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056 好与不好

056 好与不好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22447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无商不尖 周氏医女 求个身体去结婚 极品全能学生 我在末日有基地 始皇圣剑 天数[洪荒] 回归的女神 制作人 王座分你一半[未来]
    蒋晨顿了一下,翘翘唇:“我也不知道她是听了谁的话这样的跟我闹,妈我是个男人,外面一摊子的事儿等着我去料理……”

    张丽敏觉得差不多自己就得收住。

    乔荞什么条件?蒋晨什么条件?

    差不多见好就要收。

    “我跟你爸说了,我俩的意思就是坚决不同意你们离婚……”

    “妈……”乔荞猛地拉开门,太阳穴因为母亲的话一跳一跳的厉害,她突然拉门吓的张丽敏魂儿就都要飞了,剩下的话戛然而止。

    张丽敏只能硬着头皮讪讪的笑。

    “你看蒋晨都来家里给你赔罪了……”

    乔荞见母亲如此说,更是怒火中烧,出轨就道个歉就完了?

    “他出去玩女人,道个歉就完了?我的事情你少管,我要离婚谁说了都不算。”

    张丽敏的神色变了变,在女婿面前如此不给她面子,张丽敏 咬咬牙,只要她能过好,自己忍气算什么。

    离婚的女人怎么有钱赚啊?还是天上能掉黄金啊?

    她今天必须就得绝了乔荞要离婚的念头。

    “你敢离婚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乔荞听明白这话里的威胁口吻了,目光直视着母亲,缓缓地道:“妈,你是我妈,生了我养了我,你却都不肯站在我的一边……”

    亲生母亲这样用生命来要挟她,是她出轨了吗?是她偷了男人吗?

    张丽敏哭的声音大了起来,她不替女儿委屈吗?

    她不知道也有可能这事儿就是真的嘛,为了女儿能过的幸福,她宁愿相信蒋晨根本没这样做过,她在外人面前帮着蒋晨说话,还不是为了保留乔荞的脸面。

    “你妈我这辈子就没这么苦过,要是知道你们这样,我还活到现在做什么……”

    蒋晨上前劝着张丽敏:“妈,你别这样,我看着心里难受,我今天先带着乔荞回家,剩下的回家说……”

    乔荞露出嘲讽的笑意,这女婿当的真是一百分,亲妈威胁要去跳楼,自己当女儿的没有动摇,反倒是他当女婿的能说出来这样的话,过去是自己太笨还是自己太傻了?

    他是原本就有这些心机,还是后天生养出来的?

    “好,我们回家说

    。”

    总躲着也不是办法,既然他来了,就把话说清楚。

    张丽敏见乔荞愿意回家,这是不是就证明女儿愿意退步了,还好她没傻到底,红着眼睛拍着乔荞的手:“蒋晨啊,你先下楼,乔荞马上下去,妈跟她说两句话。”

    蒋晨点点头转身就下去了,对于哄乔荞他心里是觉得有九层把握的,这些年的感情,难道说放弃她就会放弃?

    男人女人看待感情不同,男人玩两圈麻将跟朋友喝两杯酒转身就能忘了伤痛,她呢?

    蒋晨很有信心,剩下的一层就来自他对岳父母的相信。

    张丽敏抓紧时间嘱咐女儿。

    “你就听妈的话,妈不会害你,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好,蒋晨不会这样做,不要相信别人的,他们都是看不惯你过的好,知道不知道?好闺女,就当妈求你了,你们两个人回到家里别吵架,好好说,乔荞你能不能答应吗?”张丽敏攥着女儿的手力气有点大。

    乔荞沉默许久,突然笑了一笑。

    “妈,我答应你。”

    张丽敏紧张的看着女儿,心里隐隐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老三的这个脾气……

    现在又不能不叫乔荞回去,紧紧抿着唇:“你要是离婚了,你就别回来了,我丢不起那个人。”

    乔荞的唇也抿得紧紧的,垂着眼睛。

    张丽敏把女儿送上车,手一直攥着车门不肯让车门关上,蒋晨对着丈母娘扯出来一抹笑。

    “乔荞啊,妈身体不好啊,你别让妈提心吊胆的行不行?”

    乔荞眼睛里的光慢慢变黯,直至一丝不剩。

    “好……”

    蒋晨开着车,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开过口,开进小区,蒋晨停好车,自己解开胸口上的安全带,侧着脸弯腰想要去伸手去解乔荞的,乔荞却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松开安全带径直下了车。

    蒋晨后走到乔荞的身边,两个人无声的站在一起。

    这个家她已经有很多天没有回来了,推开门屋子里有一种不透气的味道,蒋晨将外衣随意的扔在沙发上,这是他多年的习惯,踩着拖鞋去开窗子想要换换气。

    “你怎么样才能答应离婚?”乔荞问。

    蒋晨的脚步顿了一下,沉着声没有回头说道:“我们要是离婚,你知道的我们俩钱财上有很多说不清楚的地方,你家里买的房子、汽车都还回来……”

    蒋晨推开窗子,觉得外面的空气吹了进来果然好受多了

    他从容的进了厨房,自己第一次没有管杯子里的水放了几天,倒了出来,优雅的拿着杯子,脸上的表情格外的镇定,举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乔荞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极其复杂的情绪。

    她并不是舍不得家里的那些东西,而是到现在才明白,他对自己留了一个后手,一个可以对着她一招致命的后手,以前觉得这个人有多好,现在就有多觉得这个人的心,深到无边际。

    乔荞深呼吸着一口气。

    “好……”

    好?

    蒋晨微微翘唇,怎么个好?

    房子我买给你家的时候是新的,你现在要退回来给我折旧费吗?这些年自己搭在她娘家身上多少钱?要怎么去算?

    乔荞从跟他结婚就没有赚过一毛钱,用什么来偿还?

    “你别总把生活想的过于美好,你知道你如果跟我离婚将来你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蒋晨觉得她现在就是被一时的气愤冲昏了头脑,你要考虑自己会失去什么东西。

    “你大姐能在婆家的地位就取决于你离婚与否,我想你心里应该比我更加的有数……”

    有自己坐镇的情况下,陈元庆还敢动手去打乔青霞呢,你以为乔荞真的跟自己离婚了,老陈家不会吞了青霞?

    别跟他说什么感情孩子的,乔梅跟她前夫没有孩子还是没有感情?

    乔荞仔细看了蒋晨两眼,方才回答道:“钱,我早晚都会还你,你给我一点时间,其他的……”

    她不能因为要顾虑别人就不离婚,是蒋晨的道德出了问题,她宁愿别人来骂自己傻。

    明知道他出轨了,自己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为了他的钱面带笑容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就不是乔荞了,那是青霞。

    蒋晨听了乔荞的话,忽然笑了一声。

    “你做主了就没有想过你爸妈的想法?他们晚年用什么生活?”

    不是他看扁了乔家,乔建国会赚钱吗?张丽敏会赚钱?

    他们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生了乔荞这个女儿,乔荞最幸运的则是遇上了自己,没有自己他们是什么?不过就是在万千苦苦挣扎活着喘气的一员。

    跟自己谈离婚?她没疯那就是她家里人疯了。

    “这不需要你来管……”

    “行了,这次我给你道歉,下次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就是看错了,你应该相信我的……”蒋晨上手去揽乔荞的肩膀,乔荞猛地推开了蒋晨的身体。

    “你别碰我,我觉得脏。”

    蒋晨的耐性全部用光,他已经用尽了心思去维护这个家,去维护属于乔荞该有的利益,该给的他蒋晨自认都给了,给的绝对比任何男人都多

    满足她,满足她家里人。

    “你觉得谁不脏?”蒋晨的声音不大,但是很冷。

    他可以容许乔荞跟他发脾气,但是有一点她应该明白,他很讨厌别人故意说这样的话,不管她是心里这样想的还是就这样认为的,他不爱听。

    “谁都比你好……”

    蒋晨上手去,乔荞跟他两个人就撕扯上了,一个要抱一个死活不让抱,乔荞的力气不够,蒋晨真的动起火来,乔荞并不是他的对手,到底人还是被他搂在了怀里,乔荞觉得屈辱。

    在外面玩女人,明明是她亲眼看见的,他竟然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她的心被人打碎了扔在地上踩的一块一块的,真的马上就要承受不住了。

    “你以为的男人是怎么样的?我告诉你乔荞,没有男人不逢场作戏,我没有对不起你,你要我说几次你才能听得懂?”蒋晨勾着乔荞的下巴,到底要他说多少次,他爱她,她要的不也是他的爱吗?

    他给了,这样还闹什么?

    外面的女人不过就是玩玩,吃一种饭菜总会吃腻的,只要他还知道回家的路怎么走不就够了?

    蒋晨看着怀里的妻子气势渐渐软了下去,终于挑着唇角笑了出来,这样不就好了。

    生气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吻着乔荞的脖子顺势向下,双手紧紧箍着她的腰身,这几天没见,他都要想死她了。

    “老婆,我想你了……”

    乔荞呆呆的看着前方,冰冷至极的话语吐出口:“我一点都不想你,你知道我每天都在犹豫,我要不要上街随便找个男人上床来报复你,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你玩女人我就让别的男人来玩我,脱光了躺在床上让那些你最为不屑你最为瞧不起的人来上你老婆……”乔荞喊着。

    她真是疯了。

    很多很多次,乔荞心里就是如此所想,只是她不敢,有时候脑海里疯狂的念头就像是一把火,烧尽了所有的理智,可走出去之后看见那些男人,她觉得恶心。

    蒋晨冷不丁的抬起手照着乔荞的脸就是一记耳光。

    乔荞被打偏了身体,整个人趴在地上,极其狼狈的摔在地上,这是他们两个人自结婚以来蒋晨第一次动手。

    蒋晨很不想动这个手,但是她的话成功激怒了他。

    说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能说这个。

    “你别逼我对你出手。”

    他不想把自己冷酷的一面展现在她的眼前,老婆娶过来是用来疼的,是用来呵护的,但是她今天欠打。

    “逼你又能怎么样?我们俩现在还能回去?你是骗你自己呢还是骗着我玩呢?”乔荞情绪突然爆发,拿着手边的纸巾包突然砸了过去,这些天了,她没有吃过一顿饱餐没有睡过一宿好觉。

    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要累垮自己,难为死自己,她就不明白了,好好的怎么就走到今天这地步了?爱她为什么还要去睡别的女人?睡着别的女人然后调过头来骗她,为什么啊?

    她哪里对不起他了?除了没有给他生一个孩子,她哪里做的不对做的不好的要这样对待她?

    乔荞眼泪飞落,给她一个理由,至少能让她死的瞑目,她现在是死不瞑目啊

    原因呢?

    一边爱着她,一边享受着别人的身体,想到他睡过别人在来睡自己,乔荞只恨不得自己一死了之。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被人践踏到了这个地步,她活着干什么?

    乔荞从地上爬起来照着蒋晨扑过去,手高高的扬起拽着蒋晨的腿一个大耳刮子扇了下去,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发丝飞了起来,发箍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她不会打人,从来没打过人,甚至乔荞想,如果自己跟别人打起架来,也一定是别人打她。

    用的力气过大,将身体甩了出去,堪堪叠在地毯上,拽着蒋晨的裤腿。

    “你怎么可以这样的对我?到今天你还在试图欺骗我,蒋晨……”

    蒋晨这个名字她叫过白次,千次,曾经那么幸福的叫着。

    结婚的时候证婚人对乔荞:“你愿意嫁给他吗?”

    那时候乔荞则是带着一脸的甜蜜,结婚四年他们没有吵过嘴,即便吵架马上也会和好,而今天他在用血的事实来告诉自己,他就是这样爱着她的。

    乔荞揪着蒋晨的裤腿,没有办法站起来,她站不起来了,她只能痛哭。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待她啊?

    给了她希望在狠狠的打碎她的梦?打碎她的家?

    蒋晨黯然,低着头看着伏在脚边的妻子,蒋晨吸吸鼻子,他真的以为只要自己做了预防,哪怕就算是乔荞真的知道了,她也会原谅自己的,因为她爱自己,因为他们相互爱着对方。

    想要把乔荞给拽起来,乔荞却只顾着哭,她的难过谁都不懂,谁都不能代替她懂。

    乔荞不知道哭了多久,从地上试着站起身,狠狠吸了一口气。

    “都这样了,离婚吧。”

    “乔荞你听我说……”蒋晨突然抱住乔荞,用唇去吻她的发丝,他的乔荞是最善解人意的,他的乔荞不会因为这么一点的事情就舍弃他的,他的乔荞心肠是最软的,蒋晨想要说的话很多:“这页翻过去,我们重新来过……”

    乔荞听见蒋晨的这一句,突然尖叫了起来。

    “你到底还要伤我到哪里?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蒋晨你是不是想让我去死?你出轨了,你玩别的女人,你践踏我的自尊……”

    ……

    半小时后,乔荞坐在沙发上,无论蒋晨说什么,她就是不听,不理睬,自己陷入在自己的世界里。

    蒋晨拿她没有办法,只能给张丽敏打电话

    蒋晨脸色有些颓败,被乔荞那么一哭,弄的他心里也是难受至极,可女人永远不会懂男人的心,男人的爱和性是可以分得开的,女人爱就是爱全部,可男人并非就是这样的,他要怎么解释给乔荞听?

    说他心里爱着他,可看见别的女人依旧还会心动吗?

    说自己的钱都会给她,给别的女人的都是小钱,不足挂齿的?

    “妈,你跟我爸过来家里一趟吧……”蒋晨的尾音拖得长长的。

    张丽敏面色一变,走的时候好好的,老三也答应自己会好好跟蒋晨谈的,现在这是怎么了?

    张丽敏这原本就情绪有些不稳定,等来了女婿的电话,挂上电话没多久,自己想拿着电话进客厅,手里的盘子就忘记拿了,直接摔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怎么了?”

    乔建国听见声音慌慌忙忙的跑进来,就看见张丽敏有些发慌,应该来说她显得有些茫然,好像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一样。

    “怎么好好的就把盘子给摔了?电话是谁打来的?”

    摔东西肯定就跟这通电话有关系。

    乔建国这心里压着事情也是不能安静下来,心里乱的跟一团麻线一样。

    张丽敏脸色苍白,这可怎么办啊?要是乔荞真的坚持要离婚……

    这个傻孩子啊,妈不知道你委屈吗?你以为妈就愿意看着你受气?可你大学毕业你连一天工作都没干过,你这就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你这个笨孩子。

    “老乔,你扶我一把,我有点站不住。”

    乔建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张丽敏,哪怕就是过去家里条件不好,三个女儿同时念书,张丽敏都没有这样过,上前扶住妻子,张丽敏的身体就向下滑。

    “我这就是欠了她们的,一个离婚了还不够,这个又闹……”

    青霞挨打那么多次,你以为她看着不心疼?

    女儿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她在心疼也没办法,要是都离婚了,别人怎么看自己家?谁知道青霞没有闹腾起来,老三闹起来了。

    冤家,冤家啊。

    “老三要是不听我们俩的,怎么办?”乔建国担心的问道。

    这孩子打小就主意正,一条路走到黑,没太让他们担心过,谁知道一担心就来大的。

    张丽敏泪眼如涌,吼着:“她要是离婚,我就死在她面前,我看看她到底是那口气重要还是她妈我的命重要……”

    张丽敏满屋子找东西,乔建国就伸手去拉老婆,你这是劝架呢还是给孩子填气儿呢?

    逼着孩子去死啊。

    “你别管我,我不吓吓她,她就不知道害怕,我都是为了她好,以后她就明白了

    。”

    张丽敏把卫生间里的硫酸拿了出来,张丽敏觉得什么清洗卫生间的东西都没硫酸来的快,去污能力强,虽然有点危险,可摆在卫生间,谁能闲的没事儿去碰这个,再说她一般都在家,这个东西安全的很。

    包了几层放到包里,穿上衣服,跟着乔建国就奔着老女儿家去了。

    下楼的时候撞上邻居,邻居看着张丽敏这表情还有肢体动作有点不太对劲儿,这是吵架了?

    “这是要出去呀……”

    张丽敏连句话都没回答,一阵风似的就走了过去,乔建国想对邻居笑笑,可他现在也压根就笑不出来,老两口找急忙慌的就奔着楼下去了。

    两个人来的很快,蒋晨哽咽了一句,说实在的他没想离婚,没想闹成这样,可现在乔荞这状态……

    “妈……”

    张丽敏砸门:“你出来,我跟你爸来了,有什么话,咱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好好的说……”

    乔荞坐在床上拨了电话出去,打给乔梅的。

    乔梅接到老妹妹的电话,人在吃晚饭呢。

    “你让我过去,你得对我有个态度,你跟姐说,你到底想怎么干?”

    她至少得明确的知道老妹妹的心里想法,你是真的想要闹离婚还是就为了治治蒋晨?这点她得确定了,自己才会去。

    乔梅叹口气,过了这些天说实话她的气也消了挺多,她支持妹妹离婚,但也同意所有女人的想法。

    “二姐跟你说,因为你是我妹妹我才跟你讲这些话,除非你能确定找到个对你更加好的,不然离婚将来你会遇上一个什么样的,你不敢保证,收拾收拾他呢,他喜欢你,你指望他改掉这个毛病,这不现实老三,我就这么告诉你,狗改不了吃屎,你就是喂给他再好吃的东西,等它遇上了狗屎,它奔着味道就找过去了……”

    “离婚。”

    乔梅就要乔荞这句话,只要你不后悔,姐给你做主。

    乔梅的火气也上了来,你蒋晨搞外遇,现在我妹妹就提出来离婚,还没说跟你分家产呢,磨磨唧唧的干什么?

    “阮雷你干什么呢?”

    阮雷人在厨房给乔梅炒菜呢,之前不是把乔梅给得罪狠了嘛,这两天天天早早回家给乔梅炒菜,侍候祖宗一样的侍候她。

    “夫人,您吩咐。”阮雷一副管家的姿态。

    “你少跟我贫,用你的时候到了,你记得我叫你动手,你就给我打人,你听见了没?”

    阮雷呆了呆,在这事儿上他还是觉得自己不搀和的为好,原本老乔家就没看上自己,他这要是在出手把老乔家最吃香的姑爷给打了,这辈子他就更加不用进那个门了。

    “你冷静一点……”

    “你给我废话,这是我亲妹妹,一奶同胞的妹妹,我问你去不去?”乔梅有些咄咄逼人

    我跟你是为了什么?

    不管是我受到了委屈还是我老乔家的姑娘受到了委屈,你是我男人你就得给我出头,你不能叫别人欺负我,要不然我找你干什么。

    “我……”阮雷继续还要推。

    乔梅冷笑道:“好啊,不用你。”回房间拿着衣服就要出门,阮雷不放心,这样的场合真的打了起来,他也怕乔梅受伤,尽管知道人家应该不会动手,拽过来自己的衣服,脖子上的围裙都还没有脱下来呢。

    乔荞这回够狠,全家人通通都叫到了一起,她没想离婚,她绝对不会这样下蒋晨的面子,毕竟陈元庆跟阮雷都是外人。

    青霞接到电话,就劝乔荞:“你听大姐的,你先别冲动……”

    陈元庆跟青霞穿好衣服就往楼下去,陈元庆跟他妈匆匆交代了一句,详细的也没来得及说,孩子让老太太暂时管一管,毕竟青霞娘家现在出事儿了。

    陈元庆伸手拦了一辆车,两个人先后上车,原本乔荞家距离这边就没有多远,也就是六分钟的路程,很快就到了。

    青霞跟陈元庆来的要比乔梅来的早,乔建国人在客厅里坐着呢,张丽敏一看大女儿跟大女婿来了,有点纳闷。

    “你们怎么过来了?”

    青霞低声说着:“老三打的电话,让我跟她姐夫过来……”

    “乔荞啊,你到底还想干什么啊?”

    乔梅哪里是敲门,这是来砸门的。

    “谁啊?”张丽敏过去开门,等推开门看清站在外面的人,没好气的用鼻子喷气。

    “哪里有事儿都能看见你……”

    乔荞听见乔梅人来了,开门了,从里面出来了。

    乔梅一看乔荞的脸就知道挨打了,进门你说站都没站稳呢,她不管中间发生过什么意外,乔荞脸上红了一片,这是她用眼睛看见的,欺负她妹妹,你当她是死人是不是?

    上前就伸手去抓蒋晨的脸,这是阮雷动作快,阮雷也纳闷,进门就挠人,这是怎么了?

    没吃药就出门了啊?

    阮雷抱着乔梅的身体,乔梅指着蒋晨开骂:“臭不要脸,你还敢动手……”

    现场简直乱套了,乔梅什么话都往外骂,既然做不成家人了,大家撕破脸,那就谁都别给谁留脸面,张丽敏要是乔梅没说她压根就没看见,你说女儿那边脸背着她,她也没瞧见,青霞则是老好人,惯于和稀泥。

    “你别骂了,让他们两个人好好谈谈……”青霞觉得这样不好,什么事情说出来,说开了不就完了。

    “你给我闭嘴,你少说话,你在说话,你信不信我削你?”乔梅正在气头上,你别说是她姐姐,你就是她亲妈都没用,现在谁说话谁劝她喷谁。

    阮雷算是服了自己家的这个脾气,这真是横啊

    青霞就愣是没敢在继续说话,多一句废话都没敢放。

    张丽敏脸上带着几分的气愤,看着乔梅:“这里不用你,你赶紧回你家去。”

    “说吧,你打算给我妹妹点什么?也别枉了你爱她一场的口号。”

    说什么都是假的,只有谈钱才是真的。

    这个世界上,什么兄弟姐妹父母,都没钱来的真心。

    “乔梅你给我闭嘴。”张丽敏极其败坏。

    “乔梅啊,爸妈都出面了,你就少说两句吧,爸妈说了还不算吗?”陈元庆吭声了。

    大姐夫怎么说也是姐夫,陈元庆觉得自己说话乔梅应该给点面子。

    乔梅笑了,行,她现在不说话就听听怎么说。

    “我要离婚……”

    张丽敏起身冲了过去,照着乔荞的脸就给了一下子,乔建国拽着张丽敏,青霞看着有几分的心酸。

    “妈,你别打她……”

    老三心里够苦的了。

    “我怎么就这个命啊,行,你前脚离婚,后脚我就死给你看……”张丽敏拍着大腿,起身就作势要拿硫酸,可惜张丽敏这硫酸还没有拿出来,乔荞那边就已经有动作了,家里的人不理解她,这么些天了,因为这些事儿在继续纠缠下去,她迟早都会疯的,她真的受不住了,真的撑不住了。

    青霞反应是最快的一个,发现乔荞不对劲儿,自己上手就去抱住妹妹的腰。

    多悬。

    乔荞家客厅这窗子不算是高,她一条腿直接就抬了上去,张丽敏是为了吓唬女儿,乔荞是真心想死。

    既然家里不支持逼着她去死,她还有什么活劲儿?不是觉得蒋晨比她重要吗,那就留着蒋晨,她死总可以了吧。

    “乔荞啊,你要吓死大姐啊,你这是干什么啊……”

    青霞眼泪唰唰的掉,自己看着长大的妹妹,有话好好说。

    张丽敏彻底就被吓傻了,老二老三向来说一不二,说要跳楼那肯定就绝对不仅仅是为了吓唬谁,张丽敏在怎么样也不至于要逼着自己女儿去死,吓的也忘记了哭,乔建国就闷着头,吸着烟。

    看样子,今天晚上肯定就是最后谈判了。

    一屋子女眷的哭声,这声没了,下一波就自动连接上,哭的这个带节奏的。

    “我要离婚,你们让不让我离?不离我就去死。”乔荞低着头说道,她现在已经哭不出来眼泪了,双眼木然的看着蒋晨的方向,是不是真要逼死她才会觉得甘心?

    张丽敏不敢吭声,真惹毛了姑娘,跳楼死了,她上哪里去找姑娘去?

    青霞劝:“你听姐的话,你现在跟姐回家,蒋晨你先冷静冷静……”青霞还在试图和稀泥,按照青霞的想法,这婚铁定还是不让离,拽着乔荞的手就要往自己家拉,这边对着陈元庆使眼色,怎么样因为得先把老三给拉回家里

    “你能不能不说话?”乔梅斥责青霞。

    乔梅总觉得自己大姐青霞就是受虐体,怎么讲?自己每每见到大姐这副奴才样就恨不得上去抽她两巴掌,要不然都对不起大姐这副圣母像。

    你妈的,你妹妹被人欺负到了这种地步,你还跟着和稀泥?还劝过下去?

    你老妹妹的脸肿着,你们都是瞎子都看不见?

    可真是为了钱,什么都出卖不要了。

    乔梅拽着青霞的手:“你自己看,你看清楚一点……”说着照着青霞狠狠就推了一把,捏起来乔荞的脸让青霞看清楚点:“你老妹妹现在被人打啊。”

    乔梅声势嚣张,青霞哽咽,她也不知道老二为什么总是动不动就对自己这样,这还有外人,你说自己要是跟她一样的,多叫别人笑话。

    “我不是合计劝和不劝离……”

    乔梅冷笑:“劝和不劝离?怕我姐夫以后升不到更高的位置去了?你就用你妹妹来当你们两个人升官的工具?”

    “乔梅你够了,我忍你半天了……”陈元庆吼出声音来。

    乔梅眼睛里压根就没放过陈元庆,何来给陈元庆面子?

    今天是有仇报仇,幽怨抱怨,她这些年早就看陈元庆不顺眼了,她就是懒得说,今天正好他撞了上来。

    “你给我闭嘴,你忍谁半天了?你是个什么东西,陈元庆我告诉你,想用我妹妹换钱花,你也得问问我这个当二姐的,你算是什么东西你出声来管?你以为你是这个家的女婿你就有资格伸手来管这家女儿的婚姻?做你的春秋大梦,你打青霞,乔青霞是个欠打的货,她挨打不够我懒得管,乔荞是我妹妹,你多说一句试试,你今天多说一句,我就要你的命。”

    乔梅说话又快又狠。

    陈元庆今天敢说一个不字,在敢嘚嘚嘚,她就真的敢马上拿刀把陈元庆给剁了。

    陈元庆气的脸红脖子粗,自己现在如果在拦着,好像他就真的图谋什么一样。

    “我懒得跟你说,青霞回家,省得别人以为我们算计人家什么,好赖不知,行,我就看看你妹妹离婚之后还能找个什么样的……”

    青梅冷笑:“找个什么样的不牢您费心,只要不找您这样的就行。”

    乔梅的嘴巴也是够缺德的,一句话不肯想让。

    陈元庆拉着青霞就调头出门了,家里就剩这么几个人,张丽敏看着场面实在闹的太不像话。

    “乔梅啊,你这么好使,你去拿刀,你把你妈我也给剁了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剁……”

    “是个男人你就痛快点。”乔梅逼近蒋晨。

    蒋晨觉得颜面扫地,他这人别的不是很在乎,就在乎自己这张脸,乔荞算是懂他,把她全家人都叫到家里来,这样的下他的面子,现在又被乔梅的话逼到这个份儿上,蒋晨就是下不来台阶了

    “离婚可以,你妹妹净身出户。”

    张丽敏嚎了出来,就非要闹到这样的境地啊,非得闹到把蒋晨逼着急了,这回她们就都满意了。

    “行。”

    乔荞应了。

    张丽敏脸色苍白,不自觉的捂着胸口,这个傻丫头啊,傻丫头啊,你怎么能答应净身出户呢?

    “我不同意,蒋晨出轨在先的,就是上打官司,我们家老三没错……”

    张丽敏这态度扭转的有些奇怪,这一声喊出来,把乔建国都给喊愣了。

    乔建国一直都以为张丽敏是不同意女儿离婚的,那现在怎么就谈上怎么分财产了?

    张丽敏是护着蒋晨,可说到底谁是她的亲生女儿?乔荞才是,真的涉及到离婚财产,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糊弄不糊弄谁,乔荞必须要抓着钱,这是张丽敏最后的底线。

    蒋晨无视丈母娘的话,今天乔荞不是非要离婚吗?

    那好,他就请个人来好好的算算,离婚她们女方到底能得到什么。

    “这房子是我花钱买的,现在我有权力请你们全家出去……”

    “蒋晨啊,你可不能这样翻脸不认人啊……”乔建国对着女婿说着,你看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你怎么能说翻脸就翻脸呢?

    蒋晨的少爷脾气上来了,他低声底气的当孙子当了多少天了?自己就求她,她给过自己一点机会吗?

    要离婚是吧?

    他倒是要看看,到时候是谁求谁。

    蒋晨玩上狠的了,要离婚可以,先把财产分清楚,这边请了律师,律师也是真够尽职的,马上就起草,等第二天直接上门。

    乔荞跟蒋晨结婚的时候,原本就是什么都没带过,就算是夫妻财产她也分不走的,蒋晨有办法叫她一毛钱都拿不到,不仅如此,乔荞还要负责蒋晨外面的欠债。

    很简单的道理,越是有钱的人,外面欠的钱就越是多,每天睁开眼睛没开始赚钱呢,就欠银行一屁股的债。

    张丽敏觉得身体发凉,怎么会这样啊?

    律师解释得很是清楚,蒋晨先生这是有欠外债的,如果离婚,乔荞女士需要承担起这些责任。

    蒋晨现在就是玩狠的,你不是要离吗?我就让你好好的看看我无耻的这一面,以前是我惯着你。

    “蒋晨也不是个东西……”张丽敏恨恨的骂着。

    人要翻脸,立马下了桌就无情,之前说不离婚的人是他,当然也有可能现在就是为了吓乔荞,那你吓乔荞你就不想想她不顾虑不顾虑她呀?

    张丽敏的思维有些问题,真的离婚了,蒋晨是你什么人?人家跟你沾亲带故吗?

    乔梅冷笑,站起身,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家人活的姿态有问题

    谁有钱就抱谁大腿,你首先就没有搞清楚一个事情,钱是有,可惜不是乔荞自己的。

    “妈,蒋晨不是号称你亲生儿子嘛,你跟他说,叫他把钱都给乔荞……”

    乔梅觉得母亲嘴上经常说蒋晨这样好那样好,既然这么好,你就伸手跟蒋晨要,你看蒋晨给给你不。

    张丽敏表情带着恨,不是恨蒋晨,这是恨乔梅呢,恨乔梅这样不给自己留面子,这样下她的面子。

    青霞家里那边,青霞婆婆说是亲家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得过去看看,其实看什么看,就是怕乔荞真离婚了,以后没有人拉扯陈元庆,自己儿子有多少的本事她心里还是清楚的。

    青霞领着人来的,青霞婆婆一进门,张丽敏觉得这下可好了,人都丢到全世界去了,能知道的现在都知道了。

    “亲家啊,你也别怪青霞,孩子回家也是上火……”

    乔梅坐在一边吃苹果呢,乔梅这做派一般当婆婆的就都瞧不上,不干活还馋,喜欢吃零食,可惜不管是之前的丈夫还是现在的这个,都惯着她这个毛病,宁愿大家都不吃,就紧着她一个人来吃。

    乔梅一口一口的咬,咬的嘎吱嘎吱作响,吃的这个欢。

    不管是乔荞婆婆还是青霞婆婆都不喜欢乔梅,特别陈元庆他妈,厌恶乔梅厌恶到了极点,谁让她生的是个儿子呢,觉得乔梅这样的女的,还能活成这样,这就是老天爷不开眼,就应该走路上让汽车撞死了算。

    亏得她还有脸坐在这里吃苹果。

    乔梅感觉得出来,自己大姐这老婆婆眼睛里飞刀子。

    “坐吧……”

    陈元庆母亲就劝张丽敏,绝对不能让乔荞离婚,真的离了,将来肯定会后悔的。

    “男人就是这么回事儿,你不能认真,真离婚了以后还指望找什么样的?咱们说这姑爷人品就算得上是好的了,她往娘家怎么花钱,姑爷都不管……”

    乔梅冷笑,你是怕将来老三离婚吧了,你们家占不到便宜了吧?

    张丽敏摇头。

    “你是没听见啊,这女婿也跟我想象当中有点不一样了……”

    过去觉得比亲儿子都要亲,可蒋晨这么一发狠,算是彻底把张丽敏给推开了,不管他说的真假,他现在的态度让张丽敏害怕,我向着你也越不过我亲生的女儿,我一切得为我自己的女儿着想。

    家里这边商量的热火朝天的,乔荞直接找孙国慧了。

    “难得,你怎么过来了?”孙国慧拢拢头发,才睡午觉起来。

    自己踩着拖鞋转身往里面去,乔荞却不肯进门,这道门估计自己以后也没有机会在进来了

    “妈,我最后一次这样喊你,我要跟蒋晨离婚。”

    孙国慧一听,觉得乔荞这是没睡醒吧?

    倒是来了兴趣,发生什么事儿了,能让她亲口说出来离婚?

    “你进来坐,你说说看。”

    难得,乔荞是孙国慧正牌儿媳妇的时候,孙国慧对她没有多好,这眼看着就要成为前婆媳了,你说孙国慧的态度还变了。

    乔荞不肯说,孙国慧也知道她的脾气。

    “你不进来我不勉强你,我就一句话,人是你自己选择的,乔荞啊当女人得有肚量……”

    索性是跑不出那些事情,能是为了什么就可想而知。

    孙国慧也懒得追根究底,她是想让儿子离婚,可希望乔荞别是在冲动的情况下做的这个选择,不然她后悔了,掉过头纠缠儿子,你说对他们家也是一种伤害不是嘛。

    “妈,你儿子就是个混蛋……”

    孙国慧的脸色变了变,是不是混蛋还轮不到你来说。

    “我就讲这些年你们结婚四年,你说这四年当中,他搭了你家多少的钱?你自己家什么条件需要我说吗?说句不好听的,你没资格批评他……”

    离婚是吧?

    她同意。

    孙国慧给蒋晨打了电话,蒋晨觉得有些累,事情都交给律师去办,这边照旧该怎么生活还是要怎么生活,身边安静了两天,他已经风流惯了,这就是一种病,你让他回家装两天,他能装,可是你叫他永远守着一个女人过,蒋晨做不到。

    菲菲就跟在身边呢,两个人在酒店里住好几天了。

    “妈,我说了这事儿不用你管……”蒋晨砸了电话。

    就是亲妈他也不给面子,一个两个就都想来替他做主,他说不离婚,谁能逼着他离?

    孙国慧也是生了一肚子的气,自己是为了谁?简直就是不知好歹。

    你要是真喜欢她,你就外面别乱来,你外面乱来,还口口声声的爱着她,这爱情也够廉价的了。

    蒋晨不愿意出面,不愿意正视,你乔荞能折腾你就折腾吧。

    乔荞从大学毕业她几乎就没有做过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说实话全部都是在混日子,因为嫁了一个好丈夫,谁不羡慕她,谁会要求她什么,娇娇气气的,蒋晨也是赌,就乔荞这两下子,你离婚?你离一个给我看看。

    乔荞在瞒着乔梅的情况下,就愣是把离婚给办了下来,等报纸公布的那一天,蒋晨都傻眼了。

    他自己都没搞懂,自己不出面的情况下,就女方自己就能把婚给离了?

    乔荞东西都收拾好了,跟乔梅打了照顾跟乔梅借钱,说起来也是可笑,号称嫁了一个有钱的丈夫,最后离婚了,手里竟然就连几千块钱都没有,可悲不可悲?

    “二姐,你借我点钱

    。”

    乔梅看着妹妹这张脸,原本过的太过于滋润,现在苍白无力的很。

    “你等着。”

    给阮雷打电话,叫阮雷马上给自己送两万块钱过来,乔梅知道阮雷手里是肯定有。

    “你要买什么?”阮雷痛痛快快的就答应了,乔梅用钱,他有多少给多少花。

    “我妹妹要用钱。”

    阮雷起身的动作顿了顿,你看要是乔梅用钱的话怎么都好说,要是乔荞的话,这就得打个折了,乔荞现在这情况,自己借给她钱,她将来能还得起吗?

    “阮雷……”乔梅喊了一声。

    “我这等一下还有事儿要做呢,要不你等我两天的,我手里也是没钱……”

    “你妈的,阮雷你借还是不借?我就这么一个妹妹……”

    乔梅拿着电话就开骂,阮雷一脸的不情愿,他都说了,乔梅花多少都有,借给她家里她妹妹,那自己实在就……

    “不借是吧?行,我出去卖去,我还不信我卖不到两万块钱……”

    乔梅发狠了。

    阮雷这一听,这姑奶奶,他借还不行嘛。

    阮雷借钱可是让乔荞把字条写好了,上面欠多少都写明白了,归还也得有日期是吧,乔梅眼看着又要发飙,乔荞拿过来就签了。

    乔荞去哪里了,乔梅也不知道她也没问,心情不好,出门转转这也是应该的,就是换个城市生活这也没错,不然待在自己妈的眼皮子底下早晚都会疯的。

    这边张丽敏都不知道情况,你说孩子就把婚给离了,直接就躺床上起不来了,蒋晨过来找了几次,乔荞人去哪里了,没人知道,问乔梅,乔梅一个不知道十个不知道的。

    蒋晨找了半个月,心思有点淡了,他付出的努力还不够嘛?

    就说这事情从头到尾,乔荞闹的,有点过分了,一点脸面不给自己留。

    “二姐……”

    乔梅讥讽出口:“可千万别这么喊我,我承受不起,我没有你这便宜弟弟。”

    乔梅的嘴上就好像挂了刀片一般,说出来的话又厉又狠。

    蒋晨抹了一把脸。

    “我跟她结婚四年了,不说谈恋爱的时间,这些年我是怎么对她的?她心里就没数吗?现在躲我躲开了……”蒋晨差点就哭了,自己终究是没舍得这段感情,可惜人家已经舍弃他了,他也有属于他的骄傲,既然这样的话,希望她将来不会后悔。

    再深的感情,迟早有一天时间都会抹平的。

    乔梅翘翘唇,说蒋晨对乔荞好,这点乔梅承认,你找不到这样的男人

    蒋晨多余的话也懒得再说,她们都是姓乔的,说了也没意思,他最后能为她做的也就是这些了。

    蒋晨把自己名下的房产,一些在这边买的房子留给了乔荞,并且一口气给乔荞留了一百万,给她父母买的房子车这些就当他是赠送的,他原本就不缺,现在更加不会要回来,那时候就是为了逼她妥协,谁能想到最后还是这样的结果。

    蒋晨觉得自己做的无愧于心,爱过她一场,不能白爱。

    乔荞以后要是回头来找他,这个人他也肯定不能要了,因为心被伤透了,这些天他找了多少天了,她就避而不见,那就这样吧。

    当蒋晨把钱跟房子给乔荞的时候,乔梅的心有点软化,能做到这一点的男人不多。

    “你帮我转达一句,那一巴掌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打她……”

    蒋晨眼泪往下掉,弄的乔梅心里还挺不是滋味儿的。

    蒋晨转身就走了,乔梅给乔荞打电话,乔荞人在哪里她不知道,但是她有乔荞的电话。

    “人哭着走的,说那一巴掌不应该打你,给你留些钱让你防身,怕你什么都不会做,说你离开社会这么多年了,不能适应社会……”

    “……”乔荞捂着唇,尽量压低哭声,可惜哭音压制不住,到底还是哭了出来,抱着电话自己大声的哭着。

    爱情是个什么样子的?

    有人说爱情燃烧了自己,燃烧了生命,那是一种你哪怕想到他也会淡淡笑出来的幸福感。

    爱情留给乔荞的却是耻辱感,更多的是一种豁开心脏用刀子鲜血淋漓的疼痛感。

    如果蒋晨没有最后这样做,乔荞会记着对他的恨,可偏偏做了那样不可原谅的事情之后,他又显得这样的情深不倦。

    情深?

    怎么会是情深,真的情深,他们怎么会走向今天的这个地步?

    乔荞痛苦,迈不出离婚的那道门槛,她以为自己可以坚强,却只是当着人笑背着人哭。

    蒋晨是被司机送回来的,多久孙国慧都没看见儿子的脸了,儿子跟儿媳妇离婚,蒋晨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这在孙国慧来看,那些不过就是小钱,夫妻一场给点安身费也不算是过分,反倒是乔荞跟蒋晨离婚之后,孙国慧高看了乔荞一眼。

    很多女人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乔荞算是完成了她的心愿,她一直不认为乔荞是个能嫁进自己家的好儿媳。

    司机打电话上来,说是蒋晨横在后车上,他不敢上手去搀扶,让孙国慧出来接一把。

    孙国慧穿上睡袍,从楼上下去,她这么一折腾还能有谁睡得着?蒋放压根人就没回来,大部分蒋放都不回来睡,孙国慧也懒得去管。

    司机下了车,蒋晨就躺在后面,司机劝了几次,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听见。

    孙国慧拢拢睡袍,照着路灯这侧走了过来,身子探了进去:“好了,回家了,妈妈在这里呢

    。”伸出手拍拍大儿子的脸。

    知道他们有感情,再深的感情也有过去的一天,时间会让他淡忘这个女人的。

    没有逼乔荞离婚,这是她自己选择的,孙国慧表示钦佩,甚至愿意为乔荞鼓掌,真是个勇敢的女人。

    车灯大开着,一闪一闪打在前面的墙壁上。

    蒋晨抓住母亲的手,他的大脑有些迷糊,只知道这是一双女人的手,闭着眼睛眼泪淌了下来。

    “我错了……”

    孙国慧愣了一下,随后突兀地拍了拍蒋晨的手,儿子是她生的,大的小的都有,风流就是一种病,改不掉的。

    爱情总是有个期限的,过了这个期限你就要去爱别的人,哪怕爱别人的身体。

    “好了,别耍赖了,在耍赖妈妈就要笑话你了……”抬起头看着司机:“你给蒋放打电话,叫他回家来。”

    司机在一旁打电话,孙国慧把儿子从车里搀扶了出来,蒋晨就任由母亲把自己搀扶进了家里。

    “妈,你高兴了吗?”蒋晨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孙国慧原本想要给儿子倒杯水喝,看着他这样自己心里也是难受,儿子是自己生自己养的,听见蒋晨的话,孙国慧的唇角翘了翘:“你首先要搞清楚,你们两个闹离婚,妈妈没有在中间起任何的反作用,离婚也好不离婚也罢,问题没有出在妈妈的身上。”

    “不是你总难为她……”蒋晨的声音渐渐暴躁了起来。

    孙国慧冷声打断儿子的话,哪怕就是儿子现在这副模样她也不会退让半分。

    孙国慧是个不会后退的女人。

    “你知道你们婚姻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你爱她,却已经忘记了爱她的感觉……”

    “你爱她,你却睡别的女人,你爱她,你睡别人之前没有想到这一切早晚会有一天变成现在这样吗?别打着爱的名号,蒋晨我跟你爸爸对你有很大的希望,蒋放是老小,我跟你爸爸也没指望他能怎么样,他一辈子平平安安的有花不完的钱,快快乐乐就好,你已经多大了?”

    蒋晨在孙国慧上楼的时候拿着杯子砸像了电视,孙国慧的脚步没有停顿过一下,东西坏了还可以再买,心里的那口气发泄出来就好,你适合更加好的女人。

    蒋晨最后一次见乔梅除了给乔荞留了一些钱包括一些房产,还有对老姨的一句警告。

    “我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朋友,小心被骗。”

    说的小心被骗,指的就是曹笙雨,他这个姐夫也当到头了,以后估计没有在见面的机会,说的话是真心的,至于曹笙雨跟她妈会不会听,这并不在蒋晨管的范围之内。

    张丽敏下楼的时候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女儿离婚这根本就瞒不住,她现在出门就感觉别人在看着自己的脸。

    邻居总是问,你女婿还没有从日本回来吗?张丽敏觉得双颊发烫,支支吾吾的不肯回答,她越是如此,人家就越是心里狐疑,觉得乔家老三好像出大问题了。

    乔梅赶到医院,青霞在侍候张丽敏了,张丽敏看见乔梅来了,没好气的摆着手

    “你滚,我不想看见你。”

    乔梅看着自己妈妈这样活蹦乱跳的样子,也不用担心了,证明自己老娘身体很好,还有力气骂人呢,暂时不会有碍的。

    青霞这两天也是没有睡好,跟着乔荞上火,眼睛下方很是浓重的青黑色,反倒是衬得乔梅的脸色很好。

    乔梅脸色有什么不好的,她能吃能睡,什么事儿都不往心里去,她有什么值得睡不着的?

    “我来就是跟你说一声,蒋晨前几天来找我……”

    张丽敏听不得蒋晨的名字,蒋晨以前有万般的好现在就有万般的不好,张丽敏觉得自己就是被蒋晨给欺骗了,蒋晨把她的心都给伤得透透的,其次就是恨小女儿,一声不吭,自己离婚就跑了,你有本事跑,这辈子你就别回娘家,正好她也懒得去看,省得气死自己。

    丢人啊。

    老二离婚,现在老三又离婚。

    青霞抬头看着乔梅:“他找乔荞了?”

    乔梅坐下身,将包放在自己的腿上。

    “没有找,蒋晨不会回头的,他的面子都被老三给下没了,那么要脸的一个人,闹这么一场还觉得不够?给乔荞留了一些钱还有房子……”

    张丽敏听着二女儿的话,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淌,锤着床板,都是老三作妖啊,这个世界上哪里去找这样的好男人去?离婚了还怕你过的不好,给你钱给你房子,看看别人离婚都是为了钱打破头。

    张丽敏没有问乔荞的钱要怎么用,也没有问乔梅钱在哪里,倒是乔建国有点动心。

    蒋晨给乔荞离婚,以后家里的生活费怎么办?过去是月月乔荞给拿。

    乔梅看着自己爸,诧异的开口:“爸,你要动这个钱吗?”

    你三女儿才离完婚,现在人在哪里你都不清楚,将来她能过成什么样你都不确定的情况下,你要碰这个钱?刚刚自己爸爸说什么,他要做生意?跟谁合伙?

    乔梅只想笑,这些年了她是第一次听见说,自己爸爸还有做生意的头脑,是送钱给别人去花吧。

    这些钱是你女儿用眼泪换回来的,她现在还不知道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躲着呢,有家回不得,还有比她更加可怜的吗?

    乔建国被女儿说的有些讪讪的,他不是合计帮乔荞攒钱嘛,乔荞过去花钱就大,你说这离婚了,以后也没有人给了……

    张丽敏跟青霞一致都是认为乔荞离错婚了。

    青霞晚上还是要回家的,因为娘家妈住院了,婆婆在家带孩子做晚饭,她进门的时候婆婆人在厨房做饭呢,青霞赶紧换了围裙走了进去,从婆婆的手里接过铲子。

    “真离了?”

    青霞的婆婆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放着富贵的生活不去过,松手把自己的生活让给别人,这不是二嘛

    “你妹妹离婚就什么都没分到?”

    这就是一定的,也没有多少的才能,这下好了,人家真的离婚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青霞叹气:“蒋晨人还是挺好的,给乔荞留了足够的生活用的……”

    青霞用乔梅的话说那就是个2b,你娘家妹妹离婚,离婚之后前夫给了多少钱,你回家竟然对着你婆婆二话不说全部都吐了出来?你有考虑过你妹妹的感受吗?

    陈元庆他妈这一听,这就是绝种的好男人,有福你给往外推。

    这种男人你哪里去找?

    你随便就找,哪怕就是富翁离婚还恨不得将一毛钱都算计得清清楚楚的。

    吃过饭青霞在厨房收拾碗筷,儿子在客厅里写作业,陈元庆母子俩在老太太的房间里说话。

    “你三小姨子这回手里可有不少的钱了。”

    虽然是靠着前夫设施的,那也是钱啊。

    陈元庆点头:“也就是蒋晨那个傻子,都离婚了你还指望她守着你?女人最靠不住了,你看着吧,现在难受,过两个月弄不好就嫁人了……”

    陈元庆他妈笑:“哪里就那么好嫁了,嫁过那么本事的一个丈夫,你看着吧,二婚能娶她的都得是什么样的人,乔荞能甘心?”

    从俭入奢容易,从奢入俭难啊。

    青霞洗了手,准备回房间,陈元庆的母亲喊了青霞一声。

    “乔荞现在人还在外地呢?”

    青霞摇头,妹妹根本就没跟自己联系,青霞也说了,乔梅知道乔荞在哪里,离婚都离了,还能怎么样,现在就盼着乔荞自己能想开,跟蒋晨复婚最好。

    陈元庆的母亲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青霞:“你还是大姐呢,多关心关心妹妹,这个时候她一个人住在外面,你说每天哭情绪也不会好,你给乔荞打个电话,让她来我们家住两天吧,就当散散心了。”

    “青霞啊,能劝还是要劝,乔荞毕竟是你妹妹,还是亲的,你总不能看着她走下坡路吧,现在女人不值钱,我们都是经历过的,你说有点事情就闹离婚,你得有多少的资本?别人家也闹同样的事情,为什么别人不离婚?难道别人都傻?”

    家和万事兴,就乔荞这个心高气傲的劲儿也是够呛。

    你丈夫出轨你就不从自己的身上找找原因?你如果都是正确的话,你丈夫怎么会外面去找安慰?

    青霞点头,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她就是这样觉得的,不能出了事情就闹离婚,现在可好。

    心里觉得婆婆特别的通情达理,回了房间就给乔梅去了电话。

    陈元庆的母亲这边跟孙子打着商量,叫孩子把房间腾出来给他老姨住。

    “我老姨自己有家,来我们家干什么?”

    老姨的家又大又豪华

    当奶奶的摸摸孙子的头:“你可要好好的对待你老姨,将来你老姨要是没孩子,你就给她送终,知道不?要不然奶奶可不让你……”

    乔荞生不出来孩子,如果复婚那就不说了。不复婚的话,老乔家就这么两个孩子,不是青霞的儿子就是乔梅的儿子,乔梅离婚了,只有自己孙子是最合适的人选。

    乔梅跟阮雷正在外面吃饭呢,乔梅接起来电话:“嗯,姐找我有事儿啊?”

    “老三是不是换号码了?你把她的号码给我。”

    乔梅咽下嘴里的东西:“你找她干什么?”

    “她现在心情不好你就让她自己住在外面啊?要是出点事情怎么办?”

    青霞怕自己妹妹想不开。

    乔梅就不乐意听这样的话,怎么离开一个渣男,自己还活不下去了?至于为了渣男要死要活的吗?

    要是乔荞真的这么干了,乔梅只盼着她赶紧去死,吞完安眠药顺便去路上叫车子在撞两下,那样没出息的人可不是她妹妹。

    心里倒是觉得暖心,你看这就是亲大姐了,不然旁人谁会挂着你?

    “让她自己待着吧,她想通了就好了。”

    “我是想让她来我家里住几天,我能陪陪她。”

    乔梅听出来了,这最后的一句才是关键。

    “是你的主意呀,还是你婆婆的主意?”青梅冷哼着。

    她说呢,大姐怎么会想起来关心乔荞,原来原因就在这里呢。

    按照青霞的个性,关心老三那就是一定的,可她不敢张这个嘴说要把乔荞接到家里去,她家她说了不算。

    “我的主意……”

    “算了吧,谁家她也不会去,你别管她……”

    乔梅就是不给电话,青霞这边也弄不过乔梅,只能挂了电话,陈元庆他妈听见青霞挂了电话,踩着拖鞋立马跟了进来。

    “什么时候来?要不要我现在就收拾收拾?”

    乔荞来了,得给盖新被子。

    “妈,你你别忙了,乔梅没给我老三电话……”

    陈元庆母亲不禁看着青霞,好半天点点头,坐在床边:“不是妈说,你家老二忒霸道了,那乔荞是她妹妹就不是你妹妹了?你看这乔荞一离婚,乔梅就把所有人跟乔荞都给隔离了……”

    青霞一听,也是觉得老二这次过分了,大家都是担心乔荞……

    乔梅把蒋晨的钱转了一圈,最后从自己的手里给了乔荞。

    “我不想要他的钱……”

    乔荞瘦了不少,脸色不太好看

    乔梅照着乔荞的头就是一巴掌:“不要?你可真大方啊,蒋晨对着你大方不是因为爱你,这钱就是施舍给你的,他是缺钱的人吗?拿着钱告诉你,离开他有你后悔的,你耍什么骨气?你是有一技之长呀还是有本事马上就能赚到几百万?”

    “要是不想活,从这里跳下去,一了百了……”乔梅揪着乔荞往窗边去。

    这还是得感激蒋晨,因为有他给的钱,乔荞现在每天住在五星级酒店,钱现在对她来说已经没有感觉了,花的麻木。

    乔梅按着乔荞的头,不是她当姐姐的不鼓励妹妹,可事情要分怎么回事儿,这个时候自暴自弃的,什么寻死觅活,要是真死还行,不是真死就别扯这些。

    “姐,你放开我……”乔荞推了乔梅一下。

    总得给她一点时间缓和过来吧?

    她跟蒋晨一起生活了四年,留在记忆里的大部分都是美好的,总得给她时间过渡过渡吧?

    乔荞跟乔梅上街,说实话她很不愿意出去见太阳,觉得太阳晒在自己的脸上,把自己照的无所遁形,她觉得痛苦,不想跟人说话不想吃东西,不想睡觉。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乔荞不想回家,因为回家可预见的就是……

    张丽敏给老姨打了电话,老姨一听到底这还是离了,心里有点窃喜,自己姐姐家不就是仗着这个姑爷嘛,现在蒋晨没了,还得瑟什么?

    这些年被姐姐骑在头上,对着她指手画脚的,终于自己也有挺起来腰板的一天。

    “蒋晨说那个朋友人不行,你叫笙雨赶紧跟他黄了……”

    你以为张丽敏现在还有闲心愿意管这事儿?还不是因为曹笙雨是她外甥女,她不能看着不管。

    老姨一愣,这又是说的哪里的话?

    你家乔荞跟蒋晨离婚了,我家笙雨认识的人就是不着调的?怎么就那么凑巧呢。

    之前为什么不说?

    扯着笑容:“我看人挺好的,我们也观察过,不会的……”

    张丽敏知道自己妹妹心里怎么想的,苦口婆心的劝着:“我知道你觉得我是看着自己女儿离婚了,你女儿嫁得好我就眼红,我是那样的人吗?你也看见了,乔荞最后怎么样了?不说了,笙雨就找个平平常常的人,别奔着钱去……”

    老姨憋得心里难受,这是说的什么话?

    你女儿离婚?

    你女儿离婚那就对了,老姨心里恶狠狠的想着,觉得可真是又解气又解恨。

    ------题外话------

    是哒,今天v了,原本想就放一万的,后来一想在憋两天,估计乃们都得对着我扔砖头了,就把前面所有的章节合并到一起,最后就是这字数了,谢谢陪简大妈依旧走到这里的人儿们,么么哒
(快捷键 ←)上一章:55回 颠倒黑白返回目录下一章:57回 一个人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