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穿越小说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最新章节列表 » 57回 一个人过

57回 一个人过

文/简思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本章字数:12685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txt下载
推荐阅读:九荒纪 超级天启 无量钱途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魔门败类 冷王霸宠之彪悍医妃 农香满园 足球皇帝 帝国的朝阳 超级动物园
    “姐你就先不用担心笙雨了,还是先担心乔荞吧,这离婚之后她还能一个人过吗?想要在找个蒋晨那样的又太难,要不然我划拉划拉身边离婚的男人?不过人家能看上乔荞吗?要是带孩子还能考虑……”

    张丽敏放在腿上的双手抖了起来,脸上似悲似喜,忽地站起身,然后慢慢压下了怨气。

    “好,我不管。”

    ……

    乔荞一个人在外面游荡了一个月,张丽敏那是亲妈,到底还是没忍住。

    “你给乔荞打电话,叫她回家。”

    张丽敏挂下电话,嘴里觉得发苦,就这么几天,折腾的她掉了好几斤,这可真是比减肥都快,吃什么都没有味道,嘴里木木的

    乔荞是被乔梅给送回来的,手里提着行李袋,姐妹两个人前后上了楼,乔梅敲门,张丽敏老早就去市场买了菜,已经准备半天了,孩子在外面游荡,不知道吃饱了没有,每天都吃什么?

    踩着拖鞋推开门,转身就进了屋子里,脸上挂着冷冰冰的表情。

    “进啊,自己家不认识了?”乔梅看着妹妹说了一句。

    “先吃饭吧。”

    张丽敏进了厨房,乔梅对着妹妹挑挑眉头,拉着乔荞进了厨房,张丽敏坐下身,母女三个人就吃上饭了,乔梅吃的很欢乐,就是她离婚的时候她也这样,更加别指望她妹妹离婚,她给点什么反应了。

    张丽敏嘴里嚼着米饭,嚼着嚼着眼泪掉了下来,用手恨恨地擦掉。

    “妈……”乔荞叫了一声。

    母亲这样哭,她心里难受。

    张丽敏摔了筷子:“我还是你妈吗?离婚这么大的事儿,你有没有通知过我?妈就这么劝你,你最后到底还是离了……”

    乔荞也跟着落泪,没人能体会到她心里的难受。

    张丽敏欲继续说,乔梅站起身将母亲按了下去:“行了,这话题到这里就结束了,妈老三才回来……”

    张丽敏忍着怒气,回了房间,晚上的饭也没有吃,乔建国也是嘟囔乔荞,可离都离了,现在说其他的也是白搭。

    倒是乔荞在家里住的这几天,流言简直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的飞了起来。

    “老乔家的那闺女离婚了吧?”

    “不能够吧,我看那小女婿可喜欢她家丫头了,什么都给买……”

    邻居首先觉得不可能,那女婿对着乔家的老小可好了。

    “都回来住了好几天了……”

    乔荞起床,这几天一直在找工作,不能这样胡混下去,日子总是要过的,过去的生活应该翻篇儿了。

    收拾好,拿着包准备出门,张丽敏才收拾好房间,照着女儿的方向看了一眼:“你哪儿去?”

    “妈,我出去找工作……”

    乔荞的鞋子才换到一半,就被张丽敏拖了回来,张丽敏气急败坏的将电话按在女儿的手里。

    “给蒋晨打电话。”

    “妈……”

    “你就听妈的话吧,当妈求你了……”

    “你到底是我妈还是他妈……”乔荞喊了出来,这些日子心里的怨气通通喊了出来,如果父母是这样的态度的话,她绝对不会回家,每天给她脸色看,每天逼着她给蒋晨打电话,是她做错事情了吗?

    是她出去偷人了吗?

    张丽敏看着女儿跳脚,心里的火灭火器都压不下去

    “好,我现在管不了你了,你走吧……”

    乔荞没有搬回原来的房子去住,那里面有太多的气息让她难受,给乔梅打了电话,托乔梅帮着自己处理掉那房子。

    “你现在就缺少一个新的男人,有了男人就好了。”

    乔梅还是想劝乔荞在走一步,为了那样的人渣不想再婚,那是自己的损失。

    乔荞烦躁的答:“以后再说吧。”

    ……

    “蒋晨这是怎么了?”

    蒋晨现在公开的带着身边的女人进进出出,三天已经换了两个,倒是叫人有些摸不到头脑,倒是一些小妖精早早就得了消息。

    “不知道吧,离婚了,谁有本事谁现在就钓他,钓到就发了……”

    ……

    四个月后。

    张丽敏整个身体跟烂泥一般的摊在地上,乔建国才遛弯回来,打开门推门还没进来呢,就看见里面妻子坐在地上,快速的跑了过来,用手托着张丽敏起身。

    “你这是怎么了?”

    张丽敏的脸色惨白惨白的,突然之间闭着双眼大哭嚎了出来。

    “老三就是作啊,不肯听我的……”

    蒋晨再婚了。

    张丽敏甚至都没搞懂,蒋晨为什么会这么快的再婚,她只是被这个消息给砸懵了。

    “怎么会?谁告诉你的?这些人就都是看笑话的……”乔建国觉得不可能。

    蒋晨对乔荞那么好,这才离婚几个月就结婚?

    “是蒋晨亲自打过来的电话,让我们去参加他的婚礼……”

    乔建国也傻眼了,这回是真的没有指望了,人家要再婚了,自己女儿呢?

    张丽敏解恨的拿着电话,大声的骂着乔荞:“这回你可高兴了,你满意了,你可以开酒庆祝了,蒋晨再婚了,你以为人家离开你就活不了是不是?现在看看吧,人家找的老婆比你年轻比你漂亮……”

    乔荞红着眼圈,因为接到电话的时候她在开车,电话都没有挂断,直接撞到了马路牙子上,碰地一声。

    “乔荞……”

    张丽敏的魂儿都要吓飞了。

    “乔荞你别吓妈啊,你怎么了?乔荞……”

    没有受多大的伤,因为当时听见这个消息,情绪上受到了一些刺激,就好比当初她听见蒋晨出轨时的反应是一样的,心口好像压着一块大石头,压得她喘息不过来

    蒋晨手里抛出去一张牌,他恨乔荞。

    当初他试着挽留过,试着求过情,可最后呢?

    他就是要娶给她看,离开你,我依然能找到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蒋晨对妻子很好,对妻子的娘家更加的好,妻子娘家条件也是一般,蒋晨给买房买车,比过去对张丽敏乔建国还好,他就是要乔荞后悔。

    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蒋晨再婚的消息把乔家人都给砸懵了,青霞压根都没信,因为仅仅四个月,她从前甚至以为蒋晨跟乔荞还能破镜重圆。

    毕竟蒋晨当时表现出来的……

    离婚的时候还给了女方那么多的钱,怎么会说再婚就马上再婚?这让青霞接受不了。

    乔梅倒是觉得没有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男人嘛。

    “这个没良心的,亏我把他当成亲儿子,他怎么就没被车撞死呢?”张丽敏捂着脸哭。

    受刺激最大的估计就是张丽敏了,蒋晨要是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张丽敏也许不会憋气,至少乔荞有比不上人家的,现在依旧找了一个没钱的,并且过去对自己家的好现在对变成别人家的,她接受不了。

    乔梅撇嘴。

    亏你对他那么好?

    那么你女儿跟他离婚之后,为什么你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你怎么不诅咒你女儿嫁不出去呢,乔梅不是要跟谁过不去,原本生活就是这样,自己身上掉下来的才会感觉到疼,其他你对着再好,能好得过自己的孩子?

    不能的话,就别说这样的狠话,什么叫亏得你对他那么好,你对他哪里好了?

    乔荞出车祸了。

    情况不是很严重,手暂时不能动,左手要打石膏,脸破了一点皮,其他的位置安然无恙。

    青霞炖好的汤送去给妹妹,怕她一个人不吃饭。

    “你当初就不应该离这个婚,说不定蒋晨早就想离了,现下好了,成全人家,你说你傻不傻啊?乔荞啊……”陈元庆拿出来姐夫的范儿,进门就开始数落乔荞,这回好,你给人家腾地方,你离开了,新人进来了,这回高兴了?

    这不是傻逼嘛。

    气都能把自己给气死了。

    青霞听着觉得有点不顺耳,自己也没拉陈元庆,其实她是赞同丈夫说的话的。

    现在确实便宜蒋晨了。

    蒋晨跟乔荞离婚,一共给了乔荞一百多万的现金,外加房子两套,一套公寓一套别墅,因为是二手房中间还有一点的折旧费,她账户里现在有差不多七百多万的资金。

    从某种角度来说,蒋晨也算是个男人了,净身出户这不可能,因为家里的钱都是他挣的,他不想留给乔荞,他就可以一毛钱都不给她的,偏偏就是一面温情一面捅着刀子

    结婚就结婚吧,还特别的通知乔家,他要再婚了。

    陈元庆可对乔荞分到的这点钱觉得不满意,蒋晨家里趁多少?

    你拿这么一点你就离婚了,这不是傻嘛。

    “你现在也不能总住在妈这里,妈是不是嘟囔你了?乔荞啊,这样吧,你收拾收拾东西,跟你大姐回家……”

    陈元庆直接拍板就定下了。

    青霞听陈元庆的,觉得妹妹现在实在过于可怜,听见消息马上就出车祸了,这心里得多难受啊。

    “我不去,我现在挺好的。”

    乔荞垂着头,她现在一句话都不想对人说,她只想一个人躺在床上,她挺困的,都离开行吗?

    “好什么好?你看看自己现在这样子,脸色还有人色儿了吗?”陈元庆叫青霞去收拾行李。

    青霞起身:“是啊,乔荞你听你姐夫的,去大姐家待两天……”

    张丽敏就横在外面客厅里的沙发上,打横的淌着,脸上都是眼泪。

    离婚了,人家现在再娶了,你闹心不闹心?

    人家好找,你用什么找?

    张丽敏知道女儿出车祸就是自己给刺激的,她不能在深说,那她现在自己哭总行了吧?

    用手锤着胸口,一下一下的拍着,她觉得自己上不来气,觉得就要难受死了。

    乔荞的耳朵没有聋,听得见母亲的动静,加上面前的姐夫一直在说个不停。

    “离了就离了吧,现在人家也再婚了,等姐夫以后给你找个好的……”

    “你们能不能让我自己安静一会儿?”乔荞一只手抱着头喊着,眼泪鼻涕全部都淌了下来,求你们了,让她自己待着行吗?

    “好好好,你别喊你别喊,乔荞啊……”青霞站在原地,自己眼泪也跟着唰唰的淌,这可怎么办啊?

    蒋晨这一手做的真是太绝了,恨不得乔荞去死啊。

    要是想不开怎么办?

    陈元庆看着青霞这样就来气,你妹妹哭,你跟着哭什么?

    “你们都回去吧……”

    张丽敏让大女儿大女婿都走。

    自己抽了一张面巾纸,擦擦鼻子,吸了一口气。

    “老三啊,妈之前想错了,离了就离了,你还有妈呢,有爸妈你怕什么,天塌下来有妈给你撑着,你就放心在家里住着,别人不敢有意见,今天开始,谁在提起来蒋晨这个名字,就别怪我不给他脸面……”

    青霞跟在陈元庆的身后从楼上下来,青霞不想走,很想留下来,妹妹哭成那样,晚上得有人陪着她说说话啊,女人这时候就最是想不开的时候

    “你还看什么呢?”陈元庆回头喊了一声。

    青霞快步跟了上去,陈元庆两个人进家门,陈元庆他妈还没睡觉呢。

    青霞进房间里去看儿子,陈元庆的母亲望着儿子问了一句:“她不来?”

    陈元庆一脸的嘲讽:“估计现在想死的心情就都有了,我就说别装逼,乔荞就是装逼的厉害,这回好了,人家蒋晨再婚了。”

    陈元庆觉得真是解气啊。

    陈元庆他妈似乎也很能接受这种结果,可想而知,人家男的什么都有,别说二手,就是二百手你问问有人跟没?哪怕将来变成糟老头子,只要他手里有钱,就不用怕找不到真爱,这社会也就这样了。

    “我是好心,想着把她接家来住两天……”

    陈元庆他妈说着。

    陈元庆回了卧室,青霞铺被子呢。

    “儿子睡了?”

    青霞点点头,将被子放到床上,自己叹口气坐在床边,今天晚上她就不用睡了。

    “这老三啊……”

    青霞替妹妹可惜,原本不用走到这一步的,她就说再神情的男人也就那样了,夫妻过一辈子,哪里能是爱一辈子的,爱呀爱的,什么叫爱?谁能爱谁一辈子?你这不是糊弄自己吗,哪个男人都是一样,你是女人,别人也是女人。

    陈元庆冷笑:“你家乔荞就应该给她一点教训,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这次真的不同了,我就喜欢蒋晨这点,我让你这辈子都记住了……”

    青霞不乐意听这话,自己小声嘟囔了一句:“那是我亲妹妹,怎么你还有一种报仇解恨的感觉。”

    不愿意跟他一般见识。

    早上陈元庆准备上班,说是自己起来晚了。

    “这居家过日子没有个车也不像样子……”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青霞。

    青霞自动忽略,这些天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梦见车了,嘴上就总车啊车的,青霞多了解陈元庆,他这是惦记上买车了,自己家有多少钱青霞太清楚了,上次就为了升官儿,捅出去多少钱,家里哪里还有。

    “青霞,咱们家要是有辆车是不是就方便多了?”陈元庆目中带怒。

    自己跟她说话,她怎么就跟没听见似的?当他死了啊?

    青霞虽然心里憋气但自己不敢正视,为了这个夫妻吵架又实在没有必要,太过于丢人。

    陈元庆微微眯起来眼睛,良久缓缓说着:“乔荞的车现在不开吧?”

    蒋晨可没少往乔荞的身上砸钱,家里现在还有两辆车呢,一个人哪里能开那么多辆,暂时她也不开就先借给自己家被。

    青霞听明白了,也听懂了,这就是惦记上老三的车了,青霞讨厌这样的陈元庆,有本事你就靠自己买车,总惦记别人的东西算是怎么回事儿

    “乔荞的车准备卖了,你要买吗?”

    陈元庆愣了一下,随即摔了筷子,他倒是想买了,买得起吗?

    青霞将自己心里想说的话说了出去,觉得一身轻快。

    陈元庆的母亲望了青霞一眼,虽然是自己儿子,可贪心的念头一次胜过一次,就因为是自己生的,她别无他法,只能向着儿子说话。

    “就是借来开几天,元庆这段日子也是忙。”陈元庆的母亲开口。

    青霞选择沉默。

    青霞送儿子去上学,前脚才出门,后脚陈元庆指着大门开骂。

    “妈,就这样的我怎么跟她过?三棍子下去不见得能放出来一个屁,你就看看她这样……”

    这何尝不是迁怒,陈元庆的母亲看着自己儿子,她什么都看得明白,自己儿子是越当官越看不上青霞了,可你要知道,年轻漂亮的容易找,真的将来出事儿了,谁跟你?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家里的老婆不让她知道,你外面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才是高杆。

    陈元庆的母亲觉得蒋晨做的其实也没有多措,她也是给人当妈的,自己儿子有本事的话,儿媳妇不行,能力不成正比,那你就要让位,你不可能把着这个男人全部的,他在外面玩也绝对不是真心,你睁只眼闭只眼就好,什么叫出轨?

    什么年代了?

    古时代一个男人娶几个老婆,你看看历史上有本事的男人有几个是一妻的?

    从侧面这就说明了一种问题,从古至今都好,男人的性子就是需要几个女人去栓的。

    陈元庆母亲这心里的想法是,如果她儿子生活在古代,估计需要几个姨娘侍候的,可你不想想,你们家什么条件?扔在古代那也是吃不饱的人家,还姨娘呢。

    真是做白日梦。

    乔荞在家里睡觉,接到陈元庆的电话,她按掉了两次,可惜陈元庆非常有耐性的一直打个不停。

    抓过来手机,放在耳边:“姐夫……”

    声音有些沙哑。

    陈元庆这人也是不着调,你小姨子现在正难受的时候,你竟然不停的打电话进来借车。

    “乔荞啊,姐夫借你车用一天,这需要去外地,可我也没有个车,不太方便……”

    陈元庆就是各种找理由,他需要去外地做什么?无非就是找个借口,先把车借到手然后能拖几天就拖几天,要是能拖到乔荞不要这车了,他也就胜利了。

    乔荞有些不悦,就连情况你都不会看吗?

    “姐夫,我这边挺忙的……”

    “乔荞你别敷衍姐夫,要不我叫你大姐过去拿钥匙……”

    乔荞沉吟:“姐夫,我就明说吧,车我准备卖,我也不打算开了,你也甭借了

    。”

    说完直接关机。

    陈元庆有些恼羞成怒,听着已经被断卦的电话,拿起来手机想要砸在地上,又觉得有点舍不得,毕竟没财大气粗到了这种地步。

    说起来陈元庆也是倒霉,大家一样都是副科长,你说人家手里有权,不停的划拉钱,划拉的陈元庆眼红,他就指望着自己当官能翻个身,结果到现在连个钱边都碰不到,他多郁闷,在小姨子这里原本想找找平衡,借个好车开开,出去显摆显摆,别以为他就不行了,看见没,他不缺钱,陈元庆就是想传递这种信息,可乔荞不合作。

    乔荞的车处理的很快,就像是她所说的那样,一辆没留,赔本也卖,等张丽敏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陈元庆找到岳母,就说这车的事儿,他是有心想买,可惜拿不出来多少钱。

    “妈,你就帮我跟乔荞说说,我按月还钱给她,先卖给我。”

    陈元庆说着,张丽敏心里轻轻哼着,大女婿是什么样她难道还不清楚,这不就打算空手套白狼了,要是每个月还不起钱,乔荞能追吗?

    看在她大姐的份儿上也不能追呀,到时候这车不就是平白的便宜陈元庆了。

    张丽敏脸色有些不悦,想的也是同样的事情,再着急,在想占便宜,你首先得弄清你妹妹现在什么情况,乔荞都要被蒋晨给逼死了,你这头还惦念着车呢?

    “元庆啊,不是妈说你,你这心忒大了点儿,乔荞这现在的日子,不是我当妈的心疼自己女儿,多少天肯定饭都是吃不进去的,你当姐夫的你就惦记她手里的那点东西?”

    陈元庆面上讪讪的,既然丈母娘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走人就是了。

    不高兴的走了,还给张丽敏甩小脸子看,张丽敏心里更不是滋味儿,现在两女儿离婚了,青霞不能离婚,不然自己家成什么了?养了三个女儿,三个女儿都离婚,你不如拿着刀子要她的命来的快。

    对陈元庆不满,自己心里也得忍着。

    乔荞就属于蔫人出豹子,平时不声不响的,说离婚她给离了,说准备考公务员,抱起来书就看上了,张丽敏不是要打消孩子的积极性,而是你说,这个傻孩子啊,蒋晨要是你老公的时候,别说一个公务员,你什么都能考上,现在你们离婚了,家里又没有本事的人,谁能帮你?

    张丽敏可是听说过多少次了,考公务员就是考的再好,面试那关也能被刷下来,这不是做无用功吗?

    乔荞是下了苦功,每天就关在房间里,除了正常吃饭上卫生间,哪里都不去,张丽敏现在也同样的哪里都不敢去,她一出门就怕别人问自己,她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乔建国倒是每天正常出去,回来就唉声叹气的。

    “乔荞啊,你出来,一会儿妈陪你上街去逛逛怎么样?”

    再不想出门,为了女儿也得出去,这么闷下去早晚得闷出来病。

    蒋晨再婚的消息就好像是过眼云烟,张丽敏一个字都不提了,也不再逼乔荞给蒋晨打电话

    “妈,我看书呢,你自己去吧,你要买什么我给你钱。”

    张丽敏黑脸,她是为了花她钱才要会她出去的?这孩子怎么就是好赖不分呢,她还不是怕她一个人孤单,你说离婚了,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多寂寞啊。

    “你看它有什么用?你能考上啊?”

    张丽敏没憋住,到底还是说了出来。

    人家就是考公务员被,也得有点要求是不是,你这一个离婚的女人,那么多未婚的人家不要,就要你吗?

    乔荞木然的看着母亲,她做所有的事情母亲都没赞同过,只有一件,她跟蒋晨结婚的时候张丽敏那是真的开心,因为她找到了一个金龟。

    “妈,我能考上。”

    张丽敏叹气。

    “乔荞啊,女人是应该自尊自爱,可你不想想,人家那么多未婚的,单位不要,要你干什么?你以为公务员就那么好考?楼上林奶奶家那孙子,人家考都没考进去,你就能行?”

    在张丽敏来看,现在的乔荞就是疯了,你越是拦着不让她干什么,她越是要干,就跟你拧着筋的干。

    人家那楼上还有关系呢,面试都下来了,你乔荞有什么啊?

    张丽敏觉得女儿身上除了离婚妇女四个大字,剩下什么就都找不到了,你干点正经的事情,把心情收拾收拾好,准备准备找个好男人,蒋晨不是再婚了嘛,你也再婚给他看,不仅要嫁,还要嫁的比第一次还好。

    气死那个小王八蛋。

    “妈,考公务员跟离婚未婚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人家要也是要未婚的,要你一个离婚的干嘛?”

    乔荞拽过来桌子上的包,张丽敏在她身后嘟囔:“你看看,我就说两句,你就不爱听了……”

    四个月后,乔荞第一次笔试没有过关,报考的是海关,当时考试的时候,张丽敏一个劲儿的要跟着去,乔建国张丽敏陪着乔荞去的,下火车眼看着就要来不及了,乔荞要打车,可张丽敏起幺蛾子,张丽敏就死活不干,不让打车,一定让坐公交车去,张丽敏说了,乔荞就是来感受一下气氛的,重在参与就得了,她考不上。

    乔荞是憋着一肚子的火上的公交车,等她到了地方进去,人家已经开卷了,拦着不让她进去。

    乔荞死求活求,说自己是从外地来参加考试的,那人死活不通融,说上面就有这样的规定,已经开考就不能让她进去,最后一个领导下来巡场,倒是放了乔荞一马,说先进去,但是她不能马上入座,要等别人发完试卷她才能开始答题。

    试卷到了乔荞的手里,考试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考完试所有人都说,那场考试特别的难,即便这样成绩下来的时候,乔荞还是考了七十多分,她答题的时间比别人是晚了半个钟头的。

    乔荞等成绩下来之后,二话没说,自己托乔梅的朋友租了一个单间儿,收拾东西就搬出去住了

    又开始准备报名,这次报考的是工商信息中心。

    周末,陈元庆两口子领着孩子回丈母娘家吃饭,乔荞这离婚也小半年过去了,渐渐的大家也就淡忘这事儿了,张丽敏现在着急的就是把女儿在给嫁出去,嫁出去了,她这口气才能松懈下来。

    “乔荞还考呢?”陈元庆嗤笑。

    真以为她自己是谁了,劝她多少次了,肯定是考不上的,第一次那不能作准,你听别人说试题难那还真难了?人家也就安慰你,你看中国有多少考公务员的考不上,你一个大学毕业就在家里蹲着的家庭妇女,你懂什么?

    陈元庆心里乔荞跟家庭妇女也相差不多了,那是人蒋晨有钱,愿意拿出来钱给你乔荞玩,不然你以为你是谁?

    真以为自己了不得了。

    张丽敏也是觉得女儿现在就是风魔的状态。

    “元庆上回说你单位的那个同事……”

    陈元庆上次提过一句,说要给乔荞介绍个对象,这张丽敏就上心了。

    陈元庆正正脸色:“家里条件是有点不好,可小伙儿人还不错,妈,你得知道乔荞离婚了,而且她身体有问题……”

    结婚几年要不上孩子,你就是瞒着,能瞒多久?

    早晚都得露,乔荞这模样还行,可人家娶你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摆着看吗?

    陈元庆提的这个人,家里不是一般的穷,张丽敏觉得也是,自己女儿现在这个条件还挑什么,先看看再说吧。

    “你姐夫给你介绍了一个人,明天晚上他来家里,你早点过来……”

    乔荞挑着眼睛:“我不看。”

    张丽敏呱嗒一下摔了筷子:“你不看?你不看你还想干吗?你就打算烂家里了?”

    青霞劝着张丽敏:“妈,你好好说话。”

    “你不跟她说硬的就不行,你还当你未婚呢?女人离婚就不值钱,你还傲气什么啊?”蒋晨人家都再婚了,你还指望人家回头来找你?

    乔荞起身,张丽敏拉着老脸:“你哪儿去?”

    “我回家还不行?”乔荞也来劲儿了。

    从她开始准备考公务员开始,家里父母就没有一个赞成的,包括姐夫在内,次次看见她次次都得泼冷水,就算是她考不上,她现在心情没有恢复,让她休息一段不行吗?

    “你现在有本事了,手里有钱了,就不用听你老娘我的话了,你跟我说说看,你不想再婚你想干什么?”

    “我现在没这个心情……”

    “那你什么时候有心情?”张丽敏有些咄咄逼人。

    陈元庆插了一句,给儿子夹了一块红烧肉。

    “乔荞啊,姐夫劝你一句,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第一次你运气好,出门撞了头彩……”遇上蒋晨那不就是撞了头彩,现在不行了,你得看看自身的情况,你手里有钱,咱们就找个条件不如咱们的,到时候你说了都算

    。“现在不比当初,你得看清事实啊……”

    “姐夫,我谢谢你了,你就别操心我了,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心里清楚……”

    “你怎么跟你姐夫说话的?”

    陈元庆撂了筷子。

    “妈,算了吧,我这是好人没当明白还被人泼一脸的脏水,我何必呢。”转头看着乔荞:“不是姐夫说你,你心态有问题,乔荞啊,离婚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去面对,当初我们这么一群人劝你,不要跟蒋晨离婚,可你非要这个骨气,现在弄到这个地步,你就是后悔,人蒋晨身边什么样的姑娘找不到,还能回头要你吗?”

    陈元庆觉得乔荞心里就是没放下蒋晨,可现在不是你说了算了,主动权不在你的手里,蒋晨离开你,人家照样睡十八的,照样睡处女,你乔荞不过就是个别人用过的二手货,一开始兴许蒋晨心里会有点舍不得,时间长了,男人跟女人不同,谁留恋谁啊?留恋你什么?给脸不要脸?

    陈元庆觉得自己处在蒋晨的那个位置上,他也绝对不走回头路,离开你,我有万丈天空,自由翱翔,我乐意睡一个就睡一个,我乐意睡三个就睡三个,谁也管不着,哎,我就让你看看,让你看清楚,踹了你,我照旧能找好的,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了。

    陈元庆觉得蒋晨那可是好人当中的好人,不是好人的话,干嘛给乔荞留那么多的钱,换做自己一分钱都不给她留,她就是活该。

    乔荞拉着脸。

    “姐夫你哪里听见我说我后悔了?”

    乔荞也跟乌眼鸡似的,青霞偷偷拧了陈元庆一把,你就少说一句两句吧,何苦呢?

    张丽敏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饭啊。

    “你不用告诉,你脸上就写着呢。”

    “那姐夫觉得我后悔了,你看着就特别爽是不是?特别的解气是不是?姐夫就盼着我活不下去,找个窗户一头跳下去,这样你们就高兴了?”

    陈元庆站起身,椅子一推,椅子和地面摩擦发出来很大的动静,有些刺耳。

    “乔荞,怎么跟你姐夫说话的。”

    “他算是哪门子的姐夫?我看他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能做青霞的主,你别上我家来做我的主,你是我的谁?你凭什么管我?”

    陈元庆用手比着乔荞。

    “你就是欠削……”说着就要动手。

    乔荞冷笑,真有意思,上丈母娘家来打小姨子了?

    谁惯的你脾气?

    “你今天动下手试试看,你敢碰我一下,我就废了你……”

    乔荞起身就往厨房去,张丽敏喊了一声:“都够了。”

    陈元庆跟青霞前后脚下楼,陈元庆嘴里一直不干净骂骂咧咧的

    “就你妹妹,她不离婚还能留着她?给她介绍对象?我就是认识再好的人我宁愿烂掉我也不给她介绍,她也没瞧得起我……”

    青霞抿着唇不吭声,这时候说话也是火上浇油,劝也白劝。

    屋子里乔荞跳着脚:“陈元庆的脾气就你们给惯出来的,就我姐忍着他,以后叫他少惦记我的事儿。”

    张丽敏觉得头疼,回来吃顿饭,你看看这下弄的,这就跟炸锅了似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张丽敏看着女儿问着。

    “妈,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我离婚是我自己愿意的,以后的路走得顺走不顺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不怨天尤人,别人也少拿着操心的借口来关心我,我离婚我就没后悔过。”

    一阵风似的甩上门拎包就走了,张丽敏拍着大腿唉声叹气。

    这都是祖宗,都是祖宗啊,一个两个的,你就看哪里有听话的?

    乔荞也是来气,回到家,把包照着沙发一砸,心里的这口气也释放不出去。

    离了你陈元庆我还活不了了?真把自己当回事儿。

    乔荞这房子是租的,租的一年的合约,自己也没少往里面添置东西,手边有点闲钱,自己也乐意收拾收拾家,不管一年以后怎么样,现在是她住着。

    乔建国跟江波去马路上遛弯,这地方距离家里挺远的,两个人手拉着手,江波也是柔情蜜意的。

    “你家老三还考公务员呢?”

    乔建国点头:“管不了,这孩子现在就是疯了。”

    江波叹气:“当初就应该拦住的,你说拦住了,这不就没有后续了,孩子心里也是苦。”

    江波说着说着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可也仅仅想了想就作罢了,觉得自己就是异想天开。

    晚上回家,儿子孟达已经下班了,江波就说乔荞考公务员的事儿。

    “你乔叔叔现在是愁的满头包,孩子也不听话。”

    孟达无可奈何的笑笑,他不是不知道母亲跟乔建国的关系,可自己能说什么?

    两个人也没有越界,就是当成好朋友一样的经常一起走走步,他妈一个人也这么久了,孟达也是可怜自己老妈。

    说过几次,江波都说她跟乔建国是干干净净的,人乔建国有家,她也知道,她不是第三者,孟达还能怎么办,只能就当没看见吧。

    “妈,那时候还合计,要不让我儿子娶乔荞得了,后来我一想,我这不是闹嘛,乔荞可配不上我儿子。”

    江波换了衣服去给儿子做饭,她儿子条件虽然没那么好,可也是未婚,乔荞那是二手货。

    孟达也没往心里去,这事儿听听都觉得不着调,有那么多的未婚的他不考虑,自己考虑一个离过婚的,脑子被驴踢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056 好与不好返回目录下一章:58回 极品相亲男(快捷键 →)