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古言小说 »娇女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圆满(结尾)

第三百九十七章 圆满(结尾)

文/夜惠美
娇女 本章字数:7913 娇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电影巨匠 宝瞳 我成了六零后 钢铁界 重生当妖王 附身空间 仙源农场 七十年代纪事 不朽圣尊 神医毒妃,盛世独骄
    乾元帝亲自出宫来到京城外连夜搭建好的彩棚,率领文武百官,世袭贵胄迎接凯旋的将士。

    为表郑重,礼部的人忙得脚打后脑勺,总算布置出让勉强让乾元帝满意的迎接仪式,京城百姓倾巢而出,将近无成的百姓集中在城外,想率先看看宛若神兵天将的顾三少,另外四成留在从城门通向皇宫的道路上。

    三年多没见顾三少了,京城百姓还真有点想念在京城横行无忌的三少爷!

    京城街头没有他纵马而行,总觉得少点最具国朝特色的精髓,听不到顾三少又凭着帝宠把哪位重臣压的吐血的消息,京城百姓感觉不幸福。

    国朝少不了纨绔公子哥,但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同顾三少的嚣张跋扈相提并论。

    顾天泽——是乾元帝执掌天下时最最特别的标志,没有之一,他完全可以称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纵然如今很多人说他是霍去病再生,国朝百姓大多嗤之以鼻,汉武帝可没他们的皇帝如此毫无原则和底线的宠溺霍去病。

    远远的看到帅气,拥挤在一起的百姓嚷嚷:“来了,来了。”

    “永寿王来了。”

    听见百姓喊永寿王,站在乾元帝身后的大臣一个个面如土色,不是他们不尽力,而是皇上根本就不听他们的劝谏,在封顾天泽为王这点,乾元帝没留下任何的通融余地,固执强势的态度让朝臣们只能默认朝廷上出现异姓王这事。

    “父皇,表哥……旗帜下的就是顾表哥?”

    太子仰头问乾元帝,他年岁不大,在王芷瑶眼里还是小豆丁。可他被乾元帝亲自抚养,早已经比同龄孩子成熟沉稳的多,除了表嫂外,也没人敢抢小太子的东西,欺负小太子。

    乾元帝弯腰把太子抱起来,抬手指着逐渐出现在视野的马队,“最英俊。最英勇。也是最忠诚的人就是你表哥。他转战几万里,耗时三年半,为朕打下偌大的领土。使得蛮夷远遁,确保边境二十年再无战事。太子……你是朕的继承人,得记住今日。”

    太子黑亮的眸子似懂非懂,关于顾表哥的种种传奇他耳朵都灌满了。有好的,当然也有不好的。如同父皇所言,为帝者,首先最该具备的便是自信,统领天下英才的自信!

    正因为他的几位兄长有野心但没有支撑他们执掌天下的自信。太子才落在小小年纪的他头上。

    乾元帝一生只养了两个孩子,一个是倾世名将顾天泽,另一个被后世尊为圣主的太子。

    他们两个足以让乾元帝含笑九泉。笑傲史书上的任何一位伟大的皇帝。

    这位历史上最任性帝王不仅能开创盛世,最重要的是在很多伟大帝王栽跟头的身后事安排上。他也做得极为出色。册幼子为太子被后世证明是乾元帝最伟大的政绩之一。

    等到离着近了,欢呼雀跃的百姓纷纷停住口,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痛楚,再对顾天泽的战功嗤之以鼻的人在此刻都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即便是永寿王顾天泽身上的盔甲都布满了刀剑划过的痕迹,在记忆中顾三少总是干净利索,天生富贵的,可此时他下颚的胡须凌乱,一脸的倦怠,肩膀上的披风似被撕扯过破了好几个地方。

    在马下跟随着的将士大多包裹着厚厚的绷带,绷带处还隐隐透着血红之色。

    苍凉,悲壮……也让人印象深刻,三年半的时间对京城百姓只是一眨眼而过,出征的将士却每日都经历生于死的考验,经历战火的洗礼。

    此时所有人都有一种明悟,战争是残酷,惨烈的,哪怕顾天泽他们因军功获得封赏也无法再让在场的人嫉妒。

    当然今日是没有嫉妒心的,以后可能还会嫉妒。

    顾天泽没有选择乾元帝派人给他送去的闪亮盔甲,他并非是想独树一帜,而是想让所有人明白,战争并非所想的那么简单,战功也非轻易而举就能获取的。

    “臣……顾天泽,拜见陛下,贺我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彩棚前,顾天泽从马背上滚下来,直接跪在地上,身后的将士随之跪倒一片,“我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乾元帝对满脸风霜的顾天泽感到些许的陌生,然更心疼他,放下太子,几步走下彩棚,来到顾天泽近前,眼睛微酸,扶住顾天泽的肩膀,低头仔细的看去,果然,阿泽瘦了,眼睛也不似过去一般的明亮锋芒毕露,此时波光内敛,透着一股历经沧桑,荣辱不惊的感悟。

    “阿泽……”乾元帝呜咽,喉咙似堵了东西一般。

    “臣回来了。”

    “好。”

    乾元帝使劲的拍了拍他的肩头,“好一句回来了,你平安回来,朕高兴。”

    随乾元帝搀扶,顾天泽起身,乾元帝张开双臂然不住抱住了他,“阿泽,你回来就好。”

    “姑父。”

    顾天泽眼圈微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您这句话足够了。”

    “永寿王。”乾元帝拂了眼角,挽住顾天泽的胳膊,重现意气风发,君临天下的天子风范,大笑的问道:“世袭王爵是阿泽应得的,你还要什么尽管同朕说。”

    任谁都听得出,乾元帝这句话并非试探。

    对别人乾元帝会试探,对顾天泽……举世公认的皇上对顾三少就没底线。

    “臣只期望国泰民安,再无战事。”

    顾天泽回答得同样诚恳,真正经历过生死血战的将军才能懂得和平的可贵,也更懂得尊重生命。

    乾元帝目光灼灼,“阿泽总是让朕意外,朕答应你,绝不再轻易开战,只要蛮夷他们老实不敢冒犯天威。朕就不再兴兵征伐。”

    “若有宵小之辈犯上作乱,臣愿意再披战甲,为陛下尽忠。”

    期望和平,但不是不能再战。

    “走,宫里的酒宴已经准备妥当,随朕入宫。”

    乾元帝亲一手拉着顾天泽,一手牵着太子。笑道:“阿泽。入宫后你先去洗漱一番,朕可不想见你胡子邋遢的样子。”

    “遵旨。”

    顾天泽多日没有痛快的洗过澡了,他自己都很嫌弃。不是为了让百姓印象深刻,压下封他为王的闲言碎语,他也不用再穿着残破的甲胄。

    “姑父,小七没来?”

    他左顾右盼。在命妇圈中没见到王芷瑶,在皇宫门口也没见到。心里略微有点难受。

    “燕国夫人为你付出良多。”乾元帝咳嗽两声,板着脸道:“你征战时,她会全力帮你,不会怪你。如今你凯旋……朕可没把握她不埋怨你,你自己对她宠爱太盛,朕命令不了她。”

    “表嫂同样于国有功。”太子在旁边插嘴:“如今六部大变样。全赖表嫂。”

    顾天泽听得云山雾罩的,小七趁他不在。又做了什么?不过,她做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不再生气就好。

    入宫后,顾天泽暂别乾元帝,去华清宫洗汤浴。

    自从情定王芷瑶后,他便拒绝任何宫女的近身侍奉,脱掉身上的甲胄,他沉入华丽的浴池,四周的龙口中喷着温泉水,围着白玉砌成的浴池的薄纱轻轻浮动,水汽缭绕,颇具神仙意境。

    一排衣衫单薄的宫女跪在薄纱之后,虽然永寿王不让她们侍奉,但她们并不敢离开。

    另外一边跪着捧着华服,配饰的宫女。

    她们正值妙龄,娇艳欲滴,任谁见了都会动心,尤其是顾天泽在军中三年多,更容易纵情。

    顾天泽缓缓的合上眼睛,说没有冲动那是骗人的,此时就算他享用宫女,小七也不可能知道,一只柔软无骨的手搭在他肩头,顾天泽猛然惊醒,反手抓住那只手,“大胆……小七?!”

    “除了我之外,你还想要谁侍奉你?嗯?三少爷。”

    她穿着单衫,漏出胸口一大片白皙的肌肤,发髻松垮,那双让顾天泽一直惦记的眸子薄奴之下却是柔情万种,别说顾天泽几年没见荤腥,就是夜夜笙歌,也经不住王芷瑶这幅娇艳欲滴,魅惑众生的模样。

    “扑通。”

    被他拽着,王芷瑶一头扎进水池中,单薄的衣衫湿透紧紧贴着身体,更是显形。

    “放开我,我还没原谅你呢!”

    王芷瑶想要挣脱开,顾天泽横在她腰上的手臂如同铁壁,把她向自己怀里拽,她后背紧贴着他的胸口,臀部贴合他已经无法控制的灼热,温热的泉水让她浑身燥热,原本打算好好的折磨顾三少一番,然后走人的,也让他知道厉害,谁知……她先心软,舍不得他。

    “三少,这里是皇宫,咱们不能夜宿皇宫,在陛下的浴池里……行那样的事。”

    “哪样的事儿?”

    顾天泽气息喷在她敏感的耳根,一手禁锢着她,另外一只手向她衣服里摸去,他的双腿也没闲着,强势而霸道的挤进小七双腿之间,“是这样?”

    他带着茧子的大手完全笼罩住她胸口的柔软,轻轻的揉捏,拇指恶略的划过山峰的顶端,“小七,你这里比以前丰盈许多他……”

    王芷瑶双脚发软,似没有骨头一般靠近他怀里,殷红水润的嘴唇微张喘息着,“三少,别……别……”

    岂不知她这幅模样更助长顾天泽的气焰。

    “皇上还等着为你庆功,朝臣也在……不能……迟到……”

    “小七。”

    顾天泽笑声低醇,手游走于眷恋的的酮体上,绵绵的细吻落在她鬓角,耳后,脖颈,脸颊,肩头等处,“你见过把美食放在饿了许久的人面前,那人会无动于衷吗?”

    “可是……可是……”

    “别挣扎了。”顾天泽好笑的吻了吻她的肩头,似重非重的咬了一口,怀里的人扭动身躯,更是把他的火热撩拨到极致,“皇上会体谅我,他心疼咱们相聚不易。至于朝臣……不必理会。”

    “啊。”

    突然冲进身体里的东西让她很不舒服的呻吟,“别,疼。”

    顾天泽额头滴汗水,喘着粗气,他已然到了极限,“只是手指而已,放松。不放松。你会受伤的,小七……我不想伤你。”

    王芷瑶侧头见他隐忍的面容,缓缓的放松身体。“三少,”

    罢了,随他吧,这些年征战在外。他受得苦远比她多得多,犒赏顾将军最好的礼物。不就是她?!

    “恳请三少怜惜。”

    王芷瑶吹气如兰,娇媚的小眼神似钩子,牵引顾三少的魂魄。

    顾天泽身体一僵,随着她翘臀的移动。差一点就被她弄出来,亏着他有练过内劲儿,再也无法压制喷薄而出的热情。顾天泽转身把王芷瑶压在池壁上,狠狠的吻上她的嘴唇……

    “呜呜。”

    “小七乖。再来一次。”

    “不要……不要……”

    “你还有力气说话呢。”

    “呜……三少……饶了我吧。”

    王芷瑶也不知道他要了多少次,饿到极致的狼太过凶残,哪怕她晕了都不肯放过她……虽然她是装晕……不过后来,她不用再装了,昏昏欲睡的倒在他怀里。

    “明儿我教你内劲儿,小七有怪力,内外兼修的话,能挺很久。”

    顾天泽有几许遗憾,不满足的轻啄她嘴唇,见她确实无力再战,抱着她出了浴池,先用衣衫盖住她身体放到一旁的软榻上,随后顾天泽自己穿上亵衣,不让任何宫女近身。

    当然在他们方才缠绵时,宫女早就已经退到外面去了,不过隐约能听见的是呻吟,让她们面红耳赤。

    “准备软轿。”

    “是。”

    顾天泽仿佛在自己家一般,抱着不漏一丝肌肤昏睡的王芷瑶出门,想了想,他也上了软轿,轻声吩咐:“去西宫。”

    “是。”

    西宫还保留着顾天泽成亲前在宫里居住的屋舍,乾元帝并没把西宫再赏给旁人,让人定期清扫,如同顾天泽还在宫里。

    *****

    “父皇。”

    太子坐在乾元帝身边,居高临下看着大臣们,“酒宴还不开始?”

    在坐的朝臣一个个心里很是感谢太子殿下,总算有人问出了他们最关心的问题,顾三少沐浴更衣可以,但用不用这么长时间?这场宴会本就是为顾天泽庆功准备的,主角不到,大臣不敢动。

    尹首辅已经拿眼睛瞄了王译信半晌了,可王译信低眉顺目就是不肯同尹首辅交流。

    至于坐在龙椅上的乾元帝,独自一人饮酒也显得有滋有味,皇上嘴角的笑容以及流露出对顾天泽的纵容……大臣们实在是太熟悉了。

    有三年多没见,皇上依然如故。

    “表哥什么时候到?”

    “……”

    乾元帝摸了摸幼子的额头,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表哥如今是头饿狼,不饱餐一顿,他哪有力气?”

    太子越发的困惑,表哥饿了话,不是更该过来赴宴吗?

    “陛下。”

    怀恩公公听了消息后,走入大殿,低头来到乾元帝身边,低声道:“顾将军身体不适,歇息在西宫。”

    “喝,身体不适?”

    “……是。”

    怀恩硬着头皮点头,浴池中一滴积水,凌乱得紧,“奴婢看永寿王爷同王妃不到明日不会清醒,身体……王爷的身体确实很疲倦。”

    “罢了。”

    乾元帝笑道:“便宜这小子了。”

    “众卿,共饮此杯,为阿泽庆功。”

    “国朝长存,陛下万岁,王爷威武。”

    乾元帝率先举杯,便是没有主角,朝臣们也得跟着。

    庆功宴,最大的功臣永寿王不到,这也算是顾天泽嚣张的证据之一。

    换一个人,乾元帝早就恼了,也只有顾天泽一人。

    “太子。”

    酒宴之后,乾元帝偕同太子一起乘坐銮舆,略带几分醉意的说道:“爵位,财富只能笼络人心,然想获得臣子真正的忠诚,光凭这些是不够的。阿泽重情重信,便是放纵一二,他会回报你。为君。施恩手段得灵活,一个劲儿把自己当做天子,只会觉得孤独。”

    “儿臣铭记于心。”

    “记不住也无妨,理解不了正常,毕竟你还小,朕还有时间一点点的教你,太子……你肯用心听。朕就很高兴了。”

    乾元帝手指戳着一本正经的幼子脸庞。“你同阿泽不一样,也好,养两个一样的孩子没趣得紧。”

    “规矩。是朕定的,破例又怎样?”乾元帝微合双目,对顾天泽夫妻夜宿皇宫的事毫不在意,“阿泽除了功臣之外。还是朕亲自养大的子侄,他留在长辈家里。有什么问题?”

    “父皇说得是。”

    拦住乾元帝的皇子们只能无奈的离开。

    “不如让皇兄们也留在宫里?”

    “呵呵。”

    乾元帝大笑,准了太子所请,都在宫里,的确分薄顾天泽夜宿皇宫的影响。“怀恩,去宣王译信。”

    今夜,乾元帝是不准备临幸后宫。有王译信陪着,喝酒也更有滋味。

    *****

    顾天泽封王后。主动上交虎符和所有的兵权,也不领官职,他当着满朝文武向乾元帝陈奏:“打仗的时候,臣自然会领兵出征,太平时期,臣愿意享受荣华富贵。”

    乾元帝晓得顾天泽性情,并没勉强他,加封了一堆的虚职,以免再刺激朝臣们紧绷的神经。

    他对顾天泽的荣宠不衰让朝臣们明白顾天泽是不是做异姓王,同以前没有任何的区别,只要顾天泽安享富贵,永寿王就永寿王吧,满足任性的皇上,他们的日子也能好过点。

    顾天泽封王半月后,王译信辞官致仕,乾元帝再三挽留,王译信去意已决,“陛下,臣更想纵情山水。”

    辞官后的王四爷恢复了八成的谪仙气质,呼朋邀友,或是开文会,或是对诗词,或是作画,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时常有传世名作问世。

    面对世人的称赞,王译信愧不敢领,毕竟他是两世为人,用比旁人长几十年的阅历同人相比,他是作弊的。

    他越是如此,世人对他越是追捧。

    虽然他辞官不做,但世袭侯爵依然保留,乾元帝也时不时的穿便服跟着王译信一起参加文会。

    王译信嗜好清淡的服色不会因他重生就改变,受他的影响,乾元帝便服时也格外显得清雅,有一点日子,通常王译信去哪,乾元帝就去哪里,两人形影不离,乾元帝玩得异常开心。

    王芷瑶同顾天泽私底下吐槽乾元帝和王译信的关系:“带我装逼,带我飞。”

    顾天泽用更多的热情让小七不再关注玩疯的两人,至于虎妞……已经被提前退养的蒋大勇拐回了蒋家。

    蒋家奇特的基因还在继续,蒋大勇哄着重孙女,一边跺脚痛骂站满一屋子的儿孙,“混球!没用!让你们生个女儿能要你们的命?”

    这不是他们的问题,好吗?

    蒋家阳盛阴衰还将继续下去。

    ******

    “王爷。”

    顾天泽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男孩,“他……他是……”

    卢彦勋轻声说道:“世子顾延锐。”

    “你是我爹?卢叔叔给我看过你和娘的画像。”

    不会有人错认他们的父子关系,顾延锐就是小上好几号的顾三少!

    顾天泽顿下身体,把儿子紧紧的搂在怀里,含着眼泪道:“对不起,锐儿……是我把你交给旁人抚养,别……别怪你娘,她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顾延锐眨了眨眼睛,“不是我病了,爹和娘才把我交给神医的吗?如今我病好了,自然要回到爹娘身边。我听过,爹是永寿王,娘是燕国夫人,国朝唯一的女官……如果我不聪明,不优秀,爹……别不要我。”

    “不会。”

    顾天泽抱起儿子,让他骑在自己肩头,“你永远都是我儿子。”

    向卢彦勋点头道谢,顾天泽驮着顾延锐返回永寿王府。

    一路上顾延锐很是开心,坐在父亲的肩膀上实在是太爽了。

    “他……”

    王芷瑶见到父子两人时,首先不是怀疑顾天泽出轨弄出私生子来,“是我的儿子吧,是我生的。”

    “嗯。”

    顾天泽一把扶住王芷瑶,“别哭,这是喜事,锐儿会笑你的。”

    原来一切不是她的错觉,把儿子搂在怀里,听他叫娘,王芷瑶才觉得一切是完整的。

    “小七,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不愧是母子,顾天泽从后抱住站在床榻边凝视熟睡儿子的爱妻,“你不怪我?”

    “有时候善意的谎言是最佳处理方式。”

    如果当时她知道锐儿的事,只怕她没有办法面对蒋氏,面对顾天泽,靠在顾天泽怀里,“不过,你要保证,这是最有一次,三少,无论贫穷富贵,生病劫难,我都同你共同面对,不离不弃。”

    “嗯,不离不弃。”

    顾天泽重复了一遍,轻轻吻上王芷瑶的嘴唇,不离不弃,共同面对许是最美好的誓言了。

    乾元帝在六十大寿时,封禅泰山,在泰山顶,他指着山下对已经成年的太子道:“朕许不是个好皇帝,不过,朕相信朕的继承人会是一位明君,江山交给你了。”

    “儿臣不负父皇所托。”

    ps感谢大家的陪伴,今日正式完结,过几天有免费番外和后记,期待新文闺娇能让书友们满意。(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抱歉,今日无更返回目录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