道:“户部一个劲儿的向皇上哭穷,我不信户部真的筹集不出粮饷,闹得不成样子,于民心军心都没好处,既是他们没用,我正好去户部大显身手,我在吏部已经没有对手,做事无趣得紧。”

    “如果不是三少领兵,你回去户部?”

    “不会。”

    王译信摇头道:“瑶儿,不是三少领兵,也不会有太多的事要做,寻常人都能做得事,用不上我谪仙出马。能做到旁人做不到的事,才能显出本事来。”

    王芷瑶道:“您得答应我,别去前线。”

    “行,我就坐镇户部。”

    王译信敲了敲王芷瑶的额头,“你爹怕死的很,怎么会去前面?”

    ****

    “骗子,骗子!”

    永寿侯,王芷瑶把桌上的摆设扫到地上,捏着王译信留下的书信,双眸通红,“都学会不辞不而别,他们……他们……太坏了。”

    一个月前王译信从吏部尚书调任户部,王译信主动请缨去前线视察钱粮筹集,运送状况,他带蒋氏一起出京,只给王芷瑶留了一封勿念的书信。

    王芷瑶哭过后把书信折好,再担心,她也无法跟去的。

    如今她算是顾天泽和王译信在京城留下的人质。

    又过了一个多月,在朝廷对顾天泽即将失去信心时,终于传来了让所有人闭嘴的捷报。

    “陛下,永寿侯在大同西线打败鞑靼精锐骑兵,力抗鞑靼进入国朝。”

    “好!”

    乾元帝大喜,“阿泽,好样的。”

    “这是永寿侯请罪的奏折,虽是大胜,但跑了刘逆贼。”

    乾元帝把折子随便一扔,环顾朝臣道:“朕竟然不知道大胜的将军还需要请罪,阿泽白长了脑袋,朕看除了打仗外,他脑袋里装得就是浆糊。”

    “……”

    朝臣面面相觑,这对君臣也够他们受得了。

    “王译信呢?他还在追着阿泽跑?”

    乾元帝也没料到王译信去前面调集粮饷会有危险,更没想到王译信敢亲自押送粮饷去疆场给阿泽总补给。

    “说是王大人差一点中了鞑靼的伏击,还是王大人应变能力强,保住了粮饷,不过听说他受了点轻伤。”

    尹首辅叹道:“此战获胜,亦有王大人之功。”

    “他总说自己不懂兵法,朕看他同阿泽配合得很好嘛。”

    “陛下圣明。”

    *****

    “岳父,你的腿。”

    顾天泽单膝跪在王译信床前,手轻轻按了按,“疼不疼?”

    “没事。”王译信咧嘴忍着,“小伤口,不要紧。”

    蒋氏从帐篷里退出去,即便养好了伤口,将来也会落下病根,她知道不该责怪顾天泽,可心里过不去,所以她避开了,其实王译信受伤也是为了救她。

    当然如果没有蒋氏的神力,以一敌百,王译信在鞑靼的攻击下,也保不住粮饷。

    一饮一啄,难以说清楚。

    “阿泽。”王译信按住顾天泽肩头,不让他再碰自己的伤口,笑道:“你野心不小,是不是故意放走他的?合围之下,以你排兵布阵的能力,若不是你手下留情,他怎能跑得出去?”

    顾天泽席地坐下,从怀里掏出外伤药,“卢彦勋给的。”

    王译信楞了一会,接过药瓶,低声问:“锐儿有消息吗?”

    “我没问他。”顾天泽眸色暗淡了一瞬,很宽隐藏起悲伤,同王译信透漏实情:“我知道他同暹罗的王上有交情,暹罗王能一统半岛得到过他的帮助和扶持。”

    “先平暹罗,再争半岛,然后挥军向西。”

    顾天泽握紧拳头,“不辜上天赋予我的好年华,不负陛下所托。”

    “你这一东一西,行程几万里。”王译信苦恼的摇头,“钱粮调集只怕不易,补给线太长,只怕运送粮饷不及时。”

    “我争西时,不用粮饷。”

    顾天泽道:“您就留在此处,拿下暹罗和半岛后,还需要岳父安抚他们,平藩之功,除了岳父外,旁人别想插手。”

    同样,这里也是顾天泽留下的后手之一。

    王译信笑道:“我借阿泽的光,等回京后爵位还能再提升一格。”

    随后,顾天泽追着宁远侯的后面直攻打暹罗等国,一番惨烈的激战,顾天泽逼得暹罗王竖白旗归降,奉国朝为宗主国,顾天泽偏执的屠尽暹罗皇族,暹罗国灭,直接归入朝廷版图。

    在顾天泽血腥的镇压手段后,王译信着手采用怀柔之策恢复暹罗的民生。

    一硬一软,两人配合得极为默契,虽然暹罗已经归入帝国版图,但在这片土地上,对百姓影响最深的人是杀神顾天泽和风流潇洒,容貌俊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谪仙王译信。

    暹罗等半岛上的人最为仰慕中土文化,谪仙的才名,美貌更容易让他们臣服。

    *****

    王芷瑶放下王译信送回来的舒心,苦笑道:“这根本就是文化输出,文化统治。”

    “燕国夫人,您该去户部了。”

    “嗯。”

    王译信离开京城后,王芷瑶接下了查账的差事,乾元帝本想给她找点事做,没想到王芷瑶却是做统计,查账的高手。

    于是乾元帝不顾朝臣反对,给了她发挥的空间,燕国夫人,一品女官正式步入朝堂,引得天下侧目。

    ps再次推荐夜的新书——闺娇,咳咳,夜觉得写得比娇女好,可是新文好冷,夜很伤心。(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九十四章 征伐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三百九十六章 封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